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3 10:43:44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东周列国志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5个义项):

东周列国志 - 2008年凤凰出版社出版(明)冯梦龙编著图书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东周列国志》2008年凤凰出版社出版(明)冯梦龙编著图书。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东周列国志

  • 定价

    40.00元

  • 出版社

    凤凰

  • 作者

    (明)冯梦龙

  • 出版时间

    2008-9

  • ISBN

    9787807291794

折叠 编辑本段 编辑推荐

《东周列国志》由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凤凰出版社出版。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作者:(明)冯梦龙

折叠 编辑本段 目录

凡例

引首

第一回 周宣王闻谣轻杀 杜大夫化厉鸣冤

第二回 褒人赎罪献美女 幽王烽火戏诸侯

第三回 犬戎主大闹镐京 周平王东迁洛邑

第四回 秦文公郊天应梦 郑庄公掘地见母

第五回 宠虢公周郑交质 助卫逆鲁宋兴兵

第六回 卫石碚大义灭亲 郑庄公假命伐宋

第七回 公孙阏争车射考叔 公子□献谄贼隐公

第八回 立新君华督行赂 败戎兵郑忽辞婚

第九回 齐侯送文姜婚鲁 祝聃射周王中肩

第十回 楚熊通僭号称王 郑祭足被胁立庶

第十一回 宋庄公贪赂构兵 郑祭足杀婿逐主

第十二回 卫宣公筑台纳媳 高渠弥乘简易君

第十三回 鲁桓公夫妇如齐 郑子□君臣为戮

第十四回 卫侯朔抗王入国 齐襄公出猎遇鬼

第十五回 雍大夫计杀无知 鲁庄公乾时大战

第十六回 释槛囚鲍叔荐仲 战长勺曹刿败齐

第十七回 宋国纳赂诛长万 楚王杯酒虏息妫

第十八回 曹沫手剑劫齐侯 桓公举火爵宁戚

第十九回 擒傅瑕厉公复国 杀子颓惠王反正

第二十回 晋献公违卜立骊姬 楚成王平乱相子文

第二十一回 管夷吾智辨俞儿 齐桓公兵定孤竹

第二十二回 公子友两定鲁君 齐皇子独对委蛇

第二十三回 卫懿公好鹤亡国 齐桓公兴兵伐楚

第二十四回 盟召陵礼款楚大夫 会葵丘义戴周天子

第二十五回 智苟息假途灭虢 穷百里饲牛拜相

第二十六回 歌废□百里认妻 获陈宝穆公证梦

第二十七回 骊姬巧计杀申生 献公临终嘱荀息

第二十八回 里克两弒孤主 穆公一乎晋乱

第二十九回 晋惠公大诛群臣 管夷吾病榻论相

第三十回 秦晋大战龙门山 穆姬登台要大赦

第三十一回 晋惠公怒杀庆郑 介子推割股啖君

第三十二回 晏蛾儿逾墙殉节 群公子大闹朝堂

第三十三回 宋公伐齐纳子昭 楚入伏兵劫盟主

第三十四回 宋襄公假仁失众 齐姜氏乘醉遣夫

第三十五回 晋重耳周游列国 秦怀赢重婚公子

第三十六回 晋吕卻夜焚公宫 秦穆公再平晋乱

第三十七回 介子推守志焚绵上 太叔带怙宠入宫中

第三十八回 周襄王避乱居郑 晋文公守信降原

第三十九回 柳下惠授词却敌 晋文公伐卫破曹

第四十回 先轸诡谋激子玉 晋楚城濮大交兵

第四十一回 连谷城子玉自杀 践土坛晋侯主盟

第四十二回 周襄王河阳受觐 卫元晅公馆对狱

第四十三回 智宁俞假□复卫 老烛武缒城说秦

第四十四回 叔詹据鼎抗晋侯 弦高假命犒秦军

第四十五回 晋襄公墨缭败秦 先元帅免冑殉翟

第四十六回 楚商臣宫中弒父 秦穆公崤谷封尸

第四十七回 弄玉吹箫双跨凤 赵盾背秦立灵公

第四十八回 刺先克五将乱晋 召士会寿余绐秦

第四十九回 公子鲍厚施买国 齐懿公竹池遇变

第五十回 东门遂援立子倭 赵宣子桃园强谏

第五十一回 责赵盾董狐直笔 诛闘椒绝缨大会

第五十二回 公子宋尝鼋构逆 陈灵公相服戏朝

第五十三回 楚庄王纳谏复陈 晋景公出师救郑

第五十四回 苟林父纵属亡师 孟侏儒托优悟主

第五十五回 华元登床劫子反 老人结草亢杜回

第五十六回 萧夫人登台笑客 逢丑父易服免君

第五十七回 娶夏姬巫臣逃晋 围下宫程婴匿孤

第五十八回 说秦伯魏相迎医 报魏铕养叔献艺

第五十九回 宠胥童晋国大乱 诛岸贾赵氏复兴

第六十回 智武子分军肆敌 倡阳城三将斗力

第六十一回 晋悼公驾楚会萧 孙林父因歌逐主

第六十二回 诸侯同心围齐国 晋臣合计逐栾盈

第六十三回 老祁奚力救羊舌 小范鞅智劫魏舒

第六十四回 曲沃城栾盈灭族 且于门杞梁死战

第六十五回 弑齐光崔庆专权 纳卫□宁喜擅政

第六十六回 杀宁喜子□出奔 戮崔杼庆封独相

第六十七回 卢蒲癸计逐庆封 楚灵王大合诸侯

第六十八回 贺□祁师旷辨新声 散家财陈氏买齐国

第六十九回 楚灵王挟诈灭陈蔡 晏平仲巧辩服荆蛮

第七十回 杀三兄楚平王即位 劫齐鲁晋昭公寻盟

第七十一回 晏平仲二桃杀三士 楚平王娶媳逐世子

第七十二回 棠公尚捐躯奔父难 伍子胥微服过昭关

第七十三回 伍员吹箫乞吴市 专诸进炙刺王僚

第七十四回 囊瓦惧谤诛无极 要离贪名刺庆忌

第七十五回 孙武子演阵斩美姬 蔡昭侯纳质乞吴师

第七十六回 楚昭王弃郢西奔 伍子胥掘墓鞭尸

第七十七回 泣秦庭申包胥借兵 退吴师楚昭王返国

第七十八回 会夹谷孔子却齐 堕三都闻人伏法

第七十九回 归女乐黎弥阻孔子 栖会稽文种通宰韶

第八十回 夫差违谏释越 句践竭力事吴

第八十一回 美人计吴宫宠西施 言语科子贡说列国

第八十二回 杀子胥夫差争歃 纳蒯赜子路结缨

第八十三回 诛羋胜叶公定楚 灭夫差越王称霸

第八十四回 智伯决水灌晋阳 豫让击衣报襄子

第八十五回 乐羊子怒□中山羹 西门豹乔送河伯妇

第八十六回 吴起杀妻求将 驺忌鼓琴取相

第八十七回 说秦君卫鞅变法 辞鬼谷孙膑下山

第八十八回 孙膑佯狂脱祸 庞涓兵败桂陵

第八十九回 马陵道万弩射庞涓 咸阳市五牛分商鞅

第九十回 苏秦合从相六国 张仪被激往秦邦

第九十一回 学让国燕哙召兵 伪献地张仪欺楚

第九十二回 赛举鼎秦武王绝胫 莽赴会楚怀王陷秦

第九十三回 赵主父饿死沙丘宫 孟尝君偷过函谷关

第九十四回 冯□弹铗客孟尝 齐王纠兵伐桀宋

第九十五回 说四国乐毅灭齐 驱火牛田单破燕

第九十六回 蔺相如两屈秦王 马服君单解韩围

第九十七回 死范睢计逃秦国 假张禄廷辱魏使

第九十八回 质平原秦王索魏齐 败长平白起坑赵卒

第九十九回 武安君含冤死杜邮 吕不韦巧计归异人

第一百回 鲁仲连不肯帝秦 信陵君窃符救赵

第一百一回 秦王灭周迁九鼎 廉颇败燕杀二将

第一百二回 华阴道信陵败蒙骜 胡卢河庞煖斩剧辛

第一百三回 李国舅争权除黄歇 樊於期传檄讨秦王

第一百四回 甘罗童年取高位 穋毒伪腐乱秦宫

第一百五回 茅焦解衣谏秦王 李牧坚壁却桓龋

第一百六回 王敖反间杀李牧 田光刎颈荐荊轲

第一百七回 献地图荆轲闹秦庭 论兵法王翦代李信

第一百八回 兼六国混一舆图 号始皇建立郡县

折叠 编辑本段 序言

小说多琐事,故其节短。自罗贯中氏《三国志》一书,以国史演为通俗,汪洋百余回,为世所尚。嗣是效颦日众,因而有《夏书》、《商书》、《列国》、《两汉》、《唐书》、《残唐》、《南北宋》诸刻,其浩瀚几与正史分签并架,然悉出村学究杜撰,■■■■,识者欲呕。姑举《列国志》言之,如秦哀公临潼斗宝一事,久已为闾阎恒谭,而其纰缪乃更甚。按秦当景公之世,南附于楚,比于齐之附晋,故交见之役,屈建日:“释齐、秦,他国请相见也。”哀之初年,楚灵方横,及平继之,而晋益不竞,不得已通吴制楚,于是有入郢之师,而包胥卒藉秦力以复楚。是始终附楚者,秦也。延之三晋、田齐之际,犹然遇秦以夷,不通中华会盟,孝公于是发愤修政,任商鞅变法,而秦始大。然则哀公之世,秦方式微,岂能号召十七国之君,并驾而赴临潼邪?夫以桓、文之盛,名为尊攘,而威力所及,载书犹寥寥可数,况斗宝何名,哀公何时,乃能令南之楚、北之晋、东之吴,数千里君侯刻日麇至,有是理乎?至伍员为明辅,尤属鄙俚,此等呓语,但可坐三家村田塍上指手画脚,醒锄犁瞌睡,未可为稍通文理者道也。顾此犹摘其一席话成片段者言之。其他铺叙之疏漏,人物之颠倒,制度之失考,词句之恶劣,有不可胜言者矣。墨憨氏重加辑演,为一百八回,始乎东迁,迄于秦帝。东迁者列国所以始,秦帝者列国所以终。本诸《左》、《史》,旁及诸书,考核甚详,搜罗极富,虽敷演不无增添,形容不无润色,而大要不敢尽违其实。凡国家之废兴存亡,行事之是非成毁,人品之好丑贞淫,——胪列,如指诸掌。是故鉴于褒姒、骊姬,而知嬖不可篡嫡;鉴于子颓、阳生,而知庶不可以奸长;鉴于无极、宰豁,而知佞不以参贤;鉴于囊瓦、郭开,而知贪夫之不可与共国;鉴于楚平、屠岸贾、魏颗、豫让,而知德怨之必反;鉴于秦野人、楚唐狡、晋里凫须,而知襟量之不可以隘;鉴于二姜、崔、庆,而知淫风之足以亡身而覆国;鉴于王僚、熊比,而知非据之不可幸处;鉴于商鞅、武安君,而知惨刻好杀之还以自中;鉴于晋厉、楚灵、栾魇、智伯,而知骄盈之无不覆;鉴于秦武王、南宫万、养叔、庆忌,而知勇艺之无全恃;鉴于烛武、甘罗,而知老幼之未可量;鉴于越句践、燕昭、孟明、苏季子,而知困衡之玉汝于成;鉴于宋闵公、萧同叔子,而知凡戏之无益;鉴于里克、茅焦,而知死生之不关于趋避。至于西门豹、尹铎之吏治,郑庄、先轸、二孙、二起、田单、信陵君、尉缭子之将略,孔父、仇牧、苟息、王蝎、肥义、屈原之忠义,专诸、要离、聂政、夷门侯生之勇侠,介子推、鲁仲连之高尚,管夷吾、公孙侨之博洽,共姜、叔姬、杞梁妻、昭王夫人之志节,往迹种种,开卷瞭然,披而览之,能令村夫俗子与缙绅学问相参,若引为法诫,其利益亦与六经诸史相埒,宁惟区区稗官野史,资人口吻而已哉!墨憨氏补辑《新平妖传》,奇奇怪怪,邈若河汉,海内惊为异书。兹编更有功于学者,浸假两汉以下,以次成编,与《三国志》汇成一家言,称历代之全书,为雅俗之巨览,即与二十一史并列邺架,亦复何愧!余且日夜从臾其成,拭目俟之矣。

吴门可观道人小雅氏撰

折叠 编辑本段 文摘

第一回 周宣王闻谣轻杀 杜大夫化厉鸣冤

话说周朝,自武王伐纣,即天子位,成康继之,那都是守成令主。又有周公、召公、毕公、史佚等一班贤臣辅政,真个文修武偃,物阜民安。自武王八传至于夷王,觐礼不明,诸侯渐渐强大。到九传厉王,暴虐无道,为国人所杀。此乃千百年民变之始,又亏周召二公同心协力,立太子靖为王,是为宣王。那一朝天子,却又英明有道,任用贤臣方叔、召虎、尹吉甫、申伯、仲山甫等,复修文、武、成、康之政,周室赫然中兴。有诗为证:

夷厉相仍政不纲,任贤图治赖宣王。

共和若没中兴主,周历安能八百长!

却说宣王虽说勤政,也到不得武王丹书受戒,户牖置铭;虽说中兴,也到不得成康时教化大行,重译献雉。至三十九年,姜戎抗命,宣王御驾亲征,败绩于千亩,车徒大损,思为再举之计,又恐军数不充,亲自料民于太原——那太原,即今固原州,正是邻近戎狄之地。料民者,将本地户口,按籍查阅,观其人数之多少,车马粟刍之饶乏,好做准备,征调出征——太宰仲山甫进谏不听。后人有诗云:

犬彘何须辱剑铭?隋珠弹雀总堪伤!

皇威亵尽无能报,在自将民料一场。

再说宣王在太原料民回来,离镐京不远,催趱车辇,连夜进城。忽见市上小儿数十为群,拍手作歌,其声如一。宣王乃停辇而听之。歌曰:

月将升,日将没;糜弧箕胞,几亡周国。

宣王甚恶其语。使御者传令,尽掏众小儿来问,群儿当时惊散,止拿得长幼二人,跪于辇下。宣王问曰:“此语何人所造?”幼儿战惧不言;那年长的答曰:“非出吾等所造。三日前,有红衣小儿,到于市中,教吾等念此四句,不知何故,一时传遍,满京城小儿不约而同,不止一处为然也。”宣王问曰:“如今红衣小儿何在?”答曰:“自教歌之后,不知去向。”宣王嘿然良久,叱去两儿。即召司市官吩咐传谕禁止:“若有小儿再歌此词者,连父兄同罪。”当夜回宫无话。

次日早朝,三公六卿,齐集殿下,拜舞起居毕。宣王将夜来所闻小儿之歌,述于众臣:“此语如何解说?”大宗伯召虎对曰:“厚,是山桑木名,可以为弓,故曰臣弧。箕,草名,可结之以为箭袋,故曰箕舵。据臣愚见:国家恐有弓矢之变。”太宰仲山甫奏曰:“弓矢,乃国家用武之器。王今料民太原,思欲报犬戎之仇,若兵连不解,必有亡国之患矣!”宣王口虽不言,点头道是。又问:“此语传自红衣小儿。那红衣小儿,还是何人?”太史伯阳父奏曰:“凡街市无根之语,谓之谣言。上天做戒人君,命荧惑星化为小儿,造作谣言,使群儿习之,谓之童谣。小则寓一人之吉凶,大则系国家之兴败。荧变火星,是以色红。今日亡国之谣;乃天所以做王也。”宣王曰:“朕今赦姜戎之罪,罢太原之兵,将武库内所藏弧矢,尽行焚弃,再令国中不许造卖。其祸可息乎?”伯阳父答曰:“臣观天象,其兆已成,似在王宫之内,非关外间弓矢之事,必主后世有女支乱国之祸,况谣言曰:‘月将升,日将没’,日者人君之象,月乃阴类,日没月升,阴进阳衰,其为女主干政明矣。”宣王又曰:“朕赖姜后主六宫之政,甚有贤德,其进御宫嫔,皆出选择,女祸从何而来耶?”伯阳父答曰:“谣言‘将升’‘将没’原非目前之事。况‘将’之为言,且然百未必之词。王今修德以楔之,自然化凶为吉。弧矢不须焚弃。”宣王闻奏,且信且疑,不乐而罢。起驾回宫。

[1]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