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7 10:16:25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不想回家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5个义项):

不想回家 - 2005年李路执导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不想回家》是由江苏天地纵横影视文化投资公司出品的都市情感剧,由李路执导,侯天来陈小艺领衔主演。

该剧以3位四十岁的男性为切入点,讲述了他们人到中年时所面对的种种压力和困惑。

该剧于2006年6月在上海新闻综合频道播出。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不想回家

  • 类型

    家庭

  • 集数

    20集

  • 主演

    侯天来,陈小艺

  • 导演

    李路

  • 出品时间

    2005年

  • 首播时间

    2006年6月

  •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 每集长度

    40分钟

  • 在线播放平台

    腾讯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不想回家不想回家何家福,一家国营食品厂的会计,时逢四十。他有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儿子小龙在足球学校里上学。他为人善良、本份,但稍嫌懦弱胆小。在单位何家福业务虽然不错,但不善交际的他混了二十年,在成本组长的位子上始终没挪过窝,还时不时被不懂业务的副科长马建国挤兑一番。在同事与朋友面前,何家福像是一根可有可无的草,而妻子秦贵云却一直把他当成闪闪发光的宝,一直渴盼着身为大学生的丈夫有朝一日飞黄腾达,改善其现有的生活状态。

何家福的妹妹何家欢的生活很苦,且因不育夫妻关系紧张。何家福看到妹妹的痛苦,无法向其开口要钱(何父早已去逝,阿福作为长子一向照顾着弟弟和妹妹)。带着忧虑,何家福走到单位,来到废弃的厂房里抽起闷烟。无意中,他发现厂房原有的设备不翼而飞,便去查找相关的财务资料,却被财务科科长龚鸣放看到。龚一下很紧张。第二天,何家福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时来运转。龚鸣放突然找到他,塞给了他整整六万块钱现金,说是厂里给予的特别嘉奖,并说很快就要提升他为财务科副科长。何家福喜极而痴,一时竟呆住了。等他回过神来,第一反应便是拿着这笔钱找到妻子秦贵云,圆了先前的谎言。秦贵云拿着这六万块钱,欣喜万分,第一念头便是要为丈夫买辆车。何家福的同学季宇回国,同学聚会。等待季宇多年的田蕾兴奋而幸福,期盼着与季宇早日完婚。但季宇的眼神却有些游离。席间,大家谈起贪污腐败的事,何家福一下警觉,第二天便开始暗查旧设备的账目。真相大白:设备被私自卖掉并未入账。何极为不安,下定决心把钱还掉。深夜冷静下来,何对妻子坦白了这笔钱的真实来历,并商量还钱一事。[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
何家福侯天来
秦贵云陈小艺
季宇陈刚
田蕾刘蕾
李俊谢园
白云韩雪
何家欢潘婕
龚鸣放雷恪生

折叠 职员表

出品人:周莉
监制:王小帅
导演:李路
副导演(助理):铁金良
摄影:高林
剪辑:唐华
道具:徐海
服装设计:温欣荣
灯光:郭建军
录音:夏昕
剧务:言小龙

参考资料[2]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何家福演员侯天来

国营食品厂担任会计组组长。虽然没有青春的帅气,但为人持重本分、厚道,待人热情。在患得患失中迷失自己,虽明辨是非却常常被虚荣心所蒙蔽。他重友情重亲情,却总是做出一些伤害亲人和朋友的事情。

秦贵云演员陈小艺

何家福之妻。深爱她的丈夫和家庭,以自己的丈夫为荣。工作平平,无大发展,把希望寄托在丈夫和儿子的身上。虽然日子过的不算富裕,但也有追求时尚的心理。由于丈夫事业有成后经常迟归或不归,为此猜疑丈夫出轨,致使夫妻关系恶性循环。她是一位活得很累的女人,却又是一位与现实世界最为接近的人物。

白云演员韩雪

富家女。一个只有优越的物质生活而缺乏温暖家庭情感养育的女孩。任性甚至有些反叛。在与何家福戏剧性的邂逅之后,她以恶作剧的心态融入何家福的生活中,并由此体验到种种人情冷暖。而这种体验帮助她最终找回了单纯善良的真实本性。

李俊演员谢园

何家福的同学、朋友。形象虽没季宇英俊,但他活得最潇洒,智商很高,鬼精,心眼多多,口无遮拦。但虚伪的潇洒有些赤裸裸,时常占朋友们的一点儿小便宜,但关键时刻却见真情。

季宇演员陈刚

超市的小老板。英俊,帅气,聪明,自负,野心勃勃,不安于平淡生活,总觉得想抓住些什么,有时已经抓住了,但他还想抓些更大的,结果连原来到手的也没有了。他拒绝李俊为他安置的高位,甘愿从低层做起,过平平淡淡的日子,这也是他人性的回归。

田蕾演员刘蕾

季宇的女朋友。虽已年近不惑,却风韵犹存,不失中年成熟之美。拥有东方女性的贤良、温存,对爱情无比执着坚韧。因为常年处于茫然等待中,形成了她忧郁、孤僻的性格,从而透出一种凄美。[3]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曲名作词作曲演唱备注
《回家》顺子顺子顺子片尾曲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花絮

1、该剧在南京取景,原下关肉联厂、江宁别墅区、红山森林动物园等地都被收入了导演的镜头[4]

2、在启明之前,已有两个“陆局长”光顾过剧组,但演了两场戏后就被导演PASS掉了,一个是因为个子有点矮与韩雪不配,一个是因为耍大牌[5]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

2008年11月30日

江苏卫视

2008年7月4日BTV-3
2006年12月3日辽宁影视频道
2006年6月上海新闻综合频道[6]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不想回家不想回家该剧从主人公何家福无意中得到6万元赃款展开,围绕着谎言与欺骗,几个家庭在金钱和良知,情感与责任之间左右徘徊。剧中危情四伏,真实反映了当下一些都市中年男性的生存状态。但最终的完美收尾让《不想回家》有着更多的积极意义,换种角度说生活中的不如意只是一场又一场的考验,跨过门去一切都会更牢固更可靠。(新浪评)[7]

每个中年男人都不可避免地将面临这些事业、感情的困惑,也终究要经历对平淡的婚姻和琐碎的生活麻木的心理状态。不想回家的何家福只是这样一个群体的缩影。而何家福的清醒和顿悟也会带给观众更多的深思和启示。中年男人看《不想回家》就像青年人看《奋斗》一样,在剧中找寻到自己的生活状态,同时又能像何家福一样对生活有所了悟。想必,许多有着与何家福同样处境的中年男人会在看了这部戏后,不再“不想回家”了。(新浪评)[8]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何家福,时逢四十,在一家国营食品厂担任会计组组长。他没有太高的梦想和奢望,娶了普普通通的妻子,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妻子秦贵云一直用仰视的目光看着她的大学生丈夫,并希望通过丈夫改善现有的生活状态。何家福一直梦想拥有一辆私家车,但他却把家里的四万块钱存款借给了妹妹何家欢,用以治疗她的不育症。结果,钱花光了,病却没治好。他无法向妻子交待,只好对妻子撒谎说钱被套牢在股市里。在一次车展上,妻子再次提出买车,何家福无言以对,只好竭力搪塞。郁闷不已的何家福独自来到旧厂房里抽烟,意外地发现厂里刚刚购进一批设备不翼而飞。未待他查清其中的就里,命运之神却第一次眷顾了他。财务科长龚鸣放满脸陪笑地找到了何家福,说厂里很快就要提拔他为副科长,同时还奉上六万元的现金,说是厂里对他的特别嘉奖。何家福惊喜万分,赶紧把这笔钱交给妻子,圆了先前的谎。 季宇从日本回国,同学聚会。等待了季宇多年的田蕾的脸上充满了小女人的幸福。可当谈到结婚的问题时,季宇的眼神却有些闪躲。眼看着很多昔日好友都是意气风发,志满意得,对比自己的寒碜,有些醉意的何家福突然感觉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而秦贵云看着田蕾风姿绰约的样子,内心也是酸酸的。杯盏交错间,关于贪污受贿的话题再次诱发了何家福的不安。仔细查对账目后,真相大白:那些设备被人私自处理,并未入账! 冷静思考后,何家福向妻子坦白了六万块钱的真实来历,并决定送回这笔不易之财。
    第2集
    面对前去还钱的何家福,财务科长龚鸣放像是得了失忆症,矢口否认给过何六万块钱一事!何家福愈发慌了神,内心惶恐不安。 何母突然召回子女吃团圆饭,饭桌上谈笑风生之后,何母话锋一转,希望身为长子的何家福,在关键时刻能起到作用,言下之意就是小儿子家乐的婚事要何家福出钱支持。阿福推说没钱,何母气愤之下说出了那六万元奖金的事情,全家人一片哗然。妻子怒目圆睁,怪丈夫有钱太露白。其实事情是儿子小龙说出来的。母亲和弟弟一脸的愤恨,像仇人似的看着他,何家福一时间有口难言!妹妹家欢不忍哥哥的处境,冲动之下把原来借钱治病的事说了出来,秦贵云大惊,愤然与其争吵起来。面对家人的误会,妻子的不理解,何家福痛苦不已。正在气头上的秦贵云认为既然留着钱也是让丈夫借给别人,倒不如现在就把车买回来。 面对田蕾对婚事的催促,季宇总是不断推脱,借口事业刚起步而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婚事。田蕾伤心不已,隐约觉得自己和季宇的感情出现了危机。 秦贵云买完QQ车后到处打电话昭告所有朋友、同事,企图造成既定事实,使何家福接受买车的事实。何家福又急又气,坚持要把新车退掉。在退不退车一事上,二人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冲突。 朋友们听说何家福买车后纷纷调侃他其实是个挺懂生活的闷骚型男人。望着那辆崭新的QQ车,何哭笑不得。再见龚鸣放,何家福有了一种无法面对的
    第3集
    田蕾屡次暗示季宇,自己已经不是闺中待嫁的年龄了,但是季始终与她周旋。田蕾无奈,只好借口为祝贺何家福买车邀请大家聚会,想让何家福与李俊劝劝季宇,结束自己漫长的等待。 何家福和妻子还在为退车的事争论不休,得知田蕾要宴请大家吃饭,秦干脆拒绝参加。酒桌上,尽管何家福与李俊二人极力怂恿季宇赶快结婚,但是季宇却一退再退,并把话题转移到了何的新车上。一提及车子,何家福郁闷不已,却又不能说出真相,只好闷头喝酒,最终喝了个酩酊大醉,回家途中竟与一辆宝马车相撞。情急中,何家福扔下QQ车,打车回了家。
    第4集
    第二天醒来,何家福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把QQ车放在了何处。他慌乱地在城市中找寻,却毫无头绪。由于新车还没上牌,警方也无从查起。最终何家福想到了向电台求助。为了不再给自己找麻烦,何索性向妻子撒谎说车被自己退了,当秦问起退车款时,何一时无语以对,无奈中只好向妻子说出了车已丢的事实。秦贵云又急又气,忍不住与何家福大吵了一番。 寻车启事在电台播出后,何家福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车的线索,却莫名其妙地遭到一些陌生人的骚扰。同时,单位传来消息,上面要来查帐,龚一改往日的态度,催促何家福赶紧还钱。何一下子呆住了。此时的秦贵云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重又站回了丈夫一边。二人开始四处筹钱。 最终,何、秦夫妻二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筹借到了六万块钱,不料龚鸣放突然中风,何家福竟不知应把这笔钱还给谁了
    第5集
    季宇终于答应与田蕾结婚。可就在婚姻登记处,季宇却因接到一个日本电话而半路跑掉了。田蕾伤心不已。 龚鸣放的意外中风使得何家福因祸得福。有关旧设备的责任全都被推到了龚鸣放一人身上。而何家福也如愿升为了副科长。何家福正待长舒一口气时,他的生活中又突然出现了一个神秘的年轻女子。她就是宝马车的女主人,白云。 白云要求何家福赔偿那晚宝马车被撞的损失。何的第一反应是拒绝还钱。他开始躲避白云。两人开始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在一次捕捉中,何正要逃掉,白云灵机一动假装昏倒。何的善良本性使得他折返回来,将白云送到医院。白云开始对何产生好奇,她从何身上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木纳而忠实的小人物的可爱之处,便提出以陪聊计费制来使何偿还自己的金钱损失。何家福无奈中只好答应随叫随到。
    第6集
    升职后的何家福整日周旋于单位、家庭、朋友与白云之间,身心俱疲。随着他越来越多的外界应酬,秦贵云开始对何家福也越来越不满。每当何家福满身疲倦地回家时,看到的总是一张冷冰冰的脸。同样苦闷中的田蕾找到了何家福,二人向对方倾诉着各自的无奈,不知不觉中喝醉了。第二天醒来时,何家福发现自己穿着季宇的睡衣躺在田蕾的床上。慌乱中他夺门而出。 经过多日筹备,季宇的超市终于要开张了。何家福为了帮助季宇尽早开张,利用职务向季宇赊予了许多超市食品。开业当天,规划局陆局长也被邀请来剪彩。他是白云的一位世伯。白云远在海外的父母委托他代为照顾女儿。 李俊兴奋不已地找到何家福,说自己大西南娱乐城的项目有希望了,就等着从陆局长那里拿到批文就万事俱备了。 白云动不动就打电话约何家福出来聊天。何家福不敢不应,却因此而在单位落下了不好好上班的口实。马建国因为作风问题被卸去了财务科长的职务,因此何家福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连升两级,升为财务科正科长。可未待他与妻子共享升迁的幸福,手机又响了,来电者正是白云。
    第7集
    何家福匆匆赶到白云的指定地点,却发现白云已经不知去向。他开始觉得自己像一个小丑,被这个年轻的丫头玩弄于股掌之间。而白云对他这样一个木讷不开化的人反而越来越有兴趣了。 季宇请求田蕾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他答应田蕾,五一节过后一定迎娶田蕾。可是由于季擅自扩大经营规模,导致资金大量空缺,超市开张不久就开始负债经营,日本投资方也拒绝再填补资金进来,季宇陷入困境。看到季宇为难的样子,何家福于心不忍,再次违反规定赊货给季的超市。田蕾也卖了自己的私家车,想给超市救急。但面对田蕾的帮助,季宇像是一只自尊心受伤的豹子咆哮不已。田蕾伤心绝望。 李俊为了大西南城项目的批文,把主意动到了白云身上。他反复让何约白云出来,希望通过白云顺利拿到陆局长的批文,白云对其极为反感。何家福夹在李俊与白云之间,十分尴尬。
    第8集
    季宇超市的亏空越来越大,他频繁地向日本打电话,要求提供更多的资金。电话那端的女子坚决拒绝了他的要求。这个女人,就是日本某株式会董事长的女儿,也是季宇在日本的女朋友!眼看季宇的超市面临关张,何家福决定铤而走险,利用职务之便向季宇私自借贷了二十万元公款。
    第9集
    百无聊赖的白云隔三岔五就约何家福出来聊天。在一次约会中,何家福偶然遇到了正准备离开这座城市的马建国。马看着如今有香车美女相陪的何,感慨万千。李俊也认定何家福和白云的关系非同一般。为了项目批文,李俊拉着季宇一道,请何家福洗澡、按摩,不料途中何家福却抛下了年轻的按摩女从按摩房逃了出来,此举乐坏了李、季二人。 因为何家福升职后变得非常忙碌,秦贵云不得不揽下所有的家庭琐事,孩子像个没爸的孩子,自己像个没丈夫的女人,她开始怀念阿福没升职没应酬的那些日子,虽然不富裕,却很像一个家。可现在连家乐的婚事吹了,何家福也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第10集
    季宇的超市开始有些起色了,这让田蕾的心中再次燃起了希望,虽然她身边有一个比季宇更爱她更在乎她的男人始终在关注着她,但是,她的心扉始终向着季宇。就在这个时候,季宇十分主动地提出让田蕾先回老家看望其父母,并允诺等她回来后就结婚。田蕾既喜又忧,隐隐地感觉到季宇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白云把电话打到了何家福的家里。何家福接电话时有意识地回避妻子。凭着女人的敏锐嗅觉,秦贵云意识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存在!
    第11集
    李俊私下里将白云的背景调查了个清清楚楚,希望何家福可以出面帮他搞定白云。何不屑他的做法,但又不得不帮。 季宇不断地催促田蕾去看望其父母,就在田出门的一刻,季宇的日本女友找上了门来。得知事实真相的田蕾万念俱灰,情不自禁地拨通了何的手机约他见面,她向何说出了真心话:由于季宇的欺骗,她准备离开这个伤心地,而且当年她与季宇、何家福同窗之时,真正的暗恋对象是何而不是季,同时在醉酒的那晚,她与何家福并没有发生任何事。何家福愣在原地,久久说不出话来。 秦向何提出要去弟弟的餐馆打工,何以自己今时今日的地位为由,坚决不同意,结果却遭到了秦的一番挖苦。
    第12集
    季宇的日本女友得知真相后也弃之而去。季宇慌了神,想找到田蕾为自己再争取最后一次机会,却已是人去楼空。悲凉无奈中,他找何家福与李俊喝酒,三个四十岁的男人想起各自的心事,不由感慨万千。 烦乱中的何家福再一次接到了白云的电话,李俊显得比当事人还要积极,并央求何一定要说服白云帮自己做陆局长的工作。何家福这才明白:其实开着“大奔”到处招摇的李俊其实只是空有其表。 一心念着家的秦贵云做了一桌的菜,却苦苦等不到丈夫回来。孤寂中她找田蕾诉苦,两个女人敞开心扉进行了一次有关爱情和家庭的真诚对白。天光渐渐泛白,却也没见到何的身影。此时的何家福正与白云呆在野外,因为开车去山上的途中车没油了,手机也没有任何信号。
    第13集
    整夜未归的何家福怀着忐忑的心情推开了家门,可是家里却空无一人。儿子小龙因为输了球赛偷跑去上网,不料却出了车祸!急忙赶到医院的何家福看着妻子哀怨的眼神,想着手术室里的儿子,内心歉疚不已。手术很成功,但是医生暗示何夫妇二人,小龙以后不能再踢球了,而且眼前最要紧的是得交纳一万五千元的住院费。何、秦二人相视无语。 何的彻夜不归使得秦贵云心灰意冷。何正待为自己辩解什么,田蕾却告诉他:一个已婚男人夜不归宿本身就意味着背叛。何家福一时哑口无言。接下来的几天里,何家福绞尽脑汁要为儿子凑齐住院费,却多方受阻。近乎绝望的秦贵云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一个财务科长,如果真的有心,会连儿子一万多块钱的住院费都借不到?!”面对妻子的指责,何自觉汗顔不已。就在二人一愁莫展之际,得知内情的白云悄悄地替小龙交上了这笔住院费。
    第14集
    由于没有留下交款人的姓名,这笔钱的来历令秦贵云更是疑心重重。一时间,何家福百口莫辩,直觉得自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回到家中,何家福终于鼓起勇气向妻子坦白了白云的存在,但否认自己与白云有暧昧关系。秦贵云却并不领情,更加坚信丈夫出轨的事实。郁闷难解的何家福酒醉后终于忍不住将白云痛斥了一番! 而医院里,秦贵云忍不住向田哭诉何在外面有了女人。面对何家福的出轨,田蕾惊愕之余,愈发明白:幸福并不是珍惜和等待便可以得到的。她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打算。 季宇的超市似乎有所转机,但是他的心情却因为田蕾的回避跌到了谷底。何母发现了儿媳不对劲,追问秦这些天来家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第15集
    医院里,何母不停地训斥儿子把家弄得乱七八糟。何家福耐心地听着,并不为自己辩解什么。 季宇的超市因为保安的问题使得整个超市的声誉受损,生意一落千丈。季宇找来李俊,陪自己喝酒,却在席上因为李俊的一些话,二人争执起来,几乎大打出手。 此时的田蕾正病重在床。季宇在酒精的支配下来到了田的住所,却发现另一个男人正在照料病中的田蕾。季宇醋劲大发,但田雷更加坚定了要离他而去的决心。无奈之下,季宇竟然找到了秦贵云,想通过她的劝说挽回田的感情。出于同情,秦去找田,结果却看见了田蕾手上的婚戒。在驶离这座城市的出租车上,田蕾失声痛哭。
    第16集
    医院里,白云和秦贵云擦肩而过。季宇因为田的离去心灰意冷,超市的生意已经维持不下去了,季宇因涉嫌经济犯罪而出逃。他的落逃让一群和他有经济来往的人都发了疯的找他,当然,也包括何家福。看着债主们把超市围了个水泄不通,何家福的心沉入大海。此时,一个月的期限已到,以个人名义借款的何家福必须马上拿出二十万填补单位的亏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李俊大骂季宇狼心狗肺,何家福只是发呆,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就在何家福陷入绝望之际,徐刚,秦贵云的领导试图走进秦的生活中,慌乱中,秦拒绝了徐。可是当她回到家中后,等待她的却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一定要与她离婚的何家福。 秦惊呆了。
    第17集
    因为何家福的态度,秦贵云与徐刚走近了。但是秦坚决不同意离婚,她宁可拖死自己也不愿让何家福称心如意。何家福试图离开,却在车站被乘警当成可疑份子。 以为自己必定深陷牢狱的何家福突然得到通知,调查组要晚一个星期才能过来验收评估公司账目,何隐约又看见了一线希望。李俊大骂何家福是个被生活牵着鼻子走的人。但冷静下来,李俊为帮何家福去找白云把何家的处境并告诉了她。为救急,李俊毅然决然地卖掉了自己唯一的一件奢侈品——奔驰车。二十万的漏洞终于被堵上了。何家福对李俊、白云自是感激不尽。 这天夜里,白云到何家作客,结果被秦贵云撞了个正着。第二天清晨,秦精心打扮一番后,同意离婚!何家福这才意识到还有一个误会没有解决。他赶紧找到秦贵云,把真相全盘托出:当时自己坚决要离婚是因为他以为自己挪用公款的事情败露后会连累她。孰料秦将了他一军:“行了,何家福,别说二十万,就是当初的六万块就已经把你吓成那个样子了,你撒谎也该打个好点的草稿吧?”何被妻子说得好半天缓不过神来。
    第18集
    李俊投资的大西南娱乐城的项目不停地发生状况,因此,他也就只好多次请白云帮忙,白云被他搅得够呛,但看在他卖车救友的份上倒也尽力相助。 何家福一心想挽回这个家,不停地找秦贵云解释,无奈秦就是不肯原谅自己。此时,徐刚也表示出想和秦有更近一层的发展!外患刚除,又生内忧,何家福一筹莫展。
    第19集
    徐刚在约会时想要强吻秦贵云,结果吃了她的一记耳光。秦此时方觉万分委屈,踉跄着回了家。这时何家福郑重地告诉妻子:自己这辈子就秦贵云一个女人,说完便离开了。秦愣在了原地。 监狱里,何家福、李俊二人见到了投案自首的季宇。季宇对自己过往的反省引起了李与何的沉思。三个人这次的聚会显得格外凝重。时隔不久,李俊欣喜若狂地告诉何家福,自己的投资项目通过了,而帮助他的美国投资公司的老总不是别人,正是白云的亲生父亲。同时他还把一件包裹和一封信交给了何家福。包裹里装的正是过去何家福赔偿白云的六万元钱。而在那封信里,白云告诉何家福,她去美国了,她很感谢何陪她度过的这段时光,使她对感情对生活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何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说不出个中滋味。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的机场,但是只能遥遥地和白云挥手告别!飞机起飞后,白云忍不住泪流满面------ 一年之后。
    第20集
    此时的何家福已经是大西南娱乐公司的财务总监了。李俊虽然已经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总经理了,却仍是油嘴滑舌的模样。白云偶尔会给何写信,告知其近况。可是报纸上的一则消息却令何家福那久违的不安再一次席卷而来:宏民食品厂厂长吴德启涉嫌重大贪污受贿,检查机关已经开始调查……何家福重入陷入寝食难安之境。 心神不宁的何家福再次把刚买的红旗车给弄丢了,警察没帮他找到红旗车,却意外地帮找回了去年丢失的QQ车。 家乐结婚了,家欢终于怀孕了,田蕾也有了消息了,季宇也出狱了,喜事一件接着一件,可是何家福的心里却越来越惶恐。当何、李、季三个人再次相聚于一起时,面对季宇的重生,何家福终于释怀,并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主动去投案自首。因为他知道,惟有如此,他才能真正面对自己面对众人。之前他总被命运被众人牵引着,而现在他决定为自己选择一次命运。 最终,何家福开着那辆失而复得的QQ车,平静地向检察院驶去……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