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6-20 02:14:31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水调歌头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6个义项):

水调歌头 - 词牌名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诗词
诗词
编辑分类

水调歌头,词牌名,又名"元会曲""凯歌"台城游"水调歌""花犯念奴""花犯"。以毛滂《元会曲·九金增宋重》为正体,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另有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两仄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两仄韵;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五叶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五叶韵等变体。代表作品有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等。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水调歌头

  • 别名

    元会曲、凯歌、台城游等

  • 字数

    九十四、九十五、九十七

  • 始兴年代

    隋唐

  • 流行年代

    宋代

  • 代表作品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等

折叠 编辑本段 词牌沿革

“水调歌头”词调来源于《水调》曲。

《水调》曲,为隋炀帝所制。唐刘餗隋唐嘉话》说:“炀帝凿汴河,自制《水调歌》。”《脞说》也说:“《水调》《河传》,炀帝将幸江都时自制,声韵悲切,帝喜之。乐工王令言谓其弟子曰:‘不返矣,《水调》《河传》但有去声。’”(《碧鸡漫志》卷四引)杜牧《扬州》诗“谁家唱水调”句自注亦说:“炀帝凿汴河成,自造《水调》。”(《樊川诗集注》卷三)虽然《水调》究竟是开汴河前还是汴河开成后所制,三家说法不一,但为炀帝自制,则无异辞。

到了唐代,《水调》成为传唱不衰的名曲。

盛唐王昌龄有《听流人水调子》诗:“岭色千重万重而,断弦收与泪痕深。”玄宗朝乐家许和子,开元末选入宫,改名永新,“善歌,能变新声”。安史乱后,避地扬州,于舟中“奏《水调》”,金吾将军韦青一听,即知是“永新歌也”(段安节《乐府杂录·歌》)。可见当时《水调》之为人所熟悉的程度。玄宗本人也喜听此曲,逃奔蜀中之前,登楼置酒,令善唱《水调》者登楼而歌,“闻之,潸然出涕”(李德裕次柳氏旧闻》。又见《本事诗·事感第二》《明皇杂录》)。中唐白居易有《听水调》诗:“不会当时翻曲意,此声肠断为何人?”晚唐罗隐亦有《席上歌水调》:“若使炀皇魂魄在,为君应合过江来。”

直到五代北宋,《水调》仍在传唱。郑文宝《南唐旧事》即载元宗“尝乘醉,命乐工杨花飞奏《水调辞》进酒”。冯延巳《抛球乐》亦有“水调声长醉里听”之句。北宋张先《天仙子》之“水调数声持酒听”更为人所熟悉。与张先同时而略晚的刘敞公是集》有《扬州闻歌》诗:“淮南旧有于遮舞,隋俗今传水调声。”一支乐曲能传唱四五百年,其魅力之大,不难想见。

《水调》,在唐代有大曲、小曲之分。大曲《水调》歌,“凡十一叠,前五叠为歌,后六叠为入破。其歌,第五叠五言调,声韵怨切。故白居易诗云:“五言一遍最殷勤,调少情多似有因。不会当时翻曲意,此声肠断为何人?’”《乐府诗集》卷七十九)按,《乐府诗集》所载十一叠《水调》,第一至第四叠(遍)歌为七言,第五叠为五言;入破第一至第五为七言,第六辙又为五言。

《水调》小曲,是单曲歌唱(参任半塘唐声诗》下编卷十三)。王昌龄所听《水调子》即是小曲。当时《水调》主要以笛子演奏,唐大曲《水调》的第二叠歌辞即说“笛倚新翻水调歌”,南唐冯延巳《采桑子》也说:“水调何人吹笛声?”

“唐又有新《水调》,亦商调曲也”(《乐府诗集》卷七十九)。《碧鸡漫志》卷四也说白居易《看采菱》诗所言“时唱一曲新水调,谩人道是采菱歌”,是指“《水调》中新腔”。

唐代的《水调》,又指音调名,即一部乐的总名(非一曲之专名)。《唐会要》卷三十三所载“南昌商,时号水调”,即指音调而言。宋玉灼《碧鸡漫志》卷四说:“《水调歌》:《理道要诀》所载唐乐曲南宫商,时号《水调》。予数见唐人说《水调》,各有不同,予因疑《水调》非曲名,乃俗呼音调之异名,今决矣。……按外史《铸机》云:‘王衍泛舟巡院中,舟子皆衣锦绣,自制《水调·银汉曲》。’此《水调》中制《银汉曲》也。王衍所制《银汗曲》,属《水调》乐部中之曲,故《银汉曲》前冠以《水调》。毛先舒填词名解》卷三据此亦说:“《水调》者,一部乐之名也;《水调歌》者,一曲之名也。”

“水调歌头”,则是截取大曲《水调》的首章另倚新声而成。《填词名解》说:“歌头,又曲之始音,如‘六州歌头’‘氐州第一’之类。《海录碎事》云:‘炀帝开汴河,自造《水调》,其歌颇多,谓之《歌头》,首章之一解也。顾从敬《诗馀笺释》云:‘明皇欲幸蜀时,犹听唱《水调》,至‘唯有年年秋雁飞’,因潸然,叹峤真才子!不待曲终。’水调曲颇广,因歌止首解,故谓之《歌头》。或云南唐元宗留心内宠,击鞫无虚日。乐工杨花飞奏《水调》词,但唱‘南朝天子爱风流’一句,如是数四,以为讽谏。后人广其意为词,以其第一句,故称‘水调歌头’云。”“水调歌头”与唐人《水调》所属宫调不同。唐代的《水调》,属商调曲;宋代的“水调歌头”,则为中吕调(《碧鸡漫志》卷四)。故《词谱》卷二十三说:“凡大曲歌头,另倚新声也。” 

“水调歌头”一调,有不同异名。毛滂词名《元会曲》,张矩词名《凯歌》,吴文英词《江南好》,贺铸词名《台城游》,汪相如词名《水调歌》,姜夔词名《花犯念奴》,明杨慎词名《花犯》。[3]

折叠 编辑本段 名家点评

词牌出处水调歌头水调歌头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隋唐嘉话》:“隋炀帝凿汴河,自制《水调歌》。”

脞说》:“《水调》、《河传》,炀帝将幸江都时所制。”

明皇杂录》:“禄山犯阙,议欲迁幸,帝置酒楼上,命作乐,有进《水调歌》者,上问谁为此曲,曰李峤,上曰,真才子也。”

南唐近事》:“元宗尝命乐工杨花飞奏(水调词)进酒,花飞惟唱‘南朝天子好风流’一句。”白乐天听(水调)词云:“五言一遍最殷勤,调少情多但有因。”

碧鸡漫志》:“《水调歌》,《理道要诀》所载唐乐曲,南吕宫,时号《水调》;世以今《水调歌》为炀帝自制,今曲乃宫中吕调。”

综观以上诸说,本调创始隋唐间,为五言曲调。嬗至五代,乃有七字句。入宋,始演变新腔,而成今调。当时最为通行,词人填者极多。吴梦窗名曰《江南好》,姜白石名曰《花犯念奴》,后遂句为本调异名。至所谓“歌头”者,乃首章之一解也。

折叠 编辑本段 词牌格律

折叠 定格

水调歌头水调歌头潇洒太湖岸,淡伫洞庭山。

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

鱼龙隐处,烟雾深锁渺弥间。

中平中仄平仄中仄仄平平。(上六下五或上四下七)

方念陶朱张翰,忽有扁舟急桨,撇浪载鲈还。

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落日暴风雨,归路绕汀湾。

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

丈夫志,当景盛,耻疏闲。

中平仄,平中仄,仄平平。

壮年何事憔悴?华发改朱颜。

中平中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上六下五或上四下七,又或作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

拟借寒潭垂钓,又恐相猜鸥鸟,不肯傍青纶。

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中平中仄,中仄仄平平。

刺棹穿芦荻,无语看波澜。

中仄中平仄,中仄仄平平。

折叠 例一

(夹叶仄韵)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附注:“去”与“宇”,“合”与“缺”,夹叶仄韵。

含有哲理的句子: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折叠 例二

贺铸《水调歌头·台城游》贺铸《水调歌头·台城游》(平仄韵通叶)

南国本潇洒,六代浸豪奢。台城游冶,襞笺能赋属宫娃。

平仄仄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

云观登临清夏,璧月留连长夜,吟醉送年华。回首飞鸳瓦,却羡井中蛙。

平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访乌衣,成白社,不容车。旧时王谢,堂前双燕过谁家?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楼外河横斗挂,淮上潮平霜下,樯影落寒沙。商女篷窗罅,犹唱《后庭花》!

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贺铸水调歌头·台城游

折叠 例三

《水调歌头·雪洗卤尘净》

雪洗卤尘净,风约楚云留。何人为写悲壮,吹笛古城楼。湖海平生豪气,关塞如今风景,剪烛看吴钩。剩喜然犀处,骇浪与天浮。

仄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忆当年,周与谢,富春秋。小乔初嫁,香囊犹在,功业故优游。赤壁矶头落照,淝水桥边衰草,渺渺唤人愁。我欲乘风去,击楫誓中流。

仄平平,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仄平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

折叠 例四

《水调歌头·斜阳明薄暮》

斜阳明薄暮,暗雨霁凉秋。弱云狼籍,晚来风起,席卷更无留。天外老蟾高挂,皎皎寒光照水,金碧共沉浮。宾主一时兴,倾动庾公楼。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平。

渡银汉,溥玉露,势如流。不妨吟赏,坐拥红袖舞还讴。暗祝今宵素魄,助我清才逸气,稳步上瀛洲。欲识瀛洲路,雄据六鳌头。

仄平仄,平仄仄,仄平平。仄平平仄,仄仄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平仄仄平平。


折叠 编辑本段 格律说明

正体,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以毛滂《元会曲·九金增宋重》为代表。此调以此词及周词、苏词为正体,若贺词之偷声,王词、刘词之添字,傅词之减字,皆变体也。 此词前后段不间入仄韵,宋词俱如此填。其前段第三、四句,后段第四、五句,俱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其七字句并作拗体。惟葛郯词“翠光千顷,为谁来去为谁留”、“跳珠翻沫,轰雷掣电几时收”,吕渭老词“醉魂何在,应骑箕尾到青天”、“黄粱未熟,经游都在梦魂间”,刘过词“日高花困,海棠风暖想都开”,“人生行乐,且须痛饮莫辞杯”,“谁”字、“雷”字、“骑”字、“游”字、“棠”字、“须”字俱平声,与此异。 又前段起句,毛词别首“金马空故事”,辛弃疾词“四坐且勿语”,叶梦得词“修眉扫遥碧”。换头三句,毛词别首“双石健,含古色,照新堂”,“石”字、“古”字俱仄声。苏轼词“众鸟里,真彩凤,独不鸣”,“彩”字、“不”字俱仄声。辛词“回首处,云正出,鸟倦飞”,“首”字、“正”字、“倦”字俱仄声,俱与此词异。

变体一,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以周紫芝《水调歌头·丙午登白鹭亭作》为代表。此词前段第三句六字,第四句五字,后段第四句六字,第五句五字,与毛词异。 按苏轼词“中年亲友离别,丝竹缓离忧”、“故乡归去千里,佳处辄迟留”,叶梦得词“倚空千嶂横起,银阙正当中”、“遥知玉斧初斲,重到广寒宫”,正与此同。宋词如吴文英、刘克庄、方岳,金元词如蔡松年、王庭筠、元好问、赵孟頫,皆如此填。

变体二,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两仄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两仄韵。以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为代表。此词前段第五、六句,后段第六、七句,间入两仄韵。 按刘仲芳词“极目平沙千里,惟见雕弓白羽”、“堂有经纶贤相,边有纵横谋将”。叶梦得词“分付平云千里,包卷骚人遗思”、“却叹从来贤士,如我与公多矣”。辛弃疾词“好卷垂虹千尺,只放冰壶一色”、“寄语烟波旧侣,闻道蒪鲈正美”。段克己词“神既来兮庭宇,飒飒西风吹雨”、“风外渊渊箫鼓,醉饱满城黎庶”,正与此同。但叶梦得词“里”、“思”、“士”、“矣”,段克己词“宇”、“雨”、“鼓”、“庶”,前后段同一韵,与此词前后各韵者又微有别。此外,又有前段第五、六句押仄韵,后段不押者,或有后段第六、七句押仄韵,前段不押者,此则偶合,不复分体。

变体三,双调九十五字,前段九句四平韵、五叶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五叶韵。以贺铸《台城游·南国本潇洒》为代表。此词第一句押韵,以平韵为主,其仄韵,即用本部麻、马、祃三声叶,间入平韵之内。宋人只此一体,并无别首可校。若其前段第三、四句,后段第五、六句俱作四字一句、七字一句,则与毛词同,但不作拗体耳。

变体四,双调九十七字,前后段各十句、四平韵。以王之道《水调歌头·斜阳明薄暮》为代表。此与毛词同,惟前段毛词第四句系七字,此则添二字作四字、五字两句异。

变体五,双调九十七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一句四平韵。以张孝祥《水调歌头·雪洗卤尘净》为代表。此与周词同,惟后段周词第四句系六字,此则添二字作四字两句异。

变体六,双调九十六字,前段九句四平韵,后段十句四平韵。以刘因《水调歌头·一诺与金重》为代表。此与周词同,惟后段第五句添一字作六字折腰句法异。

变体七,双调九十四字,前后段各九句、四平韵。以傅公谋《水调歌头·草草三间屋》为代表。此与毛词同,惟后段第一、二句减一字作五字句异。 

折叠 编辑本段 典范词作

折叠 北宋

1、(北宋)·苏轼《水调歌头·安石在东海

安石在东海,从事鬓惊秋。中年亲友难别,丝竹缓离愁。

一旦功成名遂,准拟东还海道,扶病入西州。雅志困轩冕,遗恨寄沧洲。

岁云暮,须早计,要褐裘。故乡归去千里,佳处辄迟留。

我醉歌时君和,醉倒须君扶我,惟酒可忘忧。一任刘玄德,相对卧高楼。

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2、(北宋)·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1]

3、(北宋)·苏轼《水调歌头·落日绣帘卷》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

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

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4、(北宋)·苏轼《水调歌头·昵昵儿女语

昵昵儿女语,灯火夜微明。恩怨尔汝来去,弹指泪和声。

忽变轩昂勇士,一鼓填然作气,千里不留行。回首暮云远,飞絮搅青冥。

众禽里,真彩凤,独不鸣。跻攀寸步千险,一落百寻轻。

烦子指间风雨,置我肠中冰炭,起坐不能平。推手从归去,无泪与君倾。

黄庭坚《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黄庭坚《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5、(北宋)·黄庭坚《水调歌头· 瑶草一何碧》

瑶草一何碧,春入武陵溪。溪上桃花无数,花上有黄鹂,

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

坐玉石,欹玉枕,拂金徽。谪仙何处,无人伴我白螺杯。

我为灵芝仙草,不为朱唇丹脸,长啸亦何为!醉舞下山去,明月逐人归

6、(北宋)·米芾水调歌头·中秋

砧声送风急,蟋蟀思高秋。我来对景,不学宋玉解悲愁。

收拾凄凉兴况,分付尊中醽醁,倍觉不胜幽。自有多情处,明月挂南楼。

怅襟怀,横玉笛,韵悠悠。清时良夜,借我此地倒金瓯

可爱一天风物,遍倚栏干十二,宇宙若萍浮。醉困不知醒,欹枕卧江流

7、(北宋)·贺铸水调歌头·台城游

南国本潇洒,六代浸豪奢。台城游冶,襞笺能赋属宫娃。

云观登临清夏,璧月留连长夜,吟醉送年华。回首飞鸳瓦,却羡井中蛙。

访乌衣,成白社,不容车。旧时王谢,堂前双燕过谁家?

楼外河横斗挂,淮上潮平霜下,樯影落寒沙。商女篷窗罅,犹唱《后庭花》!

折叠 南宋

8、(南宋)·辛弃疾《水调歌头·白日射金阙

汤朝美司谏见和,用韵为谢

白日射金阙,虎豹九关开。见君谏疏频上,谈笑挽天回。

千古忠肝义胆,万里蛮烟瘴雨,往事莫惊猜。政恐不免耳,消息日边来。

笑吾庐,门掩草,径封苔。未应两手无用,要把蟹螯杯。

说剑论诗余事,醉舞狂歌欲倒,老子颇堪哀。白发宁有种?一一醒时栽![2]

9、(南宋)·辛弃疾《水调歌头·落日塞尘起

落日塞尘起,胡骑猎清秋。汉家组练十万,列舰耸层楼。

谁道投鞭飞渡,忆昔鸣血污,风雨佛狸愁。季子正年少,匹马黑貂裘。

今老矣,搔白首,过扬州。倦游欲去江上,手种桔千头。

二客东南名胜,万卷诗书事业,尝试与君谋:莫射南山虎,直觅富民侯。

10、(南宋)·辛弃疾《水调歌头·长恨复长恨

壬子三山被召,陈端仁给事饮饯席上作。

长恨复长恨,裁作短歌行。何人为我楚舞,听我楚狂声?

余既滋兰九畹,又树蕙之百亩,秋菊更餐英。门外沧浪水,可以濯吾缨。

一杯酒,问何似,身后名?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

悲莫悲生离别,乐莫乐新相识,儿女古今情。富贵非吾事,归与白鸥盟。

11、(南宋)·辛弃疾《水调歌头·送杨民瞻

日月如磨蚁,万事且浮休。君看檐外江水,滚滚自东流。

风雨飘泉夜半,花草雪楼春到,老子已菟裘。岁晚问无恙,归计橘千头。

梦连环,歌弹铗,赋登楼。黄鸡白酒,君去村舍一番秋。

长剑倚天谁问?夷甫诸人堪笑,西北有神州!此事君自了,千古一扁舟。

12、(南宋)·汪宗臣《水调歌头·候应黄锺动》

候应黄锺动,吹出百葭灰。五云重压头上,潜蛰地中雷。

莫道希声妙寂,嶰竹雄鸣合凤,九寸律初裁。欲识天心处,请问学颜回。

冷中温,穷时达,信然哉。彩云山外如画,送上笔尖来。

一气先通关窍,万物旋生头角,谁合又谁开。官路春光早,箫落数枝梅。

13、(南宋)·陈亮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 。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

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拜,会向藁街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

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14、(南宋)·张孝祥水调歌头·金山观月

江山自雄丽,风露与高寒。寄声月姊,借我玉鉴此中看。

幽壑鱼龙悲啸,倒影星辰摇动,海气夜漫漫。涌起白银阙,危驻紫金山。

表独立,飞霞佩,切云冠。漱冰濯雪,眇视万里一毫端。

回首三山何处,闻道群仙笑我,要我欲俱还。挥手从此去,翳凤更骖鸾。

折叠 金末元初

15、·元好问水调歌头·赋三门津

黄河九天上,人鬼瞰重关。长风怒卷高浪,飞洒日光寒。

峻似吕梁千仞,壮似钱塘八月,直下洗尘寰。万象入横溃,依旧一峰闲。

仰危巢,双鹄过,杳难攀。人间此险何用,万古秘神奸。

不用燃犀下照,未必佽飞强射,有力障狂澜。唤取骑鲸客,挝鼓过银山。


折叠 近代

16、(近代)·毛泽东水调歌头·重上井冈山

久有凌云志,重上井冈山。千里来寻故地,旧貌变新颜。

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高路入云端。过了黄洋界,险处不须看。

风雷动,旌旗奋,是人寰。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

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17、(近代)·毛泽东水调歌头·游泳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平湖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