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5 20:02:15

脂砚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脂砚斋,是《红楼梦》抄本系统《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主要评点者。脂砚斋的批语在红学界称为"脂评"或"脂批",有脂砚斋批语的抄本被称为"脂本",脂评本是最贴合曹雪芹思想的《红楼梦》版本。但脂砚斋其人是谁,与《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是什么关系,迄今未形成一致看法。红学界主要有这几种说法:一、作者说;二、妻子说;三、叔父说;四、堂兄弟说;五、密友说。

脂批的内容看来,脂砚斋其人与《红楼梦》的作者及其家族应当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且社会地位完全相同,但也有少数研究者认为脂批只是商家炒作所为。脂批中往往对作者的创作意图和隐喻进行说明,并为红学的"探佚学"分支提供了最直接、最主要的依据。

基本信息

  • 别名

    脂砚斋

  • 脂砚斋

  • 所处时代

    清代

  • 主要成就

    抄阅再评《石头记》

折叠 编辑本段 脂本简介

红楼梦》现存的版本,可分为两个系统,一个是带有脂砚斋评语的八十回脂评本系统,另一个是经过程伟元高鹗整理补缀的、不带评语的一百二十回的程高本系统。

明清小说发展到鼎盛时期,书评已经不仅仅作为一种评书人对小说内容的理解和文字的欣赏,而逐渐演变成对小说整体结构的补充和再创作,这一点从一代奇人金圣叹评点《水浒》和《西厢》假托古本之名腰斩小说并融入自己创作开始,后又有毛宗岗父子假托金圣叹外书之名修篡《三国演义》,张竹坡笔削《金瓶梅》。脂砚斋评点《红楼梦》也同样具有小说再创作的特点,在脂评中也曾有感叹金圣叹不复生的语句。

脂砚斋并不是唯一给《红楼梦》作评的人,脂批本中除脂砚斋外,还有畸笏叟、杏斋等人,后来在世的流行版本也有梦觉主人等人作评。脂砚斋在批语中自称和作者关系密切,深知作者著书底里,与作者有共通的生活经历和感受,并且熟知作者著书过程中采用的多种奇法妙法,经常不厌其烦地引导读者步步深入地发现线索,甚至还参与了《红楼梦》的创作过程,了解红楼后事。可这个神秘人物却几乎不被世人知晓,不可不谓是红学界一大怪现象。在《红楼梦》面世后,清朝人中唯一提到"脂砚斋"的是曹雪芹朋友的姻亲裕瑞,在其《枣窗闲笔》一书中,称"曾见抄本卷额,本本有其(雪芹)叔脂砚之批语,引其(脂砚)当年事甚确"。这是唯一见诸文献史料的记载和说法,其他说法,都是现代人的猜测和主观判断。与毛宗岗、金圣叹、张竹坡等批者的最大不同之处是,脂砚斋是《红楼梦》故事的经历者,在宝钗过生日,宝玉拉黛玉去看戏那一节,脂砚斋竟有"凤姐点戏,脂砚执笔"的批语,这是金圣叹等批书人所望尘莫及的。

折叠 编辑本段 批点内容

折叠 揭示内幕

一、脂砚斋透露了作者家世,感慨平生遭际,揭示了小说与原型背景即曹家相关联的内幕。第一回中癞头僧指着甄士隐大笑,在其所念的四句诗的第三句"好防佳节元宵后",甲戌本有侧批云:"前后一样,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是提示当年曹家被抄没的往事。曹家正是在雍正六年元宵节前被抄家的,故此脂批说:"不直云前而云后,是讳知者"。

第十六回甲戌本有回前总批:"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明点康熙六次南巡,其中四次驻跸江宁织造曹家的事。庚辰本在五次南巡接驾时侧批曰:"真有是事,经过见过。"

第二十八回,宝玉等人在冯紫英家宴会上喝酒,"宝玉笑道:''听我说来:如此滥饮,易醉而无味。我先喝一大海'",此处庚辰本眉批:"大海饮酒,西堂产九台灵芝日也,批书至此,宁不悲乎?壬午重阳日。"甲戌本侧批:"谁曾经过?叹叹!西堂故事。"西堂是江宁织造曹寅在南京的书斋。

二、脂砚斋透露了文中寓意,注释词语典故,深知拟书底里,揭示了小说写作技巧和艺术创作的内幕。如甲戌本第一回有一段眉批总述"书中之秘法"的批语:"事则实事,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法,亦不复少。"脂批中提到的其他具体写作手法还有:伏脉千里、春秋字法、横云断岭法、云罩峰尖法、拆字法、三五聚散法、偷渡金针法、不写之写、未扬先抑法、倒卷帘等等大约四十余种。

脂砚斋为书中的隐词廋语、难文僻字,都作出了注解。如"金蜼彝",就注明:",音垒,周器也。" "ु� ",就注明:"音海,盛酒之大器也。"再如,为当时刚刚发明的"逛"字注音,并注明该字出自《谐声字笺》。点明作者为书中人物、地点运用谐音、拆字等手法使其有所寓意。 如"元、迎、探、惜"是"原应叹息"之意,其他如"千红一窟万艳同杯"则是"千红一哭、万艳同悲";"霍起"是"祸起";"娇杏"是"侥幸";"凡鸟"则合成一个"凤"字等等,这些揭示内幕性的提示,若不是脂砚揭示,读者是很难读出来的。

三、脂砚斋揭示了全书的主旨和总纲。

全书的本旨是:"无材可去补苍天。" 第一回甲戌本的侧批明确认定这七个字是"书之本旨"。

做出了全书的总批是:"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甲戌本第一回侧批:"先为宁、荣诸人当头一喝,却是为余一喝。"接着在后面正文"雨村看了,因想到: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处,有侧批曰:"一部书之总批。"

揭示了全书的总纲。甲戌本第一回中僧道曾言:"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侧批道:"四句乃一部之总纲。"在"枉入红尘若许年"之后脂砚斋批道:"惭愧之言,呜咽如闻。"在警幻仙子说到有"新填《红楼梦》仙曲十二支"时,批道:"点题。盖作者自云所历不过红楼一梦耳。"

四、脂批明确揭示脂砚斋参与了小说创作。脂砚斋可以决定书名。在甲戌1754年之后曹雪芹尚在世的十几年间,《红楼梦》的书名一直叫做《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从"重评"一直到"四评"都保持此书名。甲戌本小说正文有这么一句:"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

脂砚斋可以决定一些小说内容的增删。第十三回,写秦可卿之死,有脂批曰:"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

折叠 烟云模糊

在透露小说寓意的同时,脂砚斋在涉及与作者关系的批语中用了不少"瞒"字和"假"字。脂砚有批:"真真假假,恣意游戏于笔墨之中,可谓狡猾之至。作人要老诚,作文要狡猾。" 甲戌本有眉批:"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此梦文情固佳,然必用秦氏引梦,又用秦氏出梦,竟不知立意何属,惟批书人知之。" "知眼泪还债,大都作者一人耳。余亦知此意,但不能说得出。"似有难言之隐。 庚辰本二十一回有回前批语:

"有客题《红楼梦》一律,失其姓氏,唯见其诗意骇警,故录于斯:'自执金矛又执戈,自相戕戮自张罗, 茜纱公子情无限,脂砚先生恨几多。 是幻是真空历过,闲风闲月枉吟哦, 情机转得情天破,情不情兮奈我何?'凡是书题者不少,此为绝调,诗句警拔,且深知拟书底里,惜乎失名矣。"

这段话似乎是故作遮掩,试想,假如曹公和脂砚斋遇到了这样一个懂得书中三味的知己,欢喜感叹还来不及呢,岂有把诗记得一清二楚,却忘记对方姓名的道理?而且,作诗者知道让脂砚震惊的"拟书底里",并将脂砚斋与贾宝玉相对应,说明他与脂砚相熟,该诗就是为现实中的脂砚而作。也有不少研究者认为该诗是脂砚斋本人所作。无论作者是谁,该诗大大突出了脂砚斋在《红楼梦》故事中以及小说写作中的地位,宝玉"情"与脂砚"恨"相对,二者要么是恋人,要么是同一人,据"先生"二字及诗中的三个"自"字,二者为一人的可能性较大。脂砚斋与蒙府本中一句"作者泪痕同我泪"的批语更明确了脂砚斋与作者非同寻常的关系。诸如此类的批语还有:

第二十一回,写丫头四儿变尽方法笼络宝玉,庚辰本批:"又是一个有害无益者。作者一生为此所误,批者一生亦为此所误。"

第二十五回,写宝玉烫伤马道婆施法,"向宝玉脸上用指头画了一画,口内嘟囔囔的又持诵了一回,说道:'管保就好了,这不过是一时飞灾。'又向贾母道:'祖宗老菩萨那里知道,那经典佛法上说的利害......'"甲戌本在此处侧批道:"一段无伦无理信口开河的混话,却句句都是耳闻目睹者,并非杜撰而有。作者与余实实经过。"

第四十八回,写宝钗与母亲商量薛蟠出去做买卖吃亏的事,庚辰本批:"作书者曾吃此亏,批书者亦曾吃此亏,故特于此注明,使后人深思默戒。脂砚斋。"

第七十四回,写贾琏借当,庚辰本夹批:"盖此等事,作者曾经,批者曾经,实系一写往事,非特造出,故弄新笔,究竟不即不离也。"

第七十七回,写王夫人抄检贾宝玉的住处怡红院,"满屋里搜检宝玉之物。凡略有眼生之物,一并命收的收,卷的卷,着人拿到自己房内去了。因说:'这才干净,省得旁人口舌。'"庚辰本夹批:"……况此亦是余旧日目睹亲闻,作者身历之现成文字,非捏造而成者,故迥不与小说之离合悲欢窠臼相对。"

脂砚斋自1754年甲戌重评开始至1774年甲午为止,二十年如一日地对《红楼梦》进行多次抄评,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尤其对小说主人公贾宝玉表现出了非常不一般的感情。脂批表明小说中的故事是作者本人所经历,例如小说写道丫鬟用小茶盘捧茶,蒙府本侧批:"作者非身履其境过,不能如此细密完足。"第十八回写元妃省亲,庚辰本眉批:"非经历过,如何写得出?"脂砚斋明确透露他自己也是大观园中的当事人之一,吴世昌等红学家据此认为,"脂砚斋是贾宝玉的模特儿",即现实中的人物原型。例如:

第三回,林黛玉进贾府,"三四人争着打起帘笼",甲戌本侧批:"真有是事,真有是事!"第二十八回,在二人世界,宝玉向黛玉说悄悄话:"万不敢在妹妹跟前有错处。"庚辰本侧批:"有是语。"在"不知怎么样才好"后批:"真有是事。"

第八回,写宝玉被骗,"众人都笑说:'前儿在一处看见二爷写的斗方儿,字法越发好了,多早晚儿赏我们几张贴贴。'"甲戌本眉批:"余亦受过此骗,今阅至此,赧然一笑。此时有三十年前向余作此语之人在侧,观其形已皓首驼腰矣,乃使彼亦细听此数语,彼则潸然泣下,余亦为之败兴。"

第十七回,宝玉陪父亲晋见元妃时,贾政说:"岂意得征风鸾之瑞",庚辰本侧批:"此语犹在耳。"

第十八回,写宝玉"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庚辰本侧批:"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不禁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

第二十回,"前儿和宝玉顽,他输了那些,也没着急。下剩的钱,还是几个小丫头们一抢,他一笑就罢了。"庚辰本侧批:"倒卷帘法。实写幼时往事,可伤!"同是第二十回,李妈妈质问宝玉:"你只护着那起狐狸,那里认得我了,叫我问谁去!" 庚辰本侧批:"真有是语。""谁不帮着你呢"后,庚辰本侧批:"真有是事。"

第二十二回的"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不怨夫"。第三回,当王夫人林黛玉介绍贾宝玉时,开口便说:"我有一个孽根祸胎",甲戌本侧批:"四字是血泪盈面,不得已无奈何而下四字,是作者痛哭。" "每每规谏,宝玉不听,心中着实忧郁",蒙府本脂砚斋侧批"我读至此,不觉放声大哭。"写宝玉:"面若中秋之月,色若春晓之花。"甲戌本侧批:"少年色嫩不坚劳,以及非夭即贫之语,余犹在心,今闻此放声一哭。"

第二十三回,写贾政"忽又想起贾珠来",脂砚斋却"批至此,几乎失声哭出"。可见贾珠作为宝玉之亡兄,亦非虚拟,该哭的是宝玉,脂砚哭了。第二十五回,写宝玉"一头滚在王夫人怀里。"甲戌本侧批:"余几几失声哭出。"

第二十八回,写贾宝玉溜溜达达到了凤姐院里,因为凤姐不识字,让宝玉帮忙道:"你只管写上,横竖我自己明白就罢了。"庚辰本侧批:"有是语,有是事。"

第三十四回,黛玉劝宝玉,"半日方抽抽噎噎的说道,你从此可都改了罢。"蒙府本侧批:"心血淋漓,酿成此数字。""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处,甲戌本侧批:"此句令批书人哭死。"

第六十三回,写贾蓉与丫环胡调,丫环说:"知道的说是顽",庚辰本夹批云:"妙极之顽!天下有是之顽,亦有趣甚!此语余亦亲闻,非编有也。"

折叠 泪洒红楼

王国维说:"《红楼梦》是彻头彻尾的悲剧。"这种悲剧感,从脂砚斋的部分批语中能够明显地感觉出来。

一、为书而哭。"字字看来皆是血","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伤心笔,堕泪笔","今阅至此,放声一哭","我读至此,不觉放声大哭","一句一滴血,一句一滴血之文","忽接此焦大一段,真可惊心骇目,一字化一泪,一泪化一血珠","此句令批书人哭死","此时写出此等言语,令人堕泪","心血淋漓,酿成此数字","读此等文章能不堕泪","所谓此书真是哭成的","使人读之声哽哽而泪雨下","不必看完,见此二句即欲堕泪","见此一句,可叹,可惊,不忍往后再看矣","语语见道,字字伤心,读此一段,几不知此身为何物矣"。

二、为作者哭。"余为作者痴心一哭","四字是血泪盈面","四字是作者痛哭","这是作者真正一把眼泪","此作者刺心笔也","可怜、可叹、可恨、可气,变作一把眼泪也","作者有多少眼泪,写此一句","作者发无量愿,欲演出真情种,性地光圆,遍示三千,遂滴泪为墨,研血成字,画一幅大慈大悲图","今读此文直欲拔剑劈纸,又不知作者多少眼泪洒出此回也","不忍下阅看完,想作者此时泪下如豆矣"。

三、为自己哭。"作者眼泪同我泪","读五件事未完,余不禁失声大哭,三十年前作书人在何处耶","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伤哉,宁不恸杀","余几失声哭出","是语甚对余幼时可闻之语合符,哀哉,伤哉","令我哭一回,叹一回,浑身都是呆气","我不仅泪流一斗,湿地三尺"。

四、为天下哭。"为天下父母痴心一哭","我为创家立业者一哭";"过来人那得不哭","过来人睹此,能不放声一哭","为财势一哭","为天下读书人一哭、寒素人一哭","作者是欲天下人共来哭此情字","谁家行事?宁不堕泪","上古至今及后世有情者,同声一哭","为天下年老者父母一哭","可怜可叹,余竟为之一哭","为天下夫妻一哭";"此正是为今时女儿一哭","哭杀幼而丧父母者","为天下慈母一哭","为天下父母一哭","未丧母者来细玩,既丧母者来痛哭","为大千世界一哭"。

折叠 编辑本段 神秘身份

关于脂砚斋的身份,红学界主要有四种说法:(一)作者说;(二)妻子说;(三)叔父说;(四)堂兄弟说。这些都是针对脂砚斋和曹雪芹的关系而言。

折叠 作者说

此说所据主要有三:

其一,《石头记》是《红楼梦》的前身,而在甲戌本《石头记》手抄本全书每一回每一页的中缝,皆署名为脂砚斋。

其二,由新红学的开山鼻祖胡适最先提出。胡适根据庚辰本第二十二回的"凤姐点戏,脂砚执笔事,今知者寥寥矣,不怨夫"这一批语认为,由于凤姐不识字,点戏时自须别人执笔,而宝玉是最具这个资格的,故此断定脂砚斋即是宝玉原型,是《红楼梦》的作者。但这与他此前考证出的曹雪芹是宝玉原型和小说作者的观点相矛盾,为化解这一矛盾,胡适据第十六回的"借省亲事写南巡"等批语认为,脂砚斋与曹雪芹是同一人,是曹雪芹化名:"现在我看了此本,我相信脂砚斋即是那位爱吃胭脂的宝玉,即是曹雪芹自己……脂砚只是那块爱吃胭脂的顽石,其为作者托名,本无可疑。"

其三,脂砚斋在批语中透露他是作者。学者刘传福先生在版本学研究中发现,脂砚斋早期版本中的一些批语在后期版本中变成了小说正文,脂砚斋对此作有眉批和夹批,称批语"皆石头之语",即批语为"石头"所写,在甲戌本中有墨批曰:"石头即作者耳。"

红学家公认的观点是,脂砚斋不是曹雪芹的化名,二者是不同的两个人。自1979年红学家戴不凡先生质疑曹雪芹的作者身份开始,近十几年越来越多的研究者更加强烈地否定曹雪芹的著作权, 此现象无疑支持了脂砚斋作者说。

折叠 妻子说

此说由红学家周汝昌先生所提出,他从脂批中挑出若干条类似女子语气的批语,遂认定脂砚斋是女性。如庚辰本第二十六回一条行批:"玉兄若见此批,必云'老货,他处处不放松我,可恨可恨!'回思将余比作钗,颦等乃一知己,余何幸也!一笑。"同回宝玉一句"多情小姐同鸳帐"惹恼黛玉,其旁行批云:"我也要恼"。周先生认为"断乎非女性不合","又是个女子声口"。他认为脂砚斋是小说中的史湘云,并猜测其后来与曹雪芹结为夫妻。

折叠 叔父说

此说所据主要有三。其一,清人裕瑞在《枣窗闲笔》中记:"闻旧有《风月宝鉴》一书,又名《石头记》,不知为何人之笔。曹雪芹得之,以是书所传叙者,与其家之事迹略同,因借题发挥,将此书删改至五次......曾见抄本卷额,本本有其叔脂砚之批语,引其当年事甚确,易其名曰《红楼梦》",又"闻其所谓'宝玉'者,当系指其叔辈某人,非自己写照也。"

其二,庚辰本第十八回:"那宝玉未入学堂之先,三四岁时,已得贾妃手引口传。"脂批:"批书人领至此教,故批至此,竟放声大哭。俺先姊仙逝太早,不然,余何得为废人耶?"据此:脂砚斋呼元春为先姊,而元春形象又是以曹雪芹当王妃的姑姑为原型,这样推算,脂砚斋当然该是曹雪芹的叔辈了。

其三,敦敏在《瓶湖懋斋记盛》中记载,曹雪芹告诉敦敏:"借家叔所寓寺宇……"说明曹雪芹之叔在现实中是存在的。和尚住在寺庙称为"寓",可知曹雪芹的"家叔"是个和尚,而脂砚斋正是一边念经一边批书的,庚辰本第二十六回脂批:"呆兄亦有此话!批书人至此,诵《往生咒》至恒河沙数也。" 因为贾宝玉出家当了和尚,这也佐证了裕瑞"所谓'宝玉'者,当系指其叔辈某人"的说法无误。一般认为曹雪芹是曹颙的遗腹子 ,曹頫为其叔。

折叠 堂兄弟说

此说是胡适的早期说法。靖本第二十二回有一条畸笏叟批语:"前批知者聊聊 ,不数年,芹溪,脂砚,杏斋诸子皆相继别去,今丁亥夏,只剩朽物一枚,宁不痛杀!"批语中并称曹雪芹、脂砚斋为"诸子",而自称"朽物"就语气看,曹脂似是同辈,畸笏叟年辈均长于二人。

甲戌本第三回:"老爷说了:'连日身上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畸作批曰:"余久不作是语,见此语未免一醒。"这里畸笏叟自比贾赦,更可证明其为自比贾宝玉的脂砚斋的长辈。

甲戌本第二回:"就是后一带花园子里。"脂批:"'后'字何不直用'西'字?恐先生堕泪,故不敢用'西'字。"按脂砚斋称呼"先生"之恭敬,"先生"当为长辈,或者就是畸笏叟。曹寅自号"西堂扫花行者",他这一支对"西"字极其敏感。后人作书,自然避忌。此时作批时间最早已是甲戌年(1754)。

上面三条批语中,无论"先生"还是畸笏叟,都不会是曹寅本人或其兄弟,而只能是曹寅子侄中人。脂砚斋也就理所当然是曹寅孙辈,从而平辈于曹雪芹。 另外,单就脂批来看,脂砚斋和曹雪芹为同一辈的兄弟似更合于情理。然而据上文所印甲戌本第一回一条脂批:"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一芹一脂"并称,可以想象,他们之间的关系应为兄弟合适。

此说的矛盾之处在于,脂砚斋和畸笏叟都称宝玉为"玉兄",都称贾政为"政老"。第三回甲戌本侧批:"赦老不见, 又写政老","写如海实写政老";第十四回:"忙中闲笔,点缀玉兄,……壬午春。畸笏。"第十七回庚辰本眉批:"政老情字如此写。壬午季春。畸笏","余作诗文时虽政老亦有如此令旨,可知严父亦无可奈何也。不学纨绔来看。畸笏"等等。表明畸笏叟与宝玉及脂砚斋是平辈关系,而非长辈关系。

综合以上四种说法,红学家周岭先生在《百家讲坛》中《谁是脂砚斋》一讲中的观点最具有学术价值:

"裕瑞是惟一的一个非常明确的说出来脂砚斋是曹雪芹的叔叔,而且这个人就是批书的人,在石头记上加批语的人,再明白不过,他有没有可能说错呢,也有可能,因为口耳相传的事情很可能有出入,但是其他的所有的说法,连这样的证据都没有,都是推测,都是一些或然的结论,直接的记载仅此一条,后来的各种传说比裕瑞这个距离要远多了,所以在没有其他资料发现的时候,我们宁肯相信裕瑞的话"。"说他是曹雪芹的兄弟,说他是曹雪芹的妻子,说他是曹雪芹的舅舅,说他是曹雪芹本人,这些说法呢?都没有直接证据,只有其叔脂砚这几个字,是明明白白的记载,当没有新的资料发现之前,不能异说。"

折叠 编辑本段 批点年表

批点年表

干支

年份

事件

批注者

版本

甲戌以前

乾隆十九(1754)年以前

初评

脂砚斋

甲戌本

甲戌

乾隆十九(1754)年

再评

脂砚斋

甲戌本

丙子

乾隆廿一(1756)年


脂砚斋

庚辰本

丁丑

乾隆廿二(1757)年


畸笏叟

靖藏本

己卯

乾隆廿四(1759)年


脂砚斋

庚辰本、己卯本

庚辰

乾隆廿五(1760)年

四评

脂砚斋

庚辰本

壬午

乾隆廿七(1762)年


畸笏叟

庚辰本

癸未

乾隆廿八(1763)年


曹雪芹卒于癸未除夕(1764年2月1日)


乙酉

乾隆三十(1765)年


畸笏叟

庚辰本

丁亥

乾隆卅三(1767)年


畸笏叟

庚辰本、靖藏本

戊子

乾隆卅三(1768)年


畸笏叟

靖藏本

辛卯

乾隆卅六(1771)年


畸笏叟

靖藏本

折叠 编辑本段 脂批版本

脂砚斋抄本比较重要的有以下十二种(以其发现之先后为序):

一、戚蓼生序《石头记》简称戚序本,八十回,1912年上海有正书局石印,其底本前四十回已发现,今藏上海图书馆。

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本)简称甲戌本,残存十六回,1927年胡适收藏,原为大兴刘铨福藏。此本原存美国康乃尔大学图书馆,现存上海博物馆。

三、《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己卯本)简称己卯本,残存三十八回,后又得三回又两个半回,现共有四十一回又两个半回。原为董康所藏,后归陶洙,现由北京图书馆入藏。新发现的三回又两个半回,则仍由原发现单位历史博物馆收藏。

四、《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本)简称庚辰本,七十八回,1932年由徐星曙购得,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

五、戚蓼生序《石头记》(南京图书馆藏本)简称戚宁本,八十回,南京图书馆旧藏。

六、梦觉主人序《红楼梦》简称甲辰本,八十回,1953年发现于山西,现藏北京图书馆。

七、乾隆抄本百廿回《红楼梦稿》简称梦稿本,一百二十回,1959年春发现,现藏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图书馆。

八、蒙古王府藏《石头记》简称蒙府本,原八十回,钞配成一百二十回,1960年发现,现藏北京图书馆。

九、舒元炜序《红楼梦》简称舒序本,残存四十回,吴晓铃旧藏,朱南铣有影钞本,藏北京图书馆。

十、郑振铎藏钞本《红楼梦》简称郑藏本,残存二十三、二十四两回,郑振铎旧藏,现藏北京图书馆。

十一、扬州靖氏藏钞本《石头记》简称靖藏本,八十回,靖应鹍旧藏,已佚。

十二、列宁格勒东方学研究所藏钞本《石头记》简称列藏本,八十回,缺五、六两回,实存七十八回,苏联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列宁格勒分所旧藏。

十三、《吴氏石头记增删试评本》,它是何莉莉(化名)原来持有的一个带有红字批语的石头记抄本,因为根据书中批语称此书成书于癸酉年,所以此书内容的发布者将其命名为癸酉本。全书共有108回,目前已经公布了其后28回的内容。癸酉本的发布披露了《红楼梦》前80回后的回目及内容,被诸多读者疑为《红楼梦》80回后遗失的真本。其后28回的故事情节荒诞离谱,与红学探佚研究相差甚远,但是该书文字较似曹雪芹的手笔。(此版本更多认为是伪版,内容荒诞离奇,文笔浅乱且发展方向完全根据前文中脂批等语顺势而写,为与相应内容对应上,不泛荒诞不经且不合礼法人情之处。)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