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07 10:46:17

《买彩票》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买彩票 即 《买彩票》。

《买彩票》是短篇小说,张我军著。发表于1926年9月19日和26日的《台湾民报》上。写穷学生陈哲生远别家乡,只身在北京读书,恰逢学费将绝,一旦归去,又要和在京的爱人相别,心里禁不住酸楚。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买彩票》

  • 作    者

    张我军

  • 创作年代

    1926年

  • 作品出处

    《台湾民报》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介绍

主人公陈哲生是一个靠微薄积蓄到北京求学的台湾穷学生。周末的下午,他正在寓所等待自己的穷朋友,准备向他们诉说衷肠。因为他积攒的那点钱马上就要用完了,家中只有等他赡养的老母,朋友处又无从接济,他又不想写信向“乐善好施”的同乡摇尾乞怜,所以,他用不了多久就不得不返回台湾了。但是他心中又无比眷恋正在热恋中的情人,无法割舍,因此心情郁闷,无以排遣。他的穷朋友没能等来,而两位素不相能的富有的同乡林天财和李万金却找上门来。这两位富家子弟,不学无术,学业荒废,凭借每月一二百元的生活费终日只是打牌、喝酒、宿娼、玩乐。这次因为打牌输钱仅仅一周就把一个月的生活费挥霍殆尽,北京的八大胡同又不收留他们,只好到每月只有二三十元生活费的穷同乡这里来借宿。这两个人不知反省却异想天开地希望通过买彩票发横财,继续挥霍。陈哲生对于他们这种人和他们的做法非常鄙夷。但在自己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听了林、李二人关于买彩票发财的一番话之后,也不禁心动。为了学业和爱情,怀着矛盾的心理违心地买了两张彩票来碰运气。虽然明知百分之九十九不会中奖,但还是为自己描绘了许多中奖之后的欢快场面,开奖后希望果然落空,他只好等几天以后回家的路费一到就收拾行装,放下学业,告别最爱的人,远远地离开北京,回自己的故乡台湾了。

折叠 编辑本段 中心思想

小说通过两种台湾留学生的不同追求、生活方式及其心态的对比,“揭露了留学生生活的艰苦、心灵的无根、浓烈的乡愁和爱的苦闷,还敏锐触及到当时棘手的社会问题——贫富不均。作者明显地站在穷困者的一边,以谴责富人的沉靡和社会的不公,全篇的语调在愤懑中略带无奈”。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介绍

张我军,原名张清荣,笔名一郎、速生、野马、以斋等。台湾台北县人。中国台湾作家,文艺理论家。台湾新文学运动的开拓、奠基者。1926年始陆续发表小说《买彩票》、<白太太的哀史>、<诱惑>。作品有力地揭露与批判了黑暗时代,有“台湾文学清道夫”、“台湾的胡适”盛称。

折叠 编辑本段 读书评论

小说涉及到了留学生的教育问题,诸如林天财、李万金式的留学生大有人在。不仅台湾留学生中有这种人,大陆的留学生中也同样不乏其人。小说对这种现象的批判具有普遍性。而作者揭露的贫富不均的社会现象更是当时台湾和大陆共有的问题。在一篇篇幅短小、描写一件偶然发生的买彩票的事件中容纳了如此深广的社会内容,对于初写小说的张我军来说实属难得。而陈哲生这个青年知识分子形象以他特殊的身份和境遇出现在当时的台湾文坛,更应该是台湾新文学史上的一大收获。当时台湾不少有志青年不甘屈服于日本殖民者的压迫,受祖国大陆新文化运动和五四爱国运动的影响,纷纷来到大陆求学,张我军把这些留学生的喜怒哀乐、理想和追求及少数人的腐化和堕落都在小说里表现了出来,无疑是拓展了早期台湾小说创作的视野和领域。

从艺术手法上来讲,张我军首先善于在简单的情节中巧妙地运用对比的手法,来塑造人物形象,展开小说内容。通过人物、事件和情景的对比,使简单的情节具有了丰富的内涵。小说的中心内容只是穷学生陈哲生为了筹集学费、生活费,为了能够继续留在北京求学,能够和心爱的恋人在一起,去购买彩票,希望落空之后准备收拾行囊告别恋人回家。但是,由于插入了林天财、李万金这两个富有却不学无术、只知道寻欢作乐的台湾青年形象,小说内容陡然丰富起来。正是由于有这两个人的对比,陈哲生对于社会的诅咒,对于学业的勤奋,对于恋人的眷恋才有了更大的合理性。他的一切遭遇,一切欢乐、痛苦、追求、幻灭才更加令人同情,能够深深地打动读者。其次张我军十分纯熟地运用了情景交融的手法,“努力把人物置于特定的景色之中,将叙事、描写、议论、抒情糅合在一起,使人物的多层心态融于客观世界,形象得以丰满起来”。张仲景:《张我军》,见张光正编<近观张我军>,台海出版社2002年1月第1版,第138页。如小说中对陈哲生在周末夜晚的一段描写:

他吃完了晚饭,独自背靠在藤椅上,心里闷极了,再也不能排遣。看书吧,看不下去。写情书吧,心酸手软。睡吧,睡不着。写一点稿子吧,心思混乱。想来想去,终于想不出妙案。最后还是把灯吹灭,侧身躺在床上。外面似乎刮起小风来了。这时正是仲秋时节,风打树叶的声音,自有一种特别凄切的哀思。八分圆的月色正斜照在白纸窗上,四周无人声,但闻虫声杂在风声,月色映着纸色,他愈发不自在了。

这段文字用仲秋时节凄清哀婉的景色衬托陈哲生的烦闷、无聊、心神不宁以及内心的痛苦。“通过对他行为的描写,揭示了他的内心世界;后半段通过他的听觉、视觉,对仲秋清风明月客观世界的描写,构成一幅情景交融的艺术画面,给人诸多暗示,收到了艺术的感人力量。”张仲景:《张我军》,见张光正编《近观张我军》,台海出版社2002年1月第1版,第138页。另外,这篇小说的心理描写,传神地表达了陈哲生内心的矛盾,他诅咒买彩票是想要坐收渔利,是国人的一种劣根性,但是自己却终于不得不买;明知道自己中不了却不由得心向往之,凭空设想了许多中奖后的欢乐;中奖号码公布了,他的心里极度紧张,迫切地想要知道中奖结果,却装作无事;明明早已预感到自己不会中奖,一旦证实之后却还是忍不住垂头丧气。一连串惟妙惟肖的心理描写,使主人公的形象更加鲜明突出。作者的笔调是平实流畅的,而平淡无奇的叙述却能让人品味出许多苦涩的滋味和弦外之音。如小说中的最后一小段:

数日后归乡的盘费一到,他就要放下学业,别去最爱的人,远远离去北京了。

平静的语调中蕴藏了深深的哀愁,有着动人心魄的感人力量。另外张我军善于整体氛围的营造,整篇小说没有凄言厉词,却一直笼罩在一片淡淡的哀愁中。小说开篇,读者就被包围在主人公暗淡的心情里,氛围是忧郁难言的。这种氛围并没有随着主人公同乡的来访而减淡,反而在鲜明的对比中加重了主人公内心的哀愁和愤懑不平。主人公听了同乡的谈话,一场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冲动也去买了彩票,在他原本平静的生活中泛起了一阵涟漪。这时的他貌似充满希望,其实内心深处早已预见了不光明的前景,在看似轻松的表面下,心中充满了更大的悲哀,随着幻想的泡沫的破碎,最终的梦想也被打破,这种忧郁哀愁也就达到了顶峰,小说就在这里戛然而止了。虽然是第一次尝试小说创作,但却能够做到进退自如,把握有度,深深地拨动了读者的心弦!足见张我军深厚的艺术功力。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