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6 19:57:26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七辩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3个义项):

七辩 - 《七辩》 张衡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汇
词汇
编辑分类

《七辩》作于张衡早年,表达了其招隐的思想。此时的张衡处于人生的青年时代,尚未为官,对现实仍抱有期待,作品中洋溢着积极的入世精神。

基本信息

  • 作品名称

    七辩

  • 创作年代

    东汉

  • 文学体裁

  • 作者

    张衡

折叠 编辑本段 原文

无为先生,祖述列仙,背世绝俗,唯诵道篇。形虚年衰,志犹不迁。于是七辩谋焉,曰:"无为先生,淹在幽隅,藏声隐景,刬迹穷居。抑其不韪,盍往辩诸,乃阶而就之。"

虚然子曰:"乐国之都,设为闲馆。工输制匠,谲诡焕烂。重屋百屋,连阁周漫。应门锵锵,华阙双建。雕虫肜绿,螭虹蜿蜒。于是弹比翼,落鹂黄,加双军,经鸳鸯。然后棹云舫,观中流,搴芙蓉,集芳洲,纵文身,搏潜鳞,探水玉,拔琼根。收明月之照曜,玩赤瑕之璘豳,因飙拂其寮,兰泉注其庭。此宫室之丽也,子盍归而处之乎?"

雕华子曰:"玄清白醴,蒲陶醲庐。嘉肴杂醢,三臡七菹。荔支黄甘,寒梨乾榛。沙饧石蜜,远国储珍。于是乃有蒭豢腯牲,麋麛豹胎。飞凫栖鷩,养之以时。审其齐和,适其辛酸。芳以姜椒,拂以桂兰。会稽之菰,冀野之梁。珍羞杂沓,灼烁芳香。此滋味之丽也,子盍归而食之?"

安存子曰:"淮南清歌,燕余材舞,列乎前堂递奏代叙。结郑、卫之遗风,扬《流哇》而咏《激楚》。鼙鼓口吹,竽籁应律。金石合奏代叙妖冶邀会。观者目,衣解忘带。于是乐中日晚,移即香庭。美人妖服,变曲为清,改赋新词转歌流声。此音乐之丽也,子盍归而听诸?"

阙丘子曰:"西施之徒,姿容修嫮。弱颜回植,妍夸闲暇。形似削成,腰如束素。淑性窈窕,秀色美艳。鬒发玄髻,光可以鉴。靥辅巧笑,清眸流眄。皓齿朱唇,的皪粲练。于是红华曼理,遗芳酷烈。侍夕先生,同兹宴。假明兰灯,指图观列。蝉绵冝愧,天绍纡折。此女色之丽也,子盍归而从之?"

空桐子曰:"交址緅絺,筒中之纻。京城阿缟,譬之蝉羽。制为时服,以适寒暑。驷秀骐之驳骏,载軨猎之輶车。建采虹之长旃,系雌霓而为旗。逸骇飙于青丘,超广汉而永逝。此舆服之丽也,子盍归而乗之?"

依卫子曰:"若夫赤松王乔,羡门安期。嘘吸沆瀣,饮醴茹芝。驾应龙,戴行云。桴弱水,越炎氛。览八极,度天垠。上游紫宫,下栖昆仑。此神仙之丽也,子盍行而求之?"

先生乃兴而言曰:"吁美哉!吾子之诲,穆如清风。启乃嘉猷,寔慰我心。"矫然倾首,邪睨玄圃。轩臂矫翼,将飞未举。

髣无子曰:"在我圣皇,躬劳至思。参天两地,匪怠厥司。率由旧章,遵彼前谋。正邪理谬,靡有所疑。旁窥八索,仰镜三坟。讲礼习乐,仪则彬彬。是以英人底材,不赏而劝。学而不厌,教而不倦。于是二八之俦,列乎帝庭。揆事施教,地平天成。然后建明堂而班辟雍,和邦国而悦远人。化明如日,下应如神。汉虽旧邦,其政惟新。"

而先生乃翻然回而曰:"君子一言,于是观智,先民有言,谈何容易。予虽蒙蔽,不敏指趣,敬授教命,敢不是务。"

巩洛之鳟,以割为从。分芒析缕,细乱蚕足。随锷离俎,纷纷缪缅。

罗彀之舞衣,乘湎骖以朝翔,举长履以蹈节,奋缟袖之翩人。

蹊路诡怪。

折叠 编辑本段 注释

无为先生:与后文虚然子、雕华子、安存子等七子,都是虚构的人物。从无为先生的行止看,他是道家学说的代表人物(无为是道家的哲学思想),所以作者才给他起了这个名字。

祖述:效法、遵循前人。列仙:众仙。

背世绝俗:与世俗隔绝。

道篇:指道家篇章。

形:形体;身体。

迁:变易。

七辩:指后面的虚然子等七位辩士。谋:商量,计议。

淹:停留。幽隅:阴暗的角落。指远离世俗。

藏声隐景:即隐藏声影,指不与世俗交往。

划:铲的异体字。划迹,铲除踪迹,即世上看不到他的踪迹。喻隐居。穷居:即隐居。

抑:发语词。不韪:不是,错误。

盍:何不。辩:辩论。诸:语词。

阶:借作偕。一同;相伴。就之:指找无为先生。

虚然子:意即没有这个人。乐国:安乐的区域。闲馆:广大之馆。工输:指如公输般一类的巧匠。制匠:制作。谲诡:谲怪诡奇。焕烂:鲜明灿烂。

重屋百层:重重叠叠的屋子有百层,喻其高。连阁:连接在一起的阁道。周漫:环绕。

应门:古代宫廷的正门名。 《诗·大雅·鲧》: "通立应门,应门将将。"将将:同"锵锵",高貌。华阙:华美的宫阙。古代宫殿前面左右各有高建筑物,中间空缺,故名阙,或双阙。双建:因宫阙左右各有一座,故日双建。

雕虫:指闲馆雕画的鸟兽。雕:鹰一类的猛禽。彤:赤色。螭:没有角的龙,古代建筑物或工艺品常用它的图案作装饰。蜿蜒:曲折行进。

弹:用弹射击。比翼:指比翼鸟,以其雌雄二鸟比翼而飞得名。落:射下。鹂黄:即黄鹂,亦称黄莺,黄鸟鸣叫时声音婉转动听。加:指艚缴加其身,也即射中。双鹎:指一箭射落两鸦鸟。鹦,鹄一类大鸟。经:悬吊,系缢。指被用鸟网或绳扣套住。

擢:通"棹"。云舫:绘有彩云的小船。中流:河中。

搴:拔取。芙蓉:荷花。集:原指群鸟栖息在树上。这里指游览的云舫及游客。芳洲:花草芬芳的洲屿。洲是水中的陆地。

纵:举,引。文身:刺有花纹的身体。《庄子·逍遥游》:"宋人资章甫而适诸越,越人断发文身,无所用之。"潜鳞:沉入深水中的鱼。

探:探取。水玉:即水晶。琼:赤色玉。

明月:宝珠名。《淮南子·说山训》:"明月之珠,出于蟾蜍。"赤瑕:玉的一种。磷豳:玉光色杂貌。豳通"彬"。

迥飚:即回旋的疾风。寮:小窗。兰泉:周围遍生兰草的泉水。

雕华:即凋华,也即无花。雕,通"凋"。

冀野:冀州之田野。冀州原是古九州之一,领今华北大部分地区。汉代冀州缩小,辖今河北中南部,山东西部及河南北端。

滑凌梗面:用冰凌之水和面。梗,水声;凌,通"冰"。梗,即软冰。

杂沓:众多杂乱貌。这里是形容美食佳肴丰盛杂陈。

灼烁:光彩貌。这是形容各种佳肴的颜色。芳香:这是形容各种佳肴的味道。可见佳肴是色香味俱全的。丽:美好。

安存:何存,即不存。

淮南:郡国名。汉高祖改九江郡为淮南国。汉武帝复改为郡,治所寿春(今安徽淮南市东南寿县)。燕余:指燕地。旧时的河北别称燕。材:指有技艺的人。

迭奏代叙:指轮流变换更替演奏。迭、代,都是更换的意思。

结:连接,继承。郑、卫:春秋战国时的两个小国,其音乐被儒家斥为"淫"。

流哇:犹淫哇,淫靡放荡的歌曲。脉激:血脉激动,指情绪兴奋起来。

楚鼙:楚地的小鼓。鼓吹:吹打起来。

竽:古代的一种簧管乐器,形似笙而较大,管数亦较多。籁:古代的一种管乐器,三孔。应律:符合音律。

金石:钟磬一类乐器。《礼记·乐记》:"金石丝竹,乐之器也。"

妖冶:指艳丽的女子。邀会:会合,聚合。

交目:争相观看。衣解忘带:解开衣服忘掉系带。指观者之忘形。

乐中:奏乐中半。即:就。昏庭:昏暗的庭中。

曲:乐曲。清:五音中的商音。流声:流啭的乐曲声。

阙:通"缺"。即空缺;无。

修嫣:美好。

弱颜:柔弱姿质。迥植:侧站着。迥,有避让之意。

妍夸:华美。夸,通"华",美也。

削成:刻削而成。古人认为美女形体特征是双肩朝下如削。曹植《洛神赋》:"肩若削成。"

束素:一束绢帛。形容女子腰肢细柔。

蝤蛴:蝎虫,也即天牛的幼虫,色白身软而长。常用以形容女子颈项之美。《诗经·卫风·硕人》:"领如蝤蛴。"阿那:即婀娜,轻盈柔美之貌。

窈窕:美好貌。

玄髻:黑色的挽束在头顶的头发。光.-j-以鉴:指黑发的光亮像镜子一样可以映照。

靥:面颊上的小窝,即所谓酒窝。辅:面颊。巧笑:美好的笑。也即笑得很美。《诗经·卫风·硕人》:"巧笑倩兮。"

清眸:清澈的眼睛。眸,黑眼珠。流眄:形容眼珠转动,光彩照人。

的跞:明亮、鲜明貌。粲练:美好洁白貌。练,有洁白的意思。

曼理:细腻的肌肤。酷烈:指香味浓烈。

宴寝,指有美女陪无为先生宴寝。

兰灯:指精美的灯具。《南齐书·刘祥传》:"故坠叶垂荫,明月为之隔辉;堂宇留光,兰灯有时不照。"这句是指借兰灯照明。

观列:排列观看。指观看众多美女图。

蝉禄:即缠绵。天绍:形容女子体态轻盈。纡折:迂回曲折。这两句是形容美女的体态。

空桐子:即空同,虚无浑茫的意思。

交趾:原为古地名,汉武帝所置十三刺史部之一,辖今广东、广西大部和越南北部,东汉末改为交州。鲰:黑中带红颜色,俗称青红色。缔(chi):细葛布。

筒中之纡:即筒中布,古代细布的一种,因多卷成筒形,故名。扬雄《蜀都赋》:"筒中黄润,一端数金。"

京城:地名,春秋郑邑。汉置京县。故地在今河南荥城西北。此地亦出阿缟。阿缟:古齐国东阿(在今山东东阿西南)所产的细缯。

时服:四时之衣服。

微雾:薄雾。这句是形容冠用料之精细。

飞融之缨:飞动而且很长的冠带。

驷:指四匹马拉的车。秀骐:即青黑色骏马。皱骏:即驳杂,形容颜色不纯,实际是一种装饰,将白色马画得斑驳如虎。

鲷猎:即鲷猎车,一种轻便的小车。《汉书·宣帝纪》:"太仆以鲷猎车奉迎曾孙,就齐宗正府。"聿酋车:轻车,指鲷猎车。

"建彩虹"句:是说树立弯曲长柄的绘有彩虹的旗帜。旃(zhan):赤色的曲柄旗。

雌霓:即霓,双虹中色彩浅淡的虹,亦称副虹。

骇飚:即惊风。青丘:传说中神仙居住的地方。《海内十洲记》:"长洲一名青丘有紫府宫,天真仙女游于此地。"

广汉:广阔的汉水。古代常把汉水比作银河,喻其广也。

舆服:车子和衣冠的总称。

依卫子:虚构人物。

赤松、王乔、羡门、安期:都是传说中的神仙。

嘘吸:即嘘嗡,呼吸吐纳的意思。沆瀣:夜间的水汽。

醴:甜酒,这里指甘美的泉水。茹:吃。芝:灵芝,真菌的一种,古人以为瑞草,为神仙所食。

应龙:传说中一种有翼的龙。传说夏禹治水,应龙用尾巴画地成河,使洪水排入海中。

戴行云:即以行云为载。

桴:小木筏或竹筏。这里也是作动词用。弱水:河流名。古所说弱水有多处,两汉的弱水,多指源于祁连山北流居延泽的弱水。古人以为其水弱不胜舟楫,故名。

炎氛:古代描写炎丘、炎土、炎山、炎气、炎洲的地方很多,这里似指传说中的火炎山。《山海经·大荒西经》:"有大山名日昆仑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

八极:八方(即四方和四隅),极远之地。

天垠:天边,指极远之处。

紫宫:神话中天帝所居。

昆仑:山名,在新疆、西藏、青海之间,山势高峻,是神话传说中的仙境。(庄子·天地》:"又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实惟帝之下都,神陆吾司之。"

丽:美好。《楚辞·招魂》:"被衣服纤,丽而不奇也。''

先生:指无为先生。兴:起。

穆如清风:和煦如清风。穆,醇和,和煦。

启:启示,开导。嘉猷:好的计划,好的主意。

矫然:强劲、坚决貌。仰首:仰头,表示敬仰。邪睨:斜视。玄圃:传说在昆仑山上,为神仙所居。

轩臂:举起手臂。轩,上举,扬起。矫翼:展翅,意同轩臂。

舅无子:意即无此人。舅,仿佛,好像。

躬劳至思:意即劳身苦心。至:最,极。

参天两地:即参天贰地。所谓"天子比德于地,是贰地,与己并天为三,是参天也。"

匪:非,不。怠:怠慢。厥:其。司:职守。

率:遵循。旧章:旧的法度章理。指先王之法。前谋:以前的计策。

正邪理谬:端正歪邪,清理谬误。

靡有所疑:没有疑误。

窥:察看。镜:鉴察。八索、三坟:都是传说中的古书名。

仪则:法则。《庄子·天地》:"形体保神,各有仪则,谓之性。''彬彬:美盛貌。指各种规章制度很完备。

底:通"砥",通"至"。《诗经·小雅·大东》:''周道如砥。',

劝:勉励。

学而不厌、教而不倦:语出《论语·述而》:"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二八之俦:指传说中八元和八恺,他们都是有才德的入。俦,辈。

揆:度量,依据。

地平天成:比喻万事安排妥当,天下太平。 《尸子》卷上《发蒙》:"正名去伪,事成若化。苟解正名,天成地平。"

明堂:古代天子宣明政教的地方。班:颁布。辟雍:西周天子的大学。《礼记·王制》:"大学在郊,天子日辟雍,诸侯日泮宫。"后辟雍变成天子祭礼之所。

邦国:即国家。远人:远方之人,指外族人。《周礼·春官·大司乐》:"以安宾客,以说远人。"

翻然:回飞貌,形容迅速转变。迥面:转脸。

君子:泛指有才德的人。

"先民":桓宽《盐铁论·箴石》:"贤良日:'贾生有言:恳言则辞浅而不入,深言则逆耳而失指。'故日:'谈何容易。"'李善注:"言谈说之道,何容轻易乎?"

蒙蔽:愚昧无知。

不敏:不聪明。指趣:即旨趣,宗旨。

授:通"受"。《淮南子·原道训》:"布施禀授。""禀授万物。"教命:犹教令。这是客气话。

"巩落"六句:录自《北堂书钞》卷一四五。这几句应补入第三段雕华子所说的饮食类。巩洛:指东汉的巩县(在今巩县西南)和洛阳(在今洛阳西北)。洛水和伊水在洛阳汇合后经凡县汇入黄河。鳟:又称赤眼鳟。生长于淡水中的常见鱼类。以割为从:似以"割以为纵"为是,即从纵的方面剖开鱼肚。分芒析缕:疑指分丝析缕,指鱼肉切得很细。锷:剑刃。俎:砧板。随锷离俎:是说刀下则鳟鱼肉即离开刀砧。缪缅:接连落下貌。

"罗彀"四句:这几句应补入第四段安存子所说的音乐。鲡骖:当骊骖,黑色的骖马。朝翔:当为翱翔。

蹊路:小路。诡怪:幽奇。

折叠 编辑本段 译文

无为先生效法众仙,远离尘世,只诵读道家书籍,身体虚弱,加上年老。但是志向却丝毫不变。于是有七位辩士在一起商量,说:"无为先生久居在偏僻的角落,既听不到他的声音,也见不到他的影子,一个人足不出户,隐居起来。他那样是不对的,我们何不到他那儿去辩论?"于是就分批前往。

虚然子说:"在一个安乐国家的首都,假如在那儿建造一个供人闲游的场馆。请鲁班这样的巧匠设计样式,进行建造,于是整个建筑物既新奇又光彩鲜明。每所房子都是重檐结构,大约有上百个庭院,院子间有长廊连通。王宫有高大、雄壮的正门,门前左右耸立着华丽的阙。梁柱上雕绘着鸟兽花纹,涂饰成红色或绿色,绘饰着屈曲形状螭的梁如虹横贯空中。在这样的环境中可以用弹丸去射比翼鸟,能射下黄鹂,射中鸡等,还能系着鸳鸯的颈而提着回来。之后就去划漂亮的船,在河中欣赏风光,摘莲花,憩息在长满芳草的小洲。还能差遣身上刺着花纹的越人,去捕捉水中鱼,摸取水晶,扯起琼树的根。能获得亮晶晶的明珠,欣赏到光色缤纷的赤玉。旋风掠过小窗,甜美的泉水流过庭院。这就是宫廷中的迷人之处。你何不到那儿住下来呢?"

雕华子说:"深色的清酒、白色的甜酒,还有葡萄酒、高度的酿酒,鱼肉等美味和各种碎肉酱,以及麋鹿麇三种带骨的肉酱、韭菁茆葵芹笋七种腌菜。另外有荔枝、柑子,梨和榛予,饴糖、石蜜等远方国家所珍藏的食物。在那里还有肥壮的家畜、大鹿、幼鹿和豹胎。另有野鸭、锦鸡,都是在适宜的季节捕回后养起来。加上巩、洛两地所产的鳟鱼。都选用刚宰杀的新鲜肉。还仔细地考虑全部的配料和品种搭配的谐和,做到酸辣适宜。在选做菜配料的香菜时有姜和辣椒,在消除腥气时选用了桂皮和兰草。在主食方面有华芗黑黍,水畔稻田里所产的香粳米,会稽的雕胡米和冀州之野的小米,广泛择取了柔软的面条,另外杂有青色的粳米。那些珍贵的美的食品非常之多,都是热乎乎地透出一股香味。这就是美味食品诱人的地方,你何不到勇PJL,去尝一尝?"

安存子说:"淮南地区的无伴奏的独唱,燕等地艺人的舞蹈,呈现在前面的大堂上。依序轮流奏进。这些歌舞继承了先秦郑卫两地民歌的特色,传扬了让人闻而兴奋的民歌风格。这时响起了楚地小鼓声和鼓、钲、箫、笳等乐器合奏声,竽和籁也协和着乐曲节拍。再加上钟声和磬声,还有艳丽的歌女聚合在一起。当观看的人在看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以目传情,挑逗,还脱掉外衣,松了腰带。这时歌舞才进行到一半,天色已近傍晚,就把场子移到黄昏时的庭中。这时美入穿着艳丽的服装,也改变了演奏的曲子,改唱新曲新辞,唱那些时人所爱好的民间小曲。这就是音乐吸引人的地方,你何不到那边去听一听?"

阙丘子说:"西施这样的美女,姿色容颜是非常漂亮,既羞羞答答,又含情脉脉,一副潇洒的悠闲自得的形象。身材美得仿佛像刻削出来似的,腰部细得像束帛,脖子细长而白,就像蝤蛴。那种柔弱的样子,正是很值得欣赏。她不但品性善良美好,而且容貌秀美艳丽。黑色的头发黑色的发髻,显得十分光亮。两颊的酒涡衬托了迷人的笑容,明亮的眼睛不时斜瞄过来。白牙齿,红嘴唇,又洁白又鲜明。在这样的时刻美女细腻地进行妆饰,身上散发出浓郁的芳香。她能在夜间服侍先生,在一起就寝。那时就可以在灯光下,对着美人图而欣赏身边的美人。她情义深厚然而又带点羞态,体态轻盈而曲线尽现。这就是美人漂亮的地方,你何不到那边和她们在一起?"

空桐子说:"交一带出产的黑中带红的细葛布,苎麻料的筒中布,京城产的细缯,都是像蝉翼一般的薄。把这些料制成流行服装,以满足冬夏的需要。还可以制成像雾一般薄的帽子,而系在颌下的冠带随风飘扬。车上套的是四匹毛色不纯的青黑色的骏马。拉着轻捷的车令猎车。前面举着长条形的大红曲柄旗,后面跟着的是浅色的旗帜。马儿像狂风一般奔驰在神仙居住的青丘之地,跃过了宽阔的天河远远驰向他方,这就是车马服饰辉煌的地方,你何不到那儿乘坐一回?"

依卫子说:"至于赤松子、王子乔,羡门、安期生这些仙人,吸食清晨的露水,饮甘泉,吃灵芝。骑着应龙,漂游在云层上,还会乘着小筏,渡过弱水,会飞过西边的火焰山,到最遥远的地方游览,会一直越过天的尽头。在天上就到天帝所居的紫微宫,在地上就停留在神仙聚居的昆仑山。这就是令人心醉的神仙生活,你何不试一试去追求呢?"这时无为先生就起身说:"啊,真好啊!你的这番教诲对人很有益,就如醇和的清风养育万物。你陈述了自己的完美的谋划,确实是安慰了我的心。"说完就侧昂起头,斜视着昆仑山巅。扬起手臂,像鸟挥动翅膀一般,想飞而没有飞起来。

仿无子说:"我朝当今君皇亲自操劳,花费了无数的心血。他的品德可与天地相比,从来没有荒怠自己所担负的职责。他遵循先王的典章制度,依照从前所制定的政策措施,纠正邪曲,治理谬误,没有一刻止息。还在朝政之余阅读古籍,并以此为鉴,检查治政。与朝臣讨论学习古代的社会规范和道德规范,自身的仪容表率也是文质兼备。所以那些杰出的极有才能的人才,即使没有可能获得赏赐的情况下,他们在学>--j时永不感到满足,教育别人时永不感到疲倦。在这样的形势下,像上古时期八恺、八元那样的才德之士,都位列在朝廷上。他们估量形势,施行教化,把万事安排得妥妥帖帖。如此之后,就建造明堂,设置太学,与周边国家结束纷争,给化外的百姓带来愉快。而朝廷所颁布的转变风俗人心的措施如明亮的太阳,由此得到了百姓异乎寻常的响应。我大汉王朝虽然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然而它的政令确是新的。"

这时无为先生很快地转过身,说:"君子的一番话,就可以从中获得智慧。然而从前的贤人曾说过,在理论上探讨相对来说是比较容易的。我虽然愚顽不明,对您那番话的宗旨尚不能迅速领会。但还是衷心接受您的教诲之辞,怎么敢不努力去做呢!"

要烹煮的食物切得像草的末端和线一般细,蓬乱的菜丝又像蚕足。用菜刀把它从石占板上刮起,多多地惨和在一起。

山路奇异,与平常不同。

舞者拖曳着丝绸的舞衣,随着下垂的衣服作出向上飞的舞姿。提起长革代踩着节拍舞蹈,挥扬着自袖飘然轻快地施转。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张衡(78-139)东汉伟大科学家、文学家。字平子,南阳郡西鄂县(今河南南阳县石板桥镇)人。好学深思,肯于钻研,学识渊博,对文学、哲学、地理、机械制造方面都很精通,特别是他在天文历算方面的贡献尤为卓越。1950年,在重修张衡墓和读书台时,现代文化巨人郭沫若先生为其碑文题辞说:"如此全面发展之人物,在世界史上亦所罕见。万祀千龄,令人景仰。"张衡出生于官僚世家。父亲早亡,祖父张堪,做过多年的蜀郡太守,为官比较清廉。张衡从小就对一般官僚纨绔子弟游手好闲的习气深恶痛绝。他勤奋读书,不仅精通《诗》、《书》、《易》、《礼》、《春秋》等儒家经典,而且对当时文学家司马相如、扬雄等人的作品也下过一番苦功。他思想开阔,不一味耽于书斋读书。17岁便离开家乡,出外游历,访师求学,他到了当时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的西汉故都长安,后来又在京师洛阳居住五、六年。沿途的山川风物、历史古迹,以及参观京城太学和结交文人学友,大大丰富了他的阅历、开拓了他的视野。公元100年,由洛阳返回家乡,任南阳主簿。108年辞职回家,直到111年又入京都做尚书台郎中。115年任太史令,掌管天时、星历。121年调任公车司马令。136年被排挤出京任河间相。张衡一生的主要科学成就是在天文方面。他继承和发展了浑天说,著有《灵宪》。这是一部重要的天文著作,阐述了天地、日月、星辰的生成和运动,集中反映了他研究天文的成果。在天文理论上有三点特别突出,发前人之未发,一是他观察到宇宙的无限性;二是认识到月亮不会发光;三是正确解释了日食的成因。此外,还阐明了地球的运行规律,正确解释了为什么夏天昼长夜短,冬天昼短夜长,春分、秋分时候昼夜一样长短的原因。《灵宪》中还有标明星位的星图,统计出地平以上的星共2500颗。根据浑天说,于公元117年制成了世界上最早利用水力转动的"浑象",也叫"浑天仪"。用精密仪器观察天象,对后来的天文学家有很大的启发。公元132年,又发明了地动仪,又称候风地动仪。可以用它测定地震发生的时间和方向,这也是先于世界别国的创举。他利用物体的惯性来拾取地震波,进行远距离测量,这个原理现在还用。除天文成就之外,还精通木制机械,曾制造过"指南车"。对数学也很有研究,写过《算罔记》,可惜已失传。在历史学方面,他看出《史记》与《汉书》的不足之处,提出十几条修改意见。在哲学方面,他是一位旗帜鲜明的朴素唯物主义者,反对当时流行的"图谶之学"。作为科学家的张衡同时又是重要作家,长于诗赋,有独创性。他的《二京赋》是"精思博会,十年乃成"。他虽然也模拟班固的《两都赋》,但有新鲜内容,特别对封建统治者的穷奢极欲进行了讽刺,警告统治者不要乐极生悲,不要结怨于民,记住"水所以载舟,水所以覆舟"的危险性。张衡的小赋具有抒情的特点,打破了汉赋敷陈描写的老一套,显得活泼,为后来魏及晋抒情小赋的大量出现开辟了先河。张衡在政治上热切希望东汉朝廷能够整顿吏治,简选人才,加强礼制,并主张减轻人民的负担。可是在当时昏暗制度下,他的主张不但不能实现,反而连自己也被排挤出朝廷。作为封建士大夫的张衡,眼看社会风气日下,又加上自己的不得志,便在138年,他60岁时,借口有病,上书皇帝辞职归乡。汉顺帝没有批准他的奏折,又特留他作尚书。可惜他已积劳成疾,不到一年的时间,便离开人间。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