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6 17:02:11

战争 - 矛盾斗争表现的最高形式与最暴力手段 锁定

在阶级社会,战争是用以解决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阶级和阶级、政治集团和政治集团之间矛盾的最高斗争形式,是政治通过暴力手段的继续。人类社会出现过多种类型的战争。按战争性质分,有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按社会形态分,有原始社会后期的战争,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战争等;按战争形态分,有冷兵器战争、热兵器战争、机械化战争以及正在形成中的信息化战争;按是否使用核武器,分为常规战争和核战争;按战争规模分,有世界大战、全面战争和局部战争;按作战空间分,有陆上战争、海上战争和空中战争等。战争对人类的安危、民族的兴衰、国家的存亡、社会的进步与倒退产生直接的重要影响。战争将长期存在于人类社会,并对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继续发挥重要作用。战争的消亡是有条件的,将经历一个久远的、逐步的过程。只有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和社会的极大进步,随着私有制和阶级的消亡,随着国家或政治集团间根本利害冲突的消失,战争才会最终失去存在的土壤和条件,退出人类历史的舞台。

在中国古籍中对战争有多种称谓,如“战”“争”“戎”“兵”“兵革”“争战”“兵甲”等。“战争”概念一词较早见于《史记·秦始皇本纪》,“人人自安乐,无战争之患”。

折叠 战争历史

战争的发生发展经历了久远的历史过程。

折叠 原始社会后期的战争

人类在原始社会母系氏族时期已出现原始形态的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战争。那时,人们在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共同体组织内生产和生活。在部落组织外部,人们在从事采集狩猎或原始农业活动中,或由于天灾、人口增殖等原因引起的部落迁徙过程中,为了争夺赖以维持生存的土地、河流、山林等自然资源,出现了部落组织之间的冲突乃至战争。战争的组织由氏族部落全体成年男子组成,作战武器是生产活动中使用的石制、木制、骨制工具,即所谓“以石为兵”,“弦木为弧,剡木为矢”。进入父系氏族时期,战争越来越多地嬗变为掠夺土地、财物和奴隶的手段。战争加速了原始社会的瓦解,促进了私有制、阶级和国家的形成。

折叠 奴隶社会时期的战争

战争伴随着国家的形成与完备得到了发展。奴隶社会既有奴隶与奴隶主的尖锐对立,又有新生的奴隶制政权与旧氏族部落势力的对抗,还有奴隶主之间的斗争,后期则出现了新兴封建势力与维护奴隶制旧势力的冲突。这些矛盾的发展,便形成了奴隶制时代的众多战争。奴隶社会进行战争的军队主要有车兵和步兵,后期出现了水军。军队成员来自于贵族和平民的子弟,奴隶只能充作军中杂役。武器为冷兵器,早期有木石的,后来以铜制兵器为主。战争样式主要是车战和步战,也有水战或海战。野战主要是敌对双方组成密集阵形,依靠冲杀格斗决定胜负。筑城技术在战争中得到一定发展,城池、关隘要塞的攻防作战已相当普遍。

奴隶社会出现了许多总结战争经验的理论著述。中国商代的甲骨文已有较多战争活动的记载。西周及春秋时期的古籍《尚书》《周易》《诗经》《军政》《军志》《左传》等都记述了战争活动,提出了一些反映战争规律的理论。特别是孙武所著的《孙子》,提出了许多至今仍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驾驭战争的理论原则,被后人誉为“兵学圣典”。古希腊和古罗马的一些历史著作,记载了希波战争、伯罗奔尼撒战争、亚历山大东征等战争情况,蕴涵着一定的战争理论。

折叠 封建社会时期的战争

封建社会的主要矛盾是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的矛盾,同时还存在地主阶级内部的矛盾,以及国家之间、民族之间的矛盾。这些矛盾的发展便导致了这一时期的各种战争。封建社会的战争规模已有很大发展,这既是社会经济和人口发展的结果,同时还与兵源的扩大有关。军队的构成有陆军和水军(海军),陆军中除车兵被逐步取代外,主要是步兵和骑兵,骑兵在战争中常起重要的作用。铁制冷兵器长期是军队的基本装备。10世纪,中国将火药应用于军事以后,战争即进入了火器与冷兵器并用的时代。作战方式主要有围绕攻城掠地或守疆卫土而进行的骑战和步战,快速机动、远程奔袭、迂回包围等战法都有很大发展。筑城守备、攻城技术战术及工程部队也都有所发展。

中国封建社会战争频仍,积累了丰富的战争经验,推动了战争理论的繁荣。兵学著作《吴子》《孙膑兵法》《尉缭子》《司马法》《六韬》《黄石公三略》《唐太宗李卫公问对》等,重点阐述战争观、战争指导法则及战争力量建设,提出了许多至今仍具有重要价值的理论观点,丰富和发展了战争理论。中世纪欧洲的战争理论著作为数不多,《将略》和《战争艺术》内容涉及战争力量建设、编成及战法运用等。

折叠 资本主义社会时期的战争

17世纪中叶以来,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资产阶级革命的发生,欧洲、美洲一些国家打破了封建制度的束缚,先后进入资本主义社会。资本主义在确立和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社会矛盾,如资产阶级要求打破旧制度旧秩序与封建主维护旧制度旧秩序的矛盾,资产阶级国家对外侵略和殖民掠夺同被侵略被掠夺国家的矛盾,资产阶级国家之间为争夺世界势力范围而产生的矛盾等。这些矛盾的发展经常会导致战争。随着封建制度的瓦解,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的建立和发展,加速了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发展,推动了军事技术的进步,为战争的发展变化提供了必要条件。铁路、轮船的出现,增强了军队的后勤补给和机动能力;枪炮等武器装备的不断改进,增大了射程和毁伤力;装甲列车、装甲战舰的出现和工程技术的发展,促进了军队作战能力的增强。资本主义国家实行义务兵役制,采用正规的军、师、旅、团、营、连编制,制定统一的操典、教范和号令,建立起庞大的陆军和海军。陆军中有步兵、骑兵、炮兵、工兵和辎重兵等。军队还建立了各级司令部和总参谋部。海军由舰队、基地、陆战队组成独立进行海上作战的体系,蒸汽铁甲舰逐步取代木帆船,并开始装备大口径远射程线膛火炮。战争形态由此演变为热兵器战争。一些战略家从不同侧面对战争力量建设和运用进行了阐述,初步探索了新的战争理论,并在着重总结拿破仑战争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较为系统的战争理论。

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先后从自由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垄断资产阶级对广大劳动人民剥削的加深,帝国主义列强对殖民地人民掠夺和压迫的加剧,国际垄断资本集团之间争夺的激化,帝国主义国家经济、政治发展的不平衡和重新瓜分世界的斗争,使资本主义世界矛盾重重,阶级、民族和国家之间矛盾尖锐复杂,因而爆发了一系列战争。其中,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规模、强度和影响,在世界战争史上是空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不但使用了大量的火炮、坦克、飞机、军舰等现代武器装备,还首次使用了导弹、原子弹和雷达技术。战争从热兵器战争发展到机械化战争。战争空间由陆地、海洋扩大到空中,大规模的战争包括了一系列战役行动,合同作战成为基本的作战样式,战争的破坏性、残酷性空前增大,战争理论也获得了长足发展,出现了空中战争论、机械化战争论以及总体战、闪击战等新的战争理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形成了分别以美国、苏联为首的两大集团相互对抗的国际战略格局。两大政治军事集团的对抗与争夺,使人类社会笼罩在世界大战乃至核战争的阴影下。世界大战、核战争虽未发生,但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频仍。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期,与工业时代的大规模和集约化生产方式相适应,战争形态仍表现为机械化战争,但火力战的强度、机动战的速度、攻坚战的能力等都较第二次世界大战有了明显提高,战争的立体性、总体性和破坏性等有了很大增强。7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新技术革命在世界范围内蓬勃兴起,计算机技术、精确制导技术、航天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和海洋技术等愈来愈广泛地运用于军事领域,推动着战争形态新的演变。主要特点是战争行动节奏加快,战争力量的对抗表现为敌对双方体系与体系的较量,战争空间由陆地、海洋、空中向外层空间、电磁领域延伸和发展,前方后方界线模糊,军事和非军事融为一体,制陆权、制海权、制空权、制信息权和制天权交互为用,空地海天一体的机动战、电子-火力瘫痪战、海空封锁战、特种作战、精确作战等成为主要作战方式。这些特点集中地反映在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显示出战争已由机械化战争开始向信息化战争过渡和嬗变。在战争理论上,一些军事大国提出了核战争理论、特种战争理论、低强度冲突理论、高技术局部战争理论、信息化战争理论等,代表作有H.A.基辛格的《核武器与对外政策》、D.O.格雷厄姆的《高边疆——新的国家战略》、V.D.索科洛夫斯基的《军事战略》等。

折叠 无产阶级革命战争

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同时产生、利益根本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的残酷经济剥削和政治压迫,迫使无产阶级多次发动武装起义。1871年的巴黎公社起义,是无产阶级用武力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建立无产阶级专政的首次尝试。无产阶级登上政治舞台,在战争理论上同样有自己的卓越表现。K.马克思、F.恩格斯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研究战争,探索战争的本质和规律,深刻地阐明了无产阶级的战争观,阐述了无产阶级关于军队的学说和武装起义的理论,为被压迫阶级、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战争创立了科学的理论,为人类科学地研究和解决战争与军队问题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V.I.列宁深刻地分析了帝国主义的特点及其发展不平衡的规律,指出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科学地阐明了战争与革命、战争与和平的基本原理,论述了无产阶级对待正义战争和非正义战争的态度,提出并实现了利用帝国主义链条上的薄弱环节,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战争、进而实现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新论断。列宁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战争理论,在实践上为无产阶级依靠革命战争取得并巩固国家政权提供了成功的范例。J.斯大林继承和实践了列宁关于无产阶级革命战争的理论,在领导苏联人民反法西斯的卫国战争中作出了重大贡献。

折叠 中国人民革命战争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结束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在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选择了在农村发动革命,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政权的道路,先后进行了土地革命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国人民革命战争是一场新型的人民战争,在广度和深度上超过了以往所有的革命战争。经过长期的革命战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以劣势装备打败了优势装备的敌人,赢得了战争的胜利。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国人民又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和历次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保卫了社会主义建设,并为维护世界和平作出了积极贡献。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中国共产党人以马列主义的战争理论为指导,吸取了中华民族丰富的战争理论遗产和西方资产阶级战争理论精华,集中人民群众的智慧,创立了符合中国革命战争规律的、以人民战争理论为核心内容的毛泽东军事思想。毛泽东军事思想深刻地阐明了科学的战争观和方法论,创造性地提出了人民战争及其战略战术理论,为取得中国革命的胜利提供了科学的思想武器,成为20世纪最具特色最有影响的革命战争理论。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邓小平坚持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指导地位,准确地把握了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科学地分析了国际形势的变化,确定国防和军队建设指导思想实行战略性转变,强调坚持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创造性地回答了现代条件下人民战争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丰富和发展了毛泽东人民战争理论。在国际国内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和世界军事变革迅猛发展的新时期,江泽民以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精神,确定新时期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由应对一般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转到打赢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努力完成机械化和信息化建设的双重历史任务,提出了国防和军队建设跨世纪发展的宏伟目标,为马克思主义的人民战争理论宝库增添了新的时代内容。进入21世纪,根据中国国防环境出现阶段性变化的实际,紧紧围绕做好军事斗争准备问题,胡锦涛提出了一系列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重要思想。特别是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对包括国防建设在内的国家建设事业发展全局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坚持科学发展观能够有效地推动中国国防和军队建设又好又快的发展,提高人民军队应对危机、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能力,确保中国人民解放军履行好新世纪新阶段历史使命。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根据国际国内形势的新变化新特点,习近平着眼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提出了“努力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这一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为新的历史条件下做好人民战争准备进一步指明了方向。

折叠 影响和制约战争的主要因素

战争既与敌对双方的政治、经济、军事、科学技术等因素密切相关,又是在一定的时间和地理环境等自然条件下进行的。这些因素和条件加上人们的主观能动性,构成战争的整体,推动战争的发展,导致一定的结局。

折叠 政治因素

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政治规定战争的最终目的,战争为一定的政治目的服务。敌对双方政治上的矛盾斗争尖锐到用和平方式不能解决时,便诉诸武力,即用战争方式实现各自的政治目的。战争的政治目的规定和体现着战争的性质,影响着人心的向背,制约着战争的胜负。政治对战争的制约作用,还体现在战争的规模、强度、持续时间及战略目标、作战方针、作战方法等方面。战争中的精神力量也来自政治,革命的政治工作是革命战争的生命线。但战争不等于一般的政治,它是流血的政治;战争不等于一般性的政治行动,它是政治斗争的最高形式。战争有自身特殊的组织、特殊的方法、特殊的形式,即军队及其指挥系统、战略战术、攻防进退的交替运用等。人们如果不能正确地认识和掌握这些特殊性并加以有效运用,即使是正义战争也难以取得胜利。

折叠 经济因素

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战争的政治目的基础在于经济利益。经济因素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最基本动因,也是战争这种社会矛盾的最基本动因。战争的产生、发展和消亡,植根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运动。一场具体的战争,往往是由经济利益的冲突所引起,最终追求的还是经济利益。经济力量是战争的物质基础。兵员的数量与质量,武器装备的种类和水平,军队的组织结构和作战方式,军队的费用和物资消耗,战争的进程和结局等,都依赖于经济条件,依赖于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支持。战争越现代化,对经济的依赖性就越大。

折叠 军事因素

战争是敌对双方军事力量的较量,军事力量是直接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军事力量包括军事实力和军事潜力。军队是主要的军事力量,战争是由军队和其他武装力量进行的。军队建设水平的高低、战斗力的强弱,是影响和制约战争胜负的最基本、最直接的因素。兵员素质高、武器装备精良、体制编制合理、组织指挥得当,就易于取得战争的胜利。强胜弱败是战争的一般规律。军队的组成因素主要是人和武器装备,而人又是决定因素。弱者要战胜强者,必须充分发挥人的因素的作用,掌握先进的军事思想和实施正确的战争指导,扬长避短,以便战胜对方。战争随着武器装备的发展而发展,军队进行现代战争,必须加强自身的现代化建设,不断提高信息化条件下的作战能力,以适应信息时代战争的要求。

折叠 科学技术因素

战争形态的演变与战争力量的强弱都受到科学技术的制约。科学技术是战争发展变化的重要推动力量。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并优先运用于战争,必然引起武器装备、军队组织结构和作战方式的变革,战争的形态、规模、强度、范围等随之发生变化。科学技术是决定战斗力强弱并影响战争胜负的重要因素。在军队战斗力诸要素中,武器装备是军事技术的物化形式,武器与人员的结合方式也受到科学技术发展水平的制约。特别在信息化条件下,科学技术在战争中的含量越来越大,在构成战斗力的诸要素中所占比例越来越高,对战斗力诸要素的提升作用越发突出,军队战斗力的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正是通过科学技术的进步并运用于军事实现的。

折叠 地理环境因素

地理环境是战争的一种客观条件。战争都是在一定的时间、空间进行的,不仅受到地貌、气候、水文、植被等自然地理环境的制约,而且受到人文地理环境的影响。地理环境可影响到作战的形式、规模、效果等。战争受到地理环境的制约,人们也可在战争实践中对地理环境加以利用或改造。现代科学技术和武器装备的发展,特别是全天候、全方位、机动能力强的高效能新式武器装备的出现,使地理环境对战争的影响出现了弱化的趋势,但战争受地理环境的制约仍是客观规律。

折叠 主观因素

战争是客观的物质力量较量,又是主观的精神力量抗争。军事、政治、经济、科技、地理、国际关系等诸条件的优势,为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客观的物质基础,但要把可能变为现实,必须把客观因素与主观努力结合起来,充分发挥主观因素即人的主观能动性,才能引导战争向着有利于己方的方向发展,争取战争的胜利。在战争中,人们不能超越客观条件许可的限度企求战争的胜利,但可以在客观条件许可的范围内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作用,为克敌制胜创造条件。发挥主观能动性作用的关键在于对战争的主观认识要与战争的客观实际相符合,科学地认识战争,驾驭战争的发展变化,正确地指导和实施战争。“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揭示了人们在战争中发挥主观能动性的基本规律。要正确地指导战争,就要正确地发挥主观能动性,使战争的主观指导始终和战争的实际情况相一致,才能将战争引向胜利的彼岸。

折叠 发展趋势

21世纪以来,世界政治格局的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趋势继续发展,战争手段的高技术化所带来的破坏性和高消耗性的增加等,都提高了大规模战争的门槛,遏制了诱发大规模战争因素的增长。世界大战的危险虽然减弱,但世界并不安宁,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仍是威胁世界和平与发展的主要根源,领土、资源、民族、宗教等矛盾以及跨国犯罪、恐怖主义等非传统安全问题日益突出,国际安全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多变,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的危险性有增无减。战争的基本走向是:①战争仍将频繁发生,国家、地区间战争或冲突将呈现此消彼长的态势。②战争可控性相对加强,但如处置不当或失去控制,也可能升级。③多样化的新作战方式增加,将更多地采用非接触作战、非线式作战、非对称作战和精确作战等,太空战、网络战将可能出现。④信息技术特征明显增强,信息化战争逐步走向成熟,成为战争的基本形态。⑤战争空间趋向多维化,形成全方位、立体化、全领域、多层次的战争空间。⑥战争节奏明显加快,一场战争可能浓缩为一次战役乃至一次战斗,首战可能就是决战。⑦诸军种、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战争的基本样式。⑧综合化趋势加强,既表现为战争是国家总体力量的较量,又更加突出削弱敌国的综合国力。⑨随着经济的全球化和作战范围的扩大,战争可能牵动更多国家的利益,战争的联盟性和国际化明显加强。⑩伴随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效能的提高,战争的物质消耗大幅增长,更加依赖雄厚的经济基础和强有力的综合保障。

(中国军事百科全书编审室)

阅读全文

360百科致力于成为用户所信赖的专业性百科网站。人人可编辑,让求知更简单。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