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9 04:23:50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割爱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8个义项): 展开

割爱 - 2011年小牛编著图书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2011年小牛编著图书。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割爱

  • 定价

    29.80元

  • 作者

    小牛

  • 出版日期

    2011-10

  • ISBN

    9787543877801

折叠 编辑本段 编辑推荐

《割爱》寻寻觅觅,曲曲折折,错失十四载,情圆意难圆,如诗如歌追梦路;生生死死,轰轰烈烈。

折叠 编辑本段 媒体推荐

一场电影,一个梦想,一生追求,一次自残,一世厮守,这就是小说主人公魏真的人生选择。小说好看而又深刻,通俗而不庸俗。

——推出《白鹿原》、《国画》等书的著名编辑家何启治

这是一部多年难得一见的撞击心灵的情爱小说。小说主人公魏真为爱而找爱,为爱而玩爱,为爱而割爱。为找爱,历尽千辛万苦;为玩爱,遍尝辛酸苦辣;为割爱,毅然挥刀向己,令人扼腕,让人震撼。

——《沧浪之水》、《因为女人》的作者、著名作家阎真

小说在刻画当代文化青年的情感纠葛和内心冲突中,潜行着一种深沉的哲学思索:肉体总在不经意间为我们制造着各种各样的错误,把我们对理想的追求拖入现实的泥淖,于是有矛盾、有取舍、有悲欢、有聚散,有人性的高贵与低贱……人生,全在我们面对诱惑的态度与选择。

——责编手记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小牛,本名张小牛,男,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现供职于湖南娄底市文联。已在《人民文学》、《当代》、《十月》、《中国作家》等多家期刊发表大量中短篇小说,出版有长篇小说《秘方》、中短篇小说集《山里有条弯弯河》、《街上的阿强》等,作品多次获奖,被多家选刊转载,入选多种选集,被改编成电影;并有影视剧本拍摄后获飞天奖。

折叠 编辑本段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折叠 编辑本段 序言

有位很著名的作家几年前写一部沉甸甸的长篇时,竟撇开电脑改回用笔,一种介乎钢笔和毛笔之间的笔。说是一共用了50支笔。那笔五块钱一支,5吱等于250块钱。就有人说那作家是“二百五”了。我想“二百五”的含义大概有二:一是电脑时代了,他居然又掉过头去用笔;二是市场一窝蜂玩乐子了,他居然还在钻深刻。

我是始终钦佩这位作家的,钦佩他的作品,更钦佩他的写作态度。就是这态度导致他丢开很现代的电脑重新摸笔,为了要找回一种写作的感觉,那感觉可能像一条曲里拐弯的巷道,一直通向深厚的思想吧。于是这位作家的“二百五”含义其实又集中成一个:什么时候了,还深刻?

今天深刻的确不赶趟了,到处都在快餐,都在消遣,都在刺激,世界一片喧嚣一片泡沫,连空气都知道过一天算一天,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成分变化。这种时候你还要眼里装点深思脸上摆点凝重,被人嗤笑就不奇怪了。但问题是这世界喧嚣着泡沫着的同时,又没法甩得掉凝重,凝重总是像钉子一样,顽固地牢牢地扎在世界一切暗处的皱褶里,时不时要间进人们的视野,让人在快餐着消遣着刺激着的时候感觉很煞风景,甚至还要给人制造忧虑或者制造警醒。这时候,有人要盯住凝重往眼里装进一份深思,也不奇怪了。

我的这部小说,应该首先肯定不属快餐之列,哪有数十万字的快餐?但应该是可供人消遣的,因为读过书稿的人都说很好读,故事曲折、情结跌宕,能拽着你一口气看下去;刺激嘛也有一点点,一个男人和多个女人的故事或许还会招来些批评。但我要说,小说的分量绝不仅仅停留在消遣和刺激上。何启洽老师都说了,这小说既好读又深刻——这就又绕到“深刻”上了。我也不是刻意追求深刻,全因为小说主人公老也丢不开他的追求,虽然可以理解,这世界太多人不喜欢要追求,但也有太多人日子里离不开追求呢。只是这位主人公为了捍卫自己的追求,居然最后那样对待自己,也是可以让一些人看成“二百五”了。

何启治老师是最先读了这部书稿的。这位推出过许多轰动作品的著名编辑家,以他70岁的精力一口气看完了它,然后给我打了40多分钟的长途电话。尽管此后书稿并未及时如他的预计印刷成书,我仍然非常感激他对书稿的高评和分析,我想书稿未能及时出来,还是被喧嚣和泡沫阻住了吧。

好几年前了,这部书稿尚未动笔的时候,一位当时在省城某时尚杂志当编辑的女老乡请我吃饭,桌上还有她在省城的几个熟人。互相介绍后,就有人说,看到《中篇小说选刊》上接连有我的作品。女老乡立即问我那些作品能挣多少稿费。我报了个数,这位曾经满怀文学情结的女老乡摇头一笑,向她的熟人说,啧啧,还写什么文学哕。后来,我在写这部书稿时,就时不时想起这位老乡的话来,还要在心里回答。我不打算从文学里刨出什么喜出望外的东西来,但我总想把自己心里的东西装进文学里去啊。

现在,这部几经折腾的书稿终于变成书了,我更加有理由把我的文学睛结坚持下去了(虽然我做不到像我钦佩的那位作家一样把电脑再换成笔)。如果这种坚持还会令人像我那位老乡一样被我逗乐了,我只能先给自己做个结论:我基本也算个“二百五”吧。

小牛

2011年7月2日于娄底

折叠 编辑本段 文摘

接下来是腰部,腰部其实并不纤细。中国女人丰胸而细腰的并不多,那是洋女人的爱好,用几乎能掐断的腰支着两只肥奶,比例悬殊得奶子不像奶子,简直怀疑是人工催长出来的硕大果实,摇摇欲坠挂在树的细枝上,让人胆战心惊。看看王珍的腰吧,在饱满的胸部下顺理成章地丰腴着,却并不臃粗,依然显出充分的柔与足够的韧。这样丰腴而柔韧的腰,除了上为饱满的胸部作烘托,还要下为腹部作铺垫,延伸出一片舒缓而流畅的空阔带,这空阔的腹部以椭圆的弧形框定,像是把主人蒸腾在丰胸上的火烈和激荡在这里进行熨烫,不再张扬和奔放,变得含蓄起来,当然也神秘起来。这神秘尤其随着弧线的收束,在小腹和大腿的共同配合下,用一个似乎戛然而止的小小三角区消遁了踪迹,却又明明留下了某种暗示。魏真有个感慨,许多女人的身材动人处多,却在这三角区露了败笔,大腿根部间隙太宽,像一只圆规,肉体的生动就让这“圆规”毫不留情破坏了。魏真看好些穿紧身裤的女人,特别是健美舞台上着三点式的时尚女郎,总不忍心将视线投往那些遗’感的三角区。王珍的三角区就没有败笔,两条圆腴的大腿和收中有凸的小腹配合得恰到好处,那种女人独有的神秘在这绝妙的配合中闪烁出更大诱惑,简直是一只无形的魔手,将魏真的眼神拽得歪歪扭扭。

当然魏真的克制力还是不差的,他在仓库和王珍一块干活时尽量少将目光往王珍身上落;稍有闲暇他就坐到货堆下去,闭着眼睛要酝酿诗。

闲暇倒是常常有,王珍总是把大部分活计都揽了,让魏真多酝酿诗。她对被贬到仓库来的魏真格外地关照。问题是魏真坐到货堆下就发了呆,一只手不停地一下一下捋着鼻子,像是要把灵感从鼻孔里挤出来,但那灵感却像受了惊吓的老鼠,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不肯探头。

在公司办公室魏真可是灵感泉涌,他整日里将诗句像农民套种庄稼一样种在繁杂琐碎工作的缝隙里,连去厕所都是脑袋一会儿勾一会儿仰一会儿歪,蠕动的嘴皮在细细咂着什么字句。我们不能嘲笑魏真,在那个知道舒婷北岛名字比知道歌星名字的人还要多的年代,一个充满理想精神和浪漫睛怀的青年想成为诗人,完全是天经地义的。当然也有反感的,公司办公室主任就常常冲魏真哼鼻子,说他“打屁都想打出诗句来”。前不久魏真在接县商业局电话通知的时候终于彻底惹脑了办公室主任,电话通知公司经理次日去局里开会,魏真一边接通知一边还在脑子里倒腾诗句,于是电话记录本在写上会议通知后,居然又出现了这样几行字:

迈着方步

在电话线上

很绅士

就像一只

没见过世面的

企鹅

办公室主任看了电话记录本,脸立马成了白菜帮子,手指头点着魏真打摆子一样地抖:“你你你,是要,耍耍耍我的把戏啊!让我拿这样的通知,去去去给经理看,啊啊?”

那诗句不久后就变成了铅字,嵌在一首题为《语言的多种表演形式》的短诗中。魏真在收到样报的同时,主任的口头通知也下达了,说是领导研究决定,让他到百货批发部的仓库里去锻炼。

魏真就这样到仓库来了,心里当然有懊恼。他原先在一所乡下中学教书,作为一名师专中文系的毕业生,他起初也怀抱站讲台洒青春的激情,但这激情很快就一点一点被晾干了。在那个热衷打牌、热衷向学生家长要家酿米酒、还热衷讲荤故事开俗玩笑而且工资老是拖欠的环境里,魏真觉得自己是一条浮出水面艰难呼吸的鱼,别说教书无法燃烧激情,就连写诗的灵感都给沤烂了。他费了老大劲终于调回县城,改行进了县百货公司,还被安排在办公室。这都是亏了县财委一位叫邢之远的股长帮忙,因为邢之远也喜欢写点诗,和他交上了诗友。但没想到,只半年时间魏真就让百货公司的头头恼火了,连邢之远也没能为他说上话。

就在魏真懊恼的时候,百货批发部的邓主任也拿“锥子”狠狠锥他了。

那是因为魏真发错了货。一位开小商店的个体户来进货,其中有两件雨伞。两件就是两纸箱,按说最不应该出错的,可魏真不知道那种牌子的雨伞刚从过去的五十把一件改为六十把一件了。偏偏开票的也疏忽,数量一栏写的“100把”,后面备注栏里又写的“2件”。魏真接过提货单只瞥了一眼“2件”,就搬了两件给人家,纸箱上变更的数量也没注意。这错误在那个体户走后十几分钟,因为另一个叫“大头何”·的个体户来进货才被发现。大头何也要进这种牌子的伞,五十把。却又不把提货联交给魏真,只问王珍哪去了。魏真就让大头何等着,说王珍上厕所了。他知道大头何对王珍有意思,三天两头零零碎碎地进货,一来就将火烫的眼神往王珍身上烙,晃着硕大的脑袋跟王珍套近乎,还明显对他在王珍身边露出醋意。王珍对大头何倒也热情(其实她对每一个进货的都热情),从厕所出来后,先是重重朝地上吐一口痰,然后去水龙头下一边洗手一边大声说大头何讨厌,进货婆婆妈妈。大头何呵呵笑,眼神在王珍弯着的背影上烙着,又跑过去取下壁上挂着的毛巾给王珍擦手,说五十把伞正好一件一点也不婆婆妈妈。王珍说改六十把一件了,还得开箱拆零呢。魏真一听就叫一声坏了。

多发出的二十把伞,大头何领着魏真追回来了。大头何说是为了王珍才去追的。他是真费了劲,那提货联上的名字王珍也不熟悉,可能是个刚开店的(那年头正是个体小商店冒得像雨后春笋一样的时候)。大头何就开着那辆摩托改装的小拉货车,载着魏真去小街小巷到处找,嘴里不停地数落魏真连一个简单的发货都要出错,完全是个玻璃相公,根本不该到仓库来给王珍添麻烦。数落完了又要魏真给他买汽水(那时候还没有出现矿泉水),还要魏真拧开盖子递给他,他从方向盘上腾一只手握着汽水瓶喝几口又将瓶子交给魏真拿着,一会儿又要喝了让魏真把瓶子再递给他。魏真始终就在拖厢里靠近大头何弯腰站着,一只手紧紧抓着铁护栏,一只手不时地将汽水瓶接过来又递过去,就像一个站在手术台边的护士。他实在奇怪大头何如此能喝水还不撒尿!直到大头何喝了四瓶汽水,天也黑下来了,才终于在一条七拐八弯的小巷里找到了那个进伞的个体户。那人果然刚从别人手里接下一家小卖店,是个精明脑壳,打听到一个小学要搞二十周年校庆,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人家在准备发放的校庆纪念品中挤进了一把雨伞。精明脑壳刚将一百把雨伞送到学校里,多得的二十把就带回店里了。他在魏真十分不满的神色下将一双小眼睛躲躲闪闪,说是打算第二天把多出的伞送回仓库去呢。大头何就冷笑,说你还打算在雷锋同志的笑脸下挂只算盘吧!

王珍很为大头何感动,她一直在仓库等着。她要请客,下馆子吃晚饭。魏真说应该由他来请。大头伺就向王珍眯着眼笑,笑过后又将眼睛向魏真斜着。于是这饭由大头何请了。王珍破例喝了一杯乡下米酒,每喝一口都跟大头何响亮地碰一次杯,让大头何硕大的脑袋晃得像挂在秋千上的葫芦。但王珍最后又伸一根指头敲着那硕大的脑袋,吩咐这发错货的事不准说出去,要让邓主任知道可不得了。大头何将硕大的脑袋用力点着,说你王珍的吩咐我敢不听吗!

[1]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