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1 05:00:12

石庆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石庆(?-公元前103年),河内郡温县(今河南温县西南)人,万石君石奋之子,西汉武帝时期丞相,封为牧丘侯。

初为齐相,不言而齐国大治,为立石相祠。元狩元年,自沛守为太子太傅,七岁迁为御史大夫。元鼎五年秋,晋为丞相,封为牧丘侯。太初二年去世,谥为恬侯。

基本信息

  • 本名

    石庆

  • 别称

    牧丘侯

  • 字号

    谥号恬侯

  • 所处时代

    西汉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河内郡温县

  • 出生时间

    不详

  • 去世时间

    公元前103年

  • 主要成就

    汉武帝朝丞相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名门之子

石庆是西汉有名的万石君石奋的儿子,年少时便十分谨慎并且忠厚老实。石庆做太仆时,为皇帝驾车外出,皇帝问驾车的马有几匹,石庆用马鞭一一点数马匹后,才举手示意说":六匹。"石庆在石奋的几个儿子中算是最简略疏粗的了,然而依旧小心谨慎。

后来万石君迁居到陵里。有一次石庆酒醉归来,进入里门时没有下车。万石君听到这件事后不肯吃饭。石庆恐惧,袒露上身请求恕罪,但万石君仍不允许。全族的人和石庆的哥哥石建也袒露上身请求恕罪,万石君才责备说:"内史是尊贵的人,进入里门时,里中的父老都急忙回避他,而内史坐在车中依然故我,不知约束自己,本是应该的嘛!"说完就吩咐石庆走开。

从此以后,石庆和石家的弟兄们进入里门时,都下车快步走回家。

折叠 步升青云

汉武帝元狩元年,天子册立卫太子,并在群臣之中为太子选拔老师。石庆有幸从沛郡太守调任太子太傅,七年以后,升任御史大夫

元鼎五年的秋天,丞相犯罪被罢免。因为他声望极高的家世背景和历来忠诚的名声。天子下诏说:"先帝十分尊重万石君,他的子孙也有孝行。因此,朕任命御史大夫石庆为丞相,册封为牧丘侯。"当时,朝廷正在南边征讨南越、东越,在东边攻打朝鲜,在北边驱逐匈奴,在西边讨伐大宛,国家处在多事之秋。天子也忙着巡查全国,修复古代的神庙,到名山祭祀天地,鼓励礼乐。结果国库空虚,国家财政吃紧,桑弘羊等人开辟财源,而王温舒那样的官吏推行严苛的法律,儿宽等人推行文学。这些人做到了九卿官,交替当权。因此,国家的大事不由丞相来决定,丞相只是成了忠厚、谨慎的摆设罢了。

折叠 救灾事迹

元封四年,关东地区遭灾,出现了两百万的流民,其中没有户籍的人就有四十万。公卿大臣们私下议论此事,打算请求天子把这些流民迁徙到边疆地区,以示惩戒。天子认为,丞相年老、谨慎,不会参加这样的议论,就赐丞相休假回家,然后,派人查究御史大夫以下议论上奏的人,竟敢扰乱皇帝的视听,干扰皇帝的决断。石庆很惭愧,认为自己不能胜任职守,便上书说:"臣有幸位居丞相,但才能低下,没有办法来辅佐天子治理国家,致使国库空虚,百姓流离失所。臣的罪过滔天,理应被处死,而天子不忍心惩罚我。因此,臣上书告老还乡,以便为贤能之人让出道路。"天子看过奏章以后,回复说:"粮仓已经空虚,贫苦的百姓已经流散,而丞相却想请求朝廷迁移他们,给国家造成动摇、危害之后,丞相再辞去职位,你想要把国家的危难推给谁呢?"石庆反而受到天子的责备,他十分惭愧,又重新开始处理政事。

折叠 晚年没落

石庆在职九年,没有能够发表什么匡正时弊的言论。好不容易有一次,他曾经打算请求惩办天子亲近的大臣所忠咸宣(卫青所挖掘的酷吏),但是没能让他们服罪,自己反而因此获罪,后来只能出钱赎罪。

太初二年,石庆去世,朝廷赐他谥号为恬侯。平日里,石庆十分喜爱他的二儿子石德。于是,天子便让石德继承了石庆的爵位。后来,石德担任太常,犯法应该被处死,家里出钱给他赎了罪,他被贬为平民。

石庆担任丞相的时候,石家的子孙中,官至二千石级别的就有十三人。而石庆死后,这些人一个个犯了法而遭到罢免,石家孝敬、严谨的家风便逐渐地衰落了。

折叠 编辑本段 史书记载

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三·万石张叔列传第四十三》

万石君少子庆为太仆,御出,上问车中几马,庆以策数马毕,举手曰:"六马。"庆於诸子中最为简易矣,然犹如此。为齐相,举齐国皆慕其家行,不言而齐国大治,为立石相祠。

元狩元年,上立太子,选群臣可为傅者,庆自沛守为太子太傅,七岁迁为御史大夫。

元鼎五年秋,丞相赵周有罪,罢。制诏御史:"万石君先帝尊之,子孙孝,其以御史大夫庆为丞相,封为牧丘侯。"是时汉方南诛两越,东击朝鲜,北逐匈奴,西伐大宛,中国多事。天子巡狩海内,修上古神祠,封禅,兴礼乐。公家用少,桑弘羊等致利,王温舒之属峻法,儿宽等推文学至九卿,更进用事,事不关决於丞相,丞相醇谨而已。在位九岁,无能有所匡言。尝欲请治上近臣所忠、九卿咸宣罪,不能服,反受其过,赎罪。

元封四年中,关东流民二百万口,无名数者四十万,公卿议欲请徙流民於边以适之。上以为丞相老谨,不能与其议,乃赐丞相告归,而案御史大夫以下议为请者。丞相惭不任职,乃上书曰:"庆幸得待罪丞相,罢驽无以辅治,城郭仓库空虚,民多流亡,罪当伏斧质,上不忍致法。原归丞相侯印,乞骸骨归,避贤者路。"天子曰:"仓廪既空,民贫流亡,而君欲请徙之,摇荡不安,动危之,而辞位,君欲安归难乎?"以书让庆,庆甚惭,遂复视事。

庆文深审谨,然无他大略,为百姓言。后三岁馀,太初二年中,丞相庆卒,谥为恬侯。

庆中子德,庆爱用之,上以德为嗣,代侯。后为太常,坐法当死,赎免为庶人。庆方为丞相,诸子孙为吏更至二千石者十三人。及庆死后,稍以罪去,孝谨益衰矣。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