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8 03:17:53

青海湖裸鲤 - 鲤科裸鲤属动物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动物
动物
编辑分类

青海湖裸鲤(学名:Gymnocypris przewalskii)是鲤科、裸鲤属鱼类。鱼体长,稍侧扁,头锥形,吻钝圆,口裂大,亚下位,呈马蹄形。上颌略微突出,下颌前缘无锐利角质。下唇细狭不发达,分为左右两叶;唇后沟中断,相隔甚远;无须。体裸露,胸鳍基部上方、侧线之下有3~4行不规则的鳞片;肛门和臀鳍两侧各有1列发达的大鳞,向前达到腹鳍基部,自腹鳍至胸鳍中线偶具退化鳞的痕迹。侧线平直,侧线鳞前端退化成皮褶状,后段更不明显。背鳍具发达而后缘带有锯齿的硬刺。体背部黄褐色或灰褐色,腹部浅黄色或灰白色,体侧有大型不规则的块状暗斑;各鳍均带浅红色。生殖期间雄性个体的吻部和臀鳍、尾鳍以及体后部均有白色颗粒状的珠星。

青海湖裸鲤为冷水性鱼类。喜栖息于滩边、大石堆间流水缓慢处、深潭或岩缝中,适应性强,在半咸水(青海湖水盐度为12~13‰)或淡水中均可生活.青海湖裸鲤平时多在湖的浅水区活动觅食,冬季在深水处越冬,度过4~5个月的冰冻期。青海湖裸鲤是一种广谱杂食性鱼类,主要摄食藻类和浮游动物,成鱼也常吞食腐烂的植物碎屑、水生昆虫和鱼类。青海湖裸鲤分布于青海湖及其附属河流布哈河、巴哈乌兰河、沙柳河、哈尔盖河、黑马河、伊尔德马河、倒淌河等。

(概述图参考来源: )

基本信息

  • 鲤科

  • 裸鲤属

  • 青海湖裸鲤

  • 亚种

  • 命名者及年代

    Kessler,1876

  • 保护级别

    《中国物种红色名录》中列为濒危物种

  • 英文名

    Przewalski's naked carp

折叠 编辑本段 形态特征

体延长,稍侧扁。头锥形。吻钝圆。口裂大,亚下位,呈马蹄形。上颌略微突出,

下颌前缘无锐利角质。下唇细狭不发达,分为左右两叶;唇后沟中断,相隔甚远;无须。眼稍小,侧上位;眼间较宽。颏部和颊部的粘液腔发达。体裸露无鳞,肩鳞明显,为2~3行不规则的鳞片;肛门和臀鳍两侧各有1列发达的大鳞,每列21~32枚,向前达到腹鳍基部,自腹鳍至胸鳍中线偶具退化鳞的痕迹。侧线平直,侧线鳞前端退化成皮褶状,后段更不明显。

背鳍具发达而后缘带有锯齿的硬刺。腹鳍起点一般与背鳍第二或第三分枝鳍条基部相对。肛门紧邻臀鳍起点。胸鳍末端可伸达胸鳍起点至腹鳍起点之间距离的2/3至3/4处。臀鳍较长。尾鳍叉形。性成熟雄性个体背鳍基底较长,胸鳍和腹鳍也较雌性个体为长。

体背部黄褐色或灰褐色,腹部浅黄色或灰白色,体侧有少数大型不规则的块状暗斑;各鳍均带浅红色或浅灰色。繁殖季节性成熟雄性个体的吻部和臀鳍、尾鳍以及体后部均有白色颗粒状的珠星

折叠 编辑本段 生活习性

青海湖裸鲤青海湖裸鲤

青海湖裸鲤为冷水性鱼类。喜欢生活在浅水中,也常见于滩边洄水区或大石堆间流水较缓的地方,入冬则潜居于深潭、岩石缝中。适应性强,对生活条件并没有严格的要求,较小的水塘和较浅的湖边都能生活,在咸淡水里也可生活。幼鱼孵出后,即成群游泳,多集群于河口浅水地区。

群体中雄鱼多于雌鱼,繁殖力较低,怀卵量平均为16242粒。有明显的生殖洄游,每年3月下旬至8月由青海湖进入河中繁殖。产卵场所一般在流速缓慢,底质为石砾卵石或细纱,水深在0.1-1.1米清澈见底的河道中。在繁殖季节内,当水温低于6℃或超过17.5℃时,便无繁殖活动。产卵旺季为5月中至6月中;产卵活动是昼夜进行,以23时至次日3时为最旺盛;卵产于聚卵窝内,卵沉性,微粘。幼鱼阶段以动物性饵料为主食;成鱼杂食性,青海湖中所有的动植物都是其食料,主要食物对象为硅藻、桡足类、枝角类轮虫类、端足类、水生昆虫、摇蚊幼虫等,甚至其幼鱼及条鳅也为之吞食。由于青海湖地处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上,水温低,食料生物贫乏和生长期短,故此鱼生长缓慢,除第一年生长达3.5厘米外,一生中的体长生长无明显的阶段,4龄以下体重增长较快,体重250克者平均为8-9龄,500克者约为10龄;一般能长到50-60厘米,重约5公斤,25龄;最大个体长可达95厘米,重约6.5公斤。

折叠 编辑本段 地理分布

青海湖裸鲤分布于青海湖及其支流中,克鲁克湖、扎陵湖鄂陵湖也有出产。它是青海省极为重要的经济鱼类。

自20世纪60年代开始,青海湖周围几十万亩草原被开垦为农田;流入青海湖的108条河流被人为拦河筑坝,阻塞繁殖通道,许多河流干涸断流,致使裸鲤无法到淡水中产卵,造成大量裸鲤在河口地带死亡。有关资料表明,青海湖现有裸鲤资源量约为7500吨,不足开发初期的1/10,而目前,鸟岛栖息的鸟类每年要吞食近千吨的裸鲤,裸鲤资源的衰竭无形中使鸟类的生存造成严重威胁。

折叠 编辑本段 资源状况

一项有关青海湖主要鱼类资源裸鲤的研究表明,2004年青海湖裸鲤的资源量超过5000吨,比1999年增长了67%。专家表示,裸鲤资源量的增加,表明青海省采取综合措施、封湖育鱼取得了初步成效。

青海湖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内陆咸水湖泊,它以巨大的水体与流域内的天然草场共同构成了阻挡西部荒漠风沙向东蔓延的生态屏障,是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重要场所。青海湖裸鲤简称"湟鱼",是青海湖中唯一一种大型野生经济鱼类。由于其特殊的生存环境,青海湖裸鲤生长速度十分缓慢,每10年大约增重0.5公斤,繁殖能力较低,种群更新时间较长。裸鲤裸鲤由青海湖裸鲤救护中心承担的"青海湖裸鲤资源动态监测与管理"项目,首次利用卫星定位、水下声呐探测和计算机软件等技术手段,对青海湖裸鲤资源进行了动态监测。监测表明,青海湖裸鲤资源量2004年超过5000吨,比1999年的3000吨增长了67%。

青海湖裸鲤资源量的增加,表明青海省采取综合措施、封湖育鱼取得了初步成效。据了解,为保护青海湖渔业资源,青海省政府从1986年开始对青海湖连续四次进行封湖育鱼,青海省科技部门也围绕裸鲤保护开展了一系列科研工作,通过实施青海湖裸鲤人工繁殖生物学与放流技术研究、青海湖裸鲤原种扩繁、青海湖裸鲤种苗池塘养殖与增殖放流项目,初步达到了恢复与提高青海湖鱼类资源的目的。

据青海省科技厅有关负责人介绍,青海湖裸鲤的资源量在上世纪60年代初曾达到19.9万吨的最高值,渔获物平均体长28.8厘米,平均年龄为10龄。十年后,裸鲤资源量下降到2.12万吨。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裸鲤的资源量下降为1.1万吨。到1999年,裸鲤资源量只有3000吨,严重影响到整个青海湖的生态安全。

折叠 编辑本段 经济价值

青海湖裸鲤体粗壮肥满,肉味鲜嫩丰腴,营养丰富,含脂量高达12%,蛋白质16.14%,深受群众欢迎。当地百姓吃裸鲤的烹饪方法却颇为特别,他们把鱼剖洗净入锅加水、调料、食醋,用文火炖5、6小时,出锅取名为"酸鱼"。在繁殖季节,其卵巢精巢有毒,动物食之呈腹绞痛样症状,继之瘫痪,呼吸困难而死亡;人食其生殖腺后4-5小时开始腹泻,其后发生呕吐。它的腹膜也具毒性,鲜鱼之腹膜若未除去或洗净,食后也要中毒,轻者自感头晕,精神不振,轻度腹泻,重者一天腹泻达十余次。若进食鱼卵及腹膜过量,中毒严重时会造成死亡。鲜食及加工干制品时应弃去内脏及腹膜,以免中毒。

折叠 编辑本段 保护等级

近年来,青海湖裸鲤产卵群体的数量比1970年代前明显下降,且体长多小于25 cm,成熟个体体长明显缩短。已列入《中国物种红色名录》,评估等级为濒危(EN)。目前,经过多年封湖育鱼和其他治理措施,青海湖裸鲤的资源量有所回升。

裸鲤裸鲤

折叠 编辑本段 相关传说

没有鳞片的鲤鱼

以前青海人很少吃鱼。那里是苦寒之地,深处内陆,地广人稀,几乎吃不到一切水产,唯一能够吃到的就是裸鱼。裸鱼学名叫裸鲤,俗称裸鱼。大概是因为青海是黄河的源头,黄河上游主要的支流湟水河在青海境内,所以青海很多地名也都依湟水名而起,比如湟中、湟源等。

裸鱼生活在海拔2000米以上的高寒水域,食物并不丰富,所以食性杂,以浮游生物、底栖生物、水生昆虫或幼虫和钩虾为食。春季河流解冻,水温上升时,性成熟的裸鱼集群进入河流,顶水而上,寻找产卵裸鲤裸鲤场,产卵繁衍后代。到了产卵季节,你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鱼密集在河流中,密密匝匝,绵延几十千米,成为一大景观。裸鱼就是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经历了千万年的生存和演变,逐渐成为一种体长侧扁,无须无鳞的鲤鱼。

很多当地人并不吃裸鱼。传说远古时期,草原遭受水灾,在青海(就是今天的青海湖)海底有一口巨大的泉眼,每天涌出不计其数的水,淹没了庄稼,淹没了牛羊,淹没了母亲和孩子。有一个勇敢的年轻人决定进入大海深处,堵 住泉眼,拯救同胞。在他进入大海游了很多天之后,身疲力竭,非常饥饿,但是没有东西可以吃。这时候很多美丽的鲤鱼自动游到青年的嘴边让他吃。青年人没有力气了,咬不透鲤鱼的鳞片。圣灵的鱼儿明白了年轻人的心思,摇动身体,把身上的鳞片都抖掉,然后游进年轻人的嘴巴里。有了力气,年轻人到大海底,用自己的身体变成大山堵住了泉眼。大水退去,牛羊得救了,人们恢复了安乐祥和的生活。年轻人的恋人知道爱人再也回不来了,纵身跳进大海,变成一个美丽的海岛,无数的鸟儿终日在岛上飞翔歌唱,那个小岛叫做鸟岛。为了纪念年轻的勇士,千百年来人们对着青海湖的海心山膜拜,也永远不再吃大海里那种没有鳞片的鲤鱼。

裸鲤圈的故事

乾隆二十八年(1763)的时候,有一位皇城的闲散贝勒与郭尔罗斯前旗辅国公恭格喇布坦相交甚好,二人称兄道弟,你来我往,很是亲热。这一年夏天,皇城异常炎热,这位贝勒便决定到凉爽怡人的郭尔罗斯前旗避暑。在此期间,热情好客的恭公爷曾多次带这位贝勒到查干湖打猎捕鱼。

为了方便打猎和游玩,恭格喇布坦早就在查干湖畔立下了一座豪华的毡帐。一日,二人在湖畔打猎归来,随行的厨子早已在帐前架起了铁锅,为他们炖好了查干湖盛产的鲜美鲤鱼。二人在帐内美食一餐之后,躺在各自的卧塌上一边歇息一边闲聊。贝勒爷用鱼骨剔过牙,沾沾自喜地大夸海口说:我曾多次去过江南,那里才是真正的鱼米之乡。有一年我下杭州,逛苏州,海里的、河里的鱼我都品尝过,说起来不下几十种……起初,恭公爷眯缝着眼睛只听不语,待贝勒爷如数家珍似的把吃过的鱼都数落了一遍,他才笑吟吟地开口说:"贝勒爷什么鱼都吃过了,可曾吃过状似鲇鱼、通身无鳞、皮质金黄的裸鲤?"

贝勒爷说:早听说康熙爷吃过,可我没吃过。没吃过就好!恭公爷翻身坐起来,朝着帐外一挥手,叫来几位侍卫,故作玄虚地说:你们带上几个捕鱼的好手,去松花江捕上两条裸鲤架在两辆勒勒车上拉回来,贝勒爷吃过江南的各种名鱼,就是没有吃过体重赛牛的裸鲤呢!

第二天,恭格喇布坦照旧带着贝勒爷去湖畔打猎游玩,路上,他告诉贝勒爷,裸鲤堪称鱼中之王,它夏天到松花江产卵,天气转冷时再顺着松花江游回黑龙江,再从黑龙江游回大海。至于它的味道,他只字未提。

午时,同恭格喇布坦一路归来的贝勒爷在离毡帐一箭之遥的地方就闻到了一阵扑鼻的奇香,于是就禁不住问恭公爷是什么香气这样袭人。恭公爷只笑不答,只是加了一鞭,一路欢喜地带着贝勒爷朝着前方的毡帐奔去。

二人闻着奇香打马来到毡帐前,恭公爷翻下了马背,而自称见多识广的贝勒爷却像被人钉在了马背上一样-- 只见,帐前的草地上横着两条金黄色的大鱼,大的长达一丈五,小的也有七、八尺长。临时搭建起的木案上摆放若一条剖了腹的裸鲤,两个身强体壮的侍卫正站在木案的左右,把五尺多长的大锯架在裸鲤的身上,你推我拉地拽着,并不时发出吭哧吭哧的喘息声。站在他们身边的大厨则把解下来的鱼段用斧子剁成小块,一块一块地下进一口半个毡帐大的铁锅里。铁锅里的水已经开了,刚才贝勒爷闻到的香气正是从这口铁锅里散发出来的。恭格喇布坦见目瞪口呆的贝勒爷还立在马上,只好让侍卫将他搀下了马背,走到尚未宰杀的裸裸鲤裸鲤鲤前看了个仔细。光溜溜的鱼身上有五道硬鳞,突出的嘴巴里半月形,两旁还有扁平的须。

俗话说,江水炖江鱼,可用查干湖的水炖出来的鳇色,味道确比江水炖江鱼还鲜美得多。这一天,贝勒爷就着自带的贡酒,在恭公爷的陪同下,美美地品尝了一顿裸鲤宴。席间,赞不绝口地说:美味呵美味,打隔香,放屁也香三个时辰!恭格喇布坦见贝勒爷如此喜吃裸鲤,当下就让大厨子将那两条裸鲤也宰杀了,像晒牛肉干那样,把裸鲤割成了条,用盐腌过后搭在帐前的木杆上晒成了鱼干,以备贝勒爷返京时带回去,继续品尝裸鲤的美味。不久,喜吃裸鲤的贝勒爷真的带着两大口袋裸鲤干踏上了返回京城的路。贝勒爷离京数月,回来后自然要访亲会友、每到一府,贝勒爷不带别的礼品,只带一包郭尔罗斯前旗盛产的裸鲤干,便让亲朋好友笑逐颜开,裸鲤本是贡品,原为康熙爷喜食之物,此后,喜食过裸鲤的王公、贝勒们便颇为荣幸地四处传颂着裸鲤的美味,最后竟传进了理藩院尚书赛尚阿的耳朵里。

转眼已是乾隆二十九年(1764)的春天。有一天,赛尚阿向上递奏折,可是到了皇帝那里,郁郁寡欢的皇帝却阴沉着脸,对他不理不睬。后经仔细一问,皇帝才讲出了为何恼怒的原由。原来,皇帝这天点名要吃"蒸鹿尾",可清宫御膳房在将腴美香嫩的鹿尾蒸熟后,切条的时候因厨刀锋利,竟一时疏乎,将案板上的一小块尖形的木茬沾在了鹿尾上。结果,皇帝在品尝蒸鹿尾时,嘴就被这块木茬扎了一下。皇帝心情不爽,一日未进食,赛尚阿的心也揪了起来。退出养心殿后,赛尚阿就径直来到了贝勒爷的府邸,从贝勒爷那里要了一包裸鲤干,并且亲自送到了专给皇帝备餐的御膳房

第二天,乾隆皇帝招赛尚阿上殿,请安过后,皇帝将批阅完的奏折递给了他,说道:御膳房把你送来的裸鲤干给找做成了御膳,那味道可是美极了,没等朕吃够呢,盘子就空了,我现还在寻思着那美味呢裸鲤裸鲤。这一吃倒好,倒让我又想起了小时候跟着皇爷品尝裸鲤的味道!皇上这一说,倒让赛尚阿想起了往事。康熙三十年(1691)那阵子,朝廷为了加强边防,将隶属于科尔沁蒙古之下的锡伯人由蒙古八旗编人满洲八旗,并将他们迁移到齐齐哈尔、伯都纳、吉林乌拉等地筑城屯居。再者,锡伯人和蒙古人一样,也是三皇不服,五帝不治的民族,为了彻底柔服他们,不久,朝廷将他们再次南迁到盛京及其周边地区,分散编旗,分而治之。据说,因为这一次锡伯人的大量迁移,居住在郭尔罗斯前旗为朝廷捕裸鲤的'裸鲤差',也被充当兵力了,加之日理万机的康熙皇帝顾不得这些日常琐事,所以郭尔罗斯前旗也就无人再为朝廷晋献裸鲤贡了。

锡伯人自康熙年间起,就一直担当着保家卫国的重任,到了乾隆年间更是如此。最近,理藩院尚书赛尚呵听兵部尚书说,朝廷为了加强新疆的防务,正准备从盛京挑选锡伯官兵一千多人,连同家眷共三千多人一同迁往新疆伊犁屯垦守防。此外,又调遣一部分锡伯人驻守京师(北京)。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赛尚阿得知乾隆皇帝也和康熙皇帝一样喜吃裸鲤,再者说,早在康熙年间的时候,年初大祭也必用裸鲤。于是,他与兵部尚书商议后,由兵部尚书从驻守京师的这一部分锡伯人当中裸鲤裸鲤,挑选出自古就擅长捕裸鲤的关、刘、唐三户锡伯人,遣到郭尔罗斯前旗的松花江左岸,承担裸鲤差,并在本旗公努图克吉拉吐苏木建立了锡伯屯。直接由清宫内务府管辖,由内务府赐给晒网地和捕鱼用具,享有养儿不当兵,种地不纳粮的特权。 因京师距郭尔罗斯前旗路途遥远,而在夏季捕捉性情凶猛的裸鲤过程中,鱼叉、滚钩等鱼具常常伤及鱼背,致使裸鲤易死而腐烂,从而无法在夏季将裸鲤贡运至京师,于是,关、刘、唐三姓锡伯人便在河道弯曲、水流平缓益于裸鲤生长的河段设立了多处裸鲤圈,他们将夏季捕捉到的裸鲤暂时放养在裸鲤圈里,待到天寒地冻之时再破冰捕鱼,用花轱辘马车运至京师。因是贡品,花轱辘马车行驶之前必有隆重的送裸鲤仪式,鸣锣开道,净水泼街,车上覆以黄缎的马车所到之处,郭尔罗斯前旗的大小官员和民众都要沿街相送,场面十分热闹。送裸鲤仪式一直持续到辛亥革命为止。

解放后,因松花江上游丰满水电站的建立,郭尔罗斯地段的松花江流域已不见鲤鱼,但在

裸鲤裸鲤锡伯屯南的农安境内(过去属前郭尔罗斯管辖)仍有一村名叫裸鲤圈,锡伯屯和七家子附近江边还可见到裸鲤圈的遗痕。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