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1 18:34:16

面具 - 汉语词汇(掩面器具)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面具,指遮盖全部或部分脸并有眼睛开孔的覆盖物,通常作为舞会、狂欢节或类似的节日、戏剧等的伪装起遮挡保护作用的外罩。面具文化也通常被称为傩文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面具

  • 拼音

    miàn jù

  • 外文名称

    mask

  • 作用

    作为舞会、戏剧等伪装;遮挡保护

  • 释义

    遮盖全部或部分脸并有眼睛开孔的覆盖物

  • 出处

    《宋史·狄青传》

折叠 编辑本段 基本解释

(1) 遮盖全部或部分脸并有眼睛开孔的覆盖物,通常作为舞会狂欢节或类似的节日、戏剧等的伪装

(2) 起遮挡保护作用的外罩,如防毒面具

折叠 编辑本段 引证解释

  1. 护脸器具。

《宋史·狄青传》:"临敌披发,带铜面具,出入贼中,皆披靡莫敢当。"

水浒传》第五二回:"熟铜面具似金装,镔铁滚刀如扫帚。"

魏巍《东方》第五部第十二章:"同志们!不要慌!有防毒面具的戴防毒面具。"

2、假面。

唐·段安节《乐府杂录·驱傩》:"用方相四人,戴冠及面具,黄金为四目。"

宋·陆游《老学庵笔记》卷一:" 政和中大傩, 下桂府进面具。"

3、比喻伪装。

鲁迅《二心集·"友邦惊诧"论》:"他们的维持他们的'秩序'的监狱,就撕掉了他们的'文明'的面具。"

巴金《灭亡》第四章:"他们正戴着爱底面具来吃我,吃人。"

4、形容词:虚伪的。此处"面具"所含的虚伪的意思不是贬义的。而是朋友间的一种玩笑话。

折叠 编辑本段 基本含义

折叠 概述

面具是人们内心世界的一个象征,它是一种横遍全球纵观古今的文化现象,它以丰富的文化内涵和特殊的外在形式,为学术界所重视。面具是造型艺术的一个特殊领域,它最早出现于十分遥远的古代。许多部落的面具常是把雕刻和绘画结合在一起,创造出颇为精彩的作品,尽管奇形怪状,毕竟不是为造型艺术的一项重要的成就。

面具文化也通常被称为傩文化。他的出现是社会进步的一种标志。我国是面具产生最早、流行时间最长的国家之一,直到今天仍然可以看到它的原型和影子,继续在我国民众心理上、民俗上、文化上和艺术上发挥作用。一般指演员的面部塑形化妆,又称"假面"、"脸子"。英文称"mask"。

人类戴面具已有几千年的历史,最早的面具可能产生于狩猎活动,为了便于接近猎物,猎人用面具把自己装扮成各种动物,在世界各地的民俗活动中,人们往往用面具把自己装扮成神鬼及各种奇禽怪兽,以表示对自然力的崇拜或在想象中征服自然力,在民间的一些戏曲表演活动中,面具至今仍是主要的化妆手段。比如贵州的地戏等。

目前已知的世界上最早的面具,其材质为石料,可追溯到公元前7000年,现存放在巴黎圣经圣地博物馆。

折叠 用途

面具的使用在很多地区都很普遍。

现代戏剧的面具

十九世纪面具常被欧洲前卫艺术家使用。如歌剧魅影里的角色使用面具

仪式用的面具礼仪面罩出现在世界各地,虽然他们往往有着许多特点,极鲜明的形式发展。

非洲

许多非洲面具代表动物。

日本

日本面具属于相当古老的传统,至今成为高度精密和程式化的戏剧传统。有些戏剧如能剧的主角必须戴面具。

工作保护

焊工面罩(保护焊机操作员的脸和眼睛)、击剑面罩、古代作战面具。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李梧桐是一个热情、有干劲的超级刑警,视恶如仇,哪里有坏人哪里去,办案绝对不马虎,当然这样的人多半就会忽略了身边最亲密的人,也就是她的女朋友秦家玲,这一天他又为了办案而迟到了,虽然家玲早就习惯但也不免念个几句,只是没想到梧桐今天是特地来跟他求婚的!兴奋的梧桐摸了摸口袋,最重要的求婚戒指竟然不见了,梧桐一想就是刚刚在铁工厂跟歹徒搏斗时掉了,梧桐拉起家玲的手来到破烂骯脏的工厂,梧桐找到了戒指,便跪地跟家玲求婚,家玲又惊又喜含着泪答应了梧桐,两人就在这个破旧不堪但十足浪漫的环境之下定了情。 梧桐也继续他的刑警生涯,这次他要抓的嫌犯黑熊是狡猾的通缉要犯,梧桐为了抓黑熊闯入了大姊大黄蓉所开的酒店、逮捕嫌犯当然是轰轰烈烈,黄蓉为了老情人黑熊也不惜出来阻挡梧桐,黑熊顺利的逃逸,而黄蓉和梧桐拉扯过烈,黄蓉竟然赏了梧桐一巴掌,梧桐也奋而将黄蓉带回警局,两人就此结下了樑子。直到黄蓉的法律顾问梁宇庭现身警局才将黄蓉带离,梧桐和宇庭也在警局吵了起来,却没想到两人公归公,私底下这两个男人跟家玲其实是好的不得了的高中同学三人组。而梧桐也在因缘际会下认识了神祕的小酒馆老板娘苏美幸,美幸光鲜亮丽的外表下其实暗藏了不为人知的过去,而两人的缘分也就在一次梧桐追查纵火犯的状况下认识了,缘分因此展开…… 这一天,梧桐和家玲拍结婚照拍到一半,为了逮捕黑熊梧桐提早离开现场,家玲因为放不下心所以也跟着去了,而梧桐到了现场与黑熊一阵搏斗,最后黑熊被梧桐制服,却也当场被活活勒死,虽然终于抓到了大坏蛋,但这一切,也都被家玲亲眼目睹,家玲当场失声尖叫,梧桐痛苦不已……
    第2集
    梧桐人在医院,家玲虽然心急梧桐的伤势,但却因为梧桐杀人的梦靥挥之不去而无法面对梧桐,梧桐也心伤不已,宇庭自然就代替梧桐照顾了家玲,但其实…宇庭已经暗恋了家玲好几年了,从没说出口…。宇庭隔天再度前往婚纱店想找家玲,却看见已经出院的梧桐牵走家玲,心中怅然。家玲试着和梧桐一起,半夜却总是在恶梦中惊醒,梧桐不知如何是好。 黄蓉因为黑熊的死而损失了两三千万,尤其在知道杀死黑熊的又是那个难缠的刑警--李梧桐,这个仇怎能不报?宇庭当然掩饰了自己与梧桐的关系,镇定的告诉黄蓉这个警察并不好搞,黄蓉管他好不好搞,她一定要李梧桐身败名裂! 酒店来了难搞的客人,对黄蓉齐下小姐个个不满,黄蓉微笑按耐,call来调教已久、正值青春年华的美丽少女--周咏琦,果然,服伺得客人服服贴贴,黄蓉满意极了。 就在梧桐事业爱情都失意的状态之下,美幸成了梧桐最好的避风港,两人也渐渐的建立起了成熟的友谊,而宇庭也因为梧桐和家玲的冷战趁虚而入,四角关系渐渐的浮上檯面……
    第3集
    梧桐听从美幸建议,决定耐心挽回家玲、抚平她受伤的心,没想到深夜却在家玲家门口,看见宇庭开车送她回来,家玲隐瞒了和宇庭外出,梧桐莫名难受,宇庭离去时发现梧桐…。宇庭替家玲解释原因,还刻意表示…别再跟家玲呕气,我当你们的夹心饼乾很累耶,梧桐吃味赶人,却也谢谢兄弟照顾家玲…。 梧桐尽力挽回家玲,不料家玲却突然提出延后婚期的请求,梧桐无语,却也只得接受,两人情感逐渐降温。 梧桐又在某次办案过程中,发现黄蓉不法证据,原来黄蓉的手下阿保正带着未成年少女进行交易,黄蓉不只生意落空、又多了一个把柄在梧桐手中,更是怒不可遏,要宇庭出面贿赂梧桐。 宇庭几经挣扎,还是约了梧桐在小酒馆见面,梧桐心知是为黄蓉而来,兄弟俩见面就是一番针锋相对,宇庭拿出支票,梧桐自然不收,骂了宇庭一顿,还誓言一定办到底,两人不欢而散。 梧桐持续关心家玲,相爱的两人彼此虽然还是有情,却怎么也找不回过去的感觉…。宇庭也持续关心家玲,他给家玲的轻松感觉,让家玲有了笑容。 美幸在回家陆上,看见某对母子的互动,使她心痛的想起自己的往事…原来她曾经有过婚姻、产下一名小孩,却因过去酒店上班的经历被婆婆发现,小孩一生下来就遭强行带走,从此音讯全无…,而这些年来,她不停的透过徵信社,寻找的就是孩子的下落。 黄蓉得知梧桐拒绝交易,气愤不已,正想着该如何对付这难缠警官时,意外发现咏琦与梧桐的合照,她决定…要给咏琦一个专案!隔天,梧桐就在路上碰见当街行抢的案件,抢匪逃走…而被抢的女孩,正是当年警校教官的女儿—咏琦。
    第4集
    咏琦终于和梧桐搭上线了,但她却开口请辞,咏琦对黄蓉坦白认识梧桐,不料黄蓉不但没有面露惊讶,还得意笑笑…就是知道只有你能突破他的心防啊~咏琦明白,自己也是黄蓉精心布置的棋子之一,黄蓉恩威并施,定要咏琦继续,咏琦无奈…回不了头。 徵信社带来好消息,美幸整天喜上眉梢。 梧桐关心着家玲,终于…突破了与家玲的僵局,他开心带家玲到美幸的小酒馆约会,联络不到家玲的宇庭也来到了小酒馆,却愕然发现两个好朋友合好了!他有些许怅然却也只能献上祝福,这一切…细心的美幸都看在眼里。轻松的气氛维持不了多久,梧桐突然接到咏琦的来电,电话那端的咏琦只是无声啜泣着,梧桐担心询问,得知咏琦因为找工作失意在酒吧买醉,警察的天性还是让梧桐无法置之不理,家玲无奈嘆气「你去吧」,宇庭却大为光火,为家玲出气怒骂梧桐,美幸出面圆场,梧桐对家玲表示抱歉,还是离开。 咏琦其实根本没醉,她设计成功,梧桐果然来了。咏琦佯装失意难过,哭倒梧桐怀里,这世上只有梧桐哥你关心我哪~~,梧桐柔声劝慰,背起咏琦回家。咏琦感受到梧桐的真心鼓励,心有不忍… 梧桐送咏琦回,赶往家玲家,却发现宇庭不只送家玲回家,还帮她换灯泡!醋意大起的梧桐赶走宇庭,还一番叨唸,家玲感受梧桐异样,梧桐坦言…「怕失去你」,家玲心中一暖…微笑。 翌日,梧桐趁胜追击,与家玲相约一起看电影。小峰却突然跑来求救,美幸姊被绑走了!小酒馆里突然闯进一群人,二话不说就带走了美幸,被打伤的小峰前来求援,梧桐着急赶往~~ 原来,绑走美幸的是前夫的母亲,她出面警告美幸…不要再调查小孩的下落,她们家大业大,不能让外界知道他儿子跟美幸这个酒家女有渊源,美幸哭求前婆婆还给她小孩,对方还是冷然拒绝。梧桐赶到,救出差点遭歹徒非礼的美幸,一向冷静成稳的美幸,终于掩藏不了情绪,对梧桐泣诉自己的过往,梧桐不忍安慰…。同时,与梧桐约好的家玲,还在电影院门口苦苦等着…
    第5集
    家玲苦等不到梧桐,再次心灰意冷。她孤零零的走在夜黑的路上,突遭醉汉骚扰,她躲起来…惶恐又害怕,还是一样…联络不上梧桐,她哭着打给宇庭。 宇庭正陪着黄蓉处理一个重要合约,突接到家玲求救电话,他二话不说前往,留下面色铁青的黄蓉。宇庭赶到,看到狼狈害怕的家玲,心疼不已。 梧桐送美幸回家后,才猛然想起和家玲的约会,懊恼赶到家玲家,看到宇庭正在帮家玲揉扭伤的脚,一时醋意大起骂宇庭,宇庭见梧桐指责,终于忍不住挥拳教训,吼骂梧桐只顾着救别人,不仅放家玲鸽子、还害她差点被侵害,梧桐惊讶愧疚,两兄弟扭打…家玲哭喊住手,把两个人都推出家门…。 黄蓉骂咏琦设计梧桐的事没有进展,难道要等酒店关门大吉?咏琦回嘴…梧桐忙的很、又有女朋友,谁理我啊,黄蓉狠回,你不行…我就找别人…,咏琦惊,无奈答应继续。 梧桐找家玲道歉,家玲心灰意冷没有回应,两人稍有回温的感情,又停滞了。 咏琦送亲手做的便当到警局找梧桐,梧桐关心她工作找的如何、还一番鼓励,咏琦感动他的真心关怀…。 宇庭找梧桐,梧桐没好气…表示不会为昨天的出手道歉,还质问宇庭是否为家玲付出太多…,宇庭终于坦承,喜欢家玲很久了,最近看她这样难过早就受不了了,要是梧桐再不好好珍惜,他绝对不会再让步、绝对会把家玲抢过来…。梧桐看着宇庭坚定的眼神,嘆气…你说出口,有些事就不再单纯了,但也表示,我跟家玲不会有事的,你别想得逞。而这一切…都被偷偷跟踪来的咏琦,听在耳里。 家玲约梧桐见面,梧桐以为雨过天晴,没想到家玲却是来做个了结的,她忍痛表示…深思熟虑过了,只要梧桐一天不离开警界,她就一天没有安全感,他们的感情也就无法继续下去,家玲请梧桐放她走,梧桐心碎痛苦。 咏琦拉着行李出现在梧桐家门口,请求梧桐收留,梧桐委婉拒绝,咏琦使招彻夜睡在梧桐家外、还装可怜委屈表示…没有朋友可信任、也没有朋友愿意收留,梧桐只得答应她入住,再三盯嘱找到工作就要搬离…。 咏琦计谋得逞,得意打给黄蓉邀功,黄蓉随即带人前往梧桐家安装针孔,要咏琦尽快拍到证据。 梧桐带新床单回,与咏琦一起拆换,家玲前来要收东西,撞见,心碎气愤奔出,梧桐追…家玲不听梧桐解释,退回婚戒…「你自由了」。
    第6集
    梧桐烦恼着家玲误会,一夜无眠,咏琦买早餐回,半是真情半是假意道歉,梧桐反倒安慰没事,你只管好好找工作便是,咏琦愧。 梧桐找家玲解释,家玲气骂…难道要我亲眼见到你跟别的女人上床才算不是误会吗,最近的你变得我都不认识了,倒底还有多少张面具我没看过?梧桐也终于忍不住吼,我从没变…还是那个爱你的李梧桐、是你不信任我,两人发生激烈争吵,不欢而散,家玲痛苦。 宇庭找黄蓉,道歉那天匆忙离开一事,黄蓉问…为女人?宇庭不多做解释,只表示会尽快处理合约后续,转身告辞。咏琦入,与宇庭擦身,宇庭觉得咏琦面熟,掩门偷听,咏琦还没开口,黄蓉不由分说便是一个巴掌,她怒斥咏琦连个小警察都搞不定,难道要自己亲自出马?!「别以为我对你不一样,你只是我的一个棋子」,咏琦明白黄蓉的狠绝,怨忿不甘却也害怕不安。而门外的宇庭,更是意外震惊黄蓉早已派出一个女孩设计梧桐… 宇庭梧桐见面,宇庭还未开口,梧桐反倒先说了与家玲可能要暂时分开的无奈,宇庭一楞…到喉咙的话吞了下去,竟隐瞒住了咏琦的真正身分,梧桐提出暂住宇庭家的请求,「以免误会更多情况更复杂」,宇庭挣扎着…想着与家玲的可能,他随口掰了理由回绝梧桐… 家玲与宇庭见面,心情纷乱的告知与梧桐争吵一事,宇庭静静聆听…,突开口表示,其实…我等这一天很久了,宇庭鼓起勇气趁机表白,家玲迴避,宇庭坚定的表示会等家玲点头。 美幸经历绑架事件后,每天呆坐家中,断绝与外界的联络。某日电话答路机竟响起熟悉的声音,「美幸,是我…我回来了」,等美幸回神,才惊觉留言的人是前夫国贤,她冲出家门…。美幸追问国贤小孩下落,国贤逃避,只求挽回美幸感情,美幸愤恨拒绝,只要小孩!国贤痛苦告知母亲发生重大车祸,至于小孩…我会带来见妳。 重燃起希望,小酒馆又开张了!诸事不顺的梧桐,又从和美幸的相谈过程中,得到了认同与启示。 被黄蓉狠狠修理的咏琦,企图寻求梧桐的慰藉,她主动献身,抱歉着害梧桐被家玲误会,但她愿意当梧桐身边的小女人…,梧桐奋力推开咏琦,起身离开,「明天…你去找个旅馆住吧」,咏琦在梧桐身上得不到肯定,惶恐孤单的眼神竟渐渐…转成了坚定阴狠。 梧桐在婚纱店外,看到自己与家玲的合照高挂着,又见宇庭带着朋友找家玲做生意,心中百感交集,宇庭仍忧虑梧桐状况…关问「你家那个小女生搬走没」,梧桐没好气回「明天就搬走了啦」,也刻意提醒宇庭不要趁机对家玲示爱,宇庭却意有所指「别忘了…你们分手了,家玲现在是单身」,梧桐无语。 家玲感谢宇庭介绍客户,请宇庭吃饭,席间探问梧桐近况,宇庭醋意起,隐瞒称不知…。 咏琦才刚搬走,梧桐就接到咏琦求救电话,梧桐赶往歹徒指定旅馆,惊见咏琦遭绑,慌乱中被迷昏…醒来赤裸着身体,已不见咏琦…。赶回家,等着他的,竟是桌上一叠与咏琦相拥在床上的照片~~
    第7集
    梧桐正看着照片,接到黄蓉打来的电话,梧桐气骂早该想到是你…,黄蓉威胁梧桐放手阿保的案子,梧桐不答应,逼问黄蓉咏琦的下落,黄蓉笑…死到临头还在关心别人,想想自己吧。黄蓉气梧桐不肯就范,要咏琦准备下一步动作,咏琦惶惶不安…。新闻报导不停放送梧桐和咏琦的亲密照,警局里梧桐激动辩白,电视却突然播出现场连线画面--竟是黄蓉带着咏琦出面…召开记者会控诉梧桐白嫖!当街勒死歹徒的英雄警员,瞬间成了狗熊,组长阿龙面色铁青,梧桐当下缴出配件,即刻停职调查。 梧桐无法相信,咏琦平安出现了,但却是与黄蓉一起,还控诉他的不是~~。记者们冲到婚纱店围拥着家玲,询问与未婚夫梧桐的感情问题,家玲招架不住,宇庭出现,护着家玲表示…李梧桐跟家玲已经分手了,跟这件事没有关系,她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家玲楞。家玲求宇庭救救梧桐,宇庭却面有难色,反倒要家玲放宽心…梧桐自己会解决的。 梧桐忿忿质问宇庭,你早就知道这所有设计对不对!宇庭表示提醒过他,梧桐吼骂…但你没告诉咏琦是黄蓉的人哪,我不只被设计了、还被最好的朋友背叛,害我失去了一切…梧桐激动痛苦离去,宇庭看着自己年轻时和梧桐家玲的三人合照,心一横盖上。梧桐到小酒馆解闷,美幸开导劝慰、相信照片误会一场,梧桐故意倾身捉着美幸手问「这样…你还相信我是清白的吗」,美幸明白梧桐心中痛苦,陪着他度过难熬的这一晚。美幸送梧桐回家,却见李枫出现,李枫大骂梧桐丢脸,「身边这女人是谁?家玲呢?」,梧桐百口莫辩,任由李枫打骂…李枫心脏病发作昏倒。几经挣扎,宇庭鼓起勇气打电话约家玲外出散心,家玲仍担心梧桐状况,宇庭谎称梧桐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会没事的,你才该避开记者纠缠出去走走,家玲答应。急诊室外,梧桐焦急等候,美幸体贴陪伴,李枫醒来…却问家玲人呢,梧桐称出差,李枫要梧桐找来,「用我这张老脸解释道歉」。梧桐急找家玲,但家玲早已跟着宇庭出门,忘了拿手机…
    第8集
    宇庭家玲渡假回,宇庭暗示希望下次出游能更进一步,家玲迴避。家玲发现手机有数通未接来电,听留言…惊知李枫病危~~,两人赶到医院,得知李枫病逝噩耗,呆楞…。 美幸陪梧桐至疗养院收拾李枫遗物,梧桐无限感慨,门口却突然传来啜泣声,梧桐抬头见一妇人「…妈?!」,妇人仓皇转身,梧桐追去,「别再离开我!」,梧桐母泪流满面,难过表示对不起梧桐父子,也道出当初离家的惊人真相,原来梧桐一直误会了父亲李枫…,多年后终于再见,母子相拥而泣。 家玲宇庭赶来,表达关怀之意,梧桐看着两人一起…轻声道谢,美幸体贴先离,梧桐母将四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家玲将李枫送给自己的手镯还给梧桐母亲,梧桐母猜想出家玲与梧桐的关系,探问,家玲坦然告知原本跟梧桐要结婚了,却…,梧桐母嘆,开口却不是要家玲回头,反倒是告诉家玲,梧桐和他父亲一样,都是没办法安于家庭的人,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好女孩,但梧桐需要的是一个勇敢的女人,如果你不是…请你放了我儿子,也放了你自己。家玲楞,望着疗养院止步不前,缓缓走向宇庭的车…。 咏琦失踪,黄蓉心烦不已,令经理尽速找人。咏琦游晃街头,过回吸食毒品的落魄生活,她醉倒在路边,有个人影出现…是黄蓉。如同多年前一样,黄蓉带咏琦回家,咏琦醒来却要走,黄蓉骂忘恩负义,咏琦恨…你这吸血鬼,害我害死李伯伯、毁了梧桐哥!咏琦转身…离开黄蓉。 国贤来电,表示带了小孩约美幸见面,美幸又惊又喜,终于见到思念已久的小孩,但EDDIE却因车祸患了失语症,美幸心痛不忍。 美幸回,谈着EDDIE的一切,喜极而泣…梧桐陪伴,两人已发展出相互扶持的情感,小峰看在眼里,高兴。
    第9集
    咏琦哆嗦要毒品遭欺负,气恨下出手伤人,却反被殴打,阿意通知梧桐赶来营救。 梧桐带满身是伤的咏琦回家,咏琦愧疚哭,并告诉梧桐自己已经离开黄蓉,还愿意出面作证还梧桐清白,梧桐欣慰,要咏琦先养好身体、戒掉毒品,咏琦昏沉中说出想回家、想妈妈… 经过一夜休息,咏琦醒来,觉得自己的未来重新充满希望,她留下纸条表示出门买早餐,却在楼下,遇到卖毒品的混混,晃着枪逼近~~ 一声枪响,梧桐惊醒! 梧桐冲下楼,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咏琦,咏琦气弱游丝…原来自己想的太天真,做过的坏事还是要付出代价的,请梧桐哥原谅她,梧桐泣点头,背起她要送医急救,最后…咏琦还是死在他的怀里。 黄蓉面无表情看着新闻播报咏琦的死讯,宇庭探问有无涉入,如何对警方交代,黄蓉回…就说她勒索酒店,否则要对白嫖案翻供,已被逐走,所以咏琦的死跟自己毫无关联。 梧桐心痛咏琦死,美幸安慰陪伴,两人都感受到对彼此的情感在改变…。国贤带eddie到美幸家玩,趁势抱住美幸表白,美幸挣脱拒绝,梧桐正巧来访,送eddie脚踏车,美幸松口气,故意介绍梧桐是自己特别的好朋友,国贤醋意大起,对梧桐充满敌意。 家玲想着梧桐母亲的话…挣扎,最后选择主动打给宇庭约见面吃饭,宇庭欣喜答应。两人在餐厅外遇见一起吃完饭走出来的梧桐跟美幸,四人分外尴尬,家玲关问梧桐近况,梧桐强装很好,临别前梧桐悄声告诉宇庭...要善待家玲。美幸明白梧桐心里难免不是滋味,但梧桐却又说着…宇庭各方面条件都比我好,家玲会幸福的~~。 家玲表示要出差到巴黎,宇庭听了突拿出戒指求婚,家玲错愕…宇庭请家玲先不要急着拒绝,到巴黎的时候好好考虑,他和戒指都在等着女主人回来,家玲感动。 梧桐找上宇庭,要宇庭交出黄蓉的犯罪证据,宇庭拒绝,兄弟俩再起冲突,梧桐反问宇庭,你当初劝我要多为家玲着想,现在你和她一起,你敢告诉她你在做什么吗,宇庭表示家玲不需要知道,也不需要「有人」告诉她,梧桐撂话不悦离去。黄蓉来找宇庭,遇到刚下楼的梧桐,黄蓉只身前来,正满腔怒火的梧桐一把捉住她拖到楼梯间,发狠威胁…我三秒内就可杀了你,不但不会愧疚、也不会再有长官关切,黄蓉惊吓呼救,最终…梧桐还是放掉黄蓉,我不会脏了自己的手,但我一定会找到证据让法律来制裁你。 黄蓉惊魂未定,疑惑梧桐怎会在这出现,但也恨恨要宇庭尽快搞定白嫖案,让梧桐无法再嚣张。 国贤到小酒馆找美幸,又看到梧桐跟美幸一起,质问美幸跟梧桐的关系,美幸坦言自己喜欢梧桐,国贤表示过阵子就要带eddie回美国了,提出要求请美幸一起走,美幸为难。 清晨~~梧桐来接美幸下班,两人散步街头,聊着心事与一同经历的许多事,走着走着,美幸感慨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散步了,常觉得自己是个不正常的孤单女人,梧桐默默牵起美幸的手,至少今天有我陪你。 两人才刚走到美幸家,国贤突开着车出现,表示EDDIE发烧,拜託美幸前去照顾,美幸急忙上车离去。美幸心疼EDDIE生病,不眠不休的照顾,国贤体贴陪伴,美幸感受到国贤的改变与用心,想起这样简单的幸福生活不正是过去所渴望的吗~~。 国贤约梧桐见面,请梧桐退出,梧桐却表示美幸有选择的权利,国贤表示已请人查过他的背景,反问梧桐…被停职调查的小警察,能给美幸幸福吗,这几天美幸和EDDIE一起很快乐,这也是你给不起的,梧桐无语。?
    第10集
    国贤约梧桐见面,请梧桐退出,梧桐却表示美幸有选择的权利,国贤表示已请人查过他的背景,反问梧桐…被停职调查的小警察,能给美幸幸福吗,这几天美幸和EDDIE一起很快乐,这也是你给不起的,梧桐无语。 Eddie痊癒,国贤送美幸回,意外拿出回美国的机票,表示该是时候带eddie回去了,希望美幸也能一起…,美幸犹豫了。 美幸约梧桐见面,梧桐因国贤一番话挣扎着,不待美幸说话反先开口…这阵子发生很多事,可能因为脆弱而让你误会了,很抱歉…请你不要放太多心思在我身上。美幸楞,苦笑回…本来还因为国贤邀我出国而烦恼,看来这个决定简单多了,两人道别,转身各自痛苦~~。 宇庭跑到梧桐家找喝酒,梧桐不理,宇庭慨言自己只有梧桐一个朋友,懊悔当初没有提醒你咏琦的身分、黄蓉的设计,梧桐表示现在说出真相还不迟…,宇庭却低头回…但我不想成为第二个你呀,梧桐怒,至少我问心无愧!宇庭痛苦,你骂我吧,我今天忏悔明天就忘了,我不是你~~,梧桐无奈,然宇庭又表示,我没办法帮你,但已经决定为了家玲要离开黄蓉了,梧桐欣慰。 黄蓉到梧桐家楼下悼念咏琦,却惊见梧桐和宇庭一起,令经理调查。 美幸告诉国贤,已经着手进行顶店事宜,要跟他和eddie一起回美国,国贤狂喜。美幸心疼eddie罹患失语症,听从医生建议,陪eddie画画治疗,但Eddie的画却让国贤心惊胆跳。 黄蓉发现宇庭和梧桐家玲的关系,正思忖着计划,宇庭来,表达辞职打算,黄蓉念头一转,反热切邀宇庭合伙投资新公司,还让他挂名总经理,面对金钱诱惑,宇庭又陷入挣扎,但想到承诺给家玲的城堡与美好未来,宇庭答应了! 经理疑问黄蓉既然发现了宇庭和梧桐的关系,怎么还给他那么优渥的条件,黄蓉冷笑,这才高招呀~~把梁宇庭拖下水,既可预防他跟李梧桐合作背叛,出了事也有个主事者埝背,更重要的是…宇庭还以为只做不报关的进口酒生意,其实黄蓉已接下当初黑熊的线,要做枪械毒品走私。 小峰找来梧桐,要他说服美幸放弃顶店计划,不料梧桐开口,却是要美幸把店顶给他,美幸问…你那么希望我尽快离开台湾吗,梧桐迴避,美幸嘆…同意。小峰追出,气骂梧桐,梧桐难过回,现在的我无法给美幸幸福。 不知已落入圈套的宇庭正式到佳利公司上班,做的却都是签名盖章的事,他质疑黄蓉这是否是一场骗局设计,黄蓉不置可否,表示你已经上了船就别管这么多…宇庭气。 梧桐找国贤原欲请他到美国后好好照顾美幸,却意外从帮佣口中得知EDDIE不是美幸小孩的真相,梧桐震惊质问国贤,国贤坦承和美幸生的小孩已死,与 EDDIE母亲结婚是奉母命,因个性不合早已离异,梧桐怒骂他欺骗利用美幸感情,「我也死了小孩啊…」国贤恳求梧桐帮忙隐瞒美幸,「美幸的幸福…就交在你手上了~」。
    第11集
    梧桐看着美幸对未来的期盼,幸福满足之情溢于言表,挣扎着不知该不该说出真相,探问美幸可否想过EDDIE不是她的小孩,美幸笑梧桐警察职业病犯了。 美幸陪EDDIE画画,没想到EDDIE竟对着画中小男孩喊PETER,美幸楞,追问图画里一家人关系,EDDIE唤画中长发女子妈妈,还对着美幸说「你不是妈妈,她才是妈妈」,美幸逼问国贤,梧桐不忍,说出真相,美幸哭逃…昏倒。 美幸泣求国贤告知小孩下落,国贤痛苦说出PETER已死…美幸崩溃。 美幸不吃不喝也不言语,浑浑噩噩度日,某日情绪激动奔出病房,却因草坪上育幼院儿童的欢乐惊醒,梧桐倾身安慰,美幸哭倒梧桐怀里。 国贤和EDDIE要回美国了,美幸道别,请国贤在PETER坟前送上鲜花与小熊,告诉他…他的妈妈很爱他。 梧桐带美幸散心,鼓励她振作,「其实…你没离开台湾去美国,我还蛮开心的」,两人对望,一切尽在不言中,美幸将头轻轻靠上梧桐肩膀~~ 另一边,家玲回国,答应了宇庭的求婚,「原来幸福一直在我身边,只是我一直没发现」,宇庭感动高兴。 阿意告诉梧桐,黄蓉似乎接下了黑熊的线准备进行走私,梧桐要阿意帮忙他混进去卧底。梧桐上班头一天,却惊见宇庭以佳利公司总经理的身分出现,梧桐质问宇庭,不是说要离开黄蓉吗?宇庭辩驳是离职了…转学做生意,梧桐撂话,我确定这批货有问题,你自己看着办,宇庭暗自心惊。 宇庭帐户的钱比预期的多了许多,他思索着梧桐的警告,偷偷前往仓库验货,愕然发现毒品枪械,他气愤闯入黄蓉办公室,翻脸表示不玩了~~你要我挂名、利用我!!黄蓉冷笑,已经太迟了。 家玲发现宇庭心不在焉,关心,宇庭隐瞒不安。 宇庭担忧家玲安危,计划出国避风头,谎称要带家玲出国订婚,不知情的家玲觉得幸福,两人却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发生车祸。
    第12集
    家玲受伤,宇庭惊惶,所幸无大碍。家玲不解问宇庭,肇事车辆是否故意…宇庭电话突想起,竟是黄蓉打来!「大律师…现在要走…还太早了吧」,宇庭吓,梧桐来,宇庭沮丧表示自己已难抽身,连家玲都被连累了,梧桐骂…逼振作,主动提议兄弟联手,要宇庭去跟黄蓉提合作,自己打算渗透进佳利公司。 宇庭谢谢黄蓉手下留情,并坦言与梧桐的同学关系,不料黄蓉早知,「谁没同学朋友啊~只要你做好本分就是」,宇庭暗自心惊,镇定提出梧桐的合作建议,黄蓉冷笑,他现在有这个价值吗,宇庭劝说,黄蓉不置可否。 黄蓉见梧桐,梧桐低姿态示好,给警方近期查缉消息,黄蓉藉机羞辱,梧桐忍下。 梧桐找美幸,说不出自己成为卧底身份的无奈,家玲来,心情难过…她问梧桐,宇庭是不是做错事了?那场车祸是不是和他投资的公司问题有关?梧桐柔声宽慰,宇庭选择不了他的客户,但请相信他爱你的心没有改变,家玲只是不停喝酒,「我觉得我和幸福真的没有缘分」,梧桐不语、不忍,美幸看在眼里。 宇庭接喝醉的家玲回家,他痛苦对昏沉的家玲道歉,请你不要对我失去信任,请你让我当你的城堡!转过身…家玲张开眼,她其实听见了,却又默默的闭上双眼。 梧桐给的线报准确,黄蓉答应让他到佳利上班,但不忘威吓别耍花样,她会派人盯着他…。梧桐开始上班了,却被其他人故意修理的很惨,宇庭气愤,梧桐劝忍。 家玲问宇庭投资的公司是否出了问题,宇庭沉默,「我们之间要有幸福的未来就别瞒着我好吗,这对我不公平~~」,家玲的柔情关怀几乎就要让宇庭脱口而出,但黄蓉突来电打断,宇庭还是把话吞下肚,家玲感伤嘆。 查缉活动频繁,黄蓉怀疑佳利有内应,决定要有所行动。 同时,梧桐也开始行动了,他在载货的车上偷装发报器,同时请阿意注意、联络阿国。宇庭确定佳利走私的酒货里夹带毒品,更加忧心,他告诉梧桐动作要快…「每签一次名,我身上背着罪就更大」。 某日,家玲突现身佳利公司,黄蓉也正巧来访,吓坏了梧桐和宇庭,「秦小姐本人比照片漂亮哪」…黄蓉故意在家玲面前漏破绽,宇庭忙拉走家玲。家玲觉黄蓉眼熟,质问宇庭与她关系,宇庭含煳迴避,家玲慨…「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也变成这样了」,家玲转身离,宇庭苦。 家玲找美幸诉苦,还给了佳利名片,告知梧桐也在那,美幸不解…好奇打去叫酒,没想到底下的人送错,把「不乾净的货」流出~~。 阿国遇梧桐,询问新工作如何,梧桐模煳闪避,阿国接获私酒线报,拉梧桐一起,没想到却查到了美幸的小酒馆,有问题的酒正巧被小峰送出,阿国查不到问题后离开,美幸盯着梧桐问,为什么叫你们公司的酒会惹来警察?梧桐没回答,只是急着要美幸把酒叫回来藏起。 货送错了,黄蓉怒骂,亲自带人找上美幸要货,美幸惊讶佳利公司黄蓉有份!想起梧桐的话没交出货,黄蓉捉美幸回…召来梧桐出现,要他拿出警察逼供的本领问出货物下落,美幸不可置信望着梧桐,梧桐挣扎…最后仍狠狠打了美幸,并小声对她说「为了你的安危着想」,美幸痛苦说出~~ 黄蓉计划捉内鬼行动,安排宇庭梧桐一起出货,阿意根据发报器的线报追踪车子,却被识破…
    第13集
    黄蓉手下拦下跟踪的阿意,毒打逼问要他招出在佳利的内应,宇庭紧张不忍,危急时原欲抢救,不料阿意却纵身跳下急流… 另一头,梧桐巧遇阿国临检,匆忙逃逸,却被阿国拦下,阿国惊讶梧桐车上查出违禁品,不解问…,「你放我走,否则永远捉不到黄蓉」,阿国为难…咬牙同意,「但学长…你要打伤我,不然我没法交代」,梧桐拍拍阿国的背,离。 揪出阿意这个内贼,黄蓉更加怀疑宇庭,同车的大尾更强调「在车上顾问电话来都不接,而且还帮着那个阿意讲话」,黄蓉思忖着…家玲突造访佳利公司,黄蓉诡谲一笑,「秦小姐,可以跟你喝杯咖啡聊聊吗」。 家玲回家,恍惚呆楞坐在地上。 夜,宇庭来,关问家玲怎不接电话,家玲吼「兇手!」,原来黄蓉将一切都告诉家玲了,「难怪我觉得她很眼熟,原来她就是黄蓉,你一直在帮黑道做事」,家玲怒斥宇庭,咏琦的死、李枫的死、梧桐的停职,你都参与其中,宇庭请求家玲原谅,除了你…谁都可以不相信我,家玲赶走宇庭,「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宇庭pub买醉,梧桐找来,宇庭难过表示…失去家玲,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去自首,家玲…还给你。 梧桐找家玲,家玲反先开口道歉…,过去是我误会你了,梧桐嘆,劝家玲原谅宇庭,他或许有错,但他对你是真的,家玲无法继续。 黄蓉与香港大毒枭太子秘密交易,太子离去时梧桐见..认出身分。宇庭找上黄蓉翻脸,丢dvd…佳利公司所有犯罪证据都在这,你去犯到家玲,我也豁出去了~~梧桐冲紧挡,拉宇庭走。梧桐劝宇庭稍安勿躁,太子既然已经出现,表示一举擒获的日子不远了… 梧桐关心美幸,却苦于有人跟踪,两个思念彼此的人只能遥遥相望… 家玲经过样品屋看板,想起宇庭要给她一座城堡的承诺、他对她的好…。家玲主动找上黄蓉,请求黄蓉放了宇庭,黄蓉不应,家玲鼓起勇气转变态度…,你如果不答应,我会劝宇庭自首的,让你这个坏女人被捉~~黄蓉冷笑,家玲气走,却被掳。 宇庭梧桐焦急赶到黄蓉公司,要黄蓉放了家玲,黄蓉提出条件交换,要兄弟俩去跟太子交易,黄蓉表示虽然有点风险,但却能换得家玲的平安与他们三人的自由未来,梧桐宇庭无奈答应,没想到一转身,黄蓉竟是交代太子…交易完成就杀了他们! 梧桐宇庭发现状况,即使用计掉包货款,却已身陷险境,两人被困在不停排放瓦斯的货柜里等死,宇庭昏迷、梧桐挣脱绳子却呼救无效,梧桐想起美幸,他强装镇定打给美幸,诉说情意,美幸听出异样急问下落,梧桐却已无声… 发现被设计的黄蓉挟持着家玲来要钱,双方一阵激战,宇庭为救家玲身受重伤,梧桐即时制服黄蓉…阿意突然现身!原来他没死…还带着警方抵达现场救人。 终于,梧桐洗刷嫌疑复职,他告诉美幸,临死前想通了一件事,再多的丰功伟业,没人一起分享,一切是假的。 美幸笑了,她终于等到这个男人的一句话。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