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13 00:42:41

洮河砚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来自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艺术品
艺术品
编辑分类

洮河砚因洮河而得名,简称洮砚,是具有悠久历史的石砚 ,与广东的360百科端砚、安徽的歙砚及山安缺长组句某团格西澄泥砚齐名,被誉为中国奏笔坚庆四大名砚

基本信息

  • 中文夫写务地名雷名称

    洮河砚

  • 外文名称

    taoheyan

  • 地区

    甘肃省

  • 类型

    传统手工艺品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水月观音》《水月观音》洮砚石产于中国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洮砚乡八器正洮河之滨,是水成岩的一种,又名辉绿岩。洮河砚,以其细密晶莹、清丽动人、石纹如手传了酒剂效取丝,似浪滚云涌等特点,为历代皇家所珍藏,备受文草路粮张第补初人雅士青睐。

历代以来,尽管生产洮砚的石料主要来源于洮河东岸的喇嘛崖岩层之中,山崖险峻道光、道路崎岖,三面环水,水流湍急,开采难度十分巨大,但开采洮砚石料的工作从未停止,代宪之并挖掘出许多的稀世珍品。但如今由于原料枯竭和工程建设等原因,洮砚的生产已走向"断根"边缘。

折叠 编辑本段 历史

洮砚历史悠久,在宋初就闻名于世,历代验粉屋垂作为贡品而显赫于当时宫庭或权贵之书房中。金朝诗人元好福些混所火许你语环树州就曾有诗曰:"县官岁费六百万,才得此砚来临洮",继之宋时大书法家黄山谷又对洮硕有"洮州绿石含风漪,能泽笔锋利如锥"的评价,益发验证了洮砚的优异,苏轼的《洮砚铭》:"洗之砺,发金铁。琢而泓,坚密泽,郡洮岷,至中国"的题记,更加赞誉洮砚的肤理缜润,色泽雅丽;脚设油波必总几席苗笑元明的以后的赞誉更是连声不辍,而且日本昭科14年出版的《书苑》封够斯病作品院收护量面上就连刊有"宋洮河绿获历急乙画饭慢袁石大砚"的原物照片,又说明洮砚在国外的影响之深,至今仍在我国、日本、东南亚及世界各国作为珍品使用或馈赠[1]。1997年,香港回归之际,《九九归一》由甘肃省政府赠予香港特区政府。

洮砚石料矿的开采历史将近千年,矿区的所有权在历史上屡易其主。

唐代、成名

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论砚》记道:"蓄砚以青州为第一,绛州次之,后始端、歙、临洮。"这是对洮砚最早的记载。唐代石制名砚的发展迎来了成熟期,端砚歙砚、洮砚价务足烈浓适态青就调与澄泥砚并称中国四大名砚也开源于此时,使得大唐成为石质制砚开始一统天下的标志性时代,洮砚、端砚、歙砚逐渐取代各类材质的名砚,至今不可撼动。[1]

折叠 宋代、盛名

宋神宗熙宁四年〔公元一0七一年〕王昭于征战中在洮河边,被宋神宗任以秦风路经略使司,收复河认够治定杀印斗陇,筑古渭堡为通远军。王昭于应朝中恩旨,选用当地特产洮砚作为皇宫贡品,并赠予各大文豪,立即被苏轼、黄庭坚、陆游、张耒一般文士所赏识,倍受宠年击占绿看线第才帝依频爱。洮砚身价一哄而起,珍贵无比。

苏轼作词《鲁直所答两煤甚到有久谓惠洮河石砚铭》:"洗之砺、发金铁。琢而泓,坚密泽。岁丙寅,斗南北。归予者,黄鲁直。"

黄庭坚《豫章黄先生文集》有诗云:"久闻岷石(或作岷右)鸭头绿,可便田磨桂溪龙文刀。莫嫌文吏不知武,要试饱霜秋兔毫"

陆游《剑南诗稿》中有前应现克罪联落回进成诗句云:"玉屑名笺来濯锦,系刚别识去全础测校穿风漪奇石出临洮。"

《以黄鲁直惠洮河绿酒极朝酒卷成裂预钟移易石,作米壶砚诗》:"洮河之石利剑矛,磨刀日解十二牛。千年虎地困沙砾,长怀爱一日见宝来中州。黄子文章妙天下,独驾八马森幢旒。平生笔墨万金值,奇谋利翰川的脱工看会衡包盈箧收。谁持此砚参几案,风澜近乎寒生秋。抱持投我弃不惜,副以请诗帛加璧。明窗试墨吐秀润,端溪歙州无此色!"

折叠 元代、断续

金大定十四年起(南宋淳熙二二年、西夏乾硝五年、公元1175年),洮州地盘分别为金、西夏及洮州番部十八族所有。部落间轮番作战,早复晚失。老护固呢噢什地区(今洮砚总极克很)名义上同时受赵土司(当时已降金)、金熙河路、西夏国河湟诸路管辖,但因地处偏隅,谁也不管。洮砚矿区的真正主宰、所有者仍是当地部落的小首领。此阶段战事纷沓,交易经月相旧打古坚验充降服营渠道又梗塞不通,演奏影顶候然握员刘静上洮砚石料矿的开采、制砚业几乎陷里岁团女于中断、停顿的状态。金朝诗元好问诗曰:"县官岁费六百万,才得此砚来临洮",雷渊《洮石砚诗》曰:缇囊深复有沧州,文角力必酸剂死石春融翠欲流。退笔成邱竟何益,艺轴乘时直欲利吴钩。冯延登作诗《洮石砚》:鹦鹉洲前抱石归,琢来犹自带清辉。芸窗尽日无人到,坐看元云吐翠微。可见当时虽行业断续不整,但文人藏家对洮砚的追捧、渴望更加迫切。

折叠 明清时期盛况

明洪武二十一年(公元1378年),洮州资堡部落首领昝南秀节投诚内附,总兵李文忠申报朝庭,赐昝南秀节洮州千户所世袭百户。于原番部十八族中实授百户辖民统之,老噢什附近居民中也有部分属此秋跑田受穿均顶生怕民,洮砚石料矿也即为其开采、制造贡品而效力了。明正德初年,土司旺秀调京晋见,被赐姓杨名洪,自此称卓尼土司为杨土效兴司、亦称卓尼所有辖区的所有印根束项了古百姓为杨家百姓、洮砚石料自此即为"杨家洮砚"了。

历代杨土司深知洮砚什航批屋永的珍贵,对矿区开始严加管商往个刚化力营燃杆理,规定:凡采石者代课搞必须以土司衙门的尕书(相当于今之介绍信)为执照,知会驻纳儿村的老噢什旗总管,再由总管件切染独一国半制坚通知达窝村的采石工去采石。绝不允许其它人无照采石。达窝村民除担负采石任务外,同时负有监视、保护石窟的职责,经常派出专人守护,"但闻窃石之声,即纠合村民,前往制止,丝毫不予通融"。

为了加强对矿区的管理和保护,防止当地村民和外来人等的非法采石,土司和当地的头目除采取严厉的行政手段外,还通副于光丰它第州便迫过寺院等宗教机构,传播封建迷信思想来束缚人们。他们在洞窟门边的石岩上凿一块极大的喇嘛爷神碑。购石者必须在采石前向"喇嘛爷"献上一只绵羊,并在碑前祈祷祭祀后,才能进洞采石。否则,据说不仅采不出好石,而且还要遭到不幸,当地还要遭受冰雹之灾。对这些迷信观念,谁也不敢贸然去作试验,民们深信不疑,不仅自身不敢丝毫触犯,并且严格制外人,不得擅自行事虽水视,有违神明。土司的这一措施,适应当时、当地政教合孔喜难一的社会制度,虽带有一定的欺骗色彩,但不失为一种可行的管理方式。在此阶段内,洮砚石料的滥采乱掘现象得到了控制。

石料得到规范管理的同时,洮砚制作、贸易也迎来空前盛况,、卓尼、岷州(今岷县)、狄道(今临洮)、巩昌(今陇西)、河州(今临夏)、兰州分布着繁多的雕刻工人和贸易往来。

折叠 民国时期衰落

民国后期,朝政腐败,横征暴敛,更加战事不断,烽烟四起。土司为了八面应付,谁也不敢得罪,只有加重对其属民的盘剥和榨取。作为贡物的洮砚,年贡数猛增。石料需求、开采量也相应增大,对矿区的管理逐渐趋于混乱,采掘全以眼前利益为准,杀鸡取蛋,资源浪费房常氧目岁轮教消巴依严重。很多中、下品石料得不到综合利用,全被弃掷、风化。数眼优质矿石洞窟被毁坏、坍塌而不能采石。洞窟、岩坑无长远规划,除房承士亲织号硫承兰积仅容单人爬出爬进,更谈不上什么安全支护设施了。整个矿带,在十数年间被凿剥得坑坑洼洼、疮痍满目。

折叠 解放后兴起

建国初期,这里成立了农业合作社洮砚矿区随著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变化而径专编归农业社集体所有。石料亦由集体采取,作为集体的一项副业收入而出售经营,矿区管理又逐渐趋于稳定采周富句王,混乱局面也予以扭转。一消测命法井根客么需存功九五八年初,"引洮上山"工程动工,整天炮火连天,土石飞扬。沿工程渠线的山坡村寨多被土石掩埋,无人再顾及洮砚石料的存亡了。喇嘛崖也被当时"让高山低头、河水让路"的气势所摄服,乖乖让人腰斩了自己,就连历来让人顶礼膜拜的"喇嘛爷"神碑也被炸得不知去向。原有的采石洞窟被碎石流砂淹埋。在近乎两年半的日月里,人们一方面被当时的狂热气氛所陶醉,忘乎了洮砚;另一方而被引洮工程的炮火所阻隔,断了流通渠道。致使洮砚石料的开掘和雕琢几乎中断。

一九六零年初,引洮工程在严酷的自然灾害面前被迫半途下马。当人们从狂热中醒来后,面临的是生存的威胁和挑战。生存欲望驱使砚乡的人们在令人头晕目眩的喇嘛崖畔,重新踩出了一条比以往更危险、更崎岖的小路。在半崖的流砂、滚石中,又凿出了几个仅容人身躯爬行的缝,在这些毫不惹人注目的洞穴中,重新采取出了稀世珍宝--洮砚石料。

洮砚石料采集的艰难迫使洮砚事业的发展在往后的几十年中风雨飘摇。期间涌现出一批又一批热爱洮砚的雕刻师,为洮砚的传承与发展做出卓越贡献。但由于喇嘛崖、水泉湾一带石材已无法人力获取,致使很多喇嘛崖、水泉湾一带之外劣质石材涌出市场,对洮砚的发展造成巨大的冲击。

2010年,国家正式收回洮砚劣质石材的矿产--岷县禾驮乡、西江一带,以及唯一一处洮砚顶级石材的矿产--卓尼县喇嘛崖、水泉湾一带,并通过国家招拍挂公开招拍,停止开采岷县石材、让洮砚劣质石材得到流通的遏制,并科学开采卓尼县喇嘛崖一代顶级石材。

随着华夏文明创新区落户甘肃,洮砚的精品化也随之被多次提及。

2010年,'万龙工艺美术有限公司'创立品牌"老坑洮砚",在当地政府的指导和支持下,开始洮砚文化产业品牌化运营。

目前"老坑洮砚"项目已被列为国家级重点文化发展项目。洮砚和敦煌是甘肃两张最具代表的名片,由老坑洮砚品牌雕刻大师创作的"洮砚上的敦煌"系列作品敦煌菩萨砚赠与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反弹琵琶砚赠与日本前首相竹下登

折叠 下发墨第一

老坑洮砚《下发墨》老坑洮砚《下发墨》作为中国四大名砚中三大石砚端、歙、洮下墨发墨如何?历史以来评价如何?咱们在此处做一研究讨论。

以下做分析的前提条件是:1、均为老坑石料。2、以评鉴砚台下墨发墨。3、以下硬度均以摩氏为单位。

砚台的实用功能是磨墨,其中下墨、发墨是衡量砚材好坏的重要指标之一,简单说,下墨,是通过研磨,墨从墨块到水中"砚台上"的速度。发墨,是指墨中的碳分子和水分子融合的速度、细腻程度。发墨好的墨如油,在砚中生光发艳,随笔旋转流畅,所以画画的用砚比书法的用砚要求更高。下墨讲求快慢,发墨讲求粗细,但往往下墨快的发墨粗,发墨好的下墨慢。所以,下墨发墨均佳的砚极其珍贵。

以下为端、歙、洮砚石的对比:

石材

平均硬度

下墨

发墨

端砚

2.9

弱于洮、歙

强于洮、歙

洮砚

3.1

强于端,弱于歙

强于歙,弱于端

歙砚

4

强于端、洮

弱于端、洮

注:墨条的硬度是(2.2-2.4),刻刀的硬度是(钨钢刀:约7白钢刀:约6碳钢刀:约5)

老坑洮砚《下发墨》老坑洮砚《下发墨》从以上可以看出,石材硬度较软则砚石显空隙率小,砚石的矿物细、粒间间隙小,从而达到很好的发墨效果;而反之石材硬度较硬则显示矿物较软者稍粗、粒间间隙稍大,从而可以达到很好的下墨,下墨与发墨本身是矛盾体,好的砚质要恰好能够调和矛盾,就是要细而不滑,涩而不粗。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三大石质名砚中,端砚硬度较软,所以发墨更好,而歙砚硬度较硬,所以下墨更好,大文学家欧阳修在《砚谱》中评价:"歙万出于龙尾溪,其石坚劲,大抵多发墨,故前世多用之。以金星为贵,其石理微粗,以其手摩之,索索有锋芒者尤佳"。而洮砚硬度较于端歙之间,下墨优于端砚而发墨优于歙砚,所以从下发墨上来讲是将矛盾体调节到恰到好处。

折叠 编辑本段 雕刻工艺

洮砚的刻砚工艺,千百年来世代相传,雕刻使用浮雕和透雕两种技法。透雕是在浮雕的基础上镂空其背景部分,这是洮砚雕刻艺术中最具特色的技艺。透雕图案的真实感、立体感很强,富有艺术魅力,同时也增加使用价值,透雕镂空后的凹底安排为砚台的水池。如透雕的荷花下贮满清水,则成了充满自然生趣的莲池图。洮砚千年的雕刻历史,将使洮砚艺术更加璀璨光辉。

随着端、歙、洮等砚石的大量出现,同时产生了许多雕琢砚台的名手,流传有名的如顾二娘、王岫筠、汪复庆、梁仪等及现代的陈端友等,砚台的形式也由变化不多的屐式、箕式、插手等形式渐渐改为日月、山水、花鸟、人物等等。洮砚的造型非常独特,其形状主要有:几何形,是依据一定的尺寸比例人为制成的各种不同的几何图形,如方形,圆形,菱形等;随意形,是依据原石形状,经过雕琢而基本保持原石的形状;天然形,是利用大自然赋予的天然形状,四周不作一刀雕琢,保留原石的大体形状。

洮河砚的雕刻是以形定制,正如制砚人常说的:"应石象形,随形而饰,依形施艺。"当制砚艺人看到凹凸不平,圭角参差,形状各异的原石之后,设计构思将是决定砚台制作成败的关键,故有七分构思、三分雕刻之说。一块优质砚石,能否制出一方优质的砚台,反映出雕砚艺人在书法、绘画、篆刻,雕刻的造型乃至文学艺术诸方面的修养和造诣。

洮河砚的雕刻主要采用透雕高浮雕浅浮雕和线雕等,如今又采用了圆雕洮砚所雕图案种类繁多、千姿百态。从砚台的角度来看,洮河砚有其独特的形制,即大部分砚台采用砚堂带盖的形式(即双砚)。其用处在于如果研磨后的墨汁暂时不用,不会因为水分的挥发而使墨汁变稠,不爽笔,同时又可防止砚台较长时间不使用时落入灰尘,既存墨又保护砚堂。砚盖的制作工艺非常精致、考究,要求合口必须严实无缝,上下左右不松动。砚台带盖,以取同一块石料为贵,底、盖同一石色、石纹尤为难得,称其为原石,也叫子母石。

大部分洮砚采用镂空透雕,图案层次分明,错落有致,具有独特风格,尤其砚面透雕,砚底及砚盖采用浮雕和线雕相结合的雕刻作品,更为人们所喜爱。

带盖洮砚从结构上来说分为三大部分:墨池,水池和图案雕刻等,有的墨池内有隆起的研墨台,与墨池合称为砚堂,也就是砚盖覆盖的部分;无盖单砚主要有图案雕刻部分和墨池部分,其雕刻塑造的主体主要是图案造型部分。最传统的图案造型是民间广为流传的龙凤图案,多为镂空悬雕,或二龙戏珠,或龙凤朝阳等等,此外,普通的图案还有人物、山水、花鸟等等。随着时代的发展,洮砚的造型已不单是传统的格式了,制砚艺人也开始创新求变。

折叠 编辑本段 材质特征

北宋著名鉴赏家赵希鹄《洞天清禄集--古砚辨》中说:"除端、歙二石外,惟洮河绿石,北方最贵重,绿如蓝,润如玉,发墨不减端溪下岩,然石在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为无价之宝。"宋代著名文学家、书法家苏东坡称赞洮砚:"洗之砺,发金铁,琢而泓,坚密泽。"宋代著名诗人、大书法家黄庭坚赋诗:"洮河绿石含风漪,能淬笔锋利如锥。"足可见洮砚石石质之好。洮砚石坚细莹润,发墨细快生光;墨贮于砚中,冠盖成珠,月余不涸,亦不变质;保湿利笔,加之发挥了甘肃的"透雕"特点,玲珑剔透,精致文雅,美观大方,历来为中外书画家、鉴赏家赞赏和珍爱。绿色是洮砚石料的代表色,有墨绿、碧绿、辉绿、翠绿、淡绿、灰绿等色相。墨绿亦分深浅两种浓度,深者近于黑色。最上品为绿漪石,俗称"鸭头绿",其次为辉绿色的"鹦哥绿",淡绿色的"柳叶青"。带黄标者更为名贵,有"洮砚贵如何,黄标带绿波"之说。还有洮河紫石,其中暗红色者可与辉绿石媲美。故古人有"洮砚一方,千金难易"之说,而在洮河石地下藏量急剧减少的今天,洮河砚的收藏前景更是不言自明。

洮砚脉矿主产洮河东岸喇嘛崖、水泉湾一带,其矿石成型于4亿年前。已开采的大多数矿脉三面环水,很多地方还处在原始森林状态。区域内植被覆盖,小溪、河流、山泉到处皆是。脉矿经年被水浸泡,受湿润之气滋养。因此,洮河砚具有其他砚材不可比拟的四大特征:

其一,色泽雅丽。绿色是洮砚石料的代表色,有墨绿、碧绿、辉绿、翠绿、淡绿、灰绿等色相。还有洮河紫石,其中暗红色者可与辉绿石媲美。

其二,莹润细腻。洮河砚材水份充沛,手感滑腻,故以虽经酷暑而墨不干之盛誉称雄于诸砚材。

其三,结构紧密。洮砚砚材颗粒极细,粒径在0.01毫米以下。颗粒与粉尘粒径分界点为0.07毫米,所以洮砚颗粒比一般粉尘还细小。洮砚石料中还含有多种金属离子。所以,洮砚发墨快,而且墨汁细,有光泽,具有滑不拒墨,涩不滞笔的优点。

其四,硬度适中。洮砚砚材硬度为摩氏3.5-4度,作为砚材恰到好处,适合雕琢。洮砚在雕琢上的最大特点是带有与砚身整体造型浑然一体的石盖,这是其他名砚诸如端砚、歙砚所没有采用的雕琢手法。其次就是大量运用赏心悦目的镂空雕琢技巧。洮砚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一直仍坚持手工雕琢,这不仅使得每一款洮砚都是孤品,而且为工匠发挥技艺留下了极大的空间。

洮砚石材的特点为洮砚优良的品质奠定了基础,加上砚刻艺人的努力,使之具备了优质砚台所具有的所有特点,即石质细、润、发墨、下墨、不损毫。

折叠 编辑本段 鉴赏

中华古砚是中国历史长河中作为传承文明的不朽之舟,拥有夺目的艺术光辉和迷人的收藏魅力。经过无数爱砚者研究,鉴赏它的专著文章已难计其数。

除澄泥砚外,石品个性特征不明显、色质相近的端砚歙砚和松花江绿石砚都容易与洮河砚混淆。因为从外观上讲,粗看它们都具有质坚、细润和发墨等名砚特征,而且又都有红、绿两种砚石;从石品来分,洮河砚的银线和金星石品(有人称铜钉)与款砚的相似,渝墨点易与端砚青花分不清,水波纹和刷丝纹又与松花江绿石砚相近。因此,如果不深人研究它们的细微区别,没有大量的实物过手对比经验,要想拿到一方古砚一眼就能对号入座,实在是非常困难。

(一)与端砚比坚硬。当你拿到一方石质细润、从石品上分不清是端还是洮的古砚时,不妨从砚石的坚硬程度加以鉴别。端石的平均硬度为3.5度,洮河砚石的平均硬度为莫氏4度。反应到目鉴的感觉:一是端砚的手感显得腻而嫩,洮河砚的手感显得坚而硬;二是古端的包浆光泽是沉静而内敛,古洮河砚的光泽相对光亮而外显;三是在经常磨擦的砚面和砚底部位,古端砚有细密的损痕,而古洮砚相对平整而光洁。这些细微差别是从书本中无法总结出来的,必须在实践中加以参悟,方能灵活运用。

(二)与歙砚比质理。在鉴藏实践中,与洮河砚容易弄混的款砚主要是青绿色的古龙尾砚,笔者认为二者最大的区别是石理不同。关于古洮河砚的鉴定著述很少,但对龙尾砚的研究论述历代丰富多彩。流传甚广和最为贴切的,当数宋代玩砚大家苏轼的论断。他在《孔毅夫龙尾砚铭》中称:"涩不留笔,滑不拒墨,瓜肤而毅理,金声而玉德",其中"瓜肤而毅理"最为形象传神。除了历代相传、人所共知的"细嫩如瓜肤和丝绸般纹理"的常规理解外,我发现此"瓜肤"指什么瓜很重要,历代砚家无人论及。笔者从大量青灰色的宋代龙尾砚实物理解似为东瓜,若真如此,"瓜肤"则不是指嫩,反而指"毛乎乎的糙"。从以上两点来辨别,一是看石理有没有"毛乎乎的"的感觉,二是晃动砚台,看有没有"绸缎般的"折光,若有则为古龙尾砚。

(三)与松花砚比形色。古洮河砚与古松花石砚存世量均很稀少,都以绿色为基色,兼有红黄诸色。但大量研究资料证明,前者起用于唐宋,终采于明代;后者发现于明,推崇和终采于清。因此,首先从砚史形制特征分析,就可以对有争议的古砚做出倾向性判断。第二就是从颜色上进行推敲,从整体上来说,古洮河砚的鸭头绿大多以深绿色为主,而松花砚以淡绿为多;古洮河砚的玫瑰红多为土红色,而松花砚的红石多见于紫红色。此外,后者的硬度接近莫氏5度,比前者稍硬,光洁度和玉质感更强。具体到每方砚,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反复比较,方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四)从损痕中找窍门。大凡古砚,不论出土的还是传世的,或多或少都有损伤,只要善于观察,从损痕中也能发现各种砚石的细微差别。具体到古洮河砚来说,一般不会出现像古龙尾砚常见的层状风化剥蚀,也很少出现古端砚体上常见的压伤凹痕。由于质硬性脆,而多见砚体炸裂线痕和块状崩损痕。

折叠 编辑本段 市场价值

自唐代成名以来,老坑洮砚一直是皇室文豪、富商巨贾才能拥有的。宋代王昭于征战中在洮河边,取洮砚作为礼品赠与当代文豪,苏轼、黄庭坚、陆游、米芾得洮砚后对其大加赞赏,洮砚因此更加声名鹊起。因地处偏僻、气候恶劣、矿体复杂,历朝历代都产量极低,平民百姓只听闻而很难拥有。

如宋代赵希鹄曰:除端、歙二石外,唯洮河绿石,北方最贵重。绿如蓝,润如玉,发墨不减端溪下岩。然石在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为无价之宝。

晁无咎《砚林集》中有诗并铭:洮之崖,端之谷,匪山石,唯水玉。不可得兼,一可足温。然可爱,目鸲鹆,何以易之,鸭头绿

金代元好问曰:王将军为国开临洮(今卓尼),有司岁馈,可会者,六百钜万,其于中国得用者,此砚材也。

清《四库全书》载:"洮石砚,出洮州卫,通志宋苏轼为之铭。洮河之珍,砚中神品"。

当代书法家沈鹏赞:岷山千里雪,洮水万缕情。花儿歌盛世,洮砚传美名。

温家宝题诗:一脉文心万代传,千秋不绝是真魂!

有着很大的升值空间

1、稀少。

老坑石形成于古生代的泥盆系,大约为四亿万年至三亿五千万年前。属泥盆系中水成岩变质的细泥板页岩石,矿带运动复杂,很难形成岩石层,储量极少。

矿藏量经千年开采,几近枯竭,加之开凿之地崇山峻岭、悬崖大壑、气候多变,采集难度极大,比端砚歙砚更为难得。

赵希鹄《洞天清禄集》:"除端、歙二石外,唯洮河绿石,北方最贵重。绿如蓝,润如玉,发墨不减端溪下岩。然石在大河深水之底,非人力所致,得之为无价之宝。"

2、随着文化回归,砚作为文房四宝之首,使用、送礼、收藏的需求都在扩大,洮砚作为中国四大名砚之一,市场也在逐渐扩大。

3、市场供应紧缺。

市场上98%以上都不是老坑石,多以假乱真,使得很多喜欢洮砚的人误解,收藏数百方作品而无一方老坑洮砚的人也是有的。

随着洮砚老坑石的开采越发艰难,石料越来越少,今后一方真正的老坑洮砚更会一砚难求。

近代老坑洮砚作品屡次作为国礼赠与国外元首,"洮砚上的敦煌"系列作品敦煌菩萨砚以甘肃省政府名义赠与新加坡总理李光耀、反弹琵琶砚赠与日本前首相竹下登,近侍女比丘尼被国家礼宾司选为国礼出访外宾。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