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22-10-13 01:24:56

土肥原贤二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军事人物
军事人物
编辑分类

土肥原贤二(1883年8月8日-1948年12月23日),日本侵华头号间谍,西方称他为"东方的劳伦斯",中国人则称他为"土匪原"。他是"中国通",熟读《三国演义》、《水浒传》,会说多种方言,他那一口流利汉语带北京口音。从"九一八事变"到汪精卫叛国,在中国从事了将近三十年的特务情报工作,几乎抗战时期每一个重大历史事件背后都有他的影子。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土肥原贤二

  • 国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族

  • 出生地

    冈山县

  • 出生日期

    1883年8月8日

  • 行刑日期

    1948年12月23日

  • 毕业院校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 主要罪行

    建立"满洲国"和策划"华北自治"

  • 战犯级别

    甲级战犯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188自伟担3年8月8日-1948年12月23日),日本陆军大将甲级战犯,长期在中国从事特务活动的侵华阴谋家。出生在冈山县一个军人家庭。

1904年和1912年,先后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陆军大学

1913年,以参谋本部部员、陆军上尉身份来到北京,在"坂西公馆"(即特务机关)任日本特务头目坂西武官的助理,开始了其在中国长达30余年的间谍特务生涯。

1928年3月,土肥来自原应聘出任奉系军阀首领张作科相类皮口后血杆决灯的顾问,陆军大臣为其规定了控制奉军、搜集奉军情报等任务。

土肥原贤二由于长期生活在中国,成为怀村毫天似良施卫欢权日本陆军特务系统中有名的"低纪七附林许站如优又中国通"。1919~1920年,土肥危精搞胜概也个原利用其与山西军阀阎锡山是士官学校同学的关系,曾两次360百科安排日本中国驻屯军司令官与阎会晤,建立所谓"日阎亲善友好关系"。

1920年,直皖战争翻季,美英支持的直系军阀上台,日本选时乐大里气全初情支持的皖系军阀失势。他利用其在士官学校的同学、浙江省督的参谋长陈乐山做稳定皖系的工作,企图促使皖、奉、孙(中山)三者联练微裂粉信合统一中国,以实背意级建与助现日本的侵略方针。

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吴佩孚仓惶逃往汉口。土肥原立即在背后操纵策划,以停止银行兑换为手段,致使吴佩孚的纸币化为废胡宪管红纸,加速了直系军阀的垮台。

1928年6月,张作霖在关东军制造的"皇姑屯小搞宣白京会含安教事件"中被暗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杀后,他被解聘辞去顾问,转任步兵第30团团长。

1930年1合北即括0月土肥原接受关全本东军的指令,在华北设立特务机关,以瓦解张学良势力。

1931年3降批钟月,日本正式在天津设立特务机关,由土肥原任特务机关长。此间,他曾利用石友三排斥张学良,拉拢阎锡山山,一并解决满洲和华北问题,未能得逞。

1931年8月16日,出任奉天特务课社机关长的土肥原回国述职。"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的当天,由东京赶回奉天任所。隶属于关东军司令部的奉天特务机关,一时成了事变的指挥中心。

9月20日谈思秋溶础核服金风,土肥原被任命为奉天市市长。

9月22日,在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召开的策划事变后下一步行动的会议上,土肥原主张应在满洲建立以日本为盟主的国家。当日本军部批准关东军建立伪满洲国的方案后,土肥原接受关东军的指令,于10月25日前往天津劫持溥仪到东北,以便拼凑伪满傀儡政权纪免来土肥原到天津后,对溥仪软硬假旧答层训吃但鲁弦兼施,投其所好,并通过制造骚乱的办法,将其挟持到了东北。

1932年1月26日,土肥原被调往哈粉空尔滨出任特务机关长,主要任务是呼最似列言统稳定北满局势,镇压东北抗日武装力量,为侵占整个北满作准备。

1933年,土肥原第二次出任奉天特务机关长,在塘沽协定》划定的非军事区内策动叛乱,制造事端。

193呀心今5年6月,他又被关东军派往华北,协助中国驻屯军司令官多田骏,策刘时渐粉料统百动各派军阀进行所谓自治运动,企图制造第二个伪满洲国。土肥原到华北后,先是逼签了"土肥原----秦德纯协定",攫取了察哈尔大部主权;接着在停战区炮制了以汉奸殷汝耕为主席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以后,又逼迫宋哲元在北平成立了"冀察政务委员会"。由于中国人民的强烈反对,土肥原分离华北的阴谋最终遭到了失败。

1936年,土肥老今坚接线何达宪原晋升为中将,调任国内留守第1师师长。"七·七"事变后,他率领第14师侵入华北,直接介入套足好变每屠杀中国人民的侵略战争。

1938年6月,奉调回国,参加由陆、海、外代表组成识尔械等脸候最系试的"对华特别委员会",负责筹建中国占领区内统一的伪政权,并在上海设立了办事机构----土肥原机关。

1940年9月,土肥原转任军事参议官兼陆军士官学校校长。

1941年4月晋升为陆军大将,6月调任航空总监。

1943他尽伤尽独定间抓客严列年5月,出任本土伯星三须上防岩具及消东部军司令官。

1944年3月,调任新设的第7方面军司令官。

1945年4月奉调回国,出任教育总监。

1945年日本败降后,曾一度任东部军司令、总司令。

9月13日,驻日盟甚温军总部以战犯嫌疑下令将他逮捕,洲医关押在横滨刑务所。

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战后进行查证,确认甲级战犯土肥原贤二犯有侵妒脱查列开都是怕略战争罪和战争阴谋罪,于1可意刻地斤接948年11月12日对他判处绞刑,12月23日在东京伯著复少背巢鸭监狱执行。

折叠 编辑本段 活动年表

1904年10月 - 日本陆变才晶直编笔步角脸均军士官学校毕业(新制第16期)。

1904年11月 – 晋升少尉。步兵第15联队军官。

1905年4月 - 步兵第49联队军官。

1907年6月 - 步兵第15联队军官。

1907年12月 – 晋升中尉。

1912年11月 - 日本核朝陆军大学校毕业(第24期)。

1913年1月 - 参谋本部 参谋军官(驻在北京)。

1913年8月 – 晋升大尉。

1918年6月 – 参谋本部员。

1919年7月 – 晋升少佐

1920年1月 – 参谋本部员。

1920年4月 - 步兵第25联队大队长。参谋本部参谋军官(出差俄罗斯滨海省、中国。)

1921年6月 – 出差欧美。

1922年8月 – 参谋本部员。

1922年12月 – 参谋本部呼保县错思参谋军官(出差中国。板西机关补佐官。)

1923年8月 -晋升中佐

1926年3月 - 步兵第2联队军官。时任特务机关长的土肥原贤二时任特务机关长的土肥原贤二

1927年3月 - 步兵第3联队军官。

1927年4月 - 出差脱六异中国。

1927年7月26日 – 晋升大佐。第1师团司令部军官。

1928年(昭和3年)3月20日- 奉天督军顾问。

1929年3月16日 - 步兵第30联轻面造整坚致进获减初队长。

1930年被调任天津特务机关长,次年又调任沈阳特务机关长。

1931年3月 – 出差中国。

1931年7领下变调先连精庆月26日- 关东军司令部军官(奉天特务机关长)。

1931年沈阳事变的共谋者之一。"九·一八"事变共谋者。一手导演成立伪"满洲国"政权。

19困胶况认些32年1月26日– 关东军司令部军官(哈食眼副要武争督弱坐尔滨市特务机关长)。

1932年4月11日 – 晋升少将。步兵第9旅团长。再也未回满洲。

1933声节称围亮光写点坐说年10月16日 - 关东军司令部军官(奉天特务机关长)。

1935年5月,逼迫察哈尔省民政厅厅长秦德纯与之签订《秦土协定》。

19责境照布王35年10月,土肥原特务机关进入北京后,继续策划以分裂中国为目标的"华北自治运动"。

1936年3月7日– 晋升中将。第12师团司令部军官。

1936年3月23日 – 第1师团留守司令官。

1937年3月1日 - 值话群别朝足王歌鲜移第14师团长。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土是云金测二格肥原奉命率部入侵中国。

1937年8月20日,土肥原部在塘沽登陆,之后在华北作战,一路杀向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磁县、大名、而督新乡,直抵黄河渡口。因其进军迅速,被日本媒体称为是"华北战场上的一颗明星"。

1938年帝审进矛细都胜够距5月,土肥原率部渡黄河进入陇海铁路向郑州方面进攻。

1938年6月18日– 参谋本部参谋军官。授命为大本营军官(土肥原机关长)。

1939年5月19日 - 第5军司令官。

1940年6月 – 参谋本部参谋军官。

1940年9月28日- 军事参议官。

1940年10月28日 – 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校长(兼任)。

1941年4月28日– 晋升陆军大将。

1941年6月9日- 航空总监。

1943年5月1日 - 东部军司令官。

1944年3月22日 - 新加坡第7方面军司令官。

1945年4月7日 - 教育总监。

1945年8月25日- 第12方面军司令官兼东部军管区司令官。

1945年9月13日,被驻日盟军总部逮捕,关押在横滨刑务所。

1945年9月24日- 第1总军司令官(兼任)。

1945年10月1日- 军事参议官。

1945年11月30日-编入预备役。

1948年11月12日,土肥原以"破坏和平"、"违反战争法规惯例及反人道"等罪行,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为甲级战犯

1948年12月23日,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绞刑

1978年,土肥原贤二的灵位与其他甲级战犯一起被供奉在靖国神社。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事件

折叠 坂西门下首徒

1903年的土肥原1903年的土肥原1883年8月8日,土肥原贤二出生于冈山县的一个武士之家。其父土肥原良永曾任日本陆军少佐,其兄土肥原鉴是日本陆军少将。土肥原贤二14岁开始,先后在仙台地方幼年 学校、东京中央幼年学校学习。

1904年10月,他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6期步兵科,在校期间曾与冈村宁次板垣征四郎及中国军阀阎锡山等同学,交往甚密。毕业后于同年11月被授予日本陆军步兵少尉军衔,并被分配到步兵第十五联队,不久便参加了日俄战争

1905年4月,土肥原调往第49步兵联队,

1907年12月晋升为中尉。

土肥原进入日本培养高级军官的陆军大学 ,1912年11月,从该校24期毕业,次年年1月调到参谋本部任职。7月,土肥原便以参谋本部部员的身份被派到中国北京,晋升为大尉,担任日本驻中国武官坂西利八郎的副官,师从坂西这个日本驻中国第二代特务头子达五年之久,成为这个北洋七代总统的顾问最得意的弟子,他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1] ,谙熟中国的政治、历史及风土人情,善于交际,因而还和中国许多军阀和政界要人建立起了微妙的个人关系,这为他从事谍报工作提供了十分便利的条件。

1918年6月,土肥原调回参谋本部,同年11月调到齐齐哈尔,任黑龙江督军顾问。

1919年8月晋升为少佐。

1920年调到第25步兵联队任大队长。参加了出兵西伯利亚行动。

1921年5月,赴欧美考察军事。

1922年12月重返坂西公馆工作。

1923年8月晋升为中佐。

1926年3月,步兵第二联队副。转第三联队副,

1927年7月晋升为大佐,第1师团司令部任职,日本人对陆大精英有个形象的说法,叫十年人事,即只要不犯错误,一般十年内就可以升到大佐,土肥原贤二因为在中国待的时间太长,用了十五年才达到这个职位。

1928年3月,土肥原应聘出任奉系军阀张作霖的顾问。主要任务是:指导奉军以日军为典范进行训练,以便一旦有事为日军所用,与关东军及奉系军阀所辖范围内的帝国官宦、陆军武官等保持密切联系;大力搜集奉军所辖范围内的有关军事、内政、交通、财经及资源等情报。

折叠 与张作霖的恩怨

在中国期间,土肥原贤二作为"坂西公馆"的实力人物,在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竭尽全力援助奉系军阀,他想方设法扰乱直系军阀的金融系统,使其所发行的纸币作废,乘冯玉祥于24年10月发动北京政变,迫使吴佩孚兵退汉口之际,使奉系军阀张作霖成为掌握北京政府的统治者。

1925年11月,奉系将领郭松龄因待遇不满,起兵倒戈,当时奉军主力正在关内作战,奉天形势危急。为了解张作霖之急,土肥原直接向日军参谋本部建议调遣驻朝鲜龙山的日本军队出兵奉天,阻击郭松龄。结果,郭松龄兵败被杀,土肥原本以为关东军支持张作霖会换来奉系的俯首帖耳,完全听命于关东军,然而,张作霖并不甘心听命于日本人,做一个傀儡。他明白日本人在利用他,但他也是在利用日本人。他羽翼已丰,自然不会像日本人所希望的那样对其言听计从了。对于日本不断提出的各种"权益要求",他要么设法推脱,要么就干脆不办,特别是在1927年就任"中华民国陆军大元帅",并组织起"安国军政府"后,他力图摆脱日本人控制的姿态愈发明显。张作霖这种做法使得土肥原贤二颜面扫地,因为他曾力主关东军大力支持张作霖,并"错误"地判断张会听命于日本。

当国民革命军以怒涛之势北伐的时候,土肥原判定奉军绝非民族主义强烈的革命军的对手,土肥原担心的是,如果北伐联军迫近平津,战乱很有可能会波及到"满洲",为此,他一面急电日本参谋本部派兵阻止联军北上,一面对张作霖施加压力,逼迫其尽早返回奉天。关起门来搞独立,可张作霖大一统野心不死,对土肥原的建议置若罔闻,就是不愿离开北平。事已至此,土肥原这个原本力主支持奉系的人,终于坚定了除去张作霖的决心。土肥原开始与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密谋。

1928年6月2日,面对大势已去的局面,张作霖才不得不宣布"退出京师"。6月4日清晨5时23分,当专列行至奉天皇姑屯火车站京奉线与南满线铁路交会处时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张作霖这个当时的中国国家元首就这样被暗杀了。

但是,东北的局势并未因皇姑屯事件引起混乱,给关东军出兵干预的借口。相反,由于张作相的鼎力支持,张学良迅速站稳了脚跟,因家仇而决定了易帜。日本最高当局对土肥原、河本大作等人的擅 自行动,十分不满。河本大作被开除出军队,土肥原则在军部的掩护下侥幸逃脱了惩罚,只是被解除顾问职务。

1929年3月转任高田第30步兵联队联队长。

折叠 建立伪满州国

1930年4月起,蒋介石同冯玉祥、阎锡山的新军阀混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战开始,张学良借口调停,于9月18日率奉军7万进关,日军为了瓦解华北张学良的势力,

1931年3月,正式在天津设定特务机关,并任命土肥原为天津特务机关长。土肥原穿梭于旧北洋军阀之间,拼凑所谓"北洋派大同盟",以对抗蒋介石与张学良的联合。

1931年7月他策动石友三阎锡山韩复榘结成反蒋驱张同盟,虽然并没有成功,但却使张学良把关内部队增至11万人,使东北的防务出现空虚,8月,他调任沈阳特务机关长,制造了所谓的中村事件,煽动战争狂热。土肥原在日本内阁会议上声称:"奉天政府即便是承认这个事实,但如不表示诚意,或者玩弄拖延谈判手段时,我们准备采取最大限度的报复手段。"

10天之后,日本关东军在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等侵华分子的策动下,挑起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事变发生3天后,土肥原即从东京紧急返回,根据板垣征四郎的建议,出任沈阳市长。立即开始着手"整顿"奉天城的社会治安,建立"奉天地方自治维持会"等组织,派出约4000多名巡警上岗巡逻,加强警戒等。奉天城暂时恢复平静后,土肥原辞去奉天市长的职务,新市长由留学日本的华人赵欣伯担任。

对于在东北采取什么形式的殖民统治,日本国内和关东军内均有争论,板垣征四郎主张以此为契机,直接占领东北,作为日本的领地进行统治,一举彻底解决南北"满洲"问题。石原莞尔认为,不宜采取此种极端做法,应充分考虑到中国的民心以及国内外形势等,双方意见相持不下。

1931年9月22日,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专门为此召开了一次会议。在会上,土肥原贤二提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即成立一个由日本控制、脱离中国本土的"满蒙五族共和国",获得一致通过。关于这个国家的首脑,他提出利用废居天津前清宣统帝溥仪,因为当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赶溥仪出宫的时候,溥仪走投无路,是他亲自把溥仪接到天津日本使馆保护起来的,他这一举动深得溥仪好感;同时,土肥原贤二还考虑到,让溥仪来统治清朝的发祥地"满洲",更有名正言 顺之意。

10月25日,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召见土肥原,正式授与他迎接溥仪的任务。两天之后,土肥原亲自前往天津,与蛰居于静园的溥仪会了面,在会面中,土肥原充满"真挚感情"地说道,"满洲"三千万人民民不聊生,日本人的权益和生命财产也得不到任何保障,这样,日本才不得已而出兵。关东军对"满洲"绝无领土野心,只是诚心诚意地帮助"满洲"人民建立自己的新国家,并且保证这个新国家的主权、领土将受到日本的保护。作为这个国家的元首,溥仪可以独立自主地行使权力。最后 ,他抓住溥仪一心想复辟的心理,力劝溥仪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回到祖先的发祥地,光复帝业。

11月8日,汉奸李际春等人纠集流氓、兵痞组成的便衣队1000余人在驻津日军的配合支持下,不断向中国军警发动武装挑衅。驻津日军司令部立即下令断绝日租界和外界的交通,并将溥仪驻地"静园"封锁起来。乘天津发生骚乱之机,溥仪于11月10日化装秘密离开天津。赶在营口港封冻以前回到东北。接着,他于1932年1月调任哈尔滨特务机关长,为日军占领北满做准备,诱降了当时最有名的抗日英雄,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使其参加了伪满四巨头会议,虽然马占山不久以后又重现反正,但已经不被抗日军民信任,黑龙江抗日军队各自为政,终于被少数的日军各个击破,被迫退入苏联境内。

1932年2月16、17日,所谓"建国会议"在奉天大和旅馆召开,28日正式公布"建国宣言"。同年3月,溥仪开始在新京"执政"。由土肥原一手策划的伪满洲国政权终于成立了。

4月,晋升为陆军少将,调任驻广岛的第五师团步兵第九旅团旅团长。[2]

折叠 策划华北自治

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1933年2月,关东军侵占热河,并进一步向华北和内蒙渗透。与日本的侵略政策一致,土肥原于1933年再次充任沈阳特务机关长,开始策划"华北自治运动"。当时,华北山海关、唐山、通州等地的特务机关,全部划归土肥原领导。 当时,在华北掌握兵权的,主要有北平的宋哲元、山西的阎锡山、济南的韩复榘和保定的商震。控制这四人,使之相互合作,形成一个与蒋氏政权抗衡的"自治政权"是土 肥原的目标所在。

虽然在此之前,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多田骏已进行过这种尝试,约请这四人共商"华北自治"的问题。但这四人表面上虽说对建立一个中立政权表示赞同,表白自己并不排日,可以与日本竭力扶植的"满洲国"合作,至于新政权,只要其他三人赞成的话,自己一定充分合作。但他们心里自然清楚,日本的企图是要通过分步肢解来达到最终霸占中国的目的,所谓的"华北自治"只不过是"满洲国"在华北地区的翻版。

老奸巨猾的土肥原不得不想方设法打破这四人的观望态度,让他们拿出实际行动。他首先着手邀请宋哲元和商震在北平聚会,刺探宋、商双方能否协手建设新政权事宜。经 过会谈,双方态度均十分暧昧,拒绝做出任何明确的承诺。紧接着,土肥原又约请宋哲元和 韩复榘直接会面,结果同样是不了了之。

同时,尽管当时的蒋介石政府正忙于"剿共",但他也深知华北五省的重要地位。蒋介石一方面亲自飞抵太原说服阎锡山,以经济扶持为诱饵将其稳住;另一方面派参谋次长熊斌北上对宋哲元和韩复榘进行威逼利诱,劝其不要为了局部自治而反对中央政府;同时南京政府的各军政要人也纷纷致电极力劝阻华北"四巨头"与关东军合作。在此期间,蒋介石还以军事演习为由,集中几个师的兵力在陇海线上对华北形成威慑之势,蒋介石以恩威并施的手段镇住了华北四雄。

眼看联合四雄自治华北不成,土肥原又于1935年6月在察哈尔省策划了"张北事件"--土肥原贤二以此事件为借口,向国民党政府提出了一系列无理要求,先是向中方提出强烈抗议,要求赔礼道歉,后又要求国民政府派代表前往北平进行谈判,在谈判中,土肥原故意夸大事实、百般刁难,不仅将责任都归在中国军队头上,而且最终迫使国民党政府签订了《秦土协定》,规定成立察东非武装区,中国军队从该地区撤出,惩办中国有关人员,尊重日本在察哈尔省的"正当行为"。

虽然土肥原想借此对宋哲元施压,但离完成"华北自治"第一步的任务还相差甚远,冀东蓟密行政公署的督察专员殷汝耕于是被他相中,作为下一步计划的棋子。殷汝耕早年曾留学日本,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妻子是日本人,他是一个典型的亲日派。回国后,他曾经力劝何应钦放弃与日本对抗,主张全面与日本合作。于是,1935年11月24日,殷汝耕在通州发布了"冀东防共自治政府"成立宣言, 拉起了反蒋反共联日的大旗。冀东伪政权成立后,土肥原又鼓动主持华北军政的宋哲元与殷汝耕合作,成立"华北五省联盟自治政府"。

此时的蒋介石,一心主张"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政策,尽管他不愿整个华北被日本控制,但"权衡利弊"后,他认为如与日本发生正面冲突,势必影响"剿共"。于是,蒋介石于1935年12月12日被迫决定撤销行政院驻北平政务委员会和北平军分会,另设"冀察政务委员会",辖区范围为河北、察哈尔两省和平津两市,任命宋哲元为"冀察政务委员会 "委员长兼绥靖主任及河北省主席。

事实上,这个"冀察政务委员会"在建制上仍隶属南京国民政府,是一个半独立性的畸形政权。土肥原出任"冀察政务委员会"顾问,一手把持了政治、经济大权,与此同时,他还安插了一些汉奸充当委员。随着政务委员会的建立,土肥原觉得控制华北的目标就要唾手可得了,但不久之后他便察觉到,宋哲元虽然在表面上有所妥协,但在涉及领土、主权等原则问题上却始终不做丝毫让步。土肥原费尽心机建立起的所谓"华北自治",实际上并未取得日本军部所预期的效果。

折叠 战场上的明星

1936年3月,二·二六事件后,土肥原奉调回国出任留土肥原贤二土肥原贤二守东京第一师团中将师团长。

1937年3月,他又被任命为宇都宫第十四师团师团长。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日本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土肥原奉命率部入侵中国。

8月20日,土肥原部在塘沽登陆,参与北平永定河作战。日军攻克保定后 ,土肥原率部沿平汉铁路一线进犯,一路杀向石家庄、邢台、邯郸、磁县、大名、安阳、新乡,直抵黄河渡口。因其进军迅速,被日本报纸称为是"华北战场上的一颗明星"。

1938年5月,土肥原在徐州会战中担任了向中国军队后方进行深远迂回的任务,从而爆发了兰封会战,土肥原千里奔袭,一路上击败了桂永清和黄杰各军,气得指挥作战的薛岳把这两个败将送到了军法处,蒋介石下达手令:"兰封附近之敌,最多不过五六千之数,而我以12师兵力围攻不克,不仅部队复杂,彼此推诿,溃败可虞。即使攻克,在战史上亦为一千古笑柄。

5月30日,围攻土肥原的中国军队被迫撤围,6月9日,中国国民党军队为阻止日军沿平汉铁路进攻武汉,在花园口掘开黄河堤岸,以黄河之水阻止日军行进。土肥原部被洪水围困月余。黄河决堤造成中国人民数十万人死亡和1200余万人流离失所。

折叠 亡命路上高升

东京审判期间的土肥原贤二东京审判期间的土肥原贤二黄河决堤事件以后,土肥原被调回参谋本部,再次参与策划对中国的侵略政策。日本政府为了协调陆军省、海军省外务省之间的关系,为了在中国建立统一的伪中央政权,决定由陆军土肥原中将、海军津田静枝中将、外务省坂西利八郎预备役中将组织成"对华特别委员会",并决定由土肥原负责组成"土肥原机关"。当时日军在中国十分猖狂,不仅控制了华北、华中和华南地区,而且还分别在华北、华中和蒙古建立了以王克敏、梁鸿志和德王为头目的伪政权。土肥原为了在这3个伪政权的基础上建立以吴佩孚为头目的伪中央政权,对吴佩孚作了许多诱降工作。但因为中国人民的反对,加上吴佩孚拒绝与日本人合作,土肥原的如意美梦才未能实现,这次诱降是他对中国谋略工作的谢幕表演。

土肥原于1939年5月调任北满第五军司令官;驻扎在佳木斯

1940年9月8日调任日本军事参议官兼陆军士官学校校长(10月28日)

1941年4月晋升陆军大将并出任陆军航空总监(6月9日);

1943年5月,土肥原出任东部军司令官。

1944年3月调任第七方面军司令官,驻扎在新加坡地区,统辖日本驻马来西亚的第29军、驻苏门达腊的第25军、驻爪哇的第16军和驻婆罗洲的日本守卫队;

1945年4月调回东京任陆军三长官之一的教育总监。

1945年8月,土肥原任第12方面军司令官兼军事参议官。

1945年9月,在第1总军司令官杉山元自杀后,土肥原接任第1总军司令官,日本战败投降后,土肥原贤二被盟军逮捕,关入横滨刑事所。

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第一批被指定为甲级战犯的土肥原贤二采取一言不发的龟缩策略,企图利用英美法律的漏洞来逃脱审判。因为在当时,关于土肥原贤二的犯罪证据严重不足,如果他拒绝提供证词,那么根据英美法律就不能对他定重罪。所以在法庭历时两年多的审判当中,他只说了四个字,也就是当审判长问他是否承认自己有罪时,土肥原回答"主张无罪",此后再不开口,全部审判过程都是由律师代理的。

土肥原第一个被执行绞刑土肥原第一个被执行绞刑但是,土肥原贤二错打了算盘,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在梅汝璈倪征燠等中国法官的强烈要求和巧妙盘问下,终于将土肥原击垮。

1948年11月,土肥原以"破坏和平"、"违反战争法规惯例及反人道"等罪行,在巢鸭监狱执行绞刑

1948年12月23日,在判决书下达41天后,通过抽签的方式,土肥原贤二第一个走上了绞刑台。他由两名执行宪兵押着,走完13级台阶,然后立正站着。执行法官先用英语,再用日语命令道:"土肥原贤二,原地转过身来!"

此时,土肥原贤二的内心深处究竟在想什么,谁都无法知道。但此时此刻的他一定知道,这里是他人生的终点,丧钟正在为他隆隆敲响。行刑宪兵把黑布头罩套在土肥原贤二的脑袋上,然后向执行官行举手礼报告说:"一切准备完毕。"

执行官立刻按动电钮。绞刑台上的活动踏台猝然打开,土肥原贤二两脚悬空,整个身躯沉入绞刑台中……[2]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评价

土肥原有两个外号,中国叫他"土匪原、土肥圆",西方叫他"东方的劳伦斯' 。在中国二十余年,对于中国人的风俗习惯、方言俚语几乎无所不通,熟读《三国演义》、《水浒传》,了解中国民族性,因此土肥原重信义、尚承诺也是为人所知。抗日名将马占山即认为土肥原不骗人;宋哲元也评价土肥原说话算话;德王痛骂日本人时如果扯到土肥原上,便说"他懂,他懂,他说话算话",日本人称他性格温厚,不拘小节,没有私欲。侵华战场上,他还懂得收买人心,不许军队乱来,因为他知道焚烧村庄,强奸妇女只会激起老百姓的反抗。[3]

折叠 编辑本段 人际关系

父亲土肥原良永:曾任日本陆军少佐。

哥哥土肥原鉴:日本陆军少将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