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01 23:26:12

五王之战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人物相关
其他人物相关
编辑分类

五王之战(The War of the Five Kings),是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所著严肃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著名内乱。在劳勃·拜拉席恩一世国王去世后,乔佛里·拜拉席恩继位,但由于乔佛里非劳勃亲生,因此劳勃的弟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蓝礼·拜拉席恩都举兵讨伐铁王座。三人皆声称自己是"铁王座"唯一合法继承人。由于乔佛里继位后谋害了临冬城公爵艾德·史塔克,其子罗柏·史塔克被部下推举为"北境之王",宣布北境与三叉戟河流域脱离铁王座的统治,成为独立的王国。另外,铁群岛大王巴隆·葛雷乔伊亦宣布脱离铁王座统治,加冕成王。一时间,维斯特洛大陆分崩离析,除了以艾林家族为首的谷地诸侯和以马泰尔家族为首的多恩贵族,七国其他各大家族都卷入了这场内乱之中。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五王之战

  • 外文名称

    War of the Five Kings

  • 类型

    奇幻小说中的内乱

  • 作者

    乔治·马丁

  • 出处

    冰与火之歌

  • 胜利方

    兰尼斯特家族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简介

乔治·马丁所著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中的著名内乱。

五王之战(War of the Five Kings)是一场规模空前、波及七大王国的内乱。顾名思义,前后共有五人在战争中称王:乔佛里、史坦尼斯、蓝礼均声称自己是铁王座的合法继承人。除此之外,罗柏·史塔克被北境众封臣推选为北境之王,巴隆·葛雷乔伊亦再度掀起独立大旗,欲摆脱铁王座的统治,自称为铁群岛之王。

折叠 编辑本段 势力对比

势力明细

战力

著名将领

备注

铁王座之王

君临的拜拉席恩家族和兰尼斯特家族

效忠于君临和凯岩城的众家族

泰温公爵

詹姆爵士

史戴佛爵士

达冯爵士


北境之王

史塔克家族徒利家族

效忠于临冬城和奔流城的众家族

罗柏国王

卢斯伯爵

"黑鱼"布林登爵士

艾德慕公爵


狭海之王/长城之王

龙石岛的拜拉席恩家族

效忠于龙石岛的家族,大部分效忠于风息堡的家族

河间地的除了提利尔、雷德温、罗宛、塔利的其他家族。(战争中期)

史坦尼斯国王

戴佛斯爵士

亚塞尔爵士

罗兰德爵士

莫蒙特家族和葛洛佛家族(战争末期)

北境山地部落(战争末期)

高庭之王

风息堡的拜拉席恩家族和高庭的提利尔家族

效忠的众家族

蓝礼国王

梅斯公爵

蓝道伯爵

"百花骑士"洛拉斯爵士


铁群岛之王

葛雷乔伊家族

效忠于派克城的众家族

巴隆大王

席恩亲王

阿莎·葛雷乔伊公主

维克塔利昂司令

攸伦大王


折叠 编辑本段 起因

随着篡夺者战争的结束,劳勃·拜拉席恩推翻了坦格利安王朝三百年的统治,建立了新的拜拉席恩王朝。他娶了瑟曦·兰尼斯特为王后,并育有三个孩子:乔佛里、弥塞菈、托曼。

但是,首相琼恩·艾林和劳勃的二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发现了三个孩子均为金发,不由得心生疑窦,通过一系列的调查,他们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三个孩子均不是劳勃亲生,而是由王后瑟曦与其孪生弟弟詹姆·兰尼斯特乱伦所出。就在艾林进一步寻找证据,准备向劳勃揭露真相时,却离奇暴毙。史坦尼斯亦成为惊弓之鸟,他坚信艾林是被后党灭口,为了避免自己重蹈覆辙,他仓皇离开了君临,返回了自己的封地龙石岛,并开始暗中招兵买马,积蓄力量。

为了填补艾林留下的空缺,劳勃北上临冬城请自己最信赖的挚友艾德·史塔克继任首相,而与此同时,琼恩·艾林的遗孀莱莎·徒利亦用渡鸦传递了一封密信给自己的姐姐,艾德之妻凯特琳,声称自己的丈夫是被兰尼斯特家族所谋害。凯特琳最终说服了艾德南下君临,着手调查其中蹊跷。就在这时,艾德的儿子布兰·史塔克无意中撞破詹姆与瑟曦偷情,被詹姆推下高塔,摔成残疾。在艾德随劳勃出发前往君临之后,昏迷中的布兰又险些遭神秘刺客暗杀,爱子心切的凯特琳遂决意亲自前往都城将此告知自己的丈夫。

当凯特琳抵达君临时,意外的遇到了自己的旧相识,"小指头"培提尔·贝里席。小指头骗凯特琳说这把匕首的主人是提利昂·兰尼斯特。而艾德与凯特琳竟信以为真。凯特琳在返回临冬城的路上邂逅提利昂,并将其拿下,押往谷地的鹰巢城,送交莱莎审判。但是在佣兵波隆的协助下,提利昂洗脱了罪名获救被释。但是这一行为正式挑起了兰尼斯特与史塔克家族的狮狼之争。

艾德在君临沿着艾林生前留下的线索亦发现了真相,然而艾德选择了直接对瑟曦摊牌,劝其携子女逃离君临,以免遭遇不测。瑟曦转而先下手为强,通过自己的堂弟,国王的随从蓝塞尔在酒中下药,使劳勃在外出狩猎途中被野猪重伤。劳勃弥留之际立下遗嘱,命艾德为摄政王,辅佐乔佛里直到其成年。但是艾德知道乔佛里不是劳勃·拜拉席恩的亲生儿子,于是改了遗嘱,将王位继承权传给了史坦尼斯·拜拉席恩。最后时刻,瑟曦串通培提尔,在宫廷政变中逮捕了艾德。蓝礼则和洛拉斯等人抢先一步逃离君临南下,纠集风息堡和高庭的兵力,对铁王座蠢蠢欲动。至此,五王之战的帷幕正式拉开,一场腥风血雨即将席卷七国!

折叠 编辑本段 战争过程

折叠 河间战火

提利昂被凯特琳逮捕后,泰温公爵在凯岩城纠集了两路大军,一路20,000人由自己亲自率领,一路15,000人由詹姆爵士率领。与此同时,他还派出一支由格雷果·克里冈统率的小股部队伪装成匪徒去劫掠由徒利家族所统治的河间地。

河间地方面,艾德慕·徒利察觉了兰尼斯特家族的行动,一方面他派人前往凯岩城质问泰温的意图,一方面他在奔流城召集军队,并派出克莱蒙特·派柏伯爵和凡斯伯爵在金牙城外驻军,以防兰尼斯特军进入河间地。

劳勃死后,宫廷风云突变,艾德·史塔克被捕。罗柏·史塔克立即在临冬城召集了他父亲的封臣,并率领12,000人南下卡林湾。与此同时,泰温开始向着河间地出兵,大战一触即发。

金牙城之战.詹姆·兰尼斯特率领15,000人从金牙城沿河间大道东进,遭遇到了驻守在金牙城东的4,000河间军队。徒利军一触即溃,凡斯伯爵战死,克莱蒙特·派柏侥幸逃回奔流城。凡斯伯爵的继承人卡列尔·凡斯率领残部继续抗击入侵,在后方开展游击,骚扰着兰尼斯特军的补给线

奔流城遭遇战(奔流城之战I). 詹姆的大军逼近奔流城时,艾德慕·徒利还在集结军队(之前的他将河间主力分散追击格雷果·克里冈的部队,当得知金牙城外的守军被歼灭时,只能仓促将四散的军队重新召回。)艾德慕麾下的守军约有12,000~16,000人。由于河间军队不擅于正面战场的阵地战,很快就被气势如虹的詹姆军击溃,艾德慕本人和诸多河间封臣被捕。奔流城直接暴露在了兰尼斯特军的包围之下,危在旦夕。守城的泰陀斯·布莱伍德伯爵打开城门,将幸存者和难民放入城中。

喋血戏子滩.格雷果·克里冈在河间地烧杀劫掠之后,河间地领主派人向君临请求援助,艾德·史塔克以摄政王之名派出贝里·唐德利恩率兵缉拿格雷果,以申正义。但是他们在戏子滩遭遇了伏击,被格雷果和泰温的军队夹击,几乎全军覆没。但是索罗斯等人还是设法逃脱,并复活了贝里伯爵,其率残部不断骚扰着格雷果和其他兰尼斯特军队。在艾德被处死后,贝里等人被剥夺了爵位,通缉为土匪,于是他们自称为"无旗兄弟会"。

河间地攻略.泰温公爵统率着20,000大军沿着黄金大道跨过红叉河,横扫河间,攻下了除奔流城、孪河城、海疆城之外的所有据点。并借泰陀斯·布莱伍德被困奔流城之机攻陷鸦树城,赫伦堡的希拉·河安夫人因没有兵力防御只得献城投降。格雷果则将派柏和布雷肯家族的城堡夷为平地。是役中,塞德里克·派恩爵士战死,留下他的侍从,年仅十二岁的波德瑞克·派恩,投奔了里奥·莱佛德的手下"大肚子"罗里默爵士。

折叠 北境参战

罗柏·史塔克在卡林湾扎营驻守,又汇合了一部分封臣的部队,总兵力达到18,000人,同时他致信霍兰·黎德,严守灰水望,不给兰尼斯特军任何渡过颈泽的机会。但是狡猾的泰温公爵并没有北上的意图,反而逐个拔除河间地的城堡,使得奔流城变为一座孤城,陷入重围。罗柏别无选择,只好挥师南下,支援自己的外祖父和舅舅。

但是,横亘在罗柏北境大军面前的是滔滔的绿叉河,孪河城是唯一的渡口。尽管佛雷是徒利家的封臣,但是瓦德侯爵严守中立。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罗柏说服了佛雷家族加入北方阵营,并兵分两路,自己率领骑兵驰援奔流城,而步兵则由卢斯·波顿伯爵统率沿国王大道南下迎击泰温的主力。

绿叉河之役. 这是泰温进入河间地以来所遭遇的首次有力抵抗,卢斯·波顿统率的史塔克-徒利联军约16,000人沿国王大道南下,并计划夜袭泰温。千钧一发之际,亚当·马尔布兰爵士的骑兵队及时发现了敌情,泰温紧急集合军队准备迎战。已经失去先机的卢斯·波顿只能组织军队撤回孪河城,尽管偷袭未果反遭败阵,但是北军的主力得以保全。令泰温所始料未及的是,凯特琳竟然成功说服了瓦德·佛雷,待到泰温意识到卢斯·波顿统率的只是北军的一部分时,罗柏·史塔克的骑兵已经对孪河城外的兰尼斯特军发起了奇袭。

呓语森林之战. 在汇合了佛雷家族和海疆城的兵力后,罗柏一路奔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逼近奔流城,并于沿途封锁信息传递。浑然不觉的詹姆还在率领着几百名部众追击徒利家族的小股部队,罗柏将计就计,设计将詹姆的小队引诱至呓语森林,并一举歼灭,詹姆·兰尼斯特和诸多将领被北军俘虏。

袭营之战. 詹姆之前在奔流城外的三个河岸各扎一营,将城团团围住。詹姆被俘当晚,布林登·徒利率部悄悄摸到北营外,发起了夜袭,西营的安卓斯·布拉克斯伯爵率军乘坐木筏驰援北营,却在中途被奔流城守军击沉,安卓斯本人溺水身亡,残余的登陆部队亦被布林登轻松解决。与此同时,罗柏率剩余人马与奔流城的守军泰陀斯·布莱伍德前后夹击攻破西营。南营的佛勒·普莱斯特见势不妙,只得率领所部4,000人撤退到金牙城。

折叠 诸王自立

率先自立为王的是蓝礼·拜拉席恩,蓝礼在高庭迎娶了玛格丽·提利尔,在河湾地风暴地诸侯的支持下自称王,并率麾下80,000大军朝着君临推进。但是蓝礼的进军速度非常缓慢,意在坐观狮狼内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与此同时,梅斯·提利尔继续在高庭集合军队。

随后是罗柏·史塔克,在得知自己的父亲艾德·史塔克被处死后,他被属下封臣推举为北境之王,并获得了河间地诸侯的支持。 但是谷地的艾林家族仍然保持中立。罗柏深知河间地无险可据,腹背受敌,为了改变被动挨打的局面,他决定将主战场转移到兰尼斯特家族的老家--西境。他派出席恩·葛雷乔伊作为使者前往铁群岛争取巴隆·葛雷乔伊的支持,同时派遣自己的母亲凯特琳·徒利前往苦桥,游说蓝礼。意欲三面合围凯岩城。第三个称王的是史坦尼斯·拜拉席恩,他坚持声称自己才是铁王座的合法继承者。尽管他的陆军不是兰尼斯特或者蓝礼的对手,但是龙石岛的海军在里斯海盗萨拉多·桑恩的支持下力量不容小觑。史坦尼斯在女祭司梅丽珊卓的影响下转而信仰光之王拉赫洛,梅丽珊卓告诉史坦尼斯她看到了蓝礼死亡的幻像,而蓝礼在河湾地和风息堡的封臣亦将臣服于他。史坦尼斯从龙石岛派出2,000人的舰队开始进攻风息堡。最后一个称王的是巴隆·葛雷乔伊,劳勃死后,野心勃勃的巴隆敏锐的嗅出了独立称王的良机,他暗自召集封臣,组织舰队,意图伺机趁火打劫。就在此时,自己的儿子席恩·葛雷乔伊带着罗柏的结盟书渡海而来。巴隆认为席恩则变得软弱忘本,拒绝了罗柏的请求。作为一个铁民,巴隆渴望用自己的双手去夺取王位,而绝非靠他人施舍。与其攻打强大的凯岩城,不如趁史塔克倾力南征之际,从海路发动突袭,断掉罗柏大军的归路,将整个北境收入囊中。

河间地收复战. 北境之王罗柏支持他的河间封臣们夺回自己的封地,泰陀斯·布莱伍德趁兰尼斯特军溃败之机夺回了鸦树城,杰诺斯·布雷肯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攻下了石篱城,他的外甥和继承人亨德利战死。莱曼·戴瑞亦紧随其后收复了戴瑞城。卡列尔·凡斯和马柯·派柏继续攻击兰尼斯特的补给队。之后,其他的河间地封臣也纷纷收复了之前被兰尼斯特军队攻占的封地。

血洗戴瑞城. 就在戴瑞城被收复之后不久,格雷果·克里冈率军杀回,将戴瑞城守军屠戮殆尽,年轻的莱曼伯爵亦未能幸免。自此,戴瑞家族血脉断绝。

折叠 铁民入侵

随着战争打响,北军南下,巴隆·葛雷乔伊大王察觉到了侵略的时机。他已为战争做好准备,在派克岛召集军队并劫持铁群岛上所有船只以防止消息走漏,同时以此对铁舰队进行补给。

巴隆的想法很简单,北境人攻向了南方,他们自己的土地洞门大开,只剩下些毫无戒备的孩子和老头,而且连支像样的能形成干扰的舰队也没有。巴隆策划了主要三方面进攻,派弟弟维克塔利昂和舰队主力攻占卡林湾,那是上千年来北境赖以抵挡南边进攻的咽喉之地,拿下它能切断北境大军的回路,控制局势;再派阿莎·葛雷乔伊和十几条长船攻下北边的深林堡,席恩·葛雷乔伊则在磐石海岸沿岸劫掠吸引注意力。有了这一系列动作,整个西岸便在铁种的掌控之中。

偷袭卡林湾. 卡林湾是通往北境的咽喉要冲,罗柏曾在此处留守400名弓箭手,但是维克塔利昂的舰队(约100艘战舰)从北面的海岸登陆,杀了守军一个措手不及,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卡林湾。至此,北境大军回家的道路被切断,巴隆·葛雷乔伊亦得以继续进行他的后续攻击计划。

偷袭深林堡.阿莎·葛雷乔伊率领的十二艘战舰绕过海龙角,对岸边的深林堡展开攻击,葛洛佛的军队很快被击溃,铁民俘虏了盖伯特·葛洛佛的妻子希蓓娜·葛洛佛、以及他们的孩子加文、艾娜和养子劳伦斯·雪诺。

磐石海岸之战.席恩·葛雷乔伊伊伦·葛雷乔伊、"裂颚"达格摩,率领八艘战舰从磐石海岸登陆,烧杀淫掠。本福德·陶哈闻讯率领野兔团前来应战,却中了席恩的埋伏被全歼。是役铁民唯一的伤亡是托德利克,还是因为抢夺战利品被席恩射死。之后,席恩将六艘战舰的兵力分给伊伦继续劫掠,并命令达格摩进军托伦方城,自己则静候临冬城守军出城救援然后趁虚而入。

托伦方城之战."裂颚"达格摩率军围住了托伦方城,守军向临冬城驰援,罗德利克·凯索率军驰援,轻而易举的将围城部队击溃,铁民只能撤回磐石海岸。但是就在此时,消息传来临冬城已然陷落。

偷袭临冬城.拉姆斯波顿率领二十人趁夜色毫不费力的解决掉了临冬城仅剩的守卫。席恩自称为临冬城亲王,并将诈称为"臭佬"的席恩收为侍从。同时他将布兰·史塔克瑞肯·史塔克、小瓦德·佛雷、大瓦德·佛雷、梅拉·黎德、玖健·黎德、贝丝·凯索等收押为人质。但是,布兰登、瑞肯和黎德兄妹还是设法逃脱了,为了掩人耳目,席恩命令拉姆斯杀掉了两个男孩以冒充史塔克兄弟并对外宣布了死讯。

折叠 战争延续

金牙城整编.在奔流城外三营地被击破后,詹姆的残军在金牙城进行了重整,并由史戴佛·兰尼斯特指挥。

牛津之战. 罗柏在稳定了河间地局势后立刻率军直指西境,将战火烧到了兰尼斯特家门口。在他的冰原狼灰风的带领下,北军沿着一条隐蔽的山路绕过守军防线,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兰尼斯特的军营面前,罗柏将灰风放入军营,使得战马受惊发疯,许多兰尼斯特家族的骑士被踩死在营帐之中,史戴佛·兰尼斯特在逃亡时被瑞卡德·卡史塔克刺死,同时阵亡的还有卢伯特·布拉克斯爵士。而安塔诺·贾斯特、马丁·兰尼斯特、莱蒙·维卡瑞爵士被俘。北军方面几乎兵不血刃,只有史提夫伦·佛雷因伤于三天后死去。是役后,西境的兰尼斯特的残军只得退守兰尼斯港

风息堡攻防战. 史坦尼斯率5,000人抵达风息堡,开始攻击他的弟弟蓝礼·拜拉席恩的居城。蓝礼闻讯后在苦桥分兵,亲率20,000骑兵救援风息堡。风息堡方面史坦尼斯久攻不下,双方陷入胶着状态。就在此时,梅丽珊卓用召唤出的暗影刺杀了蓝礼,蓝礼旧部中的诸多风暴地领主和一小部分河湾地领主纷纷向史坦尼斯倒戈。但是绝大多数的河湾地领主返回了苦桥。但是风息堡的代理城主科塔奈·庞洛斯拒绝投降,因为史坦尼斯坚持要求留下他的养子--劳勃·拜拉席恩的私生子艾德瑞克·风暴。最终戴佛斯·席渥斯用小船将梅丽珊卓载到城下,女祭司故伎重演用影子杀死了科塔奈。史坦尼斯最终得以拿下风息堡。

横扫西境 牛津大捷之后,罗柏的北境-河间联军趁势攻下了烙印城。随后,盖伯特·葛洛佛和瑞卡德·卡史塔克率军攻略沿海,梅姬·莫尔蒙夺去了数千头牲畜并赶回了奔流城,大琼恩则攻下了卡斯特梅、努恩堡和彭德瑞丘陵的金矿。

红叉河阻击战.泰温得知罗柏在西境所向披靡之后,从赫伦堡率军西行回援。而艾德慕·徒利则在红叉河沿岸的各渡口处依势据险布下13,000大军准备阻击泰温渡河。泰温先是不断派出小股部队发起试探性的攻击,企图寻找薄弱点渡河,但是受制于河流天险和徒利军的严防死守一直未能得逞。最终泰温在十几处渡口同时发起总攻,经过一番激战,艾德慕的军队最终击败了兰尼斯特军。是役中,兰尼斯特军的里奥·莱佛德伯爵淹死,"壮猪"李勒·克雷赫爵士被俘,亚当·马尔布兰爵士被打退三次。在战斗最为惨烈的石磨坊,格雷果·克里冈几乎全军覆没,负伤十余处逃走。

赫伦堡突袭战.泰温率主力西进后,赫伦堡只留下亚摩利·洛奇的200人和瓦格·赫特率领的雇佣兵"勇士团"守城。艾德慕·徒利命令卢斯·波顿趁机夺取赫伦堡。北军在与从孪河城赶来的赫曼·陶哈部汇合后直奔赫伦堡,其先锋部队在红宝石滩与勇士团发生战斗,罗贝特·葛洛佛、伊尼斯·佛雷兵败被俘.艾莉亚在贾昆·赫加尔、罗尔杰、尖牙的帮助下将他们放了出来。同时,勇士团在瓦格的带领下叛变倒戈,打开城门将卢斯·波顿的大军放入城中。亚摩力则被丢入熊坑而死。

苦桥兵变. 蓝礼·拜拉席恩死后,苦桥在蓝道·塔利以及加兰·提利尔的率领之下还有60,000军队。史坦尼斯派出了埃伦·佛罗伦爵士和帕门·克连恩爵士前往苦桥企图抢先接管军队。待蓝礼的死讯传到军营时,在各派系之间爆发了一系列的争斗,一些领主返回了自己的封地,一些则继续效忠高庭,而另一些则转而倒向史坦尼斯。最终梅斯·提利尔率10,000军队抵达苦桥,将埃伦和帕门囚禁,并和铁王座派来的代表培提尔·贝里席达成妥协。剩余的共计50,000人在梅斯的率领下启程与泰温公爵的20,000人汇合,救援君临。

黑水河之战.提利昂·兰尼斯特的安排下,君临守军储备了大量的野火。并在黑水河中布下了铁链。史坦尼斯的舰队在伊姆瑞·佛罗伦的率领下几乎全部驶入黑水湾,就在这时,守军升起了铁链,挡住了舰队的退路,载满野火和沥青的乔弗里舰队撞向史坦尼斯的船只。史坦尼斯军剩余的舰船将20,000作战部队运上了河岸开始攻城,与守城的5,000金袍卫队展开激战,最终夺取了两座城门,几乎赢得战斗,就在这时,兰尼斯特-提利尔联军的70,000人赶到,战局逆转,史坦尼斯只得率军撤退。是役过后,铁王座控制了整个南方和西境。而史坦尼斯方面几乎丧失了全部的海军,元气大伤。

折叠 战略转折

黑水河一役彻底扭转了南北战局,史坦尼斯溃败之后,兰尼斯特提利尔结成同盟,泰温·兰尼斯特出任国王之手,并将弥赛菈·拜拉席恩许配给崔斯丹·马泰尔,以换取多恩的同盟。而北军方面:先是铁民的入侵使得整个北境危如累卵,卡林湾的陷落使得史塔克军难以回救。紧接着瑞卡德·卡史塔克公然抗命被杀引来了诸多领主的不满。而年轻的北境之王在迎娶了简妮·维斯特林之后,引发了佛雷家的强烈不满,随着婚约的解除,史塔克-佛雷同盟宣告破裂。内忧外患之下,年轻的北境之王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史坦尼斯的势力在黑水河上被彻底打散,无力再战。他拒绝向眼中的篡夺者屈膝求和,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出路,无计可施下他只好仰赖梅丽珊卓与她的魔法。在三位伪王先后怀疑因为魔法诅咒而死去后,史坦尼斯终于决定牺牲艾德瑞克·风暴以唤醒石龙。其国王之手戴佛斯·席渥斯抢先把艾德瑞克送至狭海对岸,并提出一条新的出路:长城。

临冬城之战II. 临冬城被席恩·葛雷乔伊偷袭攻陷后,罗德利克·凯索决意夺回城堡,他与兰巴德·陶哈、克雷·赛文以及白港的骑士共计2,000人开始围攻临冬城,但是席恩用罗德利克的女儿贝丝作为威胁,成功的拖延了北军的攻势。直到拉姆斯·波顿率领400人从恐怖堡赶来,罗德利克及其部属将波顿军视作同盟,丝毫没有防备,怎料拉姆斯突然发难,罗德利克、兰巴德和克雷相继被杀,北军群龙无首一败涂地,而波顿方面仅仅伤亡20人。席恩将拉姆斯放入城中后,波顿军又转而对铁民发起攻击,铁民全部被杀,只有席恩被俘。混战之中临冬城被付之一炬,许多史塔克的家族成员和随从被杀,其中包括鲁温学士。之后席恩和大瓦德、小瓦德、老奶妈、贝丝·凯索等都被送往恐怖堡作为俘虏。

托伦方城之战II罗德利克和兰巴德出兵攻打临冬城之后,达格摩杀了一个回马枪,轻而易举的攻下托伦方城,代理城主被杀, 赫曼·陶哈的女儿艾妲·陶哈和兰巴德·陶哈的妻子贝拉夫人以及他们的孩子布兰登和贝伦都被俘虏。

峭岩城之战. 罗柏的大军开始进攻维斯特林家族的峭岩城,尽管并未遭遇激烈的抵抗,但是罗柏在战斗中受伤,紧随而来的是席恩背叛和布兰被杀的消息。简妮·维斯特林照料并抚慰了罗柏,最终两人坠入爱河,为了不使简妮的名声蒙羞,罗柏宣布娶她为妻并摒弃了与佛雷家的婚约。直接导致了佛雷与史塔克的同盟破裂,随后瓦德·佛雷将佛雷家的军队全部撤回。

暮谷城之战.黑水河一战后,卢斯·波顿得知泰温获胜,整个战局发生巨变,便暗中倒向乔佛里一方,他利用陶哈和葛洛佛等领主复仇心切,将3,000步兵交给赫曼·陶哈、罗贝特·葛洛佛与哈利昂·卡史塔克,命令他们进攻毫无战略意义的暮谷城。最终北军被以逸待劳的蓝道·塔利大军击溃,撤退途中又被格雷果·克里冈伏击。罗贝特与哈利昂被俘,赫曼·陶哈战死。是役过后,北军损失了约三分之一的步兵战力,卢斯·波顿借南军之手除掉了史塔克家族最为信赖的部众。

卡史塔克之变.瑞卡德·卡史塔克伯爵在得知凯特琳·徒利放走了詹姆·兰尼斯特后怒火中烧,为了给自己的儿子报仇,他将被俘的威廉·兰尼斯特和提恩·佛雷处死。罗柏·史塔克以谋杀俘虏的罪名亲自将瑞卡德斩首。卡史塔克部众因此自行脱离北军,搜索"弑君者"下落,罗柏再失一支忠心的军队。

红宝石滩之战.卢斯·波顿继续执行着清除亲史塔克派军队的计划,他故意在赫伦堡耽搁一段时间再出发,并在红宝石滩渡河,以给格雷果·克里冈足够的时间攻击自己的殿后部队--由威里斯·曼德勒率领的2,000忠于史塔克的部队(主要是诺瑞家,洛克家和伯莱利家的军队,以及白港骑兵)。随后波顿又留下600名忠于史塔克家族的精锐部队防守河滩(史陶和赛文家的部队、山地、白刃河矛兵以及一百名霍伍德家的长弓手)由已故赛文伯爵的部将凯勒·孔顿和罗纳·史陶率领。

赫伦堡守护战.卢斯·波顿决定彻底倒向兰尼斯特军,他将主力全部撤出赫伦堡,只留下新任领主瓦格·赫特。当"魔山"的军队攻城时,大多数勇士团的士兵闻风而逃,格雷果·克里冈轻而易举的收回赫伦堡,并处死了瓦格。

红色婚礼.巴隆·葛雷乔伊暴毙之后铁民领主纷纷回岛以选出继任者,罗柏得知后打算率军收复北境。这时,佛雷家送来消息表示愿意重铸联盟,前提是罗柏亲自致歉并由艾德慕·徒利娶萝丝琳·佛雷为妻。于是罗柏率军前往孪河城参加婚礼。此时波顿亦率领剩余的3,500人赶到孪河城。佛雷早已和波顿策划好一场阴谋,只是罗柏浑然不觉。宴会途中波顿与佛雷军对罗柏及其下属发动攻击,包括罗柏、凯特琳在内的大量北境贵族遇害。之后,卢斯·波顿被铁王座任命为北境守护。

折叠 余波

蓝礼、巴隆、罗柏死后,五王只余其二,史坦尼斯亦元气大伤,南方和西境都被铁王座所控制。不过战争结束还是言之尚早,各种小规模的战斗冲突仍在继续,河间地除了徒利、梅利斯特、布莱伍德之外的河间地领主也都纷纷投降,而且各处仍藏匿着大量土匪。除此之外,扼住君临咽喉的龙石岛,以及拜拉席恩家族的根据地风息堡仍在史坦尼斯手上。

红色婚礼后不久,君临局势剧变:乔佛里·拜拉席恩在自己的婚礼上被毒死,提利昂·兰尼斯特被捕。随后奥柏伦·马泰尔亲王为提利昂出战比武审判,不幸身亡,引发多恩的骚乱。最后国王之手泰温公爵竟被自己越狱逃脱的侏儒儿子提利昂用弩射死。王储托曼继位,泰温公爵的得力副手凯冯爵士引退,由瑟曦太后摄政。一系列的变化开始埋下铁王座联盟瓦解、兰尼斯特势力衰落的伏线。

现在五王之战大局已定,河间地实际上已无力抵抗佛雷和兰尼斯特的联盟。尽管泰温公爵去世,但是此时正是兰尼斯特家族与其盟友最强盛的时期。

  • 石心夫人的复仇:红色婚礼之后,贝里·唐德利恩发现了凯特琳·徒利的尸体,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用生命之息将其救活。复活后的凯特琳接管了无旗兄弟会,她被称为"石心夫人",并领导了一系列针对兰尼斯特家族佛雷家族的复仇计划,一些佛雷家族的成员被他们绑架并处决,包括孪河城的继承人莱曼爵士。
  • 洗劫盐场镇:赫伦堡失守及瓦格·霍特遇害后,勇士团溃散,一群勇士团战士在掠得"猎狗"头盔的罗尔杰率领下直扑盐场镇,以期找到船只把他们送往狭海对岸。然而当时没有船只停泊于盐场镇,于是勇士团发泄在镇内居民身上。据说一打女人遭到强暴,小至十二岁的女孩也不能幸免,居民受到野蛮虐待和屠杀,整个小镇都烧成废墟。此桩暴行震惊七国上下,并由于罗尔杰当时佩戴着"猎狗"的头盔,盐场镇的暴行因而怪罪到桑铎·克里冈身上。
  • 海疆城攻防战:黑瓦德·佛雷率军进攻尚未投降的杰森·梅利斯特。黑瓦德·佛雷威胁杰森要吊死他的儿子派崔克·梅利斯特,杰森伯爵无奈之下只得投降并交出了海疆城,之后他和儿子被囚禁在自己的城堡内。
  • 卡林湾陷落:为了夺取被铁民占领的卡林湾,波顿军在卢斯·波顿和拉姆斯的率领下从南北夹击。拉姆斯·波顿派遣席恩·葛雷乔伊去向守军送信,声称只要投降便可保证他们的平安。当守军放下武器后,拉姆斯将63人全部活剥至死,然后把尸体插在了卡林湾道路两旁。
  • 第二次风息堡之战:梅斯·提利尔受命夺取风息堡,在围城多日后,他得知玛格丽贝勒大圣堂被囚,便象征性的留下一部分守军,率主力返回君临。同时他命令蓝道·塔利从女泉镇南下与之汇合。
  • 龙石岛攻防战:在盾牌列岛遭受铁民袭击之后,洛拉斯·提利尔主动要求率军进攻龙石岛。他抵达龙石岛后马上展开突袭,在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后,洛拉斯将城堡攻陷。但是进攻方亦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洛拉斯爵士本人在攻城时被热油浇中,负了重伤。其后雷德温舰队返回河湾地,抵抗铁民入侵。
  • 第二次奔流城之战:红色婚礼之后,艾德慕·徒利被俘,詹姆·兰尼斯特率领兰尼斯特-佛雷联军将奔流城围住。布林登·徒利拒绝投降。詹姆将艾德慕放回城中,并威胁他如果不献出城池,他将血洗奔流城并将其未出世的孩子杀掉,最终艾德慕只能屈服。在投降之前,他协助自己的叔叔逃走。之后艾蒙·佛雷被任命为新城主。
  • 鸦树城攻防战:杰诺斯·布雷肯伯爵奉命率军攻打他的老对手--布莱伍德家族的居城鸦树城。双方经过激战不分胜负。泰陀斯·布莱伍德宁死不肯向杰诺斯投降。最终只能由詹姆爵士出面受降。布莱伍德家族被迫割让一部分领土给布雷肯家族,同时泰陀斯伯爵必须将自己的儿子霍斯特·布莱伍德送给詹姆作为人质(布雷肯家族也要送交一个人质给詹姆)。是役终了,标志着河间地的大规模战斗就此结束。

折叠 新旧对手

河间地的硝烟还未结束前,不同的新旧势力向铁王座发起挑战。尽管强壮的巴隆大王因意外身亡,铁群岛随即召开的选王会推举了巴隆的长弟攸伦为国王。恶名远播而野心勃勃的攸伦决心领导铁民创下如征服者伊耿一般的伟业,以巨龙一统七国于他治下。富饶的河湾地是他赏赐给铁种的第一份奖品,真正的礼物维斯特洛要等待维克塔利昂抵达弥林,以魔法号角控制巨龙方能实现。

史坦尼斯再一次投入收复其合法王位的行动。然而,他面对的艰辛更大,除了必须打败控制恐怖堡和临冬城高墙的卢斯·波顿外,还有他的军队未能适应苦寒的气候,以及北方人与他的南方骑士的文化与宗教冲突。"从深林堡到临冬城一百里格,渡鸦飞行三百里",史坦尼斯被困在临冬城外多天,终于似乎对将来的大战胸有成竹。补给日缺的卢斯伯爵转守为攻,狡猾的他一如既往地保存自己实力,先以异己者的力量消耗敌人的战力。双方已经按捺不住,争夺北境之决战即将降临。

新的对手接踵而至。因着瑟曦的愚昧,她不智地为了欠给教会的九十万金龙债款而批准教团武装的重建。拥有一支私人军队的总主教,很快就显示了他对王权的蔑视,七国最尊贵的王后与太后竟被教会拘禁审判。此外,瑟曦也自作聪明地停止向布拉佛斯铁金库偿还欠款,"铁金库不容拖欠",铁王座将要接受铁金库雄厚的经济实力的报复。

最后在南方的风暴地,无人可预见的外来入侵正不断接近。放弃无止地等待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黄金团,转而拥戴雷加的未亡子伊耿收复铁王座。登陆的时机十分完美。现在黄金团正朝风息堡进发,准备一举震撼整个维斯特洛。

  • 偷袭盾牌列岛:新近继任为王的攸伦·葛雷乔伊策划着征服七国,他率领1,000艘战舰偷袭了盾牌列岛。攸伦先是派出小股舰队将守军舰船引出,然后一举歼灭,势孤力薄的盾牌列岛相继失守。消息传至大陆,加兰·提利尔不得不终止他接收亮水城的计划,随后他率军前往高庭,与其长兄维拉斯一起防止铁民沿曼德河入侵河湾地
  • 教团武装的重生:作为五王之战的后果,宗教狂热在七国境内滋长。为了消除铁王座的债务,瑟曦·兰尼斯特以允许教廷重组战士之子和穷人集会作为交换条件。凭藉武力和宗教名义的支撑,总主教甚至下令逮捕瑟曦与玛格丽以审判她们的通奸罪行。重生的教团武装已成为七国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 攻击青亭岛:盾牌列岛失守后,雷德温海峡与青亭岛也遭受铁民攻击。派克斯特·雷德温伯爵留下的防守战船不是被铁民击沉就是被俘。敌人大肆掠夺雷德温海峡周边的市镇,并以这些地方为基地袭击通行海峡的船只。长船甚至试图袭击旧镇,但被挫败。旧镇的海塔尔家族正加紧备战,造船练兵。
  • 收复深林堡:琼恩·雪诺建议史坦尼斯去寻求山地部落的支援,目睹一位真正的国王的亲临会让他们心存敬畏,而且他们也会愿意为拯救"奈德的女儿"和击退劫掠海岸的铁种而战。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的军队攻克了由铁种占领的深林堡并将其归还给葛洛佛家族。包括阿莎·葛雷乔伊在内的数名铁种被捕。
  • 第三次临冬城之战: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率领的龙石岛部队与北境山地部落组成的联军向着临冬城进军,要将它从卢斯·波顿手中夺回。一封由拉姆斯·雪诺发往长城的信中称,史坦尼斯的大军已败,史坦尼斯被杀,信中所述是否属实尚未得知。
  • 黄金团登陆:伊耿·坦格利安琼恩·克林顿率领有上万精锐雇佣兵的黄金团渡过了狭海。黄金团在塔斯、伊斯蒙岛、雨林和其他一些风暴地的地点登陆。兵团已拿下了几座城堡,比如鹫巢堡,接下来打算攻占风息堡作为基地。

折叠 战果

战火吞噬着维斯特洛大陆,五王之战带来了大范围的破坏,被敌人烧毁的庄稼和存粮意味着,在即将(300AL)席卷维斯特洛的冬天里,很多人将会被饿死。河间地被战火所洗礼,而北境、西境和风暴领也未能逃过重击。唯一远离战火,使庄稼和粮食储备幸免于难的只有谷地和多恩。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战争

尽管不涉及五王之战本身,五王之战时期同样爆发了一些知名战争,有些与五王之战有关,有些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其中比较重要的两场战役为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在东方对抗吉斯人和守夜人面对长城外野人的进攻。

折叠 塞外

尽管五王之战的焦点在维斯特洛大陆南部,守夜人军团也没有闲着。他们不仅仅与野人交战,更与复活的尸鬼和更可怕的异鬼爆发正面冲突。长城以北的战争或战役是一场三方的争夺,包括守夜人军团、团结在曼斯·雷德周围的野人和古老而离奇的异鬼。

折叠 东方

绝境长城大厦将倾,五大国王你死我活的同时,东大陆也爆发了若干冲突或战争。其中不少规模较小:多斯拉克人继续着他们对拉札林人的疯狂掠夺,密尔和里斯间爆发了争夺纷争之地的战争,等等。但只有一场真正关乎紧要、影响大局平衡的战争,而这场战争稍后也会直接对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政治格局产生决定性的作用。

篡夺者战争结束后,八岁的韦赛里斯·坦格利安和刚刚出生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前往自由贸易城邦避难。当她快到14岁时(298AC),她被韦塞里斯"卖"给多斯拉克卡奥卓戈,用以换取卓戈卡奥和他的四万多斯拉克骑兵的帮助,来夺取本应属于前者的铁王座。不幸的是,无能且急躁的韦塞里斯后来激怒了卓戈,并丧命于卓戈之手。卓戈稍后在一次战斗中受到了外伤,后又由于伤口感染,最终导致卓戈殒命。他的卡拉萨被自己的部下瓜分而四分五裂。之后,伊利里欧·摩帕提斯送给丹妮的三颗龙蛋奇迹般的孵化。受到龙降生影响,丹妮莉丝的一小部分追随者留了下来,其中大部分是老弱病残。她们穿越了恐怖的红色荒原,抵达了玉海之滨的魁尔斯。在魁尔斯寻求帮助未果后,丹尼莉丝收到来自伊利里欧总督邀请乘船返回潘托斯。

然而,在返回潘托斯的路上,丹妮决定绕道奴隶湾,从吉斯人的后裔,阿斯塔波渊凯弥林的手中购买一支奴隶军队。

  • 阿斯塔波之战:在强占了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的三艘商船之后,为了实现征服维斯特洛的目标,丹妮莉丝接受了乔拉·莫尔蒙购买无垢者的建议。她将黑龙卓耿作为筹码,要求换取8600名无垢者士兵。但她在获得无垢者的指挥权后迅速占领了阿斯塔波,并且重新夺回黑龙。之后她解放了包括无垢者在内全城的奴隶,并留下了一个有自由民组成的议会来治理这座城市。议会的头领包括一名医者、一名牧师和一个学者。带着她的新军队以及主动追随她的自由民,她挥师渊凯
  • 渊凯之战:在渊凯城外三里格处,一支五千人的军队正在等待着丹妮莉丝的到来。这其中包括了五百名暴鸦团佣兵和五百名次子团佣兵,其余的主力皆为奴隶。然而,渊凯的奴隶多为性奴,战斗力不高。丹妮莉丝分别与敌军的将领谈判,并且给予渊凯三天时间来考虑投降。最终丹妮趁夜色掩护发动了突袭,暴鸦团也背叛了渊凯。其余的部队不是逃跑就是投降。 战斗结束后,次子团也加入丹妮莉丝的势力。渊凯几日后随即投降,并释放了所有的奴隶。
  • 弥林之战:弥林,奴隶湾最北的城市,也是奴隶湾防御最完备的城市。弥林人用焦土和插上奴隶儿童的竹竿来迎接丹妮莉丝和她的军队。弥林城的勇士欧兹那克·佐·帕尔出城迎战, 却被丹妮莉丝的护卫壮汉贝沃斯斩落。丹妮化船为木,准备建立攻城器。为了避免陷入长期战役,乔拉爵士和巴利斯坦·赛尔弥带领小队人马潜入城市的下水道,释放了竞技场中的奴隶,并制造混乱赚开城门。与之前的策略不同,这次丹妮决定留下来统治,成为弥林的女王。因为她听说她留在阿斯塔波的议会已经被一个独裁的屠夫取代,并且在阿斯塔波造成了混乱。
  • 阴影中的战斗一个名为鹰身女妖之子的组织实施了多起针对落单自由民,兽面军和无垢者的夜间刺杀行动。在丹妮莉丝执政弥林期间,一场阴影中的战争已然打响。鹰身女妖之子会在被害者的尸体旁边画一个鲜血淋漓的鹰身女妖。随着时间流逝,他们越发嚣张,每个夜间被害的人数也逐渐增多。
  • 阿斯塔波攻防战:渊凯的奴隶兵、新吉斯的军团和数个雇佣兵团合围了阿斯塔波。阿斯塔波无垢者在冲锋中击破了猝不及防的渊凯军,但是在佣兵团和新吉斯战士的夹攻下,阿斯塔波那些训练不足的无垢者被彻底打败。阿斯塔波的统治者和许多子民惨被屠杀,幸存者躲在郊外或是逃到弥林。随着阿斯塔波难民的逃亡,血瘟也迅速传播开去,对弥林人渊凯-新吉斯联军形成威胁。

丹尼莉丝为了和平百般无奈下嫁给了西茨达拉·佐·洛拉克,渊凯和弥林签订了合约,短暂的和平得以建立。竞技场为庆祝这场婚礼重新开启。卓耿循着鲜血和噪声飞来,几乎被杀。丹尼看到她的"孩子"身处险境便跑向它,卓耿驮着丹尼飞离了城市,许多人确信她死了。和平一触即溃,渊凯要求龙必须被处死,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了解到渊凯正图谋重新奴役之前被丹尼解放的奴隶们,而且西茨达拉有可能牵涉阴谋之中,他夺取了权力并囚禁了西茨达拉。瓦兰提斯舰队正在来支援渊凯一方的路上,赛尔弥准备迎敌。

折叠 铁舰队

维克塔利昂·葛雷乔伊指挥的铁舰队驶向弥林去将丹尼莉丝和她的龙带回维斯特洛。他的舰队沿途抢劫了几次其他船只。舰队在瓦兰提斯附近停靠补充补给的时候,维克塔利昂了解到瓦兰提斯的舰队正在前往弥林去终结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的统治。维克塔利昂已带领舰队前往奴隶湾,他们极有可能比瓦兰提斯的舰队更早到达。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