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17-08-23 10:50:47

九歌·东君 免费编辑 添加问频区每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诗词
诗词
编辑分类

《九歌·东君》是屈原的组诗《九歌》中的一篇楚辞,祭祀对象是东君,也就是太阳神。

诗歌各章歌辞之间的联接承转,又极其自然,在轮唱中烘托出日神的尊贵、雍容、威严、英武,那高亢宏亮的声乐正恰如其分地演绎出光明之神的灿烂辉煌,很好的表现了太阳神的特点。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九歌·东君

  • 作者

    屈原

  • 文学体裁

    楚辞

  • 创作年代

    战国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原文

九歌·东君

暾1将出兮东方,

照吾槛2兮扶桑3。

抚余马兮安驱,

夜晈晈4兮既明。

怎地宽才害驾龙辀5兮乘雷,

载云旗兮委蛇6。

长太息兮将上,

心低徊7兮顾怀8。

羌9声色兮娱人,

观者憺10兮忘归。

緪瑟11兮交鼓,

萧12钟兮瑶13簴14。

鸣篪15兮吹

思灵保16兮贤姱17。

翾18飞兮翠曾19,

展诗20兮会舞21。

应律兮合节22,

灵23之来兮蔽日。

青云衣兮白霓调移甲右穿论二敌笑运裳,

举长矢兮射天狼24。

操余弧25兮反来自沦降26,

援北斗27兮酌桂浆。

撰28配开四时娘境余辔兮高驼29翔,

杳冥冥30兮以东行。[1360百科]

折叠 编辑本段 注释译文

折叠 词句注释

1、暾(tūn):温暖而明朗的阳光。朱熹《诗集注》:“温和而名盛

2、槛:栏干。

3、扶桑:传说中的神树,生于日出之处。《说文解字才一础论起并不细》:“榑桑,神木,日所出也”

4、皎皎:指天色明亮。晈晈:同“皎皎”。

5、辀(zhōu):本是车辕横木,泛指史妒施克弦黄车。龙辀:以龙为车。雷:指以雷为车轮,所以说是乘雷。

6、委蛇:即逶迤,曲折斜划为育于甚握门副罗厚行。

7、低徊:迟疑不进。

8、顾核够轮怀:眷恋。

9、羌:发语词

10、憺(dàn):指心情泰然。

11、緪阿清阶列金(gēng):急促地弹奏。交:对击。交鼓:指彼此鼓声交相应和。

12、箫:击。箫钟:用力撞钟。

跳陆盾演转际倒防自五液13、瑶:通摇,震动的意思。

14、簴(jù):悬钟声的架。瑶簴:指钟响而簴也起共鸣。

15、篪(chí迟):古代的管乐器。

16、灵保:指祭祀时扮神巫。

17、姱(hǔ):美好

18、翾(xuán旋):小飞。翾飞:轻轻的飞场。

19、翠:翠鸟。曾:飞起。

20、诗:指配合舞蹈的曲词。展诗:展开诗章来唱。

21、会渐尼看富左孙合抗舞:指众巫合舞。

22、应律指歌协音律。合节:指舞合节拍。

23、灵:神

24、矢:箭。天狼:即天狼星,相传是主很流粉何预目镇侵掠之兆的恶星,其分野正当秦国地面。因此旧说以为这里的天狼是比喻虎狼般煤印顶还间班钟试担的秦国,而希望神能为人类除害。

25、弧:木制的弓,这里指弧矢星,共有九星,形似弓箭,位于天狼星的东南

26、反:指返身西向。沦降:沉落。

27、援:引。桂浆:桂花酿的洒。

28、撰:控捉。

29、驼(chí):通“展菜候波驰”。

30、杳:幽深。冥冥:黑暗。行:音航。

折叠 白话译文

温煦明亮的光辉将出东方,

照着我的栏杆和神木扶桑。

轻轻扶着我的马安详行走,

从皎皎月夜直到天色明亮。

驾着龙车借着那雷声轰响,

载着如旗的云彩舒卷飘扬。

长长叹息着我将飞升上天,

我的内心又充满眷念彷徨。

声与色之美足以使我快乐,

观看者安于此景回还皆忘。

调紧瑟弦交互把那大鼓敲,

敲起乐钟使钟磬木架动摇。

鸣奏起横篪又吹起那竖竽,

想起那美好的巫者灵保。

起舞就像小翠鸟轻盈飞举,

诗而唱随着歌声齐舞蹈。

合着音律配着节拍真和谐,

众神灵也遮天蔽日全驾到。

把青云当上衣白霓作下裳,

举起长箭射那贪残的天狼。

自之照企发都置短我抓起天弓阻止灾祸下降,

拿过北斗斟满了桂花酒浆。

轻轻拉着缰绳在高空翱翔,

在幽暗的黑夜又奔向东方。[2]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东君》一诗是屈原的组曲《九歌》中祭祀太阳神的祭祀辞。洪兴祖楚辞补注》云:“《博雅》曰:‘朱明、耀灵、东君、日也。’《汉书·郊祀志》有东君。”照如体确曲正美皮朱熹《楚辞集注》云:“此日神也却城。《礼》曰:‘天子朝日于东门之外。’”戴震原赋注》云:“《礼记·祭义篇》史谁曰:‘祭日于坛。’又曰:‘祭日于东。’《祭法篇》曰:‘王宫措层答伟例段愿运合,祭日也。’此歌备陈歌舞之事,盖举迎日典礼赋之。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赏析

折叠 原文赏析

祭祀日神之诗,自然充满对光明之源太阳的崇拜与歌颂。这种崇拜与歌颂,是古今中外永恒的主题,万物生长靠太阳,对太阳的崇拜和歌颂自然是最虔诚又是最热烈的。在《九歌》描写祭祀的场面中,这一篇写得最热闹。

诗篇一开头,就先刻意描写一轮喷矿求医盟再薄而出的红日那温煦明亮的光辉。就如昏暗的剧场突然拉开帷幕,展现出一个鲜丽明艳的大背景,把整个气氛渲染得十分浓烈。旭日欲出,自然先照亮日神东君所住的日出之处,也就自然引决孩程耐材源导执星立风出日神。东君是伟大的,脱深某称爱烈川和固他所驾驭的太阳把光和热带给人类不乙晚板,是那样的慷慨无私,自然有那从容不迫的姿态。所以他总是不激不厉,安详地驾着太阳车缓缓而行,履行他一天的神圣职责。

那么,当阳光普照大聚也争松岩欢记地,日神给人类带来的一切又有何等意义呢?作者并未转而叙述绿传燃杆大地山川的反映,茶又示丰叶圆仍围绕主题描写了一个日神行天的壮丽场面。这里的龙和上文的马实际上是同一物。飞龙也好,天马也罢,都是上天的神灵,故屈赋中常互称。天马行空,自非凡马可比。这里的雷声,实际上是龙车滚滚驶过的声音切受沉小。而天上片片绚丽云彩的伴随,就如龙车上插着万杆旌旗,又是何等的显赫。这种场面,只能从后世描写天子浩浩荡荡的出行中去体会了。

台相与之夜转故务内绿构此,作者笔锋一转,让东君发出长长的叹息。他叹息什么呢?因为他将回到栖息之所,而不能长久陶醉在给人类带来光明带来一切的荣耀中,所以他只有眷念,只有彷徨。但那行天时轰响办按另的龙车(声)和委蛇的云旗(色)确实给他以快意,就连观者也因之乐而忘返。

陈企类杀音都挥若合族纪提及观者,又自然地引出一个极其隆重热烈迎祭日神的场面。人们弹起琴瑟,敲起钟鼓,吹起篪竽,翩翩起舞。于是,东君的官属们也为人们这虔诚之心所感,遮天蔽日纷纷而下。

东君的司职很明确,就是为人类带来光明。然而这里描写的东君与众不同,他并不是趁着暮色悄悄地回返,而是继续为人类的和平幸福而工作着。他要举起长箭去射那贪婪成性欲霸额贵矛分最孙联此他方的天狼星,操起天弓以防灾祸降到人间,然后以北斗为壶觞,斟满美酒,洒向大地,为人类赐福,然后驾着龙车继续行进。这里的一个制错工力帝盐附“高”字,再次把东君那从容不迫伟大而无敌息维所的气度生动地表现了出来。戴震屈原赋注》认为天狼星在秦之分野,故“举长矢兮射天狼”有“报秦之心”,反映出对秦国的敌忾,联系历史事实,此论自非无稽之谈。

诗中没有缱绻的儿女之情,有的只是崇高的博爱;没有浓郁的芳香,有的只是炽热的情怀,这与人类对日神东君的崇敬和礼赞的主题是相一致的。

结合酸妒米析清味胜相雷祭祀仪式上的乐舞表演情况来看,可以判断第一、第二章是扮神之巫所唱,第三章是迎神酒段半助造剂之巫所唱,第四章又是扮神之巫所唱。而各章歌辞之间的联接承转,又极其自然,在轮唱中烘托出日神的尊贵、雍容、威严、英武,那高亢宏亮的声乐正恰如其分地演绎出光明之神的灿烂辉煌。

折叠 美学赏析

《九歌·东君》所表现出的是艺术美之壮美,一方面来源于自然力,来源于东君的自然原型:太阳,体现在日神的自然神性上元紧年送盟玉化初审步哥。另一方面来源于诗人的心灵创造体现在日神的人格上,即是主体移情的内容方面。诗反映了人对于自然的祈愿、礼赞,对太阳的敬畏、崇拜、溢美,也间接地表现了人企望驾驭自然力、征服太阳的精神力量和幻想。同时诗也借神的形象溶入主观情感内容与社会道德伦理观念,通过神表达一护错营期跟化解一些社会理想、生活愿望、习类表俗爱好等理性观念。

“架龙轨兮城盟乘雷,载云旗兮委蛇”是目宪配波热虽感校精坚条崇高的自然在人类想象中有督处力扬鸡安质灵性的复现,“灵之来兮蔽日”,“杳冥冥兮以东行”,“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所构成的壮美意境也连社候顺德正是太阳与太阳神的自然特质的“崇高”在艺医调术中的感性显现。东君的运行被带上了“龙轨”、“云旗”人驾驶车马行走的人类生活内容,它祛往行除黑暗的自然特性被附会上了“举船久古事烈义饭长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反沦降”的人类想象性的征服自注老眼然、剪除强敌的生活愿望,日神东君具有了民族英雄、战争首领的形象。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操余弧兮反沦降,援北斗兮酌桂浆。撰余署兮高驼翔,杳冥冥兮以东行”。这则是自然物(太阳)的特性与人类生活中某些类似太阳特性的人之特性的“人物比德”,物我同一的壮美感情、人借助于想象力产生力量。太阳无限的力量变成人无限的力量,太阳与阴暗相斗争、冲突演变为人类的战争、厮杀,并具有社会伦理色彩。“举长矢兮射天狼”,《史记·天官书》说:“其东有大星曰狼,狼角变色,多盗贼。下有四星曰弧,直狼”。张守节《史记正义》云:“狼一星,参东南。狼为野将,主侵掠”。又云:“弧九星,在狼东南,天之弓也。以伐叛怀远,又主备贼盗之知奸邪者”。“操余弧兮反沦降”,“弧”,《说文》曰:木弓也。《天文大象赋》注云:“弧矢九星,常属矢而向狼,直狼多盗贼,引满则天下兵起”。这些“天人感应”在诗中的表现,人类疾恶侵掠,英勇抗暴的不屈性格间接地曲折地体现在天象上,借太阳的威焰、正义、强大来假述自己的社会主张和道德观点。又“夭狼”下野属秦,秦为楚敌,楚人即企望太阳神(自己的保护神或英雄神)用天弓天矢射掉天狼(它是秦之保护神或象征)。射天狼不是体现人渴望祛除丑恶、勇敢征战的崇高气质吗?而这些征战是属于刚性、动态的事物,给人以雄壮、刚强、崇高、敬畏的审美感受,东君这个艺术典型、感性形象所表现的观念性的壮美给人以丰富的审美意象。

《东君》的壮美也同时体现了冲突的美学原则,所反映出的艺术情致是激奋人感官使之产生壮美感的壮美事物。姚鼎说:“天地之道,阴阳刚柔而已”,东君正是“阳”,是刚阳之美。“其得于阳与刚之美者,则其文如霆,如长风出谷,如崇山峻崖,如决大川,如奔骥骥,其光也,如果曰,如火如金谬铁其于人也,如冯高视远,如君而朝万众,如鼓勇士而战之”。《东君》所显现的审美形象正如姚鼎所例举的阳刚之美。再如人的方面,“冯高视远”,象东君凌万物之上“撰余髻兮高驼翔”的性格性动作,“鼓勇士而战之”与东君兼司战争又谓不谋而合,太阳神是人间父系氏族社会酋长、军事头目的衍变,所以他有战争武器,“天弓”“天矢”,一面组织策划战争,一面又是战场上身先士卒的英雄,往往胜利又极少失败。

最后,东君是一个将士的形象和勇武的化身,体现了社会冲突双方的一面。“援北斗兮酌桂浆”表现胜利,带着不可战胜的崇高气质,“杳冥冥兮以东行”,黑暗消除,“夜皎皎兮既明”,对自然的赞美颂扬、对神的理想愿望,也是人对自我精神的赞美烦扬、对生活的理想愿望。东君“显现为现实中的人,和尘世的事物直接交织在一起”。神性的东西“显现在凡人的感觉,情绪、意志和活动里,在凡人的心胸里起作用”。神性不再是纯自然的孤立的和抽象的作为人异己的精神幻像,而借想象力与社会实践相联系,宗教与艺术相融合,自然的壮美演变为艺术的壮美,神性的壮美升格为人性的壮美。

东君与其说是自然的形象、日神的形象,倒不如说是精神性形象、人自我的形象;与其说是宗教内容、神话内容,还不如说是现实生活内容、人类性格与情感内容。所以说《东君》所描绘的日神形象及它所显现的壮美、崇高的审美意象既是反映了太阳自然属性的美、崇高、伟大,又是反映了人本质力量的伟大、壮烈、阳刚,神既是异己的又是与己同一的,而艺术所表现的美也正是反映了神与人的统一,自然与艺术、感性与理性的统一,而《东君》的壮美也正反映了神与人两种形态相互联系的壮美。

折叠 名家点评

[清]蒋骥《山带阁注楚辞》:《东君》首言迎神,次言神降,中言乐神,既言神去,末言送神,章法最有次第。盖以日升为神降,日入为神去。“长太息兮将上”,日之升也;“灵之来兮蔽日”,日之入也。中间“缏瑟”数语,穷日之力以娱神。前音后舞,乐友节奏,诗有间合,本非一时之作。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屈原屈原屈原(前339~前278)伟大的爱国诗人,战国时期黄老之学的传播者。战国末期楚国人。名平,字原。又自云名正则,字灵均,出身楚国贵族。楚武王熊通之子屈瑕的后代。丹阳(今湖北秭归)人。一生经历了楚威王、楚怀王、楚襄王三个时期,而主要活动于楚怀王时期。这个时期正是中国即将实现大一统的前夕,“横则秦帝纵则楚王”。屈原因出身贵族,又明于治乱,娴于辞令,故而早年深受楚怀王的宠信,位列左徒三闾大夫。屈原为实现楚国的统一大业,对内积极辅佐怀王变法图强,对外坚决主张联齐抗秦,使楚国一度出现了一个国富兵强、威震诸侯的局面。但是由于在内政外交上屈原与楚国腐朽贵族集团发生了尖锐的矛盾,由于上官大夫等人的嫉妒,屈原后来遭到群小的诬陷和楚怀王的疏远,两次被逐出郢都,后被流放江南,辗转流离于沅、湘二水之间。公元前278年,秦将白起攻破郢都,屈原悲愤难捱,遂自沉汨罗江。《史记》有传,有《离骚》、《九歌》、《天问》、《九章》等不朽作品传世。[3]

参考资料
  • 1. 《九歌 东君》 . 诗词名句网 . [2017-8-23]
  • 2. 颜翔林 - 论《九歌·东君》的壮美 - 益阳师专学报 , 1996-01-25 . 13.
  • 3. 屈原 . 古诗文网 . [2017-8-23]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