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4 13:15:55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东方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13个义项): 展开

东方 - 作家魏巍所著长篇小说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东方》是著名作家魏巍所著的长篇小说。作品是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为背景,深刻再现在那火红的岁月中,一位普通的志愿军战士的战斗和情感历程。通过对朝鲜战场和中国农村生活的描写,全面反映了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小说先后获首届茅盾文学奖、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和首届人民文学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东方

  • 作者

    魏巍

  • 类别

    长篇小说

  • 首版时间

    1979年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简介

《东方》再版封面《东方》再版封面

小说《东方》通过对朝鲜战场和我国农村生活的描写,全面反映了抗美援朝的伟大胜利。解放军某部连长郭祥回家探望母亲,得知美帝在仁川登陆的消息,与战友杨雪一同提前归队。他俩是童年的伙伴,他暗中爱着杨雪,可是营长陆希荣骗取了杨雪的感情,还准备很快结婚。杨雪一心想上前线,陆希荣则认为是郭祥从中作祟。这时连里出了逃兵,原来是有名的"调皮骡子"王大发觉得革命已经完成,家乡又分了地,不能再让娘讨饭。郭祥关了他的禁闭。党中央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纷纷报名,王大发在团政委教育下也决心"不打败美帝不回家",团长邓军提前出医院归队。全团急驰龟城,决心打好出国第一仗,可是陆希荣却命令部队向公路两侧散开,破坏了战斗部署。接着敌机来炸,郭祥忍不住用冲锋枪打,许多战士效仿,打得敌机逃窜,陆希荣却要处分郭祥,团长邓军肯定了郭祥和战士们的"积极防空"。经过一次战役,我志愿军终于稳定了朝鲜战局。

在后方形势也很严峻,地主富农造谣破坏,村长、村支书消极怠工,许多贫雇农又穷得卖掉了分来的土地,农村两极分化现象严重,村支委委员杨大妈一边积极响应上级号召试办农业社,一边又与破坏势力进行斗争。前线战事加紧,麦克阿瑟吹嘘"圣诞节结束朝鲜战争",倾全部兵力开展总攻势,我军节节抵抗并部署了二次战役,邓军的团全歼了李伪第七师,又奉命急行军140 里阻止美军三个师向平壤溃逃,都胜利地完成了任务,造成了美军"黑暗的十二月",结束了二次战役。

陆希荣到朝鲜后一贯表现不好,因贪生怕死多次造成战斗损失,团党委决定给予留党察看处分。杨雪认清陆希荣的面目很是痛苦。陆希荣更伪造现场,自伤腿部,被清除出部队遣返回国。郭祥在战斗中英勇负伤,文工团女提琴手徐芳献血救活了他,伤愈后他又多次在战斗中立功。徐芳在与郭祥的接触中慢慢的对他产生了爱情。杨雪为救朝鲜儿童不幸被美国飞机夺去了生命。直到1953年7月郭祥的右腿被打断,被送回沈阳截肢,才离开了朝鲜战场。省委任命他担任家乡的县委书记,邓军团长带给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和 "志愿军一级战斗英雄"的勋章,徐芳赶来看他,他重新审视自身和内心,决定接受了徐芳的感情。众人在把酒言欢中满怀激情与信心朝着新的斗争迈进……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目录

第一部 山雨
第二部 火光
第三部 风雪
第四部 江声
第五部长城
第六部 凯歌
第一章 故乡

第一章 开进

第一章 寂寞

第一章 征服"死亡地带"(一)

第一章 枫叶红时(一)

第一章 战友

第二章 柳笛
第二章 木屋
第二章 取经
第二章 征服"死亡地带"(二)
第二章 枫叶红时(二)
第二章 春初
第三章 母亲
第三章 侦察
第三章 待月儿圆时
第三章 孤儿
第三章 归来
第三章 硝烟红花
第四章 大妈
第四章 山前
第四章 待月儿圆时
第四章 家
第四章 地下长城
第四章 在朝鲜人民军里
第五章 金丝

第五章 胜利声中

第五章 待月儿圆时
第五章 新来的老战士
第五章 夺取中间地带

第五章 我看到了新世界

第六章 村长
第六章 青坪里
第六章 大炮与手榴弹
第六章 家乡早春
第六章 钢铁战士

第六章 和平之声播音站

第七章 地主
第七章 团党委会
第七章 课本
第七章 来凤(一)
第七章 地雷大搬家
第七章 红旗飞舞(一)
第八章 消息
第八章 幽谷

第八章 闸门(一)

第八章 来凤(二)
第八章 又一个"狙击兵岭"

第八章 红旗飞舞(二)

第九章 惊梦
第九章 军中便宴
第九章 闸门(二)
第九章 密计
第九章 绣花人
第九章 挺进
第十章 分别
第十章 小试
第十章 闸门(三)
第十章 临津江畔
第十章 布谷声里
第十章 金谷里
第十一章 路上
第十一章 小鬼班
第十一章 追击
第十一章 溃灭

第十一章 在五面包围中(一)

第十一章 灯火灿烂
第十二章 征鞍
第十二章 苹果园
第十二章 会师

第十二章 控诉书

第十二章 在五面包围中(二)
第十二章 停战令后
第十三章 营长
第十三章 溪畔
第十三章 另一个"围歼"
第十三章 将军渡
第十三章 在五面包围中(三)
第十三章 新起点
第十四章 争论

第十四章 在亲人心里
第十四章 虎鸣山口
第十四章 反击
第十四章 路
第十五章 政委

第十五章 琴声
第十五章 黑云岭(一)
第十五章 亲人
第十五章 归故乡
第十六章 江边

第十六章 雪夜
第十六章 黑云岭(二)




第十七章 狂欢声中
第十七章 黑云岭(三)





第十八章 雨中





第十九章 洪水






第二十章 金妈妈





第二十一章 朴贞淑





第二十二章 浪滔滔





第二十三章 伤痛





第二十四章 阴谋





第二十五章 城市





第二十六章 聚歼





第二十七章 送别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历程

折叠 创作前思考

1979年版《东方》的封面1979年版《东方》的封面

在《东方》写作之前,我思考过一些问题,也注意别人的经验,中心点是在军事题材文学创作上,应该在哪些方面去作进一步的努力。

第一,写军事题材的作品,不能仅仅局限在战场上或狭小的战斗上,而应该放在广阔的时代背景上,才能显示出战争的意义。从抗美援朝战争的实际出发,我觉得还要写出国内国外两个"战场"的关系。只有这样,才便于揭示前方的同志为何那么英勇,他出于一种什么力量,他为了保卫什么而勇于献身;同时也证明,没有广大人民的拥护和支持,战争也不可能取得胜利。所以光是写战场、枪炮,光是局限在前方怎么打。就把自己的眼光局限住了,同时也不能显示战争的全貌,不能深刻地揭示胜利的源泉。

第二,写军事题材作品,也像写其它题材的作品一样,不能够见事不见人,不能够只注意人物的共性不注意人物的个性。我们看到一些作品有这个弱点:写了一大篇,战役过程、战斗过程都写了,但人物不突出,给人的印象很模糊,尤其是人物的个性不鲜明。

第三,有些作品,往往次要人物料成功了,也就是说,花的笔墨虽不算多,但却给人以鲜明的印象,而主要人物反倒印象很平板,往往花的力量最大,用的笔墨最多,给人的印象反而不深。主要人物是否成功,决定一个作品的成败。为什么力量用得最大,反而不成功呢?原因之一,就是当时条条框框不少。这样写不好,那样写也不好,还有写出来能不能发表,会不会受批评等等。总之,有许多清规戒律,如果没有勇气,就会无所作为。但是我还是决心冲破这些束缚。我认为一个作者要虚心听取别人意见,不能故步自封,但是也不应一点主心骨都没有。这些年教训很多,编辑一时叫从这方面改,一时叫从那方面改,稿子改了一箱子,东西还是出不来。我就对有的同志说:出不来没有关系嘛!你为了印出来,叫你这样就这样,叫你那样就那样,有时会改好,也有时会改坏。如果我们把文学创作看成是严肃的革命事业,就要在艺术上有所追求。

亲身经历、感性知识是最重要的条件,但是也要善于运用群众的经验来丰富自己。文学是生活的反映,是生活的艺术的反映。理论也反映生活,但是手段不一样。没有生活就没有艺术,这个观点什么时候都是正确的。这一点在我们这一代多数作家头脑中是根深蒂固的,不大容易动摇的。没有生活怎么搞创作呢?你要说我们思想僵化也可以。直到现在,我还是喜欢那些生活气息很浓厚的作品。哪怕技巧上稍许差些,但是生活气息很浓,我喜欢。当然艺术技巧上高一些更好了。相比之下,一些作品技巧上还不错,但里面看不出有多少生活,甚至胡编乱造,这样的东西.我不喜欢看,也不愿浪费时间。因为你从中得不到什么好处嘛。所以我们还是希望作品的生活底子很扎实。当然,艺术水平也要尽可能地高一些。可惜缺乏生活的作品现在仍屡见不鲜。可能概念换了一下,但是仍旧从主观出发,塞点材料进去。要写一部长篇,它要容纳多少生活呀,要容纳很多的生活,甚至你这个人一辈子的生活。刚看到一点就写一部几十万字的长篇,确实没大必要,作为艺术实践也不一定好,浪费很多精力,千万不可以这样。要写一部长篇,可以说要动用全部的生活库存。

折叠 写作打算

连环画描绘的小说《东方》中的一个故事情节连环画描绘的小说《东方》中的一个故事情节我真正想写长篇,是1952年第二次入朝以后。在近一年时间里,我访问了两个军、志愿军总部、兵站、医院、炮兵、工兵、高炮阵地,还在一个营部和连的阵地上住了一个月。此外,还访问了朝鲜人民军和朝鲜人民以及战时的平壤城。我所以进行这样大量的活动,因为我们的文学作品是要具体地描绘生活,作家应当是用语言的画家,像画家那样去写生。对生活无知,那是不行的。我感到对作家最可贵的是直接的、第一手的材料,感性的材料。亲身经历最重要。凡有亲自经历的机会,一定要去亲历其境.你访问十个人,能有一个人给你谈得很具体就不错了,因为他不是作家,不可能说的细致入微。有一次我在阵地上正和别人谈话,吹来一阵小风,很小的风,旁边一棵小树咋吧一下,脑袋就垂下来了,这是因为炮弹皮削的就剩下一点了。像这样的情景,靠访问是得不到的。战时的平壤城,我呆过半个月。整个城市就剩下一栋半楼房,也已被炸弹洞穿,到处是螺丝、碎钢筋、机器零件,残存的平房都被炸得斜着膀子,还没有倒下来。即使这样,街上还在广播着战斗歌曲,表现出特有的抗敌气氛,给人以深刻的感受。像这些如不亲历其境,靠访问别人不会告诉你。创作当然可以想象,但有些是不可能想象到的。比如我访问过一个朝鲜妇女,李承晚的自卫队活埋了她的孩子,对她说:"你这个孩子到明年我就叫他发芽了"。像这种语言,作者很难创造出来。在敌人掌握制空权的情况下,朝鲜战场上的汽车、火车,你走遍全世界也看不到那种样子。我们的汽车周身全是黄尘,挡风玻璃上有防止反光的防护板,两个小灯前还伸出半尺长的东西遮光。整个汽车本身就像一个在泥土里摸爬滚打的战土。你去看材料,战史上会给你写这些东西吗?另外,谈的东西很容易忘掉,看到过的、思索过的,才会在思想上打上更深的烙印。

最重要的是亲身经历、感受,但是光靠自己的经验也还不够。因为你只能看到事物的一部分。所以还要善于运用别人的经验、群众的经验来丰富自己。这样,既有直接的经验,也有别人的生活经验。我在深入生活中间,也经常和同志们分析研究一些人物,"解剖"一些人物,这样才能把人了解得透一些。像陆希荣这个人物,就是同一些同志研究过的。

我刚才说了,我写这部作品,想把前后方两个"战场"都了解得多一点。在国内这方面我还有许多生活不熟悉。比如我想写点工人生活,但对工人没有更多的了解。我觉得作为一个党员,对于自己为之奋斗的阶级应当有些感性的了解。近代的工人阶级到底是什么样的?以前接触不多,所以我就到二七机车车辆厂当了一段时间的车间副支部书记。在这个过程中间,我写了一个短篇《烟筒乡》;另外还和钱小惠同志合作写了一个电影小说《红色的风暴》。虽是历史题材,实际也是运用的体验了的实际生活。另外,我还深入农村进行了一些研究。当时《东方》的故事还没有构成,究竟后方写个什么,还不明确。这个时期,我到了大清河北,就住在战争时期的拥军模范一位大妈家里。随后又在滹沱河两岸走了不少村庄,访问了不少合作社,特别是成立最早的耿长锁合作社。在这当中,我接触了不少农村人物,例如像小契这样可爱的人物。

折叠 调查取证

为了了解抗美援朝战争发生前后阶级斗争的情况,我在邢台地区借阅了大批卷宗。我坚持只有我信得过的生活我才写。我根本就不相信的、怀疑的、心中无数的就不写。看了邢台地区的大量案卷,研究了这个地区的情况,尔后我在作品中写的像地主用美人计,后来又真的生了孩子,这都是实有其事的。我参加了抗美援朝政治工作的经验总结。抗美援朝这一阶段的政治工作是搞得不错的,可以说是我军政治工作发展相当好的一个阶段。那个时期武器很差,敌我装备很悬殊,政治思想工作却发挥了巨大的威力。赴朝慰问团,志愿军归国代表团,还有党的工作、青年工作、文化宣传、敌军工作等等,都很活跃。像上甘岭那样的战斗,伤亡很大,剩下十二三个人的单位也能组织起来,立即组成坚强的支部。所以我也有意识地把这些政治工作的经验融汇到了这个作品中。

我阅读了抗美援朝战史。在军事学院看了他们保存的相当一部分资料。我还仔细阅读了《志愿军一日》等群众性作品。因为一部大的作品的完成,光靠一个人经验有限,很需要吸取群众提供的大量素材。创造一个人物,需要很多典型的细节,所有的都是你想得起来的吗?不可能。这里就运用了广大指战员的一些东西。所以这部作品的成果也不是一个人的。本来我应该在后记里说明这一点,但由于这本书没有写后记,请允许我在这里向他们致谢。

《东方》是1959年在邢台开始动笔的。后来调我去编战史,这工作就中断了。编完战史又接着写。1965年我去越南访问之前写了一半多一点,大约四十多万字。此后,一直中断了9年半的时间。到1974年才又继续写,写了将近两年的工夫,到1975年10月草稿完成。这里有一个基本的指导思想,就是要忠于生活,只有真实地描写了生活,作品才能具有较长的生命力。

总之,写作《东方》,是伟大的战争引发了我。我在现实生活里面受到感动,又在感动中不断加深了理性认识,这就是写作这本书的推动力量。所以主题往往不是主观地在屋子里空想出来的,而是从现实斗争中来的,是这个伟大的斗争使我产生了创作冲动。

现在文艺思想活跃,众说纷纭,我看我们还是要扎扎实实地深入生活,搞出一些结结实实的作品,不要迎合不健康的风气和低级趣味,应多写一些有助于坚定人民信心、提高党的威信的东西。要人民前进就要让人民有信心,首先还要我们自己本身就很坚定。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介绍

折叠 正面人物:郭祥

《东方》的主人公郭祥在连环画中的形象《东方》的主人公郭祥在连环画中的形象关于郭祥。写这样一部书究竟要写个什么样的人物作为主人公呢,这是写作时首先考虑到的问题。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在我们的部队中,我接触了这样一种人:他们受到长期战争烈火的锻炼,在什么样的条件下也能生活,再强大的敌人压他,他也不示弱。过去常称他们是"突破口的干部"、"革命的好战分子",他们也常常以此自豪。他们平时休整就感到寂寞,本来生病了,一听说打仗就好了。他们身上有一种征服敌人的渴望,也就是他们说的"宁可在敌人头上尿尿,也不许敌人在面前吐痰"。这种性格在我们的各级指挥员中都可以找到。我们常说那个团能战斗,就因为那里有这样一批战斗骨干。如果我们将来还要打仗,那就少不了还要有这种人,没有这种人是不行的。那么这是不是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呀?我认为就是。因为这种人的出现,正是革命战争长期熏陶的结果。在当时的典型环境中,怕死不怕死,敢不敢为革命献身,这就是最高的道德标准。在写这种人的时候,还要有一个性格化的问题。作为艺术典型,应该包括共性与个性两个方面。只有个性没有共性就没有普遍意义,这当然不行。但另一方面,只有共性没有个性,作为艺术典型就是不成功的,也就是过去说的公式化概念化,形成千人一面,千人一腔。当然,处理好这两方面的关系,特别是搞好人物的性格化,并不很容易。正因为不容易,这样的典型在文学作品中就比较少。这个问题的解决,还是要很好地研究生活里边的人物,同时突出性格中主要的东西。

郭祥是有模特儿的。一直到现在我写东西还是觉得有几个模特儿比较放心,比较有个抓挠头。如果人物在你头脑中就没有活起来,你写出来一定是概念的。说到郭祥,生活中有一些这样的人物。比如抗日战争申我参加晋察冀英模会,就遇到过一个战斗英雄,很出色,性格诙谐,很逗人喜欢。我们过去睡在老百姓炕上,大家紧紧挤着,叫"贴白菜帮",谁要一起来就再也没空躺下去。他出了个"情况",人们一惊起来了,他却躺下睡了。还有一次,他到据点里去打一个伪军。当他走到这个伪军面前,只有几步远,伪军问:"你是什么人?"他说:"自己人。"说着他就掏出枪来,想一枪就把他打死。谁知子弹臭了,伪军立刻端着枪喝道:"自己人为什么开枪?"他坦然一笑说:"跟你闹着玩哩!"还有一个战斗英雄,打大同时很英勇。我写过一首诗叫《英雄阵地》,发表在《晋察冀日报》上,张家口一个姑娘看了他的事迹后很感动,写了一封信,还给他送来一块表。可巧,这时候他正在禁闭室里蹲着哩,因为犯了纪律。我在写《东方》时有过考虑,是写一个正经八百、不苟言笑的人物作主人公呢?还是写一个活泼一点的?后来选择了后面一个。因为我们这个民族受封建影响太深,许多人性格比较古板,写这种性格对民族会有好影响。当时文艺思想上有一个争论很大的问题是能不能写英雄人物的缺点。我想,只要我们自己是热爱英雄人物的,总会想尽力写得好一些,不会随便来丑化他。而为了从生活出发,从特定的个性出发,即使写了一些缺点,也不算什么问题,甚至是有必要的。因为我们还是想把人物写得活一些,更像是生活中的人物。生活中的人物,他身上的优缺点总是相统一的。我们一动笔往往就把那一面取消了,只剩下一面。因此使人感到不真实。这是创造人物申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看没有必要非要人物穿高底鞋,头上绕着光圈,丧失真实感。

前面提到,有些作品往往主要人物反而不如次要人物突出。我看主要原因是顾虑过多,老是考虑这是主要英雄人物呀!可别把他写坏了!所以就特别地慎重。慎重并不坏,但是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心理上压力大,过分拘谨,就会写成四平八稳的人物。就像父母对于自己的孩子过分溺爱,缺点也成了优点,反而不能很好地分析他、了解他了。

折叠 反面人物:陆希荣

《东方》中的人物陆希荣在连环画中的形象《东方》中的人物陆希荣在连环画中的形象关于反面人物陆希荣的塑造。这个人物也是从生活中接触到这类人物后才形成的。我写这个人物的基本构思,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写个人主义的毁灭。小说出版之前,我去工厂听阅读小组的意见,一个工人说,陆希荣这个人物还不如让炮弹炸死算了,后来还回了国,又当了小伙计,生活还不错嘛!心里觉得不解气。实际上他从无产阶级队伍分化出去,当了资产阶级的帮闲,这就说明他已经从精神上完蛋了。我认为无产阶级文学的一个重要内容,是歌颂集体主义,批判个人主义。如果这个界限划不清,那就很糟糕。在冲击封建主义方面,资产阶级作家们很英勇。他们用个性解放、个人主义去冲击封建制度和封建意识,这个任务完成得很出色。今天,虽然我们生活申遗留的封建的东西还很多,但是今天反封建残余,也还是要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去反。现在是社会主义革命时期,赞扬无产阶级集体主义、批判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还是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在我们的生活中间,在革命的历史上,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是经常发生冲突的.因为闹个人主义,必然使集体受到损害,并且最后导致个人的毁灭。比如历史上的张国焘就是一个典型。他参加过"五四"运动,也搞过早期的工人运动,以后担任四方面军的领导人。长征中,他看到中央红军力量削弱了,就野心勃勃地要分裂党,最后成了可耻的叛徒。这种人当年在革命队伍里也扮演了一些角色,但个人主义恶性发展,终于离开党完事。在我们的生活里也有不少因个人主义毁灭的例子。所以我就想写这样一个例子,一个典型。因为这对我们的生活有教育意义。将来战争来了,这类人物还是会出现的。

《东方》既然是为未来战争作准备的,就有必要写这么个人物,同主人公作一个鲜明的对照,也是对正面人物的陪衬。决不能说一个人一参加革命就十全十美,但不少同志在革命斗争中把个人主义的东西扫除了,至少是减少了。也有些人没有,学了一些马列主义词句,当作装饰品,把自己的个人主义伪装起来,到某种时候就暴露了。在《东方》里,我又用另一个人物刘大顺来跟陆希荣对比。他是个解放战土,对共产党很感激,但因为入朝时他对新的战争不认识,起点不高吧,在战争开始他就趴下了,郭祥要揍他。但这个人和陆希荣不一样,他不是掩饰错误的人,他起点不高,但越来越高,渐渐对战争有了认识。这两个人物对郭祥都是陪衬,都是为了深化主题,从世界观、人生观上让人想一些问题。一个人哪怕起点低、觉悟不高,但只要忠诚老实,肯于改造自己,也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战土。反之,虽有才能但不注意改造,也不行。

折叠 群众英雄:杨大妈

小说人物杨大妈和女儿杨雪在连环画中的形象小说人物杨大妈和女儿杨雪在连环画中的形象下面讲讲杨大妈这个人物。这是一个真正的群众中的英雄。这种人物是在血和泪的土地上成长起来的,也是我们这个政权的最可靠的支柱。所以我把这个人物作为群众的代表。她是普普通通的劳动群众,在旧社会一肚子辛酸。我在抗战时期曾看到这样的英模人物,正像她说的,"提起旧社会,真他妈的没一条好处"。她和郭祥一样,都是旧制度旧社会的对立物、掘墓人。这种人靠共产党、八路军来了以后才解放出来,她们和党完全一条心,同生死共患难。所以我写她看不到八路军时就感到寂寞了。那跟有些人就不一样,你住他家的房子,他确实不高兴。像杨大妈这类人物,在根据地生活期间,我也认识了几个。如"子弟兵的母亲"戎冠秀,"冀中子弟兵的母亲"李杏阁,还有大清河北被称为"官大妈"的。"官"是大家的意思,也就是大众的母亲。这几位根据地的母亲,我都是同她们接触过的。不是自己的母亲,想叫她"娘"是很难出口的,但她们其中一位我确实叫了"娘"。把她们写在文学作品中,是我早就有的愿望。我也考虑过这些革命母亲在文学作品。中不少人都写了,我写时应有所不同。怎么做到有所不同呢?就要通过性格化,表现个性。有一位大妈性格泼辣直爽,坦白又精明。半夜八路军来了,老大爷就去开门,带路啦,叫人啦,张罗些杂事;她则和那些游击大队长商议军情大事,披衣坐在炕上颇像一个指挥员。所以我就着重从这个方面写她的性格。她的这种性格也是大清河北斗争环境的产物。那地方斗争很残酷,平、津、保三角地带是敌人的必争之地,一直到平津战役,一些干部还在地道里蹲着呢。当时大妈最怕的是那样些人,头天在她家吃了饭,第二天就叛变领着敌人来抓她。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不是她那种性格就很难应付。因为我比较熟悉她,写到她也就顺手些。

折叠 其它人物

书中其他一些人物,有的也有模特儿,比如里面写到一个贫农叫小契,我确实在他家住过。合作化初期,我在一个村子住,按照老根据地的风习,我到每家轮流吃派饭,这是个很好的了解群众的机会。这个小契家的情况就像我描写的,他的那个院子没有墙,就有个门楼。所以我说走遍天下也找不出这样的家。我是很热爱这个人物的。

开始写作最好有模特儿。像画家似的,最初可以多搞一些人物速写,搞些积累。写长篇不妨先搞人物传记,每个人物都给他立个"档案"。创作以前,不能是对人物没有什么想法就往下写。当然写时会有发展、变化,但不可事前没有准备。有同志问:关于傻五十这个人物,着墨不多,印象很深,是怎么写出来的?

这种人写出来并不困难。每个村子都有这种人物。过去在一些贫农家庭,父母早年去世,没人教育,又缺个心眼,但是本质上很憨厚可爱。能不能把这种人物写进作品?按照一种观点,就是歪曲了人民解放军的形象。但我想,只要从总的方面说,作品符合人民的利益,就不要让许多条条框框限制住了。这个人物的塑造主要靠典型的细节。好细节的珠子如何串在人物性格的线上?一个根本的着眼点就是服从人物的性格。只能适合他,不能适合第二人,才最好。如果用不上,宁可先库存起来。

有同志问:《东方》的故事是怎样编起来的?郭祥、陆希荣、杨雪之间的爱情描写,当初是否有顾虑,怕不怕人家说是写三角恋爱呢?

最初,怎么把抗美援朝的生活组织起来,确实是个难题。当时我很想从生活中找个现成的故事加以改造,将材料串起来。过去文学作品有这方面成功的例子。但是,我能找到的只是报上登的一个志愿军未婚妻的故事。线条太单了,负担不了我要表达的内容。后来,只好自己结构了。虽然汲取了一些文学作品的手法,不过人物是新的,它还可以表达我的意思。当初写爱情的确有不少条条框框,就是不写"三角"也容易受到指责。但是因为主题的必要,我还是这样写了。

有的同志问,是先有人物还是先有故事、先有战争过程,尔后让人物在其中活动?作为一个长篇,纯粹表现战争过程会显得很枯燥,如果单是写个人命运的一个故事,和战争进程脱离了,也可能会显得单薄。当时我很想把二者结合起来,把战争发展过程和人物命运结合起来。至于是先有人物还是先有故事,当然还是先有人物,故事是人物行动的结果。你先有故事,然后把人物往里装,这是不好的。事实上这两个是交错进行的。技素常的说法是从人物出发。[1]

折叠 编辑本段 点评鉴赏

魏巍长篇小说《东方》,创造出了数以十计的深刻动人的艺术形象,其中特别是对主人公郭祥这个崭新的文学典型的成功塑造,在艺术上和美学上都具有相当丰富的意义,是值得认真地加以分析和研究的。一鲜明独特的个性郭祥之所以成为一个崭新的文学典型,在艺术上取得了如此的成功,首先是因为他具有与别的文学典型不同的鲜明独特的个性。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版本

《东方》连环画《东方》连环画 共有两种版本的连环画:

1、1980年陕西出版社版本,共三册,分别为《双尖山之战》、《狮子峰阻击战》和《三八线上的战斗》。

2、1982年人民美术出版社版本,共上下两册。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1982年魏巍在首届茅盾文学奖颁奖仪式上1982年魏巍在首届茅盾文学奖颁奖仪式上魏巍,著名作家、诗人,曾用笔名红杨树。1920年旧历正月十六日生。河南郑州人。汉族。1937年参加八路军。1938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在部队工作。曾任团政委、总政创作室副主任、北京军区文化部部长、军区政治部顾问等职。是第一届至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荣誉委员,中国作家协会顾问,中朝友好协会副会长,中国解放区文学研究会会长。作品有:散文集《谁是最可爱的人》、《幸福的花为勇士而开》、《壮行集》、《魏巍杂文集》、《魏巍散文选》等;诗集有《两年》、《黎明风景》、《不断集》、《红叶集》、《魏巍诗选》;长篇小说有《东方》、《地球的红飘带》、《火凤凰》等。其中散文集《谁是最可爱的人》被译成多种外国文学。长篇小说《东方》获首届茅盾文学奖、首届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和首届人民文学奖;《地球的红飘带》获"人生的路标"奖及人民文学奖。2008年8月24日去世。[2]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