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21 03:43:02

落日余晖 - 2010年泰国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落日余晖》 (Tawan Yor Saeng)是萨尼·巴德帕格德编剧的家庭伦理剧,由维拉帕特·苏帕派布尔卡曼妮·耶美肯等主演 。

该剧是2010年泰国CH7年代大戏,讲述富家千金被调包成地位低下的穷渔家女,命运一夕改变,但所幸获牧场少主助养,逐步揭开身世谜团恢复身份,并收获美满爱情。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落日余晖

  • 外文名称

    Tawan Yor Saeng、ตะวันยอแสง

  • 类型

    爱情泰剧家庭

  • 出品公司

    泰国CH7

  • 制片地区

    泰国

  • 首播时间

    2010年2月15日周一周二档 Ch7

  • 导演

    Jaroon Thamsin

  • 编剧

    萨尼·巴德帕格德

  • 制片人

    何文新、潘红莲

  • 主演

    维拉帕特·苏帕派布尔、卡曼妮·耶美肯、皮拉甘·陂帕拉赛

  • 集数

    泰语20集、国语40集央视译制

  • 在线播放平台

    乐视

  • 出品时间

    2010年

  • 中国上映

    2013央视CCTV8海外剧场7.13

  • 豆瓣评分

    5.9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杜帕恩是个漂亮的女骑手, 救了来牧场游玩的杜安老爷和阿雅夫人,Duan(杜安)对杜帕恩一见钟情,在阿雅夫人的劝说下,她嫁给了杜安老爷,但是在生产时难产而死。杜帕恩的姐姐Pim(匹玛)因为贪婪,为了夺取家产,把妹妹女儿塔婉和恰好同时生下儿子的穷苦渔夫夫妻的儿子Nalian(那连)调了包。塔婉被这对渔夫收养,在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是富家千金的情况下成长。渔夫父亲因达因为误杀人罪而被逮捕入狱,继父是一个酒鬼加赌鬼,经常虐待母女。塔婉和玩伴阿英和被调包的那连打架,幸好遇到善良的阿莱少爷(Vee)救助了他们并带他们去逛庙会,小塔婉和阿莱打赌,阿莱输了答应当小塔婉一天男友。塔婉阴差阳错救了生父杜安老爷,因为她跟亲生母亲长得一模一样,杜安和塔婉非常投缘。杜安对性格恶劣的那连的身世起了怀疑,但遭匹玛下毒而死,杜安临终时立了遗嘱,要将其财产给杜帕恩的孩子。[1]

为了逃避那连的迫害,塔婉改名为Yor Saeng(余晖) ,剪掉长发,女扮男装,和改名为Nopadon(纳帕丹)的阿英,机缘巧合来到阿莱的牧场,并被收留下来工作。牧场主人阿莱是个好人,十分的绅士,性格温和有礼、风度翩翩,毫无阶级观念,他很喜欢也疼爱余晖,助养了他和纳帕丹读书,教导他们不要因为出身而妄自菲薄。剧照剧照 两人更是结识了善良的富家女Zaibun(佳本),并与其成为好友。那连和匹玛害怕塔婉争夺遗产,处处加害,欲将其赶出家门;生父的两个女儿因为阿莱喜爱塔婉,视她为情敌,也处处针对。佳本喜欢阿莱,她母亲巴夫人指定阿莱为门当户对的女婿,逼迫二人的婚事,视她为阻力;喜欢她的学长Data(他达)让塔婉和阿莱之间摩擦不断。塔婉在这激流涌动的险恶处境下,历经重重困难,凭其善良内心最终获得大家认可,与阿莱最终突破磨难,终成眷属。[2]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配音备注
Lek/阿莱Vee VeraparbSuparbpaiboon张云龙 男主角 牧场主人
Dawan(Yor Saeng)/塔婉(余晖)Pancake Khemanit Jamikorn李金燕 女主角与Nalian被Pim掉包的孩子
Nopadon纳帕丹/Eing阿英Guzbel Chawanop Pohprasert王学亮 与女主角从小一起长大,和Dawan一起化名进入农场
Zaibun佳本Tubtim Unyarin Teerathananpat徐佳琦 巴夫人的养女,和阿英在一起
Prommit普洛姆Sammie Puntitha Cowell谢轶辉Lek的侄女 刁钻古怪的
Duangporn杜帕恩Pancake Khemanit Jamikorn----女主角的母亲
Nalian那连mai nonthapan jaikunta郭盛 因达和萨伊的孩子 与Dawan掉包的孩子
Tada他达khet tarakhet刘思岑医生
Zidsai姬赛prae waraporn诚悦普洛姆的妹妹
Duan杜安老爷迪勒克·通瓦塔纳星群 Dawan的父亲
Yai阿雅夫人格查戈恩·尼玛戈恩任怡洁杜安老爷的大夫人,心地善良
Pim匹玛阿皮拉德·帕瓦普塔南江焱 杜帕恩的姐姐,心狠手辣,为争夺遗产甚至要把自己的亲侄女杀害
Sai萨伊拉查尼戈恩·帕玛尼赵虹 Dawan养母,Nalian的生母
Ba巴夫人瓦斯提·斯里拉方刘雪婷 佳本的养母
Sion萨恩伊卡潘·班勒里特付绍业喜欢匹玛,杜安家的佣人,并被Pim一次次利用
Yingda因达童考·帕特拉查克柴李璐 Dawan养父,Nalian的生父
接生婆 达拉尼纳特·帕提匹提----贪钱的接生婆,最后被杀害
阿凡巴恩·彻恩伊姆----Lek的仆人,搞笑幽默

折叠 职员表

制作人何文新,潘洪莲
监制苏朗·普利姆普瑞
编剧萨尼·巴德帕格德
摄影瓦查拉·斯里普卡
配乐皮拉潘·潘普拉姆恩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Dawan,富家小姐

父亲为杜安老爷,母亲为杜帕恩,被姨妈Pim调换到渔民Yingda的家,过着艰苦的日子。养母Sai入狱后,女扮男装,改名为Yor Saeng,到Lek的农场里工作。得知真实身份后的她保持善良的本性,感动了周围的人,并与Lek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Lek,Yai夫人的弟弟

朝阳之家农场的主人,气质儒雅的绅士,毫无世俗观念的他资助Dawan读书,教会Dawan不轻言、不自卑,在与Dawan相处的过程中暗生情愫,虽与Dawan之间有众多的误会,但最终经历磨难的他们幸福地生活下去了。

LekLek

Eing,Dawan的好朋友

同样是渔民家的孩子,随Dawan改名为Nopadon,爱上Zaibun的他做了一名警察,开朗的他最终赢得了Zaibun的心,Ba夫人也终于冰释前嫌,同意两人的恋情。

Zaibun

心地善良,Ba夫人的养女。性格软弱的她在Eing的帮助下学会坚强,受母亲的影响,使她以为自己爱的是Lek,Lek的淡然使Zaibun明白了自己的心,最后取消与Lek的婚约,和Eing幸福地在一起。

Eing和ZaibunEing和Zaibun

Tada,Dawan的学长

在学校多次出面帮助Dawan,深爱Dawan的他明白Dawan与Lek的感情后,选择放手,在夜总会救出Prom和Zidsai后,Prom倾心于他,两人终成一对。

TadaTada

Prom,Duan老爷的长女

喜欢Lek的她不断破坏Dawan和Lek的感情。在与Tada相处的时候

暗生情愫,最终在一起了。

Nalian(那连)

Nalian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一直过着富家大少那种衣食无忧、骄纵任性的生活。他几次偶遇Dawan都闹得不欢而散,他戏弄穷人、对长辈毫无尊敬之意,屡屡仗势欺人的行为,让很多人不满。但他却丝毫无悔改之意,因为他坚信自己就是Duan老爷巨额财产的继承人。殊不知,他只是Pim实施狸猫换太子计划的棋子。在得知自己的真实身世后,他杀了当年的接生婆和Soin,并举枪要袭击Dawan,最终被父母的爱感动而悔过自新,最后自杀谢罪。

Zidsai(姬赛)

Duan老爷的小女儿,Prom和Nalian的异母妹妹,人长的小巧玲珑,十分可爱,本心不坏,但很歧视穷人;后来被Tada改变。她喜欢舅舅Lek,常和Prom争风吃醋,但却对Prom极度依恋,在被赶走后一直尾随Prom去任何地方,最后还促成了她和Tada的事。

Duan老爷(杜安老爷)

大户人家Banchabladin(巴查布拉丁)家的老爷Duan,家底丰厚。他有多位妻子,Yai夫人是为正妻,而Duangpor夫人是他最爱的侧夫人,她在女儿出生时因难产去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相貌与Duangpor极为相似的Dawan后,Duan老爷彻夜难眠,勾起了心中美好的回忆。他突然意识到,自己那个不争气的骄横儿子很有可能并非亲生骨肉,于是他修改了遗嘱,把巨额财产留给了Duangpor的孩子。

Yai夫人(阿雅夫人)

Yai夫人是杜安老爷正室夫人,通情达理,但没有子嗣,她与Dawan的母亲Duangpor原是主仆关系,看出自己的丈夫Duan老爷喜欢Duangpor,便说服了Duangpor嫁给Duan老爷。Duangpor因难产去世前告诉Yai夫人她的孩子胸前有一颗心形红痣,阿雅夫人对此耿耿于怀。而当她见到女扮男装的Dawan后,渐渐发现Dawan的真实身份,并给予了Dawan极大的关爱。一心掠夺财产的Pim和Nalian几次加害Yai夫人,她不顾个人安危,最终将遗产留给了Dawan。

Duangpor夫人(杜帕恩夫人)

Duangpor是Duan老爷去世的侧夫人,为人善良,是Duan老爷一生的挚爱。

Pim(匹玛)

Pim是Dawan的亲生母亲Duangpor的姐姐,正是由于Pim从旁精心安排,Sai的亲生儿子Nalian才被调换到Duan老爷家,被当成了富家少爷。Pim一直希望控制Nalian而夺取Duan家的财产,但是她没有想到事与愿违,她的险恶用心终究落得一场空。

Yingda(因达)

Yingda本是个渔民,与Sai过着平静的日子。然而,他失手杀人被关进了监狱,在得知前妻Sai杀人入狱后,他惦念妻子儿女的安危,越狱逃了出来。Yingda本性善良,在逃出监狱偶遇女儿Dawan后,他为了救女儿杀害了一同越狱的同伴。

Sai(萨伊)

Sai是Dawan的养母,她当年将自己的亲生儿子与富人家的女儿交换,也是为了儿子能有更好的生活。她在丈夫Yingda入狱后与Kao再婚,最终为了保护Dawan不受Kao伤害而杀死了Kao,由此入狱,她也不得不让Dawan投奔亲生父亲一家。

Balami/Ba夫人(巴夫人)

Zaibun的母亲,看小时候的Zaibun可怜而收养了她。Ba夫人虽然看着刻薄,但其实内心是好的,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她虽屡屡出言侮辱Dawan和Eing,其实都是因为太在乎Zaibun,怕她误入歧途受到伤害,最后同意了Zaibun和Eing的婚事,使有情人终成眷属。

Soin(萨恩)

Banchabladin家的家奴,深爱Pim,因此帮Pim做了不少坏事,包括Dawan和Nalian的掉包,逼疯Sai等,最后自责难当,决心让一切回归原位,被丧心病狂的Nalian杀害。

Kao(阿浩)

Sai的第二任丈夫,嗜赌成性,常和Eing的父亲一起去赌博,最后因要伤害Dawan而被Sai所杀。

Fon(阿凡)

Lek的仆人,是个搞笑的角色,Dawan一开始就是由其带回朝阳农场,在Dawan和Lek之间不知不觉牵了不少红线。

Hou(霍伊)

囚犯,和Yingda一起越狱,最后被护女心切的Yingda所杀。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主题曲:《晚霞》

演唱者:卡曼妮·耶美肯

歌词大意(由国语版中央电视台CCTV8翻译):

炽热的太阳光

在你入睡前

还点缀着天空

尽管已经筋疲力尽

却不曾请求得到你的理解

太阳啊

余晖在等待

只为再现那无比的辉煌

等黎明到来

黑暗消失

等明日朝阳升起照亮心房

让天空充满光芒

如果我们是太阳

是否能够做到即使失去信心

也不会气馁

你让我感到惊慌

即使流泪我也要坚持下去

太阳啊

余晖在等待

只为再现那无比的辉煌

等黎明到来

黑暗消失

等明日朝阳升起照亮心房

让天空充满光芒

如果我们是太阳

是否能够做到即使失去信心

也不会气馁

你让我感到惊慌

即使流泪我也要坚持下去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该剧于2010年上映,收视纪录:首播收视为12,结局收视为16,平均收视为12.60,最高收视为16。

2013年中国电视台CCTV8海外剧场引进热播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第1集
    塔婉是一个渔民家的孩子,虽然日子很穷,但是她和小伙伴阿英在一起过得非常开心。她的养母非常疼爱她,但是她的养父却嗜赌如命,从没给过她父爱。塔婉并不知道她的生父生母其实是大户人家巴查布拉丁家的老爷和杜帕恩夫人。 当年,她的母亲生下她之后就死了。她的大姨萨伊为了能够得到巴查布拉丁家的家产,就把她自己的亲生儿子与塔婉调包了,从此两个孩子的命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男孩子那连过着富足的生活,却并不懂得珍惜。 他无所事事,只等着将来父亲过世,继承遗产。而塔婉非常珍惜现有的一切,总希望能够有机会上学,将来能够找分工作来报答母亲的的养育之恩。 一次,塔婉的生父杜安老爷和养子那连一起外出,船翻了之后,杜安老爷不幸落水,幸好塔婉和阿英就在附近,把他救上了岸。杜安意外地发现竟然有人和自己的爱妻杜帕恩长得那么相像,这个人就是塔婉。
    第2集
    Pimlapas是一个富家女,性情高傲,这天外出回来,发现了爸爸正在看书,就主动翻看,原来是后母上了杂志说着抹黑父亲的话,心里就不爽,在父亲面前又说起了后母的坏话。但是父亲不听,Pim又趁机想要父亲给自己买新车,父亲因为她本身就有新车而自己又没有钱就不愿意买。但是Pim却以为父亲什么都买给后母,却什么也不给自己,对着父亲大吵大闹。Pim的后母是一个时装设计大师,对这个任性的Pim也心生不满,这次Pim跟她在公司相见。后母说了不好的话,Pim听着就上前打她,于是两人争吵打了起来。身边的人赶紧劝架。 Pim的爸爸自杀了,Pim心里很难受人。因为跟后母关系不好,就认定是后母害死了父亲。而后母则在公众面前故作伤心,自责是自己跟丈夫离婚才导致丈夫自杀。Pim因此很生气,又想要打后母,而后母因为之前的离婚就拿走了丈夫所有的钱财,认为Pim以后不可能会再这么狂妄,什么都会失去。Pim召集了众位仆人给他们发放了最后的一个月工资,表示这个家太大自己很难管理,要大家等葬礼结束后就可以离开了。 Pim因为心里很烦,去了酒吧,一些认识她的人,都暗自在调笑她而酒吧里有人看PIm长得漂亮就想要调戏她。Pim很生气,伤心的走了。Pim因为想要报复后母,一直翻着报纸,发现了跟后母合作一家公司正在准备找时装模特,就准备去。于是,Pim来到了酒店定住了一个星期。这时,酒店的老板Ramet看到Pim长得漂亮有些心动。Pim来到房间看到了房间质量很差,就要换成是豪华套房,而总统套房因为有人已经预定,Ramet就让Pim先进去住。
    第3集
    杜安老爷与塔婉一别,倍感伤心,他整日茶饭不思,日夜期待能够再次见到塔婉。可惜,到死他都没能再见女儿一面。 他在临终前立下了新的遗嘱,他把继承人由那连更改为杜帕恩的孩子。那连在父亲临终前也没有守在床前,他不仁不义不孝的行为让大家看在眼里。阿莱想要承担起这个家的重担,但是匹玛和那连对他心里十分不服。
    第4集
    杜安老爷的两个女儿姬赛和普洛姆却非常高兴,因为她们对阿莱心生情愫,还互相争风吃醋。萨伊为了救塔婉,失手杀了丈夫,被警察带走了。 萨伊在走前写了封信,叫塔婉带着信去找匹玛和杜安家的管家萨恩。可惜塔婉遇到了小偷,在与小偷的扭打中把信掉进了水里。身无分文的塔婉和阿英想尽办法,终于来到了杜安老爷家。
    第5集
    塔婉和阿英按照母亲的指示来到了巴查不落丁家的码头,他们发现里面的人都在忙着操办丧事,就不想打扰人家,悄悄地划着船要离开。没想到,那连开着快艇在水面上与他们的小船斗起气来。塔婉情急之下掏出弹弓,射中了那连的额头,那连大叫一声,跌入水中,这场闹剧才算暂时告一段落。 为了躲避追捕,塔婉和阿英告别了狱中的萨伊,女扮男装,改名换姓后离开了老家,塔婉的新名字叫余晖,阿英的新名字叫帕纳丹。对外,他们以兄弟相称。
    第6集
    机缘巧合,他们四处漂泊,来到了阿莱的农场,阿莱并没有识破他们的身份,将他们收留下来。塔婉和阿英在农场里也感到非常幸福。他们要努力工作,攒钱去见萨伊。 匹玛和那连合起伙儿来要找到杜安老爷的遗嘱看个究竟。匹玛来到了阿雅的房间,从一个黑色的箱子里找到了文件。就在她正要打开一看究竟时,阿雅回来了。
    第7集
    普洛姆来到了农场,她有意留下来在浴室里引诱阿莱,没想到却把前去帮阿莱打扫卫生的塔婉揽在了怀里。 普洛姆发现是塔婉之后,大为恼火,她在阿莱面前恶人先告状,要阿莱处罚塔婉,没想到阿莱却站在了塔婉一边。 为了不让普罗姆再回来骚扰自己的生活,阿莱命令塔婉搬到自己的房间与他同床而眠,塔婉没办法只好答应了。
    第8集
    农场里来了一位客人,她就是阿雅夫人的朋友巴夫人。巴夫人和女儿相依为命,守着一个农场,她对女儿佳本管教分外严格,让佳本感到窒息。 一次,巴夫人带着佳本来拜访阿莱,巴夫人希望能把女儿嫁给阿莱。可是佳本对塔婉和阿英下河摸鱼更感兴趣。 3个人拿着鱼满身泥巴地回来了,这让巴夫人非常尴尬。佳本回去之后受到了母亲的严惩,不过她偷偷地溜回去跟塔婉和阿英成为了好朋友。 农场里要举行赛马比赛了,阿雅前去观战,她看到了塔婉骑在马背上,与杜帕恩十分相像。
    第9集
    阿雅和弟弟阿莱到农场观看一年一度的赛马比赛,阿莱安排塔婉骑着火龙驹参赛,并吩咐她只能赢不能输。 塔婉利用这次机会,提出赢了比赛要跟阿英去上学的要求,阿莱只好答应。赛场上,塔婉一举击败所有选手,第一个冲过了终点。 阿雅看到塔婉的表演让她回想起当年的杜帕恩,于是她上前询问塔婉的身世,并要见见她的父母。很快阿雅就看出了塔婉并非是个男孩,就开始教她插花、刺绣的手艺,对塔婉倾注了一片爱心。塔婉也对阿雅感到格外亲切,两个人最后开始以母子相称。
    第10集
    萨伊在狱里受到了迫害,不得已逃了出来。她来到杜安老爷家,却碰到了亲生儿子那连。 她本想与儿子叙叙旧亲近一番,却被那连一顿破口大骂。匹玛闻声赶至,把萨伊关进了仓库里,开始言行逼问塔婉的下落。 就要开学了,阿雅夫人领着塔婉和阿英去做校服,她给塔婉做了一身女装,塔婉明白了夫人早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塔婉本想向阿莱说清自己的身份,却一直开不了口。
    第11集
    塔婉女孩子的身份终于公开了,阿莱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不管塔婉如何解释,他都听不进去。 几天后,塔婉把男孩子的衣服换上,恢复了之前男孩子气的样子,来到阿莱的房间哄他开心,阿莱终于原谅了她。在学校里,那连看到阿英和塔婉也来上学,就对他们进行挑衅,不肯受委屈的阿英和塔婉与那连等人打了起来。 好心的学长他达前来劝架,反被侮辱,于是他达也加入到了战斗中。最后老师出现,一场恶战才结束。阿雅把塔婉和阿英留在了杜安老爷家中,家里的恶战也延绵不断,那连、普洛姆和姬赛总是找茬欺负塔婉和阿英。
    第12集
    一次塔婉被姬赛绊了一跤,打破了杜安老爷心爱的古董。一家人赶过来看热闹,等着阿雅夫人惩罚塔婉。塔婉固执地承认是自己的错,受到了阿莱的惩罚。阿莱惩罚她并非是因为打破了古董,而是因为她撒谎承认了不该承认的错。 阿莱一怒之下说了狠话,要她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塔婉非常伤心,她悄悄地换上了旧衣服,想跟阿英离开这是非之地。 萨伊被匹玛折磨,变成了疯子,她拿着一块破布抱在怀里,念着塔婉的名字。与此同时,毫不知情的塔婉也在思念着母亲,想要过回从前在船上跟母亲相依为命的生活。
    第13集
    塔婉一气之下跟阿英离开了杜安老爷家,两个人来到了塔婉养父因达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可是怎么找都没有找到父亲。正在这时,塔婉发现钱包被小偷偷走了,她一边喊一边.追,情急之下,小偷掏出了刀,意欲行凶。关键时刻,阿莱出现,他把小偷制伏了。 阿莱追上塔婉,对她说出了心里话。塔婉知道阿莱非常疼爱自己,也就乖乖地答应跟他回去了。只是塔婉不想回杜安老爷家,她宁愿跟阿莱回农场去。阿莱要塔婉把杜安老爷家当成是一场考验,要她用爱心去改变所有不喜欢她的人,塔婉记在了心里。
    第14集
    当晚,阿莱领着塔婉留在外地,逛了庙会。两个人进行了一场射击比赛,阿莱并不知道多年前,有一个曾经赢了他的小女孩就是眼前的塔婉,塔婉却对往昔的事情历历在目。塔婉提出要跟阿莱合影,因为她担心阿莱长期生活在国外,会再也见不到他。 阿莱坦白了心声,他与塔婉约定不会改变自己的心,不会忘记塔婉。回到家后,塔婉发生了变化,她不再对那连等人以牙还牙地对抗了,开始了与他们斗智斗勇,结果她发现这样做会更有力量。 在学校里,阿英带头偷芒果,遭到了惩罚,孩子们在老师的教导下,懂得了要遵守纪律,勤奋学习。塔婉和阿英在错误和泪水中不断地磨炼、成长。
    第15集
    萨伊的前夫因达在狱中服刑的时候得知妻子越狱潜逃,就伙同另外一个犯人霍伊从监狱里逃跑了。 谁知,因达和霍伊恰巧来到了阿莱的农场并跟前来农场散心的塔婉等人撞在了一起。因达了解到塔婉就是自己的养女,他为了保护女儿跟霍伊扭打成一团,阿莱也冲进去冒着生命危险营救塔婉。 最后因达杀死了霍伊,救下了女儿。但是,因达并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他看到女儿生活得这么幸福为她感到非常高兴。
    第16集
    塔婉的学长他达前来探望受到惊吓的塔婉,不巧被阿莱撞见,阿莱误会塔婉另有新欢,就赌气提前去了美国。 塔婉从学校急急忙忙地赶回去,却没能见到阿莱最后一面,两个人的感情就此出现了一个小的裂痕。萨伊仍然被困在停尸房中,不知因达什么时候才能把她解救出来。
    第17集
    那连染上了吸毒的恶习,他开始偷家里的钱去买毒品,但是被匹玛及时发现并制止了。 匹玛悄悄地把那连偷的钱放在了塔婉的房间,这样阿雅夫人只好惩罚塔婉,把塔婉从家里赶到了岸边的船屋里。夜里,塔婉做了个梦,她梦到了生母也在这条船上生活着。 醒来后,塔婉看到了萨恩,就跟他闲聊起来,萨恩给塔婉讲杜帕恩的故事,匹玛发现后制止了他。
    第18集
    一转眼,阿莱在美国生活了两年,他写给塔婉的信全部被普洛姆拿走,塔婉和阿莱之间一直没能顺畅地沟通。 普洛姆在写给阿莱的信中诋毁塔婉移情别恋,这让阿莱和塔婉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 因达终于找到机会把萨伊从停尸房中解救出来,但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跟养女塔婉团聚。
    第19集
    塔婉深得阿雅夫人的宠爱,但是她的生活并不能因此而过得幸福安宁。 一天,塔婉和同学们到了一个岛上参观学习,那连砸烂了当地居民烧制的瓦罐,粗鲁地谩骂并推倒了老人,塔婉等人前去制止,那连心里愤愤不平。最后,那连心生一计,他要报复塔婉。学生们开始登上返程的船,在那连的设计下,塔婉和他达被落下了。 回到家中,那连同匹玛和两个姐妹一同造谣,说塔婉和他达两个人夜不归宿,有伤风化,要阿雅夫人找他达的父母给塔婉下聘礼,把塔婉嫁给他达。 因达暗中得知情况,及时把女儿送了回来,一场风波才就此化解。因达多次出现解救塔婉引起了匹玛的怀疑,匹玛派萨恩四处打探消息,看塔婉到底在跟谁交往。
    第20集
    结果萨恩却找到了萨伊,正在他跟萨伊撕扯的时候,因达出现了,因达从萨恩手中把妻子解救出来,但是萨恩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了匹玛。 塔婉和阿英都顺利地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塔婉要当老师,阿英要当警察。这让阿雅心花怒放,她很欣慰自己收养的孩子都很有出息。那连因为殴打老师被取消了考试资格,姬赛因为学习成绩不好没法继续读书,只能留在家中学习家务。 阿雅准备让塔婉成为自己合法的女儿,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更好地保护塔婉,但是这让匹玛等人非常紧张。 匹玛找到接生婆,又买来了毒药,不知她这次打算毒死谁。阿莱就要回来了,所有人都很开心,普洛姆开始筹备宴席。 塔婉给阿莱准备了一块手表,佳本也买了领带等礼物,大家都盼着阿菜回来。
    第21集
    阿莱回来了,所有人都出去恭候,并一一献上自己的礼物。 塔婉却躲在厨房里不肯出来,要不是他达劝她,她还是不肯出去。塔婉出来看到了阿莱,她的心情非常激动,但是看到普洛姆跟阿莱那么亲密,她立刻又忧愁起来。塔婉的心思被因达看在眼里,他把塔婉拉到一边,给塔婉看了一盒子被撕碎的信。 塔婉这才明白原来阿莱对自己依然没有变心,她立刻恢复了笑容去找阿莱。 阿莱看到塔婉也是激动万分,但是想到普洛姆对自己讲的那些伤害塔婉的话,他又板起脸来。
    第22集
    好在这对有情人最终解除了误会,言归于好。阿雅喝了塔婉送来的汤药,夜里发病被送去医院。医生诊断的结果是,阿雅中毒了。没有了阿雅的家,那连开始称王称霸,那连同普洛姆等人把塔婉赶出了家门。 塔婉流落街头,想起了母亲。她在哭诉自己痛苦的遭遇时,仿佛听到了母亲的歌声。其实萨伊就在附近,两个人却无缘相见。 阿莱得知塔婉被赶出家门,立即到外面四处寻找,找到塔婉的时候,他看到塔婉正伏在他达的肩上。于是,阿莱醋意大发,转身回到了医院。
    第23集
    塔婉来到阿雅夫人的病房门口,但是却被匹玛拦在门外。匹玛对塔婉百般刁难,最后大打出手。那连依旧整日无所事事,匹玛提醒他应该去公司工作了,以防公司被别人抢走。 那连这才穿戴整齐,来到了公司,他没坐一会儿,就开始闹着要吃饭,保姆给他换了三四家不同的饭菜,他都不喜欢。 最后,因达把自己的饭菜拿出来让保姆送给那连。那连感觉饭菜的味道正合胃口,就要求以后只吃这家的饭菜。
    第24集
    偶然间,那连发现自己吃的饭菜竟然是因达做的,他非但没有感恩,反而觉得吃了下等人的东西让他恶心。 巴夫人要阿莱为阿莱跟佳本被困在雨中一夜未归的事给个说法,逼着阿莱跟佳本结婚,阿莱无奈只好答应了。 塔婉听到这个消息泪如雨下。夜里,塔婉独自承受着痛苦,忽然幼时父亲经常吹奏的笛声把她唤醒,原来是因达在她身边吹奏着笛子。 因达要塔婉坚强起来做个好人,将来一定会有善报。有了因达的安慰,塔婉感到非常幸福。
    第25集
    接生婆又跑去找匹玛要钱,两个人吵了起来,接生婆说出了当年的事,恰巧被躲在一旁的那连听到。那连质问匹玛自己的身世,匹玛只好照实说了。那连问还有哪些人知情,匹玛说除了他们只有萨恩和接生婆知道。 那连要寻找机会除掉知情人,隐瞒自己的身世,很快他就把接生婆杀死了,尸体被萨恩和匹玛埋在了花园里。 塔婉见佳本整日闷闷不乐,问过之后,知道是阿莱对婚事一点都不上心,于是塔婉主动提出去找阿莱谈谈。
    第26集
    塔婉和阿莱这两个有情人开始斗嘴,互相不肯表白自己的真实想法。但是在塔婉不小心摔晕后,阿莱却在塔婉的床边守候着,第一次对她说了“我爱你”。 他达随后赶来,与阿莱大打出手。塔婉最后还是跟他达离开了,因为阿莱已经要结婚了,留在他身边对大家都不好。 因达和萨伊找到了一个机会跟儿子那连在一起,但是那连从内心深处厌恶这对穷夫妻,他只想过阔少爷的生活,哪里会认这样的父母,因达和萨伊感到非常伤心。
    第27集
    警察来到杜安老爷家调查接生婆失踪一案,匹玛早有准备,很快就把警察打发走了。 阿雅终于醒过来了,她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塔婉。她回到家中,把那连和匹玛从自己的房间赶了出去,并把塔婉从他达家中接了回来。 她还请来律师,当着众人的面立下遗嘱,她死后塔婉将继承她的所有财产。那连和匹玛见状合谋要再次杀害阿雅,可是几次三番,阿雅都躲过了死亡的威胁。
    第28集
    最后一次那连直接把阿雅推入河中,幸好阿雅被因达和萨伊救起,阿雅隐约感觉到塔婉应该就在身边,因为萨伊就在附近,这也让匹玛更加感到紧张不安。 佳本多次催促阿莱跟自己去试结婚的礼服,可是阿莱仿佛并不热心,他打发阿英代替自己跟佳本去试#LN。 结果阿英跟佳本在试衣服的时候,在店里穿着礼服拍了合影。阿英一再告诉佳本阿莱并不爱她,希望佳本放弃这桩婚事。但是佳本为了母亲和家族的声誉,坚持要结婚。
    第29集
    萨恩听说杜安老爷给自己留下了田地和钱用来养老,他深感自责。 一次他无意中听到了余晖和阿英的谈话,知道了原来余晖就是塔婉,就是萨伊的养女。 他终于明白原来塔婉就是杜安老爷和杜帕恩夫人的亲生女儿,他发誓要维护塔婉在巴查布拉丁家的地位,要对老爷的恩情做出回报。 可惜没多久,萨恩就被那连扎伤掉进河中。警察再次来到巴查布拉丁家,那连和匹玛编造了谎言,诬陷是因达所为。
    第30集
    警方在调查萨恩命案的同时,发现了接生婆的尸体,大家对这两起命案有了各种猜测。 阿莱和佳本的婚礼越来越近了,可是阿莱依然不慌不忙,他把心思都放在了塔婉身上。 他想创建一所学校,将来让塔婉去那里教书,还一厢情愿地准备了一枚戒指,要塔婉和他达结婚时用。塔婉一气之下,把戒指用石头砸烂了。
    第31集
    佳本和阿莱的婚期越来越近了,这让普洛姆深感不安,她希望把佳本和阿莱的婚事搅黄,于是想了一个坏主意。她把阿莱约到一家饭店,在阿莱的酒中下了安眠药,当晚她把阿莱关在了自己的房中。 第二天一早,阿雅等人得知普洛姆与阿莱过夜大吃一惊。普洛姆谎称阿莱跟自己已经发生了关系,要阿莱为自己负责。阿莱也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好任由普洛姆发落。巴夫人对阿莱破口大骂,这时姬赛从角落跑了出来,她把普洛姆的阴谋揭穿了。 为了惩罚普洛姆和姬赛,阿雅让司机把她们送到清迈去生活。可是,半路上普洛姆下了车,姬赛也跟着她一起去了一家酒吧应聘。
    第32集
    当晚,两个人就被换上了衣服,准备接客。碰巧塔婉和他达路过此地,他达冲进去救走了姐妹俩,塔婉则回去找来了阿莱,等他们赶到酒吧的时候,坏人正在气头上,于是拿出枪来追杀塔婉和阿莱,多亏好心人搭救,他们才逃过一劫。 夜里塔婉和阿莱住在了一个小房间内,阿莱追问塔婉,到底愿不愿意让他娶佳本,塔婉不肯正面回答。 佳本和母亲按照约定请负责结婚登记的人来到了杜安老爷家中,可是阿菜没有出现,佳本感觉阿莱并不爱自己,流下了委屈的眼泪。
    第33集
    佳本离家出走了,阿英好不容易把她找到说服她回家。阿英不卑不亢地对巴夫人说出了心中埋藏已久的话,要巴夫人学会尊重别人,不要小看出身卑微的人。 当佳本得知巴夫人不是自己亲生母亲,她非常想了解自己的身世,想找到自己的生身父母。阿莱对佳本的事并不热心,反而是阿英一直陪在佳本身边鼓励她、安慰她。 阿莱把心思都放在了塔婉身上,他一厢情愿对塔婉的未来进行着规划,他要建学校让塔婉在那里做老师,还要给塔婉和他达操办婚事。
    第34集
    塔婉见到阿莱总是要他多花点时间去关心佳本,两个有情人谁都不愿意表白自己的真心。 萨恩被因达救起之后,总认为自己有使命去找匹玛和那连复仇并把那连和塔婉的身世告诉阿雅夫人,可是他没能完成心愿就被那连残忍地杀害了。 塔婉和阿英就要毕业了,阿雅想摆宴席庆祝一番,遭到了匹玛和那连的反对,那连悄悄酝酿着更残忍的计划。
    第35集
    塔婉和阿英的毕业典礼上,因达和萨伊也来了,他们躲在大门外偷偷地看着自己的养女,感慨万千。那连在宴会上要烧掉塔婉的毕业证书,大家怎么劝都没用,最后阿莱掏出枪来吓唬那连,才总算把塔婉的毕业证保住了。 阿莱拿父母订婚时的戒指送给塔婉当毕业礼物,可塔婉并不知道阿莱的心思,任性地把戒指丢在了地上。阿雅发现了这枚家传的戒指,质问阿莱为什么拿出来,塔婉这才知道这枚戒指的重要性,她明白了阿莱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很重要的人。
    第36集
    宴会结束后,塔婉来到农场找到阿莱,两个人言归于好,阿莱把戒指戴在了塔婉的手上。佳本恰巧看到此情此景,她对母亲说要退婚。 巴夫人不肯就此罢休,她装病住进医院,佳本也只好答应母亲早日跟阿莱完婚。因达得知儿子罪孽深重越陷越深,他把儿子劫持到自己的船上,希望用父母的爱把儿子领回正路。
    第37集
    在父母的关爱下,那连的内心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他在船上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对父母产生了依恋,回到了巴查布拉丁之后,他依然对这段短暂的时光念念不忘。 有一次吃饭不顺心,他就想起了母亲做的可口饭菜,他重新回到了父母那里,可是他却发现塔婉在父母的船上,3个人其乐融融,他没有现身就离开了。 那连痛恨塔婉,他认为塔婉不仅要跟他争家产还要争父母。佳本和阿莱的婚期到了,但阿莱迟迟不肯出现,最后他对姐姐坦言自己并不想结婚,他说自己的心上人是塔婉。
    第38集
    那连发现匹玛精神不正常,担心她会把自己杀人的秘密和出身告诉外人,就把匹玛关在了停尸房里。匹玛更加受刺激,她找了个机会逃了出去,她来到了埋葬萨恩的花园,乞求得到萨恩的原谅。 阿雅等人听到声音,就走了过去,匹玛精神恍惚,以为死去的人来找她算账,就把自己下毒害死杜安老爷,抱走杜帕恩孩子的事都说了,还说出了那连杀害萨恩和接生婆的事,阿雅等人目瞪口呆。
    第39集
    那连因为心里不平衡,找到萨伊家,要对塔婉下毒手,多亏阿莱等人及时赶到,塔婉才幸免于难。那连因此被警方通缉,他不得不离开巴查布拉丁家。 塔婉的身世浮出水面,大家在她21岁生日时公布遗嘱,塔婉成为家产的继承人,那连赶在这个时候拿着枪冲了进来,阿莱扑上去救了塔婉一命。 在因达和萨伊的规劝下,那连彻底醒悟,他放下手中的枪,跟父母离开了巴查布拉丁家。本以为那连可以重新做人,但是他趁父母不在的时候,用刀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第40集
    因达看破红尘,去寺庙当了和尚,萨伊跟着女儿住进了巴查布拉丁家。匹玛依然精神恍惚,塔婉接受了匹玛这个唯一的亲人,这让匹玛感到了几分温暖。 阿英舍命保护佳本,赢得了巴夫人的认可,巴夫人终于同意佳本和阿英成婚。他达跟普洛姆之间擦出了爱情火花,阿莱和塔婉这对欢喜冤家最终也走到了一起。 (大结局)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