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06 14:23:23

邱会作 锁定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邱会作(1914年4月16日-2002年7月18日),江西兴国人。1955年被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将军衔。1929年参加兴国县的红军赤卫队,不久编入红军正规部队。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爆发后,在军委继续负责后勤部门工作。1940年皖南事变后,调至新四军第四师。1971年,“九一三事件”后被免职,1973年被开除党籍。1981年,因参与林彪反革命集团,被特别法庭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同时剥夺所获勋章。2002年7月18日在北京去世。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邱会作

  • 国籍

    中国

  • 出生地

    江西省兴国县

  • 出生日期

    1914年4月15日

  • 逝世日期

    2002年

  • 职业

    军人

折叠 人物简介

邱会作(1914年4月16日-2002年7月18日),江西省兴国县人。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级将领。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文化大革命”中积极参与林彪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阴谋活动。1973年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1981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为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

折叠 生平经历

折叠 从“红小鬼”到军政委

邱会作,江西兴国人,少时牧牛,家贫如洗,15岁参加红军,曾任红军总供给部机要统计员、第四局三科科长,长征入陕后升任红军总供给部部长。将军善办事,能周旋,会说话,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均呼之“红小鬼”。

东北解放战争某役,时任八纵副政委的邱会作正指挥部队撤退,忽一发炮弹落于近十米处,幸为臭弹。有人曰,敌人进攻,快撤。邱持望远镜观察片刻,曰:“敌人要退,快反击!”八纵司令员黄永胜当场拍板:通知部队,立即转入攻击!是役,大捷。

1946年10月6日,东北野战军攻打锦州前夕。八纵二十三师某团副团长率三营奇袭小紫荆山,得手;是夜,国军反击,复失。时任八纵政委的邱会作火速赴该团,当场宣布:六十八团团长和副团长撤职,守小紫荆山的八连连长枪毙。将军曰:“这次先杀‘两条腿的’,下次再出事就杀‘四条腿的’(指骑马的)。”据云,是时邱会作坐镇团指挥所督战,待夺回小紫荆山方心安,回纵队。

丁盛告余,辽沈战役中,围攻廖耀湘兵团,敌军大乱,我军亦大乱。纵队找不到师,师找不到团,团找不到营,敌我交错,弹丸如雨。邱会作持枪与士卒同搏敌,了无惧色,冒险冲杀。丁盛言:“邱政委拿起枪来直接打敌人哪!不简单哪!”邱会作时任四十五军政委。

折叠 主持“总后”工作12年

1957年,周总理拟调邱会作任国家经委第一副主任,并告之先到苏联和捷克等东欧国家考察。将军暗喜,诺诺而应。考察归来,找总理汇报思想,一脸愁容:“我不想脱军装。”总理哭笑不得:“你这个邱会作,给我耍滑头。”将军“嘻嘻”而退。是时,邱会作任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

1959年庐山会议后,林彪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彭德怀及总参谋长黄克诚、总后勤部部长洪学智均被撤职。邱会作由此接任总后勤部部长,达12年之久。有报道称,邱“把总后搞成针插不入、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

1960年,时任总政治部主任的谭政挨批撤职,仍任军委委员,安置总后。邱会作体贴入微,待之甚恭。谭政每星期一、四到总后上班,邱安排谭上午读报、看文件;中午接至家中共进午餐并留午休;下午派人陪打麻将半日。某日,儿子邱路光问:“这位撅着嘴的老头是谁?”将军对曰:“他是你爸上级的上级,就像你爸爸的爸爸。”

邱会作既能干事又会办事,中央及军委有关领导凡遇困难,均喜找他帮忙解决。

邱会作并非“玩主”。邱路光言,将军不跳舞、不打猎、不下棋打牌,唯以学习和工作为爱好,称之“工作狂”不为过。路光记忆中父亲建国后只休假一次,因那时母亲小产,于青岛休息一月。邱会作每晚下班极迟,夫人定家规,邱不回家不开饭,故凡将军下班车响,其子便高呼炊事员:“刘叔——开饭!”全家一片欢腾。

折叠 “总后”一份报告引出“五七指示”

邱会作将军任总后勤部部长正值国家困难时期,军队经费拮据。他号召各部队开荒种地,养猪种菜,办家属厂等,遂有城西湖、牛田洋等农场建成。3年饥荒时期,解放军系统无浮肿、无饿死人情况,且总后从农副业生产经费中上缴国库20个亿。1966年初,邱会作主持起草了《关于进一步搞好部队农副业生产的报告》,以总后勤部署名送林彪,林彪转呈毛泽东。毛阅后大喜,复信林彪,要求全国各行各业都要办成“大学校”,“学政治、学军事、学文化,又能从事农副业生产……”等,此信写于5月7日,史称“五七指示”。肖华闻之与邱会作言:“你发财了,既发经济财,又发政治财。”

“文革”期间,邱会作除军队事务外,亦负责“外援”事宜,即支援“世界革命”,如以武器、弹药、服装、药品援助阿尔巴尼亚、越南、朝鲜、罗马尼亚、坦桑尼亚等国。将军事必亲躬,案无留牍,条理井然,多次受周总理赞誉。

折叠 林彪手令:“立即放出邱会作!”

世人皆知“文革”中有“二月逆流”之事,皆知“二月逆流”中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李富春李先念谭震林等老帅大闹怀仁堂之事,而鲜知此事与邱会作有关联。

1967年1月,总后造反派批斗邱会作甚烈。为避风头,将军以养病为名,上西山军委前指藏匿。造反派闻邱失踪,急聚众数千,团团围住三座门(军委办公厅),要求邱邱会作邱会作回总后接受批斗。其时,军委文革小组迫于压力,电话指示邱回总后,参加“文革”。

邱会作下山后,即被第二军医红纵造反派捉拿,关押于总后卫生部三楼。造反派以“车轮战”批斗之,剃阴阳头,坐“喷气式”,罚跪请罪,致邱肩胛骨骨膜、肌肉断裂,右肋骨断裂并横出,多次昏厥,命在旦夕。1月24日,将军见地上有一烟盒,急取之暗书一求救信致毛泽东、林彪、叶剑英:现在我有生命危险,向主席、林副主席、叶帅求救。“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此信由警卫送饭时藏于裤裆,顺利送出。

当晚,林彪闻之大怒,急书手令:“立即放出邱会作!”并命陈伯达共同签名。叶群等持林彪、陈伯达手令分乘两辆小车,直驱总后大院,向造反派示林、陈手令,邱会作由此得救也。

当是时,邱会作之子邱路光随行。路光言:叶群走后,(从8点到12点)林彪数次打电话询问情况,汽车发动三次,随时准备出发。父亲回西山时已夜半,叶剑英、聂荣臻元帅等均于西山等候。两老帅见家父剃阴阳头、满头血斑、遍体鳞伤,悲愤至极。叶帅亲扶之进屋,曰:“会作啊,你受苦了!”聂帅边走边骂:“法西斯!法西斯!”次日晨,刘伯承元帅拄杖前来探望,以手抚摸家父伤处,曰:“我眼睛看不见,让我摸摸你啊!”

邱路光告余,其父是“文革”初期军队系统被斗最惨的一位总部领导,血淋淋的教训,对老帅们的情绪影响很大。1967年2月11日,老帅们之所以雷霆震怒,奋力抗争,大闹怀仁堂,邱会作的遭遇当为重要导火索之一。

折叠 晚节不保

“文革”中,邱会作晚节不保。据总后保存的档案材料记载,1966年6月至1970年3月,邱会作先后在24次讲话、40个文件材料中,给总后原政治部主任等17名军职干部和总后司令部参谋宋平等107名师职以下干部群众,强加了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其中108名同志被非法关押、刑讯逼供和揪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总后机关制造出“特务叛国外逃集团”冤案,株连了总后原政委李聚奎等26名军职以上干部和269名师职以下人员。

1971年,邱会作因“林彪事件”被拘捕,1973年开除党籍;1981年1月以“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罪,判处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判刑后保外就医于西安。1987年9月,邱会作服刑期满,就地安置,每月生活费200元。邱晚年关注国家大事,每日向邻居借报阅读,快借、快读、快还,曾曰:“我举双手赞成改革,改革就是革命。只有改革,中国才能前进。要改革就会有缺点,有错误,怕的就是知错不改。”

折叠 公审

按照中央的精神,198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对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主犯进行了公审。作为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邱会作出庭受审。邱会作在受审时,态度是比较好的。

法庭在审讯邱会作时,邱会作曾当众向被他迫害致死的总后勤部副部长汤平的妻子刘伯音下跪请罪。

汤平在红军时期工作在红三军团,与彭德怀、黄克诚等同志有工作联系。1959年,汤平回老家接老人来北京。回来后向黄克诚汇报工作时,顺便谈了一些农村的真实情况邱会作邱会作。这件事让邱会作抓住了。在“文化大革命”中,邱会作硬说汤平是回农村搜集情况,作为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向毛主席发难的“炮弹”。他还四次就此事给叶群写信报告。邱会作还对汤平非法立案、关押,使汤平含冤而死。1981年,在审判邱会作的法庭上,汤平的妻子刘伯音在出庭作证时,流着泪,讲述了汤平被邱会作迫害致死的事情经过,悲愤得泣不成声。邱会作当庭对这个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还良心发现,当庭向汤平的妻子刘伯音下跪请罪。

邱会作对法庭指控的他的罪行,都予以承认。在法官询问时,他多次表示:指控他的罪行,“都是事实”。“是我的罪行,我完全应当认罪。”“没有什么可说的,完全认罪。”

邱会作还写了一个《认罪书》。在法庭让他行使最后陈述权时,邱会作当庭宣读了他的《认罪书》。

邱会作在《认罪书》中写道:“我对自己的罪行,完全认罪,永远认罪!”“特别法庭即将对我的罪作出判决,我完全服从,并且要努力做到自觉地认罪服法,保证不再犯法。”“我犯下的罪行是历史事实,改变不了的,但人是可以改造的。我决心接受改造。”

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于1981年1月25日对邱会作进行了宣判,确认邱会作是林彪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处他有期徒刑16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

邱会作被判刑后,中央领导人提出的对待那些历史上有战功的人的方针是:要照顾。因此,邱会作在监狱中待遇较好。

不久,他就被批准保外就医。在保外就医期间,中央对他的生活给予了妥善安排,给他安排了单独的房子居住。他的家人可以和他一起生活。到1987年,邱会作的刑期就服满了。出狱后,他生活过得平淡、安宁。

邱会作在战争年代就养成了艰苦朴素的生活习惯,对生活方面要求不高,一日三餐,只吃普通饭菜,很少用补养品。穿衣也很朴素,经常穿过去的旧衣服,不让家人给他增添新衣服,他常说:衣服只要能穿暖就行。邱会作有几十年的军旅生涯,长期以来,他养成了注意军人仪表的习惯,平时总是军装整齐,风纪扣紧扣,军帽端正。晚年的邱会作,仍然保持了这一风格。他虽然不再穿军装而是穿普通衣服了,但他仍然衣着整齐,干净利落,戴帽子仍然十分端正。走起路来,还是身板挺拔。由于他的心态比较好,心胸开阔,因此,他的身体与同被公审的其他人相比,算是好的。

折叠 “九.一三”事件后

“九.一三”事件发生10天之后,9月24日早晨8点30分,周恩来以毛泽东的名义在人民大会堂宣布: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暂时离开工作岗位,反省自己的问题。

邱会作被带往北京顺义县卫戍区第3师师部,在那里生活了5年又3个月。开始,每天吃8角钱伙食,后来黄永胜向毛泽东、周恩来写信,提出改善伙食。毛泽东说:黄、吴、李、邱应该吃好,有资格吃好,也有钱吃好。这样,从1971年11月1日起,邱会作的伙食就有了很大的改善。

1976年12月,邱会作被押解到北京秦城监狱。邱会作说:“除了未用刑罚外,我在各方面已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囚徒。但是,伙食仍是一天一元钱。冬天,房内有暖气,半个月可以洗一次澡,可以蹲马桶解手,生活上并没有很大困难。”1979年12月,中央派了一个审查组,重新审查邱会作的案子。审查组负责人说:“我们对中央负责,也对你邱会作本人负责。审查过程中,有任何违反纪律的事,如逼供信,你可以直接报告中央,也可以将信件通过我们转交。”邱会作说,徒刑16年是从1971年林彪驾机出逃后他被软禁于北京卫戍区开始计算的。他认为,林彪集团的出现及自己追随林彪所犯的罪行,是现代中国存在的一种历史现象,把自己关起来也罢,判刑也罢,都是中央决定的,他的态度是服从。

1980年,由军委总政治部保卫部为关了近10年的黄、吴、李、邱补办了逮捕手续。从这时起,有几个月监狱对他们的伙食降为一般囚徒待遇,不再让他们服安眠药。可是,次年6月起又对他们恢复了每天一元钱的伙食标准,生活挺不错。邱会作邱会作

1981年9月,邱会作以保外就医名义被安置在西安居住,每月生活费100元,和夫人胡敏过着同市民一样的生活。从1983年起,每月生活费增至200元、30斤粮、半斤食用油,有病在省人民医院就诊。

离开秦城监狱时,邱会作对监狱负责人说:“没有别的要求,但愿住房有暖气、洗澡等设备,治病方便。”但到达住所以后,缺的正是这三样。邱会作对秦城监狱送他的人员说:“你们带我回北京监狱吧!”保外就医就有了相对自由,邱会作却提出如此要求,使北京来的人十分惊异,对他的儿子说:“要劝慰你父亲,不要失去对生活的信心,生活上的困难会解决,情况会越来越好。”邱会作的妻子胡敏原籍陕西长安县,是有50年军医历史的大夫,对丈夫照顾得十分周到。他们夫妇同周围邻居建立了较好的关系。胡敏1937年7月参军,做护士工作。她说她应该是老红军,因为她是在“七七事变”前参加革命的,所以她后来的待遇一直按照抗战前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对待。“九·一三”事件邱会作被羁押18天后,总后勤部党委批准开始对胡敏的审查。历时7年的漫长的审查到1978年6月才结束,经中央批准定性为:敌我矛盾,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开除党籍、军籍,送陕西大荔农场监督劳动。

80年代初,随着邱会作保外就医来西安,他们老两口终于团聚到了一起。随着组织对胡敏政治审查的结束,她的军职也得以恢复。她的行政关系在总后,属师职干部。[1]

阅读全文

360百科致力于成为用户所信赖的专业性百科网站。人人可编辑,让求知更简单。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