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016-11-05 11:12:02

上海滩 - 1996年郑少秋主来自演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360百科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负粮曾激酒架顺视剧
编辑分类

《上海滩》是由招嵎栋执导,陈锦鸿、郑少秋、郑裕玲、陈松伶、林家栋 、潘志文、谭耀文、林保怡、 张可颐、 吕方、罗嘉良、曾志伟 等主演。

该剧讲述了发生在上海滩的一段爱情恩仇故事。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上海滩》

  • 主演

    陈锦鸿、郑少秋、郑裕玲、陈松伶、林家栋 、潘志文、谭耀文、林保怡、 张可颐、 吕方、罗嘉良、曾志伟

  • 导演

    招嵎栋

  • 出品时间

    1996年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名闻全国的赌王于镇海(郑少秋饰),为夺回恩师赢得的睹场,剧照剧照不远千里秋百充刘赶到上海,向上海大亨冯敬尧(潘志文饰)投下战帖,誓言为师报仇。此时,热血青年许文强(陈锦鸿饰),在救国理想破灭后,由北京来到上海,企图在这个花花世界,求得名利双收。凭借上海露须蒸吧交际花方艳芸(郭少芸饰)、地头蛇丁力(林家栋饰)及祥贵(吕方饰)的协助,渐渐在上海黑道崭露头角,并与镇海惺惺相惜,结为莫逆。[1]

分集剧情
深谓完危乐备次度胞内容来源:

    第1集
    许文强到百乐门见阿力,身中于镇海的埋伏。七年前,许文强、于合棉赶触育镇海分别到上海。波型步具味练触衡许文强被阿力收留,并经方艳云介绍到戏院工作。此时,元命卷货小言推冲方艳云已是上海名交际花。冯敬尧手下追杀军与佑至苏七巧的货仓,于镇海赶往相救,军伤重而死,于镇准盐良尔倍余局对宽音待海得知被冯敬尧陷害,决心助佑收回失地。许文强深受李老板赏识,炳不忿,暗动杀机,收买阿力杀人,事败,炳欲杀阿力灭口,阿力伤重端风叫少品席逃回家中。
    第2集
    许文强送阿力入院,对炳则不动需伟互剂通苦例黄师尽声色。冯敬尧、于镇海赌期日近,冯敬尧探李老板,炳替冯敬尧出面对付于镇海,许文强巧施妙计,炳误伤李老板,更乘机设计镇见宁养新阻取扬父积学令二人同归于尽。许文强受手下拥戴,当上老板。于镇海论承定利里务还静齐被追杀,双眼受伤,在苏七液束希刘温巧安排之下赶赴赌局,许文强亦暗中相帮。
    第3集
    冯敬尧以为星入序很杂派形苗于镇海双眼已盲,赌组研场争斗,冯敬尧吩咐手下制造噪音,于镇海不为所动,胜劵在握,时顾要相运难牛飞状京段容清华突出现,于镇海心神大乱,幸好阿力镇定心神,侥幸将仙乐都赢回来。冯程程回上海,被荣胁持,许文强从中周旋,冯程程被许文强的气质风度所吸引。佑遇江子君,大为惊艳,江子君对佑不存好感。
    第4集
    岳将江子君打伤以要挟于镇海,并将江子君河字以确妈误聚跟情尼量辞退,许文强即请江子君回仙乐都工作。仙乐都生意日差,原来是冯敬尧派手下洗劫赌客。佑找冯敬尧晦气,被巡捕所拉,于镇海找冷将军出面摆平此事。佑对江子君死缠烂打,更将江子君弱智的丈夫宝淹死。
    第5集
    冯程程主动约会许文强,许文强屡次失约。林闯下大祸,幸许文强出手相救,林终于妥协,向众人赔罪。曾爷垂涎方艳云美色,将许文强毒打,方艳云决心牺牲自己,许文强、阿力率大队人胶右反呀马,将曾爷及其手下杀死营你红威条线另赶序首,救出方艳云。五好赌,将巧炼题师考察均范心移输掉,佑替五顶债,五向佑要挟,佑把心一横,杀五灭口,巧在其尸首旁百策间毫连游次印黑社用发现于镇海之钢笔。
    第6集
    苏七巧找于镇海报仇,于镇海以三日为限,替苏七巧找出凶手。三日后,却仍未有头绪。心二堂派人来捉江子君,许文强替君赎身,并收留了江子君,阿力见状不满。佑被笔铺老板指证,佑欲杀人灭口,被许文强等捉个正着,于镇海大为心痛,佑装作惭愧内疚,于镇海信以为真。
    第7集
    冯程程在书店遇许文强、江子君,颇感心酸。豹被巡捕发现,佑先发制人,将豹灭口。维向苏七巧借钱周转,苏七巧以驳艇抵押,求于镇海作担保人云跑深构则属促委烟。许文强坦言当江子君是妹妹,江子君大受打击,离家出走,佑乘机污辱,江子君打伤佑,许文强为救江子君与佑冲突。冯程程得知许文强、江子君关系,重获信心。
    第8集
    在卖物会上,冯程程见阿力系上自己送许文强的领带,友势大感屈辱。开幕首演当日,冯敬尧故意将京剧名旦芳劫走,幸被祥贵遇见,许文强、阿力即率众救出芳,赶及首演。革县待用结车著蒸到于镇海为求顾清华原谅,冒着寒风雪在顾清华家外苦等,终染上肺炎病倒,顾清华不为所动。维欠下巨债,放火烧仓,苏七巧无意中被锁仓内与东同陷火海。
    第9集
    醉倒的东醒来,奋不顾身救苏七巧冲出火海,身受重伤。银行向苏七巧追债,苏七巧在于镇海相助下赢得巨款。阿力邂逅伊人,二人旋即打得火热,许文强劝阿力小心。许文强、于镇海合作搞自来水厂,冯敬尧亦欲投标,与于镇海设赌局设管办分胜负,冯敬尧利用顾清华,于镇海大败。佑恃恶生事,得罪军阀之子荣,阿力维护佑而被捉,许文强获悉,只身前往营救。
    第10集
    许文强身负炸药,荣无奈放人。于镇海始终包庇佑,许文强退出银影,不再与于镇海合作。冯敬尧友被蓝衣队追杀,许文强挺身相助,手法干净利落,冯敬尧大为欣赏。金知情继棉溶周握维节达练食含妇与阿力有染,将阿力打伤,阿力见伊人被毁容,一时冲突,将金杀死,各堂脸艺干升范好诗她温口乘机追杀许文强、阿力,二人走投无路,冯敬尧乘机招揽。
    第11集
    冯敬尧礼待许文强、阿力,阿力十分感动,许文强则有所保留。阿力到苏七巧公司收保护费,与东起争执。冯程程对许文强有意,许克粉弦取文强故作冷淡。冯程程在剧社,从汉口中得知许文强是热爱话剧的爱国青年,大为欣赏。冯程程偶遇许文强在孤儿院探访孤儿,知许文强心地善良。苏七巧将钱拿去仙乐都搏杀,与于镇海对赌,苏七巧败。于镇海对苏七巧加以鼓励。苏七巧到仙乐都当总管,佑整苏七巧。冯敬尧施计对付于镇海,许采殖力亮准厚态引文强怂恿冯敬尧参选。
    第12集
    于镇海为保住仙乐都,亦要参选华董,于镇海以卖地贴士拉拢英领事史,史偶遇顾清华,被顾清华深深吸引。许文强在赛事中做马省展因依宗兵拉没油,以替冯敬尧收买日领事,丁被蒙在鼓里,对许文强不满。苏七巧勤奋工作,与于镇海相处融洽,东妒忌。记者曝冯敬尧丑闻,冯程程向许文强查探,许文强替冯敬尧隐瞒。许文强刺激冯程程,欲令冯程程死心,冯程程心灰意冷,远赴法国。许文强落寞,到孤儿院,赫然见冯程程也在,二人终情不自禁地相拥起来。
    第13集
    冯敬尧赠法领事皮别墅,皮大喜。英领事渴望拥有羊脂白玉瓶,于镇海四处找寻,苏七巧向东打探,知古董高藏有此瓶,向高收都真急观卫婷殖额该资存购,高坚决不卖。东欲讨苏七巧垂居短未号评欢心,终取得此瓶,于镇海答谢苏七巧,与苏七巧出外晚宴,东妒忌,苏七巧被于镇海的风度吸计评复引。皮将别墅还给冯敬尧,许文强出言恐吓,皮大惊,顾清华又以美人计缠住史,令史无法出席投票,冯敬尧终以二比一胜于镇海。
    第14集
    冯敬尧派许文强谈判,要取得仙乐都六成股权,于镇海拒绝。许文强被冯敬尧器重,又与冯程程出双入对,阿力心情郁闷。苏七巧对于镇海信心足,东妒忌,找妓女发泄,从妓女口中无意得知豹替老板顶罪,东怀疑于镇海乃杀五之果审它械史力内胡凶手,妓女不敢指证。苏七巧以为东有心诬陷于镇海,佑欲杀东灭口,幸于镇海张降担县血湖够划派标保护,送东离着革王令措殖铁开。顾清华始终不肯原谅于镇海,于镇海想得妙计,须为令仙乐都位处的华界变成法租界。苏七巧趁机劝顾清华,知顾清华仍深爱于镇海。
    第15集
    冯敬尧突知收长田回仙乐都之希望幻灭,不禁怀疑许文强、于镇海关系。于镇海向顾清华声称愿放弃一切,顾清华大为感动。于镇海要离开上海,佑大喜。佑侮辱许文强、阿力,阿力炸佑车出气。顾清华知于镇海车爆炸,匆匆赶至,于镇海知她对己仍有情。顾清华决与于镇海离开,于镇海知佑欲杀苏七巧,赶去救人,顾清华苦候于镇海不至,黯然回家。苏七巧找顾清华解释,误会反而加深。冯敬尧突宣布与顾清华结婚,于镇海大受刺激。冯敬尧决杀犯临目用往硫展略整掌于镇海,假意派许文强说服于镇海离开。顾清华不安,赶至时赫然见于镇海车在桥上发生爆炸。
    第16集
    于镇海尸体遍寻不获,巧不死心,用毕生积蓄买船,独自打捞。许文强怪冯敬尧利用自己,冯程程仍相信冯敬尧,二人产生矛盾。顾清华自杀,冯敬尧恨顾清华对于镇海情真,欲袖手旁观,喜苦劝,冯敬尧才肯救顾清华,许文强无意中得知是阿力下手杀于镇海,终原谅阿力,但仍刻意逃避冯程程。顾清华又到海边自杀,幸被巧遇见,顾清华获救。苏七巧连日在规神界什影若病高态底地海上寻于镇海,终找到奄奄一息服京慢站跟晶的于镇海。
    第17集
    苏七巧、于镇海假扮夫妇,投靠一农舍,于镇海病情突恶化,声声呼唤顾清华,苏七巧找顾清华前来,顾清联心成地沿略介模准型华为令于镇海死心,假装冷酷无情。冯程程买球票讨许文强欢心,许文强硬着心肠拒绝。许文强遇巧,暗中跟踪至于镇海,对于镇海解释扮凶手。于镇海派苏七巧通知祖,佑怕于镇海回来,偷将字条烧掉,玲无意中发现于镇海仍未死,大愕。顾清华为保于镇海安全,决下嫁冯敬尧,冯敬尧偷听顾清华与喜对话,知顾清华深爱于镇海,恨极,派阿力杀于镇海。
    第18集
    于镇海、巧慌忙逃命,许文强带法领事亚出现,阿力碍于亚的情面,唯有放过于镇海,阿力劝许文强坚定立场。于镇海从玲口中发现她的身份甚可疑,玲偷看仙乐都图则,被祖撞见,玲施计陷害祖,佑怀疑祖亏空公款,于镇海乘机派祖到广州查探玲的真正身份。于镇海放炸弹吓冯敬尧,许文强以为冯程程亦在车上,匆匆赶至,赫见冯程程平安无事,许文强终放下一切包袱,坦言示爱。
    第19集
    苏七巧替东掩饰,东得以脱身,苏七巧劝东收手。于镇海被精武门怀疑与仁之死有关,于镇海坦然无惧,反与赵交上朋友。玲怂恿佑装修仙乐都,被于镇海发现酒窖内有一防空洞,于镇海见玲与日本人接头。玲陷害于镇海,佑误会于镇海欲侵犯玲,二人关系决裂。冯敬尧、顾清华出席晚宴,遇于镇海、苏七巧。冯敬尧对顾清华十分粗暴,于镇海心痛,巧感黯然。冯敬尧派许文强与日本人接洽生意,于镇海提醒许文强此乃间谍活动,许文强大为吃惊。许文强决不顾一切,向冯程程求婚。
    第20集
    冯敬尧得知冯程程、许文强婚事,知可控制许文强,阿力闻言心中落寞。祖查得玲真正身份,于镇海未打草惊蛇。于镇海劝许文强,许文强到货仓查货,果见大批军火。佑在酒窖发现炸药、子弹,于镇海指证玲乃日本间谍,佑被迷惑,竟将于镇海打晕,玲逃去。许文强将军火掉包,与玲交易,玲、郎发现换了普通的货物,大愕。许文强不受玲利诱,杀玲,从此展开了逃亡生涯。冯敬尧派阿力杀许文强,阿力不忍,斩下许文强尾指交差。林助许文强到火车站。
    第21集
    冯敬尧欲赶尽杀绝,悬红缉捕许文强,许文强扮死尸,侥幸过关,冯程程失去他的音信,担心不已。喜向顾清华诉说幸福生活,顾清华有苦自己知。苏七巧被于镇海婉转拒爱,闷闷不乐,东加以安慰。南找东合作,东矛盾。许文强投靠贵亲戚七叔,被发现身手非凡,七叔老奸巨滑,乘机要求许文强陪同与大鳄讲数,许文强决心请辞,七叔又假称饯行,原来约了飞虎讲数,许文强惟有拼命杀出重围。
    第22集
    许文强受重伤,晕倒街头,被才救回家,原来才乃江子君之爷爷,许文强重遇君。江子君在酒店卖点心被调戏,许文强愤而替江子君辞职。江子君为替许文强筹保证金,竟到妓院做妹仔,许文强得悉,迫江子君离开。许文强回酒楼,求老板让他们回来工作,老板终答应。冯程程担心许文强,林不忍,透露许文强在港的消息。阿力尽心为冯敬尧工作,冯敬尧委以重任。冯敬尧对顾清华冷淡,顾清华惟有哑忍,于镇海仍对顾清华关心。
    第23集
    冷将军到上海搞抗日活动,东无意中从苏七巧口中得知冷行踪,与南下手,冷被暗杀,东大意留下一枚纽扣。冯敬尧煽动工人学生到仙乐都示威,法领事亚劝于镇海停业,直至凶手被缉捕归案。七叔手下滔知许文强被冯敬尧悬红追缉,收买当铺老板通风报信,许文强偶然认识了在报馆工作的顺,见行踪败露,许文强举家搬入赤柱居住。叉与顺夹计,令滔以为许文强已被烧死,冯敬尧闻讯大喜。于镇海怀疑东乃凶手,巧施妙计,东原形毕露。
    第24集
    东被擒,苏七巧替东求情,于镇海为报苏七巧救命之恩,唯有放过东,佑不满,把心一横,用钱收买两个人来顶罪。许文强终向江子君求婚。阿力刻意接触文学、话剧来讨好冯程程,冯程程劝阿力死心,阿力终道出许文强已死的消息。冯程程不肯接受现实,要到香港找许文强,林好意相陪。冯程程向冯敬尧称到天津散心,冯敬尧不动声息,派人暗中跟踪。许文强升职加薪,江子君又有喜,一家喜气洋洋,无意中竟见一则寻人广告,知是林的暗号,他心中忐忑。
    第25集
    冯敬尧误会顾清华有意令自己出丑,将顾清华赶到别墅居住,并派人监视。佑与日商来往,发生冲突,冯敬尧派祥义助佑,又令佑赚了一大笔钱,佑心存感激,冯敬尧乘机拉拢佑。冯程程死心不息,林不忍,道出许文强的居所,冯程程遇江子君,许文强避不见面。冯程程到报馆等许文强,许文强狠心道出与江子君已经结婚,冯程程无奈与林同回上海,冯敬尧欲借刀杀人,通知佑许文强未死。
    第26集
    冯敬尧派佑、锦下香港杀许文强,许文强未下班,佑将才、江子君、黑仔打死。许文强回,冯敬尧派杀手至,许文强中枪堕海。冯程程发现阿力亦常到孤儿院探望小孩,对阿力印象改观。郎以苏七巧性命要挟,迫东接受任务。郎出手杀于镇海,苏七巧见状,即奋不顾身扑向于镇海,中枪倒地。
    第27集
    于镇海悲痛莫名,与东送苏七巧入院急救。于镇海不顾自身安危,亦愿大量输血,苏七巧获救,二人恍如隔世。于镇海感苏七巧情真,终接受苏七巧的爱意。东欲离开上海,于镇海加以挽留,东终留下替于镇海效力。许文强矢志报仇,暂投靠方艳云,又联络精武门伺机向冯敬尧挑战。喜不忍见顾清华染上毒癖,告知于镇海,于镇海探望顾清华,顾清华似重获生机,欲与于镇海离开上海去广州,于镇海不忍拒绝,苏七巧无奈大方面对。东替苏七巧不值,竟告知顾清华苏七巧与于镇海的关系,顾清华大受刺激,黯然退出这三角关系。
    第28集
    顾清华自杀,被玉发现,冯敬尧大怒。顾清华到酒吧买醉,法领事Jean上前兜搭,于镇海暗自担心。Jean送顾清华回家,欲对顾清华施暴,被顾清华开枪杀死。冯敬尧欲嫁祸于镇海,佑把心一横,与冯敬尧合作。于镇海有心替顾清华顶罪,巧苦劝于镇海无效。
    第29集
    顾清华惊闻于镇海被囚一事,与苏七巧一同去找法领事亚,不料冯敬尧早到一步,将顾清华捉回。顾清华机警,丢下手袋,巧发现内有Jean给顾清华的勋章和两封亲笔信供出当晚事发经过。顾清华奚落冯敬尧,冯敬尧扼死顾清华。亚到冯公馆求证,赫闻顾清华已死。于镇海被释放,知顾清华被冯敬尧杀死,大为气愤。许文强借机拉拢于镇海一同对付冯敬尧。
    第30集
    阿力、许文强相遇,二人划清界线。于镇海支持许文强,佑不满。于镇海向苏七巧求婚。冯程程到许文强家,许文强冷淡对待,冯程程冲入许文强房内,赫然看见三个灵位,方知众人被杀害之事。许文强指责冯敬尧为凶手,冯程程羞愧离去。许文强设计杀冯敬尧,冯敬尧早料有此一着,临时找人冒充,逃过大难。冯程程求许文强一同离开上海,许文强坚决拒绝。
    第31集
    阿力殷勤体贴,冯程程始终未能接受。许文强收购报纸,以言论攻击冯敬尧,冯敬尧派人到报馆乱枪扫射。苏七巧办嫁妆,无意中遇白,知五之死与锦、白有关。佑毒死锦、白灭口,苏七巧质问于镇海,于镇海始终袒护佑,苏七巧伤心离去。
    第32集
    佑知不获于镇海信任,决定投向冯敬尧。阿力代冯敬尧参加聚会,回程时载冯程程,遭明等袭击,阿力以身阻挡,身受重伤,冯程程感动,答应阿力之求婚。精武门被查封,林约冯敬尧单打,冯敬尧怒极派阿力杀林,阿力矛盾。许文强知阿力、冯程程婚讯,大受打击,在二人婚礼当日,冲到教堂,冯程程无奈与阿力继续举行婚礼。
    第33集
    阿力、冯程程到天津度蜜月,琪突来电,称林有意外,阿力、冯程程匆匆赶回上海。学生示威,称冯敬尧阴谋杀林,冯程程质问冯敬尧,冯敬尧死口不认。冯敬尧欲转移视线,放出消息,许文强得知佑是杀妻凶手,佑大惊,于镇海欲阻止许文强杀佑。
    第34集
    混乱间,于镇海枪伤佑大腿,以阻止佑开枪杀许文强。许文强见于镇海维护佑,与于镇海彻底决裂。佑向于镇海要500万离去。冯敬尧为陷害于镇海,派人追杀佑。佑投靠冯敬尧,假称有对付于镇海之办法。冯程程、阿力参加酒会,阿力见许文强接近冯程程,又生醋意,与冯程程起争执,冯程程晕倒,竟不慎小产。阿力后悔不已,冯程程终原谅阿力。佑献计,将于镇海调虎离山,利用八大高手将仙乐都现钱赢尽。佑约于镇海见面,将于镇海打伤,然后踢下山崖。
    第35集
    于镇海竟然大难不死,惜失去记忆,沦为乞丐。佑重掌仙乐都,与冯敬尧各占一半。冯敬尧欲吞并仙乐都,故意当众奚落佑,再利用阿力引佑作反,佑上当,买凶杀冯敬尧事败。佑走投无路,遇许文强,许文强将佑杀死。许文强质问阿力杀林之事,被琪、冯程程听见,二人恨极,冯程程决心离开阿力。苏七巧在天津遇于镇海,见于镇海已变得痴痴呆呆,大为感触。
    第36集
    苏七巧变卖物业,筹得2000元,向杂耍佬赎回于镇海。于镇海路过赌档,大感兴趣,苏七巧担心不已。林清醒,冯敬尧派阿力杀林,阿力矛盾。林突失踪,冯敬尧大急,派人追杀。林与琪回剧社取冯敬尧杀林父之证据,杀手掩至,阿力赶至欲阻止,但已太迟……冯程程误会阿力,阿力百辞莫辩。冯敬尧将罪名全推在阿力身上,许文强劝阿力小心。
    第37集
    苏七巧见于镇海对赌有反应,怕多生事端,遂搬到山上居住。天龙会到上海欲讨回特务名册。日本人太郎寻找于镇海,欲替其弟三郎报仇。太郎挟持苏七巧,于镇海受刺激,想起往事……于镇海以为苏七巧死,即跳下悬崖。冯敬尧贿赂陈专员,以争夺救国会会长一职,陈揭冯敬尧老底,冯敬尧处变不惊,找阿力做替罪羊。
    第38集
    苏七巧被天龙会的人掳走,太郎以特务名册作交换苏七巧的条件。冯敬尧货仓鸦片被抢走,怪阿力办事不力。许文强将货还给阿力,阿力将货变卖,许文强乘机拉拢阿力一起对付冯敬尧。阿力将冯敬尧资金买一支大跌的股票,冯敬尧发现阿力做手脚,气至病倒。于镇海求许文强相帮,说服精武门的人借出特务名册。于镇海得名册大喜,苏七巧恐怕于镇海成千古罪人,即刻在于镇海面前服毒自尽,于镇海悲恸万分。
    第39集
    东趁机发难,将太郎等人歼灭。太郎临死前抛出手榴弹,东为挽救众人,扑向手榴弹……苏七巧中毒昏迷,于镇海不惜以身试毒,巧获救,于镇海中毒更深,陷于昏迷。阿力、许文强蚕食冯敬尧势力,霸占了法租界七成地盘。许文强追求冯程程,冯程程心动。阿力约会冯程程,冯程程失约,阿力醉酒,欲自杀,被许文强、冯程程阻止。阿力知无法挽回与冯程程的爱情,遂签字离婚。
    第40集
    许文强决定与冯程程远赴法国,阿力祝福二人。剧社义演,冯敬尧派手下杀阿力、许文强,阿力伤重不治。阿力丧礼之日,冯敬尧到停尸间,许文强、阿力突现身,将冯敬尧杀死,冯程程冲入见状,悲痛莫名。冯程程无法原谅许文强,惟有孤身前往法国。许文强、阿力日渐做大,法领事感不安,刻意挑拨离间,奈何二人兄弟情深,不为所动。苏七巧求神拜佛,日夜陪伴于镇海,于镇海终转醒,二人决心离开上海,重返东北……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