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5 18:02:44

韩复渠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韩复榘(1891年1月25日-1938年1月24日),字向方,直隶省顺天府霸州煎茶铺镇(今河北省霸州市)人,中华民国军事将领,冯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之一。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家,19岁离家闯关东自谋生路,后投效兵营。是率军第一个打到北京城下的北伐将领。时人称其为"飞将军"。

中原大战前脱离冯玉祥投靠蒋介石,在山东韩击败了晋军为蒋介石巩固了前沿战线。除此外韩还视察下乡亲民,以微服私访的形式考验山东的各官员。1937年韩断然拒绝了日本人的"华北五省自治"计划。

七七事变全面抗战爆发韩复榘亲自在第一线指挥,进行了夜袭桑园车站、血战德州、济南战役、夜袭大汶口等战役。期间韩与蒋介石多次发生矛盾,一枪不发,导致山东省沦陷,随后,华北黄河一带这一重要战略位置被日军占领。蒋介石大为愤怒,韩复渠被国民政府军事检察机关逮捕,不久枪决。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韩复榘

  • 外文名

    Han Fuju

  • 出生地

    河北霸县胜芳镇东台山村

  • 毕业院校

    私塾

  • 信    仰

    儒教

  • 逝世日期

    1938年1月24日

  • 民    族

    汉族

  • 国    籍

    中国

  • 主要成就

    山东省政府主席
    国民党冀鲁豫剿匪总指挥
    促进山东发展教育事业
    为山东模范新乡村开了先河

  • 祖    籍

    武昌府蒲圻县(今湖北省赤壁市)

  • 职    业

    军人

  • 出生日期

    1891年1月25日

  • 别    名

    土皇帝 山东王 韩青天

折叠 人物生平

韩复榘(1891年-1938年),字向方,霸县(今霸州市)东台山村人。历任国民革命军营长、旅长、师长,第八军、第六军司令官,第三军总指挥,国民党冀鲁豫巢匪总指挥,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河南省主席,山东省主席等职[1]

韩复榘生于今霸州市煎茶铺镇东台山村。其父韩世泽,清末秀才,在村中开私塾。韩复榘起初有志于学问,后来因贫困而于1910年(宣统2年)离开家乡闯关东,投新民府陆军第二十镇四十协八十标第三营(冯玉祥任该营的管带)参军。清末,冯玉祥滦州起义时,韩复榘参加起义。失败后,韩复榘回到家乡。中华民国成立后,韩复榘重归冯玉祥的部下,后来先后在第16混成旅及第11师升任军职[2]

1924年(民国13年)10月北京政变后,国民军成立,韩复榘任国民军第1军第1师第1旅旅长。1925年春,升任第1师师长。1926年(民国15年)在南口大战中,山西省的阎锡山威胁国民军的后方,韩复榘和石友三迎击晋军。国民军于同年8月放弃南口。张之江率本队撤往绥远省,韩复榘和石友三乃投降阎锡山。

同年9月,冯玉祥归国举行五原誓师,韩复榘重归冯玉祥麾下,被任命为国民联军援陕第6路总指挥。1927年(民国16年)6月,国民联军改组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韩复榘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第6军军长,参加中国国民党的北伐,立下军功。10月,第二集团军缩编,韩复榘任第20师师长,驻扎郑州。12月,经冯玉祥推荐,韩复榘任河南省政府主席。但是韩复榘同时丧失了第20师的指挥权,第20师被交给与韩复榘不和的石敬亭。由此,韩复榘对冯玉祥产生反感。

北伐结束后的1929年(民国18年),冯玉祥与蒋介石的矛盾激化,冲突不可避免。5月22日,韩复榘放弃追随冯玉祥,率第20师的旧部改投蒋介石。1930年(民国19年)中原大战时,韩复榘任第1军团总指挥,同阎锡山率领的晋军作战。由于立下功绩,同年9月,韩复榘被任命为山东省政府主席。

此后7年多时间内,韩复榘是山东省的统治者。韩复榘秘密同日本建立了一定的联系,另一方面暗杀了山东原来的统治者张宗昌。此外,他还驱逐了国民革命军第17军军长刘珍年,对中国国民党山东省党部施压。由此韩复榘使山东省成为了强有力的自治区域,弱化了国民政府中央对山东省的统治。另外,韩复榘还聘请思想家梁漱溟来山东省开展大规模的乡村建设运动,振兴産业。韩复榘对山东省政建设确有一定功绩[3]​。

1936年(民国25年)12月西安事变发生,韩复榘发电报支持张学良杨虎城。1937年(民国26年)抗日战争爆发,10月韩复榘出任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第5战区副司令长官。韩复榘自感是蒋介石舍弃的棋子。因此,他不与日军全面战斗,放弃了济南,向山东省西南部撤退。另一方面,他同四川省政府主席刘湘秘密联络,企图共同发动反蒋运动。结果韩复榘的这些行为使蒋介石下定了肃清韩复榘的决心。

1938年(民国27年)1月11日,韩复榘在到开封出席军事会议时遭到逮捕,随后被押往汉口收监。同月24日,韩复榘被以违反命令擅自撤退的罪名,由蒋介石下命令处决。韩复榘享年49岁[4]

折叠 人物贡献

折叠 发展军事实力

他趁蒋、冯、阎还在陷于中原混战之机,迅速发展军事实力。治鲁之初,他的第三路军不足3万人,韩复榘通过各种办法很快就将部队总兵力翻了一番,编为5个师1个旅。

折叠 在吏治方面

他规定政府人员都必须穿戴与士兵一样的布制服装,他特别厌恶贪官污吏,专门设有“高级侦探队”,选用高中毕业的青年充任队员,对各部门和各市县进行明察暗访定期直接向他密报。发现有贪污受贿官员立即逮捕,以军法处置。

折叠 重视教育

他力排众议,任命何思源先生为教育厅长,并从不拖欠教育经费,而且每年都有所增加,使山东教育事业得到很大发展。除原有的学校大大增加班次外,又增设了许多中小学,还增设了一所医学专科学校、八所乡村师范和四所职业学校,以及国立山东大学、山东省立戏剧学校。

山东原是烟毒泛滥之地,日本帝国主义以青岛、济南为基地,在山东大量贩卖毒品,甚至深入到广大农村。韩复榘主鲁以后,雷厉风行禁烟禁毒。吸食鸦片者关押起来强制戒毒,屡教不改者枪毙,贩卖毒品者无论多少一律枪毙。韩在山东杀人较多,绝大部分都是土匪烟贩。

折叠 家庭成员

韩复榘同其他军阀一样,在私生活方面寻欢作乐,荒淫糜烂,吃喝嫖赌,欺民霸妻。他一生中采取娶、骗、占等手段,先后占有了三位夫人。

折叠 “管家夫人”高艺珍

1904年,年仅14岁的韩复榘就结婚了。高艺珍也是1890年生,虽然出身贫寒,但她的近族伯伯高步瀛,是那时很有名望的北京师范大学古文字教授。高艺珍从小受到家族的影响,虽然识字不多,但女儿经之类书籍还是听别人讲过一些。她遵守父母嘱咐,到韩家后各方面的关系都处理得恰到好处,加上人又长得水灵,手脚也勤快,所以她能与韩家和和睦睦地过日子,小夫妻俩也恩恩爱爱。

韩复榘婚后,父母对他放松了管束,他也常常进入赌场,没有几天就迷上了赌博。虽然老输,但赌徒都存有捞回本钱的心理,越赔越脱不了手,赌注越下越大,时间不长,他就输得债台高筑了。韩复榘的恶习发展到这个地步,高艺珍对他并没有太多的怨言,她主动变卖了自己的嫁妆,凑足了丈夫下关东的盘缠。为了躲避讨债,小两口找了一个人们不常去的地方,过了几天“隐居”生活。这种患难夫妻的恩情,韩复榘深深埋在心里,发迹以后也没轻易忘记。

韩复榘被处决后,高艺珍忍受着社会舆论的压力,带领四子一女,颠沛流离,最后定居北平。1957年,67岁的高艺珍在北京病故。

折叠 “外交夫人”纪甘青

韩复渠韩复渠韩复榘的第二夫人纪甘青,原名徐水仙,是河南源河一带的名伶,唱得一口好听的河南坠子。1928年10月,韩复榘驻军河南,由于几度想当省主席,屡屡不能遂愿,不免有点灰心丧气,精神消沉,心情不畅,寻欢作乐的恶习开始发作。

徐水仙这时才28岁,正是青春佳人,尤其是她说唱时,银铃一般的嗓子和招徕顾客那种亲密劲儿,更使人为之陶醉。韩复榘对她一见钟情,三番五次请她来唱堂会。韩复榘的用意是多多接触,瞅住机会下手,弄到自己身旁当二姨太。

韩复榘弄到徐水仙后,终日迷恋酒色,逗笑取乐,以此来发泄他当不上省主席的愤懑。纪甘青说坠子书练就了一副好口才,招徕顾客学会了热情甜蜜的社交辞令,很懂人际关系。韩复榘如获珍宝,无论到哪里都带在身旁,几乎是形影不离。平时常与韩复榘接触的人们,都知道纪甘青有这种笼络人的本事,所以称她为韩复榘的“外交夫人”。

折叠 “娱乐夫人”李玉卿

后来,韩复榘又霸占了南章台名妓李玉卿为三夫人。

李玉卿是江苏籍人,原来也是良家女子,后来为生活所迫流落到山东济南当了妓女。因为她长得标致,经过老板娘调理,又善于卖弄风情,遂成为济南名妓,艺名“红菊花”,纨绔子弟与她来往的不少。

韩到山东后,结交了一批臭味相投的“赤诚”好友,其中有青岛市市长沈鸿烈、胶济铁路委员会委员长葛光庭、蒋介石的心腹人物军事联络员蒋伯诚,以及以姚以阶为首的一些参议员。李玉卿嫁给韩前后,都是专陪他干这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因此人们称李为韩的“娱乐夫人”。

折叠 四子介绍

韩复榘共育有4子,高艺珍为他生育了3个:

长子韩嗣燮 (死于精神病院);

二子韩嗣燠(解放后考入军政大学,毕业后参加抗美援朝,复员后在兰州电力技工学校教书);

三子韩嗣烽(曾在四川军校受军事教育,解放后在陕西某交通部门任职);

小妾“红菊花”为他生育了第四子韩嗣蟥(曾留学奥地利,后定居国外)。

折叠 人物之死

民国时期,由于常年军阀混战,军阀头子普遍非常在意自己的嫡系部队,视其为保命的本钱。更有甚者,在抗日战争开始之后依旧不愿让自己的嫡系部队遭遇伤亡,消极避战,韩复榘便是一个典型。

而韩复榘与蒋介石之间也存在或多或少的个人矛盾。在韩复榘投蒋后不到几个月,韩发现蒋原来承诺的财政支持几乎是一纸空文,韩就有了反蒋的预谋。韩任山东省主席时,他又一再打击蒋介石在山东的亲信,试图将蒋的势力排出齐鲁大地,西安事变,韩通电支持张学良、杨虎城逼蒋抗日,将两人矛盾加深。当日军推进到山东时,韩复榘面对日军的咄咄逼近,为了给自己的嫡系部队保留实力,几乎是不战而退,主动放弃了黄河泰山的天险,几日之内便弃守了原本预计可守数周的黄河防线。

1938年1月11日,蒋介石在河南省政府召开高级将领机密军事会议,并预先通知说为避免日本飞机扰乱,会议在夜晚举行。韩复榘也被通知到会,到了开会的时候,韩复榘坐车到了河南省政府门口,即看见电灯旁贴着一张写着“参加会议的将领请在此下车”的通知,并有军警宪兵在指挥车辆,把车辆排列到旁边的空地上,韩当时和很多与会的将领,一样下车向里走。到了第二道门口,左旁屋门上贴着“随员接待处”,于是韩带去的三个卫士都被留在接待处。韩复榘同一些参加会议的将领,一路说说笑笑地来了“副官处”,看见贴有一张通知,上面写着:“奉委座谕:今晚高级军事会议,为慎重起见,所有到会将领,不可携带武器进入会议厅,应将随身自卫武器,暂交副官长保管,给予临时的收据,待会议完毕后凭收据取回。”看到不少将领纷纷将手枪从腰间掏出来交给副官处,韩也不疑有他,就将自己身上带的两支手枪,也掏出来交给副官处,然后跟着大家一齐进入会议厅。开会时,韩的左边坐着刘峙。蒋介石亲自主持会议,他开口便说:“我们抗日是全国一致的,蒋介石与韩复榘这个重大的责任应该说是我们每一个将领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竟有一个高级将领放弃山东黄河天险的阵地,违抗命令,连续失陷数大城市,使日寇顺利地进入山东,影响巨大,继而放弃济南、泰安、使后方动摇,这个责任,应当有人负担!”听闻此话,韩复榘竟然毫无愧疚之意,毫不客气地顶上去说:“山东丢失是我应负的责任,南京丢失是谁负的责任呢?”韩的话还未说完,蒋介石声色俱厉地截住韩的话说道:“现在我问的是山东,不是南京;南京丢失,自有人负责。”韩正想开口反驳,刘峙就拉着韩的手说“向方(韩的号),委座正在冒火的时候,你先到我办公室里休息一下吧!”于是他拉着韩从会议厅边门走了出来。

刘峙握着韩的手走到院内,来到一辆早预备好的小车边,刘峙说:“坐上吧,这是我的车子!”韩哪里知道这个汽车就是逮捕他的工具。他上了车,刘峙却说:“我还要参加会议去。”说时就车门关上了,在这个时候,汽车前坐上有两个人爬到后车箱里来,分左右坐在韩的两旁,并出示预先写好的逮捕令,对韩说道:“你已经被捕了。”韩起先还以为前坐上两个人是刘峙的随从副官,看见了逮捕令,至此才知道这两个人是军统特务,又向外边一看,沿途布满了宪兵岗哨。汽车飞快地开驶到了火车站月台上,由两个特务拉着韩的双手,并肩登上了预先备好的一列升火待发的专车,并有大批荷枪实弹的宪兵、特务等分布在车箱内,直达汉口车站。然后用专车将他押送到武昌,即把韩交“军法执行总监部”管理押在军事委员会办公厅一座二层楼上。这时已到了一月十二日夜晚,

1938年1月19日,国民党组成高等军法会审,何应钦任审判长,鹿钟麟、何成任审判长官,贾焕臣任军法官。然而,在审讯中,韩只昂着头微笑,一句也不答复,也不请求宽恕。法官再问,还是一言不发。这个审问,其实就等于宣判,因为在逮捕令上,已注明了韩罪状和革除韩的二级上将及本兼一切军政职务。因此,韩已拿定主意见,一句话也不回答,到了二十四日晚上七时左右,有一个特务走到韩的面前说:“何审判长请你谈话,跟我就去!”韩当时还以为真的是何应钦找他谈话,就随着下楼。到楼梯半腰中一看,院子里满布了持枪待放的哨兵,当时便说:“我脚上的鞋小有些挤脚,我回去换双鞋再去。”他边说边回头,就在他回头上楼的脚刚迈了一步,站在楼梯边的特务从背后开枪向韩头上打去,韩一回头,说了一句:“打我……”此时连续的枪已打倒了他。他头部中两弹,身上中五弹,计打七枪而死。

韩复榘被枪决给国民党军的各军阀敲响了警钟:凡是为保存嫡系势力,消极避战者必受到应有的惩罚!

折叠 重要事件

折叠 1910年

韩复榘年幼时因家里人口多,较为贫因,1910年韩复榘离家另谋生路,闯关东到辽阳。正值北洋第二十镇在新民府招兵,他毅然吃了军粮,编在第四十协第八十标第三营当兵,冯玉祥见韩复榘外表斯文,还能写得一手好字,颇为喜爱,就叫他当了司书生。从此,韩复榘在冯玉祥手下,逐级提升,与石友三、孙良诚、刘汝明、孙连仲等成为冯玉祥的得力战将,被称为“十三太保”。

韩因有一定文化,不到半年就由正兵提升为营部司书生,并与冯建立了较好的感情。他参加了冯组织的反清组织“武学研究会”,并成为骨干之一。辛亥革命后随冯参加滦州起义,失败后还乡。1912年再次投冯玉祥部。初任秘书,后任连长、营长、团长。

折叠 1924年

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所部改编为国民军一军。

1925年1月,韩复榘任国民军一军第一师第一旅旅长。11月,国民军进攻天津,韩复榘率敢死队首先攻入天津,并由此被升为第一军第一师师长兼天津警备司令。

1926年冯玉祥部退至宁夏时, 投靠山西商震,任晋军第十三师师长。同年9月冯玉祥“五原誓师”后复归冯部,任援陕军第六路军司令。

折叠 1927年

5月,冯玉祥所部国民军联军被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韩所辖第六路改为第六军,后又任第三方面军总指挥。1927年7月,第二集团军进军河北,韩率部由洛阳出发,渡过黄河,9月,在禹县打败靳部。10月下旬,奉系张宗昌大举进犯豫东,韩率部在兰考、开封之间向敌发起猛攻,大破敌军。11月,韩任第二集团军中路总指挥,再胜直鲁联军。12月份,他又配合第一集团军会攻徐州,将直鲁联军主力消灭。

折叠 1928年

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暂编第一师师长、第二十师师长。1928年4月,奉军12个师攻河南。冯玉祥任韩为北路军前敌总指挥。6月6日,韩率部击溃奉军,攻占北京南苑,成为第一支到达北京的北伐军。1928年底,韩受命担任河南省主席,但不久又被冯玉祥免去师长职务,韩与冯的矛盾日益严重,并萌生投靠蒋介石之心。1929年5月22日,韩与石友三联名发电,表示“维持和平,拥护中央”,接受了蒋介石任命的第三路军总指挥,韩的背叛,使西北军事集团由此走上了没落的道路。

折叠 1930年

蒋冯阎中原大战时任讨逆军第三路军总指挥,率部开赴山东, 韩于9月在济南任山东省主席,开始了他长达八年的对山东的统治。1931年后,历任国民政府委员、鲁豫清乡督办、山东全省保安司令等职。他督鲁7年,捕杀大批共产党员、无辜群众,镇压共产党领导的农民武装暴动。为巩固山东地盘、保存实力,他与蒋介石的中央政府分庭抗礼,一方面截留地方税收,扩充自己的军队,大力推行“清乡”、“剿匪”、“澄清吏治”、“乡村建设”、“新生活运动”等;另一方面,重视发展地方经济和文化教育事业。韩在山东的统治始终与蒋介石的中央政府有一定矛盾,实际上是处在半独立的状况。

折叠 抗战爆发后

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负责指挥山东军事,承担黄河防务。韩在德州曾抵抗日本的进攻,1937年冬,日军进攻山东时,韩部损失较大,德州血战韩部三个师损失过半,加之蒋介石调走韩部所属炮兵,军事上的不利致使韩转变态度,为了保存实力,不战而放弃济南。撤离前夕,下令焚毁省政府、进德会等,名曰“焦土抗战”,实施坚壁清野。后又与刘湘等人密谋倒蒋投日。1938年1月11日被蒋介石邀至开封参加北方将领高级军事会议,遭到逮捕。后扣押至汉口,1月24日在“军法会审”后被枪决。这是中日开战以来第一个被蒋介石处决的国民党高级将领。

阅读全文

360百科致力于成为用户所信赖的专业性百科网站。人人可编辑,让求知更简单。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