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3 17:06:21

二十四诗品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二十四诗品》是唐代诗人司空图(有争议)编著的一部古代诗歌美学和诗歌理论专著,形式上由二十四首四言诗组成,因此又名"诗品二十四则"。作品不仅形象地概括和描绘出各种诗歌风格的特点,而且从创作的角度深入探讨了各种艺术风格的形成,对诗歌创作、评论与欣赏等方面有相当大的贡献,既为当时的诗坛所重视,也对后来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二十四诗品

  • 作品别名

    诗品二十四则

  • 作者

    司空图(有争议)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

二十四诗品

雄浑

大用外腓,真体内充。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空。

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持之匪强,来之无穷。

冲淡

素处以默,妙机其微。饮之太和,独鹤与飞。犹之惠风,荏苒在衣。

阅音修篁,美曰载归。遇之匪深,即之愈希。脱有形似,握手已违。

纤秾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

柳阴路曲,流莺比邻。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

沉着

绿杉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

高古

畸人乘真,手把芙蓉。泛彼浩劫,窅然空踪。月出东斗,好风相从。

太华夜碧,人闻清钟。虚伫神素,脱然畦封。黄唐在独,落落玄宗。

典雅

玉壶买春,赏雨茅屋。坐中佳士,左右修竹。白云初晴,幽鸟相逐。

眠琴绿阴,上有飞瀑。落花无言,人淡如菊。书之岁华,其曰可读。

洗炼

如矿出金,如铅出银。超心炼冶,绝爱缁磷。空潭泻春,古镜照神。

体素储洁,乘月返真。载瞻星辰,载歌幽人。流水今日,明月前身。

劲健

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巫峡千寻,走云连风。饮真茹强,蓄素守中。

喻彼行健,是谓存雄。天地与立,神化攸同。期之以实,御之以终。

绮丽

神存富贵,始轻黄金。浓尽必枯,淡者屡深。雾馀水畔,红杏在林。

月明华屋,画桥碧阴。金尊酒满,伴客弹琴。取之自足,良殚美襟。

自然

俯拾即是,不取诸邻。俱道适往,着手成春。如逢花开,如瞻岁新。

真与不夺,强得易贫。幽人空山,过雨采苹。薄言情悟,悠悠天均。

含蓄

不着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己,若不堪忧。是有真宰,与之沉浮。

如渌满酒,花时反秋。悠悠空尘,忽忽海沤。浅深聚散,万取一收。

豪放

观花匪禁,吞吐大荒。由道反气,处得以狂。天风浪浪,海山苍苍。

真力弥满,万象在旁。前招三辰,后引凤凰。晓策六鳌,濯足扶桑。

精神

欲返不尽,相期与来。明漪绝底,奇花初胎。青春鹦鹉,杨柳池台。

碧山人来,清酒深杯。生气远出,不着死灰。妙造自然,伊谁与裁。

缜密

是有真迹,如不可知。意象欲生,造化已奇。水流花开,清露未晞。

要路愈远,幽行为迟。语不欲犯,思不欲痴。犹春于绿,明月雪时。

疏野

惟性所宅,真取不羁。控物自富,与率为期。筑室松下,脱帽看诗。

但知旦暮,不辨何时。倘然适意,岂必有为。若其天放,如是得之。

清奇

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竹,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屧寻幽。

载瞻载止,空碧悠悠,神出古异,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

委曲

登彼太行,翠绕羊肠。杳霭流玉,悠悠花香。力之于时,声之于羌。

似往已回,如幽匪藏。水理漩洑,鹏风翱翔。道不自器,与之圆方。

实境

取语甚直,计思匪深。忽逢幽人,如见道心。清涧之曲,碧松之阴。

一客荷樵,一客听琴。情性所至,妙不自寻。遇之自天,泠然希音。

悲慨

大风卷水,林木为摧。适苦欲死,招憩不来。百岁如流,富贵冷灰。

大道日丧,若为雄才。壮士拂剑,浩然弥哀。萧萧落叶,漏雨苍苔。

形容

绝伫灵素,少回清真。如觅水影,如写阳春。风云变态,花草精神。

海之波澜,山之嶙峋。俱似大道,妙契同尘。离形得似,庶几斯人。

超诣

匪神之灵,匪几之微。如将白云,清风与归。远引若至,临之已非。

少有道契,终与俗违。乱山乔木,碧苔芳晖。诵之思之,其声愈希。

飘逸

落落欲往,矫矫不群。缑山之鹤,华顶之云。高人画中,令色氤氲。

御风蓬叶,泛彼无垠。如不可执,如将有闻。识者已领,期之愈分。

旷达

生者百岁,相去几何。欢乐苦短,忧愁实多。何如尊酒,日往烟萝。

花覆茅檐,疏雨相过。倒酒既尽,杖藜行歌。孰不有古,南山峨峨。

流动

若纳水輨,如转丸珠。夫岂可道,假体如愚。荒荒坤轴,悠悠天枢。

载要其端,载同其符。超超神明,返返冥无。来往千载,是之谓乎。

折叠 编辑本段 注释译文

雄浑

大用外腓:巨大功用庇护于外。腓,音'肥',庇护。 真体内充:纯真体质充实于内。形容雄浑之气包举诗文内外。 返虚入浑:返回至虚空浑沌境界。 超以象外,得其环中:诗之意味气概已超越具局部具体物象,而得以实现其最大之自我完整世界。环中,世界。 持之匪强:并非勉强表现诗意。 持之匪强:并非勉强维持此种意气。飞,非,下同。

冲淡

冲淡:谦和淡泊。冲,谦和。 素处以默:以静默朴实相处。素,朴实。 饮之太和:吸入太和之气。太和,阴阳调和之气。 脱有形似,握手已违:意谓不执著于描写事物之情景境界,只求意到而已,以此保持谦和淡泊格调;故即令倘有文学描写逼真形似处,亦刚刚下笔触及,便又转瞬离开。脱,倘若。违,离别,分离。

纤秾

纤秾:纤巧秾丽。 采采流水:流水盛足貌。采采,盛足貌。 蓬蓬远春:草木繁盛之广阔春景。蓬蓬,繁盛貌。远,广远。 窈窕深谷:有神山谷。窈窕,深邃幽静。

沉著

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所思之人似未远离,如同是平生长久相守一般。

高古

畸人乘真:高人乘真气凌空翱翔。畸人,高人,言出《庄子》。 沉:度。 窅:音'杳',深远。 太华:太华山,即西岳华山,在今陕西省渭南县。华,读'画'。 虚伫神素:精神清净虚灵。神素,精神,虚伫,虚立,若有若无。 脱然畦封:超脱畦界。 黄唐:黄帝、唐尧。 落落元宗:精神高尚,俨然玄妙圣人。落落,高尚貌。元宗,玄圣。

典雅

书之岁华,其曰可读:写此韶光,庶可欣赏。

洗炼

绝爱淄磷:断绝对世俗一切污浊、浇薄事物之爱恋。淄,音'兹',黑色。磷,音'吝',薄。成语:'涅而不淄'、'磨而不磷'。

劲健

喻彼行健:《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喻,明白。

绮丽

神存富贵:精神葆有富贵气度。 良殚美襟:极尽优美襟怀。良,甚。殚,尽。

自然

俱道适往:(有时笔下所写恰合古人诗意),亦不过偶与古人同道而适往耳,乃自然而然,非刻意而为之也。适往,恰巧达到。 真与不夺:大自然之给予不可剥夺。 薄言:古诗发语词。 天钧:制陶之转盘曰钧。天钧,喻岁月之运转。

含蓄

语不涉难:言辞未涉及苦难。 真宰:宇宙之主宰者,造物主,此处指天意。言出《庄子·齐物论》:'若有真宰,而特不得其朕。'朕,迹象。白居易《和雨中花》:'真宰倒持生杀柄,闲物命长人短命。' 渌:清酒。 万取一收:读者尽可采取万千种不同领会,而总归结于此一词句中。

豪放

观花匪禁:观花寻美无所限制。(形容豪放之态)。 三辰:日、月、星。 晓策六鳌:早晨鞭策东海六鳌。鳌,巨龟。古神话:渤海之东有五山,随波上下往还。天帝使巨鳌十五轮番以首戴之,五山乃峙。 濯足扶桑:在扶桑神木下洗脚。古神话;扶桑,东海中神木名,日出其下。又:古国名,在中国之东二万里,其地多扶桑木。后相沿代称日本国。

精神

欲返不尽,相期与来:虽欲返回,却游兴不尽,又相约同来。该精神振奋之态也。 明漪绝底:望清波于无底深涧中。 生气远出:生命气息广远释放。

缜密

晞:音'希',晒干。 要路愈远,幽行为迟:(此种精细缜密之描写)似乎离开主要通道更远,如同在幽暗小道缓慢前行。 语不欲犯:遣词造句不肯自相抵触。凡,地处,冲突。 犹春于绿,明月雪时:如同春意参于绿色,明月照于雪时。比喻诗意缜密,和谐无隙。

疏野

与率为期:与直率相约。 天放:放任自然。

清奇

屧:音'血',古代木底鞋。

委曲

声之于羌:指羌笛曲调多幽咽曲折。 洑:音'扶',漩涡。 鹏风:扶摇旋转之风,即龙卷风。 道不自器,与之圆方:大道不如同器物限制自己于单一用途,而是随同环境而方圆曲折,千变万化。言出《礼记·学记》:'大道不器。'又,《论语·为政》:'君子不器。'与之圆方,随之发生适应性变化。

实境

泠然希音:最为激越之音,便是无音。泠然,声音清越。泠,音"玲"。希,无。

悲慨

大道若往,若为雄才:大道似已逝去,如今谁是继道雄才?

形容

绝伫灵素,少回清真:消绝玄想,暂回真实。灵素,玄想。少,通'稍',暂。 俱似大道,妙契同尘:(所形容描写之风云、花草、海、山等景物)皆似乎蕴含自然大道,既妙合自然,又顺同于世俗。'妙契',意谓妙合自然。 离形得似,庶几斯人:离开对象形态,而能描写肖似,如此诗人也许可以。庶几,与许可以。几,音'机'。'庶'、'几',接近,差不多。

超诣

匪几之微:不是天机微妙。几,同'机',天机。微,奥妙、玄妙。 如将白云:如同伴随白云。将,伴随。 少有道契:年少时即有与道同心之根基。

飘逸

缑山之鹤:缑,音'沟',缑山在今河南偃师东南。 华顶之云:华,读"画",华山。 令色:美色。令,美好。 识者已领,期之愈分:识诗者虽能领略名家之飘逸格调,然若刻意期待己诗之飘逸则将反而距离更远。分,离。

旷达

疏雨相过:过,此处押平韵,读'锅'。下边'杖藜行过'之'过'字押平韵与此同。 孰不有古:人谁无死?古,作古,死。

流动

輨:音'官',车毂外表之金属包皮,此指水车转轴。 夫岂可道?假体遗愚:此种世事万物之自然流动,岂能真正全都表达出来?诗人皆不过借此流动实体之歌唱,而忘己之愚陋耳。 载要其端:载,句首助词,无义,下同。要,音'腰',握。 符:形。 来往千载,是之谓乎:诗人神思来往于古今千载,便是指此种流动格调呀!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司空图生活在唐朝末年,社会动荡,人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司空图早年中了进士,担任过中侍御史、礼部员外郎、中书舍人等职,但是他在官位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经历过几次浮沉之后,他看到了世风每况愈下单凭自己的一己之力改变不了社会的现状,所以他抱着逃避现实的人生态度毅然决定辞官返乡。据史料记载,他辞官后,隐居在河中中条山王官谷,寄情于水花鸟之间,远离乱世的纷纷扰扰,追求一种怡然自得之乐。思想方面,为了给自己的心灵构建一处避难所,在心灵中构建冲淡、超诣的境界,让心灵在这种境界中有所皈依。司空图的这种对待唐末动乱现实的人生态度,对其诗论的影响很大。《二十四诗品》以诗论诗形式的形成,是与中国古代的生产方式,思维方式分不开的,是与中国文化的发展进程以及唐朝的文化氛围密切联系的,司空图所处的社会环境也推动了其诗性语言的形成,是自身、社会以及环境综合作用的结果。在这几个因素的相互作用下,产生了《二十四诗品》以诗论诗的言说形成。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折叠 整体赏析

《二十四诗品》继承了道家、玄学家的美学思想,以道家哲学为主要思想,以自然淡远为审美基础,囊括了诸多诗歌艺术风格和美学意境,将诗歌所创造的风格、境界分类。通篇充盈道家气息:道是宇宙的本体和生命,生发天地万物,二十四诗品也是道所生发的二十四种美学境界。它是探讨诗歌创作,特别是诗歌美学风格问题的理论著作。它不仅形象地概括和描绘出各种诗歌风格的特点,而且从创作的角度深入探讨了各种艺术风格的形成,对诗歌创作、评论与欣赏等方面有相当大的贡献。这就使它既为当时的诗坛所重视,也对后来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成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经典名篇。

《二十四诗品》专谈诗的风格问题,在中国古代文学理论批评中,"风格"多称为"体"。司空图在刘勰等前人探讨的基础上加以综合提升,将诗的风格细分为二十四种,即:雄浑、冲淡、纤秾、沉著、高古、典雅、洗炼、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慨、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每种都以十二句四言诗加以说明,形式整饬。

《二十四诗品》既是风格论,又是意境论;但它描述的是二十四种风格,却不只是二十四种意境,如《典雅》品中就有春、夏、秋三种意境。就司空图而言,可能在观念上并没有严格区分气韵与意境的不同因为二者都可以说是作品显现的形态。他有时强调"思与境偕",着眼的是意境;有时强调"韵外之旨",着眼的是气韵。但是,就《二十四诗品》对于诗学的实际贡献而言,在于它通过描绘不同的意境来区划二十四种风格类型。因为若纯粹依意境立论,其实很难确定有多少类型。

《二十四诗品》的每一首都精美深邃,富于形象性、思辩性和哲理性。它是有无相生,虚实相形,主客相通,诗思谐和的全息图像。它所敞开的可能性,具有极为丰富的"象外之象"和"韵外之致"、"味外之旨"。

《二十四诗品》是一部文学批评著作,本身也是批评的文学作品--一组美丽的写景四言诗,用种种形象来比拟、烘托不同的诗格风格,颇得神貌,并在诗歌批评中建立了一种特殊的体裁。第十一品《含蓄》,是二十四品中写得最有激情、最有文采的篇章之一,也是全书的主旨所在,它以蕴藉隽永取胜,收到了"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的效果。而第十二品《豪放》,则是在天风浩荡,海山茫茫的磅礴气势中,以宏伟的气魄和昂扬的激情擅场,充分表现了豪放这一风格的特征,给人以风云舒卷、意气飞扬的深刻感受。作者在篇章中,还特别注意文字声韵上的技巧,读起来气韵贯通,流利畅达,极富音乐美。

《二十四诗品》的表达形式较为单纯,每品十二句,四字一句,但是表达的意义却耐人寻味。《二十四诗品》和刘勰的《文心雕龙》一起都对中国文学理论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是,《文心雕龙》是采用骈体文进行论述,而《二十四诗品》则全部是用工整的四言诗鱼贯展开。在诗学或文论著述中,其语言表达方式也极具特色。

(一)特定的句型

二十四诗品的每一品都是一首四言律诗,结构工整。每一句都是一个四字短语,结构短小精悍,便于表达文意。从语言学的角度,把这些短语从功能上来进分类,可以分为名词性短语:荒荒油云,寥寥长凤;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绿杉野屋,坐佳士,巫峡千寻,幽人空山,天风浪浪,海山苍苍,青春鹦鹉,杨柳楼台,娟娟群松,杳霭流玉,悠悠花香,杳霭流玉,凊涧之曲,碧松之阴,萧萧落叶,漏雨苍苔动词性短语:反虚入浑,积健为雄,具备万物,横绝太之匪强,来之无穷。时见美人,乘之愈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畸人乘真,手把芙蓉,超心炼冶,蓄素守中,浓尽必枯,淡者屡深,不取诸邻,不着一字,尽得风流,由道反气,处得以狂,生气远出,不着死灰,神出古异,淡不可收,水理漩洑,鹏风翱翔,一客荷樵,一客听琴,大风卷水,离形得似,远引若至,临之已非形容词性短语:犹之惠风,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落日气清,太华夜碧,白云初晴,人淡如菊,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如逢花开,如瞻岁新,悠悠空尘,忽忽海沤,如满绿酒,花时反秋。犹春于绿雪时。水流花开,清露未睎,可人如玉,如月之曙,如气之秋。如幽匪藏,如见道心,百岁如流,富贵冷灰,如觅水影,如写阳春,海之波澜,山之嶙峋,若纳水轁,如转丸珠。

在每一品中几乎都有这三种类型的短语出现,在这部著作中这些短语完全替代了单句或者复句,虽然它的语句短小,但却很生动到位的表达出作者想要表达的。如《劲健》:行神如空,行气如虹。巫峡千寻,走云连风。饮真茹强,蓄素守中喻彼行健,是谓存雄。天地与立,神化攸同。期之以实,御之以终。该品一开始用形容词性短语"行神如空,行气如虹",首先通过比喻的手欣赏者在头脑中关于劲健的画面;其次用一系列的动词性短语"走云连风,蓄素守中,喻彼行健"达到刚劲的气势,另一方面用一系列动词性词语也加强了动感,突出了劲健的力量和强度。从想象到感觉自己的亲身参与,这样的一个转换就让人对劲健品有了更切身的体会。最后再升华到理论的高度阐述:"劲健"品,"天地与立,神化攸同。期之以实,御之以终。"一方面能指导对劲健的理解,另一方面也符合了人类思维的特点,感性的认识通过切身实践的体会,提炼出知识,提炼出哲理。这是人们认识世界的过程,用这种方法来理解"劲健",也就没有什么难处了。通过动名词和形容词性短语的交汇,从感觉和认识上都给人劲健的强度和力量,那么这一品就无需用过多的言语描述,就这短短的几个短语,几十个字就能准确的传达作者的意图,而读者在欣赏的时候也能通过动静交织所展示出来画面和气势来了解劲健这一品。这的确是作者的高明之处。在其它品中作者也用类似的手法来表达,如"沉着"品:绿林野屋,落日气清。脱巾独步,时闻鸟声。鸿雁不来,之子远行。所思不远,若为平生。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如有佳语,大河前横。这一品偏于静态,所以在这一品用了很多名词性短语:"绿林野屋,落日气清。""海风碧云,夜渚月明。"并且注意以动来突显静,如"脱巾独步,时闻鸟声"。有的学者这样品评该品:"野屋而亲以绿林,掩映之余,更觉幽寂。傍晚落日,野旷气清,于斯境于斯时,而有人也,闲步逍遥,已觉远隔尘氛,飘飘欲仙。曰独步,则思虑之岑寂可知;曰脱巾,则风度之潇洒可想。然而'鸟鸣山更幽',偏又鸟声,则静与神会,岂非沉着象乎?"司空图善于用这种动静交织的短语来突出想要表达的意图,或动或静,或动多静少,或动少静多,再添加形容词性的描绘,一幅幅画面便出现在人们眼前,从而深刻的表达了作者的写作意图。也是用这样一种描述的方法所独具的特色,能更准确的传达作者的意旨。

(二)切当的韵律

在韵文里,几个处于句子末尾的同韵音节叫韵脚,让同韵音节有规律的在句尾重复出现,这叫押韵。恰当的安排韵脚,使同韵音节在相应的位置上重复出现可使语言形成一种回环复沓的韵律美。《二十四诗品》里的每一品都有押韵。"雄浑"品中"充、雄、空、风、中、群"押"ng"韵;"冲淡"品中"微、飞、衣、违"押"i"韵:"纤秾"品中"春、人、滨,邻、真、新"押"n"韵;"沉着"品中"清、声、行、生、横"押"ng"韵;"高古"品中"蓉、踪、从、钟、封、宗"押"ng"韵;"典雅"品中"屋、竹、逐、瀑,菊、读"押"u"韵;"洗练"品中"银、磷、神、真、人、身"押"n"韵;"劲健"品中"虹、风、中、雄、同、终"押"ng"韵;"绮丽"品中"金、深、林、阴、琴、襟"押"in"韵;"自然"品中"邻、春、新、贫、苹、钧"押"n"韵;"含蓄"品中"流,忧、浮、秋、沤、收"押"iu"韵;"豪放"品中"荒、狂、苍、旁、凰、桑"押"ang"韵;"精神"品中"来、胎、台、杯、灰、裁"押"ai"韵;"缜密"品中"知、奇、晞、迟、痴、时"押"i"韵;"疏野"品中"羁、期、诗、时、为、之"押"i"韵;"清奇"流、舟、幽、悠、收、秋"押"ou"韵:"委屈"品中"肠、香、羌、藏、翔、方"押"ang"韵;"实境"品中"深、心、阴、琴、寻、音"押"in"韵;"悲慨"品中"摧、来、灰、才、哀、苔"押"i"韵:"形容"品中"真、春、神、峋、尘、人"押"en"韵;"超诣"品中"微、归、非、违、晖、希"押"i"韵;"飘逸"品中"群、云、氲、垠、闻、分"押"n"韵;"旷达"品中"何、多、萝、过、歌、峨"押"e"韵;"流动"品中"珠、愚、枢、符、无、乎"押"u"韵。

在中国古代的诗学中有"诗韵铿锵"这一说法,也就是认为押韵可以使诗歌的音律协调,使整个诗歌声音过程听起来"铿锵",使语言形成回环复沓的韵律美"音韵"的目的在于"铿锵",在于韵律美,这完全是出于声音上的考虑,是对诗歌音乐效果的考虑。而在《二十四诗品》里出现押韵是因为什么呢?从音韵学上来讲,《二十四诗品》中出现押韵符合诗歌的特点,因为它首先是首诗,要考虑它的韵律美和音乐效果。至于何以把与音响有关的韵用到意境风格描述上来,这只可以推论是"因为音乐和文学上的韵,实际上是由各种音响的谐和统一而成立的,也即是不离各种声响,但同时又是超越于各种音响之上,以成为一种统一的音响,而这种统一的音响是可感受而又不能具体指陈的东西,因此,韵可以说是音响的神,也如人的不离形相而又超越于形相之上的谐和而统的'神'或"风神',是相同的情景。"从徐复观先生的话可以看出,音韵的韵用到文学作品中对文学作品的气韵或风神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因为他们有共同点,都追求一种可感受又不能具体指出的东西来描写气韵。而《二十四诗品》是一部描写意境风格的著作,在这里意境和气韵有什么样的关联呢?胡家祥教授在他的《论气韵与意境的联系与区别》一文中指出:"气韵与意境都具有整体性空灵性的特点,其相通处在于都体现道,都可谓是传神"。也就是说,意境与风格都是一种可感受而难于确切把握的东西,都具有空灵性,所以在这里可以说音韵上的韵对文学作品意境的描绘有很大帮助。如《二十四诗品》的最后动"以"珠、愚、枢、符、无、乎"这种可感受的统一的音响为中介,追求种谐和统一,以达成一种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流动境界,仿佛"来往千载,则千变万化不拘于一,往古来今不滞其是之谓乎?流动岂易言哉"。在这里用"韵作为中介之一表达了一种难于言说的东西,把不能言说的语言转换成另外一种形式表达出来,这是《二十四诗品》语言的一个特用这一特点能更好的表达作品的意境和风格。

(三)多样的比兴

比兴是中国传统思维的产物,中国传统思维讲究整体性,喜欢用直观的方式进行硏究,并且还很喜欢用模拟,于此同时也不缺少西方意义上的逻辑思辨兴在中国这样的思维土壤中应运而生。比兴修辞手法的运用在诗歌中比比皆是其目的就是为了形象或者是生动的展现表达的情景,使读者能更准确的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在《二十四诗品》中也不例外,作者用了大量的比兴修辞手法。在《劲健》品中开头两句就用两句比喻"行神如空,行气如虹"统领全诗,用"空虹"比喻气的运行强劲有力,突岀了力量感,为后文的论述奠定了基调,打好了基础;另一方面也很形象的展现了神的运行自如,像什么都没有一样,一路畅通无阻,从侧面衬托了有力劲健;同时"兴"也在这里开始了,"'兴'的思维是以譬连类为特质的",开启了下文的描写,为下文奠定了基础比兴是中国传统思维的一种形式,是创造意境的重要手段,"比兴思维能够完美的弥合情与景、虚和实之间的关系,促成情与景的交融。"

《二十四诗品》的每一品几乎都是难以言说的,必须借助于一些实境来表达,借助于文学作品中所描写的人、事、物,以及由人、事、物组成的群体意象的共同作用,表现这种难以言说的深层的情感、意趣,从而来表达作品的意境。这种由具体到抽象,由实到虚的意境的表达,是通过人、事、物等实境运用联想、比喻等手段创造出来的。如《清奇》:娟娟群松,下有漪流。晴雪满竹,隔溪渔舟。可人如玉,步屧寻幽,载瞻载止,空碧悠悠,神岀古异,淡不可收。如月之曙,如气之秋。这一品整体表现的是一种清奇的意境风格,全诗以"娟娟群松,下有漪流"起兴,奠定了诗的情感基调。接着是人物--"可人"的玉女出现,她穿着木屐悠闲的散着步,探寻幽趣,走走停停,边走边看,神态自如、心情淡泊。再接着描写周围的事物,天空碧蓝,没有尘埃。最后再用一个比喻作结,如破晓时的月光,明朗惨淡;又像深秋时的空气,清新高爽。全文到此,清奇之意已经跃然纸上。文中所描绘的三组画面之间在语言上没有看到过多的联系,但是读者在欣赏的时候却不会把这几组画面割裂开来,而是把它们联系在一起绘制出一张更大的这些都是描述的可以见到的实景,如果要提升整首诗的意境和风格,只有这些实景还是不够的,所以在本品的后三句运用比兴的修辞手法,将实境提到了高度,就创造出一个高于实境的虚境,将实境和虚境一体化,化实为虚,虚实兼顾,清奇的意境便油然而生。只有比兴思维才能弥合这实境和虚境,创造出这意境。《二十四诗品》在形式工整的基础上,只用了有限的字数,运用押韵、比兴的手法来描摹诗歌的意境,阐释作品的风格,把一部理论作品写的像一首首诗幅幅画,这不得不说是中国文学理论上的瑰宝,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奇葩。

折叠 名家点评

宋·苏轼《书黄子思诗集后》:唐末司空图崎岖兵乱之间,而诗文高雅,犹有承平之遗风。其论诗曰:"梅止于酸,盐止于咸,饮食不可无盐梅,而其美常在咸酸之外。"盖自列其诗之有得于文字之表者二十四韵,恨当时不识其妙,予三复其言而悲之。

清·孙联奎《诗品臆说》:"得其意象,可与窥天地,可与论古今;掇其词华,可以润枯肠,医俗气。图画篆象,靡所不该;人鉴文衡,罔有不具,岂第论诗而已哉。""《二十四诗品》以《雄浑》居首,以《流动》终篇,其有窥于尺地之道也。"

郭沫若《夕阳》:这本书我从五岁发蒙时读起,要算是我平生爱读书中之一。我尝以为诗的性质绝类禅机,总要自己去参透。参透了的人可以不立言诠,参不透的人纵费尽千言万语,也只在门外化缘。这部书要算是禅宗的"无门关",它的二十四品,各品是一个世界,否,几乎各句是一个世界。

钱钟书《谈艺录》:除妄得真,寂而息照,此即神来之候。艺术家之会心,科学家之格言,哲学家之悟道,道学之因虚生白,佛家之因定发慧,莫不由此。

启功《诗品题识》:表圣诗品,妙言兴象,可赅众艺,宁止于诗。

曹顺庆中西比较诗学》:《二十四诗品》"以丰富的意象象征着抽象的风格理论,让你在审美鉴赏中去体会各种风格的特征,从而真切的捕捉住风格的真谛"。

折叠 编辑本段 后世影响

《二十四诗品》是盛唐诗歌各种美学风格的概括和总结,体现了司空图对诗歌艺术多样化的审美追求,是盛唐诗人的审美理想在诗学理论上的集中反映,它所描绘的二十四种诗歌风貌,从不同角度揭示了诗歌的意境创造,对唐以后的美学和诗学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二十四诗品》的诞生,标志着中国古典美学和诗学在理论上已经步入成熟。在中国近古文学史上标榜"性灵"与"神韵"的两个重要流派,都从《二十四诗品》中寻找自己的理论依据。现代学者研究中国文学批评史和中国美学史,也都把《二十四诗品》看作意境诠释的典范。

不仅如此,《二十四诗品》还远播外国,产生了世界性的影响。在西方,最早翻译和论及此书的,是英国汉学家翟理思的《中国文学史》(1901年纽约),此后克兰默·宾在《翠玉瑟琶:中国古诗选》(1909年伦敦)中进行了更精道的阐述,说它"引导我们一种特殊的途径进入了富有魅力的宇宙。……使我的进放精神世界的无限的自由中。"此后西方对《二十四诗品》的翻译、研究日益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苏联汉学家阿列克谢耶夫1946年发表了他的硕士论文《一篇关于中国诗人的长诗:司空图的〈诗品〉翻译和研究》,使《二十四诗品》在苏联的汉学研究中成为一个热点。日本学者对《二十四诗品》的研究也作出了相当优秀的工作,如《二十四诗品举例》《诗品详解》等。

《二十四诗品》的重要性和远大影响还体现在后人对它的摹仿上,历代产生了许多续作,并已经不限于诗歌理论的范围,如袁枚《续诗品》、顾翰《补诗品》、黄钺《二十四画品》、郭麐《词品》、杨夔生《续词品》、江顺诒《续词品二十则》、魏谦升《二十四赋品》、于永森《诸二十四诗品》(含《新二十四诗品》、《后二十四诗品》、《续二十四诗品》、《补二十四诗品》、《终二十四诗品》、《赘二十四诗品》)、许奉恩《文品》、马荣祖《文颂》等等,这些续作从另一个角度真实反映了《二十四诗品》的持久不衰的精品魅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二十四诗品》不是一部普通的诗歌理论著作,它是贯通古典美学与现代文艺的美丽通道,是激活技术文明时代诗与思的一个能量源。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争议

《二十四诗品》的作者问题主要有以下看法:多数学者认为,《诗品》即为司空图所著。因就可考的材料来看,此书在晚明时期已有人题注《诗品》为司空图所撰,并且《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中十分明确地记载着"《诗品》一卷,唐司空图撰",故晚清时期的学者多持此说。现代持此观点的则主要以祖保泉、赵福坛、王步高、张国庆、张柏青、郁沅等学者为代表。反对方认为该书并非司空图所著,而其真正作者是谁,又有分歧,现阶段整理共计七种不同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此乃明代怀悦所作。主要由陈尚君、汪涌豪两位的《司空图二十四诗品辨伪》一文提出,不过论争后期已经否定这种可能性。第二种观点认为是盛唐李嗣真的作品。主要论据有马茂军的《二十四诗品作者考论》,以及查屏球提出的《枝指生书宋人品诗韵语集》。第三种观点认为是元代虞集的可能性较大,持此观点代表是张健,主要有《诗品的产生时代与作者》一文,根据其版本源流考证推论《诗家一指》包括《诗品》在内的作者极有可能为元代的虞集。第四种则认为作者为范德机。以朱绂《名家诗法汇编》中,题为"范德机诗家一指"为据。第五种观点指向不详,只笼统地划定时间点在元代,认为乃是元人著书。依据是许学夷曾在《诗源辩体》中称《诗品》是"元人"所著,且胡震亨在《唐音癸签》的第三十二卷亦将《诗品》列入元人诗话中。第六种观点认为是严羽之前的作者,具体哪朝哪人亦不详。因有杨成刊的《诗法》卷三《严沧浪先生诗法》曾注曰严羽"独得见《一指》之说"而推论。最后一种则单纯认为此书不是司空图所著的,以周裕锴为代表,提出"令人怀疑的是,司空图在其他文章中论述诗人风格时,竟然未使用《二十四诗品》中的任何一品"的质疑。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