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7 09:53:52

封诊式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文化遗产
文化遗产
编辑分类

《封诊式》竹简,1975年12月湖北省出土的睡虎地秦墓竹简之一,共98简,位于墓主头部右侧,简长25.4厘米,宽0.5厘米。标题写在最后一支简的背面。简文分25节,每节第一简简首写有小标题,包括:《治狱》、《讯狱》、《封守》、《有鞫》、《覆》、《盗自告》、《□捕》、《盗马》、《争牛》、《群盗》、《夺首》、《告臣》、《黥妾》、《迁子》、《告子》、《疠》、《贼死》、《经死》、《穴盗》、《出子》、《毒言》、《奸》、《亡自出》等,还有两个小标题字迹模煳无法辨认。封诊式是关于审判原则及对案件进行调查、勘验、审讯、查封等方面的规定和案例。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封诊式》

  • 出土地点

    湖北省云梦县睡虎地秦墓

  • 类别

    竹简

  • 数量

    九十八简

目录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

原文:

治狱 治狱,能以书从?其言,毋治(笞)谅(掠)而得人请(情)为上;治(笞)谅(掠)为下;有恐为败。

讯狱 凡讯狱,必先尽听其言而书之,各展其辞,虽智(知)其訑,勿庸辄诘。其辞已尽书而毋(无)解,乃以诘者诘之。诘之有(又)尽听书其解辞,有(又)视其它毋(无)解者以复诘之。诘之极而数訑,更言不服,其律当治(笞)谅(掠)者,乃治(笞)谅(掠)。治(笞)谅(掠)之必书曰:爰书:以某数更言,毋(无)解辞,治(笞)讯某。

有鞫 敢告某县主:男子某有鞫,辞曰:「士五(伍),居某里。」可定名事里,所坐论云可(何),可(何)罪赦,或覆问毋(无)有,遣识者以律封守,当腾,腾皆为报,敢告主。

封守 乡某爰书:以某县丞某书,封有鞫者某里士五(伍)甲家室、妻、子、臣妾、衣器、畜产。?甲室、人:一宇二内,各有户,内室皆瓦盖,木大具,门桑十木。?妻曰某,亡,不会封。?子大女子某,未有夫。?子小男子某,高六尺五寸。?臣某,妾小女子某。?牡犬一。?几讯典某某、甲伍公士某某:「甲党(倘)有它当封守而某等脱弗占书,且有罪。」某等皆言曰:「甲封具此,毋(无)它当封者。」即以甲封付某等,与里人更守之,侍(待)令。

覆 敢告某县主:男子某辞曰:「士五(伍),居某县某里,去亡。」可定名事里,所坐论云可(何),可(何)罪赦,或覆问毋(无)有,几籍亡,亡及逋事各几可(何)日,遣识者当腾,腾皆为报,敢告主。

?自告 □□□爰书:某里公士甲自告曰:「以五月晦与同里士五(伍)丙?某里士五(伍)丁千钱,毋(无)它坐,来自告,告丙。」即令令史某往执丙。

□捕 爰书:男子甲缚诣男子丙,辞曰:「甲故士五(伍),居某里,乃四月中?牛,去亡以命。丙坐贼人□命。自昼甲见丙阴市庸中,而捕以来自出。甲毋(无)它坐。」

□□ 爰书:某里士五(伍)甲、乙缚诣男子丙、丁及新钱百一十钱、容(镕)二合,告曰:「丙?铸此钱,丁佐铸。甲、乙捕?(索)其室而得此钱、容(镕),来诣之。」

?马 爰书:市南街亭求?才(在)某里曰甲缚诣男子丙,及马一匹,骓牝右剽;缇覆(复)衣,帛里莽缘领褎(袖),及履,告曰:「丙?此马、衣,今日见亭旁,而捕来诣。」

争牛 爰书:某里公士甲、士五(伍)乙诣牛一,黑牝曼?(縻)有角,告曰:「此甲、乙牛?(也),而亡,各识,共诣来争之。」即令令史某齿牛,牛六岁矣。

?? 爰书:某亭校长甲、求?才(在)某里曰乙、丙缚诣男子丁,斩首一,具弩二、矢廿,告曰:「丁与此首人强攻??人,自昼甲将乙等徼循到某山,见丁与此首人而捕之。此弩矢丁及首人弩矢?(也)。首人以此弩矢□□□□□□乙,而以剑伐收其首,山俭(险)不能出身山中。」讯丁,辞曰:「士五(伍),居某里。此首某里士五(伍)戊?(也),与丁以某时与某里士五(伍)己、庚、辛,强攻??某里公士某室,?钱万,去亡。己等已前得。丁与戊去亡,流行毋(无)所主舍。自昼居某山,甲等而捕丁戊,戊射乙,而伐杀收首。皆毋(无)它坐罪。」?诊首毋诊身可?(也)。

夺首 军戏某爰书:某里士五(伍)甲缚诣男子丙,及斩首一,男子丁与偕。甲告曰:「甲,尉某私吏,与战刑(邢)丘城。今日见丙戏旞,直以剑伐痍丁,夺此首,而捕来诣。」诊首,已诊丁,亦诊其痍状。

□□ □□某爰书:某里士五(伍)甲、公士郑才(在)某里曰丙共诣斩首一,各告曰:「甲、丙战刑(邢)丘城,此甲、丙得首?(也),甲、丙相与争,来诣之。」?诊首□?发,其右角痏一所,袤五寸,深到骨,类剑?;其头所不齐??然。以书讂首曰:「有失伍及?(迟)不来者,遣来识戏次。」

告臣 爰书:某里士五(伍)甲缚诣男子丙,告曰:「丙,甲臣,桥(骄)悍,不田作,不听甲令。谒买(卖)公,斩以为城旦,受贾(价)钱。」?讯丙,辞曰:「甲臣,诚悍,不听甲。甲未赏(尝)身免丙。丙毋(无)病?(也),毋(无)它坐罪。」令令史某诊丙,不病。?令少内某、佐某以市正贾(价)贾丙丞某前,丙中人,贾(价)若干钱。?丞某告某乡主;男子丙有鞫,辞曰:「某里士五(伍)甲臣。」其定名事里,所坐论云可(何),可(何)罪赦,或覆问毋(无)有,甲赏(尝)身免丙复臣之不?(也)?以律封守之,到以书言。

黥妾 爰书:某里公士甲缚诣大女子丙,告曰:「某里五大夫乙家吏。丙,乙妾?(也)。乙使甲曰:丙悍,谒黥劓丙。」?讯丙,辞曰:「乙妾?(也),毋(无)它坐。」?丞某告某乡主:某里五大夫乙家吏甲诣乙妾丙,曰:「乙令甲谒黥劓丙。」其问如言不然?定名事里,所坐论云可(何),或覆问毋(无)有,以书言。

?(迁)子 爰书:某里士五(伍)甲告曰:「谒鋈亲子同里士五(伍)丙足,?(迁)蜀边县,令终身毋得去?(迁)所,敢告。」告法(废)丘主:士五(伍)咸阳才(在)某里曰丙,坐父甲谒鋈其足,?(迁)蜀边县,令终身毋得去?(迁)所论之,?(迁)丙如甲告,以律包。今鋈丙足,令吏徒将传及恒书一封诣令史,可受代吏徒,以县次传诣成都,成都上恒书太守处,以律食。法(废)丘已传,为报,敢告主。

告子 爰书:某里士五(伍)甲告曰:「甲亲子同里士五(伍)丙不孝,谒杀,敢告。」即令令史己往执。令史己爰书:与牢隶臣某执丙,得某室。丞某讯丙,辞曰:「甲亲子,诚不孝甲所,毋(无)它坐罪。」

?(疠) 爰书:某里典甲诣里人士五(伍)丙,告曰:「疑?(疠),来诣。?讯丙,辞曰:「以三岁时病疕,麋(眉)突,不可智(知)其可(何)病,毋(无)它坐。」令医丁诊之,丁言曰:「丙毋(无)麋(眉),艮本绝,鼻腔坏。刺其鼻不疐(嚏)。肘?(膝)□□□到□两足下奇(踦),溃一所。其手毋胈。令?(号),其音气败。?(疠)?(也)。」

贼死 爰书:某亭求?甲告曰:「署中某所有贼死、结发、不智(知)可(何)男子一人,来告。」即令令史某往诊。令史某爰书:与牢隶臣某即甲诊,男子死(尸)在某室南首,正偃。某头左角刃痏一所,北(背)二所,皆从(纵)头北(背),袤各四寸,相耎,广各一寸,皆?中类斧,脑角出(?)皆血出,柀(被)污头北(背)及地,皆不可为广袤;它完。衣布禅?、襦各一。其襦北(背)直痏者,以刃夬(?)二所,?(应)痏。襦北(背)及中衽□污血。男子西有?秦綦履一两,去男子其一奇六步,一十步;以履履男子,利焉。地坚,不可智(知)贼?。男子丁壮,析(皙)色,长七尺一寸,发长二尺;其腹有久故瘢二所。男子死(尸)所到某亭百步,到某里士五(伍)丙田舍二百步。?令甲以布??狸(埋)男子某所,侍(待)令。以襦、履诣廷。讯甲亭人及丙,智(知)男子可(何)日死,闻?(号)寇者不?(也)?

经死 爰书:某里典甲曰:「里人士五(伍)丙经死其室,不智(知)故,来告。」?即令令史某往诊。?令史某爰书:与牢隶臣某即甲、丙妻、女诊丙。丙死(尸)县其室东内中北廦权,南乡(向),以枲索大如大指,旋通系颈,旋终在项。索上终权,再周结索,馀末袤二尺。头上去权二尺,足不傅地二寸,头北(背)傅廦,舌出齐唇吻,下遗矢弱(溺),污两却(?)。解索,其口鼻气出渭(喟)然。索??(椒)郁,不周项二寸。它度毋(无)兵刃木索?。权大一围,袤三尺,西去堪二尺,堪上可道终索。地坚,不可智(知)人?。索袤丈。衣络禅襦、?各一,践□。即令甲、女载丙死(尸)诣廷。诊必先谨审视其?,当独抵死(尸)所,即视索终,终所党有通?,乃视舌出不出,头足去终所及地各几可(何),遗矢弱(溺)不?(也)?乃解索,视口鼻渭(喟)然不?(也)?及视索?郁之状。道索终所试脱头;能脱,乃□其衣,尽视其身、头发中及篡。舌不出,口鼻不渭(喟)然,索?不郁,索终急不能脱,□死难审?(也)。节(即)死久,口鼻或不能渭(喟)然者。自杀者必先有故,问其同居,以合(答)其故。

穴? 爰书:某里士五(伍)乙告曰:「自宵臧(藏)乙复(复)?衣一乙房内中,闭其户,乙独与妻丙晦?堂上。今旦起启户取衣,人已穴房内,?(彻)内中,?衣不得,不智(知)穴?者可(何)人、人数,毋(无)它亡?(也),来告。」?即令令史某往诊,求其?。令史某爰书:与乡□□隶臣某即乙、典丁诊乙房内。房内在其大内东,比大内,南乡(向)有户。内后有小堂,内中央有新穴,穴?(彻)内中。穴下齐小堂,上高二尺三寸,下广二尺五寸,上如猪窦状。其所以埱者类旁凿,?广□寸大半寸。其穴壤在小堂上,直穴播壤,柀(破)入内中。内中及穴中外壤上有?(膝)、手?,?(膝)、手各六所。外壤秦綦履?四所,袤尺二寸。其前稠綦袤四寸,其中央稀者五寸,其?(踵)稠者三寸。其履?类故履。内北有垣,垣高七尺,垣北即巷?(也)。垣北去小堂北唇丈,垣东去内五步,其上有新小坏,坏直中外,类足?之之?,皆不可为广袤。小堂下及垣外地坚,不可?。不智(知)?人数及之所。内中有竹?,?在内东北,东、北去廦各四尺,高一尺。乙曰:「□?衣?中央。」?讯乙、丙,皆言曰:「乙以乃二月为此衣,五十尺,帛里,丝絮五斤?(装),缪缯五尺缘及殿(纯)。不智(知)?者可(何)人及蚤(早)莫(暮),毋(无)意?(也)。」?讯丁、乙伍人士五(伍)□,曰:「见乙有?复(复)衣,缪缘及殿(纯),新?(也)。不智(知)其里□可(何)物及亡状。」?以此直(值)衣贾(价)。

出子 爰书:某里士五(伍)妻甲告曰:「甲怀子六月矣,自昼与同里大女子丙?,甲与丙相捽,丙偾庰甲。里人公士丁救,别丙、甲。甲到室即病复(腹)痛,自宵子变出。今甲裹把子来诣自告,告丙。」即令令史某往执丙。即诊婴儿男女、生发及保之状。有(又)令隶妾数字者,诊甲前血出及痈状。有(又)讯甲室人甲到室居处及复(腹)痛子出状。?丞乙爰书:令令史某、隶臣某诊甲所诣子,已前以布巾裹,如?(杯)血状,大如手,不可智(知)子。即置盎水中榣(摇)之,?(杯)血子?(也)。其头、身、臂、手指、股以下到足、足指类人,而不可智(知)目、耳、鼻、男女。出水中有(又)?(杯)血状。?其一式曰:令隶妾数字者某某诊甲,皆言甲前旁有乾血,今尚血出而少,非朔事?(也)。某赏(尝)怀子而变,其前及血出如甲□。

毒言 爰书:某里公士甲等廿人诣里人士五(伍)丙,皆告曰:「丙有宁毒言,甲等难饮食焉,来告之。」即疏书甲等名事关谍(牒)北(背)。?讯丙,辞曰:「外大母同里丁坐有宁毒言,以卅馀岁时?(迁)。丙家节(即)有祠,召甲等,甲等不肯来,亦未尝召丙饮。里节(即)有祠,丙与里人及甲等会饮食,皆莫肯与丙共杯(杯)器。甲等及里人弟兄及它人智(知)丙者,皆难与丙饮食。丙而不把毒,毋(无)它坐。」

奸 爰书:某里士五(伍)甲诣男子乙、女子丙,告曰:「乙、丙相与奸,自昼见某所,捕校上来诣之。」

亡自出。乡某爰书:男子甲自诣,辞曰:「士五(伍),居某里,以乃二月不识日去亡,毋(无)它坐,今来自出。」?问之□名事定,以二月丙子将阳亡,三月中逋筑宫廿日,四年三月丁未籍一亡五月十日,毋(无)它坐,莫覆问。以甲献典乙相诊,今令乙将之诣论,敢言之。

折叠 编辑本段 解释

"式"是秦朝的一种法律形式,是关于国家机关在某些专门工作中的程序、原则及有关公文程式的法律文件。《封诊式》是"云梦秦简"中的一部分,它属于"式"的一种,是关于司法审判工作的程序、要求以及诉讼文书程序的法律文件。其中,除了两则关于"治狱"和"讯狱"的一般原则规定外,还有"封守"、"覆"、"有鞫"等有关法律文书程式的规定以及选编的典型式例。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