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24 15:34:29

《中国图书评论》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期刊
图书|期刊
编辑分类

《中国图书评论》是中宣部出版局为推动书评事业于1986年创办的,并且是在中宣部出版局的直接领导下发展、成长起来的。自创办以来的20年间,它一直坚持"大张旗鼓地宣传好书,旗帜鲜明地批评坏书、实事求是地探讨有争议的图书"的办刊宗旨,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努力为文化界、学术界、读书界、出版界相互沟通与联系服务。成为具有权威性、学术性、前沿性、知识性、可读性的图书评论刊物。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中国图书评论

  • 外文名

    China Book Review

  • 创刊时间

    1986年

  • 主管单位

    中宣部出版局

  • 国内刊号

    8-46 CN21-1035/G2 

  • 国际刊号

    M1029ISSN1002-235X 

  • 类    别

    出版

  • 编辑单位

    中国图书评论杂志社

  • 语    言

    中文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中国图书评论》创刊于1987年的,是国内权威性的图书文化评论刊物,中文类核心期刊中国期刊方阵双效期刊。它以“大张旗鼓地宣传好书,旗帜鲜明地批评坏书、实事求是地探讨有争议的图书”为宗旨,努力为知识大众推介国内外出版物中的精品,记录图书出版反映出的社会变迁,展示中国当代文化的核心精神面貌,力图为建构当代中国优秀文化打开视野,疏理思路。

2006年改刊后的《中国图书评论》,在容量、内容、风格、栏目、版式等方面都做了较大改进,体现当代人文精神关怀,突显“问题意识”,立足理论前沿、关注社会焦点、剖析事件背后的文化内涵,与时俱进,更好为学术界服务:进一步提升学术水准和阅读品位,加强学术评论的前沿性、现实性和规范性,创造浓厚的文化阅读氛围。

为出版界服务:及时介绍、推荐评论出版界推出的最新优秀图书,加大信息量,对文化界、出版界的热点、焦点问题进行专题性的深度分新,开展批评、争鸣和讨论,活跃阅读及学带气氛;为知识大众服务:倡导“学术著作大众化、大众图书学术化”的书评主张,努力开创高层次的“学术普及化”工作,促进及引导时下正在逐步形成的知识大众阅读浪潮。

《中国图书评论》分析研究全国书刊出版趋势,评论有重大影响的书刊,沟通出版者与读者的联系,报道书业界最新动态,探讨读者关心的热门话题。本刊是具有权威性、学术性、前沿性、知识性、可读性的图书评论刊物。

本刊关注以书为载体的学科和现实(思想、历史)中的重大问题,发现和挖掘与个人生命能发生关系的深层次话题,致力于引领社会思潮。杂志在保持原有优势基础上,正向成为“集中国最好的编者、作者与图书于一身的品牌思想文化评论媒体”的目标而努力。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沿革

现用刊名:中国图书评论

创刊时间:1987

折叠 编辑本段 核心期刊

中文核心期刊(2008)

中文核心期刊(2004)

中文核心期刊(2000)

中文核心期刊(1996)

中文核心期刊(1992)

折叠 编辑本段 期刊荣誉

社科双效期刊

折叠 编辑本段 宗旨

《中国图书评论》宗旨是:大张旗鼓地宣传好书,旗帜鲜明地批评坏书、实事求是地探讨有争议的图书;努力为文化界、学术界、读书界、出版界相互沟通与联系服务。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栏目

主要栏目有:前沿题域主题书评书评书评研究书界观察阅读印象好书辑要思想旅行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评价

在学校时,偶尔也在图书馆看一看《中国图书评论》杂志,了解到这个杂志的学术性比较强。来杂志社后,我了解到杂志的文章大多是编辑约稿,自投稿采用的很少。约来的稿件一般水平较高,能够保证杂志的质量。稿件的质量对于期刊是至关重要的。这样,编辑就必须与有影响的学者建立联系,让他们成为期刊稳定的作者。执行编辑邓老师主要负责选题策划和组稿,与作者打电话联系是必不可少的工作。我曾经听她打过一个电话,与作者商谈文章内容,电话时间有一小时。可见,与人沟通的能力是策划编辑所必须具备的。

当然,杂志社也会采用一些关系稿或人情稿。恐怕在这样一个社会环境和学术环境下,关系稿件是每个杂志社都无法避免的。杂志社要做的,也只是提高关系稿的质量,不能什么样的稿件都予以采纳。同样,有些水平次一些的稿件需要缴纳版面费。从编辑那里了解到,中国图书评论的版面费标准是每版1500元。版面费的收取标准还是相当高的。

杂志社的工作环境相对沉闷。刚来几天的工作就是负责打字,整理《现代教育出版社编辑工作准则》。不过,在打字的过程中也学到了一些编辑工作业务。某日,新闻出版总署的两位工作人员来杂志社视察。注意到,社里人员都简称“新闻出版总署”为“署”,与地方的称谓不尽相同。我想,也许是单位与新闻出版业最高行政机关关系密切,在日常工作中经常提到“新闻出版总署”,后来嫌麻烦,也便简称为“署”了吧!这也便是在北京的好处,人距离政治更近了,眼界也会开阔许多。

感触较深的是杂志社编辑对人文社科学术界的广泛了解。编辑们谈起相关领域的学者如数家珍。由于《中国图书评论》是人文社科类的综合性刊物,编辑们必须对文学历史学哲学、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传播学等人文社会科学学科有所了解。仅仅是了解还不够,关键是要与学者们建立起联系,笼络一批国内外知名学者成为杂志的作者。《中国图书评论》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师范大学等单位的学者联系较密切,通常会邀请这些单位的学者担当某一栏目的主持人。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的程巍先生就经常担当主持人,编辑们在平常聊天时也经常提到他。另外,“胡粲然”也经常作为主持人出现在《中国图书评论》杂志,据编辑说“胡粲然”是中央文献研究室某位老师的笔名。此外,还有王晓渔、周志强、许钧等人。

两位编辑在私下里也会聊一聊作者的文风,她们谈到有些文艺学专业的作者文章往往比较空洞。杂志社的两位编辑都是中文系毕业,一位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另一位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北京是中国学术资源最为集中的地方,作者资源当然就很丰富。同时,两位编辑利用自己母校的学术资源,与母校老师们建立好的联系,这也为组稿提供了便利。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学者成为了杂志社主要的作者。

参加学术会议也是非常必要的,高水平的学术会议往往聚集了相关专业领域最优秀的学者。编辑们在学术会议中能够更广泛深入地与学者沟通,从而与学者建立起良好的联系。同时,还可以利用参加学术会议的契机向学者约稿。

《中国图书评论》是书评类的刊物,编辑们也必须对图书市场有所了解。编辑们必须了解最近图书市场上的畅销书和有影响的图书,为选题策划做准备。热门图书和优质图书的书评文章更能够吸引读者的眼球。例如:《中国图书评论》2009年第5期《欧洲的文化边界——再读莫利和罗宾斯的<认同的空间>》一文对南京大学出版社“当代学术棱镜译丛”《认同的空间》一书进行了评价。“当代学术棱镜译丛”在国内有广泛的影响,选用这样一篇文章也能够吸引更多读者的注意。

《中国图书评论》有一个栏目“书界观察”,该栏目会收录一些出版研究方面的文章。例如:2009第7期《儿童的绘本书阅读行为研究》,2009第5期《日本人文社科类图书的阅读、出版与发行》、《童书出版:商业模式的设计和探讨》,2009年第2期《何谓“大作”》,2009年第1期《产业规制、出版理念与“无序化”知识生产——从日本的出版危机透视中国出版产业化的未来》等。其中不乏写得很出色的文章,称得上是出版研究领域的佳作。作为出版专业的学生,我平常却很少留意《中国图书评论》上有关出版研究的文章,这是很不应该的。

虽然与《出版发行研究》、《出版科学》、《中国编辑》、《编辑学刊》等出版类专业期刊相比,《中国图书评论》中出版研究的文章较少。但是,《中国图书评论》中有些文章观点新颖,比空洞的理论文章更有价值。

折叠 编辑本段 现状

伍公为资深书评家、中国图书评论协会会长,《中国图书评论》杂志主编。据书评界人士称,当今界内许多名家和出版界比较活跃的中青年编辑都以自称“伍门弟子”为荣,所以由伍杰来评书事书人,十分恰当。

谈到书评现状,伍杰认为:中国当代书评的小高潮应从90年代算起。精神解放的直接受益者就是评论的放开。近年来更有很大发展,很多报纸开辟书评版,看好书评。而书评数量多,质量也不错。

书评界较80年代中期显得有组织了。全国很多地方都有书评学会,出版社也有专职做书评的人。有专业眼光的书评队伍已经形成,目前国内经常写书评的大约有五六百人。

书评亦已有了相当规模的阵地。从报刊媒体到电台电视,书评版面和栏目都呈增长态势。书评理论和过去已经大不一样,现在的看法是“书评有学”。关于书评理论已出了几本相当有分量的书。一门学问的建立不是那么简单,要经过学人的积累。不像过去,只有30年代萧乾写过《书评研究》,现在学界已承认书评学,研究者虽未到一呼百应的程度,也不再是应声寥寥。

伍杰眼下正着手写《中国近代书评史》,他说,20世纪20年代以前是现代书评的萌芽时期,大部分仍是按语形式。从30年代开始是发展期。文革期间知识界的喑哑使书评也得了失语症。三中全会是一个转折,而1992年以后书评面愈宽,书评向学术化、深化发展。

近两年书评的学问面更宽了,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是中国书评一直以来存在隐忧:最大的问题是,光说好话,没有批评。伍杰概括为:功利书评、人情书评、权势书评和八股书评。其中最多的是人情书评。为什么没有批评?因为一旦批评了书,不仅有时会惹翻读者,常常还会惹翻出版社。

因为本身是书评界带官方色彩的权威刊物《中国图书评论》杂志的创办者和主编,伍杰对如何是适应时代与人群需要的书评有自己的理论:书评家的风度是不拘一格,不拘一种。而现阶段尤其需要有风骨的书评。什么是有风骨的书评?是自觉的书评、敢讲真话的书评。书评要真正评出书中得失,不能知其失而不言。

不过说“得”是人家乐意听的,说“失”就难了。伍杰自陈:也“说过谎”,只是“愿望是善良的”。好比小孩被椅子碰痛了,大人让孩子打椅子,椅子不会因此受伤,孩子却能因之高兴。在书评中的“谎”也分几种,一种是自觉地说,一种是不自觉的,一种是不得已的。写书评的人,有时说谎可能是情非得已,但不能过头。最起码的一条:搞书评一定要看书,决不该“隔山评书”。

《中国图书评论》的风骨就在于评好书、批坏书、敢于对有争议的书进行争论。这个杂志曾因书评问题遭到个别被批评的出版社的诘难,甚至打过官司,但它坚持原则的主旨不变。伍杰最后说,中国书评还是需要大量有学术良知的书评者。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