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4 14:26:20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红玫瑰与白玫瑰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8个义项): 展开

红玫瑰与白玫瑰 - 1944年张爱玲著的小说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红玫瑰与白玫瑰》是张爱玲诸多作品中一部广为流传的中篇小说。作者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普通人隐秘的心理与情结, 展现了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中西方文化交汇时人们的情感、婚姻生活, 揭示了传统与现代融合下男权社会中女性难以摆脱的悲剧人生。

该书收录张爱玲于一九四四年至一九四七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包括《年轻的时候》《花凋》等十余部作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红玫瑰与白玫瑰

  • 作者

    张爱玲

  • 创作年代

    1944年

  • 文学体裁

    中短篇小说

  • 首版时间

    1944年5月

  • 字数

    约3万字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简介

留洋回来的振保在一家外商公司谋了个高职。为了交通方便,他租了老同学王士洪的屋子。振保留学期间,有一个叫玫瑰的初恋情人。他曾因拒绝过玫瑰的求欢而获取了"柳下惠"的好名声。王士洪有一位风情万种的太太,她总令振保想入非非。有一次,士洪去新加坡 做生意了,经过几番灵与肉的斗争,在一个乍暖还寒的雨日,振保被这位叫娇蕊的太太"囚住"了。令振保所料不及的是娇蕊这次是付出了真爱的。当她提出把真相告诉了王士洪时,振保病倒了。在病房,振保把真实的一面告诉了娇蕊--他不想为此情而承受太多责难。娇蕊收拾她纷乱的泪珠,出奇的冷静起来,从此走出了他的生命。在母亲撮合下,振保带着点悲凉的牺牲感,娶了身材单薄、静如止水的孟烟鹂。新娘给人的感觉只是笼统的白净,她无法唤起振保的性欲。振保开始在外边嫖妓。可是有一天,他竟发现了他的阴影里没有任何光泽的白玫瑰烟鹂,居然和一个形象猬狎的裁缝关系暧昧。从此,振保在外边公开玩女人,一味地放浪形骸起来。有一天,他在公共汽车上巧遇了他生命中的"红玫瑰"娇蕊,她已是一种中年人的俗艳了。岁月无情,花开花落,在泪光中,振保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已是一种现实中的幻影。旧日的善良一点一点地逼近振保。[2]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目录

1.鸿鸾禧2.红玫瑰与白玫瑰
3.散戏4.殷宝滟送花楼会
5.桂花蒸 阿小悲秋6.等
7.留情8.创世纪
9.郁金香10.多少恨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张爱玲的一生充满奇异而不协调的内容。祖父张佩纶为清朝同治年间的进士, 官至都察院左副都御使, 是名噪一时的"清流"的代表人物, 祖母是李鸿章的女儿, 到了她的父亲养成了满身恶习, 却又迎娶了一位受了西方文化熏陶、优雅而敏感的新式女性为妻, 这样的家庭便不能不破碎。因此张爱玲虽然身出名门, 早年的生活环境却极端的阴冷和恶劣。孤僻寡情、与世隔绝、我行我素是她的个性。

1944年2月初, 张爱玲与胡兰成恋爱了。处在热恋中的张爱玲, 心境有了很大的改变, 刚涉足爱河的她, 渴望一个如父如兄般男人的呵护和疼惜。在她看来, 遇到胡兰成, 生命在荒凉的世界里出现了亮色。即使胡兰成当时是有妇之夫, 但张爱玲毫不在意, 一心一意地爱着他。不久胡兰成离婚, 与张爱玲签了婚约。但好景不长, 胡兰成很快喜新厌旧, 又有范秀美、小周等情人。因此张爱玲不再与胡兰成联系,初恋就此结束。《红玫瑰与白玫瑰》就是这个时候写成的。[2]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介绍

佟振保

佟振保是上海一家老牌外国商社的高级职员。他迷恋于朋友之妻"红玫瑰"王娇蕊。在几个回合的调情下,他很顺利地获得了朋友之妻的感情。后来王娇蕊想和他结婚,但他怕毁了他自己的前程,于是他放弃了王娇蕊。接着他娶了"白玫瑰"孟烟鹂,然而孟烟鹂虽然面目娇好, 性格温和,但她不喜欢"最好的户内运动",使得佟振保不能满足在女色上的追求,很快就厌倦了这个的贞洁妻子,开始了定期嫖娼。几年后的某一天,被他始乱终弃的女人王娇蕊,与他相遇,她已为人妻母, 正带着患牙疼的孩子去看医生,一看即知是位称职的母亲和贤良的妻子,佟振保不敢相信,因为在他的认知里王娇蕊是"放浪的" 、"娶不得"的。但更令佟振保更不敢相信的是孟烟鹂居然与裁缝私通,这个事使他的认知发生了极大的倾斜与错位。从此以后,他开始公开嫖娼、疯狂地变本加厉来砸碎妻子、砸碎自己、砸碎这个家。

王娇蕊

"红玫瑰"王娇蕊出生在一个华侨家庭,为了嫁的更好自小被家人送去英国读书,但因为在外面玩,玩的名声不太好了于是就顺便的嫁给了士洪。后来她遇到了佟振保,她对佟振保付出了真的感情,希望和士洪离婚然后嫁给佟振保。但佟振保并不愿意,娇蕊在振保的眼里是没有头脑的尤物,他只是希望从她的身体上得到满足。王娇蕊即使受到了佟振保的抛弃,依然选择了和士洪离婚,来证明自己爱过。后来娇蕊与振保在电车上相遇,此时娇蕊已经成为了一个传统的女人,她嫁给一个朱姓男子,并且生了孩子,过上了平静安稳的婚姻生活。但她因为丢掉了强烈的个性,迷失了自我,并不是很幸福。

孟烟鹂

"白玫瑰"孟烟鹂,是佟振保的妻子。她是男权文化建构下最理想不过的妻子。但她不能满足佟振保在女色上的追求,所以并没有赢得丈夫的尊重和爱怜,反而受到丈夫的打压。她在佟振保的生活里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她压抑着自己内心的需求,一次又一次的自我退却求得些许的安稳。但她始终得不到丈夫的同情,于是她出轨了,对象是一个卑贱的裁缝。在奸情暴露之后,她变得焦虑,非常不安,她更加卑躬屈膝地顺从丈夫,但是并没有换来丈夫的原谅,反而让自己越陷越深。她始终不能正视自己的需求,也从来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价值。她只会继续顺从的生活在振保的夫权统治下,成为一枝丧失了自我意识和自由灵魂的、苍凉的"白玫瑰"[3]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赏析

折叠 主题思想

初恋、情人、妻子,这三个人对振保的影响是深远的,通过细腻、复杂的人际关系和心理描写,张爱玲反映的是小资阶层的生活缩影和人类对情感的需求。小说并没有对"红玫瑰"和"白玫瑰"两种类型的女人做出严格意义上的价值判断,而只是在很稀松平常的故事发展中揭示出她们自身的生存状态,叙写她们自身的情感体验,并在这些生存状态和情感体验中显现出她们在男权社会中所面临的生存困境。造成这种生存困境的根源,除了两位女主人公自身的原因,与当时的社会背景,以及男主人公心中根深蒂固的男权意识是分不开的。在当时的中国,仍然是封建文化传统根深蒂固的时代,男权意识仍然是社会的主导意识。在这种意识主导之下,女人一旦威胁到男人的权威,必定会受到惩罚,王娇蕊和孟烟鹂就是这种不公平待遇的受害者。虽然在当时,也有一部分女性也曾试图冲破传统的束缚,她们上新式洋学堂,穿新式洋装,出入各大交际场所,努力争取自己应有的权益,但性别仍然束缚着她们真正意义上的进步,就像作品中的娇蕊,勇敢追求自己的真爱,但是却也最终无法真正冲破传统的束缚,依然为传统所不容,男人们永远将他们的道德限制和人格限制强加于女人,这就使得她们总是处在生存的困境中,无论如何努力,也是徒劳。[4]

折叠 艺术手法

选择与焦点聚焦化

文体风格是选择的结果,偏离常规的选择也能体现作者的风格。超乎寻常的选择,就能获得超乎寻常的效果,就能引人注目。选择说或者框定说为表现作者的风格提供了很好的基础。选择或者框定实际上就是一个突显的过程,作者选择一个事物,把这个事物放大或进行细致入微的刻画和描写,从而使这个事物从众多的事物聚合体中突显出来,或者说从背景中突显出来,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风格体现的过程。在张爱玲的小说中,独特的意象选择是最能体现张爱玲风格的一个有效的手段。文学作品的重要价值在于它的突破性,在于标杆性的旗帜式的意象的树立。张爱玲在描写娇蕊等待振保的焦急的心情时是这样描述的:她还带着点嘲笑的口气。"你知道么? 每天我坐在这里等你回来,听着电梯工东工东慢慢开,上来,开过我们这层楼,一直开上去了,我就像把一颗心提了上去,放不下来。有时候,还没开到这层楼就停住了,我又像是半中间断了气。"用生活中听电梯的感觉来表达等待爱情的感觉,这在文学史上还是第一次。电梯的上、下和到位,分别代表着爱情的不同程度。电梯开得太过了,代表感情的热度过了,或者爱情已经结束了,所以心就永远牵挂,永远放不下来; 电梯如果没有开到位,代表感情还没有达到相应的温度,可能会因为期盼而断了气。在这里,作者将抽象的对感情的等待写得可触可摸。电梯的选择,鲜明地表达了作者等待爱情的感受。自古以来有用比翼鸟、连理枝、并蒂莲、红豆、红叶、鸳鸯、春蚕到死丝方尽等来比喻爱情的,但还从来没有人选择电梯来表达爱情的心情的。独特意象的选择是最基本的认知结构,它们来源于日常生活的基本经验,在人的概念域的映射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来自生活身边的感受,可以将一些虚幻的感觉变得可听可视可闻可摸可触可感,写得栩栩如生,有声有色,给人印象深刻。[5]

偏离手段

(一) 字形的偏离

书写变异在英文中主要包括字母大小写的变化、特殊符号的使用等,在汉语中则常常利用汉字的字形来做文章。汉字是象形文字,汉字的结构、内涵、外延,体现了中国人对事物的认知、抽象、概括和综合,是人们对世界认知的物化。人们常常利用汉字的特点进行巧妙的构思,生动的想象,创造出很多关于汉字的趣闻。张爱玲在《红玫瑰和白玫瑰》中,体现了她深厚的文化底蕴。王娇蕊写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故意将"蕊"写得零零落落,三个心写成了三个字,说明三个心房,可以住着不同的人,说明"娇蕊"是个花心的人。但是小说并没有仅仅将"蕊"的意思的阐释停留在此平面上,而是在随后的描写中,小说对这个三个心进行了进一步的解释。娇蕊对振保: "我的心是一所公寓房子。"振保问道: "可有空的房间招租呢?"并说: "我要住单幢的。"娇蕊道: "看你有本事拆了重盖! "并说: "你要的那所房子已经造好了。"振保写了一行字: "心居落成志喜。"这里用"空的房子""公寓房子""单幢""重盖的""造好的""心居"等名词性词语以及"招租""住""拆""要""造""落成"等动词,表明不同的房子类型表达了恋人之间感情的建立的过程。通过上下文关于"蕊"字的互文这种"前景化"的手法可以获得意想不到的新意,给读者以新鲜感。

(二) 代词的偏离

语言在现实的交际过程中离不开双方的心理因素。为了表达感情的需要,常常会出现代词偏离其常规用法的现象。《红玫瑰和白玫瑰》巧妙地运用了"我们"与"他们"的偏离。振保称呼王士洪和娇蕊为"他们",而王士洪则说"不许你叫我'他们'! "因为"他们华侨,中国人的坏处也有,外国人的坏处也有。"这里"他们"和"我们",反映了身份建构的过程。"我们"和"他们"的对立,实际上是"价值观的冲突""文明的冲突""民族的冲突"。"我们"指的是"中国人","他们"指的是"外国人"。振保把娇蕊当成了外国人,而娇蕊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从认知的角度来看,使用"他们"还是"我们",反映了心理认知距离。"他们"反映的是"异己"的他者,"我们"反映的是"合我"的我们。异乡人是张爱玲小说中的永恒的主题,在这篇小说中,两个代词的不同,却反映了强烈的民族观和异乡人的视角。

(三)"他"的偏离

代词所指的对象具有模糊性,需要在语篇的整体环境中才能找到其对应关系,同时代词"他"还具有篇章的衔接功能和指示功能。娇蕊最初喜欢振保,就巧妙地使用了代词的指代对象的模糊性特点,来增进与振保的感情。振保回家后听到娇蕊打电话对悌米说"在家里等一个男朋友",并说"他是谁? 不告诉你"。"男朋友"指称什么? "他"指称谁? 是振保? 还是悌米? 是有歧义的。有人说暧昧是爱情的最大魅力所在。张爱玲就曾说不爱的爱情,永远不会变坏,所以,我们调情,我们暧昧,却永远不要相爱。在这里,张爱玲故意运用代词的模糊性,制造了暧昧性,挑逗了振保的情欲。"他"的指别是模糊的,表示人称代词的一种指称功能。这里充分地运用了代词指代的模糊性产生的歧义,既增强了振保的好奇心和挑战性,也挑起了振保的情欲。指称的对象随说话人、说话时间、说话地点而变,因此,指别是一种依赖语境的指称。何兆熊认为各个人称代词的所指和用法并不简单、明确,有时会出现一些从语义上看似乎是异常的现象,这些现象只能从语用的角度借助语境去解释。对代词对象的确定过程是消除偏离的过程。

(四) 词义的偏离

词义的表达包括常规性的词义和偏离的词义,当词表达的意思偏离了常规的表达,获得了新义以后,也会产生新奇的效果。这种对语言的偏离性赋予语言以生命。在小说中,当振保提议要看电影时,振保问娇蕊: "你要脚做什么用的?"娇蕊答道: "追你的! "脚的作用,本来是用来走路的,现在变成了追求爱情的工具。这实际上是词义领域的跨越。振保对好久不见的娇蕊说: "我以为你像糖似的化了去了! "娇蕊问道: "我有那么甜么?"振保放了胆子答说,"没尝过。"这实际上是一种通感隐喻。通感本质上是一种语言现象,是用一种感官范畴的事物印象去表达另一感官范畴的事物印象,同时也是一种认知方式,受认知规律的制约。它是感官中的特征从低级感官映射到高级感官,从普及性强的概念映射到普及性弱的概念,它产生的心理基础是抽象的意象图示。这种偏离通过语言的超常搭配,突破了语用规则,造成了意味深长的效果,词义使用域的扩展和变化,使人产生新鲜感。清新独特,耐人寻味,出人意料。这种偏离,利用了词义的多义性,以及选择的可能性,并且在选择过程中偏离了基本义而选择了非基本义,是一种对词义的部分偏离,从而使我们看到语言惊人的张力。

(五)主体性的偏离

主体性是叙事学中的重要的概念。主体性指的是主体自我争取和行使权利的能力。"人的主体性是人作为活动主体的质的规定性,是在与客体相互作用中得到发展的人的自觉、自主、能动和创造的特性。"施事者是语言学中的重要概念,指的是动作的发出者,"施事是动作动词组成的动核结构里动核所联系的主体 。"在《红玫瑰和白玫瑰》中有几处描写哭的地方,最初哭的主体都是女性,有娇蕊的哭,也有烟鹂的哭,而最终哭得最厉害的却是小说中的男主人公振保在哭。这是对凡事都是对的凡事都可以把握住自己的振保的尖锐的讽刺,也是对男性主宰世界的一个尖锐的讽刺。在小说中,娇蕊和烟鹂最初对于爱情和婚姻都是没有主体性,张爱玲曾说: "对于大多数的女人,'爱'的意思就是'被爱'。"但是在经历了生活的磨难以后,娇蕊和烟鹂的身上都凸显了争取人格独立,张扬婚姻恋爱的自由的主体性,她们作出决定并且努力实现自我。振保最初是生活的主宰者,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把握住生活,但是命运却与他开了个玩笑,最终面对红玫瑰变成"贤妻",白玫瑰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振保失去了主体性。这种转变就决定了这篇小说的价值不仅只是解构,更具有建构的向度,即在解构男性霸权的同时确立了女性崭新的性别身份,寻找建构迥异于男性主体性的女性自我。

(六)故事结构形式的偏离

小说中运用了现实层面对经验层面的偏离。经验层面的振保曾经有两段经历: 第一个是巴黎的一个妓女,振保在她身上花了钱但还做不了她的主人使他有了最羞耻的经验; 一个是初恋的女友,一名叫玫瑰的姑娘使他赢得了坐怀不乱的柳下惠的盛名。生活层面的振保经受不住红玫瑰的诱惑但却为了自己的名声放弃了这段感情。他无法忍受烟鹂毫无生气的肉体带给他的缺失,转而寻找其他的诱惑。这是生活层面对经验层面的偏离,从而产生了陌生化。二是理想层面和现实层面的偏离。小说中运用了现实层面对理想层面的偏离。理想层面是对未来社会和自身发展的向往与追求。理想层面的振保的理想几乎体现了所有男人的梦想,一个是他的白玫瑰,一个是他的红玫瑰。一个是圣洁的妻,一个是热烈的情妇。希望两者同时兼有。而现实版振保的状况是,曾经被抛弃的火热的情妇却变成了贤妻良母过着幸福的生活,娶回家的纯洁的妻却与别人偷情,生活对理想的彻底颠覆让振保惊叹不已,也对男性的刻板的理想社会进行了颠覆。这是现实层面对理想层面的偏离,从而产生了陌生化。三是感觉层面与心理层面的偏离。小说用红玫瑰花和白玫瑰花与现实中的人物娇蕊和烟鹂做类比,植物"红玫瑰"花的艳丽、鲜红以及浪漫的气息和娇蕊的惊艳、吸引人以及现代的气质形成鲜明的映衬; 植物"白玫瑰"花的单调、惨白以及没有生命力的气息和烟鹂的冰冷、古板以及毫无生机的气质形成了鲜明的映衬。这是两个不同领域的融合,婚姻爱情生活是属于人的生存层面的,是属于情感体验的,而"红玫瑰花"和"白玫瑰花"属于植物系列的,是属于视觉关注的层面的。这里将情感的层面的意象图式变异成感官层面用视觉来欣赏和感受,导致了"看"关涉到"感觉"层面的偏离,产生很强的陌生化,并打通了人的各种感官心智,完成了不同感觉的沟通,从而形成了两个空间的跨空间映射。[6]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评价

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中, 用别有深意的服饰描写颠覆了其中男主人公对女性类型的陈见, 并填补了新鲜的意义。两位女主分别用不同的服饰风格表明了她们在自主性、生命力等方面的差异, 以及她们在面对父权制规则时的不同态度和命运。----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文系邓如冰

《红玫瑰与白玫瑰》体现了张爱玲的女性主义立场和批判精神, 表达了对父权制下女性生存困境的审视与关注, 以及对女性社会性别角色的质疑和反叛。----广州市广播电视大学文科部胡秦葆,广东国土资源学校陈永光[7]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作者图片作者图片

张爱玲(1920-1995),中国女作家。祖籍河北丰润,生于上海。1943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中篇小说《倾城之恋》、《金锁记》、短篇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和散文《烬余录》等。1952年离开上海,1955年到美国,创作英文小说多部。1969年以后主要从事古典小说的研究,著有红学论集《红楼梦魇》。已出版作品有中短篇小说集《传奇》、散文集《流言》、散文小说合集《张看》以及长篇小说《十八春》、《赤地之恋》等。

1944年张爱玲结识胡兰成与之交往。1973年,张爱玲定居洛杉矶,1995年9月8日,适逢中秋节,张爱玲的房东发现她逝世于加州韦斯特伍德市罗彻斯特大道的公寓,因动脉硬化心血管病而去世,终年75岁。[1]

参考资料
展开全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