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02 10:48:07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乌龙山剿匪记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3个义项):

乌龙山剿匪记 - 2011年蒲巴甲,秋瓷炫主演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乌龙山剿匪记 即 新乌龙山剿匪记。

《新乌龙山剿匪记》是由刘光执导,秋瓷炫安以轩蒲巴甲吕良伟、申军谊、刘佩琦领衔主演,长城影视出品的战争剧。

该剧根据湘西剿匪真实的历史事件改编,讲述了人民解放军如何智斗土匪的故事。

于2012年1月9日在湖南卫视首播。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新乌龙山剿匪记

  • 类型

    近代,革命,剿匪

  • 集数

    46集

  • 主演

    秋瓷炫,安以轩,蒲巴甲,吕良伟,申军谊,刘佩琦

  • 导演

    刘光

  • 编剧

    水运宪,徐海滨,王彪

  • 出品时间

    2011

  • 出品公司

    浙江长城影视有限公司

  • 首播时间

    2012年01月19日

  •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湘西匪患严重,解放初期,我人民解放军英勇剿匪的剧照剧照故事就曾在这里上演,号称"东北虎"的我方英雄刘玉堂智斗土匪头目"钻山豹"的故事更是家喻户晓。该剧描写了解放军剿匪小分队队长,人送外号“东北虎”的刘玉堂为首的剿匪小分队依靠当地人民群众与匪首田大榜、钻山豹,国民党女特务四丫头等展开的一场殊死的斗争[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
四丫头秋瓷炫
阿西苗苗安以轩
刘玉堂蒲巴甲
钻山豹吕良伟
陈子贤申军谊
田大榜刘佩琦
龙胡子冯恩鹤[1]

折叠 职员表

出品人
欧阳常林赵锐勇
制作人
赵锐钧
监制
何小庭、肖宁丁恒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安以轩饰演阿西苗苗

阿西苗苗原先是苗寨老寨主的孙女,因为全家被大土匪杀害,她没有因此颓废,而是坚强地站了起来,回乡以身相许召集猎户报仇。复仇之后嫁给刘玉堂,练出双手打枪的本领,被推举为十八寨联防队长,固守爷爷“保境安民”的遗训,是匪首田大榜地盘上唯一不听从号令的山民自卫队首领。为了乡民的利益同时接受国民党和共产党的委任。后加入小分队参加剿匪,亲手逮捕田大榜。在并肩战斗中逐渐爱上了刘玉堂。

秋瓷炫饰演陈凤娇

是国民党高级将领姨太太的女儿,湘西反共救国军军长的表妹,从小受国民党正统教育和军队正规培养。随父亲撤退台湾后,又经过特科培训,空投湘西,是表哥军长派驻乌龙山地区的军代表,励志要成为国军最年轻的女少将,做党国危难时期的中流砥柱。四丫头坚信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是党国反共复兴的契机,对乌龙山土匪内心轻蔑鄙视,但为了理想不得不苦心笼络,对土匪艰苦的生存环境和变态的生活方式很难接受,但始终努力适应。情窦初开时爱上邻家大哥刘玉堂,再次相逢希望能够利用,最终知道无法利用的时候立刻开枪,毫不手软。真正爱上的是土匪钻山豹,但却清楚计算和利用爱情的价值来驾驭对方,最终宁可牺牲自己掩护爱人逃生为乌龙山土匪保留火种,为理想和主义流尽最后一滴血。[2]

吕良伟饰演钻山豹

匪首龙胡子的弟弟,因为野心勃勃而自立门户,喜欢杀人,以残忍为个人品牌,特别吸引同样残忍的亡命之徒,因此势力快速发展,成为乌龙山地区著名匪首,他没有自己的地盘,寄居在哥哥的势力范围内,努力积蓄力量等待时机准备取而代之,和共军作战勇猛顽强,最后升任乌龙山反共救国军军长,打光子弹后用中正剑和刘玉堂垂死搏击,被刘玉堂击毙。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歌曲名
演唱者
备注
《好团圆》陈卓航主题曲[3]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制作

折叠 创作背景

《新乌龙山剿匪记》在老版的作品上进行重新创作,该剧根据湘西剿匪的真实历史事件改编。解放初期,湘西匪患严重,我中国人民解放军英勇剿匪的故事就曾在这里上演,号称“东北虎”的我方英雄刘玉堂智斗土匪头目“钻山豹”的故事在我国更是家喻户晓。该剧以凝重的笔触,曲折的故事,惊险的情节,激烈的枪战和武打描述了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剿匪小分队队长。

折叠 拍摄过程

浙江长城影视传媒集团新戏《新乌龙山剿匪记》的部分外景将在长城国际影视网游动漫创意园拍摄,这也是长城影视首次在诸暨的影视基地拍摄电视剧,预计此后大部分影视剧都放将在诸暨取景[4]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折叠 播出时间

播出时间播出平台
首播剧场
接档
被接档

2012年1月19日

湖南卫视

金芒果独播剧场》每晚19:30播出

你是我爱人

如意[5]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吕良伟在剧中诠释的的大土匪“钻山豹”角色,具备了硬汉的勇猛,也集剧照剧照中了土匪的狡诈与凶狠,可谓是剧中的一大看点。而与韩国美女秋瓷炫上演的凄美恋情,为本剧增彩不少,两人虽语言不通,却合作相当默契。[6](新浪娱乐评)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第1集
    刘玉堂带小部队押运征粮款和军火迷路,两个土匪追击乔装老妇人的乌龙山匪首田大榜,被刘玉堂解救。女匪首阿西苗苗跟踪仇敌田大榜。县大队骑兵中队长何山率队接应刘玉堂,因违反军纪被刘玉堂赶走。 山阳寨的乡民举着五颜六色的小旗子,喊着口号欢迎解放军,刚从台湾空投而来的四丫头乔装村姑混在其中,认出初恋情人刘玉堂。四丫头的父亲陈子贤组织伏击解放军,刘玉堂小部队被团团围困。 田大榜跟着解放军进了山阳饭庄,想暗算刘玉堂,被刘玉堂发觉反击。田大榜跳窗而逃,指挥土匪团团围住饭庄。 四丫头冒死去见初恋情人刘玉堂,表达感情,被土匪围困在马厩。阿西苗苗带人从田大榜背后突然袭击田大榜,打乱了土匪阵脚。
    第2集
    刘玉堂和四丫头骑马冲出马厩,刘玉堂腿中枪,下马引开土匪。阿西苗苗救了刘玉堂,钻山豹拦住受惊的马,救了四丫头。阿西苗苗偷袭田大榜,被田大榜活捉。 何山返回解救刘玉堂,放起黑色风筝。田大榜、钻山豹和龙胡子以为解放军增援部队赶到,急忙撤退。 乌龙山山神庙,湖南反共救国军军长陈子贤召集各路匪首庆功封赏,封田大榜为湘西反攻救国纵队司令,钻山豹为川湘反共救国纵队司令,龙胡子为湘黔纵队司令。四丫头审问阿西苗苗,封她为反共救国军苗家山挺进支队司令,赠送枪支弹药和伍千大洋。 阿西苗苗下山后,带着祖传的避瘟丹和金疮散,只身夜探刘玉堂,暗恋刘玉堂的卫生员张胜男看她很不顺眼,何山早就知道阿西苗苗是有名的女匪首,在阿西苗苗离开时抓捕。刘玉堂命令何山放人。 四丫头以小学教师的假身份见刘玉堂,想和他一起去香港结婚。
    第3集
    陈子贤派钻山豹护送四丫头下山回台湾,四丫头执意要去山阳寨,自作主张探访情人刘玉堂。 刘玉堂腿伤复原,回到队部,发觉四丫头父亲的真实身份,亲自抓捕四丫头,钻山豹将四丫头打晕,把她救回乌龙山。刘玉堂被关禁闭,想出诱敌深入的作战计划。 何山按照刘玉堂的指示,到农会主席家,请农会主席介绍进山剿匪向导。农会主席推荐了田秀姑。何山走后,田大榜杀害了农会主席和小孙子。为了让女儿死心塌地,陈子贤假说打猎,诱骗四丫头开枪,使得四丫头以为是自己亲手杀了农会主席和小孙子。 刘玉堂带着剿匪小分队到水磨坊找田秀姑,半路发现田秀姑被独眼龙抓住。小分队救了田秀姑,并驻扎在田秀姑的水磨坊,等着田大榜上钩。
    第4集
    何山高调地带着三中队支援水磨坊,无意之间破坏了刘玉堂精心设计的作战计划。刘玉堂只好随机应变,在水磨坊练兵。何山送给刘玉堂一只小乌龟。讽刺刘玉堂是缩头乌龟。 何山与田秀姑擦出感情火花,为了治何山的头疼病,秀姑到处找药,希望能帮助何山戒掉大隐。刘玉堂发现何山跟田秀姑打得火热,关系暧昧,找何山谈话,何山用四丫头反驳刘玉堂,两人不欢而散。田富贵暗地跟踪田秀姑,不小心跌入水潭,刘玉堂自己亲自跟踪田秀姑,也闹了大笑话。何山暗中提防监视田秀姑,发现田秀姑放竹筒发信号,刘玉堂却装糊涂,还送了田秀姑一颗手榴弹,让她防身。 四丫头敦促田大榜出击水磨房,田大榜迟迟不出兵。
    第5集
    田大榜直到得知解放军主力去了川东,并且得到田秀姑的情报,这才下决心攻打水磨坊。田大榜刚走,四丫头收到陈子贤的加密电报,说解放军两个连的正规部队,向水磨坊隐蔽运动。水磨坊的小分队是解放军的诱饵,而田大榜偷袭水磨坊,是陈子贤更阴险的大诱饵。四丫头马上去找钻山豹,策划阴谋。 田大榜接近水磨坊,命令部队停下,等待最后的信号。田秀姑向刘玉堂扔出手榴弹,没想到刘玉堂送给她的这颗手榴弹,炸药早已经卸掉。何山和刘玉堂抓住田秀姑审问,得知真的田秀姑已被田大榜杀害,她是被田大榜逼迫的混入剿匪小分队的,。田秀姑说出最后的进攻信号是手榴弹爆炸。田大榜听见爆炸大喜,猛扑水磨坊。解放军主力部队包围了田大榜。田大榜一听到解放军冲锋号响起,立刻命令独眼龙引开解放军,自己悄悄躲开了。 何山违反刘玉堂的指挥,只身追击田大榜,将田大榜擒获。主力部队两个连,与刘玉堂汇合,一起追击田大榜的逃窜人马,进攻田大榜在采石场的碉楼,没想到却钻进四丫头布置的口袋阵。
    第6集
    采石场田大榜的碉楼火力强,解放军迟迟打不下来。外围钻山豹和龙胡子两路土匪又对我军发起进攻,开始包饺子。 土匪的土炮炸死我军营长,连长刘玉堂承担起指挥责任,他发现土匪队伍里掺杂着大量群众,而且都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只好带领战士们撤退,战士们边跑边放空枪,以免误伤群众,而敌人的子弹枪枪见肉。部队付出惨重伤亡,冲出采石场,被一条小河拦住。阿西苗苗防守石桥。刘玉堂只身会见阿西苗苗,阿西苗苗决定放走解放军。钻山豹四丫头追击,刘玉堂掩护战友,与钻山豹四丫头搏杀,最后跳下桥去,被阿西苗苗搭救。 田大榜耍诡计,将何山踢下悬崖,再次脱逃。田秀姑路过,看到了这一幕,她在山崖下找到了晕倒的何山,并找到一个捕猎的陷阱。
    第7集
    田秀姑救了何山,将田大榜引入捕猎陷阱。探子向四丫头报告,榜爷掉进了猎人套野猪的陷阱。独眼龙决定除掉田大榜自己当老大,搜寻到陷阱里的田大榜,放下绳子假意救他,却接连抛下石块砸死他。拉上来一看,尸体不是田大榜,不由大惊失色。 田大榜在四丫头的搭救下逃出陷阱,反而将独眼龙放入捕猎陷阱,周围布下埋伏,引诱刘玉堂上当。 独眼龙用匕首逃脱陷阱,遇上在林间采蘑菇的田秀姑,一番打斗将她打昏。何山找到田秀姑,刚好刘玉堂带着小分队来寻找何山。 田秀姑带着何山来到陷阱,发现没人。埋伏在附近的田大榜下令开枪。刘玉堂带着小分队和田大榜激战。刘玉堂追击土匪,与四丫头两人举枪对峙。四丫头跳崖,借助树枝滚下山坡,从刘玉堂枪口下逃脱。
    第8集
    在作战总结会上,刘玉堂被团长批评。会议结束后,团长找刘玉堂谈话,希望刘玉堂能与何山取长补短,联手消灭土匪。为了让何山的伤早日康复,刘玉堂下河摸鱼,却摸到了何山被田秀姑扔下河的烟枪。 何山的头疼病有犯了,但是因为答应了田秀姑再也不抽大烟,所以叫刘玉堂把他绑起来。几天几夜的折磨之后,终于把大烟戒掉了。 钻山豹想要夺取田大榜的八仙岭作为根据地。只要占了山前村和岭后村,那么八仙岭就能牢牢掌握在手。钻山豹让部下山猫假扮田大榜的四大天门之首东天门,先去搜刮山前村。随后,钻山豹自己带人解救,打跑了山猫。 第二天,山猫又来到岭后村索要银元大烟土。村长怀疑山猫是冒充的,秘密派人去向田大榜查证,被投奔钻山豹的独眼龙截获。山猫强暴了马上要出嫁的村长小女儿,并杀了村长的女婿,岭后村对田大榜恨之入骨。
    第9集
    钻山豹来到岭后村解救,山猫在逃跑的路上被村长抓获。山猫为了平息众怒,假装自杀。谁知道说好没有子弹的驳壳枪里暗藏子弹,山猫自杀毙命。八仙岭从此成为钻山豹的根据地。 何山因为水磨坊战斗种擅自行动,被县大队停职关禁闭。刘玉堂在接受了收编苗家山十八寨联防队的任务后,去紧闭室找何山一起参加行动。何山因此将刘玉堂看做好兄弟。 刘玉堂和何山去苗家山收编联防队吃了闭门羹,两人回到水磨坊待命。方石头发现田秀姑在溪水里放竹筒发信号,当场逮铺田秀姑,押到刘玉堂面前,才知道这是保佑水磨坊平安的一种乡俗。 刘玉堂绞尽脑汁想到了收编十八寨联防队的突破口,苗家山每三年派一次联防队出山,去四川押运井盐,刘玉堂算准田大榜会趁火打劫,打劫十八寨联防队的运盐马帮,除掉阿西苗苗这个眼中钉。因此在山谷等着田大榜偷袭马帮,帮助阿西苗苗。
    第10集
    刘玉堂没想到马帮平安无事地穿过最适合打埋伏的山谷。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田大榜就在不远的地方监视他。田大榜其实在峡谷确实埋伏了人马,准备袭击马帮,但是因为发现了刘玉堂,害怕被解放军反包围,暂不行动打劫。刘玉堂也发现田大榜在马帮走出峡谷后,带领人马另外布局埋伏。 苗家山脚下的凉亭,阿西苗苗亲自来接应马帮,凉茶铺老板娘在米酒里放了蒙汗药,一举放到了阿西苗苗和女苗兵卫队,还有押运井盐的苗兵,刘玉堂及时赶到,从田大榜魔爪下救回阿西苗苗,抢回苗家山运盐马帮。阿西苗苗在返回苗家山途中被钻山豹四丫头秘密带走。 刘玉堂带着失而复得的井盐来到苗家山,受到大管家的热情款待,并且用金钱美色试探。何山指点大管家送刘玉堂芦笙,让刘玉堂以色相争取阿西苗苗。女苗兵假扮阿西苗苗称病,始终没露面,联防队员苗小七无意间向哥哥苗小六透露,联防队已被党国暗地收编。
    第11集
    刘玉堂闯进阿西苗苗卧室,才发现阿西苗苗根本不在苗家山,房间里只有一个替身。 阿西苗苗被带到山神庙,陈子贤四丫头为田大榜和阿西苗苗调停,阿西苗苗参加游击骨干培训班,半夜她用毒标暗杀田大榜,却毒杀了田大榜的替身。田大榜躲过暗杀,定下计谋,要杀手自动现身。阿西苗苗在田大榜的坟前坦言是自己暗杀田大榜,遭暗藏的狙击手枪击,钻山豹和四丫头暗中出手打死狙击手,阿西苗苗躲过一劫,与四丫头结拜姐妹。 钻山豹回到八仙岭,模仿八路军游击队打日本鬼子的地雷战经验,利用八仙岭满山遍野的石头,开始制造石雷。 阿西苗苗回到苗王寨,告诉刘玉堂她已经杀了田大榜,几人坐下来开始商量解放军收编联防队的事情。
    第12集
    阿西苗苗答应三个月之后十八寨联防队接受解放军的收编,并邀请刘玉堂留在苗王寨学吹芦笙。刘玉堂答应回到队部会学习吹芦笙,带着小分队离开了苗家山。刘玉堂放了凉茶铺老板娘做眼线。老板娘回山前村为儿子黑牛到小莲家提亲,却被钻山豹抢先为保镖提亲下了聘礼。黑牛一怒之下要和土匪拼命。老板娘为保护儿子,被独眼龙踢成重伤。老板娘临死之前告诉黑牛,他是田大榜的私生子,二十年前,田大榜半路强奸了她。如果要抢回小莲,可以上山找他爹田大榜。 田大榜派小股土匪四面出击抢粮。刘玉堂利用运粮车队诱骗土匪伏击,活捉了半路打劫的十几个土匪。押送俘虏半路休息的时候,田秀姑到树丛中方便,撞上猴四,田秀姑一面追赶猴四,一面留下路标。没想到尾随她的田大榜悄悄将路标转换了方向。 何山带队追击,却被假路标骗过。
    第13集
    田秀姑险遭猴四毒手,被何山解救。田大榜回来解救俘虏,被刘玉堂发现追击。田大榜让土匪们四散吸引刘玉堂注意,刘玉堂没有上当,紧追不舍。田大榜子弹打光孤身一人走投无路的时候,黑牛救了田大榜。 田大榜将黑牛带回乌龙山,喜不自胜,当场为北天门,兼警卫队长。猴四讨好黑牛,抢来民女侍寝,黑牛说只要小莲。田大榜强暴民女被咬,一怒之下将民女一枪打死。四丫头被半夜枪声惊动赶来,田大榜恬不知耻地索要绿姐,四丫头任命绿姐为国军少尉,让绿姐好好伺候田大榜,随时汇报田大榜的动向。 阿西苗苗派苗小七找刘玉堂上苗家山,提前商量联防队收编的事。四丫头得知阿西苗苗喜欢刘玉堂,在半路埋伏,和刘玉堂举枪相对。陈子贤料到四丫头必定会半路拦截刘玉堂,于是想利用这次机会除掉刘玉堂。
    第14集
    四丫头不忍心刘玉堂被父亲杀害,将他推下河,使刘玉堂在陈子贤等众人的枪口下逃脱。阿西苗苗从苗小七口中得知事情的经过,不敢再贸然找刘玉堂上苗家山。 田大榜借着为黑牛索要小莲,想抢回八仙岭。趁着钻山豹为手下土匪举行集体婚礼,田大榜倾巢而出包围了岭后村李家祠堂,没想到钻山豹研制的石雷大显成果,将前来围攻李家祠堂的田大榜匪帮炸得鸡飞狗跳。田大榜强攻李家祠堂,钻山豹带人钻地道撤退。田大榜得意洋洋封住地道入口。没想到钻山豹在地道里面早就挖了新出口,钻出地道之后将田大榜引到废弃的黄土村,把小莲绑在村里的墓地里,引诱田大榜来救,墓地周围埋藏的地雷纷纷爆炸。就在两股土匪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四丫头得到绿姐报告及时赶到,制止内讧。
    第15集
    刘玉堂和何山带队到了三合镇区政府。何山和田秀姑的感情不断升温。何山戒掉大烟后,让田秀姑把剩下的大烟土变卖,购买结婚用品。 为了见到刘玉堂,阿西苗苗主动代替大管家,参加政府基层政权培训班。阿西苗苗带着苗家女下山赶集卖刺绣织品,在大街上与刘玉堂相遇。刘玉堂学吹芦笙,阿西苗苗袒露了对刘玉堂的情感,并跟着刘玉堂到区政府参加基层政权培训班,引起卫生员张胜男极大不满。 苗家山大管家是田大榜的内线,他发现阿西苗苗的女苗兵和苗小七有私情,于是抓住这一把柄,诱骗苗小七给区长送匿名信举报阿西苗苗。
    第16集
    区长收到匿名信,命令何山逮捕阿西苗苗,阿西苗苗坦然承认自己是国军上校,她没明白何山的暗示,审讯时说自己是刘玉堂的未婚妻。刘玉堂被押回团部。张胜男为了证明刘玉堂与阿西苗苗没有暧昧关系,主动告诉团长刘玉堂是自己的恋人。 大管家逼迫苗小七杀害联防队长,煽动联防队下山围攻三合镇,解救阿西苗苗。联防队离开苗家山后,大管家做内应,田大榜趁机占领苗家山。 苗小七带领联防队去三合镇救阿西苗苗,苗小七利用探望哥哥苗小六的机会,探明了阿西苗苗被关押的地方。 苗小七带领手下来救阿西苗苗,在中药铺落脚,化妆成送慰问品的群众,在接近区政府的时候遇到了从团部返回的刘玉堂。
    第17集
    刘玉堂看出了苗小七等人的破绽,与苗联防队当街对峙。刘玉堂自愿做人质,阻止联防队冲击区政府。何山去见刘玉堂,告诉他田大榜占了苗家山,引起联防队震动,苗小七去见被关押的阿西苗苗,坦白自己参与大管家的阴谋。 双方交换人质后,阿西苗苗明白仅仅靠自己无法夺回苗家山,于是带领十八寨联防队主动接受政府改编,准备打回苗家山报仇。 四丫头和陈子贤赶到苗家山,准备严惩田大榜损公肥私,破坏反共大业。田大榜用五百两黄金收买陈子贤,然后挑拨离间陈子贤和四丫头。陈子贤说明只有四丫头的电报才能要来台湾的空投援助。田大榜为了讨好四丫头,也为了麻痹钻山豹,主动为四丫头和钻山豹做媒。 田秀姑找到开杂货店的表叔蔡掌柜,托他出手大烟土。蔡掌柜上八仙岭做生意,钻山豹得知田秀姑与何山相好,高价买下大烟土并暗中监视田秀姑,窃听到何山对田秀姑说起征粮队行踪,便伏击打劫了征粮队。
    第18集
    钻山豹以何山私卖烟土和征粮工作队的情报威胁田秀姑,让她作为自己的眼线,提供解放军的情报。 田大榜陪同陈子贤四丫头到八仙岭视察,发现叛逃的独眼龙,命手下抓捕,钻山豹警告田大榜,在他的地盘不要乱来。田大榜拒绝进门,去给被钻山豹打死的弟兄们上坟,借口说这几个死去的弟兄都没有成家,刁难钻山豹。钻山豹找来几具女尸给死去的土匪们配阴婚。田大榜刁难不成,只好作罢。 钻山豹发觉田大榜调动大队人马,准备夜袭八仙岭,故意让他们参观制造石雷的山洞,信口开河吹嘘自己的新式地雷威力强大,已经在八仙岭周边布雷一千多颗。田大榜信以为真,让大队人马悄悄撤退。 钻山豹设宴招待,陈子贤为钻山豹和四丫头做媒。钻山豹搬出冷面押寨夫人莺莺,四丫头吃醋。
    第19集
    陈子贤和四丫头见田大榜和钻山豹针锋相对,准备在石城搞歃血结盟仪式。以免内乱。 田大榜左思右想,认为钻山豹目前难以对付,于是派黑牛潜入石城打探龙胡子的情报。准备先把石城龙胡子吃掉,黑牛在石城小街开了一家成衣铺,没想到刚开张就被龙胡子发觉逮捕了。龙胡子分别拷打两个伙计,得知黑牛是田大榜的儿子,将两个伙计杀掉之后,将黑牛关在密室,缝制卫队的新装。 龙胡子为儿媳妇做旗袍,黑牛才知道龙胡子的儿媳妇就是自己的爱人小莲。小莲是钻山豹故意转送给龙胡子的,为的就是挑起田大榜和龙胡子的矛盾。黑牛发现小莲受尽傻瓜丈夫和婆婆的虐待,暗下决心要带走小莲。 阿西苗苗的十八寨联防队改编成县大队四中队,阿西苗苗担任中队长,刘玉堂担任教导员。刚开始集训,阿西苗苗却失踪了。
    第20集
    刘玉堂找到了阿西苗苗,阿西苗苗感觉到刘玉堂的疏远,十分伤心。 刘玉堂得到绿姐送出的情报,得知匪首们在石城开重要会议,派方石头田富贵去石城化妆侦察。 龙胡子利用黑牛给田大榜传递假情报,田大榜果然不敢进石城驻扎,包下了城外的老龙门客栈,而龙胡子早就利用掏水井挖水沟的机会,在客栈埋下地雷,准备炸死田大榜,架祸钻山豹。 陈子贤在石城宣布朝鲜战争已经爆发,第三次世界大战打响,匪首们歃血结盟,策划对三合镇发动进攻。 黑牛向龙胡子要小莲,引起了纷争,田大榜和龙胡子之间火药味加重。钻山豹一旁暗自得意。 四丫头见钻山豹对莺莺百依百顺,愈发吃醋。
    第21集
    陈子贤邀钻山豹到,吃醋的四丫头赌气不断喝酒。为了彻底打消四丫头对刘玉堂的留恋,陈子贤灌醉女儿,钻山豹趁醉霸占了四丫头。四丫头发现自己清白已毁,要枪毙钻山豹。四丫头回想起与刘玉堂之间纯纯的感情,面对着自己被玷污的事实,绝望地在山间狂奔。 钻山豹奉陈子贤的命令,带回了四丫头。陈子贤告诉四丫头,个人的事都是小事,现在最重要的是攻打三合镇,父女俩出现了隔阂。 陈子贤和四丫头挨个找田大榜、龙胡子、钻山豹,希望他们能在攻打三合镇的时候打主攻,匪首们却互相推诿。陈子贤授意四丫头色诱钻山豹打主攻。 田大榜发觉老龙门客栈不安全,金蝉脱壳。
    第22集
    匪首们到龙府开围攻三合镇的作战会议,发现龙胡子的儿子落水而亡。田大榜晚到,龙胡子很诧异,知道自己计划失败。会议决定田大榜和龙胡子各处两百人帮助钻山豹打主攻,田大榜围城,龙胡子运输战利品。 何山当了县大队副大队长,苗小六苗小七等人在小酒馆为何山庆贺,何山按照土匪的路子和大家打成一片,喝酒赌钱。刘玉堂赶到小酒馆,产生严重冲突。 上级改派何山当集训队长,刘玉堂当军事教官,配合何山工作。刘玉堂心里窝火,搬出队长宿舍,何山派阿西苗苗做刘玉堂的学生,阿西苗苗的体贴入微和情感暗示,让刘玉堂忐忑。
    第23集
    何山与田秀姑在区政府食堂举行婚礼,四丫头得到误报,以为是刘玉堂要跟阿西苗苗结婚,执意要去三合镇,钻山豹阻拦,差点被四丫头开枪打死。两人混在戏班子里进入婚礼现场,刘玉堂主持婚礼。 戏班子花旦邀请刘玉堂去隆福客栈见戏班子的班主,刘玉堂张胜男跟随演出结束的戏班子去客栈,阿西苗苗吃醋尾随,认出卸了戏妆的四丫头,赶紧向何山报信。何山离开洞房,田秀姑追了出去,蔡掌柜趁机偷了何山包里的县大队内部通讯。 刘玉堂张胜男被钻山豹诱捕,何山带兵包围客栈,只身与钻山豹谈判。刘玉堂张胜男窗口逃脱,钻山豹四丫头躲进戏班子的道具箱逃出三合镇。
    第24集
    方石头赶回来报信,土匪将要攻打三合镇。何山建议退回撤退,区长决定坚守,让刘玉堂指挥战斗。田大榜钻山豹龙胡子三路人马围攻三合镇。 刘玉堂让何山马上去把野外训练的四中队带回三合镇参加防守,何山却和阿西苗苗打回苗家山,牵制田大榜。苗家山防守严密,何山将阿西苗苗五花大绑,自称是田大榜派来送战利品的,骗过哨兵,夺回苗家山。 钻山豹用“飞雷”攻打区政府,第一发打过头,落在田大榜阵地上,差点炸死田大榜。田大榜得知阿西苗苗攻打苗家山,从区政府后门撤兵,去苗家山救援。刘玉堂从区政府后门突围。龙胡子的双枪兵只顾抽大烟,钻山豹只能自己带着敢死队冲进了区政府。 解放军援兵大部队赶到,夺回三合镇,土匪落荒而逃。
    第25集
    为庆祝夺回苗家山,苗王寨军民大联欢。刘玉堂被起哄吹芦笙,吹的是苗小七教的苗家求婚乐曲“挑逗歌”。阿西苗苗围绕着刘玉堂翩翩起舞,众人高喊“花好月圆”祝福他们,刘玉堂莫名其妙地被抬进了洞房。 刘玉堂找借口溜出洞房找何山喝闷酒,两人的谈话被阿西苗苗听到,阿西苗苗伤心离去。 钻山豹悄悄返回三合镇见蔡掌柜,正巧遇到田秀姑怀疑蔡掌柜窃取何山公文包里的文件,来找蔡掌柜质问。钻山豹和蔡掌柜威逼田秀姑继续做眼线,去县城找何山搜集情报。独眼龙说出土匪准备攻打县城。田秀姑到县城找到何山和刘玉堂,说土匪要来攻打县城,却隐瞒情报来源,编了漏洞百出的谎话。
    第26集
    刘玉堂怀疑田秀姑,要何山追查清楚情报来源。田秀姑向何山坦白自己钻进蔡掌柜的圈套,上了钻山豹的当。何山不敢向上级汇报,隐瞒实情,田秀姑决心上城墙守卫县城,将功赎罪。 田大榜和四丫头冒险化妆进城侦察。刘玉堂认出四丫头。四丫头引开刘玉堂,让田大榜去和情报员西天门接头,获取防御情报。 茶馆,刘玉堂堵住四丫头,两人互相劝降。陈政委逮捕了四丫头,怀疑刘玉堂。刘玉堂审讯四丫头,四丫头柔情蜜意地回忆她和刘玉堂的初恋和自己始终不变的情愫。刘玉堂百口莫辩。陈政委命令何山下手缴了刘玉堂的枪。和四丫头关在同一间牢房。钻山豹劫狱救出四丫头。刘玉堂钻山豹徒手格斗,钻山豹落败潜逃。 田大榜偷袭城门哨兵,打开城门,土匪占了县城。陈政委带领县城军政人员紧急转移。
    第27集
    刘玉堂和何山吸引土匪追击,掩护政府转移。何山带领战友们钻进当年落脚的蝙蝠洞,没料到蝙蝠洞因为地震,堵死了出口,结果被土匪困在蝙蝠洞里。 四丫头开会不让土匪们抢劫百姓,并说明县城要民主选县长,台湾要空投中央日报的记者到黄巴县采访报道。匪首们各怀鬼胎,都想当上县长。 钻山豹将刘玉堂等人围困在蝙蝠洞里,大家靠阿西苗苗仅有的一盒仁丹润喉,靠张胜男药箱里的一小瓶酒精提神,苦苦支撑。龙胡子运来三大车烧酒,灌进蝙蝠洞,放火烧洞。刘玉堂用手榴弹炸开洞壁,发现一个小洞窟,大家躲进小洞窟,避免被烧。半夜突围又被钻山豹击退。
    第28集
    刘玉堂组织突围失败,方石头牺牲,田富贵饿昏。 钻山豹发动总攻,何山与田秀姑准备一起自杀,刘玉堂发现何山抽烟的烟雾钻进石缝,断定有通风口。在钻山豹打进来的最后关头,刘玉堂炸开通风口,与战友们脱险,钻山豹追击,陈政委带领援兵赶来营救,四丫头打死为陈政委通风报信的绿姐。 四丫头被任命为县党部主任委员,与陈子贤一起策划选举县长。田大榜、钻山豹和龙胡子都对县长宝座旨在必得,四丫头为钻山豹拉票,龙胡子花重金收买代表,田大榜密谋贿赂陈子贤。三人之间也勾心斗角,互相拆台。
    第29集
    陈子贤因被田大榜的财色收买,要四丫头支持田大榜当县长。龙胡子派人到钻山豹的代表中,假意帮田大榜拉票,实则是为了挑起两家的纷争。没想到被钻山豹一眼看破。 四丫头劝说钻山豹当副县长兼保安司令,先扩大人马,钻山豹不买账。四丫头只好想办法,让钻山豹冒充当年被土匪绑票撕票的黄墨文,换取湘西名门望族黄氏家族的支持。黄家族长看破钻山豹冒充,钻山豹索性摊牌,封官许愿,换取民意代表的选票,选举胜出,当上县长。
    第30集
    田大榜给龙胡子出主意卖官,钻山豹当面拒绝龙胡子,暗地让族长收钱卖官,龙胡子将钻山豹任命的区长乡长村长统统关押,要他们先缴清全年税款,才准上任。 陈子贤要三大匪首出兵攻打湘西首府乾城,四丫头反对,三大匪首也不愿意去和解放军主力硬碰硬,钻山豹以攻打苗家山为借口拒绝出兵。 苗小七将自己绑在吊脚楼前栓马桩上,寨民轮流上前,每人抽三鞭。陈政委要解救,反被苗小七骂。刘玉堂制止鞭挞苗小七,与阿西苗苗再起冲突。按照阿西苗苗的爷爷定下的寨规,不打不放生,鞭打意味着饶恕,只要有人不打,就有权处死苗小七。刘玉堂得知详情,向阿西苗苗道歉。
    第31集
    田大榜和钻山豹出兵,驻扎在苗家山下的杨村。钻山豹驻扎在藏有粮食的财神庙,田大榜跟着买官当上村长的张柄根到了回春酒馆,并把县城春花楼的妓女都弄来,开起妓院,和老鸨六四分帐。 为了摸清土匪的底细,刘玉堂决定下山抓俘虏,阿西苗苗也要求参加,被刘玉堂拒绝。阿西苗苗气不过,带着四个女苗兵私自下山,在水潭边抓了出村钓鱼的独眼龙。 四丫头到杨村找钻山豹,要他快速打下杨村,然后攻打湘西首府乾城。两人发现阿西苗苗等人,开始进行追击,刘玉堂及时赶到解救阿西苗苗。 何山审讯独眼龙,用以毒攻毒的方式迫使独眼龙交代情报。
    第32集
    蔡掌柜假装货郎,上山找田秀姑要情报,何山授意田秀姑给蔡掌柜假情报。 独眼龙用金戒指和金腰带收买梁子反水。半夜,梁子利用看守独眼龙的机会,谎称执行任务,押着独眼龙下山,何山发觉,带兵追击,击伤独眼龙。梁子背着独眼龙逃走。独眼龙跑回来见钻山豹,说自己中了美人计,向共产党说了杨村的布防,钻山豹一气之下本想枪毙独眼龙,转念一想却奖赏了独眼龙。 田大榜听说独眼龙是何山的警卫员梁子救回来的,怀疑梁子是假反水,赶来见钻山豹驻地杨村财神庙,灌醉梁子,让他酒后吐真言,梁子熬过“酒审”。 刘玉堂对阿西苗苗又亲近又疏远,让阿西苗苗得了相思病,刘玉堂赶来探望,终于敞开心扉——等剿匪结束就迎娶阿西苗苗。
    第33集
    小分队夜袭杨村,阿西苗苗带头冲进回春酒馆,打死了田大榜的替身。听说田大榜被解放军打死,钻山豹兴高采烈要去接收田大榜的两千人马,却在田大榜的尸体上发现疑点,钻山豹灵机一动做秀,要厚葬田大榜,并且极力推举黑牛做田大榜的接班人。田大榜笑哈哈露面,撤掉房梁上的伏击枪手,钻山豹躲过暗算。 四丫头派花鼓戏班子和教堂女生合唱班劳军。田大榜和手下土匪在酒馆强奸女生合唱班,十几名女学生半夜集体上吊自杀。学生家属围堵县政府请愿,要求交出凶手。四丫头要严惩田大榜。 阿西苗苗听说自己打死的又是田大榜的替身,绝食自罚,刘玉堂巧妙化解阿西苗苗心结。
    第34集
    田大榜不听军命,擅自离开杨村回到县城,并占领了四面的城门,做好了翻脸的准备。四丫头大怒,将此事告之陈子贤。陈子贤亲自探望田大榜,严明要严惩凶手,但是暗示田大榜找一些替死鬼,当众枪毙,平息民愤。 钻山豹招来高师傅的地雷小队,在苗家山下布满地雷。县大队得到田大榜离开杨村的消息,下山偷袭杨村,却遇上了地雷阵,陈政委被炸牺牲。 钻山豹为高师傅和地雷小队的队长们庆功,当晚搭台唱戏,并逼迫戏班班主,把戏班的女戏子嫁给高师傅和地雷小队有功之臣。刘玉堂带领战士们将地雷大搬家,要为陈政委报仇。
    第35集
    村口的地雷被搬到了村里的街道上,钻山豹手下土匪被炸死几十个,炸药专家高师傅也被炸死。 钻山豹要梁子上山策反何山。梁子向何山汇报土匪要攻打苗家山,阿西苗苗发现何山梁子秘密接头,怀疑何山勾结叛徒,拒绝听从何山指挥。何山愤怒休会。 刘玉堂告诉阿西苗苗,梁子是打入敌人内部的卧底,阿西苗苗向何山道歉。 陈子贤部署攻打苗家山,田大榜前山偷袭失利,钻山豹在后山威逼山民做挡箭牌,逼近防守工事,钻山豹遭遇山上下来的滚木擂石,差点毙命。陈子贤借口查找日军当年留下来的兵器库,派出工兵小队探查,找到明朝墓葬,和田大榜密谋挖掘墓葬。 钻山豹派蔡掌柜上山,故意泄露田秀姑是卧底,刘玉堂抓捕田秀姑,田秀姑上吊,被送饭的阿西苗苗搭救。
    第36集
    何山因为田秀姑的关系也被刘玉堂缴枪关押审查。何山得知田秀姑上吊自杀,伤心痛苦。苗小六不忍老大伤心难过,打开了关押室。何山乘机打晕苗小六和看守的田富贵,救出田秀姑,下山投奔钻山豹,半路发现苏阳谈了朱三太子墓葬的事情。 钻山豹封何山当上校参谋长,何山密告钻山豹,陈子贤让田大榜和钻山豹调换防区,是为了移开钻山豹,好让田大榜私挖墓葬,钻山豹怒火中烧,要去找田大榜理论。陈子贤制止古墓前土匪内讧,指使工兵玩弄障眼法,说古墓是衣冠冢,只有生锈的刀剑盾牌。 陈子贤试探何山,要何山带敢死队三天打下苗家山,何山答应在两天之内拿下苗家山你。何山让田秀姑上山通知刘玉堂转移。
    第37集
    田秀姑到苗家山把情报告诉刘玉堂,并劝说被关押的蔡掌柜,希望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争取宽大处理。蔡掌柜知道了田秀姑和何山是假反水。 何山率领敢死队攻打苗家山,刘玉堂率部从田大榜和钻山豹的防区之间突围。陈子贤提拔何山为少将参谋长。四丫头接到电报,解放军主力返回湘西,陈子贤立刻命令土匪分头撤退。刘玉堂奔袭八仙岭,四丫头背上电台逃跑。钻山豹背着四丫头逃离了解放军的追击。 钻山豹和四丫头等人假装解放军来到三省交界处,打死了黑店的老板,抢了粮食。田大榜和黑牛带人秘密跟踪四丫头,到了石城之后,抢占龙胡子的军火库,却扑了一个空,军火早就被龙胡子转移。
    第38集
    黑牛秘密和小莲见面,两人商量晚上一起离开石城。田大榜发觉小莲的住所有蹊跷,半夜打劫,发现了龙胡子的秘密金库。 龙胡子得知田大榜占了自己的地盘,又抢劫了秘密金库,抢走了小莲,怒火中烧,派人偷袭田大榜。准备远走他乡的黑牛和小莲发现龙胡子的双枪兵要来偷袭,双方激战。 田大榜带着从龙胡子那里抢来的秘密金库,返回乌龙山,在山神庙向大管家面授机宜。解放军逼近石城,龙胡子也只好带着三百枪兵上乌龙山,大管家以山沟里的罂粟马上可以收割大烟土为诱饵,骗龙胡子的双枪兵留在山神庙。
    第39集
    龙胡子和何山经过车盘峡,到达拉拉渡,猴四纵火,何山警觉,拉着龙胡子逃生,上了乌龙山。龙胡子的双枪兵被大管家全部下药毒害,缴获了他们的枪支弹药。 蔡掌柜在被阿西苗苗和田秀姑押解去县城途中逃跑上了乌龙山,刘玉堂紧急捆绑田秀姑,公审大会之后实施假枪毙并且登报。蔡掌柜指认何山是共产党派上乌龙山的间谍,陈子贤下令枪毙何山梁子,苏阳从山下带来湘西日报,上面刊登田秀姑被枪毙的照片,陈子贤打死蔡掌柜,释放何山,并且把乌龙山防务指挥权交给他。
    第40集
    龙胡子终于得知留在山神庙的三百弟兄十倍大管家下毒谋害,突然中风,被手下掺扶着去找田大榜算账。在龙胡子的要求下,田大榜让黑牛陪着小莲来见龙胡子。龙胡子拉着小莲离开,黑牛追出山洞,正巧解放军开始炮击乌龙顶。 田大榜封住龙胡子的洞口,要困死龙胡子。田大榜派猴四给龙胡子送棺材,黑牛又把小莲抢走,气得龙胡子连连吐血。龙胡子假死欲与田大榜同归于尽,在黑牛开棺时打死了黑牛,举枪向田大榜,不料误杀了小莲,自己也被田大榜等人乱枪射死。 钻山豹为了给四丫头过生日讨好四丫头,让独眼龙和梁子从后山下山找生日礼物,梁子趁机送情报下山。
    第41集
    钻山豹在四丫头生日时候送给四丫头一条连衣裙,独眼龙还找回来一台微型电影放映机,山洞里放起了卓别林的黑白无声电影。四丫头被深深感动。 刘玉堂感化俘虏火根,小分队化装通过车盘峡三道关卡,到达拉拉渡。 土匪神枪手封锁拉拉渡渡口,小分队无法过河。火根和张胜男骗来土匪神枪手石魁的妻子,要她喊话,说服丈夫投降,被石魁妻子拒绝。刘玉堂严守政策,放了石魁妻子,小分队强行渡河失败,石魁妻子听说小分队过河是为了去天窗洞解救乡亲,她乘坐竹筏拉着绳索,一边过河一边喊话,被另一个土匪神枪手击毙,石魁愤怒地过河投降,带领小分队到达乌龙山后山悬崖下。得知这一情况,田大榜把山下老君沟村乡亲都绑架上山充当人质。 四丫头的报务员用备用蓄电池看电影,把电都用完了,无法和台湾联系。四丫头只能用收音机的调频声仿冒电报声,假装与台湾联系。
    第42集
    何山把情报装进手榴弹里,扔下山通知刘玉堂,并悄悄将土匪的手榴弹里都灌了水,无法爆炸。何山发现四丫头的电台根本没法工作,于是把四丫头编造电报的情况告诉给钻山豹和田大榜。 刘玉堂带领小分队爬上后山悬崖,解救了被关押在天窗的乡亲们。解放军突击部队从前面攻打,刘玉堂小分队从后面袭击。田富贵腰间绑上绳索,从山洞上的悬崖上面靠近洞口,把炸药包扔到洞口,自己身中数枪,摔下悬崖,壮烈牺牲。 何山在洞内接应,刘玉堂带领战士们打进洞内。何山带着刘玉堂找到正假装发报的四丫头,但发现是报务员假扮的。田大榜、钻山豹、四丫头从地道逃窜。
    第43集
    刘玉堂带领小分队进驻老君沟村,田大榜的保镖大年躲进姑妈彩娥娘家,媒婆出身的彩娥娘一眼看中阿西苗苗,想让她和大年成亲。她动员大年打听出田大榜下落,立功受奖,迎娶新娘。大年也很喜欢阿西苗苗,决心活捉田大榜。为了激励大年找到躲藏的田大榜,阿西苗苗发誓,谁抓住田大榜,就嫁给谁,引发刘玉堂的误会和强烈不满。 小分队发动群众上山喊话,动员当土匪的亲人下山回家。为田大榜看守仓库的石碾和小顺子准备下山回家,被独眼龙发现。押去见田大榜。 田大榜放石碾和小顺子下山,利用他们给解放军放烟雾弹,准备逃离乌龙山。
    第44集
    因为交通要道全被封锁,通行要有路条,还有各乡各村民兵设卡辨认,田大榜和四丫头、钻山豹无法潜逃出山。石碾说出田大榜在乌龙山的十多个秘密藏身洞。小分队打掉田大榜所有备用的藏身洞,田大榜等人只能到处流窜。 大年带领何山等人上山追踪田大榜,田大榜袭击追捕者,苗小六为掩护大年牺牲。 老君沟村成立了农民协会,分到了田地的穷苦乡亲们为剿匪献计献策,提供了很多线索,刘玉堂从遇仙寺方丈主持突然换人的消息中发觉异常,急行军去遇仙寺检查。 田大榜、钻山豹和四丫头逃到遇仙寺,陈子贤离开乌龙顶后躲在这里,伪装方丈大师,是为了将苗家山古墓宝藏装船潜逃。
    第45集
    陈子贤早已将墓葬里的宝贝运到一个香客老太太的船上,准备第一天就离开。他要四丫头发誓不泄密,才把潜逃计划告诉她,没想到四丫头已经真的爱上钻山豹,悄悄向钻山豹泄密,准备一同潜逃。陈子贤只好提前行动,撇下女儿和钻山豹田大榜,黎明乘船出逃。 小分队及时赶到,何山发现离岸的小船有蹊跷,拦截小船,却与陈子贤同归于尽。刘玉堂冲进遇仙寺,抓住四丫头。钻山豹救出四丫头逃窜山林。刘玉堂紧追不舍。子弹打光的钻山豹劫持阿西苗苗,威逼刘玉堂缴枪。刘玉堂在阿西苗苗唱山歌的提示下,把握时机击中的钻山豹的腿,阿西苗苗趁机逃脱。 田大榜和猴四从悬崖上放下藤蔓就四丫头,钻山豹纠缠住刘玉堂,掩护四丫头逃跑。两人在打斗在了一块,在难分难舍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枪响,钻山豹被击毙。
    第46集
    田大榜和四丫头逃到线人岩滚的家里,田大榜派岩滚的女儿花儿去挖红薯。花儿半路遇到剿匪小分队,告诉阿西苗苗等人家里来人了,其中一个爷爷叫榜爷。小分队赶到岩滚家,岩滚已经将田大榜和四丫头锁在屋子里。阿西苗苗火烧田大榜,没想到田大榜和四丫头再一次从地道逃脱,分头潜逃。 四丫头藏在尼姑庵,躲过了民兵搜查,却被机警的刘玉堂发现蜘丝马迹,从夹壁墙里查获。在钻山豹坟前,四丫头伤心欲绝,暗下决心要为钻山豹报仇。却四丫头假意答应带路去找田大榜,但是在半路上找到机会抱着刘玉堂跳崖,想要同归于尽。刘玉堂被阿西苗苗所救,四丫头坠崖身亡。 田大榜冒名顶替守墓人哑巴大叔,躲进烈士陵园扫地,最终被刘玉堂阿西苗苗查明底细抓捕。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