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01 12:13:24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朱鹮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3个义项):

朱鹮 - 鹳形目朱鹮属鸟类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动物
动物
编辑分类

朱鹮(学名:Nipponia nippon)古称朱鹭、红朱鹭,朱鹮系东亚特有种。中等体型,体羽白色,后枕部有长的柳叶形羽冠,额至面颊部皮肤裸露,呈鲜红色;繁殖期时用喙不断啄取从颈部肌肉中分泌的灰色素,涂抹到头部、颈部、上背和两翅羽毛上,使其变成灰黑色。

栖息于海拔1200~1400米的疏林地带,在附近的溪流、沼泽及稻田内涉水,漫步觅食小鱼、蟹、蛙、螺等水生动物,兼食昆虫;在高大的树木上休息及夜宿;留鸟,秋、冬季成小群向低山及平原作小范围游荡;4~5月开始筑巢,每年繁殖一窝,每窝产卵2~4枚,由双亲孵化及育雏,孵化期约30天,40天离巢,性成熟为3岁,寿命最长的记录为37年。曾广泛分布于中国东部、日本、俄罗斯、朝鲜等地,由于环境恶化等因素导致种群数量急剧下降,至20世纪80年代仅我国陕西省南部的汉中市洋县秦岭南麓仅有7只野生种群,后经人工繁殖,种群数量已达到2000多只(2014年),其中野外种群数量突破1500多只,朱鹮的分布地域已经从陕西南部扩大到河南浙江等地。

5
本词条 名片文字过长,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朱鹮

  • 学名

    Nipponia nippon

  • 别称

    亚洲朱鹮,日本朱鹮

  • 朱鹮

  • 动物界

  • 脊索动物门

  • 亚门

    脊椎动物亚门

  • 鸟纲

  • 亚纲

    今鸟亚纲

  • 鹳形目

  • 鹮科

  • 亚科

    鹮亚科

  • 朱鹮属

  • 亚种

    无亚种

  • 命名者及年代

    Temminck,1835

折叠 编辑本段 外形特征

朱鹮朱鹮

朱鹮非繁殖期通体白色,头、羽冠、背和两翅及尾缀有粉红色。翅下和尾下亦缀有粉红色,飞翔时极明显可见。最外侧飞羽几全暗褐色,仅基部的内外缘以及羽干白色。第二枚内翈沿羽干中央部分以及羽端暗褐,第三枚仅先端沾染一些暗褐色,其余飞羽全白色。头后枕部羽毛延长成矛状,形成松散的羽冠。繁殖期头、上背和颈缀有灰色,两翅粉红色较浅淡,第1-5枚初级飞羽具灰褐色端斑。[1]

成鸟全身羽色以白色为基调,但上下体的羽干以及飞羽略沾淡淡的粉红色,尤以初级飞羽的粉红色较浓,头颈部的羽毛特化伸长形成下垂的冠羽,整个面部,包括额部、眼周、眼睑和下嘴基部裸露无羽毛,且呈鲜艳的红色,喙的尖端和下喙的基部红色其他部分黑色,虹膜金黄色,脚亦为鲜亮的红色。繁殖季节的成鸟在整个头部和颈部乃至肩部会分泌出黑色的小颗粒,将头颈肩部沾染成灰黑色,但必须指出这种颜色的变化是由分泌物造成的而非羽毛本身颜色的变化。

虹膜橙红色,嘴黑色,嘴基及头裸露部分朱红色,跗蹠、爪及胫下部裸露部分亦为朱红色。幼鸟两颊被有绒羽,其余脸部裸露无羽,橙黄色。体羽缀有烟灰色而具玫瑰色光泽。初级飞羽黑褐色,脚淡褐色,虹膜淡黄褐色。

大小量度:体重♂1700-1885g,♀1465g;体长♂783-790mm,♀679mm;嘴峰♂182-183mm,♀137-150mm;翅♂380-450mm,♀375-380mm;尾♂180-188mm,♀16-165mm;跗蹠♂85-90mm,♀75-77mm。(注:♂雄性;♀雌性) 

折叠 编辑本段 栖息环境

朱鹮生活在温带山地森林和丘陵地带,大多邻近水稻田、河滩、池塘、溪流和沼泽等湿地环境地带。朱鹮在野生环境中非常喜欢湿地、沼泽和水田。喜欢栖息于海拔1200-1400米的疏林地带的高大的树上。[2]

折叠 编辑本段 生活习性

折叠 习性

性较孤僻而沉静,除起飞时鸣叫外,一般活动时不鸣叫。常单独或成对或呈小群活动,极少与别的鸟合群。行动时步履迟缓,飞行时两翅鼓动亦较慢,头、颈向前伸直、两脚伸向后,但不突出于尾外。白天活动觅食,晚上栖于高大树上。

折叠 食性

主要以小鱼泥鳅、蟹、蜗牛蟋蟀蚯蚓甲虫半翅目昆虫、甲壳类以及其他昆虫和昆虫幼虫等无脊椎动物和小型脊椎动物为食。觅食活动在白天。通常在水边浅水处或水稻田中觅食,也见在烂泥中和地上觅食。在地上觅食时常慢步轻脚行走,两眼搜觅前面地上,发现食物,立刻用嘴啄食。在浅水处或泥中觅食时主要靠将长而弯曲的嘴不断插入泥土和水中探觅食物。

折叠 迁徙

原来在俄罗斯东部、朝鲜、日本北方和中国北方繁殖的种群,秋季多要迁到日本南部和中国黄河以南至长江下游、福建、台湾和海南岛越冬,也有部分留在朝鲜越冬。而在中国和日本南部繁殖的种群,通常不迁徙,为留鸟。分布于中国陕西洋县的种群亦不迁徙,繁殖期后向四周游荡。在7月份曾在离巢区20公里远的地方发现已离巢的幼鸟。

折叠 编辑本段 繁殖方式

朱鹮朱鹮春季是朱鹮的繁殖季节,这时成年的雄鸟和雌鸟结成配偶,离开越冬时组成的群体,分散在栓皮栎树等高大的乔木树上去筑巢、产卵。这时它会用嘴不断地啄取从颈部的肌肉中分泌出来的一种灰色的色素,涂抹到羽毛上,使它的头部、颈部、上背和两翅等都变成灰黑色。

繁殖期3-5月。营巢于较少干扰的山地森林中,巢置于水域附近高大的栗树、杨树、松树和其他树的枝杈上。常成对单独营巢。巢较粗糙简陋,主要由枯枝构成,内垫有细软的草叶、草茎和苔藓等物。巢呈盘状,大小为直径50-70厘米,距地高5-20米。每窝产卵2-5枚,通常3枚,卵为卵圆形,蓝灰色、具褐色斑点,大小为63-68毫米×44-46毫米,重65-75克。4月开始孵卵,由雌雄亲鸟共同承担,孵化期28-30天(在人工饲养条件下孵化期25天)。亲鸟领域性较强,在繁殖期保卫领域。当亲鸟离巢时,常用内垫材料将卵盖住。

雏鸟晚成性,刚孵出时雏鸟上体被有淡灰色绒羽,下体被有白色绒羽,脚橙红色。雏鸟由雌雄亲鸟共同喂养,出壳后由亲鸟轮流将口中半消化的食物吐出喂养,性急的雏鸟们则争着把长喙伸进亲鸟的嘴里,亲鸟则使劲抖动着脖子,使食物尽快地吐出来。亲鸟在育雏的前期每天返回巢中的次数为7-9次,随着雏鸟的迅速生长和对食物需求的增加,后期则增加到每天14-15次。喂完食物后还要帮助雏鸟清理粪便,方法是叼走巢底的树枝,使粪便漏到下面去,或者把沾有粪便的碎铺垫物叼到巢的外边,然后再叼来新的巢材和铺垫物来补充。经过45-50天的喂养,雏鸟即具飞翔能力和离巢,60天后就能跟随亲鸟自由飞翔了。时间大约在6月。离巢后雏鸟仍和亲鸟在巢区附近活动和觅食,大约在7月以后才离开营巢地。两性性成熟年龄在3岁左右,在人工饲养条件下寿命可达到17年以上。

折叠 编辑本段 亚种分化

无亚种分化。

折叠 编辑本段 分布范围

折叠 世界分布

世界分布图世界分布图根据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资料:

分布地:中国;

潜在灭绝地:俄罗斯;

区域性灭绝地:朝鲜、韩国、日本,中国台湾省。

折叠 中国分布

朱鹮在中国曾广泛分布于东北黑龙江省乌苏里江流域和兴凯湖,吉林省东部、中部和西部,辽宁省辽东半岛大连、金县营口,河北,河南西部熊耳山,山东,山西东南部,陕西太白山洋县,甘肃兰州、东南部徽县,安徽,浙江衢县,以及福州、台湾和海南岛。

自1981年中国科学家在陕西汉中市洋县发现7只野生朱鹮种群以来,至2014年,中国朱鹮种群数量增至2000多只,其中野外种群数量突破1500多只,朱鹮的分布地域已经从陕西扩大到河南、浙江等地。[3]

折叠 编辑本段 保护级别

折叠 编辑本段 种群现状

折叠 重新发现

朱鹮朱鹮1953年和1959年鸟类学家曾在中国甘肃武都康县采到过朱鹮标本。在1981年以前,鸟类学家最后一次见到野生的朱鹮是在1964年。而后,在1964~1981年这十几年间,再也没人见过朱鹮的踪迹。从1978年起,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鸟类学家们组成考察队,调查了东北、华北和西北三大地区,跨越九个省区,行程5万多千米。终于在1981年5月,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鸟类专家刘荫增在陕西省八里关乡大店村姚家沟的山林中发现两个朱鹮的营巢地、七只朱鹮,其中四只成鹮、三只幼鹮。当时,这两对朱鹮都忙于哺育幼雏,这说明它们都是有繁殖能力的个体。正当鸟类学家们专心观察这两个稀世珍禽的家庭时,一只幼鸟从巢里掉了出来。幼鸟落到地面后,鸟类学家们立刻把它拣回,火速运到北京动物园。经过鉴定,这是一只雄性的小朱鹮,这里还有一个故事被收入了北师大版的四年级下期成为课文。

折叠 拯救方案

从1993年至2003年,在中国陕西、北京等地共建立了十三个朱鹮保护地,总面积达四千二百三十公顷,此外为了扩大种群,北京动物园还积极开展朱鹮人工繁殖的研究,是世界上最早成功繁殖朱鹮的科研机构。

2005年8月9日,中国汉中朱鹮生存区域经国务院批准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008年,朱鹮在中国浙江省德清县开始进行野外放养训练和养殖,浙江大学提供技术支持。

2008年至今,朱鹮已经在德清县朱鹮繁育基地繁育种群规模多达100只,该谱系朱鹮种群已基本稳定,并于2012年于日本召回10只朱鹮。

中、日两国从1985年起共同保护朱鹮,并签订了《中日共同保护朱鹮计划》,各自为立法及教育推广保护朱鹮而努力。

朱鹮有着鸟中“东方宝石”之称。洁白的羽毛,艳红的头冠和黑色的长嘴,加上细长的双脚,朱鹮历来被日本皇室视为圣鸟。朱鹮的拉丁学名“Nipponia Nippon”直译为“日本的日本”,以国名命名鸟名,足见朱鹮对于这个国家的重要性。更有古代《日本书记》中记载,朱鹮是代表日本的鸟类。

朱鹮栖息地被大面积破坏,使日本的朱鹮濒临绝灭的困境。1967年,鉴于当时朱鹮数量呈急速下降的趋势,日本在新潟县佐渡岛建立了日本朱鹮保护中心。当时,除人工饲养的朱鹮外,日本还有野生的朱鹮。但是到1978年,野生朱鹮产的卵很多不受精,不能孵化。到1979年,日本全境只剩下8只朱鹮,这些幸存的朱鹮全部生活在佐渡岛。1981年,又有2只朱鹮死去。为了使朱鹮摆脱濒临灭绝的境地,日本政府决定把6 只野生朱鹮全部捕获,进行人工饲养。他们希望利用先进的科学手段和精心的饲养使朱鹮再度繁衍。但事实并不如想象的那么好。1982年8 月,佐渡岛保护中心有5 只朱鹮,到1985年只剩下3 只。

1981年,陕西省发现了7只朱鹮,中日两国开始协商保护事宜。同年,同样偶然的是日本佐渡残存的5只朱鹮全部被捕获。1985年从中国借来了花花等3只朱鹮,但是这次“国际婚姻”失败了,到1995年时只剩下了阿金1只,让日本产朱鹮延续子孙的梦想一度濒临破灭。

1998年,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向日本赠送一对朱鹮。2000年10月访日的朱镕基总理又将美美(雌)“借”给了日本。从赠送到借贷,其过程和熊猫一样。

2002年,新潟县环境部的堀井道夫说,“日中双方都有交换雏鸟的需要,但是提到朱鹮,就很容易成为外交问题。”“今年发生了首相参拜靖国神社、沈阳领事馆事件,已经不好说话了。不过今年是恢复邦交30周年,应该还有借贷的希望。” 曾经担任佐渡朱鹮保护会长的佐藤春雄则说,“不要再刺激中国了。”

2007年11月15日,日本环境省于宣布,自2003年4月以来因禽流感中断至今的日中朱鹮交换活动将重新启动,中国将于18日向日本赠送两只朱鹮,而日本则将在20日把13只朱鹮送往中国。

据悉,此次日方送出的13只朱鹮是2000年自中国获赠的“美美”(雌性)的孩子,它们陆续出生于03年至07年期间,出生后便一直由佐渡朱鹮保护中心(位于新潟县佐渡市)饲养,其中8只雄性,5只雌性。中方赠送“美美”时,双方曾约定“其生下的幼鸟由日中两国平分,奇数只将归还给中国”。

而中方此番赠送的朱鹮为雄雌各一只,年龄均为4岁。中国国家林业局等部门将组成6人代表团随行护送,19日双方将在佐渡市举行交换仪式。今后这两位“新客人”也将由佐渡朱鹮保护中心负责饲养。

2007年4月,日中首脑举行会谈时就重启朱鹮交换活动达成了协议,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当时表示将向日方另赠两只朱鹮。

经过多年的保护机构建立、栖息地保护与改善、人工饲养和野化训练,截止到2010年朱鹮已近2000只,野外就有600多只。

2012年8月,中方原计划向日本赠送两只朱鹮,但由于2013年两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对立激化,中方担心原定在中国举行的朱鹮赠送签字仪式会导致国内舆论的反弹,因此决定暂缓该计划。

2014年9月19号,从国家林业局了解到,自1981年我国科学家在陕西洋县发现7只野生朱鹮种群以来,33年间,我国朱鹮种群数量增至2000多只,其中野外种群数量突破1500多只,朱鹮的分布地域已经从陕西扩大到河南、浙江等地。

2014年11月12日,33只经过野化训练的朱鹮在浙江被放归大自然,这也是朱鹮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首次放飞。其中10只朱鹮佩戴上脚环,专家和技术人员将通过GPS无线跟踪,随时监测它们的行踪。

折叠 濒危因素

朱鹮受到生存环境恶化、天敌威胁和自身生物学性质的影响而濒危。由于适合朱鹮筑巢的高大乔木遭砍伐,以及适合朱鹮觅食的水田大面积改造为旱田,该物种的生存空间正在不断收缩,另外越来越广泛使用的农药也威胁了它们的安全;朱鹮种群高度密集,至今只有一个野外种群,一旦爆发疫情很容易造成种群灭绝,另外自身繁殖能力低下与抵御天敌的能力较弱也是造成该物种濒危的重要原因。

折叠 编辑本段 物种价值

朱鹮是一种稀有的美丽鸟类,具有非常高的保护价值和观赏利用价值。关于动物的价值,已有一些学者进行了分析,认为动物物种的价值不是单一的,而是多种多样的。包括经济价值、观赏娱乐价值、生态生物学价值、科学教育价值、美学价值、社会价值和负价值等方面。朱鹮属鹳形目鹮科。在历史的长河中,她是古老的鸟仙。从油页岩中发现的鹮类化石表明,鹮科鸟类生活在距今6000万年前的始新世,现存的仅有大约16属26种。朱鹮的价值依然表现在生态生物学价值、社会价值和人文价值等几个方面。

折叠 美学价值

围绕朱鹮的科学研究自十九世纪就开始了,到20世纪80年代在日本和中国已经引起各方关注。通过对其生态分布、生理解剖、繁殖、历史变迁等项目的研究,科学家们发现了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从朱鹮濒危的因素着手,逐步掌握了朱鹮的拯救措施,为其它濒危物种的保护提供了成功的范例。朱鹮的美学价值自古以来就成为文学、诗歌和自由想象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是用金钱无法衡量的美。充分利用它便可创造相当的经济价值。朱鹮神态优雅,体形端庄,在给人们审美需求之时,必然带给当地第三产业的发展。另外,朱鹮在对内开展宣传教育、对外开展技术交流与合作中扮演着重要的桥梁作用,具有广泛的社会公益价值。

折叠 生物学价值

朱鹮的生态生物学价值。依据马建章等提出的动物物种生态价值的5个评价标准评述,朱鹮仍是一个具有极高生态价值的动物物种,对于自然生态平衡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在食物链中朱鹮处于顶级位置,以小鱼、泥鳅、小虾、青蛙、蟋蟀、蝗虫、田螺等为主要食物,对控制猎物种群中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由于朱鹮易受自然条件和人为因素的影响,朱鹮的自然生产力较低,而物种稀有程度明显增高。物种的数量多少是衡量它价值的核心数量标准,与稀有程度呈正相关关系。2013年,世界上仅有陕西洋县及其周边地区分布着近400只野生朱鹮,其它所有的人工种群都来自原来重新发现的7只个体的后代。虽然朱鹮的濒危局面有所缓解,但不足以维持一个物种稳定繁衍的种群数量。无庸置疑,朱鹮的稀有程度和由此判别的物种价值是最高的。

折叠 人文价值

在朱鹮的人文价值中,朱鹮给人类探索自然奥秘提供了不可多得的场所和机会。仅它的发现和拯救过程就让科学界兴奋不已。作为一个极为特殊的动物物种,在具有很高生态价值的同时,仍然具有很高的人文价值。主要表现在科学、经济、文化、美学和社会学等诸多方面。中国古代,人们认为朱鹮能带来吉祥,把朱鹮和喜鹊作为“吉祥之鸟”。

参考资料
  • 1. 赵正阶 - 《中国鸟类志》上卷 (非雀形目) - 吉林科学技术出版社 , 2001年6月 . 142.
  • 2. 朱鹮栖息环境 . 国际在线 . [2017-7-16]
  • 3. Nipponia nippon . The IUCN Red List . [2017-7-16]

阅读全文

恐怖宠物店 – 主要角色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