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01 12:41:38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朱砂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7个义项): 展开

朱砂 - 矿物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汇
词汇
编辑分类

朱砂又称辰砂、丹砂、赤丹、汞沙,是硫化汞(化学品名称:HgS)的天然矿石,大红色,有金刚光泽至金属光泽,属三方晶系。朱砂主要成份为硫化汞,但常夹杂雄黄、磷灰石沥青质等。

朱砂有镇静催眠作用,认识不甚一致;有解毒防腐作用;外用能抑制或杀灭皮肤细菌和寄生虫。 朱砂为汞的化合物,汞与蛋白质中的巯基有特别的亲合力,高浓度时,可抑制多种酶和活动。进入体内的汞,主要分布在肝肾,而引起肝肾损害,并可透过血脑屏障,直接损害中枢神经系统.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朱砂

  • 外文名

    cinnabar;cinnabarite;vermilion;vermillion

  • 别名

    朱砂

  • 隶属

    三方晶系

  • 古代

    方士炼丹的主要原料

  • 应用

    颜料、药剂、开光、辟邪

  • 分类

    晶体、无根砂、原矿、粉压

折叠 编辑本段 基本简介

折叠 基本解释

即辰砂。一种红色硫化汞矿物HgS,三方晶系,通常产状为细粒的块状体,为提炼汞的唯一重要矿石。亦用作中药,别名丹砂。甘,微寒,有毒。入心经。安神定惊,解毒。

注:“朱砂”为矿石并不是猪身上的“结石”。

折叠 详细解释

1.朱砂:矿物名。又称“丹砂”、“朱砂”、“辰砂”。为古代方士炼丹的主要原料,也可制作颜料、药剂。

晋葛洪《抱朴子·黄白》:“朱砂为金,服之升仙者上士也。”《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弘景既得神符秘诀,以为神丹可成,而苦无药物。帝给黄金、朱砂、曾青、雄黄等。”唐白居易《自咏》:“朱砂贱如土,不解烧为丹。”元张可久《天净沙·由德清道院来杭》曲:“丹炉好养朱砂,洞门长掩青霞。”

2.像朱砂样的红色。

宋梅尧臣《记春水多红雀传云自新罗而至道损得之请余赋》:“举臆发朱砂,为瑞应火德。”

3.朱砂:亦作“朱沙”。矿物名。旧称丹砂。炼汞的主要原料。色鲜红。可作颜料,亦供药用。以湖南辰州产者为最佳,故又称辰砂。

元无名氏《朱砂担》第二折:“苦奔波,枉生受。有谁人肯搭救。单只被几颗朱砂送了我头。”清昭连《啸亭杂录·尹文端公》:“公白晳少须眉,丰颐大口,声清扬远闻,著体红瘢如朱砂鲜,目秀而慈,长寸许。”清沉初《西清笔记·纪文献》:“上命踪迹得之,遂令祈雨,果验。上欲赏之,李言世外人无所须,乃赐朱沙一盒。”

4.道教用来画符驱邪的用品之一,道教(现在佛教也用)通常用朱砂,并配合朱砂笔,对黄纸(符纸),或者其他驱邪物品加以矜持,提到驱鬼辟邪的功效!最早见于《神龙度圣经》,《洞庭法源经》等均有描叙![1]

折叠 编辑本段 性味归经

甘,微寒。有小毒。归心经。

折叠 编辑本段 功效简介

清心镇惊,安神解毒,用于心悸易惊,失眠多梦,癫痫发狂,小儿惊风,视物昏花,口疮,喉痹,疮疡肿毒,心神不宁,心悸失眠,惊风,癫痫,疮疡肿痛,咽喉肿痛,口舌生疮[2]

折叠 编辑本段 处方用名

朱砂、丹砂、辰砂、飞朱砂、镜面砂(研末,水飞后用。)

其它名称 丹粟,赤丹,汞沙。

考证:出自《本草经集注》

1.《吴普本草》:丹砂,生武陵。采无时。能化朱成水银。

2.陶弘景:按,此化为汞及名真朱者,即是今朱砂也。俗医皆别取武都、仇池雄黄夹雌黄者名为丹砂,方家亦往往俱用,此为谬矣。

3.《开宝本草》:朱砂,今出辰州、锦州者,药用最良,余皆次焉。

4.《本经逢原》:丹砂入火,则烈毒能杀人,急以生羊血、童便、金汁等解之。

折叠 编辑本段 主要分类

朱砂

该品为硫化物类矿物辰砂族辰砂。

辰砂 Cinnabar

形态:三方晶系。为粒状或块状集合体,呈颗粒状或块片状。鲜红色或暗红色,条痕红色至褐红色,具光泽。有平行的完全解理。断口呈半贝壳状或参差状。硬度2~2.5。比重8.09~8.2。体重,质脆,片状者易破碎,粉末状者有闪烁的光泽,无味。金刚、半金属、暗淡光泽。其中呈细小颗粒或粉末状,色红明亮,触之不染手者,习称“朱宝砂”;呈不规则板片状、斜方形或长条形,大小厚薄不一,边缘不整齐,色红而鲜艳,光亮如镜面而为透明,质较松脆者,习称“镜面砂”;方块较大,方圆形或多角形,色发暗或呈灰褐色,质重而坚,不易碎者习称“豆瓣砂”。

名医方论之朱砂安神丸

朱砂正如叶仲坚曰:经云神气舍心,精神毕具。又曰:心者生之本,神之舍也,且心为君子之官,主不明则精气乱神,太劳则魂魄散,所以寤寐不安,淫邪发梦,轻则惊悸征忡,重则痴妄癫狂也,朱砂具光明之体,色赤通心,重能镇怯,寒能胜热,甘以生津,抑阴火之浮游,以养上焦之元气,为安神之第一品,心若热,配黄连之苦寒泻心热也,更佐甘草之甘以泻之,心主血,用当归之甘温归心血也,更佐地黄之寒以补之,心血足则肝得所藏,而魂自安,心热解则肺得其职,而魄自宁也。因此朱砂能治心神昏乱,惊悸征忡,失眠多梦。[3]

折叠 编辑本段 地理分布

产于石灰岩板岩砂岩中。分布湖南、湖北、四川、广西云南贵州

折叠 编辑本段 采制方法

采挖后,选取纯净者,用磁铁吸净含铁的杂质,再用水淘去杂石和泥沙,研成细粉,或用水飞法制成极细的粉末。

折叠 编辑本段 现代研究

折叠 主要成分

主要成分为硫化汞(Mercuric sulfide).亦夹杂有雄黄、磷灰石、沥青质等物质。近年亦有报告:朱砂在在人工胃液中含有汞、砷、铅、镉、钡、镁、铁、锌等多种元素。

折叠 药理作用

1.镇静、催眠、抗惊厥作用

有报告认为,朱砂能降低大脑中枢神经的兴奋性,有镇静安眠作用。但亦有报告认为, 朱砂混悬液给小鼠灌胃后,无明显的催眠、镇静和抗惊厥作用.尚有报告指出,用含有磁朱丸(1%)的食物给小鼠喂饲,自由进食连续3周, 结果不能使阈下剂量的异戊巴比妥钠引起睡眠,提示无协同作用;但能使其催眠剂量的睡眠时间有所延长.报告者认为,该作用可能是由于汞的积蓄而影响了肝肾对巴比妥钠盐类的代谢功能和延长了从尿中排泄的结果。

实验表明:给小鼠以每20克体重灌服1.2克朱砂,连续7天后, 腹腔注射安钠咖,其产生惊厥的平均时间比对照组推迟约1分20秒。

2. 其他作用

研究表明:朱砂外用对皮肤细菌和寄生虫有抑制和杀灭作用。[4]

有报告指出:给家兔口服人造丹砂0.1~1.0g/kg 后,尿中总氮量增加;但对血象则无影响。

折叠 编辑本段 药用价值

折叠 临床应用

1.用于心神不宁,心悸,失眠。朱砂甘寒质重,专入心经,寒能清热;重能镇怯。所以朱砂既可重镇安神,又能清心安神,最适心火亢盛之心神不宁、烦躁不眠,每与黄连、莲子心等合用,以增强清心安神作用。亦可用治其它原因之心神不宁,若心血虚者,可与当归、生地黄等配伍,如朱砂安神丸;阴血虚者,又常与酸枣仁、柏子仁、当归等养心安神药配伍;惊恐或心气虚心神不宁者,将该品纳入猪心中炖服即可。

2.用于惊风,癫痫。该品重镇,有镇惊安神之功。用治高热神昏、惊厥,常与牛黄、麝香等开窍、息风药物同用,如安宫牛黄丸;治小儿急惊风,多与牛黄、全蝎、钩藤等配伍,如牛黄散;用治癫痫卒昏抽搐,每与磁石同用,如磁朱丸。

3.用于疮疡肿毒,咽喉肿痛,口舌生疮。该品性寒,有较强的清热解毒作用,内服、外用均效。治疗疮疡肿毒,多与雄黄、大戟、山慈菇等配伍,如紫金锭;治疗咽喉肿痛、口舌生疮,多与冰片硼砂等配伍,如冰硼散

折叠 医学作用

【理化鉴别】

1. 该品粉末用盐酸湿润后,在光洁的铜片上摩擦,铜片表面显银白色光泽, 加热烘烤,银白色消失.HgS+2HCl→HgCl2+H2S↑

↓Cu

→CuCl2+Hg

2. 取该品粉末2 g,加盐酸—硝酸(3∶1)的混合液2 ml使溶解,蒸干, 加水2 ml使溶解,滤过,滤液显汞盐及硫酸盐的鉴别反应.⑴汞盐的鉴别反应:取该品溶液,加氢氧化钠试液,即发生黄色沉淀(HgO).⑵硫酸盐的鉴别反应:取该品溶液, 加氯化钡试液,即发生白色沉淀;分离,沉淀在盐酸或硝酸中均不溶解.

【药理作用】

该品有镇静、催眠作用,外用能扼杀皮肤细菌及寄生虫.人工朱砂给家兔灌胃0.1~0.2 g/kg,能使尿排出的总氮量增加,体重亦有增加.

【附注】

朱砂的合成方法:取适量汞置反应罐内, 加入1.3~1.4倍量(重量比)硝酸(比重1.4),任其自然反应,至无汞后,加一倍量水稀释, 在搅拌时逐渐加入按汞量计算1.21倍量的含结晶水硫化钠或0.7~0.8倍量硫化钠水溶液至完全生成黑色硫化汞,反应结束时,溶液控制在pH9以下.黑色硫化汞用倾泻法反复洗涤3~4次,布袋过滤, 滤液烘干,加入4%量的升华硫,混匀后,加热升华, 即得紫红色的块状朱砂,其反应式如下:

Hg+4HNO3→Hg(NO3)2+2NO2↑+2H2O

3Hg+8HNO3→3Hg(NO3)2+2NO+4H2O

Hg(NO3)2+Na2S→HgS(黑色↓)+2NaNO3

HgS(黑色)(升华Δ HgS(紫红色)

折叠 编辑本段 文献记载

1.《本经》:养精神,安魂魄,益气,明目。

2.《别录》:通血脉,止烦满、消渴,益精神,悦泽人面,除中恶腹痛,毒气疥痿诸疮。

3.《药性论》:镇心,主抽风。

4.《日华子本草》:润心肺,治疮疥痴息肉,服并涂用。

5.《珍珠囊》:心热非此不能除。

6.李杲:纳浮溜之火而安神明。

7.《医学入门》:痘疮将出,服之解毒,令出少。治心热烦躁。润肺止渴,清肝明目,兼辟邪恶瘟疫,破症瘕,下死胎。

8.《纲目》:治惊癎,解胎毒、痘毒,驱邪疟,能发汗。

9.《本草从新》:定颠狂,止牙疼。

10.《纲目》:丹砂同远志、龙骨之类则养心气;同当归、丹参之类则养心血;同枸杞、地黄之类则养肾;同厚朴、川椒之类则养脾;同南星、川乌之类则祛风。可以明目,可以安胎,可以解毒,可以发汗,随佐使而见功,无所往而不可。

11.《本草经疏》:丹砂,味甘微寒而无毒,盖指生砂而言也。《药性论》云,丹砂君,清镇少阴君火之药。安定神明,则精气自固。火不妄炎,则金木得平,而魂魄自定,气力自倍。五脏皆安,则精华上发,故明目。心主血脉,心火宁谧,则阴分无热而血脉自通,烦满自止,消渴自除矣。丹砂体中含汞,汞味本辛,故能杀虫,宜乎《药性论》谓其有大毒,若经伏火及一切烹炼,则毒等砒、硇,服之必毙。

12.《本草正》:朱砂,入心可以安神而走血脉,入肺可以降气而走皮毛,入脾可逐痰涎而走肌肉,入肝可行血滞而走筋膜,入肾可逐水邪而走骨髓,或上或下,无处不到,故可以镇心逐痰,祛邪降火,治惊痫、杀虫毒,祛中恶及疮疡疥癣之属。但其体重性急,善走善降,变化莫测,用治有余,乃其所长。若同参、芪、归、术兼朱砂以治小儿,亦可取效,此必其虚中挟实者乃宜之,否则不可概用。

13. 《神农本草》:杀精魅邪恶鬼。用于治疗精神失常。

折叠 用药禁忌

1.不宜久服、多服。

2.恶磁石,畏盐水,忌用火煅。

3.《吴普本草》:畏磁石。恶咸水。

4.《药对》:忌一切血。

5.《本草从新》:独用多用,令人呆闷。

折叠 选方

1.朱砂安神丸(《医学发明》),镇心安神,泻火养心。主治心火偏亢,阴血不足所致心烦神乱,失眠,多梦,怔忡,惊悸,甚则欲吐不吐,胸中懊恼。

2.磁朱丸(《备急千金要方》),重镇安神,潜阳明目,主治水火不济之心悸失眠,耳鸣耳聋,视物昏花。

3.丹砂散(《圣济总录》),主治咽喉肿痛。

4.朱砂丸(《圣惠方》),主治眼昏暗。

5.丹砂丸(《圣济总录》),主治风邪诸痫,狂言妄走,精神恍惚,思虑迷乱,乍歌乍器,饮食失常,疾发扑地,口吐白沫,口噤戴眼,年发深远者。

6.朱粉散(《圣济总录》),主治诸般吐血。

7.安宫牛黄丸(《温病条辨》),主治邪入心包,舌蹇肢厥,或温毒神昏谵语者。

8.治小儿鹅口疮:朱砂、白枯矾各五钱牙硝五钱.共为细末.搽舌上.(《片玉心书》保命散)

9.治面上粉刺:朱砂一两 麝香、牛黄各半两雄黄三分.上细研令匀 以面脂和为膏.匀敷面上避风经宿 粉刺自落.(《普济方》红膏)

折叠 朱砂的毒性

祖国医药学对朱砂毒性的认识,经历了由“无毒”到“有毒”,到目前“限量”使用的过程。自《神农本草经》将其列为上品以来,直至明清,对朱砂的毒性,特别是导致慢性中毒的弊端,基本上没有认识,几乎均认为朱砂“无毒”。虽然在唐代一些医家中,曾引起过较大的异议,如《药性论》言其“有大毒”,但并未引起后世医家的重视,仍以为其“无毒”。直到明清时期,诸医家才改变了对朱砂“无毒”的认识,如《本草经疏》中载:“若经伏火及一切烹炼,则毒等砒硇,服之必毙”,不仅指出了朱砂的毒副作用,而且还指出了火锻可使朱砂的毒性增强。目前中药学已将朱砂列为“有毒”中药,且忌火煅。 

现代研究表明,朱砂内服过量可引起毒性。由于无机汞在人体内的吸收率为5%,甲基汞的吸收率可达100%。朱砂在厌氧有硫的条件下,PH7、温度37℃的暗环境中与带甲基的物质相遇均能产生甲基汞,而人体肠道正具备一条件,故内服朱砂制剂增加了中毒机会。 

朱砂在临床上的主要中毒表现为

神经系统:失眠多梦,记忆力减退,头痛头晕,手脚麻木等

消化系统:初期表现为恶心,呕吐,咽喉肿痛,食欲不振,重者可出现消化道出血

泌尿系统:常表现在中毒后期,血压下降,心率紊乱或中毒性心肌炎等。汞吸收入血后通过生物膜进入红细胞与血红蛋白的巯基(-SH)结合,可侵害脑细胞、胎儿、精子、卵子、心、肝、肾等,还可抑制多种酶的活性,严重时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而死亡。

折叠 中毒原因

炮制不当 临床应用的朱砂细粉多半质地不纯,甚至颜色发黑,究其原因,可能与炮制不当有关。目前,朱砂的炮制,仍有采用机械化加工,如使用球磨机研磨,这样会使有毒汞游离出来,所得朱砂细粉就必然发黑。内服这种朱砂,很明显会导致汞中毒。古法和2000版《药典》规定炮制朱砂时,均要求先以磁铁吸去铁屑,然后以水飞法不断加水研磨,方可得到红色细粉正品朱砂。这样炮制后的朱砂,游离汞和可溶性汞盐的含量最低。因此,临床选用朱砂应以外形光明无杂者为佳,其炮制应以《药典》规定的水飞法为准则。 

剂量过大 朱砂镇心安神,常用于风痰诸痫、,精神恍惚、口吐白沫等证。临床对癫痫等精神疾患治疗时,常大剂量口服朱砂,致使中毒者屡有发生。2000版《药典》明确指出,含有朱砂的药中,朱砂含量应为0.1~0.5g,因此日服用量不能超过0.5g。 

服用时间过长 临床有患者因患顽固性失眠症而长期轮换服用朱砂安神丸等含朱砂制剂,结果造成慢性肾功能衰竭。有学者计算了,当人体汞的积蓄量达到100mg时即可发生中毒反应。按照汞在人体内代谢速度推算,每天吸收10mg汞,经过10.5天即可达到100mg的体内积蓄量。因此,对一般患者,连续服用朱砂及其制剂的时间不宜超过7天。 

制备服用方法不当 治疗失眠症的中药汤剂中,一些中药常用朱砂包衣,以提高其安神作用,如朱茯苓等。这些药常与其它中药一起入汤剂同煎,结果造成汞中毒。因此,朱砂入汤剂时,应用煎制好的药液或温开水冲服,禁止与群药同煎;朱砂挂衣的药物不宜入汤剂。同时,朱砂应避免与含铝成分的药物(如明矾)同用,也不宜将朱砂置于铝器中加水研磨,或盛放在铝器皿中。因朱砂与铝会发生化学反应,生成灰色的铝汞齐,而导致中毒。 

配伍不当 研究表明,含朱砂的中成药不宜与碘化物、溴化物配伍同用。两者同时服用可在肠道内生成碘化汞或溴化汞,毒性大大增强,可导致药物性肠炎。而最有机会混合使用到这三种药物的要数神经衰弱和失眠患者。因此,患者服用含朱砂的安神中药时,一定不要同时服用三溴合剂之类含溴化物的西药。 体质因素研究表明,肝肾功能不全的患者和小儿,更易出现汞中毒的情况。因此,《药典》规定,肝肾功能不全者禁服。小儿脏腑娇嫩,应尽量少用或不用。 

综上所述,朱砂在临床应用中,功过两分,既发挥了重要的医疗作用,又对人体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后果,其中毒原因是由多方面因素造成的。在临床应用时,只要严格按照《药典》规定使用,并对朱砂开展深入系统的毒理学研究,尤其注意朱砂中汞对中枢神经系统、肾脏及生殖系统的毒性作用,即可扬长避短,趋利避害。

折叠 伪品的鉴别

朱砂为汞化合物类矿物辰砂族辰砂,主含硫化汞,为常用的重镇安神药。今发现一种朱砂伪品,其性状、理化鉴别如下。

1.性状鉴别

1.1 正品该品为块状或颗粒状集合体,呈颗粒状或块片状,鲜红色或暗红色,条痕红色或暗红色,具光泽,体重,质脆,片状者易破碎,粉末状有闪烁的光泽,无臭,无味。该品水飞时,片状或颗粒物易研碎,其混悬液呈朱红色,乳钵底部无残渣。

1.2伪品该品粉末状,呈暗红褐色,略带少量规则颗粒,颗粒具光泽,体重,质坚,无臭,无味。该品粉末处之染手,直火加热,暗红褐色迅速褪去,呈银灰色的粉末。水飞时,其颗粒不易研碎,其混悬液呈黑褐色,倾尽混悬液后,可见一层银灰色的砂状物。

2.理化鉴别

2.1 正品取粉末20g,装入密闭管中加热,管壁上出现黑色硫化汞,但加入碳酸钠共煮时,则可见金属汞球。

2.2 伪品同样取粉末20g,装入闭管中加热,管壁上无任何物质出现。

综上所述,伪品在性状上与朱砂有显著差异,理化试验表明其中未含有汞成分,故此物不是朱砂。请各位同行在实践工作中注意甄别,以免误用。

折叠 道教用品

道教用来画符驱邪的用品之一,道教(现在佛教也用)通常用朱砂,并配合朱砂笔,对黄纸(符纸),或者其他驱邪物品加以矜持,起到提高发起灵气作用,提到驱鬼辟邪的功效!最早见于《神龙度圣经》,《洞庭法源经》等均有描叙!

折叠 编辑本段 其他资料

折叠 注意事项

0.1~0.5g;外用适量。

该品有毒,不宜大量久服,以免汞中毒。忌火煅,火煅则析出水银,有剧毒。水沸入药。肝肾病患者慎用。

折叠 相关用途

朱砂又称丹砂、辰砂,朱砂的粉末呈红色,可以经久不褪。中国利用朱砂作颜料已有悠久的历史,“涂朱甲骨”指的就是把朱砂磨成红色粉末,涂嵌在甲骨文的刻痕中以示醒目,这种做法距今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了。中国还是世界上出产朱砂最多的国家之一,近几年朱砂的市场价格一路攀升。

朱砂,古时称作“丹”,其主要化学成分是硫化汞(HgS),在中国湖南、贵州、四川等地都有出产。用这种颜料染成的红色非常纯正、鲜艳。《史记·货殖列传》中记载着一位名叫清的寡妇的祖先在重庆涪陵地区挖掘丹矿,世代经营,成为当地有名巨贾的故事。由此可见,在秦汉之际,这种红色颜料的应用广泛。1972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大批彩绘印花丝织品中,有不少花纹就是用朱砂绘制成的,这些朱砂颗粒研磨得又细又匀,埋葬时间虽长达两千多年,但织物的色泽依然鲜艳无比。可见西汉时期炼制和使用朱砂的技术水平是相当高超的。

东汉之后,为寻求长生不老丹而兴起的炼丹术,使中国人对无机化学的认识有了很大提高,并逐渐开始运用化学方法生产朱砂。为与天然朱砂区别,古时的人们将人造的硫化汞(HgS)称为银朱或紫粉霜。其主要原料为硫磺和水银(),是在特制的容器里,按一定的火候提炼而成的,这是中国最早采用化学方法炼制的颜料。人造朱砂还是中国古代重要的外销产品,曾远销至日本等国。

古时辰砂又被称为丹砂或朱砂,许多古代女子都直接以“朱砂”为名,那一点鲜红像是凝结了中国五千年的悠悠情怨,十分美丽,但估计很少有人知道,辰砂用来磨墨,是可以磨出彩墨的,很像女孩子多变的内心,藏着一份外刚内柔的情怀。

折叠 真伪鉴别

鉴别要点

朱砂纯品以色鲜红,有光泽,质脆体重,无杂质为佳。验看方法将少许朱砂置于玻璃板上,以笔管压碎,碎后内外色红为纯品,内色白的为夹石,质不佳。

名典鉴别

1、梁·《名医别录》载:“丹砂生符陵山谷,采无时,光自如云母可拆者良,作末名真朱。”

2、陶弘景曰:“即今朱砂也。俗医别取武都仇池雄黄夹雌黄,名为丹砂用之,谬矣。符陵即涪州接巴郡南,今无复采者。乃出武陵、四川诸蛮夷中,皆通属巴地,故谓之巴砂。仙经亦用越砂,即广州临漳者。此二处并好,惟须光明莹澈为佳。如云母片者,谓之云母砂。如樗蒲子、紫石英形者,谓之马齿砂,亦好。如大小豆乃大块圆滑者,谓豆砂。细末碎者,谓之末砂。此二种粗,不入药用,但可画用尔。采砂皆凿入坎入数丈许。虽同处一郡县,亦有好恶。地有水井,胜火井也。仙方炼饵,最为长生之宝。”

3、唐·苏恭曰:“丹砂大略二种,有土砂、石砂。其土砂,复有块砂、末砂,体并重而色黄黑,不任画,用疗疮疥好,但不入心腹之药,然可烧之,出水银乃多也。其石砂有十数品,最上者光明砂,云一颗别生一石龛内,大者如鸡卵,小者如枣栗,形似芙蓉,破之如云母,光明照彻,在龛中石台上生,得此者带之辟恶,为上。其次或出石中,或出水内,形块大者如拇指,小者如杏仁,光明无杂,名马牙砂,一名无重砂,入药及画俱善,俗间亦少有之。其磨嵯新井、别井、水井、芙蓉、石末、石堆、豆末等砂,形类颇相似。入药及画,当择去杂土石,便可用矣。”

4、宋·苏颂曰:“今出辰州、宜州、阶州,而辰砂为最。生深山石崖间,土人采之,穴地数十尺,始见其苗,乃白石,谓之朱砂床。砂生石上。其大块者如鸡子,小者如石榴子,状花芙蓉头,箭簇、连床者紫黯若铁色,而光明莹澈,碎之崭石作墙壁,又似云母可拆者,真辰砂也,无石者弥佳。过此皆土石中得之,非生于石床者。宜砂绝有大块者,碎之亦作墙壁,但罕有类物状,面色亦深赤,为用不及辰砂,盖出土石间,非白石床所生也。阶砂又次之,都不堪入药,惟可画色尔。凡砂之绝好者,为光明砂,其次谓之颗块,其次谓之鹿籁,其下谓之末砂,惟光明入药,余并不用。”

5、寇宗奭云:“丹砂今人谓之朱砂。辰州砂多出蛮峒锦州界狺獠峒老鸦井。其井深广数十丈,先聚薪于井焚之。青石壁进裂处,即有小龛。龛中自有白石床,其石如玉,床上乃生砂,小者如箭簇,大者如芙蓉,光明可鉴,研之鲜红,砂洎床大者重七八两至十两。晃州所出形如箭簇带石者,得自土中,非此比也。”

6、陈承曰:“金州、商州亦出一种砂,极有大者,光芒墙壁,略类宜州所产,然有砒气,破之多作生砒色,若入药用,见火恐杀人。今浙中市中往往货之,不可不审。”

7、明·李时珍曰:“丹砂以辰、锦者为最。麻阳即古锦州地。佳者为箭簇砂,结不实者为肺砂,细者为末砂。色紫不染纸者为旧坑砂,为上品;色新染纸者为新炕砂次之:苏颂、陈承所谓阶州、金、商州砂者,乃陶弘景所谓武都雄磺,非丹砂也。”

8、清·《本草从新》:“朱砂,辰产。明如箭簇者良。名箭簇砂。独用多用,令人呆闷;若火炼则有毒,服饵常杀人。”  [5]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