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2:23:44

钓鱼 - 高英培范振钰表演的相声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50年代初期,相声大师郭荣启先生根据天津市井流传的一个小笑话儿整理创作为相声《钓鱼》,50年代初、中期由相声泰斗马三立张庆森合作加工改编成对口相声(录音留世)。1958年,相声名家高英培范振钰对这个段子进行深度改编和再创作,推出经典版相声《钓鱼》(1962年录音)。

《钓鱼》的语言幽默,贴近生活,讽刺了社会上那些爱说大话,不干实事的人。至今仍让人津津乐道。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钓鱼

目录

折叠 编辑本段 台词

高英培:相声啊,就是语言的艺术。

范振钰:哎,对啦。

高英培:作为一个相声演员可不简单。首先来说,得具备几种条件。

范振钰:都要什么条件?

高英培:要求我们演员呢,五官相貌得端正。最主要的呢,是眼睛,必须要眼神好,口白还得要清,而且各方面的知识都要有。

范振钰:得明白。

高英培:因为它是个综合性的艺术,我们这个工作很不简单。

范振钰:是啊。

高英培:可是有人把我们这工作看得很简单。

范振钰:谁呀?

高英培:我们街坊有一位,就是这样。他是天津人,说话天津口音,没事儿老跟我聊天儿,"哎,高英培,我有工夫儿,咱们掺和掺和,行吗?"

范振钰:什么叫"掺和掺和"呀?

高英培:我就跟他说啦,"您可掺和不了,我们这是艺术。""得啦!别来这劲儿啦!嘛艺术啊,你们那玩艺儿有嘛?"

范振钰:好嘛,太轻视我们啦。

高英培:哎,他这个人就这样:看什么工作都容易,看什么工作都简单。

范振钰:实际呢?

高英培:把他搁在哪儿,哪儿不行。

范振钰:嘴把式!

高英培:对啦。我们院里西屋住着两家儿,在钢厂里工作,业余的时候儿有个共同的爱好。

范振钰:爱好什么呀?

高英培:爱好钓鱼。这个钓鱼是个慢性子活儿。买个鱼竿儿,来个鱼钩,一根鱼弦,来个漂儿;下好了鱼食,也许搁着,抽烟,这儿看着鱼漂儿。多咱鱼漂儿往下一沉,一甩竿儿,就钓上来啦。

范振钰:对,是这个意思。

高英培:慢性子活儿,急脾气行吗?急脾气到河边上一呆:走!咦?怎么没上来?走!嗯?走!咦,怎么上不来呢?走!好,上不来没关系,我下去吧!

范振钰:他下去啦!这是钓鱼吗?

高英培:摸鱼呢!人家西屋两家老钓鱼去,回来在院里熬鱼吃。他爱人看着眼馋啦,就跟他说:"唉,我说二子他爸爸!"

范振钰:谁?什么"二个他爸爸"呀?

高英培:他们有个孩子,小名儿叫"二子"。

范振钰:噢,指着孩子叫的。

高英培:对啦。"唉,我说二儿他爸爸,你看人家西屋俩大哥呀,没事老钓鱼去,回来就熬鱼吃,这玩艺多哏儿!"

范振钰:看着哏儿啊?

高英培:"咱们甭说熬鱼啦,哪怕咱们来顿鱼汤呢!"

范振钰:呵,她还够馋的!

高英培:他可就接过来啦,"嘛玩艺儿?老钓鱼呀?我也不是吹,我不去就完啦。我要去呀,我到那儿,闭着眼拿个百儿八十条来!"

范振钰:拿多少?

高英培:这钓鱼有钓百八十条的吗?

范振钰:没见过。

高英培:他爱人一听高兴啊,"唉哟,二个他爸爸,你要能钓,明钓点多好!""行啦,你甭管啦,明儿我盯着钓去吧!"可真不含糊,出去之后花六块钱买个鱼竿儿。

范振钰:还真下本儿。

高英培:一进门儿,"哎,谁?二儿他妈妈,你给我烙个糖饼!"

范振钰:烙糖饼干吗?

高英培:"我钓鱼去!"

范振钰:噢,饿了好吃。

高英培:"嗯,拿面口袋给我改个兜子。"

范振钰:那干吗呀?

高英培:"搁鱼。"

范振钰:面口袋搁鱼呀?

高英培:"对啦!没告诉你嘛,闭着眼拿个百八十条来!"

范振钰:有把握!

高英培:还真不简单。早晨七点半走的,下午四点半他回来的。

范振钰:钓多少?

高英培:一条没钓来。

范振钰:好嘛,白去啦。

高英培:一进门儿他爱人就问他:"唉哟,二儿他爸爸,你钓来了吗?""钓嘛呀!别提啦,咱去晚啦!我到那儿一看哪,好家伙,这拨儿过去啦。"

范振钰:什么过去啦?

高英培:这鱼有论"拨儿"的吗?

范振钰:没听说过。

高英培:"这拨过去啦,归其我一打听啊,明儿还一拨呢。我给你钓明儿那拨去吧。有嘛事儿明早起再说吧,你先睡觉吧。"第二天早晨,"哎,二儿他妈妈,你给我烙俩糖饼。"

范振钰:俩啦!

高英培:"今儿我多搁点功夫。"还是那钟点走的,又是那钟点回来的。

范振钰:这回钓多少?

高英培:一条没钓来。

范振钰:还是白去。

高英培:一进门儿,他爱人又问啦:"哎哟,二儿他爸爸,你钓来啦吗?""钓嘛呀!别提啦,到那儿还真赶上这拨儿啦,我呀下好竿儿啦,来了几个小孩儿洗澡,噼里啪啦一扑通,没啦。"

范振钰:这个寸劲儿啊。

高英培:"急得出了一身汗,归其我一打听:好家伙,明儿还来一拨啦。"

范振钰:又一拨儿。

高英培:"明儿这拨儿太好了,我给你钓明儿这拨去。明儿我要钓不来,听了没有,你到河里盯着捞我去!"

范振钰:要自杀呀!

高英培:他要跳河!正在这阵儿,同院有个姥姥在他们屋里串门儿,打算借这个机会劝劝他:"大哥,我劝你吧!你看人家西屋俩大哥老钓鱼呀,你可钓不来呀!你说你在院儿里说了多少大话啦!哪样事儿你办成的?往后像这类话少在院里说,钓不来多寒碜哪!"

范振钰:哎,这可是好话。

高英培:他倒跟人急啦!"姥姥,您这怎么啦?他们钓得来!我钓不来?我告诉您:姥姥,就冲你了这话我钓去,明儿我钓去!明儿我钓不来,我不在这门口住啦,我冲你搬家!我,哎……那谁,二儿他妈妈,你给我烙仨糖饼!"

范振钰:又改仨啦?

高英培:他爱人一边烙着饼,一边就琢磨啦,"哎哟,二儿他爸爸,你可真哏儿啊!鱼呀你是一条没钓来,你饭量可见长啊!"

范振钰:嗐!可不仨饼了吗!

高英培:第三天七点半走的,八点半他不钓啦。

范振钰:不钓啦?

高英培:扛着鱼竿儿奔鱼市儿啦,上鱼市儿踅摸去啦!一进鱼市儿,把卖鱼的吓了一跳:"哟!怎么这位钓我们这儿来啦?"他过来还问哪:"掌柜的,这多少钱一斤?"卖鱼的一瞧,这位怎么扛着鱼竿儿买鱼呀?"您问这个,两毛五一斤,一块钱四斤。""两毛五……活吗?""您看,个个活。"还真不含糊,个个活。"嘛,你啦,您给我来四斤,来一块钱的。"人家给他称四斤鱼,"给您搁哪儿?""别搁哪儿,分量够吗?""您看,四斤高高的。""嘛四斤高高的?你再给饶我两条,再饶两条。"

范振钰:这叫什么人格呀?

高英培:没办法,四斤高高的,人家又饶一个,"给您搁哪儿?""倒兜子里头。嘿,这拨就算我赶上啦!"

范振钰:还赶上啦!

高英培:拿着鱼可就回家啦。到家进门就这一嗓子,把同院的全喊出来了,"我说二儿他妈妈,你把大木盆给我拿出来呀!好家伙,我可赶上这拨儿啦!"

范振钰:这嚷什么呀?

高英培:为的是让同院的知道知道他钓来啦。

范振钰:这是卖派。

高英培:一嚷嚷呢,同院都出来啦。姥姥也出来啦。木盆往院里一搁,一放水,一倒,这鱼真不含糊。

范振钰:怎么呢?

高英培:这鱼一见水,个个活。他可就忘了一样。

范振钰:什么呀?

高英培:买的鱼跟钓的鱼不一样:钓的鱼有大有小,什么鱼都有;买的鱼一般大。

范振钰:对呀!

高英培:姥姥越看这鱼越纳闷儿,"大哥,你这鱼都一般儿大呀?""对啦,姥姥,这拨都一般儿大。这叫技术,不一般大咱也不钓。没告诉您嘛,闭着眼也拿个百儿八十条来。""不对吧,大哥,你这可别是买的吧?"就这句话,他可急啦!"哎,姥姥,你看这怎么叫买的?我告诉您哪,姥姥,咱们在一院儿住这么些年啦,咱们都是老街坊啦。照您这样说,我来个半身不遂,您在我身上可缺了大德啦!"

范振钰:嗐!

高英培:他爱人一看,在这院里栽这跟头干吗呢,打算给打个圆盘,"唉哟,姥姥,您可别这么说话呀,这么大年纪,说话可真不是地方。这怎么是买来的,怎么是买来的?是钓来的,是钓来的。二儿他爸爸,你甭着急啦,是钓来的。这鱼可能有二斤多。"他接过来啦,"嘛玩艺儿,二斤多?四斤还高高的啦!你不信你问去,就这样儿,掌柜的还给饶我两条啦。"

范振钰:还是买的!

折叠 编辑本段 表演者

折叠 高英培

高英培 (1928-2002)天津市人。1985年被评为中国十大笑星之一。曾任北京市第八届政协委员,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代表作品:《跟谁对着干》、《教训》、《不正之风》、《大家研究》、《钓鱼》等 。

折叠 范振钰

范振钰(1927-2008)相声演员。1950年拜班德贵为师,专事捧哏。出师后,加入天津和平区曲艺。1979年与高英培一起调入全总文工团。主要作品有《钓鱼》、《跟谁对着干》、《不正之风》、《教训》、《皆大欢喜》、《一对沙发》、《大家研究》。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