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2 20:12:38

包待制智赚生金阁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文学相关
其他文学相关
编辑分类

《包待制智赚生金阁》是一部公案戏,演包拯断郭成冤案一事。 剧中揭露了元代社会权豪横行、鱼肉百姓的黑暗政治,也写了清官包拯为民除害、为民申冤的义举。武汉臣十分重视戏剧情节中细波微澜的处理,使之起伏有致,转折自然灵活。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包待制智赚生金阁

  • 类型

    公案戏

  • 内容

    包拯断郭成冤案

  • 出处

    《录鬼簿》

目录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

武汉臣

元代钟嗣成所著《录鬼簿》共收入152位作家的400余种剧目,武汉臣一人就独占了10种。

武汉臣的生平,《录鬼簿》只说了"济南府人"四个字,并把他列入"前辈已死名公才人有所编传奇行于世者"。据钟嗣成自注:这类名公才人的情况,是他的朋友陆仲良从"克斋吴公"那里得来的,并非钟嗣成的第一手材料,因而"未尽其详"。《古典戏曲存目汇考》认为,武汉臣约在元宪宗元年(1251)前后在世。元末明初戏曲作家贾仲明《录鬼簿续编》曾为武汉臣补挽吊词《凌波仙·吊武汉臣》云:"先生清秀济南人,风调才情武汉臣。登坛拜将穷韩信,老生儿关目真;新传奇十段皆闻。听泉水,看暮云,如此黄昏。"据此可知,武汉臣是一位一直居于泉城、"听泉水,看暮云"的"书会才人"。所谓"新传奇十段",即指《录鬼簿》著录武汉臣创作的杂剧《曹伯明错勘赃》、《抱侄携男鲁义姑》、《赵太子创立天子班》、《虎牢关三战吕布》(此种尚存残曲,见《元人杂剧钩沉》)、《女元帅挂甲朝天》、《谢琼双千里关山怨》、《穷韩信登坛拜将》、《郑琼娥梅雪玉堂春》、《散家财天赐老生儿》(以下称《老生儿》)、《包待制智赚生金阁》(又名《提头鬼》、《四哥哥神助》,以下称《生金阁》)。现仅存《老生儿》、《生金阁》两种。明初曲论家朱权曾在《太和正音谱》中评价说:"武汉臣之词,如远山叠翠。"

从仅存的两部作品看,武汉臣对平民百姓所遇到的社会问题比较关心,其作品在剧情结构上独具匠心。他既写出了宣扬封建宗法观念的《老生儿》,又写出了较有思想意义的《生金阁》。据《静庵曲录》记载:《老生儿》一剧曾为英人所译,1817年即在伦敦出版。同年9月4日,德国伟大文学家歌德阅读此剧本后,曾介绍给友人克纳伯尔评价说:"我们一谈到远东,就不能不联想到最近新介绍来的中国戏剧。这里描写一位没有后代不久就要死去的老人的感情,最深刻动人。"歌德高度赞扬了武汉臣在描写人物感情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由此可见其影响之大。

是一部公案戏,演包拯断郭成冤案一事。

剧中揭露了元代社会权豪横行、鱼肉百姓的黑暗政治,也写了清官包拯为民除害、为民申冤的义举。武汉臣十分重视戏剧情节中细波微澜的处理,使之起伏有致,转折自然灵活。

折叠 编辑本段 艺术

作品的曲词通俗本色,宾白更为口语化、生活化。如第二折:"你道他昨来个那埚儿吓坏了范杞梁,今儿个这埚儿里没乱杀你女孟姜。"既用典,又掺入方言土语,十分通俗流畅。其中"没乱(音mùluan)"一词,为济南人至今常说的土语。再如第一折:"他、他、他,从头儿说事故,就、就、就,唬得我麻又酥。道、道、道,别求个女艳姝,待、待、待,打换我这丑媳妇。我、我、我,这面不搽头不梳,那、那、那,有甚的中意处?"一口气连用18个叠字,既生动形象又音韵铿锵。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

楔子

(冲末扮孛老同卡儿、旦儿、正末郭成上)(孛老诗云)急急光阴似水流,等闲白了少年头。月过十五光明少,人到中年万事休。老汉是郭二,蒲州河中府人氏。嫡亲的四口儿家属。婆婆王氏,孩儿郭成,媳妇儿李幼奴。我孩儿幼习经史,学成满腹文章。我可为甚么不着他应举去?只因我家祖代不曾做官,恐没的这福分,不如只守着农庄世业,倒也无荣无辱。不意孩儿偶然得了一个恶梦,去寻那卖卦先生,叫做"开口灵",整整要一分一卦。他道:"此卦有一百日血光之灾,只除千里之外,可以躲避"。因此连日面带忧容,怎生是好?(卜儿云)孩儿,常言道:"阴阳不可信,信了一肚闷。"你信他做甚么?(正末云)父亲、母亲,他叫做"开口灵",占的无有不验,无有不准。

您孩儿想来,要带了媳妇,同到京城去。一来进取功名,二来躲灾避难。只望父亲容许。(孛老云)孩儿,既然你要去,我与你一件宝物。若是得了官便罢,若不得官呵,有我这祖传三辈留下的一个生金阁儿,你将的去,则凭着这生金阁上,也博换得一官半职回来也。(正末云)父亲,与您孩儿试看咱。(孛老云)婆婆将来。(卜儿拿砌末科,云)老的,兀的不是?(孛老做接科,云)孩儿,这个便是生金阁儿。(正末云)

父亲,这生金阁儿,有甚么好处?(孛老云)孩儿,你不知道,把这生金阁儿,放在那有风处,仙音嘹亮。

若无风呵,将扇子扇动他,也一般的声响,岂不是件宝贝?(正末云)父亲,您孩儿不信,须做与孩儿看咱。(孛老云)孩儿,你既不信,我把扇子扇动你听。

(做扇动响科)(正末云)是好宝物也。大嫂收了者,则今日好日辰,辞别了父亲、母亲,便索长行也(做拜辞科)(卜儿云)孩儿,一路上小心在意者。(正末唱)

「仙吕」「赏花时」一来我应举京师赴选场,二来我为远去他乡躲祸殃,(卜儿云)孩儿也,俺子母每今日别去,不知何日相见?到得京师,你则着志者。(正末唱)就拜辞了老爹娘。非是您孩儿自夸得这自奖,我若是不富贵,可兀的不还乡。

(正末同旦下)(孛老云)孩儿去了也,俺老两口儿无甚事,只是关着门过日子便了。(诗云)离别苦难禁,平安望寄音。虽无千丈线,万里系人心。(同下)

第一折

(净扮庞衙内领随从上,诗云)花花太岁为第一,浪子丧门世无对。闻着名儿脑也疼,只我有权有势庞衙内。小官姓庞名绩,官封衙内之职。我是权豪势要之家,累代簪缨之子。我嫌官小不做,马瘦不骑,打死人不偿命。若打死一个人,如同捏杀个苍绳相似。

平生一世,我两个眼里,再见不得这穷秀才。我若是在那街市上摆着头踏,倘有秀才冲着我的马头,一顿就打死了。若到人家里,见了那好古玩好器皿,琴棋书画,他家里倒有,我家里倒无,教那伴当每借将来,我则看三日,第四日便还他,我也不坏了他的。但若是他同僚官的好马,他倒有,我倒无,着那伴当借将来,则骑三日,第四日便还他,我也不坏了他的。人家有好宅舍,我见了他家里倒有,我家里倒无,搬进去则住三日,第四日就搬了,我也不曾坏了他的。便好道未见其人,先观使数。我这两个小的,是我心腹人,一个叫做张龙,一个叫做赵虎。我心间的事,不曾说出来,他先知道了。这两个小的,好生的聪明。

只是我做着衙内,偏生一世里,不曾得个十分满意的好夫人。今日纷纷扬扬,下着这一天瑞雪。坐在家里吃酒,可也闷倦,直至郊野外,一来打猎,二来就赏雪。下次小的每,安排些红干腊肉,春盛担子,儿小鹞,粘竿弹弓,花腿闲汉,多几匹从马,郊外打猎走一遭去。(下)(丑扮店小二上,诗云)曲律竿头悬草,绿杨影里拨琵琶。高阳公子休空过,不比寻常卖酒家。自家是个卖酒的。今日风又大雪又紧,少不的也有要买酒荡寒的。我开开这酒铺,烧的这碹锅儿热,看有甚么人来?(正末同旦儿上)(正末云)小生姓郭名成。自离了父母,与浑家进取功名,来到这半途中,染了一场冻天行的病证,方才较可。天那,怎又纷纷扬扬,下着这大雪。那里是国家祥瑞?偏生是我上路的对头。大嫂,你且打起精神行动些。(旦儿云)好大雪也。(正末唱)

「仙吕」「点绛唇」则我这口内嗟吁,腹中忧虑。离家去,可又早一月多余,则我这白发添无数。

(旦儿云)秀才,想古来也有未遇的人,这般受苦么?(正末唱)

「混江龙」想前贤不遇,我便似阮嗣宗恸哭在穷途。早知道这般的担惊受恐,我可也图甚么衣紫拖朱?每日慵将书去习,逐朝常把药的那来扶。我这刚移足趾,强整身躯,滑七擦争些跌倒,战笃速直恁艰虞。天也,我如今整三十,可着我半路里学那步?(旦儿云)秀才,你挣些着。(正末唱)但只见黑漫漫同云黯淡,白茫茫瑞雪模糊。

(旦儿云)秀才,似这般大雪,我和你寻个村房道店,买些酒食荡寒也好那。(正末云)大嫂说的是。只此处没有村店,且到前途去再看来。(唱)

「油葫芦」乱纷纷扯絮绵空内舞,疏剌剌风乱鼓,寒凛凛望长天一色粉妆铺。远迢迢遇不着个穷亲故,急煎煎觅不见个荒村务。我身上衣又单,腹中食又无,可甚么"书中自有千钟粟"?(旦儿云)秀才,似这般身上单寒,肚中饥馁,如之奈何?(正末唱)没来由下这死工夫。

(旦儿云)秀才,你到的帝都阙下,博得一官半职,改换家门,也不枉了受这场苦楚。(正末唱)

「天下乐」想刺股悬头去读书,则我这当也波初,自付,怕不的满胸中藏他万卷余。又不曾上春官显姓名,又不曾向皇家请俸禄,哎,也干着了忍三冬受尽苦。

(旦儿云)秀才,遇着这等风雪,那里避一避咱?

(正末云)大嫂,咱到这里人生面不熟,投奔谁的是?

远远望见一个酒务儿,且到那里避一避风雪,慢慢的入城去来。(做问科,云)小二哥,有酒么?(店小二云)官人,请里面坐,有酒。(正末同旦儿入店科)

(正末云)打二百长钱酒来。(店小二云)理会的。官人,酒在此。(正末云)大嫂,俺慢慢的饮一杯酒。(旦儿云)道一会儿风雪较小了些儿也。(正末饮酒科,云)大嫂,这一会才觉的有些儿暖和哩。(旦儿云)秀才,我和你离了家乡,在这里吃酒,不知父母家中,怎生想念我和你也?(衙内领随从上,云)小官庞衙内,来到这郊野外,是好眼界也呵。这雪越下的大了,远远的那雪影儿里,一个小酒店儿,就避一避雪。小的,唤那卖酒的来。(随从云)卖酒的,衙内唤你哩。

(店小二云)有、有、有。(见科云)孩儿是卖酒的。

(衙内云)兀那厮,你认的我么?(店小二云)孩儿每不认的。(衙内云)则我便是权豪势要的庞衙内。(店小二云)孩儿每知道了。(随从云)你这厮,不早来迎接,讨打吃。(衙内云)小的每休打,着他收拾下干净阁子儿,等我喝几杯酒去。(店小二云)理会的。(店小二向正末科,云)秀才,你且躲在一壁,这个爷不比别的,他是个衙内,打死人不偿命。我打扫的这所在,干干净净了。(见科,云)爷,打扫的阁子干净了也。(衙内云)我儿,你也有福。我一脚蓦过你家来,你家里九祖都生天哩。我不吃你那酒。小的每,酾我的酒来与他吃。(随从云)有酒。(店小二吃酒科)(衙内云)我这酒比你的酒如何?(店小二做嘴脸科,云)

这酒比我家的越酸了。(随从云)咄!(衙内云)你酾那酒来我吃。(店小二云)理会的。酒到。(做饮酒科)

(正末云)大嫂,你看这人是好受用也呵。(唱)

「金盏儿」我则见他人马闹喧呼,这人物不寻俗。一群价飞鹰走犬相随逐,都是些貂裘暖帽锦衣服。虽不见门排十二戟,户列入椒图,你觑那金牌上悬铜虎,玉带上挂银鱼。

(云)大嫂,我想那壁是个大人的动静。我将这宝物献与他咱,愁甚么不得官做?(旦儿云)秀才,他不知是甚么人,则怕不中么。(正末云)不妨事,我问那小二哥咱。小二哥,那壁是个甚么人?(店小二云)你这个秀才,低说些。你还不知道哩,他是权豪势要的庞衙内,打死人不偿命。你问他怎的?(正末云)则他是庞衙内,我央及你咱。(店小二云)你有甚么话说?(正末云)你说去,这里一个秀才,有件稀奇宝贝,献与大人。(店小二云)则怕不中么?(正末云)不妨事。

(店小二见衙内跪科,云)爷,那壁有个秀才,要将着件宝贝来献与爷。(衙内云)这厮敢不是我这里人么?

他不知道我的性儿?躲也躲不迭哩。他要来见我,着他过来。(店小二向正末云)秀才,爷着你过去哩。

(正末做见科)(衙内云)兀那秀才,你那里人氏?姓甚名谁?(正末云)小生姓郭名成。(衙内云)你可家住在那里?(正末唱)

「醉扶归」小生呵,家住在河中府。(衙内云)曾学甚么武艺来?(正末唱)幼年间读几行圣贤书。(衙内云)这等,你可怎么不做官?(正末唱)则为我运拙时乖天不与,(衙内云)可知则是一个穷秀才。(正末唱)甘分守穷活路。

……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