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23 10:45:35

丁宁 - 古龙小说《风铃中的刀声》里的主人公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丁宁是古龙小说《风铃中的刀声》里的主人公,相貌英俊,家世显赫,人称丁公子,朋友们都叫他丁丁。在朝他是气宇轩昂的当朝位居极品镇国将军丁大将军之子;在野他是江湖中可怕的刀手,名头极大,是身经百战的绝顶高手,当世第一的刀法名家。

他所约战的无一不是超级高手,刀从不斩无名之辈。他的内力可在离身三两尺的地方,形成一面无形的墙壁,他是武林中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奇才,刀法之快,据说已经可以直追昔年的傅红雪;丁宁先生做出来的事,有时候简直和昔日游戏江湖的楚留香先生差不多了。

作为当代绝世无双的刀客,他在思想中寻找刀法中的变化和破绽,寻找出一种最能和自己配合的刀法,他的步伐有奇特的韵律,刀法非常有效优雅是无生机变化的终极,代表永恒的死亡。以不动制动,以不变应万变,用奇特的动作姿势滑出速度和变化绝对第一流的一刀,使敌人身上有红丝般的血痕,一道很淡很淡的血痕,在感觉舒服凉快的时候又实在不能相信,人世间会有这么快的刀法,这么可怕的刀法,让人折断,一折为二。

丁宁骄傲,丁宁有侠气,也有骨气,丁宁一向讲求公正。他温暖自信、意气飞扬、风流潇洒,一向是个感情很丰富的人。他笑得神秘得意,性格明朗愉快、光荣骄傲,脸上苍白中仿佛带着种奇异的淡蓝色,耳朵的分辨能力极强,他的相貌是一个比花错还要错的年轻人。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丁宁

  • 别名

    丁丁、丁公子、丁宁先生

  • 主要成就

    天下第一刀客

  • 登场作品

    《风铃中的刀声》

  • 女友

    柳伴伴

  • 父亲

    丁大将军

那一夜,月正圆。

那时候花错还没有死。

那时候姜断弦仍然用彭十三豆的名字行走在江湖。

那时候彭十三豆的名声,绝不会比天下第一剑客武当柳先生弱一分。

柳先生就是"平生无败"柳不弱。

那时候彭十三豆也从来都没有败过一次。

可是那时候花错已崛起了,以一把如仙人掌针的尖刀,在三年间刺杀江湖豪客武林名家名派掌门一流高手共计四十一人。

花错也从未败过。

那时候丁宁锋芒初露,如异军突起,大小一十三战,战无不胜,令江湖中人人侧目。

这一十三战,所约战的无一不是超级高手,从那个时候一直到现在,丁宁的刀从不斩无名之辈。

那时候正是"刀"最盛行的时候,不但压倒各门各派各种独门奇门名门兵刃,甚至也压倒数百年来武林中人一直奉为"主流"的"剑"。

那时候如果要在江湖中选中十大名流,花错、丁宁、彭十三豆,无疑都是其中之一。

因为那时候正是他们的时代。

就在他们那个时代里,他们三个人如流星般偶然相遇,迸发出灿烂耀眼的火花。[1]

折叠 编辑本段 丁宁的刀

丁宁的刀是一把很狭很长很锋利的刀,刀柄有环、刀薄如纸,但这把刀不是用来观看玩赏的,刀出鞘,必见血,敌不亡,我必亡,这其间绝无选择的余地。刀在手的丁宁,谁让他死都不容易,只是在面对他非杀不可的强仇大敌时,这把刀才会出鞘。

丁宁修花的刀是一柄形状古朴而优雅的银色的短刀,一把很钝的纯银的刀。

折叠 编辑本段 书内剧情

景因梦,她实在是个非常美的女人,不但美得让人心动,而且美得离奇,像精美的瓷器和钻石。她从一个孤独的小女孩,忽然间,她就变成了人精因梦夫人,嫁给花错后又最终变成了花景因梦[2]

景因梦身材相当高,有摄人的美丽,虽有得天独厚的静,但笑得极媚。她外观是活色生香非常美丽优雅的女人,无比的美丽中又带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神秘,使得她看来又像是仙子,又像是幽魂。一双十指纤纤的兰花手,春葱般的手,人如白色山茶,一张嘴却又偏偏红如樱桃。因梦拥有完美无瑕的胴体,眼波和声音都异常柔美,看着她的眼波,远比春水更温柔。她美丽而高傲,那双猫一般的锐眼,那双有时看来如梦,有时看来如猫的眼睛。她眼中的美丽高雅,因为花错之死却也充满了一根根可怕的血丝,每一根都是用无数量的怨毒和仇恨炼出来的,每一根都深深的埋入了她的骨髓和灵魂。她的心中已不再有爱与感激,只剩下索讨与报复。

她不但是天生的尤物也是个喜欢争强好胜的人,而且脾气又臭又硬,说出来的话从无更改。她的父亲粗犷严峻而冷酷,她从来都不知道她的母亲是谁。从她有知觉时开始,她所接触的都是"冷"的,冷的山、冷的水、冷的云树岩石。不但冷,而且寂寞。一种冷入血脉,冷入骨髓的寂寞。不但寂寞,而且贫穷。家的温暖,过年过节时的新鞋新袜压岁钱和花衣裳,母亲温柔的笑靥,兄弟姐妹间的嬉笑吵打,做错事时的责罚,做对事时的棉花糖,肚子饿时的红烧肉,肚子饱吃不下饭时的一耳光。每个人童年时都能享受到的事,她没有享受到,每个小女孩都有的,她没有。所以她发誓,等到她长大了,她一定要拥有其他任何人都没有的一切。她发誓不惜牺牲一切,不择任何手段,都要得到她想要的。她真的这样做了。她甚至把自己训练成为一种无情的机械,一种可以让男人为她贡献一切的机械。她做到了,从她只是迷死人的小女孩时就跟着「风眼」,并学会了他的绝学分筋错骨手,到后来走入江湖那一段辉煌事迹成为天下第一绝色,江湖中万人倾倒的那个因梦娘。这一切一直等到她遇见花错,才改变。

浪子花错是一个野孩子,野孩子天生就有一种吸引女孩子的魅力,甚至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出来了。他是一个高大瘦削,矫健修长,奇特彪悍挺拔的男人,宽肩、细腰、窄臀。轮廓分明的脸上相当英俊,苍白如雪,只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他的眼睛,他那一双鹰一般的眼睛却有猫一样的碧绿色眼球,仿佛是翡翠沉人海底时那种颜色,坚定、冷酷、倔强、锐利,带着种说不出的傲气,非常吸引人的魅力。他从三岁的时候就对刀有兴趣,十三岁的时候已经把天下所有刀法名家的资料,和他们的刀谱全都研究过。

花错从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被花雪夫人收养的?他只知道他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个小孩了。以后他错得更多,愈错愈深,对女人却愈来愈有经验。到了他十七岁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浪子。一个浪子的声名,常常都会换取到很多极不平凡的经验,一个有名的浪子所累积到的经验,能够换取到的代价就不是别人所能想像得到的了。所以花错在未满二十岁之前,就已经成为江湖中所有富孀贵妇和一些寂寞的名女人们追逐的对象。所以花错越来越错,因为他身不由己。金钱、名望、享受、情欲,他都可以抗拒。可是如果有人要用一种很隐秘的武功绝技来交换他的服务,他就傻了。尤其是刀法。他从小就喜欢刀,也许是因为刀和他生活的阶级层次是密切相关的。花错从小就希望他的掌中能够握有一柄无坚不摧天下无双的快刀。花错最错的就是这一点,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一把这么样的刀。"无敌"这两个字根本就不存在,那只不过是某些自大狂妄的人,心里的一种幻觉,他们迟早都必将死在自己的这种幻觉中。花错也不例外。他拼命要去找这根本不存在的刀,不辞辛劳,不择手段,不顾一切。在江湖中他得罪过了的人,甚至已经不比想跟他上床的女人少。最后他崛起成为一瞬间斩人首级如切菜的绝顶高手,以一把如仙人掌针的尖刀,在三年间刺杀江湖豪客武林名家名派掌门一流高手共计四十一人。

景因梦和花错这两个人竟是如此相像,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同一类型的人,要避免这么样两个人互相被对方吸引,简直比要把一对连体婴儿分割还要困难。如果无法避免,那么这两个人又势必要被他们的情欲所引起的火焰燃烧。就在他们互相微笑凝视的这一刹那,一生的挑战已经开始。花错既错,因梦也就无梦。花错错了,可是她一直都不认为她的选择错了,因为她忽然发现她遇见一个有血气有肉有感情的人。这种感觉是没有任何一种感觉能比拟的,也没有任何一种感觉能代替。想不到花错忽然死了。她所有的情感梦想憧憬,也随着花错的死而死。那一天黄昏,她眼看着她的丈夫自远处奔回,明明是个很完整的人,可是等她站起来想去迎接时,他的人忽然断了,从腰际一断为二。他的上半身往后倒下去的时候,下半身的两条腿还往前跑出了七步。

一刀挥出,刀锋破空,震动了风铃。凄厉的刀声衬得风铃声更优雅美丽,这种声音最容易撩起人们的相思。相思中的人果然回来了,可是他的归来却又让所有的希望全部碎灭。这是个多么残酷的故事,不幸的是真实有时比故事残酷。于是思念就变成了仇恨,感怀就变成了怨毒。于是血就要开始流了。爱恨之间,相隔只不过一线而已,爱得太强烈,忽然间就会变为恨,恨得太强烈也可能忽然变成为爱。景因梦和丁宁,一个独坐在风铃下的寂寞女人,一个浪迹天涯的江湖浪子,他们在一起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如果没有生出一点感情,那才是怪事。

怀疑是丁宁杀了花错的景因梦设计抓到丁宁后找到了武林第一神医诸葛无死的独生子诸葛仙,让他把丁宁的眼睛缝起来,把他的舌头也缝死,让他永远再也看不见任何事,说不出一个字。这件事也只有诸葛仙这不折不扣的传奇人物的一双稳定手才能完成,他可以用一把蝉翼般的薄刀,把一只蚊子的每一个器官都完全支解分割,连蚊眼都不会破裂。一个人要比一只蚊子大多少倍?对于人体上每一部分的结构,他当然更清楚得多,要支解分割一个人,当然更容易。能支解,就能重组;能分割,就能缝合。江湖中大多数人都相信,如果你被人砍下了一条腿,只要你的腿还在,诸葛大夫就能把你这条腿接起来,如果你被人家砍掉一个鼻子,只要你能够把你的鼻子带到诸葛大夫那里去,他就能够让你的鼻子重新长在你的脸上。

之后景因梦又找来荒唐的"班沙克"朋友组合,花错、韦好客、慕容秋水和丁宁中的剩下两位,慕容秋水和韦好客,这两个丁宁童年好友。并在对方不知情的时候让慕容秋水安排面目全非如同"消失"一般的丁宁到韦好客的刑部大牢某一个最幽秘阴暗的角落里,最黑暗最可怕的地方,一个叫做'雅座'的小屋继续遭受非人的待遇。也由此,整个故事才算是真正的浮出水面。

丁宁他跟韦好客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朋友,他和慕容秋水之间的感情更深。韦好客谨慎而沉稳,慕容秋水有种蛮不在乎的傲气。

韦好客,雅座的主人,面容清秀,却是个身高不满五尺,驼背鸡胸,矮小而畸形的侏儒。是一个让人只要看过一眼后,就很不容易忘记的人。他的手脚纤细如少女,这双手看来虽然纤细柔弱,却是杀人的利器。他是淮南"鹰爪门"传人中最成功的一个,武功和成就都最高,他的鹰爪功和七十二路小擒拿手,多年前就已被公认为武林中的一绝。他身体里仿佛总会有一股恶魔般的力量催使着他,做出一些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他会做出来的事,这种力量就仿佛是来自地狱某一种神秘的诅咒。就是这股恶魔的力量让他说服自己崇拜的偶像慕容秋水一起来错上加错的谋害昔日好友丁宁。

轻狂倨傲的权贵皇亲慕容府贵公子慕容秋水是世袭一等威灵侯,精剑击,有海量。别人在背地都称他为京都第一花花公子,温柔如水,高傲如水,冷如水。他一向不是个沉默的人,喜欢笑,独特的笑容笑起来就像是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慕容秋水极少看错过人,平时连天塌下来都不在乎。他是多变的男人,在不同的情况下,所做的事,也是完全不同的。慕容,实在是个有福气的人,又有权,又有势,又懂得享受,不但英俊潇洒,而且年少多金。虽然危机时刻他身体里也有一股杀气能散发出来,寒如秋水,逼人眉睫,但他那双修长洁白的手的确从来都没有染到过一点血腥。本来饮酒吟诗,调弦奏曲,这一类风雅的事,才是贵族中人慕容公子应该做的,可在不知情的之下把童年好友,当朝大将军之子丁宁弄入牢狱迫害后却一错再错。明明知道情况已经糟透了,还是会想尽一切方法来挣扎求生。

"诗、书、画"三绝名动士林的眉山先生顾横波就是江湖中最富传奇性的杀手「影子」,姑苏顾家是望族,极富极贵,良臣名士显宦辈出,甚至还出了几位倾动一时的侠客,可是无论从哪方面看,顾横波是其中最有名的一个。他的书画精绝,诗名尤高,七岁时就被公认为江南的神童。还不到三十岁时,士林艺苑就已恭称他为眉山先生。像他这么样一个人,谁也不会把他和江湖间的凶残暴力联想到一起的。影子和牧羊儿。这两个人一个神秘至极,一个残酷至极,江湖对牧羊儿的评价是"十拿九稳",对影子的评价是万无一失。二人皆是慕容秋水所能掌控的极品杀手,并透露给曾经为丁宁所救的十八岁身材高瘦腿长,身体弹性柔软、灵活结实的樵夫猎户大斧头之女--柳伴伴所知,促使她找来制造混乱,以便自己能混淆视听。

韦好客用一条黑色牛筋和金丝缠绞而成的绳子绑到丁宁身上,并和慕容秋水用阴沉可怕到连天色都好像变了的人「风眼」当监斩官和刑部总执事姜断弦当侩子手,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把丁宁以国法杀害,好让自己置身事外,防止丁大将军复仇。[3]

风眼是无论任何地方有他坐镇,都会变得平静安稳,外面的风雨绝对吹不到里面来,因为这个地方已经变成了一个"风眼"。如果要在江湖高手中列举二十个最可怕的人,这个人一定是其中之一,如果列举十个最可怕的人,这个人也可能是其中之一。

刑部总执事姜断弦,天阉,天才奇人,五十四岁,脸上的皱纹虽然深如刀刻,一双手却洁白纤美如少女,祖籍大名府,寄籍西皇城,接受大小差使一向称职,现官从五品,领御前带刀护冲缺。

姜断弦的祖辈是老燕王贴身卫士,武艺高强、刀法如神的姜家五虎,他少年时就被人称为「姜断菜」,意思是说他杀别人的头,就像砍瓜切菜一样的容易,居住的地方被称为「切菜居」。姜执事的刀法早已名动九城,但只有亲眼看到后,才知道果然名下无虚。他是世袭的官方刽子手,是天下第一号刽子手──姜断弦,同时他也是近十余年来江湖中最神秘可怕的名侠刀客,以一把奇形长刀纵横江湖的彭十三豆。彭十三豆的名声,绝不会比天下第一剑客武当柳先生弱一分,柳先生就是『平生无败』柳不弱。彭十三豆的成名就在一夜间,那一夜他连闯萧山十寨,用一把绝似鬼头刀又绝不是鬼头刀的奇形长刀,破前十寨后七寨,七大寨主的连环四十九刀阵,全身而入,全身而退,浴血而入,饮酒而退。

断弦三刀,人不能见,若有人见,人如断弦。他那名震天下的刀法绝不止于刽子手练的那种刀,其中还掺有其他门户的刀法,和包括他在东瀛扶桑的一个小岛上学刀三年的流派。刀声一响,头如弦断。刀锋入腰,腰断、腿奔、身倒、血溅、腿仆、人死,出手如闪电,杀人在俄顷间的姜断弦,他的刀法被誉为神到极点,几乎已经接近"魔"与"神"。但他以彭十三豆的身份出现在江湖之后,大小数十战,只败过一次,就是败在丁宁的手下。姜断弦这一生中最大的愿望,就是要将丁宁刺杀于他的刀下,在一场公公平平的决斗中,凭自己的武功,将丁宁刺杀于刀下,可惜他没有自信击败丁宁所以想选择一个要命又要名的方式来对付丁宁。

姜断弦的刀精钢百炼,而且是用一种至今还没有人能探测到其中秘诀的方法炼成的。他用的刀是奇型长刀,墨绿乌亮的刀锋,漆黑的刀柄,这把刀,刀身狭窄,刃薄如纸,刀背不厚,刀头也不宽,刀柄却特长,可以用双手并握。他的刀锋仿佛还有一种针芒般的刺,就好像仙人掌上的芒刺一样。这把刀锐利坚硬的程度,也许可以算是天下无双,可是当它的刀锋横断人腰时,那种感觉却是异常温柔的。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