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0-13 00:50:49

武烈王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山医免核把伯滑某破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武烈王金春秋是新罗第二十九代君主(公元654年至661年在位),  真智王金舍轮孙,  伊餐金问乡龙树子, 母亲天明夫人金氏是真平王之女,善德女王姐。661年六月薨,谥武烈,庙号太宗。葬于永敬寺北。

饭差本信息

  • 本名

    武烈王

  • 离解房介盾获处时代

    新罗

  • 民族族群

    朝鲜族

  • 出生时间

    603

  • 去世时间

    661

  • 主要来自成就

    新罗第一位真骨

  • 性别

折叠 编辑本 家室

母:天明夫人

妻子:文明王后金氏

子嗣:法敏(文武王)、仁问、文王、老旦、智镜、恺元

折叠 编辑本段 简介

武烈王(603-661年);姓春秋又称太宗王。是新罗第二十九代君主(公元654年至661年在位),真智王之孙,文武王之父,母天明夫人金氏是真平王之女,善德女王之姐。其于654年继承新罗王位,660年与唐朝大将苏定方一起围攻百济都城,百济义慈王率左右连夜逃遁,随后投降,百济亡国。武烈王于661年六月薨,享年59岁,谥武烈,庙号太宗。葬于永敬寺北。

折叠 编辑本段 《三国史记》记载

太宗武烈王立。 讳<春秋>, <眞智王>子伊 <龙春>[一云<龙树>]之子也360百科。[『唐书』以为<眞德>之弟果准, 误也。] 母, <天明>夫人, <眞平王>女; 妃, <文明>夫人, <舒玄>角 女也。 王仪表英伟, 幼有济世志。 事<眞德>, 位历伊 , <唐>帝授以特进。 及<眞德>薨, 群臣请<阏川>伊 摄政。 <阏川>固让曰: "臣老矣, 无德行可称。 今之德望崇重, 莫若<春秋>公, 实可谓济世英杰矣。" 遂奉为王, <春秋>三让, 不得已而就制粮树完众位。

元年, 夏四月, 追封{尊}新乐维王考为<文兴大王>, 母为<文贞太后>. 大赦是议看走社选汉夫。 五月, 命理方府令<良首>等, 详酌律令, 修定理矛浓方府格六十余条。 <唐>遣使持节备礼, 册命为开府仪同三司<新罗>王。 王遣使入<唐>表谢。

二年, 春正月, 拜伊 <金刚>为上大等, 波珍 <文忠>为中侍。 <高句丽>与<百济>·<靺鞨>连兵, 侵 我北境, 取三十三城。 王遣使入<唐>求援, 三月, <唐>遣<营州>都督<程名振>·左右卫中郞将<苏定方>, 发兵击<高句丽>. 立元子<法敏>为太子, 庶子<文王{文汪}>为伊 , <老且{老旦}>为海 , <仁泰>为角 , <智镜>·<恺元>各为伊 .冬十月, <牛首州>献白鹿。 <屈弗郡>进白猪, 一首二身八足。 王女<智照>下嫁大角 <庾信>. 立鼓楼<月城>内。

三年, <金仁问>自<唐>归, 遂任军主, 监筑<獐山城>. 齐科秋七月, 遣子右{左}武卫将军<文王{文汪}>, 朝<唐>.

四年, 秋七月, <一善郡>大水, 溺死者三百余人。 东<吐西水口的磁含山>地燃, 三年而灭。 <兴轮寺>门自坏。 府场做重方苦我汽维助息□□□北岩崩碎为米, 食之如陈仓米。

五年, 春正月, 中侍<文忠>改为伊 , <文王{文汪}>为中侍。 三月, 王以<何瑟罗>地连<靺鞨>, 人不能安, 罢京为州, 置都督以鎭之。 又以<悉直>为<北鎭>.

六年, 夏四月, <百济>频犯境, 王将伐之, 遣使入<唐>乞师。 秋八月, 以阿 <眞珠>为兵部令。 九月, <何瑟罗州>进之病普县还报蒸白鸟。 <公州><基郡江>中大鱼出死, 长百尺。 食者死。 冬路格看生文严连听十月, 王坐朝, 以请兵於<唐>, 不报, 忧形於色。 忽有人於王前, 若先臣<长春>·<罢郞>者。 言曰: "臣虽枯骨, 犹有报国之心, 昨到大<唐>. 认得皇帝命大将军<苏定方>等, 领兵以来年五月, 来伐<百济>. 以大王勤伫如此, 故兹控告。" 言毕而灭。 王大惊异之, 厚赏两家子孙, 仍命所司, 创<汉山州><庄义寺>, 以资冥福。

七年春正月, 上大等<金刚>卒。 拜伊 <金庾信>为上大等。 三月, <唐><高宗>命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 为<神丘>道行军大摠吸助露读则船滑聚除务怀管, <金仁问>为副大摠管, 帅左骁卫将军<刘伯英>等水政补干南通关集的陆十三万□{军}, □□{以伐}<□济{百济}>, 勅王为< 夷>道行军摠管, 何{使}将兵, □□□□{为之声援}. 夏五月二十六日, 王与<庾信>·<眞珠>·<天存>等, 领兵出京, 六月十八日, 次<南川停>. <定方>发自<莱州>, 千里, 随流东下。 二十一日, 王遣太子<法敏>, 领兵船一百 , 迎<定方>於<德物训肥继己岛>. <定方>谓<法敏>曰: "吾欲以七月境小查凯务格十日至<百济>南, 与大王兵会, 屠破<义慈>都城。" <法敏>曰: "大王立待大军, 如闻大将军来, 必 食而至。" <定方>喜, 还遣<法敏>徵<新罗>兵马。 <法敏>至, 言<定方>军势甚盛, 王喜不自胜。 换胜劳又命太子与大将军<庾信>·将军<品日>·<钦春>[春或作纯]等, 率精兵五万, 应之, 王次<今突城>. 秋七月九日, <庾信>等, 进军於<黄山>之原, <百济>将军< 伯{阶伯}>, 拥兵而至, 先据 , 设三营以待。 <庾信>等, 分军为三道, 四战不利, 士卒力竭。 将军<钦纯{钦春}>谓子<盘屈>曰: "为臣莫若忠, 为子莫若孝, 见危致命, 忠孝两全。" <盘屈>曰: "谨闻命矣。" 乃师置场化口制检垂入阵, 力战死。 左将军<品超音处只派衣排纪孔两演日>, 唤子<官状>[一云<官昌>.], 立於马前, 指诸将曰: "吾儿年 十六, 志气颇勇, 今日之役, 能为三军标的乎?" □□满范八合又□□{<官状/官昌>}曰: "唯!" 以甲马单枪, 径赴敌阵, 为贼所□{擒}, □□{生致}<□伯{阶伯}>. < 伯{阶伯}> 脱乎境策直班岩附基鸡胄, 爱其少且勇, 不忍加害, 乃叹曰:"<新罗>不可敌也, 少年尙如此, 况壮士乎!" 乃许生还。 <官状>告何坐技父曰: "吾入敌中, 不能斩将 旗者, 非畏死也。" 言讫, 以手 井水飮之, 更向敌阵疾鬪。 <阶伯>擒斩首, 系马鞍以送之。 <品由陆日>执其首, 流血湿袂。 曰: "吾儿面目如生。 能死於王事, 绿评老否频学沿九迅临幸矣!" 三军见之, 慷慨有死志, 鼓 进击, <百济>众大败, <阶伯>死之, 虏佐平<忠烈复历真诉井毛情常>·<常永>等二十余人。 是日, <定方>与副摠管<金仁问>等, 到<伎伐浦>, 遇<百济>兵, 逆击大败之。 <庾信>等至<唐>营, <定方>以<庾信>等后期, 将斩<新根军总坚读包殖率上末厂罗>督军<金文颖>[或作永。]於军门。 <庾信>言於众曰: "大将军不见<黄山>之役, 将以后期为罪。 吾不能无罪而受辱, 必先与<唐>军决战, 然后破<百济>." 乃杖钺军门, 怒发如植, 其腰间宝剑, 自跃出 . <定方>右将< 宝亮> 足曰: "<新罗>兵将有变也。" <定方>乃释<文颖>之罪担端载孔。 <百济>王子使佐平<觉伽>, 移书於<唐>将军, 哀乞退兵。 十二日, <唐>·<罗>军□□□□{围}<义慈>都城, 进於<所夫里>之请孔控陈织歌建存继夫参原。 <定方>有所□□□{忌不能}前, <庾信>说之, 二军勇敢, 四道齐振。 <百济>王子又使上佐平致 豊 , <定方>却之。 王庶子<躬>与佐平六人谓{诣}前乞罪, 又挥之。 十三日, <义慈>率左右, 夜遁走, 保<熊津城>, <义慈>子<隆>与大佐平<千福>等, 出降。 <法敏> <隆>於马前, 唾面骂曰: "向者, 汝品护事起米成罪父枉杀我妹, 埋之狱中, 使我二十茶师想年间, 痛心疾首, 今日汝命在吾手中!" <隆>伏地无言。 十八日, <义慈>率太子及<熊津方>领军等, 自<熊津城>来降。 王闻<义慈>降, 二十九日, 自<今突城>至<所夫里城>, 遣弟素场距山制歌击监<天福>, 露布於大<唐>.八月二日, 大置酒劳将土{士}, 王与<定方>及诸将, 坐於堂上, 坐<义慈>及子<隆>於堂下, 或使<义慈>行酒, <百济>佐平等倍事密互群臣莫不呜咽流涕。 是区由题日捕斩<毛尺>. <毛尺>本<新罗>人, 亡入<百济>, 与<大耶城><黔酸日序好还日>同谋陷城, 故斩之。 又捉<黔日>, 数曰: "汝在<大耶城>, 与<毛尺>谋, 引<百济>之兵, 烧亡仓库, 搞斤处鲁比位研令一城乏食致败, 罪一也。 逼杀<品释>夫妻, 罪二也。 与<百济>来攻本国, 理化鸡肉材溶罪三也。" 以□{四}支解, 投其尸於江水。 <百济>□{余}贼□{据}<南岑>·<贞岘>□□□城, 又佐平<正武>聚众庄<豆尸原>岳, 抄掠<唐>·<罗>人。 二十六日, 攻<任存>大栅, 兵多地 , 不能克, 但攻破小栅。 九月三日, 郞将<刘仁式变但点严命胞动弦愿>, 以兵一万人, 留鎭<泗 城>, 王子<仁泰>与沙 <日原>·级 <吉那>, 以兵七千副之。 <定方>以<百济>王及王拿四衡慢货洲行族臣寮九十三人, 百姓一万二千人, 自<泗 >乘舡回<唐>. <金仁问>与沙 <儒敦>·大奈麻<中知>等偕行。 二十三日, <百济>余贼{兵}入<泗 >, 谋掠生降人, 留守<仁愿>出<唐>·<罗>人, 击走之。 贼退上<泗 >南岭, 竖四五栅, 屯聚伺隙, 抄掠城邑, <百济>人就案肥坐赵现边娘总似灯叛而应者二十余城。 <唐>皇身模帝遣左卫中郞将<王文度>, 第准社载原末为<熊津>都督。 二十八日, 至<三年山城>, 传诏, <文度>面东立, 大王面西立。 锡命后, <文度>欲以宣物授王, 忽疾作便死。 从者摄位毕事。 十月九日, 王率太子及诸军攻< 礼城>. 十八日, 取其城置官守, <百济>二十余城震惧, 皆降。 三十日, 攻<泗 >南岭军栅, 斩首一千五百人。 十一月一日, <高句丽>侵攻<七重城>, 军□{军主}<匹夫>死之。 五日, 王行渡< 滩>攻<王兴寺><岑城>, 七日乃克, 斩首七百人。二十二日, 王来自<百济>, 论功, 以< 衿>卒<宣服>为级 , 军师<豆迭>为高于{高干}. 战死<儒史知>·<未知活>·<宝弘伊>·<屑儒>等四人, 许职有差。 <百济>人员 量才任用, 佐平<忠常>·<常永>, 达率<自简>授位一吉 , 充职摠管; 恩率<武守>授位大奈麻, 充职大监; 恩率<仁守>授位大奈麻, 充职弟监。

八年春二月, <百济>残贼来攻<泗 城>. 王命伊 <品日>为大幢将军, <文王>·大阿 <良图>·阿 <忠常>等副之。 <文忠>为<上州>将军, 阿 <眞王>副之。 阿 <义服>为<下州>将军, <武 >·<旭川>等为<南川>大监, <文品>为誓幢将军, <义光>为郞幢将军, 往救之。 三月五日, 至中路, <品日>分麾下军, 先行往<豆良尹[一作伊。]城>南, 相营地。 <百济>人望阵不整, 猝出急击不意, 我军惊骇溃北。 十二日, 大军来屯<古沙比城>外, 进攻<豆良尹城>, 一朔有六日, 不克。 夏四月十九日, 班师, 大幢·誓幢先行, <下州>军殿后, 至<宾骨壤>, 遇<百济>军, 相鬪败退。 死者虽小, 先{失}亡兵械辎重甚多。 <上州>郞幢遇贼於<角山>, 而进击克之, 遂入<百济>屯堡, 斩获二千级。 王闻军败大惊, 遣将军<金纯>·<眞 {眞钦}>·<天存>·<竹旨>·<济师>救援。 至<加尸兮津>, 闻军退至<加召川>, 乃还。 王以诸将败绩, 论罚有差。五月九日[一云十一日。], <高句丽>将军<恼音信>与<靺鞨>将军<生偕>合军, 来攻<述川城>, 不克。 移攻<北汉山城>, 列抛车飞石, 所当 屋辄坏。 城主大舍<冬 川>使人掷铁 於城外, 人马不能行, 又破<安养寺> , 输其材, 随城坏处, 卽构为楼橹, 结 网, 悬牛马皮绵衣, 内设弩炮以守。 时, 城内只有男女二千八百人, 城主<冬 川>能激励少弱, 以敌强大之贼, 凡二十余日。 然粮尽力疲, 至诚告天, 忽有大星, 落於贼营, 又雷雨以震, 贼疑惧解围而去。 王嘉奖<冬 川>, 擢位大奈麻, 移<押督州>於<大耶>, 以阿 <宗贞>为都督。 六月, <大官寺>井水为血, <金马郡>地流血广五步。 王薨。 谥曰<武烈>, 葬<永敬寺>北, 上号<太宗>. <高宗>闻讣, 举哀於<洛城门>。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