2020-05-30 18:43:24

战国策·齐策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战国策·齐策》是一篇记载我国古代民本思想的文字,也强调了任用和表彰贤德之人在治理国家过程中重要意义。《齐策一》:"此所谓战胜于朝廷。"高注:"言与敌国战胜之于朝廷之内也,《老子》曰:'修之身,其德乃真。'此之谓也,故能使四国尽来朝之。"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战国策·齐策

  • 本质

    古代民本思想的文字

  • 特点

    任用和表彰

  • 特色

    治理国家

折叠 编辑本段 原文

孟尝君有舍人①而弗悦,欲逐之。鲁连谓孟尝君日:"猿猴错②木据水,则不若鱼鳖;历险乘危,则骐骥不如狐狸。曹沫③奋三尺之剑,一军不能当。使曹沫释其三尺之剑'而操铫鎒④与农夫居垅亩之中,则不若农夫。故物舍其所长,之其所短,尧⑤亦有所不及矣。今使人而不能,则谓之不肖;教人而不能,则谓之拙。拙则罢之,不肖则弃之,使人有弃逐,不相与处,而来害相报者,岂用世立教⑥之道哉?"孟尝君日:"善!"乃弗逐。

(选自《战国策·齐策》)

折叠 注释

①舍人:门客。②错:通"措",放弃。③曹沫:春秋鲁庄公时武士。④铫鎒(yáo nòu):农 具。⑤尧:传说中的远古圣君。⑥用世立教:治理国家,教化百姓。

折叠 译文

孟尝君田文因为瞧不起他食客中的某人,因而就想把他赶走,鲁仲连对他说:"猿猴如果离开树木浮游水面,它们动作没有鱼鳖灵敏;要说经过险阻攀登危岩,良马也赶不上狐狸。曹沫手提三尺长剑,整个军队都不能抵挡;假如叫曹沫丢下他的三尺长剑,让他改拿耕田的家具,和农夫一样在田里工作,那他连一个农夫都不如。由此可见,一个人如果舍弃他的所长,改而使用他的所短,即使是尧舜也有做不到的事。现在让人干他不会干的,别人会说你无才;教人做他做不了的,就说他笨拙。所谓笨拙就斥退他,所谓无才就遗弃他,假使人人驱逐不能共处的人,将来那些被放逐的人必然逃往国外,并且谋害我们以报往日的怨恨,怎么能用治理国家,教化百姓的方法呢?"孟尝君说:"先生的话很有道理。"于是决定还是留下这个食客。

折叠 编辑本段 课外链接

折叠 原文

邹忌讽齐王纳谏

邹忌修八尺有余,而形貌昳丽朝服衣冠,窥镜,谓其妻曰:"我孰与城北徐公美?"其妻曰:"君美甚,徐公何能及公也?"城北徐公,齐国之美丽者也。忌不自信,而复问其妾曰:"吾孰与徐公美?"妾曰:"徐公何能及君也?"旦日,客从外来,与坐谈,问之:"吾与徐公孰美?"客曰:"徐公不若君之美也!"明日,徐公来,孰视之,自以为不如;窥镜而自视,又弗如远甚。暮寝而思之,曰:"吾妻之美我者,私我也;妾之美我者,畏我也;客之美我者,欲有求于我也。"

于是入朝见威王,曰:"臣诚知不如徐公美。臣之妻私臣,臣之妾畏臣,臣之客欲有求于臣,皆以美于徐公。今齐地方千里,百二十城,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之蔽甚矣。"

王曰:"善。"乃下令:"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受上赏;上书谏寡人者,受中赏;能谤讥于市朝,闻寡人之耳者,受下赏。"令初下,群臣进谏,门庭若市;数月之后,时时而间进;期年之后,虽欲言,无可进者。

燕、赵、韩、魏闻之,皆朝于齐。此所谓战胜于朝廷。

折叠 翻译

邹忌讽齐王纳谏》

邹忌身高八尺多(今185cm),而且身材魁梧,容貌俊秀美丽。一天早晨,邹忌穿戴好衣帽,照着镜子,对他的妻子说:"我同城北徐公比,谁漂亮?"他的妻子说:"您漂亮极了,徐公哪里比得上您呢?" 城北的徐公,是齐国的美男子。邹忌不相信自己会比徐公漂亮,就又问他的妾:"我同徐公比,谁漂亮?"妾说:"徐公怎么能比得上您呢?" 第二天,有客人从外面来,邹忌同他坐着闲聊,邹忌又问他:"我同徐公比,谁漂亮?"客人说:"徐公不如您漂亮。" 又过了一天,徐公来了,邹忌仔细地看他,自己觉得不如徐公漂亮;再照镜子看看自己,觉得自己远远不如徐公漂亮。晚上躺着想这件事,说:"我的妻子认为我漂亮,是偏爱我;妾认为我漂亮,是害怕我;客人认为我漂亮,是想有求于我。"

于是邹忌上朝拜见齐威王,说:"我确实知道自己不如徐公漂亮。可是我妻子偏爱我,我的妾害怕我,我的客人想有求于我,他们都认为我比徐公漂亮。如今齐国有方圆千里的疆土,一百二十座城池,宫中的妃子、近臣没有谁不偏爱您,朝中的大臣没有谁不害怕您,全国范围内的人没有谁不有求于您:由此看来,大王您受蒙蔽很深啦!"

齐威王说:"好!"就下了命令:"大小官吏百姓能够当面指责我的过错的,受上等奖赏;上书劝谏我的,受中等奖赏;能够在公共场所批评议论我的过失,并能传到我的耳朵里的,受下等奖赏。" 命令刚下达,许多大臣都来规劝,宫门前庭院内人多得像集市一样;几个月以后,还不时地有人偶然来进谏;满一年以后,即使有人想进谏,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燕、赵、韩、魏等国听说了这件事,都到齐国来朝见齐王。这就是所谓在朝廷上战胜别国。

折叠 编辑本段 读解

公元前266年,赵惠文王死,太子赵孝成王即位。由于赵孝成王还小,他的母亲执政,即是赵威后齐襄王派使臣问侯赵威后。赵威后还没有拆开齐襄王的问侯信,就首先问使臣:"岁亦无恙耶?民亦无恙耶?王亦无恙耶"。正是这三个问题的先后顺序,让我们看出赵威后已经认识到了人民在国家中的根本作用和地位,具有了朴素的民本思想

赵威后提出了年成、百姓和君王这三个在国家治理过程中需要正确处理其间关系的要素。齐国的使者心里是没有这样的思想高度的,所以他错误地认为治理国家国君是第一位的,因此赵威后礼节性的询问必须先问国君的情况然后再说其它的方面。赵威后立刻就给这位本末颠倒的使者上了一课。她通过两个反问表明她对三个要素之间关系的认识,"苟无岁,何以有民?苟无民,何以有君",指出年成是百姓生活的根本,而百姓是国家的根本。赵威后能够在战国时期就提出这样的观点,是在是难能可贵的。

接下来,赵威后又问及齐国对待几个贤德之人的情况。她推崇钟离子、叶阳子、婴儿子是齐国的贤德之人,应该对他们进行任用和表彰。而子仲是齐国的一个隐士,"上不臣于王,下不治其家,中不索交诸侯",是一个败坏社会风气的人,应该杀掉他。这里也可能有担心子仲出来做官会对赵国不利的考虑。

赵威后对于贤德之人的观点,在治理国家过程中也是值得采用的。她提出了树立好的和坏的两个方面的典型对倡导良好的社会风气的重要作用,这即使是在现代管理群体的时候也应该效仿的。

折叠 编辑本段 课外链接

【原文】 张仪事秦惠王。惠王死,武王立左右恶张仪,曰:"仪事先生不忠。"言未已,齐让又至。张仪闻之,谓武王曰:"仪有愚计,愿效之王。"王曰:"奈何?"曰:"为社稷计者,东方有大变,然后王可以多割地。今齐王臣憎张仪,仪之所在,必具兵而伐之。故仪愿乞不肖身而之梁,齐必即举兵而伐之。齐、梁之兵连于城下,不能相去,王以其间伐韩,入三川,出兵函谷而无伐,以临周,祭器必出,挟天子,案图籍,此王业也。"王曰:"善。"乃具革车三十乘,纳之梁。齐果举兵伐之。梁王大恐。张仪曰:"王勿患,请令罢齐兵。"乃使其舍人冯喜之楚,藉使之齐。齐、楚之事已毕,因谓齐王:"王甚憎张仪,虽然,厚矣王之托仪于秦王也。"齐王曰:"寡人甚憎张仪,仪之所在,必举兵伐之,何以托仪也?对曰:"是乃王之托仪也。仪之出秦,固与秦王约曰:'为王计者,东方有大变,然后王可以多割地。齐王甚憎仪,仪之所在,必举兵伐之。'故仪愿乞不肖身而之梁,齐必举兵伐梁。梁、齐之兵连于城下不能去,王以其间伐韩,入三川,出兵函谷而无伐,以临周,祭器必出,挟天子,案图籍,是王业也。'秦王以为然,与革车三十乘而纳仪于梁。而果伐之,是王内自罢而伐与国,广邻敌以自临,而信仪于秦王也。此臣之所谓托仪也。"王曰:"善。"乃止。

【译文】 张仪侍奉秦惠王,惠王死,武王即位。武王的左右近臣乘机毁谤张仪,指责他过去不忠于惠王。祸不单行,齐王这时又派使者前来谴责武王,说他不该重用张仪。张仪听说这些事后,跑来对武王说:"臣有一条计策,虽然并不高明,还望大王裁决。"武王问他:"有何计策?"张仪说:"为国家社稷利害考虑,其最上策莫如山东诸国发生变乱,大王乘势攻城掠地,扩充疆土。如今齐王对臣恨之入骨,无论臣走到哪里,他都会不顾一切发兵攻打。所以臣愿意捐弃不肖之身前往魏国,从而挑动齐王出兵攻魏。当齐、魏兵马在大梁城下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大王可乘机侵入韩国三川之地,使秦兵东出函谷畅通无阻,麾兵直逼两周地界,索取天子祭器,然后挟天子,按图籍,君临天下,这可是万世不移的帝王基业啊!"武王称善,于是派出30辆兵车,把张仪送到魏都大梁。齐王果然发兵攻魏。魏王震恐。这时张仪站出来说:"大王不要忧心,臣可令齐国退兵。"于是张仪授计舍人冯喜,把他派往楚国。冯喜借用楚国使者的名义前往齐国。冯喜到齐,处理完齐、楚之间的事务后借机对齐王说:"素来闻说大王恨张仪入骨,可是令臣奇怪的是,大王为何在秦王面前如此抬举张仪呢?"齐王奇怪的问道:"寡人非常憎恨张仪,张仪在哪里,寡人必定攻打哪里,令其无处藏身,先生何故说寡人抬举张仪?"冯喜说:"这正是大王抬举张仪之处。张仪离开秦国之时,曾与武王密谋计议。张仪说:'为大王计,莫如东方战乱大起,秦国便可乘机扩张土地。齐王对臣十分痛恨,无论臣在何处安身,不管山高水远,不管多高的代价,必然引兵来伐。臣愿以身为饵,到魏为臣,使齐王攻魏。当两国兵连祸结之时,大王可乘势攻韩,取三川,出函谷,直逼两周,收取天子祭器,而后挟天子,按图籍,以图王业。'秦王觉得很是不错,就依计而行,用30辆兵车,送张仪到魏。大王果然中了张仪的诡计,为一个张仪而引兵伐魏,此举对内使民众疲弊,对外交恶盟国、广树仇敌于邻邦,使自己陷于不利境地,而且更重要的是使张仪更得到武王的宠信。这就是臣所说的'抬举张仪。'"齐王醒悟,赶忙停止进攻魏国。

折叠 编辑本段 课外链接

折叠 原文

齐宣王见颜斶,曰:"前!"亦曰:"王前!"宣王不悦。左右曰:"王,人君也。斶,人臣也。王曰'斶前',斶亦曰'王前',可乎"斶对曰:"夫斶前为慕势,王前为趋士。与使斶为慕势,不如使王为趋士。"王忿然作色曰:"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曰:"士贵耳,王者不贵。"王曰:"有说乎?"?曰:"有。"昔者秦攻齐,令曰:'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罪死不赦。'令曰:'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赐金千镒。'由是观之,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也。"宣默然不悦。

左右皆曰:"斶来,斶来!大王据千乘之地,而建千石钟,万石?。天下之士,仁义皆来役处;辩知并进,莫不来语;东西南北,莫敢不服。求万物不备具,而百无不亲附。今夫士之高者,乃称匹夫,徒步而处农亩,下则鄙野监门、闾里,士之贱也,亦甚矣!"

对曰:"不然。闻古大禹之时,诸侯万国。何则?德厚之道,得贵士之力也。故舜起农亩,出于野鄙,而为天下。及汤之时,诸侯三千。当今之世,南面称寡者,乃二十四。由此观之,非得失之策与?稍稍诛灭,灭亡无族之时,欲为监门、闾里,安可得而有乎哉?

是故《易传》不云乎。'居上位,未得其实,以喜其为名者,必以骄奢为行。据慢骄奢,则凶从之。是故无实而喜其名者削,无德而望其福者约,无功而受其禄者辱,祸必握。'故曰:'矜功不立,虚愿不至。'此皆幸乐其名,华而无其实德者也。是以尧有九佐,舜有七友,禹有五丞,汤有三辅,自古及今而能虚成名于天下者,无有。是以君王无羞亟问,不愧下学;是故成其道德而扬功名于后世者,尧、舜、禹、汤、周文王是也。故曰:'无形者,形之君也。无端者,事之本也。'夫上见其原,下通其流,至圣人明学,何不吉之有哉!老子曰:'虽贵,必以贱为本;虽高,必以下为基。'是以侯王称孤寡不谷,是其贱必本于非!夫孤寡者,人之困贱下位也,而侯王以自谓,岂非下人而尊贵士与?夫尧传舜,舜传禹,周成王任周公旦,而世世称曰明主,是以明乎士之贵也。"

宣王曰:"嗟乎!君子焉可侮哉,寡人自取病耳!及今闻君子之言乃今闻细人之行,愿请受为弟子。且颜先生与寡人游,食必太牢,出必乘车,妻子衣服丽都。"

颜斶辞去曰:夫玉生于山,制则破焉,非弗宝贵矣,然夫璞不完。士生乎鄙野,选而禄焉,非不贵也,然形神不全。愿得归,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清静贞正自虞制言者王也,尽忠直言者?也。言要道已备矣,愿得赐归,安行而反臣之邑屋。"则再拜辞去也。

?知足矣,归反于朴,则终身不辱也。

折叠 译文

齐宣王召见颜斶喊道:"颜斶你上前。"颜斶也叫道:"大王您上前。"齐宣王满脸不悦。左右臣都责备颜斶:"大王是一国之君,而你颜斶,只是区区一介臣民,大王唤你上前,你也唤大王上前,这样做成何体统?"颜斶说:"如果我上前,那是贪慕权势,而大王过来则是谦恭待士。与其让我蒙受趋炎附势的恶名,倒不如让大王获取礼贤下士的美誉。"齐宣王怒形于色,斥道:"究竟是君王尊贵,还是士人尊贵?"颜不卑不亢回答说:"自然是士人尊贵,而王者并不尊贵?"齐王问:"这话怎么讲?"答道:"以前秦国征伐齐国,秦王下令:'有敢在柳下惠坟墓周围五十步内打柴的,一概处死,决不宽赦!'又下令:'能取得齐王首级的,封侯万户,赏以千金。'由此看来,活国君的头颅,比不上死贤士的坟墓。"宣王哑口无言,内心极不高兴。

左右侍臣都叫道:"颜斶,颜斶!大王据千乘之国,重视礼乐,四方仁义辩智之士,仰慕大王圣德,莫不争相投奔效劳;四海之内,莫不臣服;万物齐备,百姓心服。而即便是最清高的士人,其身份也不过是普通民众,徒步而行,耕作为生。至于一般士人,则居于鄙陋穷僻之处,以看守门户为生涯,应该说,士的地位是十分低贱的。"

颜斶驳道:"这话不对。我听说上古大禹之时有上万个诸侯国。什么原因呢?道德淳厚而得力于重用士人。由于尊贤重才,虞舜这个出身于乡村鄙野的农夫,得以成为天子。到商汤之时,诸侯尚存三千,时至今日,只剩下二十四。从这一点上看,难道不是因为政策的得失才造成了天下治乱吗?当诸侯面临亡国灭族的威胁时,即使想成为乡野穷巷的寻常百姓,又怎么能办到呢?

所以《易传》中这样讲,身居高位而才德不济,只一味追求虚名的,必然骄奢傲慢,最终招致祸患。无才无德而沽名钓誉的会被削弱;不行仁政却妄求福禄的要遭困厄;没有功劳却接受俸禄的会遭受侮辱,祸患深重。所以说,'居功自傲不能成名,光说不做难以成事',这些都是针对那些企图侥幸成名,华而不实的人,正因为这样,尧有九个佐官,,舜有七位师友,禹有五位帮手,汤有三大辅臣,自古至今,还未有过凭空成名的人。因此,君主不以多次向别人请教为羞,不以向地位低微的人学习为耻,以此成就道德,扬名后世。唐尧、虞舜、商汤、周文王都是这样的人。所以又有'见微知著'这样的说法。若能上溯事物本源,下通事物流变,睿智而多才,则哪里还有不吉祥的事情发生呢?《老子》上说:'虽贵,必以贱为本;虽高,必以下为基。'所以诸侯、君主皆自称为孤、寡或不谷,这大概是他们懂得以贱为本的道理吧。孤、寡指的是生活困窘、地位卑微的人,可是诸侯、君主却用以自称,难道不是屈已尚贤的表现吗?像尧传位给舜、舜传位给禹、周成王重用周公旦,后世都称他们是贤君圣主,这足以证明贤士的尊贵。"

宣王叹道:"唉!怎么能够侮慢君子呢?寡人这是自取其辱呀!今天听到君子高论,才明白轻贤慢士是小人行径。希望先生能收寡人为弟子。如果先生与寡人相从交游,食必美味,行必安车,先生的妻子儿女也必然锦衣玉食。"

颜斶听到此话,就要求告辞回家,对宣王说:"美玉产于深山,一经琢磨则破坏天然本色,不是美玉不再宝贵,只是失去了它本真的完美。士大夫生于乡野,经过推荐选用就接受俸禄,这也并不是说不尊贵显达,而是说他们的形神从此难以完全属于自己。臣只希望回到乡下,晚一点进食,即使再差的饭菜也一如吃肉一样津津有味;缓行慢步,完全可以当作坐车;无过无伐,足以自贵;清静无为,自得其乐。纳言决断的,是大王您;秉忠直谏的,则是颜斶。臣要说的,主旨已十分明了,望大王予以赐归,让臣安步返回家乡。"于是,再拜而去。

刘向赞叹说:"颜斶的确是知足之人,返朴归真,则终身不辱。"

折叠 评析

要使自己的口才能够上一个较高的境界,要使自己的论辩和游说具有逻辑上的强大说服力,就不能不掌握哲学中的辨证思维。这种思维将事物看成是矛盾的统一体,矛盾之间既相互对立,又相互依存、转化,这种依存性决定了互相必须以对方的存在为前提。颜斶就是用这种辨证思维阐述了高贵与低贱、君与臣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孤家、寡人必须以大臣、民众为根本,百姓、贤臣是君王们之所以存在、显贵的根本依据。在现代社会,作为领导者也要认清自己的地位和民众的重要性,那种蔑视人才、轻视民众的人实际上也使自己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

在论述璞石与美玉、显贵与归隐的关系时,颜斶同样也运用辨证思维对社会和人生进行了哲理思考,流露出他对人的价值和生命的本真意义的追求,也反映出他"视富贵如浮云"的刚直不阿的知识分子人格。美玉雕琢后失去了璞石的天然、本真和朴实,而人显贵后就要依附于身份、爵位,他就失去了自由和真正的自我,这实际上不是幸运而是可悲,不是显达而是沦落。通过这样全面地、从相反角度来阐释、理解问题,颜的论辩具有了无可置疑的说服力,使我们也不得不对他的人生观由衷钦佩、心向往之。

折叠 编辑本段 原文

齐欲伐魏淳于髡谓齐王曰:"韩子卢者,天下之疾犬也。东郭逡者,海内之狡兔也。韩子卢逐东郭逡,环山者三,腾山者五,兔极于前,犬废于后,犬兔俱罢,各死其处。田父见而获之,无劳倦之苦,而擅其功。今齐、魏久相持,以顿其兵,弊其众,臣恐强秦、大楚承其后,有田父之功。"齐王惧,谢将休士也。

折叠 编辑本段 译文

齐王想发兵攻打魏国。淳于髡对他说:"韩子卢,是天下跑得最快的狗,东郭逡则是世上数得着的狡兔。韩子卢追逐东郭逡,接连环山追了三圈,翻山跑了五趟,前面的兔子筋疲力尽,后面的狗也筋疲力尽,大家都跑不动了,各自倒在地上活活累死。有个老农夫看到了,不费吹灰之力捡走了它们。与此相同,要是齐、魏两国相持不下,双方士兵百姓都疲惫不堪,臣担忧秦、楚两个强敌会抄我们后路,以博取农夫之利。"齐王听后很是害怕,就下令休养将士,不再出兵。

折叠 编辑本段 课外链接

秦攻赵长平 【提要】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聪明的人会识破他人的圈套,愚蠢的人掉进他人的圈套还不自知。出谋划策时,掌握对方的计谋始终是第一位的。

【原文】 秦攻赵长平,齐、楚救之。秦计曰:"齐、楚救赵,亲,则将退兵;不亲,则且遂攻之。" 赵无以食,请粟于齐,而齐不听。周子谓齐王曰:"不如听之以却秦兵,不听则秦兵不却,是秦之计中,而齐、燕之计过矣。且赵之于燕、齐,隐蔽也,犹齿之有唇也,唇亡则齿寒。今日亡赵,则明日及齐、楚矣。且夫救赵之务,宜若奉漏瓮,沃焦釜。夫救赵,高义也;却秦兵,显名也。义救亡赵,威却强秦兵,不务为此,而务爱粟,则为国计者过矣。"

【译文】秦国攻打赵国的长平,齐、楚两国起兵救赵。秦王盘算道:"如今齐、楚前来救赵,如果他们团结一致,寡人退兵未迟;假如他们一盘散沙,则乘势攻之。" 这时,赵军粮食告急,派人向齐国借粮,可是齐王不理睬。谋臣周子对齐王说:"大王不如把粮米暂借赵国,让他击退秦兵,如果不加理睬,秦兵就会无所忌惮,不会退去。这样,就正中了秦国的计策,而齐、燕就失策了。而且赵对于燕、齐两国来说,正是御秦的天然屏障。这正象牙齿跟嘴唇的关系,没有了嘴唇,牙齿就会感到寒冷。今日赵国罹难,明日灭亡之祸就会降临到齐、楚身上。因此救援赵国就好比捧着漏瓮、浇灭烧焦的锅一样,实在是十万火急。再说救赵是一种高尚的国际义举,击退秦国,也可以张扬名声,不去显示正义张扬威名,却一味地吝啬粮食,这确实是战略决策的错误啊。"

折叠 编辑本段 先生王斗

原文

先生王斗造门而欲见齐宣王,宣王使谒者延入。王斗曰:"斗趋见王为好势,王趋见斗为好士,于王何如?"使者复还报。王曰:"先生徐之,寡人请从。"宣王因趋而迎之于门,与入,曰:"寡人奉先君之宗庙,守社稷,闻先生直言正谏不讳。"王斗对曰:"王闻之过。斗生于乱世,事乱君,焉敢直言正谏。"宣王忿然作色,不说。

有间,王斗曰:"昔先君桓公所好者五,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天子受籍,立为大伯。今王有四焉。"宣王说,曰:"寡人愚陋,守齐国,惟恐失?之,焉能有四焉?"王斗曰:"否。先君好马,王亦好马。先君好狗,王亦好狗。先君好酒,王亦好酒。先君好色,王亦好色。先君好士,是王不好士。"宣王曰:"当今之世无士,寡人何好?"王斗曰:"世无骐麟?耳,王驷已备矣。世无东郭逡、庐氏之狗,王之走狗已具矣。世无毛嫱西施,王宫已充矣。王亦不好士也,何患无士?"王曰:"寡人忧国爱民,固愿得士以治之。"王斗曰:"王之忧国爱民,不若王爱尺?也。"王曰:"何谓也?"王斗曰:"王使人为冠,不使左右便辟而使工者何也?为能之也。今王治齐,非左右便辟无使也,臣故曰不如爱尺?也。"

宣王谢曰:"寡人有罪国家。"于是举士五人任官,齐国大治。

译文

王斗先生登门造访,求见宣王。宣王吩咐侍者接人。王斗说:"我赶上前去见大王是趋炎附势,而大王主动来见我,则是求贤礼士,不知大王意思怎样?"侍者回报。宣王赶紧说:"先生慢行,寡人亲自来迎接!"于是快步前去迎见王斗入宫。宣王说:"寡人不才,有幸得以事奉先王宗庙,管理社稷,我平时听说先生能直言进谏,无所讳言。"王斗回答说:"大王听错了,我生于乱世,事奉昏君,怎么能直言进谏?"宣王极为不快,不禁忿然作色。

过了一会儿,王斗说:"先主桓公,有五样爱好,后来九合诸侯,匡扶周室,周天子赐给封地,承认他为诸侯领袖。现在大王有四种爱好与先主相同。"宣王高兴了,但仍极力谦辞:"寡人才识疏浅,治国安邦还担心力有不及,又怎能有先主的四样爱好?"王斗说:"当然有。先主好马,王也好马;先主好狗,王也好狗;先主好酒,王也好酒;先君好色,王也好色;先主好士,王却不是那样。"宣王勉强说:"当今世上没有优秀的人才,寡人如何喜爱他们?"王斗说:"当世没有骐骥、?耳这样的骏马,卢氏那样的良犬,大王的马匹、猎狗已经够多的了;当世没有毛嫱西施一类的美女,可大王的后宫俱已充盈。大王只是不喜欢贤士而已,那里是因为当世无贤士?"宣王说:"寡人忧国忧民,心底里就盼望聘得贤士共治齐国。"王斗进一步说:"臣以为大王忧国忧民远不如爱惜一尺绉纱。"宣王问道:"此话怎讲?"回答说:"大王做帽子,不用身边的人而请能工巧匠,原因何在?是因为他们手艺高超,会做帽子。可是现在大王治理齐国,不问才德,非亲不用,故我私下以为在大王心中,国家社稷不若一尺绉纱。"

宣王顿悟,谢罪道:"寡人于国有罪。"于是,选拔五位贤士任职,齐国因而大治。

评析

对居于上位的统治者进言,一定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也一定要找到一个可以压倒他的事物来折服他。对于齐宣王而言,九合诸侯的先主齐桓公是他不能不折服的,王斗用先主与宣王作类比,找到了两者不同之处、也即宣王的不足之处。有齐桓公的光辉形象与功业在那里,宣王能不承认错误、反省和改正自己吗?

折叠 编辑本段 冯谖

齐人有冯谖者,贫乏不能自存,使人属孟尝君,愿寄食门下。孟尝君曰:"客何好?"曰:"客无好也。"曰:"客何能?"曰:"客无能也。"孟尝君笑而受之曰:"诺。"左右以君贱之也,食以草具。

居有顷,倚柱弹其剑,歌曰:"长铗归来乎!食无鱼。"左右以告。孟尝君曰:"食之,比门下之鱼客。"居有顷,复弹其铗,歌曰:"长铗归来乎!出无车。"左右皆笑之,以告。孟尝君曰:"为之驾,比门下之车客。"于是乘其车,揭其剑,过其友,曰:"孟尝君客我。"后有顷,复弹其剑铗,歌曰:"长铗归来乎!无以为家。"左右皆恶之,以为贪而不知足。孟尝君闻:"冯公有亲乎?"对曰:"有老母。"孟尝君使人给其食用,无使乏。于是冯谖不复歌。

后孟尝君出记,闻门下诸客:"谁习计会,能为文收责于薛乎?"冯谖署曰:"能。"孟尝君怪之,曰:"此谁也?"左右曰:"乃歌夫'长铗归来'者也。"孟尝君笑曰:"客果有能也,吾负之,未尝见也。"请而见之谢曰:"文倦于事,愦于忧,而性?愚,沉于国家之,开罪于先生。先生不羞,乃有意欲为收责于薛乎?"冯谖曰:"愿之。"于是约车治装,载券契而行,辞曰:"责毕收,以何市而反?"孟尝君曰:"视吾家所寡有者。"驱而之薛,使吏召诸民当偿者,悉来合券。券遍合,起,矫命以责赐诸民,因烧其券,民称万岁。

长驱到齐,晨而求见。孟尝君怪其疾也,衣冠而见之,曰:"责毕瓿乎?来何疾也!"曰:"收毕矣。""以何市而反?"冯谖曰:"君云'视吾家所寡有者,'臣窃计,君宫中积珍宝,狗马实外厩,美人充下陈。君家所寡有者,以义耳!窃以为君市义。"孟尝君曰:"市义奈何?"曰:"今君有区区之薛,不拊爱子其民,因而贾利之。臣窃矫君命,以责赐诸民,因烧其券,民称万岁。乃臣所以为君市义也"孟尝君不说,曰:"诺,先生休矣!"

后期年,有毁孟尝君于闵王,齐王谓孟尝君曰:"寡人不敢以先王之臣为臣。"孟尝君就国于薛,未至百里,民扶老携幼,迎君道中。孟尝君顾谓冯谖:"先生所为文市义者,乃今日见之。"冯谖曰:"狡兔有三窟,仅得免其死耳。今君有一窟,未得高枕而卧也。请为君复凿二窟。"孟尝君予车五十乘,金五百斤,西游于梁,谓惠王曰:"齐放其大臣孟尝君于诸侯,诸侯先迎之者,富而兵强。"于是,梁王虚上位,以故相为上将军,遣使者,黄金千斤,车百乘,往聘孟尝君。冯谖先驱,诫孟尝君曰:"千金,重币也;百乘,显使也。齐其闻之矣。"梁使三反,孟尝君固辞不往也。

齐王闻之,君臣恐惧,遣太傅赍黄金千斤,文车二驷,服剑,封书谢孟尝君曰:"寡人不祥,被于宗庙之祟,沉于谄谀之臣,开罪于君,寡人不足为也。愿君顾先王之宗庙,姑反国统万人乎?"冯谖诫孟尝君曰:"愿请先王之祭器,立宗庙于薛。"庙成,还报孟尝君曰:"三窟已就,君姑高枕为乐矣。"

孟尝君为相数十年,无纤介之祸者,冯谖之计也。

译文

齐国有个名叫冯谖的人,家境贫困,难以养活自己,托人请求孟尝君,愿意寄食门下。孟尝君问:"先生有什么爱好吗?"冯谖说:"没有。"孟尝君又问:"先生有什么特长吗?"他说:"也没有。"孟尝君笑了笑,接纳了他:"好的。"孟尝君身边的人因为主人不太在意冯谖,就拿粗茶淡饭给他吃。住了不久,冯谖就背靠柱子,弹剑而歌:"长剑呀,咱们回去吧,吃饭没有鱼。"左右把这件事告诉孟尝君。孟尝君吩咐说:"给他一般门客待遇,让他吃鱼吧。"住了不久,冯谖又弹着他的剑,唱道:"长剑呀,我们还是回去吧,出门没有车坐。"孟尝君说:"替他配上车,按照车客的待遇。"于是冯谖驾车带剑,向他们的朋友夸耀:"孟尝君尊我为上客。"这样过了一段日子,冯谖复弹其剑,唱道:"长剑呀,咱们回去吧,无以养家。"左右的人都厌恶他,认为他贪得无厌。孟尝君问道:"冯先生有父母吗?"左右答道:"有个老母。"孟尝君资其家用,不使他母亲穷困,而冯谖从此不再唱牢骚歌了。

后来,孟尝君出了一通告示,问门下食客:"请问哪一位通晓账务会计,能替我到薛地收债呢?"冯谖署上名字说:"我能。"孟尝君看了很诧异,向左右随从:"这是谁呀?"人们答道:"就是那个唱'长剑呀,我们回去吧'的人。"孟尝君笑道:"他果然有才能,我真对不起他,还未曾见过面呢。"于是请他来相见,道歉说:"田文每日为琐事所烦,心身俱累,被忧愁弄得神昏意乱,而且生来懦弱笨拙,只因政务缠身,而怠慢了先生。好在先生不怪我,先生愿意替我到薛地收债吗?"冯谖说:"愿效微劳。"于是孟尝君替他备好车马行装,让他载着债券契约出发。辞别时,冯谖问:"收完债后,买些什么回来?"孟尝君回答:"先生看着办,买点我家缺少的东西吧。"

冯谖赶着马车到薛地,派官吏把该还债的百姓都叫来核对债券,全部核对之后,冯谖站了起来,假托孟尝君的名义将债款赏给这些百姓,并烧掉了那些券契文书,百姓感激得欢呼万岁。

冯谖又马不停蹄地返回齐国都城临淄,一大早求见孟尝君,孟尝君很奇怪他回来得这么快,穿好衣服接见他说:"收完债了吗?何以回来得这般快捷?"冯谖答道:"都收完了。""先生替我买了些什么回来?"冯谖说:"殿下曾言'买些家中缺乏的东西',臣暗想,殿下宫中珠宝堆积,犬马满厩,美女成行。殿下家中所缺少的,惟有仁义了,因此臣自作主张为殿下买了仁义回来。"孟尝君说:"你怎么买仁义的?"冯谖答道:"殿下封地只有小小薛地,不但不好好体恤薛地子民,反而像商人一样在他们身上榨取利益。臣为君计,私自假传殿下的命令,将所有的债款都赐给他们,并焚毁债券,百姓莫不吹呼万岁,这就是臣替殿下买的仁义呀!"孟尝君很不高兴,说:"我知道了,先生退下休息吧。"

一年以后,齐王对孟尝君说:"寡人不敢用先王的旧臣为臣。"孟尝君回到封地薛,还差百里未到,当地百姓扶老携幼,在路旁迎接孟尝君。孟尝君回头对冯谖说:"先生为我买的'义',今天方才看到。"冯谖对孟尝君接着进言说:"狡兔三窟,才可得以免死。如今殿下只有一洞穴,尚未能得以高枕无忧,臣愿替殿下再凿两穴。"孟尝君便给他五十辆车,五百斤金去游说魏国。冯谖西入大梁,对惠王说:"齐国放逐了大臣孟尝君,诸侯谁先得到他,谁就能富国强兵。"于是魏王空出相位,让原来的相国做上将军,派出使节,以千斤黄金、百乘马车去聘孟尝君。冯谖先赶回薛地对孟尝君说:"千斤黄金是极贵重的聘礼,百乘马车是极隆重的使节,咱们齐国该知道这件事了。"魏国使者接连跑了三趟,可孟尝君坚决推辞不就。

齐王听到这个消息,君臣震恐,连忙派遣太傅带着一千斤黄金,两乘四马花车及宝剑一把,外附书信一封向孟尝君道歉说:"都是寡人行为的兆头不吉祥,遭受祖宗降下的神祸,听信谗言,得罪了先生。寡人无德,虽不足以辅佐,但请先生顾念先王宗庙,暂且回国执掌政务。"冯谖劝孟尝君说:"希望殿下索取先王的祭器,立宗庙于薛。"宗庙落成,冯谖回报说:"三窟已就,殿下可安心享乐了。"

孟尝君为相几十年,没有纤介之微的祸患,倚靠的正是冯谖的谋划啊!

评析

冯谖具有非凡的才智,但他却抱着"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心理,从一开始就不断的索要,以检验自己准备辅佐的领导到底是不是一个胸怀宽广、礼贤下士的真正领袖。当他试探后发现孟尝君是一个不势利、非常大度、值得为他出谋划策的领袖时,毅然为孟尝君行了众多好事。我们在辅佐他人前,也要学学冯谖,要试探对方的胸怀和眼光,如果对方斤斤计较、心胸狭窄,那么完全不值得与他合作。

冯谖为孟尝君干得第一件好事就是在常人看来愚蠢之极的"千金买义"。说它愚蠢是因为它放弃了诸多眼前的金钱利益。而正是这一点体现了冯谖的战略性眼光和深刻的洞察力,眼光短浅的常人只能看到眼前的小利,他却以损失眼前的利益换来了长远的更大的利益,常人只能看出多少多少的实物价值,他却评估出了"仁义"二字的巨大无形资产价值,实际上他是最为精明和最会算计的人中之杰。

"狡兔三窟",任何人都要在一定时候想好、安置好自己的退路和后路。冯谖为孟尝君造"三窟"的过程非常有谋略。他善于左右造势、哄抬价值,他深知人性的奥妙,凡人都是失去的才觉得珍贵,凡人都拒绝他人直接推销自己,而如果由第三方推荐或者与第三方竞争人才,那么人们会非常珍重人才。冯谖使魏王珍重、竞争孟尝君,引起了齐王的高度重视,失去的才觉得珍贵了,冯谖遂成大计。

折叠 编辑本段 孟尝君

提要----------

孟尝君拥有的贤名,与他的高风亮节、清明理智的政治作为是分不开的。凡真理都是古老的,在做人和政治上,体恤民情、勤俭朴素、接受言论的监督是古今政治家们遵循的不二法门。而若鱼肉百姓、腐化堕落、钳制言论,必然会造成政治上的败笔。

原文

孟尝君出行五国,至楚,楚献象床。郢之登徒直送之,不欲行。见孟尝君门人公孙戍曰:"臣,郢之登徒也,直送象床。象床之值千金,伤此若发漂,卖妻子不足偿之。足下能使仆无行,先人有宝剑,愿得献之。"公孙曰:"诺。"入见孟尝君曰:"君岂受楚象床哉?"孟尝君曰:"然。"公孙戍曰:"臣愿君勿受。"孟尝君曰:"何哉?"公孙戍曰:"五国所以皆致相印于君者,闻君于齐能振达贫穷,有存亡继绝之义。五国英杰之主,皆以国事累君,诚说君之义慕君之廉也。君今到楚而受床,所为至之国,将何以待君?臣戍愿君勿受。"孟尝君曰:"诺。"

公孙戍趋而去。未出,至中闺,君召而返之,曰:"子教文无受象床,甚善。今何举足之高,志之扬也?"公孙戍曰:"臣有大喜三,重之宝剑一。"孟尝君曰:"何谓也?"公孙戍曰:"门下百数,莫敢入谏,臣独入谏,臣一喜;谏而得听,臣二喜;谏而止君之过,臣三喜。输象床,郢之登徒不欲行,许戍以先人之宝剑。"孟尝君曰:"善。受之乎?"公孙戍曰:"未敢。"曰:"急受之。"因书门版曰:"有能扬文之名,止文之过,私得宝于外者,疾入谏。"

译文

孟尝君出巡五国,到达楚国时,楚王要送给他一张用象牙制成的床。郢都一个以登徒为姓氏的人正好当班护送象牙床,可是他不愿意去,于是找到孟尝君的门客公孙戌,与他商量此事。那人说:"我是郢人登徒,如今我当班护送象牙床,以献薛公,可是那床价值千金,稍有损坏,即使卖掉了妻室儿女也赔不起。先生不如设法让我免掉这个差使,愿以先人宝剑为报。"公孙戌不假思索,很痛快的答应了。

于是公孙戌往见孟尝君,说:"贤公准备接受楚人馈送的象牙床吗?"孟尝君点头言是。公孙戌劝他不要这样做。孟尝君向他询问其中的缘故。公孙戌说:"五国之所以以相印授公,只是因为听说您在齐地有怜恤孤贫的美德,在诸侯中有存亡继绝的美名,五国君主这才以国事委公,这实在是仰慕您的仁义廉洁。况且您在楚国就接受了象牙床这样的重礼,巡行至其他小国,又拿什么样的礼物馈赠于您呢?所以臣希望您万不可受人之礼。"孟尝君很爽快的答应了。

公孙戌快步退了出去,走到中门,孟尝君起了疑心,把他叫了回来:"先生叫田文勿受象牙床之礼,这固然是一项很好的建议,但为何先生如此乐不可支呢?"公孙戌见隐瞒不得,便婉言辩道:"臣有三大喜事,外加更得一柄宝剑。"孟尝君不解:"先生此话怎讲?"公孙戌说:"贤公门下食客何止百人,却只有臣敢于进谏,此喜之一;谏而能听,此其二;谏而能止君之过,此其三。而为楚送象牙床的登徒,不愿意送床。他曾答应事成之后,送臣一柄先人宝剑。"孟尝君没有恼怒,反有嘉许之色:"先生接受宝剑了没有?"公孙戌说:"未得贤公许可,戌不敢接受馈赠。"孟尝君催促他:"赶快收下!"因为这件事,孟尝君在门扇上写道:"谁能传扬田文名声,而谏止田文犯过,即使私自在外获得珍宝,也可迅速来谏!"

评析

在高位者必须明白,社会的贫富差距是永远存在的,而且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并不是很好,与权贵们、与自己无法相比。如果自己的生活太过奢华,就会脱离民众、劳民伤财。所以怜恤孤贫、物质生活上只求过的去,不求奢华的品德是领导者保持自己道德影响力、感召力的基本准则。可贵的是公孙戌将此番道理能巧妙的告知孟尝君,既让君子避免了行为的失误,又使自己能有助于朋友,他敢于伸张大义,以正气来谏止权势者的说服方法值得我们学习。

孟尝君舍人

提要

孟尝君是广聚人才、礼贤下士的"战国四君子"之一,非常有大度有领袖魅力,在中国历史上留下了很多美誉。

原文

孟尝君舍人有与君之夫人相爱者。或以问孟尝君曰:"为君舍人而内与夫人相爱,亦甚不义矣,君其杀之。"君曰:"睹貌而相悦者,人之情也,其错之,勿言也。"

居期年,君召爱夫人者而谓之曰:"子与文游久矣,大官未可得,小官公又弗欲。卫君与文布衣交,请具车马皮币,愿君以此从卫君游。"于卫甚重。齐、卫之交恶,卫君甚欲约天下之兵以攻齐。是人谓卫君曰:"孟尝君不知臣不肖,以臣欺君。且臣闻齐、卫先君,刑马压羊,盟曰:'齐、卫后世无相攻伐,有相攻伐者,令其命如此。'今君约天下者兵以攻齐,是足下倍先君盟约而欺孟尝君也。愿君勿以齐为心。君听臣则可;不听臣,若臣不肖也,臣辄以颈血湔足下衿。"卫君乃止。

齐人闻之曰:"孟尝君可谓善为事矣,转祸为功。"

译文

孟尝君门客之中,有个人十分爱慕孟尝君的夫人。有人把这事告诉了孟尝君,并说:"食君之禄,却爱君之夫人,此人也太不够义气了,阁下何不杀了他?"孟尝君说:"悦人之貌,渐生爱心,此亦人之常情,你可不要再提此事啦。"

过了一年,孟尝君召来那个爱慕夫人的门客,对他说:"你在我处时日也不算短了,一直未能为先生觅到好职位。小官职先生又会不屑一顾,田文又不敢委屈大才,恰好如今的卫君与田文是布衣之交,田文愿替先生准备车马钱币报效卫君。"这个门客去到卫国以后,很受卫君的看重。

后来齐、卫两国关系一度出现剑拔弩张的局面,卫君极想纠集诸侯进攻齐国。这时那个门客站出来对卫君说:"孟尝君不知道臣无德无能,把臣推荐于王。臣曾闻先王之事,过去齐、卫两国君王杀马宰羊,彼此立下盟约:'齐、卫子孙,不得刀兵相向,若违背誓言出兵攻伐的,下场有如此马此羊!'如今大王约集诸侯,准备进攻齐国,正是违背先君盟约,同时也欺骗了孟尝君。臣希望大王息怒,不要再计划伐齐的事了!大王听从臣的劝告也就罢了,如若不听,像臣这样不肖的,也会把自己颈项之血溅在您的衣襟之上!"卫君于是打消了伐齐的念头

齐人听到这件事,都赞叹道:"孟尝君真可谓善于待人处事,因此能够转危为安。"

评析

"海纳百川,有容则大",没有足够的气量和胸怀,是作不成一个领导者的。藏污纳垢、容忍下属的某些欲求和缺陷也即具备容人之量,才能使下属由衷的归附和尊敬你,才能为你卖命。凡是小肚鸡肠、心胸狭窄者,不仅具备不了领导魅力,反而会与下属搞僵关系、反目成仇。该让利的就让利,华人首富李嘉诚一次谈到他的成功之道时说:要使你的合作者得到的比他预想的多,而你自己一定要多分利给合作者。为人的气量决定了李嘉诚成为首富。

孟尝君将入秦

提要

向处优势地位的人进言,一定要采用迂回战术。先顺着他爱听的说,然后不露痕迹的转到要进言的主题上。苏秦就是这样从小故事开始,改变在上位者的想法。

原文

孟尝君将入秦,止者千数而弗听。苏秦欲止之,孟尝曰:"人事者,吾已尽知之矣;吾所未闻者,独鬼事耳。"苏秦曰:"臣之来也,固不敢言人事也,固且以鬼事见君。"

孟尝君见之。谓孟尝君曰:"今者臣来,过于淄上,有土偶人与桃梗相与语。桃梗谓土偶人曰:'子,西岸之土也,挺子以为人,至岁八月,降雨下,淄水至,则汝残矣。'土偶曰:'不然。吾西岸之土也,吾残,则复西岸耳。今子,东国之桃梗也,刻削子以为人,降雨下,淄水至,流子而去,则子漂漂者将何如耳。'今秦四塞之国,譬若虎口,而君入之,则臣不知君所出矣。"孟尝君乃止。

译文

孟尝君准备西入秦国,劝阻的人极多,但他一概不听。苏秦也想劝他,孟尝君却说:"人世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我所没有听说过的,只有鬼怪之事了。"苏秦说:"臣这次来,确实也不敢谈人间的事,而是专门为讨论鬼的事求您接见。"

孟尝君就接见他。苏秦对他说:"臣这次来齐国,路经淄水,听见一个土偶和桃人交谈。桃人对土偶说:'你原是西岸之土,被捏制成人,到八月季节,天降大雨,淄水冲来,你就残而不全了。'土偶说:'你的话不对。我是西岸之土,即使为大水所毁仍是西岸之土。而你是东方桃木雕刻而成,天降大雨,淄水横流,你随波而去,还不知止于何地呢?'现在那秦国关山四塞,状如虎口,而殿下入秦,臣不知道殿下能否安然而出。"孟尝君听了之后就取消了行程。

评析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社会上的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根据地、要有自己的根,要将属于自己的范围经营好,而且轻易不要离开自己的根据地,否则就象一叶飘萍,没有根基,经不住风浪。要经营和发展人生,在地域的选择上初期一定要固定,要选择自己人际关系比较多、各方面比较适应的地方发展,等有足够实力,在向外拓展不迟。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