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01 15:23:03

柯逢时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实业人物相关
其他实业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柯逢时(1845~1912年),一作凤逊,字逊庵,懋修,号巽庵,别号息园,是湖北省大冶金牛镇袁铺村老鸦泉湾人,光绪九年(1883年)取进士,点翰林,改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

基本信息

  • 本名

    柯逢时

  • 别名

    一作凤逊

  • 逊庵,懋修

  • 巽庵,息园

  • 所处时代

    清朝时期

  • 出生地

    湖北省大冶市金牛镇

  • 出生日期

    1845年

  • 逝世日期

    1912年

  • 主要成就

    历任江西按察使,贵州广西巡抚

  • 职业

    兵部侍郎、晚清著名藏书家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这个老顽固一生对清王朝可谓死心塌地,匍匐尽忠。历任江西按察使、湖南布政使、广西巡抚兵部侍郎、"督办八省膏捐"大臣、兼总理各国事务大臣、湖北铁路协会名誉总理等职。辛亥革命前,授浙江巡抚,未赴任。居于武昌,对清廷和湖北军政府持观望态度,看到辛亥革命发展迅速,便积极动员绅商,组织武昌保安社,自任社长。生平喜著书、刻书,尤嗜藏书。官余搜罗古籍善本极多。曾在江西购得裘文达部分藏书,又在北京收购了李嘉绩旧藏5万余卷,由陕西运往武昌,所藏《四库全书》未进呈抄本及元、明小集800余种,书数万册。建有藏书楼"柯家山馆"、"息园",其中有黄丕烈、周星贻等人的批校本。卒后,日本人以20万元贿其家属,将书购走,大半流于日本。另有部分约3 000余册,在建国后,由其后裔捐献给中南图书馆(今湖北省图书馆)。尚有数十种古籍如清杜浚编《冠悔堂丛书》88种31册,抄本,此本为海内孤本,现存于北京图书馆;《太平天国天条书》民国间梁启超抄本,现存湖北省图书馆。热心于校刻医书。曾在武昌设医馆,招收学员,传播医学知识。其中有数人曾参与其医籍校勘工作,经刻印书籍有《武昌医学馆丛书》8种:《经史证类大观本草》、《大观本草札记》、《本草衍义》、《伤寒论》、《伤寒总病论》、《类证增注伤寒百问歌》、《伤寒补亡论》、《活幼心书》。所刊刻之书大多为经世实用之书。先后参与纂修有《湖北通志》、《武昌县志》、《应山县志》等。晚年曾刊刻沈涛撰写的《常山贞石志》、《经史证类大观本草》;主修有《武昌县志》28卷。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历史

据史料记载,柯逢时为官还是有好口碑的,不管出于维护谁的利益,他为百姓确实办了不少的实事,百姓对他还是有赞誉的。柯逢时能力的真正展示,却是他在帮助清廷打理鸦片税收的"督办八省膏捐大臣"任上。客观地讲,在每一个王朝更迭的年代里,作为末世能臣,只有身怀理财之能者最为朝廷重视,最能被当权者看重。张之洞就是看中了他的理财能力,刻意对他加以栽培。武昌首义之后,清廷已经奄奄一息,但这个老顽固仍然报有幻想。与汤化龙、连甲(布政使)、马吉彰(按察使)在他家里开会,策划电请清廷派大军南下,另委湖广总督,以应时局变化。然而,大厦将倾,无人能扶。关键时候,还是汤化龙派人向他"借"来电报密码,又请俄国驻武汉领事馆领事代发,通电全国各省谘议局响应武昌革命。可以说,柯逢时为推翻主子的政权,也十分不情愿地帮了革命党的忙。但在1911年武昌起义后,柯逢时即与被迫出任军政府鄂军大都督黎元洪暗中勾结,假借谭延闿之手谋杀了鄂军统领宋锡全,维护清廷利益。

清廷覆灭后,柯逢时见大势已去,只能赋闲武昌,研究医学,武昌城最大的医馆就是他开的,此外他还广招学员,传播医学,校刻医书。他给后世留下的医术有《经史证类大观本草》三十一卷、《大观本草札记》二卷、《本草衍义》二十卷、《伤寒论》一卷、《伤寒总病论》六卷、《类证增注伤寒百问歌》四卷、《伤寒补亡论》二十卷、《活幼心书》三卷。所校之书大多实用,文字精炼,内容严谨,深受后人好评,可以说柯逢时也是民国初年一位有名的医生。

柯逢时的一生,毁誉交加。有人说他曾经中饱私囊,在督办土药统税大臣这一肥缺中,以权谋私。因为柯当时驻汉口,多数省份的土税征收官员均由其委派,"岁得公费羡余甚巨,竟以致富"。也有人感念他悬壶济世,捐资助学的善行。1891年他在做陕西学政时,曾经奏建刊书处,创建书院,书院先后由史梦轩、柏子俊、刘古愚主持,历经30年,于1903年改为泾阳县立小学堂。柯逢时的一生,或褒或贬,笔者不做任何评价,读者自己品味,

1912年,晚清一时理财能臣--柯逢时,在作了自己人生最后一次挣扎与努力之后,伴随着风雨飘摇的清王朝的覆没,告别了自己艰难而悲剧式的67载人生。柯逢时的一生,可以说,于小德无可挑剔,他忠君尽职,任劳任怨。他才识过人,官运亨通,在时人眼里,也算恩荣辉煌。然而,他的一生,却与大德相去甚远,为世人空留几许惋惜与悲叹。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