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13 00:44:27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黄帝外经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2个义项):

黄帝外经 - 医学来自书籍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帝内经》,从远古时代一直到今,而三十七卷的《黄帝外经》,则可能 永远失传了。但是,关于它的民间传说,还是相当丰富和及细源谓放师治程十分有趣的了。

5
本词条 无参考资料, 欢迎各位 编辑词觉府弱触占科黑须乐达而,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黄帝外经》

  • 原称

    《外经微言

  • 作者

    陈士铎

  • 时期

    明代

  • 思想

    道家

  • 阴阳五行

  • ISBN

    9787222143029

  • 出版社

    云南人民出版社

折叠 编辑本段 介绍

相传黄帝时期出现了三位名医,除了雷公和歧伯两人外,名气最大的是俞跗(音夫)。他的医道非常高明。特别是在外科手术方面很有经验。据说,他治病一般不汤药、石针和按摩。而是诊断清楚病因后,除非要做手术时就用刀子划开皮肤,解剖肌肉,结扎筋脉,除去病根。经过这番手术以后,病人的精神和形体很快就能恢复正常。所以,那时人们称赞俞跗的医术是"出丧的灵车能返回,要埋的死人能复活。"

传说有一次,俞跗出外看360百科病回来,刚一进村,就粒说听见哭声。一打问,居置讨掌注民对英必件原来是邻居的孩子突然死了。他顾不得进自己的家,急忙先到死者家里,问明孩子死前的病况,就让人赶快把孩子从"葬罐"里拉出来,他脱元乡优地去孩子的衣服,用刀划开肚国千奏害至茶皮,拿出肠子一看,己杆见原来孩子吃了过多的未烤熟的肉,肠子一下被堵住了。俞跗很快将肉食挤出,使肠子畅深会衡吧林若叶通,然后理好肠胃,缝合伤口,最后又给孩子鼻子塞进了一些草药。不到半天时间,孩子就慢慢复活了。

还有一次,俞跗在过河时,发现一个掉河里淹死了的女人被几个人打捞出来准备埋葬,俞跗挡住他们询问死者掉进水里多长时间。抬尸体的人说,刚掉进水里,捞上来就断气了。俞跗让他们把尸体放在地上,先摸了摸死者的脉搏,又看了看起有层影心研死者的眼睛,然后又让人找来一条草绳,把死者双脚捆绑好,倒吊在树上。开始大家都不理解俞跗为什么要这样做。死者刚一吊起,就大口大口地往外吐水报朝承都板亚轻裂评英快,直到不吐时,俞跗才叫人慢慢将死者解下来,仰面朝天放在地上,双手在死者的胸脯上一压一放。最后他拔掉自己的几根头发,放在死者鼻孔上观察了一阵,发现发丝缓缓地动了动,才放心地对死者家里人说:"她活过来了,信留散配浓纸兰演啊抬回家好好调养吧!"

说俞跗还有一次在山谷走路,忽见一个年轻的猎人不慎从悬崖上跌下来,被半山腰的藤条挂准犯余者办积势住脖子,上不去下不来,又喊不出声,俞跗正在着急时,迎面来了一个老人,俞跗请老人设法把吊在半空的年轻猎人救下来。跛子老人一看,二话没说,取下腰间的弓箭,"嗖"的甚互一声,射断藤条,猎人掉落在地,眼看着没气了。俞跗蹲下为死者切了脉,从地上采了一把野草塞进猎人鼻孔,又用手紧紧捂住猎人的鼻孔。时间不长,就把塞进鼻孔的草药喷出来。俞跗这才松了一口气,说了声"有救了!"跛子老人在旁边看到这样的医术,嘴里不停地说:"活神仙,活神仙!"

在俞跗晚年的时候,黄帝派仓颉、雷公、岐伯眼围反掌永三人,用了很长时间,把俞跗的医术整理出来,纂成卷目,然而还凯线格心换视鲜汉没有来得及公布于众,仓颉就去世了。后来,俞跗的儿子俞执,把这本书带回来交给父亲修订。不幸全家遭到了大总况火,房屋、医书和俞跗、俞执全家人,一起化为灰烬。这也许是《黄帝外经》失传,至今没有找到的原因吧!

折叠 编辑本段 书籍目录

外经微言概述

阴阳颠倒篇

顺逆探原篇

回天生育篇

天人寿夭篇

命根养生篇

救母篇

红铅损益吗紧谈耐

初生微论篇

骨阴

媾精受妊篇

初生篇

天厌火衰篇

经脉相行篇

经脉终始篇

经气本标篇

脏腑阐微篇

考订经脉篇

思材促府防剂被管此化络配腑篇

胆腑命名篇

任督死生篇

阴阳二跷篇

奇恒篇

小络篇

肺金篇

肝木篇

肾水篇

心火

脾土篇

胃土篇

包络火篇

三焦火篇

胆木篇

膀胱水篇

大肠金篇

小肠火

命门真火篇

命门经教或赵不渐责指垂百每学主篇

五行生克篇

小心真主篇

升市死扩雷否普审水不克火篇

三关升降篇

能却岁微篇

呼吸篇

脉动篇

瞳子散大篇

诊原篇

精气引血篇

天人一气篇

地气合人篇

三才并论篇

五运六气离合篇

六气分门第篇

六气独胜篇

沿商年边三合篇

四时六气异同篇

司天在泉分合篇

从化篇

冬夏火热触源厂

暑火二气篇

阴阳上下篇

营卫交重篇

五脏互根篇

八风固本篇

八风命名篇

乙篇

亲阳亲阴篇

异传篇

印响副议升温寒知变篇

伤寒同异篇

风寒殊异篇

阴寒格阳篇

春温似疫篇

补泻阴阳篇

善养篇

亡阳亡阴篇

草总板夜轻重篇

解阳解阴篇

真假疑似篇

逆窥源篇

移寒篇

寒热舒肝篇

折叠 编辑本段 阴阳颠倒篇

黄帝闻广成子窈窈冥冥之旨,叹广成子之若装听司常宁天也!退而夜思,尚有未获,宁置轴子选氢通危鬼臾区问于岐伯天师曰:"帝闻至道于广成子,广成子曰:'至道之精,窈窈冥冥演候型落。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汝形,无摇汝精,无思虑营营,乃可以长生。目无所视,耳无所闻,心无所知,汝神将守汝形,形乃长生。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汝入于窈冥之门矣,至被至阴之原也。天地有官,阴阳有藏。慎守汝身,物将自壮。我其守一,以处其和,故身可以不老也,天师必知厥义?幸明晰之!' "。

岐伯稽首奏曰:"大哉言乎!"非吾圣帝,安克闻至道哉!帝明知故问,岂古评浓测究鲁刑基江正起欲传旨于万际乎?何心之仁也,臣愚,何足以知之。然,仁圣明问,敢备述以闻:窈冥者,阴阳之谓也。昏默者内外之词也。视听者耳目之语也。至道无形而有形,有形而实无形。无形藏于有形之中,有形化于无形之内,始能形与形全,精与神合乎农胞分独?

鬼臾区曰:"诺。虽然,田言纪资假研愿掌顺件跑师言微矣,未及其妙也。"

岐伯曰:"乾坤之道不外男女,男女之道不外阴阳,阴阳之道不外顺逆,顺则生,逆则死也。阴阳之原,即巅倒之术也。世人皆知顺生,不知顺之有死;皆知逆死,不知逆之有生,故未老先衰矣。广成子之教船预入重快川,示帝行巅倒之术也。"

鬼臾区曰:"何言之神乎!虽然,请示其原!"

岐伯曰:"巅倒演她宽括头防先识印食之术,即探阴阳之尽流器项续者依算散学鱼原乎!窈冥之中有神也。昏默之中有神也。视听之中有神也。探其原而守其神,精星洋问跳本破句值误不摇矣。探其原而保其精,神不驰矣。精固神全,形安敝乎?"

鬼臾区复奏帝前。帝曰:"俞哉!载之《外经》,传示臣工,使共闻至道,同义群娘游于无极之野也。"

决额报执士铎《外经微言》曰:此篇帝问而天师答之,乃首篇之论也。问不止黄管完束美将测要注帝,而答止天师者,帝引天师之论也。帝非不知颠倒之术,明知故问也,欲尽人皆知广成子之教也。

折叠 渐育息亮诗艺房统辑本段 顺逆探原篇

伯高太师问于岐伯曰:"天师言颠倒之术,即探阴阳之原,其旨奈何?"岐伯不答。再问,曰:"唯唯"。三问,岐伯叹曰:"吾不敢隐矣。夫阴阳之原者,即生克之道也;颠倒之术者,即顺逆之理也。知颠倒之术,即知阴阳之矣。"

伯高曰:"阴阳不同也,天之叶货其多阴阳,地之阴阳,人身之阴阳,男女之阴阳,何以探之哉?"

岐伯曰:"知其原亦何异哉!"

伯高曰:"请显言准卷其原。"

岐伯曰:"五行顺生不生,逆死不死。生而不生者,金生水而克水,水生木而克木,木生火而克火,火生土而克土,土生金而克金,此害生于恩也。死而不死者,金克木而生木,木克土而生土,土克水而生水,水克火而生火,火克金而生金,此仁生于义也。夫五行之顺,相生而生相克;五行之逆,不克而不生。逆之至者顺之至也。"

伯高曰:"美哉言乎!然何以顺而逆之也?"

岐伯曰:"五行之顺,得土而化;五行之逆,得土而神。土以合之,土以成之也。"

伯高曰:"余知之矣,阴中有阳,杀之内以求生乎?阳中有阴,生之内以出死乎?余与帝同游于无极之野也。"

岐伯曰:"逆而顺之,必先顺而逆之。绝欲而不为邪所侵也,守神而不为境所移也,炼气而勿为物所诱也,保精而勿为妖所耗也。服药饵以生其津,慎吐纳以添其液,慎劳逸以安其髓,节饮食以益其气,其庶几乎!"

伯高曰:"天师之教我以原者全矣!"

岐伯曰:"未也,心死则身生。死心之道,即逆之之功也,心过死则身亦不生;生心之道,又顺之之功也。顺而不顺,始成逆而不逆乎!"

伯高曰:"志之矣,敢忘秘诲哉!"

陈士铎《外经微言》曰:"伯高之问,亦有为之问也。顺中求逆,逆处求顺,亦生克之门也。今奈何求生于顺乎!于顺处求生,不若于逆处求生之为得也。"

折叠 编辑本段 命根养生篇

伯高太师复问岐伯曰:"养生之道,可得闻乎?"

岐伯曰:"愚何足以知之。"

伯高再问,岐伯曰:"人生天地之中,不能与天地并久者,不体天地之道也。天赐人以长生之命,地赐人以长生之根。天地赐人以命根者,父母予之也。合父母之精以生人之身,则精即人之命根也。魂魄藏于精之中,魂属阳,魄属阴;魂超生,魄超死。夫魂魄者,神也。凡人皆有神,内存则生,外游则死。魂最善游,由于心之不寂也。广成子谓『抱神以静』者,正抱心而同寂也。"

伯高曰:"夫精者非肾中之水乎?水性主动,心之不寂者,不由于肾之不静乎?"

岐伯曰:"肾水之中,有真火存焉,水欲下而火欲升,此精之所以不静也;精一动而心摇摇矣。然而,制精之不动,仍在心之寂也。"

伯高曰:"吾心寂矣,肾之精欲动奈何?"

岐伯曰:"水火原相须也,无火则水不安,无水则火亦不安。制心而精动者,由于肾水之涸也,补先天之肾水以制心,则精不动而心易寂矣。"

陈远公《外经微言》曰:"精出于水,亦出于水中之火也。精动由于火动,火不动精安能摇乎?可见精动由于心动也。心动之极,则水火俱动矣!故安心为利精之法也。"

折叠 编辑本段 任督生死篇

雷公问曰:"十二经脉之外,有任督二脉,何略而不言也?"

岐伯曰:"二经脉不可略也,以二经散见于各经,故言十二经脉,而二经已统会于中矣。"

雷公曰:"试分言之。"

岐伯曰:"任脉行胸之前,督脉行背之后也。任脉起于中极之下,以山毛际,循腹里,上关元,至咽咙,上颐,循面,入目眦,此任脉之经络也。督脉起于少腹以下骨中央,女子以系廷孔,在溺孔之际;其络循阴器,合纂间,统纂后,即前后二阴之间也。别绕臀,至少阴,与巨阳中络者,合少阴,上腹内后廉,贯脊属肾,与太阳起于目内眦。上额交巅,上入络脑,至鼻柱,还出别下项,循肩膞,夹脊,抵腰中,入循膂,络肾。其男子循茎下至纂,与女子等。其少腹直上者,贯脐中央,此督脉之经络也。虽督脉止于龈交,任脉止于承浆,其实二脉同起于会阴,止于龈交者未尝不过承浆,止于承浆者未尝不过龈交;行于前者亦行于后,行于后者亦行前,循环周流,彼此无间。故任督二脉分之则为二,合之则仍一也。夫会阴者,至阴之所也。任脉由阳行于阴,故名阴脉之海;督脉由阴行于阳,故督脉名阳脉之海。非龈交穴为阳海,承浆为阴海也。阴交阳而阴气生,阳交阴而阳气生,任督交而阴阳自长,不如海之难量乎?故以海名之。"

雷公曰:「二经之脉余已知之矣,请问其受病何如?」

岐伯曰:「二经气行,则十二经之气通;二经之气塞,男则成疝,女则成瘕,非遗溺即脊强也。」

雷金曰:「病止此乎?」

岐伯曰:「肾之气必假道于任督,二经气闭,则肾气塞矣;女子不受妊,男子不射精,人道绝矣。然则任督二脉之经络,即人死生之道路也。」

雷公曰:「神哉论也!请载《外经》,以补《内经》未备。」

陈士铎《外经微言》曰:「任督之路实人生死之途,谈得精,好入神。」

折叠 编辑本段 阴阳二蹻篇

司马问曰:「奇经八脉中有阴蹻、阳蹻之脉,可得闻乎?」

岐伯曰:「《内经》言之矣。」

司马曰:「《内经》之言,治之未验,或有未全欤?」

岐伯曰:「《内经》约言之,实未全也。阴蹻脉,足少阴肾经之别脉也。起于然骨之照海穴,出内踝上,又直上之,循阴股以入于阳。上循胸里,入缺盆,上出人迎之前,入于目下鸠,属于目眦之精明穴,合足太阳膀胱之阳蹻脉而上行。此阴蹻之脉也。阳蹻脉足太阳膀胱之别脉也,亦起于然骨之下申脉穴,出外踝,下循仆参、郗于、跗阳,与足少阳会于居胶,又与手阳明会于肩腢、巨骨,又与手太阳、阳维会于胹俞,与足阳明会于地仓、巨胶,与任脉、足阳明会于承泣,会足少阴肾经之阴蹻下行。此阳蹻之脉也。然而阳蹻之起止,阳始于膀胱,而止于肾;阴始于肾而止于膀胱。此男子同也,女子微有异。男之阴蹻起于然骨,女之阴蹻始于阴股。男之阳蹻脉起于申脉,女之阳蹻起于仆参。知同而治同,知异而疗异,则阳蹻之病不至阴缓阳急,阴蹻之脉不至阳缓阴急,何不验乎?」

司马公曰:「今而后阴阳二蹻之脉昭然矣。」

陈士铎《外经微言》曰:「二蹻之脉分诸男女,与内经微别,人宜知之,不可草草看过。」

折叠 编辑本段 奇恒篇

奢龙问于岐伯曰:「奇恒之腑,与五脏并主藏精,皆可名脏乎?」

岐伯曰:「然。」

奢龙曰:「脑、髓、骨、脉、胆、女子胞,既谓奇恒之腑,不宜又名脏矣?」

岐伯曰:「腑名脏者,以其能藏阴也。阴者即肾中之真水也。真水者肾精也。精中有气,而脑、髓、骨、脉、胆、女子胞,皆能藏之,故可名腑,亦可名脏也。」

奢龙曰:「修真之士,何必留心于此乎?」

岐伯曰:「人欲长生,必知斯大义,而后可以养精气,结圣胎者也。」

奢龙曰:「女子有胞以结胎,男子无胞何以结之?」

岐伯曰:「女孕男不妊,故胞虽属女子,而男子未尝无胞也。男子有胞而后可养胎息,故修真之士,必知斯六者。至要者,则脑与胞也。脑为泥凡,即上丹田也;胞为神室,即下丹田也。骨藏髓,脉藏血,髓藏气,脑藏精。气血精髓,尽升泥凡。下降于舌,由舌下华池,由华池下广泉、玉英、通于胆、下贯神室。世人多欲,故血耗气散,髓竭精亡也。苟知藏而不泄,即返还之道也。」

奢龙曰:「六者宜藏,何道而使之能藏乎?」

岐伯曰:「广成子有言,毋劳形、毋摇精、毋思虑营营,非不泄之谓乎?」

奢龙曰:「命之矣。」

陈士铎《外经微言》曰:「脑、髓、骨、脉、胆与胞,非脏也。非脏而以脏名之,以其能藏也。能藏故以藏名之,人可失诸藏乎?」

折叠 编辑本段 三关升降篇

巫咸问曰:「人身三关在何经乎?」

岐伯曰:「三关者河车之关也,上玉枕,中肾脊,下尾闾。」

巫咸曰:「三关何故关人生死乎?」

岐伯曰:「关人生死,故名曰关。」

巫咸曰:「请问生死之义。」

岐伯曰:「命门者水中火也,水火之中实藏先天之气。脾胃之气,后天之气也。先天之气不交于后天,则先天之气不长;后天之气不交于先天,则后天之气不化。二气必画夜交,而后生生不息也。然而后天之气,必得先天之气,先交而后生;而先天气,必由下而上升,降诸脾胃,以分散于各脏腑。三关者,先天之气所行之径道也。气旺则升降无碍,气衰则阻,阻则人病矣。」

巫咸曰:「气衰安旺乎?」

岐伯曰:「助命门之火,益肾阴之水,则气自旺矣。」

巫咸曰:「善。」

陈士铎《外经微言》曰:「人有三关,故可生可死。然生死实在先天,不在后天也。篇中讲后天者,返死而生,非爱生恶死也。人能长守先天,何恶先天之能死乎!」

折叠 编辑本段 呼吸篇

雷公问于岐伯曰:「人气之呼吸,应天地之呼吸乎?」

岐伯曰:「天地人同之。」

雷公曰:「心肺主呼,肾肝主吸,是呼乃心肺也,吸乃肝肾也。何有时呼出不心肺,而属肾肝;吸入不属肾肝,而属心肺乎?」

岐伯曰:「一呼不再呼,一吸不再吸,故呼中有吸,吸中有呼也。」

雷公曰:「请悉言之。」

岐伯曰:「呼出者,阳气之出也。吸入者,阴气之入也。故呼应天,而吸应地。呼不再呼,呼中有吸也;吸不再吸,吸中有呼也。故呼应天而亦应地,吸应地而亦应天也。所以呼出心也肺也,从天而言之也;吸入肾也肝也,从地而言之也。呼出肾也肝也,从地言之也;吸入心也肺也,从天言之也,盖独阳不生,呼中有吸者,阳中有阴也;独阴不长,吸中有呼者,阴中有阳也。天之气不降,则地之气不升;地之气不升,则天之气不降。天之气下降者,即天之气呼出也;地之气上升者,即地之气吸入也。故呼吸出心肺,阳气也,而肾肝阴气,辄随阳气而吸入;肾肝阴气也,而心肺阳气,辄随阴而俱入矣。所以阴阳之气,虽有呼吸而阴阳之根无间也;呼吸之间虽有出入,而阴阳之本无两岐也。」

雷公曰:「善。」

陈士铎《外经微言》曰:「呼中有吸,吸中有呼,是一是二,人可参天地也。」

折叠 编辑本段 善养篇

雷公问于岐伯曰:「春三月谓之发陈,夏三月谓之蕃秀,秋三月谓之容平,冬三月谓之闭藏,天师详载《四时调神大论》中。然谓调四时则病不生,不调四时则病必作。所谓四时者,调阴阳之时令乎?抑调人身阴阳之气乎?愿晰言之。」

岐伯曰:「明乎哉问也!调阴阳之气在人不在时也。春三月调木气也,调木气者顺肝气也;夏三月调火气也,调火气者顺心气也;秋三月调金气也,调金气者顺肺气也;冬三月调水气也,调水气者顺肾气也。肝气不顺,逆春气矣,少阳之病应之。心气不顺,逆夏气矣,太阳之病应之。肺气不顺,逆秋气矣,太阴之病应之。肾气不顺,逆冬气矣,少阴之病应之。四时之气可不调乎?调之实难,以阴阳之气不易调也,故人多病耳。」

雷公曰:「人既病矣,何法疗之?」

岐伯曰:「人以胃气为本,四时失调,致生疾病,仍调其胃气而已。胃调脾自调矣;脾调而肝、心、肺、肾、无不顺矣。」

雷公曰:「先时以养阴阳,又何可不讲乎?」

岐伯曰:「阳根于阴,阴根于阳;养阳则取之阴,养阴则取之阳也。以阳养阴,以阴养阳,贵养之于预也,何邪能干乎?闭目塞兑,内观心肾,养阳则漱津送入心也,养阴则漱津送入肾也,无它异法也。

雷公曰:「善。」

天老问曰:「阴阳不违背,而人无病。养阴阳之法,止调心肾乎?」

岐伯曰:「《内经》一书,皆养阴养阳之法也。」

天老曰:「阴阳之变迁不常,养阴养阳之法,又乌可执哉?」

岐伯曰:「公言何善乎!奇恒之病,必用奇恒之法疗之。预调心肾,养阴阳于无病之时也。然而病急不可缓,病缓不可急,亦视病如何耳!故不宜汗而不汗,所以养阳也;宜汗而汗之,亦所以养阳也。不宜下而不下,所以养阴也;宜下而下之,亦所以养阴也。岂养阳养阴,专尚补而不尚攻乎?用攻于补之中,正善于攻也。用补于攻之内,正善于补也。攻补兼施,养阳而不损于阴,养阴而不损于阳,庶几善于养阴阳者乎!」

天老曰:「善。」

陈士铎《外经微言》曰:「《善养》一篇,俱非泛然之论,不可轻用攻补。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