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8 15:52:40

东方快车谋杀案 - 阿加莎·克里斯蒂创作侦探小说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东方快车谋杀案》(Murder on the Orient Express)是由英国推理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创作的小说,该书是赫尔克里·波洛系列作品之一,同时也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部。

该作最早由英国柯林斯犯罪俱乐部于1934年1月1日出版,美国达德米德公司则于同年稍后于美国发行,书名为《加莱车厢谋杀案》。该书被广泛的认为是阿加莎·克里斯蒂杰出与著名的作品之一,被多次改编为电影、舞台剧。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东方快车谋杀案

  • 别名

    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加莱车厢谋杀案

  • 作者

    阿加莎·克里斯蒂

  • 创作年代

    19世纪30年代

  • 文学体裁

    侦探小说

  • 字数

    约120000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简介

比利时籍名侦探赫尔克里·波洛Hercule Poirot)在叙利亚阿勒颇为法国军队侦破一起内部案件后,搭乘金牛座快车(Taurus Express)前往土耳其的斯坦布尔(Stampoul,即现今的伊斯坦布尔),并打算从那里转车返回欧洲。在他搭乘的这节车厢中,除了波洛本人外,只有两位英国旅客,其中一个是驻印度的英军军官,而另一个则是位面容端庄的小姐 ,这两名乘客似乎非常熟络,互称对方为阿布斯诺特上校和玛丽·德本汉小姐,二人在餐车中聊了很长时间,随后便返回了包房。当晚,当列车在土耳其科尼亚停靠,波洛下车到月台上散步,无意中听见阿布斯诺特上校与德本汉小姐起了争执,他觉得这两个人的话语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太过在意。

第二天,列车抵达了斯坦布尔。波洛撇下了他的两位旅伴,独自渡过博斯普鲁斯海峡,来到托卡良旅馆。然而他刚到旅馆,就接到了伦敦发来的电报,要求他尽速返回英国。无奈之下,波洛只得放弃在斯坦布尔逗留的计划,请前台帮他在当晚的东方快车上订一张加来车厢(注:此处的“加来车厢”指该车厢终点站为法国加来,在英吉利海峡隧道联通前,加来是往来英法的海陆联运换乘站,凡前往英国的旅客大部分都需在此换乘轮渡)头等卧铺票,就在前台离开后,一个人拍了拍波洛的肩膀,吓了他一大跳。

波洛认出了来人——他是国际客车公司的董事M·布克(M. Bouc)先生,多年以前就与波洛相识了。故人相见,分外高兴,二人在旅馆餐厅中共进晚餐。在等候上菜时,邻桌的两个美国人引起了波洛与布克的注意,其中一个秘书模样的大约三十岁上下,长相很讨人喜欢;而另一个主人模样的看上去有六、七十岁,虽然打扮得像个慈善家,但眼睛里却始终透露着一股凶狠、邪恶的气息。这两个人离席后,波洛与布克谈论起了他们,布克觉得那个年纪大些的人浑身散发着令人不愉快的气息,而波洛更是直言不讳,将他形容成一头野兽。

就在这时,前台走了进来,告诉波洛一个坏消息:加来车厢上的头等票已经售罄了。平时,东方快车上总会留下不少空铺,可今天仿佛全世界都选择乘坐这趟车出行一般,塞得满满当当,连备用包间都售出去了。布克先生急得跳脚,要列车员皮埃尔·米歇尔(Pierre Michel)先生想办法挤出一个空铺来。末了,米歇尔翻遍旅客名册,发现二等包厢7号铺的乘客——一个叫哈里斯的人——迟迟没有来剪票。布克先生便作主把这个铺位让给波洛一晚,待第二天列车抵达南斯拉夫王国贝尔格莱德(现塞尔维亚共和国首都贝尔格莱德)、加挂两节客车后再行区处。

波洛登上了东方快车,发现与自己同住一个房间的正是之前遇见的那个年轻美国人。这个年轻人叫做赫克托·麦昆(Hector MacQueen),当他见到波洛走进包厢时,脸上显得很是吃惊,但当列车员向他解释原委后,年轻人便恢复了热情的态度,还主动把下铺让给了波洛。

第二天中午,波洛整理完自己的探案笔记,来到餐车同布克先生共进午餐。吃饭的时候,波洛依照自己的习惯,开始观察起车厢里的13位旅客来,用布克先生的话来说这些人各自属于不同的国家、不同的阶级:在他们对面坐着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黑的意大利人,一个瘦小端庄、佣人模样的英国人,一个大个子、像是旅行推销员的美国人;在另一张桌子前,坐着位一板一眼的俄罗斯老贵妇——娜塔莉娅·德拉戈米罗夫娜公主(Princess Natalia Dragomiroff)以及侍者。波洛还发现,之前的两位同行旅客——阿布斯诺特上校与德本汉小姐也在车上,不过此时他们并没有同桌,德本汉小姐正与另外两位女士坐在一块聊天,而阿布思诺特则坐在对面,死死地盯着德本汉小姐的后脑勺。车厢另一头则坐着来自匈牙利的大使夫妇,以及麦昆和他那惹人厌的雇主

餐车散席后,旅客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就在这时,麦昆的雇主突然凑了上来。来人已经得知了波洛的身份,他自称萨缪尔·雷切特(Samuel Ratchett),是一位美国商人,直言自己的生命正受到威胁,希望能够雇佣波洛来保护自己。在大笔的雇佣金面前,波洛不为所动,他甩下一句“要是你能原谅我说话唐突的话——那我说,我不喜欢你这副尊荣,雷切特先生”,离开了餐车。

当天夜里20:45,列车抵达贝尔格莱德,加挂上来自雅典布加勒斯特来的车厢。布克先生让出1号包房给波洛,自己则搬到雅典来的二等车上去了,几番客套之后,波洛接受了他的好意,搬进雷切特隔壁的一等包间。

当天深夜,睡梦中的波洛被一声哀嚎惊醒,似乎是从隔壁房间发出的。他麻利地爬了起来,却发现列车停了下来,似乎是到站了。波洛把门打开一条缝,向外窥视,想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见到列车员米歇尔猛力敲打雷切特先生的房门,询问有何吩咐。就在这时,房里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他用法语回答说“Ce n'est rien. Je me suis trompé(没什么事,是我搞错了)”,随后便没了动静。

波洛放宽了心,回到床上,他瞥了一眼自己的手表,此刻是半夜0:37。他想起自己忘了向米切尔要一瓶矿泉水,便决定按电铃叫列车员,没想到被隔壁的卡罗琳·赫伯德夫人(Mrs. Caroline Martha Hubbard)——就是之前德本汉小姐聊天的女伴之一——抢先一步。哪怕隔着若干道墙壁,波洛也能清楚地听见她与列车员之间发生争论。当这场争论以赫伯德太太压倒性的胜利结束后,波洛按铃唤来了米切尔,请他捎一瓶矿泉水,并从列车员口中得知,赫伯德太太声称有人闯入她的包间,另外,列车由于遭遇暴风雪,被积雪困在温科夫齐布洛德之间动弹不得。

波洛再次睡去,却很快又被一声闷响惊醒。波洛打开门向外望去,只见一个穿着和服式睡衣女人正背对着他,向列车一侧走去;而列车员则坐在另一侧,头也不抬地记着帐。波洛以为自己神经过敏,倒头便睡。第二天早晨,波洛起得很晚,他洗漱完毕后便来到餐车,与其他旅客聊天打发时间。突然,邻车的列车员走进餐车,找到波洛,说布克先生要见他。

波洛跟着列车员来到布克先生的包间,他发现狭小的房间内竟挤了许多人:除了布克先生外,还有他的室友康斯坦丁大夫(Dr. Constantine)、列车长以及米切尔。布克先生说明了事情的原委:昨天夜间,雷切特身中十数刀,被人刺死在自己的卧铺上。最初发现遗体的是米切尔,上午十一点左右,因为侍者多次呼唤雷切特却没有得到回应,米切尔便用钥匙打开包间门,查看究竟,这才发现雷切特已经遇害。

康斯坦丁大夫对现场进行了初步勘验,他发现凶手犯案的手法十分残忍,但同时也相当的不合逻辑——遗体上共有十二道伤口,可是每一道的深浅、位置都不一样,有的伤口很深,甚至穿过了坚硬的骨骼与韧带;有的伤口却几乎没有造成损伤,仿佛是乱刺的一般。为了维护国际客车公司的名誉,布克先生以公司董事的名义委托波洛,请他在南斯拉夫警方到来前侦破案件。

波洛首先排除了加来车厢以外的乘客犯案的可能——因为晚上车厢门是要上锁的。随后,他便唤来麦昆先生,向他了解雷切特其人。没想到麦昆对雷切特也不甚了解,他们两人相识仅有一年,对于自己的往事,雷切特始终都对外人讳莫如深,连自己的秘书也不例外。不过麦昆还是提供了重要证物——在不久之前,雷切特陆续收到的两封恐吓信。从信的内容来看,写信人应当不止一人,而且很可能就是这桩案件的凶手。

紧接着,在列车员和康斯坦丁医生的陪同下,波洛来到雷切特的包间进行勘验。包间的窗户洞开,但波洛认为这只是凶手制造的假象,想让人误以为凶手已经翻窗潜逃——因为窗户外的积雪上没有脚印,窗框也被人仔细擦过,没有留下指纹。在包间铺位上,卧着雷切特的遗体,波洛仔细地对其进行了检验,结果证实了医生的说法,遗体上的伤口确实大小不一、力道不均,从角度上来看,有些伤口似乎还是女性和左撇子造成的,这一切现象都说明凶手不止一个人。

波洛在包间里还发现了一系列线索:在盥洗台上放着一只空杯子,里面似乎曾经被凶手下过麻药,用来麻倒雷切特;烟灰缸里有两根式样不同的火柴梗、一只雪茄烟烟蒂、一些烧焦的纸片;地板上则留有一块绣着“H”字样的女士亚麻手帕、一根烟斗通条。

波洛首先将注意力放在烧焦的纸片上,他向列车上的女士借来两只固定帽子用的金属网,在用自己烫胡子用的酒精灯、烫发钳拼出一套简易的工具,成功让纸片上的字迹显现出来。只见纸片上写着:

“己住小黛西·阿姆斯特朗(member littleDaisy Armstrong)”

这几个字让波洛倒吸一口凉气,他和医生回到布克的包厢,告诉董事自己知道了一个可怕的事实:眼前的死者并不叫萨缪尔·雷切特,他的真名是卡塞蒂(Cassetti),是个儿童拐卖集团头目,曾在纽约长岛犯下骇人听闻的阿姆斯特朗绑架案。

五年前,卡塞蒂绑架了阿姆斯特朗上校的三岁女儿黛西·阿姆斯特朗,并索要二十万赎金。阿姆斯特朗上校遵照指示,支付了赎金,但仍未能挽回女儿年幼的性命。身怀六甲的阿姆斯特朗太太受到刺激,同未出世的孩子一道驾鹤西去,阿姆斯特朗上校本人则于不久之后自杀身亡。

小黛西·阿姆斯特朗的保姆也成为这场悲剧中的牺牲者之一——案件发生后,她遭到警方怀疑,最终因不堪忍受而跳楼身亡。

六个月后,卡塞蒂在美国被捕。然而,他利用自己庞大的财力上下买动,又利用司法上的漏洞,逃过审判。并从此改名换姓,逃离美国,过着富翁的日子。

听完波洛的叙述,众人意识到卡塞蒂有可能是被仇家杀害。三个人在餐车中设置起询问室,先后询问了米切尔、麦昆、雷切特的佣人爱德华·马斯特曼(Edward Masterman)、赫伯德太太、格雷塔·奥尔森小姐(Miss Greta Ohlsson),波洛针对案件中出现的细节以及一系列证据重点提问。出人意料的是,唠唠叨叨的赫伯德太太说出了一些值得注意的事:她觉得凶手在前一晚上曾潜入过自己的房间——波洛之前听见她和米切尔争吵就是为了这事,今天早上起来后,她在房间里发现了一枚纽扣,似乎是列车员制服上的。布克不相信米切尔涉案,他依然坚信案件是芝加哥黑帮或是意大利黑手党犯下的,于是几位列车员——包括米切尔——被传唤进来,但是所有人衣服上的扣子都是完好无损的。接着被传唤的还有德拉戈米罗夫娜公主、匈牙利外交官鲁道夫·安德雷尼伯爵(Count Ruldoph Andrenyi)、阿巴思诺特上校、受雷切特雇佣的美国侦探塞勒斯·哈德曼(Cyrus Hardman)、意大利汽车经销商安东尼奥·福司卡雷利(Antonio Foscarelli)、德本汉小姐、德拉戈米罗夫娜公主的女佣希尔加德·施密特小姐(Fräulein Hildegarde Schmidt),同样询问了他们有关笔迹、烟斗通条、穿红色和服女人的事。从这些人的叙述中,波洛拼出了一幅时间轴,归纳了案发前后每个人的行踪,但眼前发生的一切仍令他困惑不解。

布克先生建议对旅客行李进行搜查,波洛却预言他们可以在施密特小姐的行李中发现一套缺了个扣子的列车员制服,在某位男士的行李中发现那套神秘的红色和服。就在三人讨论证词的时候,赫伯德太太突然冲了进来,说她在自己的行李中发现了沾满献血的凶器——一把仿制东方匕首。三人搜查了她的包间,却发现房间在事发时是一间密室。布克索性提议把旅客的房间挨个儿搜下去,几轮下来,波洛感到烦躁不安,想要抽烟却发现烟盒空了,他回到房间取烟,意外地发现那套红色和服被人塞在自己的行李中……

布克先生、康斯坦丁医生和波洛在包间中再次碰头,三人对现有证据展开了讨论,波洛建议他们静坐思考一刻钟。时间到后,波洛依然纹丝不动,仿佛睡着了一般。又过了一刻钟,波洛睁开眼睛,眉梢舒展,似乎已经有了答案。在当天的晚餐上,波洛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了他的两个调查结论,以及凶手的真实身份,然而结果确是出乎意料,甚至可以说是骇人听闻、匪夷所思的……[1]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目录

第一章

事实

PART I - THE FACTS

第1节

金牛座快车上的重要旅客

An Important Passenger on the Taurus Express

第2节

托卡良旅馆

The Tokatlian Hotel

第3节

波洛谢绝当保镖

Poirot Refuses a Case

第4节

半夜里的叫声

A Cry in the Night

第5节

罪行

The Crime

第6节

一个女人

A Woman

第7节

尸体

The Body

第8节

阿姆斯特朗绑票案

The Armstrong Kidnapping Case

第二章

证据

PART II - THE EVIDENCE

第1节

卧车乘务员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Wagon Lit Conductor

第2节

秘书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Secretary

第3节

男仆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Valet

第4节

美国太太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American Lady

第5节

瑞典女士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Swedish Lady

第6节

俄国公主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Russian Princess

第7节

安德烈尼伯爵和夫人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Count and Countess Andrenyi

第8节

阿布思诺特上校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Colonel Arbuthnot

第9节

哈德曼先生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Mr. Hardman

第10节

意大利人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Italian

第11节

德本汉小姐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Miss Dobenham

第12节

德国侍女的证词

The Evidence of the German Lady's-Maid

第13节

对乘客们证词的概括

Summary of the Passengers' Evidence

第14节

凶器的证据

The Evidence of the Weapon

第15节

乘客们行李的证据

The Evidence of the Passengers' Luggage

第三章

赫尔克里·波洛静坐思考

PART III - HERCULE POIROT SITS BACK AND THINKS

第1节

他们之中哪一个

Which of Them?

第2节

十个问题

Ten Questions

第3节

若干有启发之点

Certain Suggestive Points

第4节

匈牙利护照上的油渍

The Grease Spot on a Hungarian Passport

第5节

德拉戈米罗夫娜公主的教名

(The Christian Name of Princess Dragomiroff

第6节

同阿布思诺特上校再次晤谈

A Second Interview with Colonel Arbuthnot

第7节

玛丽·德本汉的真实身份

The Identity of Mary Debenham

第8节

更多惊人的内幕

Further Surprising Revelations

第9节

波洛提出两个答案

Poirot Propounds Two Solutions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许多其他小说一样,《东方快车谋杀案》也建立在一个真实事件的基础上,那就是20世纪30年代著名的林德伯格绑架案。著名美国飞行员林德伯格是第一个飞越大西洋的人。

1932年3月1日晚,绑匪从他位于新泽西的豪宅中绑走了他20个月大的儿子,并索赎金五万美元。尽管付出了赎金,11天后小查尔斯·林德伯格的尸体还是在离家不远的灌木丛中被发现。保姆贝蒂·格罗与其男友受到调查,但后来被证明是清白的。女佣薇奥莱特·夏普因证词含糊也被怀疑,她选择了自杀而不是说出实情,实情是:她与几个男人有染而且案发当晚在一家地下酒吧鬼混。

两年后,警方终于发现了一名犯罪嫌疑人,纽约木匠豪普曼。豪普曼是一名非法移民,犯有前科,并且还有若干不利证据指向他,尤其是在他家车库发现了部分被记下号码的赎金。在法庭上,证据被一一出示,七个笔迹专家认为豪普曼的笔迹与勒索赎金纸条上的笔迹相符;绑匪用来爬上婴儿室窗口的梯子上的木料有的来自豪普曼家附近一棵松树,有的来自他家的地板;另外还有人看到他在绑架案发生的当天出现在林德伯格家附近;据交付赎金的中间人指认,豪普曼就是收赎金的那个有德国口音的人;当然,最有力的证据是那些赎金本身,事实上,豪普曼就是因为使用这些钱才被发现的,而且尽管他没有固定的工作,在大萧条时期却过着与其收入不符的优越生活。

豪普曼否认对他的指控,辩称这些钱是一个皮货商留在他家的,那人已经死在德国;他的妻子证明案发当晚他在家里没有外出;他的辩护律师则指责警方伪造证据。有些人认为孩子是在从窗口掉下来意外身亡的,但法官告诉陪审团,即使如此也不能改变恶性谋杀的性质。经过11小时的讨论,陪审团得出了一致的结论:罪名成立。豪普曼始终拒绝认罪,上诉被驳回后,1936年4月他被送上了电椅

豪普曼被处死后,有关此事的议论依然未平息。有些人认为他是无辜的,因为他拒绝了坦白以换取终身监禁的提议;有些人认为那个皮货商才是真凶;还有人甚至认为是林德伯格自己或者他妻子的姐姐杀死了孩子;而豪普曼的妻子安娜则至死都在呼吁还她丈夫清白。显然,这件轰动一时的绑架案给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创作的灵感。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调查人员

  • 赫尔克里·波洛Hercule Poirot)- 比利时籍名侦探,在法属叙利亚结束调查后搭乘东方快车返回英国
  • M·布克先生(M. Bouc) - 国际客车公司董事
  • 康斯坦丁医生(Dr. Constantine) - 希腊籍医生

死者

  • 萨缪尔·雷切特(Samuel Ratchett)- 美国商人,真名卡塞蒂(Cassetti),阿姆斯特朗绑架案及多起诱拐、绑架案的主谋

犯罪嫌疑人

  • 赫克托·威拉德·麦昆(Hector Willard MacQueen) - 雷切特的秘书
  • 爱德华·马斯特曼(Edward Henry Masterman) - 雷切特的贴身男佣
  • 约翰·阿布思诺上校(Colonel John Arbuthnot) - 英国驻印度部队军官
  • 卡罗琳·玛莎·赫伯德太太(Mrs. Caroline Martha Hubbard)- 来自美国的妇女
  • 鲁道夫·安德雷尼伯爵(Count Ruldoph Andrenyi) - 匈牙利外交官
  • 艾琳娜·安德雷尼伯爵夫人(Countess Elena Andrenyi)- 安德雷尼伯爵的妻子
  • 娜塔莉娅·德拉戈米罗夫娜公主(Princess Natalia Dragomiroff) - 旧沙俄时代贵族
  • 玛丽·德本汉小姐(Miss Mary Debenham) - 来自巴格达的英国女教师
  • 希德加第·施密特小姐(Fräulein Hildegarde Schmidt) -德拉戈米罗夫娜公主的贴身女佣
  • 安东尼奥·福司卡雷利(Antonio Foscarelli) - 意大利汽车经销商
  • 格雷塔·奥尔森小姐(Miss Greta Ohlsson) - 来自瑞典的女士
  • 皮埃尔·米歇尔(Pierre Michel) - 东方快车加来车厢列车员
  • 塞勒斯·哈德曼(Cyrus Hardman) - 受雷切特雇佣的美国侦探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一、《东方快车谋杀案》通篇以第三人称叙事,看似完全是叙述者采用全知全能的的视角在故事外进行隐身式叙述。但是叙事的初始阶段,叙述者便跳出文本之外,表明了他是在整个事件发生以后对其进行的总结叙述。“往后他将想起这一景象”,这一句话就可以证明叙述者倒叙性的叙事性质。对于叙述者而言,他知道的远远超过他所讲述的。“如果叙事要使人相信,就得牺牲叙事的自我意识表现出来的率直。可以说所有的叙事都存在于这种虚构真实环境之中,都是真实的谎言。”如果小说真正以全知的视角叙事,就将无所谓侦探小说,叙述者可以万能的进入每一个角色的内心,清楚地报道出案件的发生始末,在全知叙述的同时将这些信息完全传达给叙事接受者,同时也就解构了侦探小说的存在价值。

阿加莎·克里斯蒂实际上是采用将叙述者的视角位转移到小说中角色视角的办法,掩盖了叙述者全知全能的聚焦空间。通篇来看,叙述者的聚焦范围基本在侦探赫尔克里·波洛的判断范围之内。实际上达到的效果是通过将波洛作为一种叙述者的办法拉近了叙述接受者同他的距离,尽管这个故事是由第三人称来叙述的,事件却是透过波洛的眼光去看的,并通过他的脑子思考和聚焦。叙述者运用权力自限来完成了叙事变焦的转变。小说虽然通篇运用了第三人称叙事,但实际上,其在小说叙事过程中起的作用等同于第一人称叙事,只有这样为读者提供有限的资料才成为可能。克里斯蒂之所以没有直接采用第一人称叙事的方式,是为后面调换视角的使用留有余地。在静坐思考的那个部分叙述者分别为读者展示了侦探波洛、布克先生、康斯坦丁医生的意识流思考过程。只有叙述者使用尽管是假性的全知视角,才能实现人物间限制视角的随意转化。克里斯蒂叙事的高明之处在于她不露痕迹地转变视角位置,让人物成为叙述者的代言,提供有限而可靠的叙述,而又在叙述伊始就设定他成为理想读者。从而使人物、叙述者、理想读者重合,使叙事成为完整的闭合的环状系统。

二、任何一种叙事形式都可以选择采用顺时的直线式叙述模式,只有侦探小说不可以。作为侦探小说,无论复杂还是简单,它必须将故事的真相放在最后揭示出来,这就决定了,在叙述时间上,一定存在着倒错、穿叉。叙事时间在某种意义上是把故事加工为叙事或情节的基本方式。

总的来看《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故事时间大于叙事时间。在时间的层次问题上,在顺时叙述的表层叙事下盖

着多层次穿差。首先,对于叙述者而言,是完全的事后叙事。“往后他将想起这一景象。”这句预叙将整个叙述过程推向倒叙。而在叙述者借用波洛作为显身叙述者的过程中,一直到命案发生时,叙述时间轴的方向与所叙述时间轴的方向一致。之后,破案过程就是不断回忆的过程,此段时间内,叙述时间轴的方向与所叙述时间轴的方向相反。不难发现,当两个时间轴的方向一致时,叙述内容则具有更高的可靠性;相反当两个时间轴的方向中不一致时,叙述内容则多半不可靠。从情节结构来讲,这篇小说属于镶嵌式的。真像位于时间轴的某一点上,而关于这一点的相关信息则散落在叙述时间的各个层次中,“在谋杀推理小说中,标准的手法之一就是提供很多‘转移注意力的东西’”。而这些东西被叙述者投放在不同的叙述时间点上。前后次序被打乱,对于叙述接受者来说就更具迷惑性。推理小说写作的一个基本原则就是“展示,而不是说明”,在这一点上,克里斯蒂充分运用她的才能在错位的时间谱表上设置了种种障碍,最终形成只有在叙述者、人物、理想读者统一的条件下,才能理清所叙述时间的前后关系,成为获得点状真像的关键一环。小说中的对话,运用了大量的直接引语,造成了叙述时间与自然时间相等,增强了小说的真实感;从一另一方面来说也延宕了叙事速度。另外,小说中时常穿插的描写从叙事时间上看也起到了中断叙事的作用。延缓了推导真相的进程,也为叙述接受者提供了足够的整理时间。

三、叙事学中将“叙述人物”、“叙述者”、“隐指作者”三个部分统称为叙事主体。叙述主体的声音对叙事方法行使充分的控制权,在叙述的过程中,这三个部分的意识和观念可能一致也可能不一致。这就涉及到了“叙事可靠性的问题”。所谓“叙事可靠”,指的是叙事主体间表达的意识、观念的可靠,关键在于一部小说中叙述者、隐指作者、人物间的意识是否统一。

以《东方快车谋杀案》对波洛的描写为例来看,叙述者对其的描写——“那人的衣领坚起来围裹到耳朵,整个脸只露出淡红色的鼻子和两撇卷曲上翘的八字胡。”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有点滑稽的外国小老头的形象,这与隐指作者所推崇和赞美的波洛探长的形象毫不相干甚至相反。在这里,就出现了叙述的不可靠问题,叙述主体三部分间的观念是不统一的。在这里,克里斯蒂有意这样设计,是使用说反语的手段造成不可靠叙事,用其外貌不扬来反衬波洛的精明与干练,有意造成一种矛盾,形成陌生化的效果,而实质上,隐指作者的观念才是作者想要表达的内容。叙述者所知道的远远大于他所叙述出来的。

罗兰·巴尔特称作品中的人物是“指头上的生命”,人物被看作是用来连接、组合、区分故事事件的一种手法。人物都是功能性的,其作用是推动情节的发展,人物的意义完全在于它在情节中的所起的作用。这一点在侦探小说中表现得就更为明显。格雷马斯则在普洛普的基础上将戏剧中的人物,按功能分为六个行动元,共分为三组:主体,客体;发送者,接受者;辅助者/反对者。[2]“可以的简单可以用一个事实来解释:它们是围绕着主体欲望的对象(客体)组织起来的,正如客体处在发送者和接受者之间,主体的欲望则投射成辅助者和反对者”。在《东方快车谋杀案》中波洛是主体,十二名乘客、卡塞蒂互为发送者与接受者,布克先生与康斯坦丁医生则是辅助者。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影响

电影

电视剧

电子游戏

折叠 编辑本段 出版信息

折叠 英文版本

出版时间出版社名称(英文)装帧页数ISBN编码
1934年1月1日Collins Crime Club (London)硬封256页-
1934年Dodd, Mead and Company硬封302页-
1934年Lawrence E. Spivak删节本126页-
1940年Pocket Books (New York)纸封246页-
1948年Penguin Books纸封222页-
1959年Fontana Books (Imprint of HarperCollins)纸封192页-
1965年Ulverscroft Large-print Edition硬封253页0-7089-0188-3
1968年Greenway edition of collected works (William Collins)硬封254页-
1968年Greenway edition of collected works (Dodd Mead)硬封254页-
1978年Pocket Books (New York)纸封不详-
2006年9月4日Poirot Facsimile Edition (Facsimile of 1934 UK first edition)硬封256页0-00-723440-6

折叠 中文版本

出版时间作品名称译者出版社
1979年9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

陈尧光

中国电影出版社

1979年12月

东方快车上的谋杀案

宋兆霖、镕蓉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3年8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单行本)

张艾茜

华文出版社

1994年1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

无(英文版)

外文出版社

1995年1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合订本1)

张艾茜

华文出版社

1996年1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

无(英文版)

外文出版社

1998年10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

陈尧光

贵州人民出版社

2006年5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

陈尧光

人民文学出版社

2009年1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英汉对照)

赵红霞等

天津科技翻译出版公司

2013年5月

东方快车谋杀案(单行本)

郑桥

新星出版社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阿加莎·克里斯蒂阿加莎·克里斯蒂​阿加莎·克里斯蒂,原姓米勒,全名为阿加莎·玛丽·克拉丽莎·米勒,英国乃至世界文坛的侦探小说大师。1890年9月15日生于英国德文郡托基的阿什菲尔德宅邸,1976年1月12日,逝世于英国牛津郡的沃灵福德家中,安葬在牛津郡的圣玛丽教堂墓园,终年85岁。

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父亲是英籍美国人弗雷德里克·阿尔瓦·米勒,母亲是英国人克拉丽莎·克拉拉·伯契默·米勒。她是家中的的第3个孩子,有1个姐姐玛格丽特·弗蕾莉·米勒和1个哥哥路易斯·蒙坦特·米勒。

阿加莎·克里斯蒂是一名高产的作家,她的作品不仅局限于侦探小说,全部作品包括66部长篇推理小说,21部短篇或中篇小说选集,15个已上演或已发表的剧本,3个剧本集,6部以笔名玛丽·维斯特麦考特发表的情感小说,2部以笔名阿加莎·克里斯蒂·马洛温发表的作品(包括记录异域生活的回忆录1部,宗教题材的儿童读物1部),1部自传,2部诗集,2本与侦探俱乐部的会员作家们合写的长篇推理小说(2本共3部)。阿加莎·克里斯蒂著作数量之丰仅次于莎士比亚。[3]

参考资料
  • 1. 阿加莎·克里斯蒂 - 东方快车谋杀案·波洛提出两个答案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210.
  • 2. 结构语义学 - 格雷马斯 - 三联书店 . 257.
  • 3. 阿加莎·克里斯蒂 - 东方快车谋杀案 - 人民文学出版社 . 1.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