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10 17:49:03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太田道灌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太田道灌 - 室町时代后期武将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太田道灌(1432年-1486年8月25日)是室町时代后期的武将。幼名鹤千代,永享四年〈1432年〉生于相模国境内,父亲为扇谷上杉氏家臣太田备中守资清,母亲则为长尾景仲的女儿。九岁时到镰仓建长寺习文,十一岁时已精通诗书。十五岁元服,拜领上杉持朝的名讳,改名源六郎持资。太田氏是摄津源氏的后代。武藏守护代扇谷上杉家的家宰。本名资长。扇谷上杉家家宰太田资清(道真)的儿子,继任家宰之职后在平定享德之乱、长尾景春之乱中活跃。作为江户城的筑城武将十分有名。

5
本词条 无参考资料, 欢迎各位 编辑词条,额外获取5个金币。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太田道灌

  • 外文名称

    おおた どうかん

  • 别名

    源六郎持资

  • 国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族

  • 出生日期

    1432年

  • 逝世日期

    1486年8月25日

  • 职业

    武将

  • 主要成就

    平定享德之乱、长尾景春之乱
    修筑江户城

  • 戒名

    香月院殿春苑静胜道灌大居士

  • 官位

    正五位下备中守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生平

折叠 家族起源

室町幕府草创时期,足利尊氏任命其子足利五郎基氏为关东管领,上杉宪显为执事,统治关东十州,此举为后来关东的动乱埋下了祸根。基氏后人呆在天高皇帝远的关东,久而萌生异志,自称公方,称执事上杉家为关东管领,到曾孙足利持氏时,更与新任将军足利义教争位而举兵反抗,是为"永享之乱"。然而,当时的关东管领上杉宪实实力已经隐隐然凌驾主家之上,他投靠幕府一方,致使持氏于永享十年(1438)败死。

未几,宪实因病出家隐居,持氏余党不肯死心,永享十二年,这些人得结城氏朝之助,拥持氏遗儿安王丸、春王丸再起。但在第二年的四月,上杉宪实之弟清方就攻破了结城城,持氏两子被送往京都,行至美浓而遭杀戮,命令出于足利义教。

上杉家没有对持氏一族斩草除根,反而迎回持氏幼子万寿王丸,再建镰仓公方。这个万寿王丸,也就是成年后的足利成氏,意图恢复永享之乱以来没落的旧武士阶层权力,故而重攀父亲一代的交情,蓄意接近结城、宇都宫、小山等北关东豪族。于是,成氏与关东管领上杉宪忠日趋疏远。

太田氏源于清和源氏,世居丹波国太田乡,故以太田为苗字。太田乡附近有一上杉庄,为上杉氏领地,上杉赖重之女嫁与足利贞氏,两人之子即为室町幕府开创者的足利尊氏,在南北朝的战乱中,上杉氏辅助足利家累立功勋,因而飞黄腾达,被任为上野、武藏、上总、伊豆、越后之守护,世袭关东执事一职。太田资国跟随上杉氏移住关东相模国爱甲郡,之后上杉家分支成山内、犬悬、宅间、扇谷四家,太田氏则为扇谷上杉的家臣。宅间上杉很早就断嗣,山内跟犬悬两系交替担任关东执事,称为"两上杉",而扇谷则为势力弱小的末流。应永二十三年(1416)发生了上杉禅秀之乱,犬悬上杉势力大衰,扇谷则由于资清、道灌父子的努力,势力大振,此后即由山内、扇谷并称两上杉。

折叠 早年经历

太田道灌生于永享四年(西元1432),其父资清为先述资国算起的第四代,为扇谷家家宰,道灌幼名鹤千代,元服后名资长(又名持资),道灌则是出家后的法号。幼时被送入建长寺接受教育,广阅各种典籍,此时就已显出才气焕,为日后的武略奠定基础。

折叠 江户筑城

康正元年(1455),太田资清引退出家,法号道真,有材料说是因为道灌与父亲有所争执所致,总之,由二十四岁的道灌继任家督及扇谷上杉家宰的位置。享德之乱后扇谷上杉家与山内上杉家对立之际,太田道灌开始筑河越城、岩槻城。1457年,山内跟扇谷联手对抗古河公方足利成氏的势力时,扇谷家当主上杉定正(1443-93.10.5)命令道灌于河越、岩槻两城外另建一新城(也有资料说三座城是同时修建的)。他选择的就是江户这个地方,此地在十二世纪曾是江户氏的居馆,扼守交通要冲,有荒川的天然防御,并享江户湾及荒川的水运,攻守俱宜。江户城为一平城,由子城、中城、外城三个独立的曲轮所构成,外设三重深堀及土垒,城中设有二十个橹、五个石门,城内有一栋建筑物名为"静胜轩",取自兵书《尉缭子》中"兵以静胜"之句。

除了筑城外,道灌也是杰出的军事家,他设立弓场,每朝召集幕下的武士数百人施行乘马射、立射、坐射之训练,若有怠忽未出席,则处以三百文的罚金,用来当练习完后大家的茶钱,每月并有三、四回举行所有士卒的练兵及校阅。道灌还有计划地训练雇用来的农民成为有组织的弓足轻、枪足轻,配合具有机动力跟打击力的骑马队,这种足轻训练法及战法,让他的军队成为威震关东的强大军团。当然,由于势力使然,道灌不可能象后世的大诸侯那样实行农兵分离,但这种新式的专业化足轻战术,思想上确实是和后来的军队职业化一脉相承,打破旧式一骑讨的传统,开启新时代的组织战方法。稍后京都发生了应仁、文明之乱,足轻也相当的活跃,其余的武将是在这时才逐渐认识到这种转变是全国性的新潮流,道灌的战术思想毫无疑问是走在时代的尖端的。

道灌除了是一名领导时代潮流的武将外,还具有深厚的人文、精神素养,喜好禅、学问,居城江户常有各地来的连歌师、禅僧、流浪公卿驻足往来,即可吸收各地的文化、加强自身修养,也可趁机收集情报、刺探诸国动静。另外道灌还很擅长和歌的写作,是集外三十六歌仙之一,曾在攻打小机城及随主君上杉定正出兵房总时制作和歌 ,并用和歌来鼓舞士气。在太田道灌的活跃下,扇谷上杉家开始扩大势力。

文明八年(1476)此年骏河守护今川氏发生内纷,今川义忠死于国人一揆手中,今川一门的小鹿范满欲排除义忠幼子龙王丸(氏亲)自立为国主,堀越公方足利政知派家臣上杉政宪、扇谷上杉定正则遣太田道灌领兵,支持小鹿范满,而龙丸王一方则委派其母之弟伊势新九郎长氏(后来的北条早云)出面议和。

折叠 景春之乱

长尾景春之父景信为山内上杉之家宰,当主上杉显定在景信死后指定景春之弟忠景继任家宰,这大概是因为害怕景春势力太大会影响到主家的缘故吧。不过景春的行为与道灌不同,他欣然接受下克上的潮流,联合古河公方成氏并纠集上野、武藏、相模等地豪族掀起叛变,两上杉的当主一齐逃往上野那波庄避难。

文明八年十月,道灌赶回江户,马上派遣使者前往主君上杉定正处,请他率兵回到武藏,以安定相模、武藏地方豪族的心,但定正这个扶不起的阿斗因惧怕始终不敢走出上野。道灌只好开始独力攻打景春派的各个据点。文明九年五月的"用土原之战",景春跟道灌直接对决,道灌的足轻战法虽然大胜,但景春方有有力豪族及古河公方的支持,无法完全根除他的势力,相反道灌的味方是胆小怕事的主君定正和不断扯后腿的山内家。文明十一年,道灌写了一份书状,就是所谓的太田道灌状,内述道灌自己跟协助他平乱的武将,如吉良成高、大森氏赖等,所立下的战功,送往山内上杉显定处,盼望给予奖赏,以拉拢有力豪族,但却被无情的拒绝,这事为开端,两人逐渐交恶。在文明九年到十二年之间,道灌辛苦地逐一扫平相模、武藏、下总各地的敌对豪族,一直到十二年六月景春方的日野城陷落,这场动乱才算告一段落。足利成氏代表景春向幕府提出和议,经上杉显定之父房定(越后守护)及细川政元的斡旋,于文明十四年达成确认割据现状的和议。

折叠 道灌之死

在平定景春之乱后,本人享受了五年多难得的悠闲平静,在江户城中参禅及勤勉于学问。

文明十八年(1486)七月,道灌被主君上杉定正召至相模的糟谷馆,于入浴中遭到暗杀,享年五十五岁。

据道灌玄孙太田资武的书状,他被杀死时曾大叫一句"当方灭亡",这句话不久成真了。道灌死后,道灌之子太田资康跟受道灌恩顾的豪族转投显定麾下。有一种说法,认为道灌之死是出于山内上杉显定的阴谋,自景春之乱平息后,道灌在家中的声望及跟实力已无人能及,定正一直有些不放心,显定放出道灌谋反的谣言,定正因害怕道灌真的有下克上的意图而杀他。对于山内显定来说,有力豪族跟道灌关系良好,间接地加强了扇谷上杉的势力,对山内家不利,更何况显定和道灌私交一直甚恶,故有此计。

折叠 编辑本段 汉诗作品

(一)

村女应门未发辞,猎归逢雨乞蓑时。

有华无实君看取,捧出棣棠黄一枝。

(二)

才兼文武有斯公,一激终能学国风。

斥候他年便潮落,水禽声在远洋中。

折叠 编辑本段 后代

道灌死后,养子资家在武藏国比企郡三保谷建起养竹院凭吊道灌,由同族的叔悦禅怿主持。

长享元年(1487),山内、扇谷两上杉氏终于翻脸,称为长享大乱。道灌的儿子资康痛于父亲遇害,背离扇谷,投向显定阵营。

延德三年(1491),伊势新九郎(即后来北条早云)乘堀越公方家内乱,杀死足利政知的儿子茶茶丸,开始了小田原北条氏的崛起。

延德四年(1492)二月二日,太田资清入道道真病死于相模。

明应三年(1494),定正在武藏国高见原阵中病死,养子上杉朝良继承家督。

永正二年(1505),两上杉氏又达成和睦,资康复归扇谷上杉家。

永正十年(1513),太田资康助姻亲家三浦道寸与北条早云交战,不幸在相模国三浦郡战死。以后,朝良授扇谷上杉氏家督之位于侄子朝兴,资康的儿子资高继续臣事上杉朝兴。

大永四年(1522),北条氏纲进攻上杉朝兴的江户城,彼时太田资高守江户岩渊砦,做了氏纲的内应,朝兴逃往河越城。此后扇谷上杉家与北条交战,资高又被朝兴赶出了江户。后投靠小田原北条氏,直到永禄二年(1559),《小田原众所领役帐》记录的北条家臣中仍有资高的儿子太田康资、太田大膳亮等人。

永禄六年(1563),康资之弟资行谋反的计划为北条家所知,遂逃向岩槻城。

永禄七年(1564),太田康资也被怀疑暗中与太田资正勾结,同样逃往岩槻,又投奔了安房国的里见义弘。未几,北条氏康在国府台之战中击破里见义弘、太田资正()资正的祖父资家,是道灌的侄子,作为养子继承了道灌养子太田资忠一系,当时是岩槻城主)军。

战败后,资正与次子梶原政景前往安房,资正嫡子氏资与岳父北条氏康相勾结,拒绝父亲归城。资正和政景后来转投常陆。

永禄十年(1567),太田氏资在上总国三船台战死,死后领地为玉绳城主北条氏系所夺。

永禄十三年左右,北条氏政给儿子氏房取名太田十郎,聘定氏资的女儿为妻,名正言顺地将太田领地纳为己有。--氏房是北条氏政第三子,而氏政长子氏直生于永禄五年(1562),所以氏房是年最多六七岁。太田氏房真正开始治理岩槻领地,是在天正八年(1580)左右,十年后,丰臣秀吉征伐小田原,岩槻城被攻落。小田原城破后,氏房请以己身代兄长氏直一死,但结局是北条氏政兄弟切腹,他和氏直前往高野山。末后,秀吉发动侵朝战争,太田氏房随从出征九州,死在阵中。

太田道灌的直系后代太田康资,天正九年(1581)死于上总国小田喜,儿子重正栖居安房,后来去常陆投奔了太田资正。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轶事

道灌年轻时有一次外出游猎,半路上突然下起了暴雨,于是便来到了一户农家请求借一件蓑衣。那时出来了一个少女,但是没有给他蓑衣,而是递给了他一朵山吹花。道灌觉得这个少女很莫名其妙,很不愉快地离开了。

接着,太田把这个事情讲给了家臣们听。其中有一人很博学,他道出了其中的隐义:在《后拾遗和歌集》中有一首和歌写道:七层八重的花繁盛地开放了,可悲的是山吹的籽实一颗也没有(原文:七重八重花は咲けども山吹の実の(みの)一つだになきぞ悲しき)。其中,籽实(実の、mino)的读音与蓑衣(mino)的相同。那位少女其实是在委婉地表示:家里贫穷得连一件蓑衣也没有。

道灌感到非常惊讶,也为自己的无知而感到羞耻,此后开始孜孜不倦地学习,提高了自己在歌道上的造诣。后来的道灌文武双全,死后留下了五大卷的《太田道灌文选》。

折叠 编辑本段 家族系谱

赖政━仲纲━广纲━隆纲━国纲━资国━资治━资兼━资房━资清┳资长·道灌━┓

┣资忠━┓ ┃

┣资俊 ┃ ┃

┗秀岩 ┃ ┃

┃ ┃

┏━━━━━━━━━━━━━━━━━━━━━━━━━━━━━━━━┛ ┃

┃ ┃

┗资家━资赖━┳资源━━ 女 ┃

┣资正━┳氏资━━氏房 ┃

┗ 女 ┣政景 ┃

┣ 女 ┃

┣ 女 ┃

┣资忠━┳资胜 ┃

┣资武 ┗资政 ┃

┗景资 ┃

┏━━━━━━━━━━━━━━━━━━━━━━━━━━━━━━━━━━━┛

┗资康━┳资时

┣资高━┳景资

┣资贞 ┣ 女

┗ 女 ┣康资━┳驹千代

┗资行 ┣重正

┣ 女

┗ 女

折叠 编辑本段 后世

折叠 资康系

太田资康

1471-1513

资康年方十岁,就在父亲道灌所建的江户平河天满宫前元服了。道灌死后隔年,资康为他做了一周年忌法事(《梅花无尽藏》),然后离开江户城,入甲斐国,长享二年(1488)在武藏国须贺谷原投靠了上杉显定军。继承了上代文武并长的传统,曾与萨摩国人万里集九在平泽寺镇守白山社举行连歌会。永正二年(1505),上杉显定、定正和解,资康移居江户城,娶三浦义同(道寸)的女儿为妻。永正十年,北条早云与道寸交战,资康出援道寸,在相模国三浦郡战死。

墓地在横须贺市金谷的大明寺。

太田资时

?-1546

河越夜战后,上杉家没落。资康的长子资时,此时才投向北条氏康。

永禄二年(1559)的《小田原众所领役帐》中,江户众上原、细谷两氏记有"太田美浓入道御味方参候"。这位美浓入道就是资时。

太田资高

?-1547

资高同样是资康的儿子,早年从属江户城的上杉朝兴,负责守备武藏国岩渊砦,却在大永四年(1524)做了北条氏纲的内应,使朝兴城破逃往河越。而后,资高父子与北条一方的远山、富永两氏入镇江户城,住香月亭。同年,氏纲命资高给予江户本住坊寺领安堵(不变)及寺内不入权。资高葬在江户平河地方的法恩寺,此寺是他纪念父亲资康所建。曾取号万好斋。

太田资贞

生年、没年不详

天文八年(1539),氏纲给太田源次三郎定下知行分与同心众所领的阵夫钱(《法恩寺文书》)。源次三郎就是资高的弟弟资贞。

太田康资

1516-1566

太田道灌的曾孙。初为武藏江户城主上杉朝兴家臣,与父亲资高一同做了北条氏纲的内应,使之占领江户城。永禄六年(1563)时,《小田原众所领役帐》记录康资为江户众笔头(首领)。康资后来结连太田资正、里见义弘,谋事不遂,叛逃里见家,又与北条氏康战于下总国国府台,败北。

太田驹千代

?-1564

康资的长子驹千代,于永禄七年(1564)在伊豆国热海的医王寺门前自杀,葬在此寺(《海市史》)。这一年,他的父亲康资背叛北条氏康,逃依安房国里见义弘,并在下总国国府台与氏康军交战。驹千代可能是作为人质被迫自杀的。

太田重正

1561-1610

重正是驹千代的弟弟,父亲康资带他逃往安房国时,他仅有两岁多。早年用名资纲,父亲康资死后,他投奔常陆佐竹义重麾下的太田资正,后来拜领义重一字,改名重正。小田原征伐结束后,重正因名门子弟的身份而蒙家康召,其妹阿胜(梶姬)嫁给家康做了侧室。

重正次子资宗得封下总山川一万五千石,累进三河西尾三万五千石、远江滨松三万五千石、大坂城代(领地在摄津、和泉、河内)五万石、骏河田中五万石,到资宗曾孙资晴时被贬陆奥棚仓,然后历上野馆林,在资俊一代最终成为远江挂川五万石的大名。

折叠 资忠系

太田资忠

?-1478

太田资忠,一说为道灌之弟,又一说为道灌的侄子。史料上初见他的名字,是在文明三年(1471),攻上野国馆林、舞木城而举战功,得到了将军足利义政所授的御内书。与下总国千叶孝胤交战,战死。

太田资家

?-1522

《太田资武书状》记载,道灌收侄子资忠为养子,资忠战死后,又收另一个侄子资家做了养子。为此,资家继承的是资忠的家名。资家在武藏国比企郡三保谷乡道灌阵迹处创立了养竹院,招同族的叔悦禅怿为养竹院开山之祖。他的供养塔(宝箧印塔)也设在此处。龙派禅珠《寒松稿》有记,资家夫人号"天章如佑大姊"。

太田资赖

?-1541

上杉家文书中收有资赖的书状,自称为知乐斋道可。资赖在岩槻城下筑知乐庵,以叔悦的弟子奇文禅才(圆觉寺一百五十四世)为开山之祖。资赖逝世的年份有各种说法,据永禄二年(1559)四月二十日奇文为资赖做了十七周年佛事来算,则当在天文十年(1541)。

太田资正

1522-1591

历官美浓守、民部大辅,晩号三乐斋道誉。扇谷上杉家重臣太田资赖的儿子,武藏国岩槻城主。交通上杉谦信,先后与北条氏康、武田信玄交战。永禄七年(1564)国府台之战战败后,长子氏资内通北条家,背叛了父亲。资正失城后,先与次子梶原政景寄身成田氏长处,后来到下野投托宇都宫国纲,最后,为佐竹义重召往常陆国新治郡片野,成为义重的客将,梶原政景做了柿冈城主。天正十九年九月,资正死去。据说他是第一个在战争中使用军用犬的武士。

太田氏资

1543-1567

武藏国岩槻城主太田资正长子。本名资高,娶北条氏康女,后来得赐"氏"字。永禄七年(1564)二十一岁时,与北条家共谋,把父亲资正、弟弟政景追放,自任城主。永禄十年(1567)北条氏政与里见义弘交战,他任北条一方的殿后,奋战而死。年纪甚轻,没有留下子嗣。

梶原政景

1544~1623

太田资正次子,官称美浓守。父亲资正在国府台大败于北条氏康后,政景随他被兄长资高(氏资)追放。此后投奔佐竹义重,担任常陆国柿冈城主。天正十八年正月,小田氏治试图夺回小田城时,政景在近城的桶口表处激战,颇见勇毅。关原战后,佐竹氏转封出羽秋田,政景因而离开,做了越前结城秀康的家臣,以七十高龄坚持参加了大阪之阵。

太田资武

生年、没年不详

太田资正入住常陆国片野城后,娶前城主八代将监的女儿(这位夫人先前曾嫁上曾源三郎),育有资武、景资两个儿子。因此,太田家督之位,不是交给梶原政景,而是传给了太田安房守资武。天正十九年九月资正死去时,时为家督的资武正在奥州参与讨伐九户一揆。此后,家康次子丰臣秀康继承下总国结城晴朝家业,资武做了他的家臣。

太田氏房

生年、没年不详

武藏国岩槻城主。北条氏政的第三子。娶太田氏资的女儿"小少将"(奇怪的名字),在氏资死后数年成为他的养子。丰臣秀吉发动小田原征伐之际,他在北条家本城小田原城参与笼城,岩槻城由家臣守备,不久陷落。小田原城破后,氏房为兄长氏直乞命,隐居高野山。文禄二年(1593)秀吉第二次侵朝,太田氏房同到肥前唐津,在当地死去。

太田道灌,幼名鹤千代,永享四年(1432)生于相模,元服后名为 源六郎持资,道灌则是出家后的法号。他幼时在镰仓建长寺学习,博览群书,此后又勤修筑城术和兵法,熟读"武经七书"。年轻的道灌不仅智慧过人,而且多才多艺,二十四岁便继任太田氏家督及扇谷上杉氏家宰。河越(位于今东京市附近,因当地产山芋而出名)、岩槻里两城便是精通筑城术的道灌所修,是当时关东地区著名的坚城。他还在江户地方修筑了江户城(今东京市),此城由子城、中城、外城三部分构成,城中布置二十座橹(橹:用以侦察、防御的高台)和五座石门,外围还有三道土垒及深堑。根据《尉缭子》中"兵以静胜"一句将城内的一座建筑命名为"静胜轩"。江户城扼守交通要冲,江户湾和荒川既可作为水运通道,又是天然屏障,攻守兼备。道灌大力开发城下町,为江户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从此,道灌便成为举世闻名的筑城专家。他不但熟谙兵法,更是"足轻战法"的创始者。"足轻"是应仁之乱后兴起的步兵兵种,战乱中,百姓生活艰难,有的参加一揆,有的则沦为草寇。道灌将他们收编,稍加训练,使之成为可用之兵。他们平时耕种,遇有战事则随领主出征,虽缺乏足够的训练和军事知识,只是一班乌合之众,但在人口缺乏的战乱年代,这不失为一种有效手段,因此这种战法得到战国大名地纷纷效仿。

这次,道灌从骏河撤军的真正目的是回去平定长尾景春的叛乱。山内上杉氏家宰、景春之父长尾景信死后,当主上杉显定指定景春之弟长尾忠景出任家宰。势力强大的景春极为不满,联合古河公方 足利成氏 及上野、武藏、相模等国豪强发动叛乱。翌年(1477)正月,支持景春的联军大破显定于武藏的五十子,不但显定遭到驱逐,就连扇谷上杉氏当主上杉定正也未能幸免,两个家督一起被赶到上野的那波庄。

同年十月,道灌领兵赶回江户,并致书请 定正 回武藏,以安抚相模、武藏的豪族,但定正心存恐惧,始终龟缩在上野不敢出头。道灌无奈,只得独自率军展开反击。翌年五月,他采用足轻战法大破景春。得到古河公方及各地豪强支持的景春仍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而道灌的境遇却大相径庭。文明十一年(1479),在给主公的奏折中,道灌请求定正赏赐有功将士,却遭到断然拒绝。虽然主公无道,道灌却忠心不二。他力挽狂澜,在将相模、武藏等地的敌对势力逐一消灭后,于翌年六月攻陷日野城。文明十四年(1482),在显定之父、越后守护上杉房定和细川政元的斡旋下,足利成氏 代表景春提出议和,双方最终达成和睦。

平定景春之乱后,道灌在家中的威信迅速攀升,势力也更加强大。此后五年,他都在江户城参禅拜佛,研习学问。当时正值"下克上"风行,各地豪强都想趁机取代主家,以道灌之势完全可以代替懦弱无能的定正而独霸一方,但他恪守君臣之道,始终以臣子之心对待主公。文明十六年(1486),道灌被定正召至相模的糟谷,在拜见主公时被埋伏在一旁的扇谷上杉氏家臣 曾我兵库 等人刺杀,享年五十五岁。有人说由于道灌权势过大,定正对其一直心存芥蒂,显定趁机散布谣言,称道灌有谋反之意,致使定正将他暗杀。总之,功以懋赏,震主则危,缺少野心的道灌最终也不会逃过被杀的命运。由于家督的无能,失去道灌的扇谷上杉氏迅速衰落。相反的,没有扇谷方面的扯肘,山内上杉氏的实力从叛乱中恢复过来,势力从上野扩展到武藏。定正不得已与夙敌景春和古河公方联盟,与显定对峙。不久,显定便与古河公方达成和议,将定正完全孤立起来。道灌在临死时曾大喊一句:"当方灭亡",意指主家将会灭亡,不料竟一语成偈,在此后的河越夜袭中,当主上杉朝定战死而使扇谷上杉氏灭亡,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