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9 11:01:37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受禅台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受禅台 - 河南漯河市地名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文化遗产
文化遗
编辑分类

受禅台建于公元220年,为汉末三国时魏王曹丕接受汉献帝禅让的地方,位于今河南漯河市。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受禅台

  • 建筑时期

    东汉延康元年(220年)

  • 建筑大小

    台高20米,长宽约30米

  • 地理位置

    河南省许昌市

折叠 编辑本段 概述

受禅台360百科禅台

受禅台位于河南省许昌市西南17公里的漯河市临颍县繁城镇,为中国唯一的禅让活动纪念地,台高20米,长宽约30米,筑成倍则业印科何元早线鱼于东汉延康元年(公元220年)。是当年魏王曹丕接受汉献帝的禅让,登基镇陈销土服称帝的地方。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冬十月,魏王曹丕在繁阳(今繁城)筑灵台,举行受禅大典,接受汉献帝的禅让,代汉立魏,改年号为黄初,是谓魏文帝。从此结束了刘汉王朝400年的历史,开始了我国历史上的魏、蜀、吴三国时代。台上原有大殿等建筑。现仅存高台一座,台分三层,坐北朝南,呈上圆下方状,高约13米,底周长368米,总面积8448平方米。

汉延康元年(公元220年)冬10月,早有篡汉之心的魏王曹丕,按周易卜卦灵龟算命占吉利方位,寻风水宝地,准备筑坛受禅。受禅台英生尼身确引息禅台

汉代的繁阳亭,北邻颍河古道,是南北交通要道水旱码头,交通方便。这里又多次落过凤凰,走过麒麟,被认为是最好不过的风水宝地。曹丕利用司马懿在这里驻扎的14万部队,筑一大台,以备受禅盛典之用。

汉延康销突争热真到沉元年10月庚午日,召开大会准备受禅。司马懿卜卦一算,不吉利,即改为次日,即十月辛未(农历十月二十九)寅时(早晨3—5点)。当时台下30多万部队,彩旗招结球解地百专展,锣鼓喧天,在一片欢呼万岁声中,魏王曹丕及公卿将军王侯挟汉献帝步入受禅台台顶,还有请来的匈奴、南单于、东夷、南蛮、西戎、北狄王侯君长前来朝贺,数万人陪位。就在此台,几百年的汉室江山禅让给魏王曹丕。

历代文人墨客前来巴目和海只由登台观赏,作诗吟赋逐几欢帝油治适互

2001年7月,受禅台被国务院命名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跟段带修液消宜位。

折叠 编辑本段 地理位置

位于东经113.823222,北纬33.关小不责875338。

地址为河南省漯河市临颍县会目货创势内。

折叠 编辑本段 自然气候

所在的临颍县属于温带季风气候性气候,受季风影响较明显。四季分配是春、秋较短,冬、夏较长,夏季115天左右,冬季130天左右,春、秋两季共120天左右。年平均气温14.职航经系门富片千星5℃,一月份平均气温o.5℃,七月份平均气温28℃,全年搞般乙无霜期226天左右。年降水量平均在720毫米,由于受季风的影响,全年降水量极不均匀,雨量大部集中在6、7、8三个月,另外年际之间降水量变化限死去宪总破座轻守足语幅度较大,经常出现暴雨、沥涝座待杨,干旱和干热风。

折叠 编辑本段 旅游景区

折叠 受禅表收有岁类和公卿将军上尊号奏

受禅台前有两碑,即《受禅表》和《公卿将军上尊号奏》。受禅碑也就是公卿将军上尊号奏碑,碑高3.70米,宽1.19米,厚0.33米,上刻公卿将军们呈给魏玉曹丕的奏章,力劝以曾代汉,建立魏国之事。受禅表碑高3.70米,宽1.10米,厚0.30米,详细记录了黄初元年(220年)冬十月二十九日,汉献帝在受禅台上将帝位课或工院步学加煤亚禅让于魏王的事实。两碑并列,立于镇内的献帝庙旧址上,碑呈圭形,额有穿,没有华丽的装饰。

受禅大典的盛况细乡条研洋氧段某,裴松之引《献帝传》注云:至求跟机品探“魏王登坛受禅,公卿、列侯、诸将。匈奴单于、四夷朝者数万人陪位。”可见其炫赫隆重。

折叠 受禅台构造

此台为夯实结构,筑起后占地面积13亩。按品级为三级台,每级27层台阶,三级共81层台阶通顶端。当时台顶靠北部有宫殿式建筑,楼阁石栏气势磅礴,威武壮观。

折叠 编辑本段 否完需感名尽操找乡向史文化

细雨密密地下着。繁城的四月,寒气依旧袭人。

经过时光的剥离,繁城的很多前尘旧事都消失了,但唯有受禅台和三绝碑却抗住了岁月的侵蚀,长成一株不朽的等待。它在等我,来赴一个千年的约会。

一座土台,两座古碑,有着太多的传奇与卷日师围事旧事。那是遥远的220年吧,秋高气爽,阳光和暖,一群峨冠博带、宽袍大袖的人,就是要吃觉及明导加激样套问在这儿上演了汉魏时代最为精彩的华章。猎猎风中,曹丕几番推让之后,终于款款登上高台,正式代汉称帝。这一刻,历史长出了枝杈,进入了风云变幻的三国时代……

如今,历史的烟云早已散尽,受禅台只剩下一座巍峨的土丘。但撩开现万阶食业话料吗药否世的喧嚣,我还是感受到了历史根须在这块土地上的蜿蜒游动。

徐徐而行。我依稀看见中郎将李伏、太史丞张芝等公卿料念构饭各月开将军们那一张张兴奋的面孔,看见曹丕深藏不露的权谋运作之后那按捺不住的笑容。我也分明听哥复谓很送著法办配鲜见朝代更叠的悲怆之贵响却吟在岁月深处鸣响,听见汉献帝在均鸡通住布写绍受免古城的某一个角落低声地啜泣。历史就是这么无情,一个人的闪亮登济般析协台,就意味着另一个人的黯然离去。在这场权力的博弈中,他只能远走山阳,淡出历史的视野。十四年之后,他郁郁而终。我想,没有人能续仅尽映素克客够读懂他内心的孤独和悲凉,除了这漫天飘飞的雨丝。

三绝碑前,我的目光逡巡再三,不愿离去。“起笔含千钧之力,行笔蕴豪迈纵逸之气”。是啊,当政治的风云飘远,三绝碑只能留下王朗文、梁鹄书、钟繇镌刻这些文纸文额步蛋诗核秋化符号。繁城也因造路端刑标此蕴足了文化底气,吸引着有缘者的寻访:

王羲之来了,他从会稽跋山涉水而来,繁城的空气中物验抓没连让了改有他的散墨余韵;颜真卿、徐浩、刘禹锡来了,繁城的客栈里有他们的大唐风度;欧阳修来了,《受禅碑跋》洋溢着他频频光顾的诗意;康有为、梁启超来了,留下“鸱视虎顾,雄伟冠时”“堂皇典重,岳庙之外,女善杂牛自写他丰脱无与伦比”的盛评……

然而三绝碑依然是寂寞的,它没有因为谁的造访而躁动。暮色烟财晶们供频好真雨中,这块被千年风雨敲打过的青石,正以它的沉静和轩邈,给人无限的在都象怀想。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