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4-18 15:24:13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书香门第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书香门第 - 滕文骥执导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书香门第》是由中央电视台影视部全额投资拍摄的伦理道德电视剧,由腾文骥执导,高明、赵奎娥,何冰吴越海清等领衔主演。

该剧讲述了颜文德教授一家人和它周围的形形色色的人们的生活、事业、爱情所编织出来的曲折离奇的故事。

该片于2003年5月19日在CCTV-1播出。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书香门第

  • 类型

    家庭、剧情

  • 集数

    38集

  • 主演

    高明,陈宝国,何冰,孙镱菲,吴越,海清

  • 导演

    滕文骥

  • 出品时间

    2003年

  • 首播时间

    2003年5月19日

  • 制片地区

    中国

  • 对白语言

    汉语普通话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书香门第书香门第八十年代初,北方大学经济系著名教授颜文德(高明饰)终于熬过了十年牢狱之灾,回到了自家所住的四合院。王玉梅(赵奎娥饰)突然看见从狱中回来的丈夫,一阵惊喜交集,瘫倒在地。颜文德教授一家人和它周围的形形色色的人们的生活、事业、爱情所编织出来的曲折离奇的故事折射出中国知识分子20年的崭新曲折的命运。[1]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
颜文德
高明 
颜璞
何冰 
寒雪
孙艺菲 
颜玉
吴越 
颜珏
海清 
王玉梅
赵奎娥 
赵铁
达式常 
吴鸣
褚栓忠 
赵杰
徐卫 
赵敏
李歌 
寒梅
陈肖依 
郑霞
肖辉 
常琳
庞敏 
颜瑞
袁世龙 
寇珍
王晴 

折叠 职员表

制作人:王立年
导演:滕文骥
编剧:孟繁树
摄影:智磊
美术设计:宋强
录音:田昕

参考资料[2]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颜文德演员 高明

北方大学经济系教授。早年学业有成,思想新锐,学术上充满开拓创新精神,但却在连续的政治运动中受到冲击,“文革”期间毫无理由地遭受牢狱之灾,全家跟着受牵连。“四人帮”倒台后无罪释放,冤狱昭雪。尽管他内心依然满怀教书育人、报效祖国的雄心壮志,但多年的政治运动和牢狱生活在他心中留下了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

颜璞演员 何冰

颜文德长子,经济系研究生,后留校,升迁。他尊重的人一定是有志向的人,他还不得不在两三个矛盾的怪圈中生活,妻子得了绝症,跟寒雪好又不敢迈过道德界限。他还能放下架子,去饭馆端盘子,一样可以养活家小。

颜玉演员 吴越

颜文德长女,知青,大学生,后中学教师。陷入吴鸣和赵杰的三角恋,先后被吴鸣、赵杰强行占有生下一子东东,最终与郑直携手生活。

寒雪演员 孙艺菲

大学生,后记者,颜玉的同窗好友。对颜璞心生情愫,在颜璞前任妻子生病时主要要求去照顾,几经破折过后最终还是留下遗憾离开。

王玉梅演员 赵奎娥

颜文德之妻,居委会主任。在儿女的情感问题起主导作用。

颜珏演员 海清

颜文德小女,话剧院学员、演员。一直喜欢赵杰,赵杰一开始只是喜欢她姐姐颜玉,历经感情纠缠磨难的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3]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花絮

  1. 常馨内写书香门第的主题歌就写了四稿,前几稿一出来就先让她父亲给枪毙了,逼得她满大街溜达找主题[4]
  2. 滕文骥选角选海清的时候发生一些趣事,最后海清被选定饰演女二号。
  3. 《书香门第》的音乐主题较怀旧,片头曲表达了电视剧的第一主题,为了达到预定的效果,歌词改了7稿,剧中一共用了108段音乐,用口琴、吉他等乐器的乐声营造出时代的氛围。[5]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地区时间播出平台播出剧场
中国2003年5月19日CCTV1黄金剧场
中国2007年01月24日青海综合频道大众剧场

参考资料[6]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评价

书香门第书香门第电视剧《书香门第》平易、自然、流畅;反映知识分子家庭的生活很真实,人性演练有个性;情感纠葛吸引人;演员没有表演的痕迹等。(新华网评)[7]

电视剧《书香门第》既有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与当代文化的碰撞与传承,又有知识分子身上所集中体现的中华民族的伦理、道德、情操的深厚文化内涵和其中所蕴涵的人间真情的永恒魅力。(新浪网评)[8]

《书香门第》的成功在于它把文化人的生活巧妙地契入家庭与亲情的艺术视角,从家长里短中影照出家国天下。(人民网评)[9]

电视连续剧《书香门第》主题鲜明响亮,格调昂扬明快,情节曲折离奇,人物栩栩如生,细节鲜活真实,语言朴实生动,情感细腻丰富,是一部难得的三性统一的当代题材的电视剧。(福州晚报评)[10]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第1集
    八十年代初。 北方大学经济系著名教授颜文德终于熬过了十年牢狱之灾,回到了自家所住的四合院。王玉梅突然看见从狱中回来的丈夫,一阵惊喜交集,瘫倒在地。 颜教授和王玉梅夫妇育有二子二女。长子颜璞是北方大学经济系首届研究生,妻子郑霞是校医院大夫,红红是他们的女儿。次子颜瑞至今下落不明,家人向颜教授隐瞒了这一事实。长女颜玉是北方大学中文系学生,全校有名的才女。次女颜珏性格泼辣,是一家著名剧院的女学员。 北方大学党委书记赵铁一家与颜家是世交。赵家也是那场浩劫的受害者,结发妻子惨遭迫害致死。妻子的妹妹常琳为了照顾两个孩子而走进这个家庭,但赵杰和赵敏兄妹对小姨成为继母一直在心里保持着距离。身为妇联主任的常琳时常担心儿女的情感问题。赵杰和颜玉从小一起长大,赵杰早就开始暗恋颜玉。赵杰从云南部队转业回来后即去找颜玉,当他发现颜玉已有男友时,十分痛苦。颜玉的男友吴鸣是经济系大学生,文革中是当地知青,因爱慕颜玉而救过她的命,并为追求颜玉而发奋考上了大学。 牢狱之灾使颜教授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但他并没有对生活失去信心。可是当他走进书房,看见被红卫兵抄得空空荡荡的书架时,他的精神彻底崩溃了。此后他的唯一精神慰籍就只剩下那只从狱中带回来的曾经朝夕相伴的黑蜘蛛了。赵铁得知颜教授出狱,来颜家看望。
    第2集
    赵铁看望颜教授,诧异于颜教授的漠然,在向王玉梅了解情况以后,决心尽快为颜教授找回那些无价之宝。颜教授之友单致远来访,久别重逢,两人感慨万千。 赵杰请颜玉吃饭,乘机向她倾诉了多年来埋在心底的爱,颜玉大为震惊,心里产生沉重的负担,后来拒绝了赵杰的再次邀请。 颜玉的同窗好友寒雪读了颜璞发表的几篇论文,对文章中的真知灼见大为叹服,并预见颜璞将成为改革开放时代经济理论界的一颗新星,于是决定写一篇全面介绍颜璞学术观点的文章。颜璞答应了寒雪的要求,两人在进一步的接触中加深了友谊。 颜教授追问爱子颜瑞的下落,颜家人知道无法再隐瞒下去,只好道出颜瑞失踪的原委,颜教授果然无法承受这一打击,一下子病倒。为了帮助父亲尽早拂去那场浩劫造成的心灵上的阴影,颜珏趁父亲住院之机偷偷放走了养在书橱里的蜘蛛。 赵敏去师傅郑直家看望他卧病在床的母亲,回家后被后母常琳审问,激起了愤怒和反抗,越发产生一种逆反心理。经济系副主任钱途善于投机钻营,在文革中劣迹斑斑,当年为表示坚决与颜教授划清界限,甚至当众殴打颜教授。当钱途得知颜教授住院,请求要去看望教授,遭到王玉梅的拒绝。赵杰为了解颜玉情况来找颜珏。
    第3集
    赵杰和颜珏在馄饨摊前碰到郑直和赵敏,颜珏猜测赵敏对郑直有意思,赵杰对两人的关系极为反感。 颜璞为治愈父亲的心病,决定到云南边境去寻找颜瑞的下落。颜玉找熟悉云南情况的赵杰帮忙,赵杰毫不犹豫,陪同颜璞一同前往。终于盼来了颜瑞的消息,这对颜教授夫妇是个极大的安慰。 钱途登门道歉。王玉梅痛恨不已,颜教授却不记前嫌原谅了他。
    第4集
    赵杰来看颜玉,颜玉态度冷淡,两人发生争吵。吴鸣怀疑颜玉与赵杰的关系,想尽快占有颜玉而造成既成事实,他的非礼激起颜玉的极大愤怒。赵杰受挫回家,转而质问赵敏与郑直之事。 颜教授去安然居会老酒友,感触颇多。赵铁三顾茅庐,请颜教授出任北方大学主管教学和科研的副校长,颜教授认定自己是个学者不善任行政领导而坚辞不就,最终答应出任系主任一职。王玉梅从经济系另一副主任楚遇春口中得知颜教授袒护钱途,不承认被打之事十分生气,颜璞和郑霞急忙安慰。 赵敏请郑直看电影,郑直以母病为理由未去,赵敏很生气。吴鸣来找颜玉,颜玉不理。吴鸣托寒雪转交一封信给颜玉,颜玉看过之后心情复杂。远方亲戚王安祥来看望王玉梅。
    第5集
    颜教授重新回到讲台,受到学生们的热烈欢迎。钱途利用颜教授的善良和宽厚保住副主任的位置后,在系务会议上提议发掘流失的教师力量,别有用意。 赵杰来找颜珏,颜珏劝赵杰放弃,赵杰表示非颜玉不娶。颜珏于是极力怂恿颜玉去爱赵杰,却与颜玉发生争吵。 失踪多年的颜瑞突然走进家门,颜家惊喜万分,这个惨遭磨难而破碎的家庭终于团圆。颜瑞是颜教授最喜欢的儿子,颜教授对其寄予极大希望。然而眼前这个颜瑞却完全判若两人。因在外浪迹多年,他已成为一个油腔滑调、玩世不恭、胆大妄为之人。颜瑞带回"战友"寇珍,使全家人如坠五里雾中。 颜珏请赵杰吃饭,感谢赵杰在颜瑞事上的大力协助。颜珏劝赵杰死心,赵杰不听,两人发生争吵。 郑直陪赵敏看电影,赵敏沉浸在幸福之中。常琳敏感于赵敏的举动,但无真凭实据,不敢把事情闹大。
    第6集
    颜瑞和寇珍偷偷做起倒买倒卖的生意,被颜珏无意中发现,王玉梅气愤交加,决定赶走寇珍。颜瑞无奈,找赵杰帮忙,赵杰慨然应允,答应帮颜瑞和寇珍开一家云南风味的小饭馆。 赵杰对颜玉穷追不舍,引起吴鸣的极大愤怒。赵杰为了使吴鸣退出情场角逐,提出以帮吴鸣留校作为交换条件,但遭到吴鸣的愤然拒绝。 颜珏发现赵杰才是女人心目中最优秀的男人,奉劝颜玉珍惜。颜玉对颜珏的掺和很不理解,当颜珏说出自己早已爱上赵杰的心里话后,颜玉大吃一惊。颜玉认定是因为赵杰的勾引才使颜珏情迷意乱,她当面斥责赵杰无耻。颜珏偷听他们的谈话,跳出来声明不是赵杰勾引她,而是她主动爱上赵杰。赵杰也大吃一惊,当场拒绝了颜珏的爱,但颜玉还是不能原谅,愤然离去。
    第7集
    钱途向颜教授建议将当年被打成右派而发配到边疆的寒梅调回来充实教师队伍,触动了颜教授的隐情。原来当年寒梅就是为了保护他而主动承担责任的,颜教授的心情再也不能平静。 寒雪仰慕颜教授已久,由颜玉引见来拜访颜教授。在交谈中颜教授了解到寒梅在边疆多年所遭遇的苦难,更令他吃惊的是,寒雪就是寒梅的女儿。寒雪很喜欢颜璞与郑霞之女红红,对郑霞的贤惠也十分敬佩,甚至表示愿与郑霞结为异姓姐妹。因颜瑞的归来,颜家的住房开始紧张。郑霞不想再给家里添麻烦,决定向学校申请住房。 学校鉴于郑霞在校医院的贡献,破例分给她一间筒子楼的宿舍。郑霞和颜璞商定于周日一起粉刷房间。但颜璞一时忘了此事,受寒雪之约,前往图书馆帮寒雪查找资料。郑霞久等颜璞不回,急于收拾,便一人刷浆,不料椅子突然倒下,郑霞摔了下来。颜璞突然想起刷浆之事,心里忐忑不安,连忙赶回,却见郑霞跌倒地上,不省人事。郑霞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全家陷入巨大的悲痛之中。寒雪被一种无法摆脱的负疚感所折磨,颜璞开导寒雪,希望寒雪尽快从负疚感中解脱出来。 楚遇春识破了钱途怂恿颜教授将寒梅调回来的阴谋,苦谏颜教授,颜教授很感激,但不愿埋没寒梅这个人才。 颜玉感动于吴鸣的话,两人遂和好如初。 常琳偷看赵敏的日记,证实赵敏确实在热恋郑直。常琳认为赵敏跟郑直不会得到幸福,极力反对他们恋爱。郑直去医院照看郑霞,赵敏照顾郑母一夜未归,被不明缘由的常琳责骂,一气之下离开家。
    第8集
    郑母得知后,急于替赵敏向家人证明,竟奇迹般地站起。 颜教授劝颜瑞考大学,颜瑞说出开饭馆的打算,颜教授瞠目结舌。郑霞被确诊为植物人,全家人痛苦万分。王玉梅提出把郑霞接回家住,颜璞不愿麻烦大家,决意自己一人承担照顾妻子的全部重担。 阔别二十年之后,寒梅终于回到这座她所熟悉的城市,前来迎接的钱途对寒梅表现出少有的热情,因为他在打这位风采依旧的女才子的主意。 寒雪帮颜璞将郑霞接回筒子楼。
    第9集
    寒雪主动担负起为郑霞按摩和擦身的工作。颜璞虽反对,但无法拒绝寒雪的善意。 常琳授意赵杰去找郑直表明赵家对两人恋爱的反对态度。赵杰极尽挖苦讽刺之能事,伤害了郑直的自尊心,郑直决心疏远赵敏。赵敏一气之下躲到颜家,颜珏找到郑直,告之赵敏对其的深爱,郑直怔住了。颜璞以郑霞出差为由向郑母隐瞒了郑霞已成植物人的事实。 吴鸣和颜玉在一起畅想毕业后的打算,颜玉想当一名中学语文教师,吴鸣一门心思想留校。为达留校目的,吴鸣提出公开与颜玉的关系的要求。颜玉对在爱情中掺杂功利目的十分反感,他们的感情开始出现危机。 颜璞告诉父亲已把郑霞接回了筒子楼.颜教授鼓励颜璞要勇敢面对困境。
    第10集
    颜玉陪王玉梅去筒子楼看望郑霞,遇到郑直。颜玉受颜璞所托,遂与郑直谈论赵敏的事情。郑直虽为赵敏的真情所打动,但自认为不能给赵敏带来幸福,十分痛苦,颜玉劝郑直寻找一个积极的解决办法。 寒雪再三追问颜璞毕业论文的内容,寒雪听后大吃一惊。原来颜璞的论文不但论述了计划经济的局限性,而且大胆地提出实行市场经济的构想。寒雪不愿让颜璞冒身败名裂的危险,苦口婆心却无济于事。 颜教授去筒子楼看望郑霞,顺便看望了隔壁的寒梅,二人相见感慨唏嘘。
    第11集
    颜珏找赵杰帮忙,赵杰趁机邀颜玉一同看戏,得知吴鸣曾救颜玉一命,十分嫉妒。刑侦科长卫平感动叹服于颜珏的精彩表演,开始追求颜珏。 赵敏加紧做郑母的工作。一直瘫痪在床的郑母,居然在赵敏的照料和鼓励下下地走动。她极其喜欢赵敏,大骂郑直不该伤害赵敏。赵铁看到赵敏对郑直的态度,表示理解。 寒雪为颜璞的论文而担忧,大病一场。颜璞来看寒雪,寒雪道出对颜璞的爱慕之情。寒梅早已发觉寒雪的心思,为寒雪将来的命运感到忧虑。颜璞表示会拒绝寒雪的感情,寒梅遂放心。 吴鸣来拜访颜教授和王玉梅,期望通过未来岳父达到留校的目的。研究生导师楚遇春棘手于颜璞的论文,遂来找颜教授。 颜玉劝寒雪放弃,寒雪痛苦于大家的不理解。 吴鸣为留校而挖空心思,恳请王玉梅在颜教授面前说好话。王玉梅为颜玉考虑而希望颜教授留下这个未来女婿,颜教授惊讶于颜璞的论文观点,与颜璞发生争论。 钱途请寒梅吃饭叙旧,以酒遮脸道出自己对寒梅的爱慕之情,希望与其重叙旧情,却遭拒绝。钱途并不死心,为表示对寒梅的信任,钱途透露了他心中的秘密,他想揪住颜璞的毕业论文大做文章。
    第12集
    寒梅为颜教授父子的前途而担忧,她提醒颜教授防范钱途。钱途利用分管毕业分配的权力报复颜教授,略施小计便将本该留校任教的吴鸣赶回山西老家。 吴鸣向颜玉提出结婚的要求,颜玉对其长远而周全的想法十分吃惊。 钱途鼓励颜璞要敢于坚持真理,并拿走论文说拿回去做深入研究。颜璞以为终于遇见了知音,大受鼓舞。 瑞珍饭店在北方大学校门的对面开张,颜教授和王玉梅气愤填膺,认为颜瑞的行为丢尽了斯文的脸面,老俩口宁可绕道旁门出入,也不肯再看见那个倒霉的饭馆。颜瑞从此也不敢再入家门。 钱途拿着颜璞论文的复印件找到赵铁. 吴鸣得知自己不能留校,精神彻底崩溃。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后,决定以结束与颜玉的爱情为条件向赵杰求助。赵杰信以为真,找到钱途,声称吴鸣有恩于赵家,钱途遂答应。
    第13集
    吴鸣一想到颜玉将成为赵杰的人,心中无法平静,趁与颜玉夜晚在公园卿卿我我之机,强行地占有了她。可怜的颜玉被蒙在鼓里。 赵铁与常琳商量让赵敏出国读书。 赵铁虽同情颜教授父子,但深感事态的严重性,一边稳住钱途,一边找颜教授查明原委。钱途组织批判会,颜璞在会上一言不发,最后只对钱途说"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 钱途利用手中的权力使颜璞的研究生资格被取消,发配回农村中学,颜璞陷入绝望。寒雪主动放弃了去报社工作的分配指标,要求学校把她改分到颜璞要去的农村中学,决定伴随颜璞一生,同颜璞一起照顾郑霞。王玉梅听到颜璞的处分后大为愤怒,不顾一切去找赵铁讨个公道。赵铁听说后也很愤怒,他决定减轻对颜璞的处分。
    第14集
    赵杰也替颜玉为颜璞向父亲求情。赵铁和常琳劝赵敏出国留学,赵敏不愿去。 吴鸣达到留校目的后果然变卦,不但没有离开颜玉,反而费尽心思一次次冲破颜玉的情感防线。赵杰怒不可遏,找吴鸣算帐,吴鸣却躲着不见。 郑直为郑霞联系了疗养院,颜璞执意自己照顾郑霞。 寒雪主动提出每天由她接红红放学,被颜璞斥责。 寒梅为寒雪的前途着想,向颜教授和盘托出寒雪和颜璞相爱的消息。 颜教授大惊,认为这对寒雪不公。王玉梅得知后认为颜璞不应该作出对不起郑霞的事情。
    第15集
    颜玉没有识破吴鸣的阴谋,同意和他结婚并办了结婚证。 老俩口决定召开家庭会议对颜璞施压。不料颜珏跳出来为颜璞和寒雪辩护,家庭会议不欢而散。 颜璞到处求职而不得,到瑞珍饭店喝闷酒。 寒梅母女倾心长谈,寒梅讲述了自己的情感经历,寒雪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寒雪想起颜璞出门时神色不对,连夜找颜璞,终于在未名湖畔找到。 赵敏舍不得离开郑直,想要放弃出国留学的机会。郑直深爱着赵敏,但又不想耽误赵敏的前途,鼓励赵敏前往美国就学,赵敏很失望,误会了郑直。郑直骗赵敏说将来会出国找她,赵敏遂决定出国。
    第16集
    颜璞的论文被大学生们辗转传抄,产生广泛共鸣。误传的投湖事件更使颜璞在校园出现时受到英雄般的欢迎。钱途借此大做文章,逼迫赵铁对颜教授父子作出严厉处罚。赵铁十分反感,拒绝了钱途的无理要求。 为养家糊口,颜璞决定到颜瑞的饭店里打工。 常琳所在的杂志社决定树颜璞和寒雪为典型。 寒雪主动上门向颜教授夫妇表明心迹,二老被感动。人们从报纸的炒作上看到这一消息也纷纷前来看稀奇,饭店顿时火爆起来。颜教授从酒友处得知此事,十分吃惊。 赵杰趁吴鸣出差之机请颜玉吃饭,道出相思之苦,揭穿了吴鸣拿爱情做交易的无耻行径。颜玉难以接受,醉倒在赵杰怀中。
    第17集
    赵杰无法控制,q暴了颜玉。赵杰深知自己的罪过,在床前跪了一夜。颜玉愤怒地跑回了家。 颜玉几天滴水不进,不与任何人说话。颜家人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都为颜玉担忧不已。这时,赵杰来送花给颜玉,颜家人都感到奇怪。颜瑞向赵杰打探原因,赵杰支支吾吾不敢言明。颜珏也怀疑是赵杰欺负了颜玉,打上门去兴师问罪,但因没有证据而不了了之。吴鸣出差回来看望颜玉,谁知颜玉对吴鸣也不理不睬,拒绝了吴鸣的任何亲密举动。吴鸣坠入五里雾中,颜家更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幸亏寒雪隐约猜出颜玉的难言之隐,以自己母亲的不幸遭遇和勇气鼓励颜玉要生活下去,颜玉终于发出一声撕肝裂肺的痛苦呻吟。 颜璞建议颜瑞经营广州风味的生猛海鲜,颜瑞找赵杰贷款合伙开酒店。 赵敏要去美国,直到进候机室也没等到郑直的出现。郑直正在他们初次约会的公园长椅上感慨。郑母大骂郑直没有情义,已经大为好转的她又病倒了。
    第18集
    郑直向母亲说出了真情--他爱赵敏,但不能因为自己的家庭和工作影响赵敏的前途,郑母理解了儿子,但因思念赵敏而加重了病情。当她得知郑霞成了植物人时,终于无法承受这一打击而撒手人寰。 寒雪不甘心颜璞的才华被埋没,更无法忍受颜璞所遭到的不公正待遇。她通过关系把颜璞的论文送到中央首长的手中。颜璞听后大吃一惊,担心更大灾难就要到来。 吴鸣逼问颜玉病从何来,颜玉不肯说,却向吴鸣提出离婚。吴鸣怀疑赵杰占有了颜玉,怀着满腔愤怒找赵杰兴师问罪,声称要控告赵杰q暴颜玉。 赵杰担心颜玉的病情,更无法忍受良心的谴责,跑去向颜玉认罪,颜玉愤怒地将他赶出家门。
    第19集
    钱途前来纠缠寒梅,说他决定和老婆离婚,恳求寒梅答应嫁给他。寒梅一口否决。正当钱途要强行亲吻时,寒雪进来。 王玉梅怀疑是赵杰欺负了颜玉,吴鸣证实了这一猜测,并道出自己与颜玉已办结婚证的事实。王玉梅大怒,要找赵杰算帐。 中央首长破例接见了颜璞,但此后便没有下文。赵杰不忍心看着颜璞在小饭店里端盘子,打算给颜璞找份工作。在颜玉的事情上,颜璞表示了对赵杰的怀疑,赵杰不敢承认,反而揭发吴鸣拿爱情做交易的丑恶行径,颜璞听后愤怒异常。 寒梅就经济制度问题组织了一场辩论会,反映良好,钱途却横加指责。 郑直不愿看到郑霞拖累颜璞,以郑霞的监护人的身份向颜璞提出解除婚约,颜璞坚决不同意。 尴尬的处境使寒梅心灰意冷,她决定重回边疆。颜教授得到寒雪透露的消息后找到寒梅,一再挽留。
    第20集
    已升为主管经济的副市长的赵铁将发展中心筹建的担子交给颜璞,颜璞喜出望外。吴鸣听说后,立刻上门道贺,情不自禁地为颜璞描述一幅飞黄腾达的升官图,羡慕之情溢于言表。颜璞认为吴鸣太庸俗,并批评他不该为颜玉制造痛苦,吴鸣反诬赵杰才是真正罪魁祸首。 楚遇春怕钱途节外生枝,便和颜教授商定从速举行颜璞的论文答辩。 颜璞为选择去向,向颜教授征求意见。 寒雪所在的报社为促成寒雪和颜璞的早日结合,分给他们一套房子。坎坷不断的颜家终于迎来了喜讯,全家喜笑颜开举杯庆祝。这时颜玉突然呕吐,王玉梅断定颜玉怀孕.
    第21集
    王玉梅找到吴鸣,告诉他这一消息,希望他们和好。吴鸣听后大吃一惊,怀疑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颜珏热恋着赵杰,为让赵杰对颜玉死心,也把这一消息告诉了赵杰,赵杰听后心情沉重。赵杰来看望颜玉,表示愿意做颜玉腹中孩子的父亲,以赎自己的罪愆。颜玉上门找吴鸣签离婚协议书,吴鸣气急败坏,把协议书撕得粉碎。 颜璞顺利完成答辩后,收到了寒雪的神秘礼物。颜玉去医院做人流,在手术台上突然改变主意,决定生下那个孩子。 银河海鲜大酒楼开张,生意红火,颜瑞转眼成了暴发户。颜瑞和寇珍给家里搬回一台大屏幕彩电,王玉梅态度冷淡. 寇珍乘与王玉梅淘米做饭之机,道出与颜瑞同居的事实,想让颜教授夫妇表态,接受她这个儿媳。
    第22集
    颜教授看着彩电无语离去。颜瑞终于忍受不住,向颜教授诉苦,以求理解,颜教授心有所动。 颜教授夫妇跟寒雪商量郑霞的事情,提出郑霞与颜璞离婚不分家的方案,寒雪表示会伺候郑霞一辈子。 颜珏劝颜玉与吴鸣结婚,好让赵杰死心,颜玉对颜珏的掺和很反感,两人又吵起来。 赵杰不想在父亲的手下当处长,希望常琳帮忙把他调到新成立的经济开发区当主任。常琳答应帮忙,但批评儿子不该在颜家姐妹之间纠缠不清。常琳在赵铁面前帮赵杰说话,被赵铁噎回。 寇珍请寒雪帮忙做宣传,并委托寒雪做颜璞的工作,让颜璞向颜瑞提结婚的事。颜瑞向颜璞道出自己不见容于父母的苦衷,颜璞让他理解父亲,并建议他做儒商以解决父子矛盾。 颜瑞对颜教授大谈儒商,颜教授大悦。
    第23集
    颜瑞担心婚后寇珍不服他管,借故推辞。他反感于寇珍向王玉梅告状,与寇珍大吵大闹。 颜璞又找到吴鸣,想调解他与颜玉的矛盾,但吴鸣躲躲闪闪,不肯认颜玉腹中的孩子。 颜璞写保证书,保证颜璞寒雪建新家后会更好地照顾郑霞,颜璞和寒雪开始商量结婚的事。 赵杰从颜璞口中得知颜玉在闹离婚,立即向颜玉求婚,并对颜家人说明事实真相,表示愿意承担责任,照顾好颜玉母子。
    第24集
    赵杰请求吴鸣与颜玉离婚,遭吴鸣的拒绝和羞辱。颜玉拒绝赵杰的求婚,心情低落,服药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四年后。 赵铁夫妇到机场接赵敏,郑直躲在一旁。当郑直看到赵敏后面跟着一位美国青年迈克时,不禁怀疑他们的关系,最终都没有上前露面。四年前,服了大量安眠药的颜玉被救活,并生下一个儿子东东。可是这个孩子从娘胎里带来一种怪病,他不听不看,不与任何人交流。此刻东东 突然发高烧,颜玉赶紧找郑直帮忙--因为他是颜玉最信赖的朋友--两人连夜把东东送进了医院。赵铁夫妇在家举行盛宴迎接赵敏,赵敏在宾馆里安排好迈克的住处后并没有回家,而是满怀激情地去了郑家,可她看到的却是一把铁锁,失望至极。迈克掩饰不住兴奋,连夜来赵家拜访,与赵铁谈起来华投资的事。
    第25集
    郑直回家却发现赵敏一直在门口等他,十分感动。郑直解释不清去机场接她的事,赵敏误会郑直撒谎,拂袖而去。 吴鸣不安心于只当一个大学老师,找到开发研究中心主任田勇,恳求调职。田勇赏识吴鸣的才学,但担心将来吴鸣与颜璞联手会威胁到自己的利益,婉言拒绝。吴鸣不死心又求颜璞帮忙。颜璞对吴鸣的为人很有看法,又批评他不该对颜玉和东东不闻不问。吴鸣始终不认东东。 寒雪给郑霞擦身,意外地发现郑霞的脸上有了血色。 郑直向颜玉倾诉内心的苦闷,颜玉劝他向赵敏道歉。郑直鼓起勇气去找赵敏,正当二人要和解时,迈克突然前来向赵敏献花,郑直醋意大发拂袖而去,赵敏气愤至极,指责迈克。 颜璞无意中发现寒雪为顾家而放弃了多次出差任务,批评了寒雪,并逼迫她立刻出差去深圳调查一件恳切求救的来信。 赵敏和颜珏一起吃饭谈心,两人同病相怜,都为爱情而烦恼。
    第26集
    寒雪就出差之事找王玉梅商量,得到王玉梅的支持. 钱途找寒梅宣称自己要下海.并邀请寒梅同去,被寒梅拒绝. 赵敏在郑直家看到郑母的遗像,泣不成声,责怪郑直当初鼓动她出国,郑直赶紧解释,冲动地抱住了她。 颜璞没有听从寒雪的劝告,在吴鸣调职一事上替吴鸣说了不少好话,田勇以为颜璞想借此增强自己的势力,有些犹豫。 在颜玉的请求下,医院决定请外面的专家为东东会诊。赵杰冒充孩子的爸爸为东东交了住院费和会诊费.
    第27集
    颜玉让颜珏把钱退回。 颜瑞盛宴招待赵敏和迈克,并请郑直作陪,意图与迈克、赵敏合资创建一家饮料公司,双方谈得很愉快。迈克与赵敏在生意上的默契加重了郑直的自卑心理,迈克讨好赵敏的举动更令郑直忍无可忍,郑直不礼貌地离席,赵敏解释,两人最终不欢而散。 寒雪去深圳找给她写信的那位不曾谋面的于彬副总经理,却被邹总经理告知于副总经理突然失踪。寒雪打电话告诉颜璞她的不好的预感,又发现自己被监视,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寒雪得知于副总经理失踪案的背后隐藏着一桩非法集资案时,更加坚定了要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的决心。她终于等到了一个神秘暗号。一个戴墨镜的陌生人正准备把一份材料交给她时,早已在四周埋伏好的公安迅速包围上来。戴墨镜的人逃跑了,寒雪却戴上了手铐,被公安人员带上了车。 郑霞苏醒过来.
    第28集
    郑霞奇迹般地苏醒,颜家人又惊又喜,对她隐瞒了她曾是植物人和颜璞再婚的事实,开始为郑霞和寒雪二人将来的相处而担忧。 颜璞带着赵副市长的亲笔信前去营救寒雪,两人在拘留所相见。全家都为寒雪担心。 迈克想聘请郑直出任中美合资的开心乐饮品公司总经理。郑直怀疑是赵敏和迈克合谋,以总经理一职换取他退出与迈克的情场角逐,愤怒地拒绝。 赵杰请求吴鸣与颜玉离婚,吴鸣一心想要报复赵杰,不肯答应。 郑霞渐渐恢复,她急于知道四年中发生的事情,可颜家人都商量好对她封锁消息,郑直也不敢说真话,只是告诉她母亲去世的消息,郑霞悲痛异常。
    第29集
    郑直误会迈克的用意,提出与赵敏分手,赵敏指责迈克别有用心. 寒梅来到颜家告诉颜教授寒雪出事,颜教授找赵铁了解此事.颜教授走后,常琳借机告诉赵铁东东是赵杰的儿子,赵铁生气地离去. 红红去医院看望郑霞时说漏了嘴,郑霞开始怀疑颜璞与寒雪的关系。 郑直来到颜家说郑霞闹着要出院,众人商量把郑霞接回家.
    第30集
    赵杰请田勇帮忙把吴鸣调入开发研究中心,希望吴鸣因此而放弃颜玉。深谙官场奥妙的田勇被说动,为吴鸣大开绿灯。吴鸣如愿以偿,对田勇感激涕零,从此成为田勇的铁杆亲信。 郑直与赵敏告吹,郑直在向颜玉倾诉时,对颜玉表白了自己长久以来的爱慕,并说出了颜玉自闭的症结,颜玉一时难以接受。 颜家正在为郑霞的康复而举行庆祝晚宴,颜璞和寒雪不期而至。颜璞本想回来后再告诉寒雪有关郑霞康复的消息,没想到郑霞已被接回家中。寒雪见到郑霞大吃一惊,激动万分。郑霞看见颜璞和寒雪在一起,立刻瘫倒。
    第31集
    颜珏受赵杰的委托找到吴鸣,说出吴鸣调职的真相,吴鸣听后大惊。 郑霞因为颜璞和寒雪的事而绝食。颜瑞和寇珍因生育问题大吵,颜瑞拒绝去医院检查,寇珍一气之下要请律师分割财产。寇珍在郑霞面前挑拨与寒雪的关系,为郑霞鸣不平,王玉梅很反感。郑霞似乎被说动,开始张口吃饭。 寒雪一再对颜璞提出看望郑霞的要求,颜璞为寒雪与郑霞的相见而心存担忧,迟迟不肯答应,两人闹起别扭。
    第32集
    颜瑞请郑直吃饭,告诉聘请郑直任合资公司总经理是他的想法,与迈克、赵敏无关。郑直将信将疑拿不定主意。 吴鸣去找田勇辞职,当他看见田勇时却没有勇气掏出事先写好的辞职书。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思前想后不肯放弃费尽苦心得到的位置,把辞职书撕得粉碎。 颜玉来劝说颜璞,让他理解寒雪的心情,颜璞也支持颜玉忘记过去,开始新的生活。 寒雪赌气要搬到寒梅家住,寒梅好言相劝,颜璞和寒雪和解。 赵杰在父亲面前列举自己所做的成绩,赵铁劝赵杰要谦虚,赵杰一肚子委屈。常琳转移话题,赵杰表态,不管有多大阻力都要和颜玉结婚。 赵敏从颜瑞口中得知郑直与颜玉的关系,请颜玉帮忙说服郑直就任。 寇珍不满于颜瑞百般讨好赵敏,在王玉梅面前提出要与颜瑞离婚,王玉梅又伤心病倒。 颜玉刚刚对治愈东东恢复了信心,不料东东因够芦柑又意外摔成脑震荡。郑直帮颜玉在医院护理东东,赵杰对此十分恼火,两人大吵。颜玉对赵杰声称自己是东东的父亲极为恼火,愤怒地说东东并非他的儿子,大家感到愕然。
    第33集
    王玉梅认为郑霞当年有恩于颜家,又想到红红不能没有妈妈,打定主意要颜璞和寒雪分手。她想得到丈夫的支持,没想到颜教授一口否决。王玉梅认为颜教授偏向于寒雪是因为寒梅。为了向颜璞施加压力,王玉梅决定召开家庭民主会,遭到颜瑞和颜玉的反对。王玉梅指责颜瑞对寇珍的态度,颜瑞答应去医院做检查。 寒雪又收到于副总经理的神秘信件,心潮起伏。 颜玉领东东回家时,意外地发现东东对花很敏感,颜玉从此找到了治愈东东自闭症的突破口,欣喜万分。 郑霞为了证实自己的合法身份而急于下床,她的第一个选择就是给全家做一顿饭。可是她走进厨房时一下子跌倒在地。寒雪听到这一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她知道郑霞内心的痛苦,悔恨自己心胸狭窄不能及时与郑霞沟通。颜璞发现寒雪情绪的异常,在他的再三追问下,寒雪终于道出实情,并决定把于副总经理寄过来的关于非法集资的材料上交给中央首长。 吴鸣主动找到颜玉,假惺惺地对东东表示关心并发泄感慨,最后同意与颜玉办理离婚手续。
    第34集
    钱途涉嫌卷入一宗特大经济诈骗案,被公安机关通缉。钱途向寒梅借钱想避避风头,被寒梅劝说,最终自首,得到了他应有的报应。 常琳告诉赵杰,颜玉已经离婚,提醒他要竞选市长助理就必须注意个人形象,处理好与颜玉的关系。赵杰连忙上门向颜教授夫妇道歉,宣布要和颜玉结婚,照顾好母子二人。王玉梅听说赵杰对颜玉的伤害后大怒,坚决反对把女儿嫁给他。 迈克来看望生病的赵敏,赵敏仍然不解郑直的态度和他所提出的就任条件,准备考虑辞职以避免尴尬。可是就在这时,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寒雪在下班的路上遭到两个蒙面人的绑架。 颜教授告诉了寒梅有关寒雪的实情,安慰说她一定会回来的。
    第35集
    田勇也早就盯着市长助理的职位。吴鸣猜透了田勇的心理,他也希望自己跟着田勇鸡犬飞升。田勇为把自己包装成经济理论家的形象以扩大影响,便利用吴鸣捉刀连续发表文章。赵副市长在田勇的文章中闻出激进思潮的味道,心中充满忧虑。为此他征询颜璞对这些文章的意见。他对颜璞的远见和魄力表示赞许。 赵杰到学校找颜玉,被颜玉讲课的情绪所感染,一种强烈的负罪感使他感到有些窒息,随即黯然离去。颜玉重新坚强振作起来,她决定一边当老师一边读心理学系的在职研究生。 吴鸣怂恿田勇参加市长助理的角逐,并提醒他注意赵杰这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卫平再次向颜珏表明爱慕之情,颜珏十分感动,准备接受卫平的爱。 为帮助赵杰解开与颜玉的死结,常琳亲自出马找颜玉进行了一次重要谈话。常琳代表赵家准备认下东东,并希望颜玉和赵杰尽快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颜玉震怒,郑重声明东东的生父是吴鸣,并请常琳转告赵杰,她已经原谅了赵杰的过失,不再追究其责任。 中央首长对非法集资大案和寒雪失踪案极为重视,下令集中力量限期破案。刑侦处长卫平负责侦破工作。颜家人都怀疑寒雪被绑架。这也给郑霞的内心以极大震动,她发现颜璞对寒雪的深爱,特别是从郑直口中得知寒雪对自己四年如一日的照顾时,她越发觉得愧对寒雪。
    第36集
    颜教授看望病中的寒梅,从不下厨的他为寒梅做了一碗鸡蛋面,寒梅十分感动。 吴鸣鼓动田勇发表更加过火的言论,以便捷足先登。他们为理论的初步形成而举杯庆祝。吴鸣看出田勇的忧虑,道出赵杰的硬伤,田勇感激而心安。赵铁委婉地批评了田勇的思想倾向,田勇心里很不服气。 赵杰被颜珏的精彩表演所打动,准备陪颜珏去深圳旅游。 郑霞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离开颜家。王玉梅急得直闹心,坚决要把郑霞接回来。颜教授认为眼下关键问题是如何解救寒雪,郑霞的问题可暂且放下,并表示理解郑霞的决定。 寇珍弄到颜瑞检查的病历和化验单,证实颜瑞不能生育,颜瑞一气之下提出离婚,寇珍毫无惧色地答应。 颜珏到了深圳后,给在那里执行任务的卫平打电话,想要告诉他与之结婚的决定和所有的一切。就在这时,目标突然出现,卫平不得不关掉手机,开始指挥实施对邹盛的抓捕方案。
    第37集
    邹盛知道将自身难保,便以寒雪为人质,作为放他出国的交换条件。卫平决定独闯虎穴解救寒雪。寒雪终于得救了,但卫平却牺牲在邹盛的罪恶枪口之下。颜珏闻讯,赶来参加卫平的盛大葬礼,她伏在卫平的尸体上痛哭流涕。 寒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郑霞主动承担起照顾寒雪的全部重任。寒雪被郑霞的爱心深深感动,两颗金子一样的心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颜瑞抱着一束玫瑰花向赵敏表白,赵敏婉言拒绝,劝颜瑞珍惜与寇 珍的贫贱之交,并建议颜瑞把眼光放得长远些,好好学习现代企业管理。 安然居就要拆迁,所有的熟客都聚集一堂。中美合资的开心饮品公司正式开张。赵敏和颜瑞出任董事长,郑直出任总经理。就在开业庆典之时,寇珍打上门来与颜瑞大闹离婚。颜瑞很恼火,满肚子委屈。颜璞也劝颜瑞好好珍惜他和寇珍患难夫妻的情义,颜瑞沉默不语。
    第38集
    郑直向成为硕士研究生的颜玉表示祝贺,并向颜玉求婚,两人幸福地牵着手向前走去。 赵杰向颜珏表达了他的爱,历经感情纠缠磨难的他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颜瑞主动向寇珍道歉,告之已报名参加现代企业管理的学习,并答应去治病,两人和好如初。 颜教授受赵铁的邀请给政府要员们讲经济学,会场上响起热烈的掌声。赵敏辞职,回美国总部接受新的任务,只是临别也不理解郑直因屈辱感给他们相爱所带来的障碍。 临危授命出任总经理的于彬到医院看望寒雪,并聘请寒雪做副总。 田勇和吴鸣写的文章,在社会上带来了不良影响,对此进行了组织处理--田勇被派送到党校学习,吴鸣被调到近郊区做宣传科的副科长。而颜璞则升为发展研究中心的主任。 寒雪给郑霞留下一封信,不告而别。郑霞也住回了校医院。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