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5-23 00:03:24

社会抚养费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社会相关
其他社会相关
编辑分类

社会抚养费,是指为调节自然资源的利用和保护环境,适当补偿政府的公共社会事业投入的经费,而对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的费用。社会抚养费属于行政性收费,具有补偿性和强制性的特点。2002年8月2日,国务院经国务院令第357号公布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对征收社会抚养费问题作出了规定。

2017年8月,北京市政府决定对《北京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作修改,在超生儿社会抚养费上,对不符合规定生育第三个及三个以上子女的夫妻,每多生育一个子女,按照规定基数的1至3倍征收。自"全面两孩"政策正式落地以来,全国30个省份修改了计生条例,其中20余省份明确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

2021年7月20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公布,取消社会抚养费等制约措施。

2021年07月29日 ,国家卫生健康委关于贯彻落实《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优化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的决定》的通知,取消社会抚养费 将入户、入学、入职等与个人生育情况全面脱钩。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社会抚养费

  • 性质

    行政性收费

  • 特点

    补偿性和强制性

  • 作用范围

    政府的公共社会事业

  • 征收人群

    不符合法定条件生育子女的公民

  • 法律依据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

折叠 编辑本段 发展历史

折叠 名称演变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叫“超生罚款”,1992年改为“计划外生育费”。

1996年《行政处罚法》出台后,进一步明确对于超计划生育的不得给予罚款,但可以征收“计划外生育费”。

2000年3月,中央8号文件明确规定实行征收社会抚养费征收制度。同年,财政部、国家计生委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各地将“计划外生育费”改为“社会抚养费”。

2001年《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将“社会抚养费”明确规定下来。

折叠 规范过程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2002年国务院颁布的第357号令《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明确对计划外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社会抚养费;授权省级政府确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将直接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权力下放至乡(镇)人民政府或街道办事处。

2013年7月11日,浙江一律师向全国31个省级计生委、财政厅申请,要求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收支及审计情况,社会抚养费问题引发广泛关注。

2014年1月7日,国家卫计委发言人毛群安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国家卫计委正在启动对社会抚养费管理办法的修订,将对社会抚养费征收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进行规范。

2014年11月2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布《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以下简称《条例》),并通过国务院法制办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新规定首次提出不符合规定生育第二个子女的,按户籍地人年均可支配收入,对双方年事人分别征收计征标准3倍以下的社会抚养费。这意味着此前由各地执行的数倍不等的征罚标准,将统一设上限。

2016年9月18日起,北京开始就本市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展开为期1月的征求意见。此次改动取消了原来条款中对违反规定生育第二个子女的夫妻或者非婚生育子女的公民征收社会抚养费的规定,改为对不符合规定生育第三个及三个以上子女的夫妻或者非婚生育第三个及三个以上子女的公民,每多生育一个子女,按照市统计部门公布的城镇居民或者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至10倍征收。

截止2016年9月,对于“超生罚款”问题,除了正在征求意见的北京外,已经有包括河北、内蒙古、黑龙江等在内的21个省份,在新修订的人口与计生条例中明确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

另外,上海方面规定,要按照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和市人民政府的有关规定缴纳社会抚养费。

天津、江西、青海、甘肃等省份都明确,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由省或市人民政府制定。

云南要求依照《云南省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规定》对超生夫妻双方分别征收社会抚养费。广西在新条例中则未明确具体征收办法。[1]

折叠 修订条例

2017年8月,北京市政府决定对《北京市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作修改,在超生儿社会抚养费上,对不符合规定生育第三个及三个以上子女的夫妻,每多生育一个子女,按照规定基数的1至3倍征收。

2016年至2017年7月,30省份修订了计生条例及相关规定,《西藏自治区生育条例(草案)》仍在征求意见。其中,已有25个省份明确了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

各地的征收标准则要求各异。与北京类似,湖北、河南、山东、四川等地以按本地人均居民收入基数征收,有的给出弹性区间。对于违反条例多生育1个子女的,黑龙江标准最低,按计征基数的1倍征收,对男女双方分别征收;河南、山东等地按计征基数的3倍征收;江苏按照计征标准的4倍征收。陕西、福建等地按计征基数征收2倍至3倍的社会抚养费;辽宁省标准最高,按照计征基数的5至10倍征收。

有的以家庭年收入为基数征收,有的还按月预征。例如,湖南省要求按照上年度总收入的2至6倍征收;山西明确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与超生人群收入挂钩,按照夫妻双方2015年总收入的20%,合计征收7年的社会抚养费;贵州还按月预征夫妻标准工资各30%的社会抚养费。

多生多罚,超生2个及以上子女或重婚超生的加重处罚,有的递进累加。例如吉林省规定,超生2个以上子女的,以超生1个子女应征收的社会抚养费为基数,按照超生子女数为倍数征收社会抚养费。安徽也提出,超生1个子女的,分别对夫妻双方,按上一年度城镇或者农村常住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五倍征收社会抚养费;家庭年实际人均收入超过常住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一倍的,按家庭年实际人均收入的五倍征收社会抚养费。每再多生育一个子女的,依次递增五倍征收社会抚养费。

另外,上海规定,要按照国务院《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和市人民政府的有关规定缴纳社会抚养费。江西、青海、甘肃等省份都明确,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由省人民政府制定。广西在新条例中则未明确具体征收办法[2]

折叠 编辑本段 征收规定

折叠 对象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征收对象应当是不符合我国生育政策超计划生育子女的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18条的规定,我国的生育政策是国家规定基本原则,具体条件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因此,这里的超计划生育子女的人,就是指违反了本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生育法规规定条件超生子女的人。需要指出的是,在该法出台之前,一些省、市在工作实践中除了对超计划生育的公民征收社会抚养费外,对于符合规定条件经批准生育二胎的公民也征收一定的费用,叫做“社会补偿费”,征收数额少于违法生育的公民,一般为300元至800元不等。该法出台以后,征收对象应当是不符合我国生育政策超计划生育子女的公民,因此,对符合法定条件生育二胎的公民不应再征收社会抚养费。

折叠 数额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考虑到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和被征收公民的收入差异,没有明确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数额,而是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制定”。2002年8月2日,国务院根据该法的授权出台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对社会抚养费征收问题作出了进一步具体的规定,但是对于社会抚养费征收的标准也只是作出了一个原则规定,仍然没有作出十分具体的规定。

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第3条第2款规定,“社会抚养费的征收标准,分别以当地城镇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计征的参考基本标准,结合当事人的实际收入水平和不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生育子女的情节,确定征收数额。社会抚养费的具体征收标准由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

折叠 性质

不是一种行政处罚,而是一项行政性收费。

折叠 编辑本段 变更情况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抚养费的变更包括增加、减少和免除三种情况。

抚养费增加是子女在必要时提出的,除了因物价调整,原定数额难以维持子女生活所需;或子女升学、实际所需抚养费用超过原定数额以外;还可能因为子女身患疾病,抚养一方无力支付全部医疗费用;或有给付义务的一方经济收入显著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子女与其生活水平相差悬殊等。

反之,有给付义务的父方或母方,在特殊情况下也可减免给付抚养费。 减少给付情况,主要指给付一方,由于长期疾病或者丧失劳动能力,经济相当困难,无力按原数额给付,而抚养子女一方又能负担子女的大部分抚养费,那么可请求减少给付。

折叠 编辑本段 存在问题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由于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的不确定性,使得有很多问题:

第一,“1994年以后,一些地方认识到,计划生育是倡导性义务,对超计划生育不适宜给以行政处罚,因此,陆续将罚款改为了收费”即使是这样,在很多地方还是有好多强制性的。孩子还没生下来,由于和“计划生育的”顶了几句嘴,被带到了“公社”里拘留了。可能这就涉及到了我国的“人权”问题;

第二,这些钱被收了以后弄到哪里了,是不是用在了“社会抚养”上。这可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

第三,为什么会由于地方上的“领导”换了以后,“社会抚养费”就跟着变了,而且是变高了。协商好了一次交清,却因为领导班子的调换而改变;

第四,家庭收支“入不敷出”时是不是也要缴这个费用,让人感觉和“旧社会”差不多。

折叠 编辑本段 热议事件

折叠 去向争议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引发热议

2012年4月19日,陕西省计生委对田亮夫妇生二胎展开调查,此事引发网友对决社会抚养费去向的热议。

实际去向

北京、上海这几个大城市的社会抚养费全部上缴财政,而计生委的工作经费与社会抚养费完全脱钩。在内地省份,社会抚养费的征收工作都委托给了乡镇、街道,虽然是收支两条线,但30%到40%返给了乡镇,然后一部分补充县计生委的工作经费,只是到财政局转一道手而已。据悉,一些地方80%至90%的收入都留在县级以下计生部门,主要用于工作人员的激励上。”

2013年10月10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就践行群众路线服务百姓健康工作举行发布会,国家卫生计生委新闻发言人邓海华在回应“2012年22省份一共收到了169亿的抚养费”这一报道时表示,社会抚养费征收以后全额纳入地方财政的预算管理,收支两条线,收上来以后全额上交国库。

折叠 强征事件

2013年8月2日,有媒体刊发了《一个百强县的财政“敛财术”》一文,称“驻马店西平县所有的党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企事业单位有超生子女的干部职工,均需再次缴纳高达数万元的超生子女社会抚养费,总额高达5亿元”。8月4日,针对此事,西平县给大河网发来情况说明,否认借“缴纳超生子女社会抚养费”敛财。

折叠 公开情况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2013年7月11日,浙江碧剑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有水向全国31个省级计生委、财政厅(局)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主要是要求公开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俗称超生、计划外罚款)收支及审计情况,其中包括: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总额;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预算;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开支;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审计报告。一个月之后,给予书面回应的31个省级行政机关中,有19个省级财政部门和12个省计生部门。广东省和江苏省的计生委答复则称“属于内部掌握,不能公开”。回复并公开了的省份数据惊人:福建为 20.7686亿元、广西8.6321亿元、海南2498万元、河南15.9856亿元、吉林6771万元、辽宁9100.19万元、四川24.5014亿元、重庆16.5亿元、云南2.2046亿元、湖北7.9817亿元。10省份2012年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总额不完全统计高达约100亿元。这意味着,一旦全面放开二胎,社会抚养费的征收额将大为缩水。这成为二胎政策放开的最大阻力。有消息称,延宕数年的“单独二胎”政策将重启,或将于2013年年底或2014年年初试行;同时,关于2015年之后全面放开“二胎”的政策也正在拟议中。

2013年9月1日,14律师“增援”追问社会抚养费去向,致信审计署询问是否属审计事项;向14省份申请公开征收总额;已公开17省份总额超165亿。2013年9月1日是中国《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国务院令第357号)实施整11年。昨天下午,京、鲁、粤、沪等地14位女律师联名致信国家审计署申请信息公开,询问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是否属于审计事项。

2013年11月1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官网通告,要求辽宁、安徽、江西、山东、海南、重庆、甘肃7省人口计生委限期向吴有水公开该省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的收支情况信息。

2013年12月5日,尚无一省份计生或财政部门公开支出情况。多数部门给出的不公开理由是,“社会抚养费由县级人民政府计划生育部门或者委托乡(镇)人民政府和街道办事处征收,上缴县级国库,纳入县级财政预算管理,由财政部门统一安排使用,收入和支出不挂钩。因此,省级部门不掌握2012年度社会抚养费实际开支情况”。

折叠 征求意见

2014年,《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公开征求意见,国家卫计委明确回应称不会取消征收。

在社会抚养费征收上,一些地方在征收社会抚养费时,存在进居民家里捉猪、牵牛、拿锅、挑粮等乱象,未能以人性化的执法方式取信于民。此外众多基层超生被罚的案例表明,计生干部吃、拿、卡、要并不少见,超生罚款标准不明确、执行不统一,钱的去向不明晰。有学者研究认为,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国共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超过1.5万亿元。全国每年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约为200亿元,这些罚款去向并不明确。

2014年公开征求意见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与国务院2002年颁布的《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相比,明确了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是“以当事人生育行为发生时上一年度当地县级或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城镇居民和农村居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计征的基本标准”;加大了对执法的约束,明确提出符合多生育子女条件,但“不符合程序规定生育的,不予征收社会抚养费”,以及“没有法定依据或不按此条例规定程序征收的,征收行为无效”等。

折叠 编辑本段 废止之争

折叠 过程

2014年11月20日,国务院法制办公布了《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条例(送审稿)》(以下简称《条例》),公开征求民众意见。《条例》公布后,引起各界密切关注。

2014年11月27日,广东省惠州市旅游局局长黄细花等6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向全国人大发出建议书,建议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11月28日晚,联名建议书已寄送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

黄细花等6名全国人大代表27日提交的建议书全称为《关于废止<社会抚养费管理办法>,取消社会抚养费的建议》,其中指出与其修改《社会抚养费征收管理办法》为《条例》,还不如将其废止。黄等人指出,取消社会抚养费征收,使得当前已经处于超低水平的总和生育率能有所提升,以缓解已经非常严峻的老龄化形势。

12月8日,社会各界人士联名致信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法制办建议,取消社会抚养费。随信寄去的,是一本厚达834页的联署者留言簿。

由于政策限制、养育成本高企等原因,年轻一代的生育意愿不高。号称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中国,其人口结构已经严重扭曲,出现老龄化和少子化并存的局面。鉴于此,对于本意在于限制生育的社会抚养费,最为理性且有益的措施应该是根据现实需要作出调整,迅速取消之。

作为对各方舆论的回应,12月2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召集部分学者解读社会抚养费等问题。与会专家认为,《条例》修订后,原来社会批评比较多的社会抚养费征收标准不一、收支混乱等情况将会得到有效地治理,社会抚养费的管理将会更加规范。

中国人口学会秘书长解振明认为,目前还不是取消征收社会抚养费的最佳时机。他认为,随着老百姓生育意愿的不断变化,《条例》可能会慢慢宽松,到最后可能只约束了很少的人。如果每年只有百分之一二的人超生,对其他百分之九十多影响不大,那政策可能会变化。

折叠 公平之争

社会抚养费社会抚养费在正反双方的激辩中,一个词屡屡被提及——“公平”。坚持现阶段不适合取消社会抚养费的学者认为,取消社会抚养费对此前响应国家号召、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群众不公平。

解振明认为,如果完全取消社会抚养费,那绝大部分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人会认为是不公平的,也就是说我们的政策只限制了老实人。

这种公平说招致多位学者和律师的反击。黄文政认为,在劳动年龄人口净减少、生育率非常低下的背景下,多出生的孩子将是未来的劳动力、纳税人和养老体系支撑者,他们将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而在其父母本身养育负担很重的情况下,还向其征收高额社会抚养费是一种很大的不公平。

学者胡释之认为,公平与否,要看权利是否受侵犯,而不是看大家的权利是否受到同等侵犯。立刻取消社会抚养费,将会有助于恢复公平。

针对在网上引起热议的“公平论”,12月7日,200多名自称严格“遵守了计划生育政策的群众”——单身者、已婚未育家庭、同志群体,联名向国家卫计委寄出了一份《“社会资源节约型贡献奖”申请书》,“求公平求奖励”。

《申请书》中说:“作为单身青年、已婚未育、丁克群体——严格贯彻遵守计划生育政策的群体,我们为国家节省了巨大的社会公共资源,因此理应将征收的社会抚养费补偿给我们这一广大主要贡献群体,并且给予我们一定的奖励,从而更加广泛地维护社会公平。鉴于此,我们这群单身男女及无子女家庭,特向国家卫计委申请‘社会资源节约型贡献奖’。”

折叠 资金去向

这个问题。根据学者统计,从1980年代以来,全国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累计超过1.5万亿元。这笔巨额资金的去向一直混沌不清。赞成取消社会抚养费的人士认为,从国家审计署公布的报告看,实际征收的社会抚养费绝大部分用来支撑计划生育体系,甚至有的被挪作小金库,真正投入到孩子成长所需的公共资源上的却极为有限。

支持社会抚养费征收规范的相关专家则认为,这些问题通过《条例》的修改,通过在贯彻执行上的强化和相关信息的透明,将有可能得到解决。

根据时间表,《条例》公开征求意见将持续到2014年12月20日。国务院法制办将汇总各界反馈的意见和建议,最终做出社会抚养费存废的决定。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