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0:59:24

王权 - 晚清学者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其他实业人物相关
其他实业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晚清学者(公元1822年-1905年)字心如,号笠云,甘肃巩昌府伏羌县(今甘谷县)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中举。父亲汝搂曾任平凉府教谕,弟王树曾任徽县教谕次子念诒都先后中举,一门三代四举人,先后任陕西延长知县、任兴平、富平知县,一生为官清廉,潜心学问,孜孜以求,所作颇多,传为美谈。左宗棠给陕西巡抚的信中更是赞扬他说:"王权学问人品,当代罕有,而吏治尤为陕甘第一。"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王权(清)

  • 出生时间

    1822年

  • 逝世时间

    1905年

  • 心如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王权(1822-1905年),晚清学者,字心如,号笠云,甘肃巩昌府伏羌县(今甘谷县)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中举。父亲汝搂曾任平凉府教谕,弟王树曾任徽县教谕次子念诒都先后中举,一门三代四举人,传为美谈。

中举后,先后主讲岷州文昌、秦州天水、宁远正兴、文县兴文四大书院,造就了一大批人才。同治十一年(1872年),任陕西延长知县。后历任兴平、富平知县,简约为政,扶危济困,成绩优异。兴平知县任内,陕甘总督左宗棠路过,王权迎谒路旁,左敬佩王的为人,下车扶起说:"足下,陇右读书人也,宰相不为县令下车,我为陇右读书人下车。遂留谈多时。左宗棠给陕西巡抚的信中说:"王权学问人品,当代罕有,而吏治尤为陕甘第一"。

王权文采出众,而且长于书画,所有画作中,尤擅山水,笔法非常老辣,气韵高古,画面布局讲究,合理自然,细节刻画入微,整体看来饱满而又灵动。其书法作品自是洒脱灵动,苍劲有力,彰显学者风范。

光绪十二年(1866年),王权辞官回乡。

在家潜心学问,闭门著书,孜孜以求。正如张世英《心如先生墓志铭》中所言:"先生学优而仕,仕归复学,楗户发藏箧,舍诗、古文,钻研考据。严冬盛暑,往往移晷,废餐忘寝,日有课程。著有《笠云山房古文集》、《笠云山房诗集》、《秦州直隶州新志》(和秦州任其昌合纂)、《舆地辨同》、《辨同录》、《典日方》、《访剩》、《童雅》、《炳烛杂志》、《全国郡县沿革略》、《古今同姓录》、《甲子编年》等著作10余种。

王权的一生,有十年的知县经历,他的吏治实践经验十分丰富。而且在他的文章和诗歌中对其吏治实践有比较多的总结,有自己的一套吏治思想。

王权50岁以后先后担任陕西延长、兴平、富平知县,在任期间政绩卓著,受到老百姓的爱戴。他于1871年到延长任知县,当时正是陕西回军叛乱之后,西北人民饱受战争蹂躏,回军对汉人实行种族灭绝,许多县成了无人区。王权到延长的沿途,经岐山、咸阳、三原、铜川、宜君、洛川、延安等县,一路看到的是生灵涂炭,田园荒芜,野兽横行的悲惨景象。王权沿途写下了27首诗歌,这是他的诗歌中保留最完整的一部分。到延长以后,他面对的是一个全县人口不到4000人,满目疮痍,白骨蔽野的极度贫穷的县。县城里荒草丛生,乌鸦围绕一个个枯槁的白骨觅食,各种野兽看到活人竟然惊诧不已。在他的诗歌《初抵延长三首》里反映了当时的延长情景:"百里剩荆榛,荒城塞去滨。饥乌环槁骨,怪兽诧生人。驿路芜难辩,边氛煽太频。嗟嗟卢与扁,无术起青磷。""土瘠生原薄,艰难况荷戈。郊犹亲垒矗,山比部民多。庐舍颓无主,流亡远隔河。归欤悬望眼,纬耒趁春和。"为了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延长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王权通过各种办法筹集救灾物资,救助救济民众,首先设立粥厂十余处,招抚流亡在外的老百姓回乡。其次,向没有过冬衣服的难民发放数百套棉衣。到了春耕季节,他又千方百计为逃难返乡的民众筹集种子,发放耕牛,鼓励垦荒,发展生产。战争之后,人烟稀少,但狼群为害百姓,有些躲过了回军屠杀的百姓,却被狼夺去生命。为此,他组织了全县百姓开展灭狼。经过王权三年的治理,在王权离任时,延长恢复了生气,到处可以看到禾麻遍野,生机勃勃的景象。在他离开延长的时候,当地百姓纷纷挥泪相送。《延长留别三首》记录了他离开延长时的感人场面:"来时荆莽塞郊圻,去日禾麻绿掩扉。渐喜疲赢俱荷耒,回思艰险却沾衣。将离始觉舆情厚,多难深惭治具非。莫问穷黎抛得否,小园花树也依依。""断镫持靴史书传,我将何德比前贤。赋轻仍有流亡户,丁寡犹多未辟田。民自无奸非解网,士皆习稼罕鸣弦。就中一事情差慰,长夜机声比屋连。""耆黎拭泪叹轻装,黍籹村醪列两行。住竟何功惭禄米,去犹累尔费壶浆。兵戎未洗生犹蹇,儿女新孼计要长。父老他时如念我,呼童勤护拂篱桑。"

王权于同治十三年(1874)秋接任兴平县知县。兴平地处八百里秦川的中间,东邻咸阳,西接武功,南与户县接壤,北与礼泉相连,介处冲衢,差役烦多。这时在陕西的战乱虽然平息数年,但他看到的兴平仍然是村落萧条,道路半荒,一片破败景象。这里因为地处交通要道,常有过往官员,有时还不止一拨。路经这里的官兵也很频繁,这些过往官员和官兵,都要县衙负责接待,供给费用,而一个高官随从的兵役、轿夫、家属、舆马仆从,往往数百人乃至数千人,每次过境,如同遭受兵燹之灾。接待成为县署的繁重任务,也是老百姓的沉重负担,要钱要粮苦不堪言。王权叙述自己"承乏兴平,地冲务殷,形疲于牒牍,补疲于差徭,日夕焦劳,须发顿改。"沉重的差役供给使兴平百姓本来就难以承受,而奸吏猾胥借机敲诈勒索,差役成为他们创收的途径。这些胥吏豪强的诈索往往更甚于正式的差役。为了减轻老百姓的负担,王权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改革差役制度:一是由县衙购置50匹健壮的马匹,选择城郊本分老实,以务农为生而又缺少役畜的农户喂养,每年每匹马按照三十缗钱付给报酬,这些农户平时没有差役自己耕地使役,有了差役则轮流支差,付给草料费。这样既解决了一些贫苦农民无役畜的问题,也斩断了借拉马支差敲诈民财的问题,减轻了老百姓负担。这一措施实施后,向老百姓收取的支差费用大幅度下降。二是取消各里局向县厨的"月供",大幅度裁减"兵吏过境酒食费"。在向老百姓的收费拉差中,担任经纪人角色的胥吏们,也拿一部分孝敬县衙,作为县厨的"月供",并将差役费"兵吏过境酒食费"上交县衙,以供接待过往官吏和士兵。王权取消县厨"月供",对"兵吏过境酒食费"则严格核算,规定接待标准,实行定人定额管理的办法。为了使他的这些改革措施得到落实,王权裁减原有办事人员,从中挑选忠诚老实勤快的人员,作为县厨膳夫和催科总役局办事人员。经过他的改革,仅"月供"和"兵吏过境酒食费"每个差役就减少了一百二十缗钱。驿站退换老马,过去也向老百姓征收"规费",王权一并罢除。催科总役局人员口粮钱,由于人员众多,也是老百姓的一大负担,王权通过裁减人员,大大减轻了支出。这些措施的实行,减轻了老百姓负担,赢得了兴平百姓的爱戴。1877年,王权辞职还乡,得到批准,可是兴平百姓听到消息,前往抚院要求王权留任,于是王权又回到兴平,再次担任知县。1881年,陕西大旱,王权据实上报粮食产量,但省府为了隐瞒灾情,要求修改产量,其他各县都按照要求虚报了粮食产量,但王权拒绝修改,因此被罢免官职。兴平百姓知道后聚集数百人前往省府请愿,为了避免激发民变,王权被官复原职,但调到富平任知县。王权在富平仅担任了一年知县,就三次提出辞职,尽管有上级的劝说和当地士民的再三请求,他还是毅然决然地辞职回乡。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成就

王权有丰富的吏治实践,同时有自己的一套吏治思想。概括起来主要有几个方面:

一、是儒家民为邦本的思想。

王权认为做地方官面对着"尽心于上"与"尽心于下"的两难选择,许多地方官员只知道"尽心于上","上官曰行,民虽病之弗罢也;上官曰罢,民虽利之,弗行也。探伺捷于机先,揣测及于幽隐,而闾阎之病苦,政令之乖违,勿恤也。"这样的官员可以得到上级的信任,容易升迁,但决不是一个老百姓爱戴的好官。王权也不屑去做。他认为一个好的官员首先要"尽心于下",真诚地为老百姓着想:"苟利于民,上官曰勿为,弗敢己也;苟不利于民,上官曰为,弗敢徇也。民安则心怡,民病则心凄,而上官之喜怒,己身之利钝,勿恤也。"

二、是良好的行政心态和正确的管理方法。

是否只要"尽心于下"就是一个合格的官员呢?王权认为还远远不够。如果"尽心于下"产生自负心理、好名心理、急功近利心理、哗众取宠心理,就会走入歧途。他认为"尽心于下"可能产生三种"恃"(依靠心理),而这种"恃"是有流弊的。"操非廉不立,而廉不可恃,恃廉则啬,啬之流也刻;职非勤不举,而勤不可恃,恃勤则躁,躁之流也蹇;事非明不判,而明不可恃,恃明则察,察之流也苛。"这里王权提出了一个很高的官员要求,就是既要做到"廉"、"勤"、"明",又要警惕单纯依靠"廉""勤""明"而产生的流弊。做到这些是否就可以成为一个好的官员呢?王权认为还要杜绝三种"歧途":"一曰诡异以动物,一曰纷更一凯功,一曰姑息以媚众。"所谓"诡异动物",就是今天我们说的急功近利,为求得显赫的政绩和名声,不惜做出各种警世骇俗的举动,"自好名者为之,乃有骇俗之奇迹,逾量之殊恩,出众之谲智,的然揭己以与民市,赫声骤播于外,真意早漓于中,则诡异之过也。"所谓"纷更凯功",就是好大喜功,轻率地推行不成熟的政策,扰民邀功,劳民伤财。"利弊难逆睹也,兴革难轻试也,挟喜事之成心,凿空造端,张皇旦夕,令未行而民先扰,效位睹而弊已丛,则纷更之过也。"所谓"姑息媚众",就是哗众取宠,不去严格按照法令办事。"刑威者起痼之药石,法令者制奔之辔策,以轻刑为惠,将使奸民贺而良民戚,此姑息之过也。""尽心于下",踏踏实实为民众办实事,做一个好官员,要求做到廉、勤、明的同时杜绝这三种歧途,而杜绝歧途的要领在做到"简政""严政""诚心""平心""虚心"。"杜歧途,修实事,可以骤行之而不窒,久行之而不蔽者,其简乎!可以济简者,其严乎!累民之事万端,而皆由烦生,一简则众累祛也焉。奸猾之害万变,而皆由宽生,一严则百窦塞矣焉。然简非疏之谓也,严非忍之谓也,所以行之者诚而已。既诚矣,则简与严其无失矣。犹不敢满也,平其心以防意气之偏,虚其心以省愆尤之伏,一日在此官,一日存此心,勿闲之而已矣。"三是发展教育事业,注重道德教化作用。王权在从政前长期从事教育工作,担任过徽县新兴书院、宁远正兴书院的山长,文县教谕,因此,他每到一地,都千方百计发展教育。在延长,他恢复了荒废已久的县学,鼓励老百姓子弟读书,向民间散发书籍。在兴平,他拿出自己的俸禄让贫穷子弟学习应考。在发展教育的同时,他还十分注重道德对民众的教化,在他担任延长和兴平知县期间,为了教化百姓,树立民众忠君报国意识,宣扬仁义礼智信的传统道德,王权亲自采集民间在抵抗回军中战死人员的事迹,上报请功,并编写《兴平士女续志》一书。四是以历史上的循吏为榜样,时刻激励自己。"循吏"之名最早见于《史记》的《循吏列传》,后为《汉书》、《后汉书》直至《清史稿》所承袭,成为正史中记述那些重农宣教、清正廉洁、所居民富、所去见思的州县级地方官的固定体例。除正史中有"循吏"、"良吏"的概念外,到元杂剧中又有了"清官"乃至民间的"青天大老爷"的称谓。一般认为循吏的政绩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1)改善人民的经济生活;(2)教育;(3)理讼。按照儒家传统的"先富后教"的政治模式,那么,这三者中当以改善人民经济生活最为重要,教育、理讼,细究之,是为前者服务的。循吏是奉公守法的官吏,说白了就是好官。王权在从政期间的诗歌中有很多有关循吏的,从中可以看到他的心中楷模就是历史上的那些循吏。而他的政治治理模式也基本遵循这些循吏的政治治理模式。

三、王权的教育实践和思想

王权的一生之中,最多的时间是从事教育,累计超过了三十年的时间。因此有丰富的教育实践。王权22岁考中举人,够得上是少年得志,他一心一意做着"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美梦,然而,命运和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他独立不羁的性格,他鄙薄宋明理学的思想,使他与进士无缘。他尊崇儒家早期经典和代表人物,认为汉代之前的儒家言与行相一致,重视理论和实际的统一,而宋代以后的儒家,尊程朱理学为正宗,空谈命理之学,:"窃谓古之学,学与事一;后之学,学与事二。"因此,他"虽见程朱书,未多宗仰"。"其言与程朱时有异同"。这种思想挑战清代以程朱理学为儒学正统的主流意识形态,而他的思想当然会在考试答卷中反映出来,这样,他三次会试不能考中进士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科场失败使他不得不去谋一教席以维持生计。他先后在徽县新兴书院、宁远正兴书院、文县兴文书院担任山长,在辞官回乡后,又被老友任其昌延请到陇南书院任教,培养了许多人才,成为陇上享有盛誉的教育家。

王权在他的教育实践中,表现出这样几个特点:一是包容兼蓄,知人善任。在他担任山长的书院中,聚集了各种被时人所难容忍但却有真才实学的人才。如在新兴书院担任山长期间,就有喜谈兵事的诗人马自明;好刑名之学,任侠倜傥,常高谈阔论旁若无人的张云亭。二是注重学生道德情操的培养。他认为人的品德修养和学问不能受名利的诱惑和束缚,只有坚守高尚的情操,才能做出真学问。"青青冬岭松,肯受藤蔓缚。峨峨丈夫身,肯为荣利弱。植品信有门,去利乃其钥。浚源苟能清,千里流不浊。富贵如风花,风停即坠落。节摡如坚金,炽火不能烁。君勿倚铜山,丧我百宝箱。"三是认为文化是人类区别于动物,文明人区别于野蛮人的主要标志,是人性最美的装饰。即使一个人有良好的天资,但如果不学习,也就和赤身裸体的原始人没有质的不同。华美的服饰只能装饰人的外表,而文化可以提高人内在的素质。"书史如被服,文章如冠佩。质美不嗜学,毋乃裸人类。楚客裳芙蓉,奇服招众怪。其若富文辞,织锦自镶带。"四是鼓励学生学习古代陇上英才,立志努力。教育学生学习要循序渐进,不要好高骛远;要有自己独特的见解,避免人云亦云。"陇上风土高,鸿才古来夥。列峙同丘山,照耀侔星火。迩者何寂寥,纵有或纤琐。人士不努力,昆仑成饭颗。诸君幸勉旃,起颓莫如果。须为千章材,多节负磊砢。勿作霜前花,薄根斗婀娜。君看古贤豪,轻世独重我。"五是在教学上注重汉代之前的经学,鄙薄宋之后的理学。"宋贤谈性命,取影遗形骸。汉学较近古,一戾九则谐。"

四、王权的军事生涯和军事学术研究

王权在1864年曾担任按察使督办甘肃南路军务整饬分巡巩秦阶道林之望的幕僚,参与平定甘肃回军的叛乱。后来在回军围宁远城时,他要求林之望出兵救援,林拒绝后愤而辞职,又到穆图善帐下做幕僚。1871年因军功而被保举为知县。因此,他在此期间参与了一些重大的战役,还写下了许多有军事学术价值的文章。如《陇右战防窃议》《剿抚议》《固本议》《致柏子俊孝廉论甘肃事宜状》《与常健庵明府论防堵番贼事宜书》。《陇右战防窃议审寇》一文是专门分析甘肃战况,分析回军态势的。文中指出当时的甘肃形势极其严峻,回军"自陇而西,屠我郡城九,县城七,镇寨村落无算。"但从当时的力量对比来看,"计回之众,不及汉民二十分之一,较回之力,非及官军之百一也,然而重臣骁将,提劲旅近十万,龊龊尾贼东西,无一人敢窥贼堂奥而剚其要害者,驯至财匮力殚,形势臲卼,论者遂以贼为多谋善战,不可猝与争锋。"对当时在官军和民众中普遍出现的悲观和恐惧,王权不以为然,他认为回军之所以能席卷陇右,攻城掠地,烧杀抢掠,肆无忌惮,并不是人们认为的多谋善战,而是由于采用了一些小伎俩。"直以区区小黠诳吾人,吾人始终受其颠倒而不惩也。前代枭雄之盗稍能自立者,莫不禁滥杀,一军律,结党援,伺敌衅,始有以服其众而济其奸。今贼不然,搜杀则惨及婴孩,掠财则各饱私囊。"这些小伎俩是分化官民关系,开始是"倡为仇民不仇官,攻堡不攻城之说","官亦幸我其不我仇也,坐视贼之破村镇,坑汉民,而若无睹。"到后来,"既而戗官矣,破城矣,则有倡一说曰,吾所杀者与回有怨者也;所攻者,仇人之城也非此不滥及也。于是吾官吾民又幸贼之于我无怨也,坐视邻壤之焚掠屠戮,而坦然不为备。既而所过辄攻郡县,陷者累累,则又诡为悔惧求抚之说,漫衍支吾,使将士日益懈,锋锐日益销。"同时指出了回军的三种战术特点,提出了应对之策。《陇右战防窃议*审机》一文则专门论述战机,作者认为战机对战争来讲是最关键的:"待机如山,赴机如潮,镜机如烛,决机如刀,机乎,机乎!其存亡之枢要,胜败之扃键,而达者所尤兢兢乎!"然而,清军在甘肃的用兵,却屡失战机,在作者看来,有五次战机清军失去了。《陇右战防窃议*审敝》一文则是论述清军在用兵上的弊端和失误。作者提出了五敝四失,其论述极为精当。《陇右战防窃议*审方》一文是作者针对当时敌我形势提出的战略和战术建议。这些建议根据甘肃不同的回军提出了不同的战略和战役的方针,剿抚并用,有很强操作性。《固本议》针对当时在官场和军队中弥漫的剿抚议论,指出政府和军队的根本是"恤民",至于剿抚不过是一种军事策略。作者对清政府和清军借用兵之机残酷地压榨老百姓的行为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当时的甘肃人民"方春夏谷缺时,百姓父母妻子饿死者委道路,不得舁土一掩,盖惟鬻屋典宅,输面数百里外,逋欠尚累累日积。民皆相向而哭,以早死为祝而当道犹恬然蹈习如故常,不一动心变计"。作者针对清军冗员滥役虚报兵员的情况,提出了减轻老百姓负担的办法:"留精壮,汰羸祛,则食减其三矣;核虚籍,杜浮冒,则食减其五矣;裁冗员,清滥役,则食减其六矣。"作者提出的关心民众疾苦是军队胜利根本的思想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

五、王权的诗歌理论

在晚清同治、光绪年间,王权是蜚声陇右、关中的诗人、文人。他有自己的诗歌理论。一是在论诗歌时,他把作诗和用兵联系起来,以用兵比喻作诗,这诗歌理论中极为罕见。对用兵,他强调"不袭成法""神明善变",对作诗,他认为也与用兵有着相通的要求。在《帝余斋诗集序》中说:"诗犹兵也,恃才则僄,恃学则胶。奉古名将为师,综其法制,识其方略,遽曰'我能兵',于应敌也殆矣!抱前人遗编,摹声揣色,诧曰'我能诗'与风雅也远矣。"在《谭西屏诗集序》中说"夫诗之与兵,果有二道者乎哉?兵贵谙习古法而不泥古法;诗贵陶铸古人而不袭古人,一也。兵以士马甲仗壁垒部曲为实,而其胜也常以虚,一也。兵贵因敌设变,而运作之妙存乎心;诗贵因物赋形,而哀乐之感存乎内,一也。"二是他认为诗歌要反映社会现实,"忧时感事,悯念黎元之真意,郁曲周浃,閟极而发,随所见山川、草木、鸟兽、边塞、亭障、徭役、耕战,触境倾写,若迸水之不可堵塞,包萌之不可掩阏。"三是认为不管诗人的境界高低,都要有仁爱之心,写出的诗歌才有真情实感。

六、已发现王权著作中的思想、艺术内容

本项目研究中,仅搜集到王权十八部著作中的三部:诗集、文集、《秦州新志》。因此,占有资料很不足。但从这些著作中可以大体了解王权著作的思想和艺术成就。

王权诗集的内容相当丰富,有鼓励青年努力学习的,如《正兴书院劝学诗五首》。其中所提倡的学习方法和态度在今天仍然有借鉴意义。有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如《愤诗四首》,阿英选入《鸦片战争文学集》,表现了作者强烈的爱国情怀。有同情农民疾苦的,如《乡农歌》,形象地反映了当时人民的悲惨生活。有憎恶官场生活,渴望回乡归田的,如《述怀七首》,揭露了官场黑暗。

王权文集的内容也是很丰富的,有反映战乱中人民的悲惨生活的,如《固本议》反映了当时甘肃人民的悲惨境况,留下了重要的历史资料。有反映政治腐败清官难做的,如《送张育生之官甘泉》《复咸宁樊明府》等作品。有表彰奇才异能之士的,如《敕授承德郎陕西砖坪厅通判方君墓志铭》。有改进教学方法的,如《赠门人车信臣序》。有解说儒家经典的,如《周官论》、《春秋论》、《春秋说》。

《秦州新志》是王权与任其昌合编的著作,被史学界认为是甘肃地方志书中的佼佼者。

折叠 编辑本段 成果贡献

首先,出版了《王权评传》一书,引起甘谷文化界乃至天水文化界对王权文史成就和著作的重视,使人们了解了王权的一生事迹及其在当时陕、甘地区的影响。书出版后天水电视台也专门介绍了王权。甘谷县历史人物武有姜维,文有王权,至今无出其右者。从文化角度评价,王权在甘肃历史上是可以与张奂、张芝父子、阴铿、李益、赵孟武父子、李梦阳、张澍、邢澍等屈指可数的著名文学家、学者比肩而立的人物,在甘谷历史上更是孑然独立,至今无人可以企及的。(附件一《王权评传》)

第二,理清了王权一生的著述情况。王权生活的晚清社会战乱频仍,而身后也是社会动荡,战乱不断,他的著述生前和死后都未能得到有效的整理和出版,许多著作均已散轶。在本次研究中,通过对各种史料的对比研究,理清了王权一生的著作计十八部。分别是:《舆地辩同》、《辩同录》、《典昉》、《诂剩》、《童雅》、《古代帝王十纪》、《笠云山房制义抄》、《笠云山房诗集》、《笠云山房文集》、《秉烛杂志》、《山易名》、《子集择言》、《全国郡县沿革略》、《甲子编年》、《群辅录》、《古今同姓录》、《兴平士女续志》、《秦州新志》。

第三,搜集到部分王权作品及有关王权的史料。(附件二《王心如先生墓志铭》、王权手迹)

第四,了解到部分散佚作品的下落。虽然大部分王权著作经多方寻找仍不知下落,但也有个别作品得到线索。此外,在搜集资料中还发现了任廷飏手稿《甘谷县志》。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