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14 10:28:09

高州话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语言相关
其他语言相关
编辑分类

高州话,又称高州白话,是粤语的一个分支语言,属粤语高阳片,也是高阳粤语的代表方言之一。高州话历史渊源深远。高州话为高州方言的其中一种,当地人称其为高州白话,高州话跟现在的广州话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但语调和很多口语跟广州话又有很大的区别。

高州话在粤语中颇具特色,虽然和广州话大部分相同,但其夹带的一些方言很值得深入探讨。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高州话

  • 语系归属

    汉藏语系-汉语族-粤语支-高阳片

  • 使用人数

    约600万

  • 使用地区

    以高州市为中心辐射粤桂地区

折叠 编辑本段 背景信息

高州市,位于粤西南部,东近南海,南踞鉴江平原,西连广西, 北靠云开大山,扼粤桂六县市要冲,是广东省茂名市代管的一个县级市。东西最大距离79公里,南北最大距离65公里。高州市交通便利,通信发达,基础设施完善,配套服务齐全,自古以来便是一个人杰地灵、经济文化繁荣昌盛的粤西重镇。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直到民国初年高州(旧称茂名)一直是粤西的政治、经济以及文化中心。 (详见百度百科词条:高州)

高州话,属于汉藏语系下的汉语族粤语支高阳片,在高州市人使用人口多且分布较广,使用人数约约110万,广州话与高州话的主要区别在于口语。而高州话与普通话的区别,可以参考粤语与普通话的区别。

高州话并不只是高州地区的语言,它是以高州为中心的,包括高州市大部分地区、信宜市部分地区、化州市一部分地区(靠近高州)、电白一部分地区、阳江部分地区、云浮部分地区(靠近信宜)、湛江部分地区、广西部分地区(靠近茂名)。覆盖人口达到600万人口左右,在粤西地区是最具代表性的语言之一。

高中地图高中地图

折叠 编辑本段 形成因素

折叠 政治因素

高州话是粤语其中的一个分支,与广府话(广州话)同宗同源,秦朝时期和南越王赵佗时期,因逃避战乱等原因大量中原人逃往百越(即岭南地带),不少中原人散落到现今的高州一带。南越王赵佗称王时期,将高凉赐给冼氏,冼氏带领将士大举进入高凉,在俚人文化中原文化的碰撞下,与俚族发生战争,大量俚人逃亡海南,留下的俚人逐步被汉化。中原移民、高州原始部落和俚人在共同生活与交流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高州白话的雏形。

梁朝末年,天下大乱,冼夫人与丈夫冯宝为保岭南安宁,领兵平叛乱,岭南夺取得以免除战乱之苦,岭南首领共奉冯冼为主,尊称冼夫人为"岭南圣母",也使得冼夫人所辖高凉成为了众人躲避战争之地。冼夫人一生征战沙场,所到之处都有不少追随者加入冼家军队,加上冼夫人多次领兵平定广州叛乱,使得高凉与广州交流更加紧密,广州历史上的多次叛乱,也使众多人口逃避到高凉。梁朝、陈朝、隋朝期间广州和岭南各区追随冼夫人和逃避战争迁移到高凉的人不计其数。于是,粤语传入高州地区,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就形成了如今的高州话。

折叠 语言交流融合

据《隋书》记载,俚人"刻木为符契",并没有文字,自冼夫人与冯宝联姻后,她"诫约本宗,使从民礼",并身体力行,使俚话和汉语言文字相结合。梁书·侯景传》中一篇诏文可以证明这一点,该诏文曰:"我大梁膺符作帝,出震登皇。浃寓归仁,锦区饮化,开疆辟土,跨翰海以扬镳;来庭入觐,等涂山而比辙。玄龟出洛,白雉归丰。鸟塞同文,胡天共轨"。《隋书》记载冼夫人讲了六段话,用了四个第一人称的"我"字,而古语一般用"吾"字,或用谦称,或省略,话中用了许多现今高州话仍用的倒装句,以及一些高州话常用的词,如"得至"、"经今"、"向"、"好心"等。所有这些话,虽经文化修饰,仍然带有明显的高州话味。

高州是古百越族俚人聚居的中心地带,南朝至隋唐时期,在其杰出首领冼夫人和她的后裔的统领下,成为当时岭南历史舞台上的主角。一个曾在粤西大地生息了千年的民族,即古高凉的俚人后裔,至今仍可以从地名、语言、民俗等领域找到依据。例如高州的许多地方都以"垌"来命名。"垌"与"洞"相通,为什么"垌"不为其他地方常用,而偏偏成了高州的特色词呢?原来是受地理环境影响,也折射古百越语的遗迹。"洞"在古时与低下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其社会组织系以按血缘关系的远近所形成的洞为单位。其首领称为"洞主"、"渠帅"或"长帅"。洞或山洞原义系指两山之间的平地,后来用以专指聚居其上的按血缘关系所组成的社会组织,由状地形地貌的名词演变为社会组织的名称,如"诸蛮陬俚洞",沈恪"常领兵讨伐俚洞",胡颖"出番禺,征讨俚洞"等等即是。俚人尚未形成较大的政治组织。《南州异物志》云,"俚人"往往别村各有长帅,无君长"。《隋书·南蛮传》云,(俚人)俱无君长,随山洞而居"等均为佐证。今高州地名有不少称"洞",如"高洞"、"陈洞"、"康洞"、"雷垌"、"正垌"、"礼垌"、"里垌"、"新垌"、"涧洞"等等,都是这种社会组织的遗意。可以说,"洞"成了高州冼夫人文化的一个小招牌,也成了高州方言的一个特色词汇。 为研究方言学地名学提供了非常鲜活的材料。

折叠 编辑本段 重要人物

冼夫人

梁大宝元年(公元550年),高州刺史李迁仕暗通侯景谋反,冼太夫人洞察其奸变,并突出奇兵大败李迁仕。于平叛中,她结识梁都督陈霸先,她认为陈霸先是个能平息世乱的人,大为赞赏。公元511年,冼太夫人协助陈霸先擒杀李迁仕。梁朝论平叛功,册封冼太夫人为"保护侯夫人"。公元557年,陈霸先称帝,陈朝立。

陈永定二年(公元558年),冯宝卒,岭南大乱。冼太夫人凭着自己的威望,劝服、团结百越,使社会安定了下来。太建二年(公元570年)广州刺史欧阳纥反,将冼太夫人儿子冯仆骗去,欲诱迫他同反。冼太夫人不以儿子之安危为念而肯负国家,立即布兵拒境,并与陈朝遣讨军队全力击溃叛军。陈朝嘉其功,册封她为"石龙郡太夫人"。

公元589年,隋灭陈,岭南数郡共举冼太夫人为主,尊为"圣母",并力劝独立,以保境安民。隋大军到了岭南边境,因畏惧冼太夫人,逡巡遥望,不敢进犯,于是遣使者示以陈后主遗书和她所赠陈后主信物"扶南犀杖"。冼太夫人在确知陈亡后,召集首领数千人"尽日恸哭",然后才归顺了隋朝。朝廷感其顾全局、识大义,册封她为"宋康郡夫人"。

隋开皇十年(公元590年),番禺王仲宣反,"诸州跟叛",形势紧逼,冼太夫人又出兵平叛,而"所到之处,闻风归顺",平息叛乱后,将近七十岁的冼太夫人又骑着骏马,张着锦伞,带着骑兵,护卫隋朝派员巡抚诸州,所到之处,各地首领都来拜谒和受爵,从此使岭南地区完全得到了安定。隋文帝对冼太夫人大为惊异,表其功,册封为"谯国夫人",授予她六州兵马权和很多赐物,并敕免因平叛中违反军纪而被她下令逮捕下狱的孙子。每逢年节,冼太夫人都将分别藏放的梁、陈、隋三朝赐物陈列出来训示子孙,要他们象她一样忠国爱民。在冼太夫人将近80岁高龄时,还请示朝廷查办了番州(今广州)总管赵讷,并亲持诏旨巡历了十几个州,抚慰因赵讷贪财暴谑而亡叛的俚、僚各族人民。力保了岭南的安定和国家的和平统一。仁寿初年,冼太夫人辞世,隋朝谥她为"诚敬夫人"。

冼太夫人历经梁、陈、隋三朝约80年,其军事、政法活动横跨南越10余州。她生逢全国时局最混乱之时,作为南越首领,拥有自己庞大的武装力量,并且深得民心,完全具备割据称雄的条件,但她却能完全地顺应人民的要求与愿望,始终致力于国家的统一和民族团结,她一生不遗余力地协助朝延剪除地方割据势力。惩治贪官污吏,革除社会陋习,以促进民族融合和推动社会文明进程。她事国以忠,亲民以德,行政以仁,治兵以义,因此恩播百越,威震南天,而深受人民爱戴,屡得皇朝褒扬。而她的子孙们相继为祖国的和平统一和民族团结尽心尽力,成为南朝梁、陈及隋与唐初稳定珠江流域政治局面的主要支柱,为岭南地区社会相对百年的稳定和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是爱国主义典范。高州高州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总理称颂冼夫人为"中国巾帼英雄第一人"。江泽民同志,盛赞冼夫人维护国家统一、增强民族团结的精神,称她为"我辈后人永远学习的楷模"。

回顾历史,高州是冼夫人的故乡,鉴江流域是其辖区的中心地带,她的势力范围东至恩平;东北至广州;北至广西梧州、柳州;西北至广西贵县、南宁;西至广西合浦及越南北部;南至雷州半岛和海南岛。所以这些地区的语言均受骆越语言辐射的影响,至今仍多说白话。之所以称冼夫人为高州话的重要人物,是因为完全有理由认为高州话的前身--高州方言是在冼夫人的影响下形成的。

同时,史料证明,岭南的郡县治所,都是先在粤西南,然后才逐渐东移的。远在春秋战国时期,粤西的合浦、徐闻已先于广州成为对外贸易的港口。后来,汉武帝在岭南设交州,统领南海、郁林、苍梧、交趾、合浦、九真、日南七郡。此时,广东广西和越南的全部都属交州管辖,州治在龙编(今越南河内东天德江北岸),到建安中才徙治广信(今梧州),三国时,孙权步骘为交州刺史,扩建番禺(广州),于217年才从广信迁治番禺(立广州),"广州"之名称由此而来。不久,又复治龙编,一直到晋、宋、齐也不改变,到唐朝才改称安南都护府。据《汉书·地理志》记载:汉已立高凉县。《晋书·地理志》记载:"桓帝分交趾高兴郡,灵帝改曰高凉"。三国时,吴分立高凉郡,治思平(今恩平北二十里)。晋则徙治安宁(今阳江县西三十里)。梁讨平俚洞置高州。州郡的治所都是逐渐从西往东移的。三国以后,古越族的中心地带就在交趾、合浦、高兴、高凉一带,也就是冼夫人辖境内的粤西粤语区。

折叠 编辑本段 语言特点

折叠 语法

在语法方面,高州白话有一些语法特点如修饰词位于被修饰词之后,以及比较关系表达方式等与古越语相同或相似。例如副词动词之后作为补充成分,如:行先(先走)、买多啲(多买些)等。形容词在名词之后作为修饰成分,如:人客(客人)、鸡公(公鸡)、菜干(干菜)。隋唐时称俚人住的楼阁为"干栏",而现今高州白话称为"栏杆",仅次序有所改变等。这些特点与汉语有别,而与古越语以及与其有关的壮侗语族的语言相同。《越绝书》卷八载,"朱馀者,越盐官也。越人谓盐曰'馀'"。这是古越词语"倒装"的著名例子。类似例子壮侗语族诸语言中不少。如壮语的"肉猪"(猪肉)、哥大(大哥),水族的"蛋鸡"(鸡蛋)、"水开"(开水)等等。再如比较关系表达的方式,高州白话一般用"甲+形容词+'过'+乙"式,古越语也有这样比较式。如高州白话:我走得快过你、我大过你。壮语:个这高过个那。黎语:你高过我。水语:弟高多姐。

""、"头"尾的构词能力强于广州话。广州话用"儿"、"头"作为构词尾的只限于"乞儿"、"膊头"(肩膀)、"铺头"等少数词;高州用"儿"、"头"来构成新词的相对较为普遍,甚至出现广州话少见的"子"尾 [贩子、拐子、蚊子、松子(松果)、栗子], 例如:

普通话鸟儿小鸭小猪凳子小拇指
广州话雀仔鸭仔猪仔手指尾
高州话雀儿鸭儿猪儿手指尾

广州话不少词并不用"头"尾,如"石"、"砖"、"脷"(舌头)、"骨"(名词)等;高州则多用"头",如"石头"、"砖头"、"脷头"、"骨头"、"锁头"。

表动物性别的词尾与广州有所不同。在多数粤语中,表动物性别的词尾用"公"(雄性)、"乸"(雌性);但高州是用"牯"、"乸"作词尾的。例如:

普通话:公马--母马,公牛--母牛

广州话:马公--马乸,牛公--牛乸

高州话:马牯--马乸,牛牯--牛乸

有些事物在高州方言中用性别词尾表述,可能反映当地人对自然现象的认识水平。例如,广州话的"虾"高州用"虾公","雷"则说成"雷公"。

折叠 音调与意思

高州白话保留有较多的古越语遗留,已为学术界所公认。古越语的音有三个特点:一是声母有一套唇化声母,如[kʷ]、[kʷʰ]等,一般无[u-]介音;腭化声母,如[tsʲ][tsʲʰ][sʲ]等,一般没有[i-]介音。二是元音一般有长短元音的对立,如[a:]与[a]、[i:]与[i]等。三是声调的类别比较多,一般都有六至九或十个调类。

现代高州白话也有这些特点。而"小称变调"是有趣的语音变化,在高州,带鼻音的"猪"字和不带鼻音的"猪"字的含义是不同的。不带鼻音的"猪"是一般意义上的猪,而带鼻音的"猪"则是指小猪,有亲昵、怜爱之意。又如,"花"、"瓜"、"鸭"、"车"等字也可以通过加鼻音而表示"小"、"可爱"的附加意思,如:猪花(猪仔);侬花(小孩子)等等。除了加鼻音,还有升高调的变化。"猪"、"花"、"瓜"、"鸭"、"车"这类字都兼顾了加鼻音和升高调的语音变化,如:荷花(是平阴读的)。也有只升高调不加鼻音的,如"女"、"猫"、"鞋"、"妈"、"爸"等字,双元音的字只升高调不加鼻音,也能表示亲昵怜爱的附加意义。更有趣的是,声调变化的位置不同,表达的意思也不同,如:红红,如果是前面的"红"升高调,则是说程度很高,该事物颜色"很红";如果是后面的"红"升高调,则是程度低一些,是"红得恰到好处"、"红得让人喜爱"。

高州方言的这种语音现象就是语言学上的"小称变调"。从生理学解释,是由于"高频声调表示体型小"而起。从语言学来分析,则与儿童语言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儿童喜欢把话语的声调说得很高,让人觉得很"嗲"、很天真可爱。这种语言特性渗透到日常生活语言中来,具有了较为普遍的语言现象。

除了表示亲昵之外,还可以表示"往小、往低处说"。例如,在"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一组词里,我们通常会把"小学、初中、高中"三个词变调,但一般不会把"大学"变调。因为"大学"是这组词里最高级的学习阶段,而"小学、初中、高中"都比"大学"低一些,我们可以把它们说得小、说得低。又如,我们通常会把"学生"变调,但我们一般不会把"老师"变调,因为"老师"处于相对尊位,不应该往小、往低说,而"学生"应该去尊敬老师,且年龄上是晚辈,所以通过变调往小里说。

折叠 特色词汇

1、"卯"粤拼:maau(现在很多本地人错写成"矛",根据《茂名县志》清光绪14年[1888]版【卷一】风俗方言篇记载"谓无曰卯")[注:茂名县大体为今高州市],"有"的反义。在粤语口语广州音中,一般用"冇",而高州话就用"卯"。"卯"等于现代汉语中的否定词"不",可以直接从普通话译到高州话来,在大多数情况下可以代替普通话的"不"字。例如,"我不喜欢"译为"我卯中意","去不去"可以译为"去卯去"。而且,和广州话不一样,而和普通话有相似之处的是,高州话的"卯"可以后置。例如普通话说"你去不?",广州话说"你去唔去?",高州话说"你去卯?"。而在书面文字读音中,高州话与粤语是绝大部分是一样的。

2、 "dei"(知道的意思)高州方言的"知"字发音和英语的DAY相同,和普通话有非常大的不同。其实,这与古代发音有一定的联系。经专家研究,上古没有舌上音,就是说,古代没有翘舌音,即普通话中的zh、ch、sh声母。上古的人这些音时多发舌尖中音,即今天普通话的d、t、n、l。例如以前的人说"猪",不是说zhu,而是说du。d这个声母的古代用法仅在少数方言里保留,潮汕话和粤西白话就是其中的两个。高州话的"知"保留了d声母,反映了古代语音,是研究古语的有价值史料。同时,"知"还可以反映古代语法。古代语法以单音节词(字数为一个字的词)为主,今天的普通话多数用多音节词(字数为两个或以上的词)。在粤语中单音节词则较多保留,如"食"。作为粤方言的分支,高州方言同样保留了不少单音节词。我们说"知不知道",可以说"知矛知",而普通话就不能说"知不知"。

3、高州音不分"买"、"卖",化州音则不分"鞋"、"孩"、"蟹",这是很有意思的一种现象,外地的朋友要想区别化州音和高州音就从这几个字入手。说高州人买卖不分不是说高州人不知道这些字的含义,高州人也知道买入卖出的意思,但发音就是分不开。在茂名地区,能开分买卖的是可能只是茂名市区一带的人。如果高州人说去买(卖)米,从口音上听,不知道他是去把米买回来还是拿米到市场去出售。

4、"屌"字。某些字眼,特别是生殖器官的名词,男女性都有。形容高兴时,有些高州人会说"好屌爽";好吃就是"好屌好吃","屌"字已经成为高州人的象声词了。女性生殖器官的名词,高州人说得不多,说得多的是珠三角和香港人,叫一个男人就是"閪佬",把女性生殖器官装在男人身上,珠三角的人看来都是人妖多。

5、"几"字。既可以表示时间又可以表示方位。例如:广州话"你宜家系边度?",高州话"你几在书?","几"在这里就表示"现在"的意思;又例如:广州话"我要呢部车",高州话"我爱几部车","几"在这里就表示"这"的意思。这时就很容易闹出很多笑话了,假如去广州买衣服人家服务员问"你要边件衣服",你说"我要几件",可能服务员真的会以为你要几件衣服。还有就是广州话"屋企",高州话是"屋己"(自己家的屋子),现在高州大部分年青人都会读"屋企"。"几"字的用法非常之多,这是高州乃至茂名地区非常有特色的字之一。

以上几点现象仅是高州方言之河的几条小流。高州方言精彩缤纷,例如语气词丰富、副词特别、保留古语词"晏""朝"等现象,都记录着高州古往今来的风土人情,有丰富的文化、语言研究价值,是粤西方言的一个瑰宝。我们应该热爱和保护本地方言,认真发掘其价值,才能为我国语言、文化注入新鲜而有活力的血液。

折叠 古百越语

粤方言高州白话从语音到词汇,甚至语法,都显示出诸多与北方汉语不同的特色,其中不少折射出古百越语的遗迹,概而言之有以下数端:

1、声母方面,缺乏i、u 介音而存在一套唇化声母[kʷ]、[kʷʰ],这跟壮侗语支和苗瑶语支的特点非常相似。

2、音系上,高州话有长短韵母[a]、[e]的区分,在汉语方言中有明显的长短音区别的方言不多见,而在壮侗语族中长短韵母乃是普遍的现象。

3、在构词上,变调手段运用得十分频繁,对声调的分化产生了催化的作用,这亦与华南地区的大语言环境相适应。

4、词汇上,有不少词语明显来自非汉语,说明古粤语跟其他少数民族语言有密切的接触关系。例如,痕(痒,壮语布依语侗语黎语村话)、冚(盖,壮语、傣语、黎语、)、啷(涮漱,壮语)、杰(稠,壮语)、孭(背,壮语)、凼(塘、坑,壮语)、虾(欺负,壮语、黎语)、拲(推,壮语)、冧(倒塌,壮语)、遖(跨,壮语、黎语)、咧(伸舌,黎语、傣语、京语)、嬲(生气、怒,壮语)、谂(想,壮语)等。

5、语序上"中心语+修饰语"的情形较为普遍,如:"鸡公"(公鸡)、"鸡乸"(母鸡)、"行先"(先走)、"食多啲"(多吃点)等,与壮语、侗语、黎语的语序相吻合。此外,表给予义的双宾几句中指物宾语在前,指人宾语在后的特点,都跟与民族语言间的接触有关。

6、某些语法特点也与民族语言的影响有关。例如高州白话的指示代词现今分近指、远指,近指是[nɵy̯],远指是"" [其实便是古汉语的量词,而是一种泛称(如"个中滋味",又如"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那么,高州白话如何将"个"用于远指呢?原来,早期粤语也是不分近指、远指的,不过在粤地特殊的语环境中,由于百越语的影响,出现了近指[nɵy̯](来自壮侗语的近指代词neix),这里,原来只作为泛称的"个"就自然地承担起远指的功能。

折叠 与古汉语

粤方言高州白话发展而来,由于早期交通不太发达,在某种程度上保留了古汉语的语言特点,如古韵尾完整保留,入声声调亦得以保存。高州白话的词汇中也有不少古汉语的"化石",反映在以下四点,从中可观照汉语的一些特点。

1、单音节词比较丰富,这些词语不少来自古汉语。例如"颈"(脖子)、""(翅膀)、"衫"(上衣)、"晏" (晚)、"着"(穿)、"至"(最)。

2、有些古语词是日常通用的,活跃于口语层面,与普通话这些古语词多用于书面语体不同。如"饮"(喝,比较"饮食")、"度"(量,比较"量度")、"行"(走,比较"行动")、"卒之"(终于)、"适值"(恰逢)、"抑或"(还是)。

3、有些双音词的词序中与普通话相异,却与古汉语相合,如"齐整"(整齐)(《晋书》:"王师见部阵齐整,将士精锐")、"紧要"(要紧)、"挤拥"(拥挤)(《读书偶记》:"食毕出,再发签人,方无挤拥纷扰之患")、"菜蔬"(蔬菜)(《宋诗钞·池口风雨留三日》:"孤城三日风吹雨,小市人家只菜蔬")、"消夜"(夜宵)(《梦梁录》:"进呈精巧消夜果子")等。

4、方言熟语保留古汉语词。高州白话有些非常俚俗的用语,其实保留了古汉语的词语或用法,一般人习焉不察。如谚语"打烂沙煲问到笃"(查根究底),"问"即"璺(《方言》:"奏晋器破而未离谓之璺"),"笃"即"豚(《广韵》:"丁木切,尾下窍也");高州白话有成语"失惊无神",形容惊慌失措的样子,其中"失惊"也是来自唐代口语,如唐人笔记《幽怪录》:"将军失惊而走"。

折叠 编辑本段 词语举例

以下所举的例子主要以高州话特色的词,因大部分的口语是与广州话相同的(如:佢,他/她/它,第三人称,如:佢矛来?(他不来吗?)。等等),所以就不列举了。

标志性词:"矛"(又读"卯"):否定的意思,没有,相当于广州话的"唔",但有时比其用的简洁些,可以代替普通话中的"不"字,如:你去矛?(你去唔去?/你去不?)。矛爱:不要(注意这个"爱"字)。矛畀:不给。矛使:不用,不要。矛啪:表示疑问,不是吧。矛下落:不知道下落。矛面畀:不给面子。在高州话中可谓标志性的。

亲人称谓:阿奶:伯母。阿婶(注意:这个一般是成婚的男人或他妻子对其母亲的称呼)、阿娘、阿妈、阿姨,即母亲。阿公,祖父。阿婆,祖母。外婆/公:外祖母/父。阿姑:姑姑(爸爸的妹妹)。舅爹/奶:舅父/母。阿娣:长辈对儿女(未婚)的称呼,通用的。老豆:老爸。大佬:哥哥。细佬:弟弟。老娣:只能用于兄弟姐妹中的姐姐或哥哥对自己的弟弟称呼,如:我老娣今日回来(我弟今天回来)/你老娣喏?(你弟弟呢?)。咪婆/咪公:晚辈称长辈的媒人。

对外称谓: "侬":孩子,如:细侬(小孩子)。阿官仔:有作为的少年。后生仔:年轻的男孩子,少年人。妹仔:少女,一般指未婚的。夫乸:一般指结婚了或生过孩子的妇女。佬:指中年男子,也有指儿子的,如:北佬(来本地工作或生活的北方人)。老水:指年老,如:老水佬,年迈的男人。靓仔:泛指帅气的小伙子,现今多是生意人对年轻小伙的客套称呼,也就是听到这两个字是并不代表你很帅。

其他别称:大喊:即喜欢说话很大声的人。老嘢/"坑":指老年人(贬义,带有蔑视性质)。烂仔:不务正业的少年,无赖、流氓。粪箕秧(粪箕茑、粪箕笈):骂人的话,多指长辈骂晚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趁:憨厚常常被捉弄的人,如:揾老趁,作弄别人得到便宜。特殊含义:瓜老趁(死了)。

动物称谓:马螂弶,即螳螂。"朕谢":即蝉,知了。"蠄蟧":蜘蛛。"龙公狗":变色龙。曱甴:即蟑螂。

饮食与时间: 箸:筷子,如:箸笼,筷笼,放筷子的地方。索:绳子(有时用绳)。朝(jiu"招"音):如:朝间早(早晨)。食朝:吃午饭的意思。回朝:中午(干完活)回来。晏(一般指同一天时间内的对比):迟,如:晏起(很迟才起来);晏昼(下午)。食晏:下午和中午之间那个时间段的进食,一般为喝粥,比较随便。食晚:即吃晚饭。籺(/æ/):糍粑,春节吃的一种年糕。褒朝/褒晚:即煮早/晚饭。正:除了我们一般理解的意思外,还有与广州话的"先"是同样的意思,如:我回去正(我翻去先/我先回去了)。头先时:刚才。

感官: 睇:看。菢(音"暴"),如:鸡暴兜(即孵)。烘烘声:形容事物有声势。飒飒声:形容声音不够响亮。悒:指不出声,不喜欢说话,如:悒声大发财(一般用来气恼不说话的人),也有作"凹声",指沉默或者不做声。磅磅声:形容人做事雷厉风行或者物体的撞击发出的声响。

量词: 啲:量词,可以代替普通话中的"些"、"点"。一梳蕉子,一把香蕉,梳作"把"。一宗事还一宗事,宗作"次"。一閗鸡蛋,即一窝鸡蛋,閗作"窝",一般用来做禽兽的窝的量词,又如:一閗猪儿(一窝猪崽)。碌:圆柱体的量词,如:一碌木(一段木头)。条,长形物体的量词。只:量词,人也可以用只来表示(含贬义)。"匿":相当于"们",如:你匿呢?(你们呢?),这有区别于广州话的"哋"。等等。

助词:啰(或"咯"):表示"吧",表示过去式的尾声词。嘎:啊,尾声词,相当于感叹;嘎嘎:用来提醒紧急的危险情况。嗰:有时表示疑问,如:你矛去嗰?(你怎么不去呢?)。嗲:相当于普通话中的"了",尾声词,相当于足够、完成等意思,如:得嗲?(行了吗?)。咗:和"嗲"差不多意思,尾声词,相当于足够、完成等。嗫:尾声词,相当于问号或相当于很少、很小的物体,如:嗫嗫咁嗰嘢(就一点点东西)。屙呵:拟声词,惨了,糟了,表示十分无奈之意;也可用来暗示某件事做不成。

副词:好:表示"很",程度词意同北方话中的老、贼、很、非常,如:好好(即很好)。鬼:为加重语气的过渡声词,如:好鬼靓,就是"非常漂亮"。"嗰"阵(时),那个时候。

方位词:嘶:哪,如:嘶嗫,就是"哪些(很少,一撮的意思)";嘶嘶:即哪里。距:即"那",如:距矛有(那里没有)。上高,即上面。下底,即下面。

动词:"el",这个和英文字母发音差不多,只是没有尾音"l",意思为"叫",如:你妈el你回屋企食晚嗲(你妈叫你回去吃晚饭了)。遛:玩,如:你今朝去嘶嘶遛来呀?(你今天早上去了哪里玩呢?);去料即去玩。哨:玩,多指闲逛,如:日间到处哨,都矛day做咩嘢!(白天到处逛都不知道做了些什么!)。打跤:打架。抽水,拿好处。"秤":抽、提,往上搬。哌:分给,如:哌牌,就是"分扑克牌";哌利是,分发利是。刮:除了通用的刮得意思,还有寻找、剥削(含贬义)。搵:找。揾食,指挣钱(引义)。摞(攞):拿。嗱:叫人拿着,如:嗱,俾你(拿着,给你的)。捞:拿、取、赚,乘机,带有投机取巧的味道,另也作动词"搅拌"用。劏:剖,宰杀,如:劏鸡。搞:弄、做,如:搞搞震,就是"捣乱之意"。执:捡,拿起来。揸:抓。砌:干,带有打的意思,如:砌你生猪肉喔(打你怎样)。唷:打,如:唷佢(打他)。唝(熕):(贬义)乱闯,乱窜,如:到处唝(到处走)。

介词:噶(或:过、啯):的或那的意思。啱:对的;适当的意思,如:正啱(正好);你喺啱嗰(你是对的)。啲(dit)啲(叠词),一些。噶啲(同"噶嗫"),即那些。咪:否定,通常用在双重否定的前面。乂(一、辷、弌):指或者,如:乂系,就是"或者是"而是之意。

形容词:靓:漂亮。爽:高兴。嘈,吵闹。死矛去:死不了,阎罗王也不收留的人,骂人的说话。掂:直,或顺利之意,如:条棍好掂身(这条棍子很直)/搞掂(搞定)。抵力:做工吃力或辛苦或生病时使用。冚(冚甭唥):全,带有贬义。懵:懵懂,或不清醒。戆(昻、侒):癫、疯,如:戆佬,疯子。

交流:嘚:知道了,如:嘚道了(知道了)。番:外来的,外国的,如:番鬼,即外国佬(注意:这里可组词"搞番鬼",意思是小孩子捣蛋调皮,搞恶作剧。媾女:泡妞,追求女孩子。窿:洞,如:条裤穿窿嗲(这条裤子穿了个洞)。鸡:指禽类鸡;指妓女;做尾词,形容不好的人(贬义),如:差鸡,指差劲,不好;小学鸡,小学生。(另外:偷鸡,指上学还未到下课就溜走了的意思,还可以作偷功减料的意思)。噏:带有贬义的"讲",如:发噏疯,就是"乱讲说话"。赑屃:龙的九子之一,长期负重,在粤方言中带有"压抑、烦恼"的意思。"wɛ" :讨厌、烦恼,如:我好wɛ你,就是"我很讨厌你"。呒哭:安慰别人的话,别哭。曲鬼:死了。

表达 :钟心水,喜欢。"骨盐":恐怖。书房:上学,如:-你阿娣呢?-早就书房嗲。(-你儿子呢?-早就上学去了)。毙嗲:糟了(不是死的意思),指情况不妙。交关:厉害,如:我嗰脚痛到好交关。(我的脚痛的好厉害)。多枝整:一般形容人很麻烦,如:你咁多枝整嘎!(你怎么这么麻烦呢!);也有指"骚"。好忝:好调皮。眼睡:困了的意思,如:我好眼睡嗲,睡觉正。(我很困了,先去睡觉了。注意:表达睡觉不像广州话的"训觉",而是直接用"睡觉")。点止:怎样的意思,如:嗫道题点止做嘎?(这道题怎样做的呢?)"狂":害怕的意思,如:你"狂"鬼矛?(你害怕鬼吗?)

日常生活:粪坑:茅房。火捞棍,在厨房里用来夹或挑火的棍。回火进宅:新居落成后摆酒宴客。快脆点:催促人的话,意思为赶快点。趁墟:逛市集,一般在镇上的。屋厅:一种指家里的客厅,另一种指宗氏祠堂。

其他:日头:太阳。猪"麓":猪栏。糠兜:喂养家禽或牲畜时用来盛伺料的用具(还有潲桶)。死哥闽:农村骂人的说话,意为"死回闽南,滚回闽南",也表示唉声叹气,自怜。高州白话中还有少量词语和壮语、黎语相同或相近。如:"跫"[ʊŋ](推)、"踎"[mɐu̯](蹲)、"掂"(tim)(触、碰,抬起(脚)等)。等等。火捞棍:在厨房里用来夹或挑火的棍。头毛:即头发。

折叠 编辑本段 语言说明

折叠 称呼

高州话的称呼有时是离谱的,高州人叫的"爹",北方人认为是父亲,而高州人却是父亲的兄长,高州人真是爹爸不分。高州的农村,早期有很多人对父母的称呼为"哥嫂"的,也有的把父亲称为"叔、伯、大倌"的。很多农村人结婚后称双方父母都是"阿叔""阿姨"。对于这些称呼,我也曾经向一些高州学者请教过。得到的答复是,因为高州人迷信,小孩子出生后都算一下"八字",算命先生认为这个小孩子与父母相克,为了避免厄运,表面上就不能结成父子或母子关系,必须以其他关系形式存在,于是就有以上的称呼。

而一些男同伴之间的称呼竟然是"个只死仔",对小孩子有时叫"个只马骝儿",是不是表示可爱呢?还有些地方叫"个只细侬",这是不是没把小孩子当人看呢?成年男人称呼为"佬",不太礼貌的说法就是"死佬"嘿嘿,成人妇女则称呼为"夫乸"(跟"夫人"的组词结构大致一样)。

而一些男同伴之间的称呼竟然是"个只死仔",对小孩子有时叫"个只马骝儿"表示的是亲近之意,高州人称小孩叫"细侬","个只细侬"的意思是那个小孩,这些都是方言俚语。

折叠 区别广州话

高州的语言,相对于广州地区,最大分别可以由几个主要生活用词分出来。如广州语"最害怕的事",高州本土话就是"最狂的《事》"。其实事情的读法,在高州人是另一种读音的,但穷我所有知道,找不到相似的读音去解释。另一句就是广州人的"没有"或"唔清楚",高州人讲法就是"矛有"和"矛dei"。只要在任何地方,我只要听到个以"矛"音来表示"没有"或"不"意思的,就可以肯定是可爱的家乡人:高州人了!还有就是高州人遇到一个熟人会问:"去书试呀?"或"去书呀?"别误会,是问候你去哪里呢。若答是"去料一下",也就是"去玩一下了"。

再有就是高州的语言,在于使用的语气高低声不同,其含义也不同。比如用普通话一样来分高低5调,一调和五调所表示的物体体积绝对不一样了,若不是高州人,是分不出来的。如一调说牛,五调说鸡,本土人就能分清说的是很大的成年牛和未成年的小鸡仔。可能本人孤陋寡闻,我想世界上的语言能由声调上分辨出物体的大小,看来只有高州话了。

折叠 编辑本段 语言使用

折叠 谜语

1、一只恩煲煲猪骨,冇筷柱冇得出。(打一日常用品)--锁

2、你眼望我眼,倏声过你眼。(猜一家居要件)--门塞

3、头玉玉,尾玉玉,乜谁估得中畀佢摞去送粥。(打一常见虫子)--粪坑虫

4、禽鼠皮包鸡肉,冇使火都得熟。(猜一种水果)--木菠萝

5、青衣包白衣,白衣包酸醋。(猜一种水果)--柚子

6、忸怩庵,忸怩瓮,忸怩忸怩过田洞。(打一田间常见动物)--田螺

7、青幽幽,绿幽幽,带仔带女上高州。(打一农作物)--荷兰豆

8、三只人坐一张凳,一只脚翘,一只脚掹。(猜一字)--光

9、山上一只死窟窿,得睇冇得同。(打一动物巢穴)--黄蜂窝

10、一棵树,五个丫,不长叶,不开花。(打一人体器官)--手

折叠 谚语

1、想鸡肥又想鸡轻秤。--("轻秤"的意思是所秤物体重量小,这句不难理解)

2、读书矛认字考试望桷子 ­

折叠 童谣

  1. 跟我尾,食我屁,担我烟筒去睇戏。
  2. 大肚婆,生仔多,矛地睡,睡草窝。
  3. 光头赊(赊:屁股的意思) 滑叻叻 屙屎矛擦赊。
  4. 偷米换粉皮,三斤八两四,食饱摸肚皮。
  5. 好心矛好报,好头戴烂帽。
  6. 阿公公,赶鸡公,赶入灶尾窿。
  7. 大虾细,比屎喂,细虾大,捉去卖。
  8. 老坑公,吹火筒,吹到面红红。
  9. 买碌蔗,又生虫,买个饼,又穿窿,硬硬激死阿嚷公。
  10. 阿嚷公,过田洞,打粜米,饿死弄,饿死几多只弄,饿死一挷蕯。("一挷蕯"指好多的意思)
  11. 牛耕田,马吃谷,老豆做钱仔享福。
  12. 老豆打仔,锻炼身体,仔打老豆,打死七就。
  13. 小时候真是趣致的,我们还这样撩起衣服玩(比度)过:肚脐深深装钱又装金,肚脐凸凸矛蚊钱过日。
  14. 肥猪肥腾腾,开车弹爆轮。
  15. 小时侯反美的童谣,"中国胜利,美国流鼻,中国拿起冲锋枪,美国拿起垃圾箱,中国拿起手榴弹,美国拿起烂鸡蛋。"
  16. 以前看做鬼戏,锣鼓起小孩常唱"独独唱,独独唱,大爹娶大娘,有被矛蚊帐,蚊子叼出肠" 。
  17. 有乜食乜,烧火望灶忽; 麻蓝装狗虱,几边入那边出。
  18. 行桥踏木,阿公食骨阿婆食肉。
  19. 伸伸手,看手螺,一螺富,二螺贫,三螺矛米煮,四螺饿死人,五螺开仓粜白米,六螺开仓粜金银,七螺担粪桶,八螺跟尾拱,九螺九粪箕,十螺死嗲矛人地。
  20. 你说小时候大家有多调皮的,那时小伙伴们在一起玩时,如果有哪个爬到高的地方矛敢落来时,大家就会起哄的边拍掌边跳着唱--得上矛得下,跌死马骝乸。
  21. 凼凼转:凼凼转,菊花圆,炒米饼,糯米团,阿妈叫我睇龙船,我矛睇,睇鸡仔,鸡仔大,捰去卖。
  22. 小时候,如果有哪个夜晚烂哭,唔睡觉,大人们就会念--天皇皇,地皇皇,我屋企有个烂哭王(或:夜哭郎) 。仁人君子念一遍,一觉训到大天光。
  23. 捱打好阴质,一加一D冇识得,阿妈回来打屎忽,阿公睇到好阴质,阿婆睇到泪水出,老师劝佢矛打得,第日扛旗揾第一。(注:屎忽--屁股。阴质--可怜。这一首呢,形容一个小孩子笨,连一加一这么简单的算术 题都不会,结果:被妈妈狠打屁股--恨铁不成钢啊,阿公、阿婆痛惜儿孙--心头肉啊,老师在劝慰、鼓励-- 愚子可教也。这样的老师好啊。)
  24. 落雨大:落雨大,水浸街,阿哥担柴上街卖,阿嫂出街着花鞋,花鞋花袜花腰带,珍珠蝴蝶两边排。
  25. 排排坐:排排坐,吃果果,猫咡(小猫)担凳比姑婆坐,坐烂个屎忽,唔使赖我,赖番隔离个二叔婆。
  26. 冇钱揾个豆奀婆,冇钱揾个豆奀婆,豆奀婆,食饭食得多,屙屎屙两箩,屙尿冲大海,屙屁打铜锣。
  27. 猜呈沉:呈沉剪,呈沉包,呈沉糯米叉烧包,老鼠吾食香口胶,要食就食豆沙包。
  28. 拍大肶:拍大肶(大腿),唱山歌,人人话我矛老婆,嘀起心肝娶返个,有钱娶个娇娇女,冇钱揾个豆奀婆。
  29. 月光光:月光光,照地堂,虾仔你快乖乖训(睡)落床,听朝阿妈要捕鱼虾啰,阿爷睇牛要上山坡,呵,哦哦哦...... 虾仔你快高长大啰,帮手阿爷去睇牛羊,呵,哦哦哦...... 月光光,照地堂,虾仔你乖乖训(睡)落床,听朝阿妈要捕鱼虾啰,阿嫲织网要织到天光,呵,哦哦哦...... 虾仔你快高长大啰,撑艇撒网就更在行,呵,哦哦哦......
  30. 拍手掌压压手,好朋友,你打跤,我帮手,压压手。
  31. 月光光 照地堂 年卅晚 摘槟榔 槟榔香 摘子姜 子姜辣 买曱甴 曱甴骚 买沙煲 ­沙煲烂 拿去卖 换到钱 买沙姜 沙姜辣 买黄贼 黄贼韧 割断凳 冇凳坐 坐木丫 ­木丫断 跌曝卵 冇卵袋 怎得了 吾敢声 喉难舌 舌绽花 买苦瓜 苦瓜苦 买猪肚 ­猪肚肥 买牛皮 牛皮薄 买菱角 菱角尖 买马鞭 马鞭长 起屋梁 屋梁高 买张刀 ­刀切菜 买箩盖 箩盖圆 买只船 船冇底 浸死两个番鬼 一个浮起来 一个沉到底。 ­
  32. 曾记得小时候几个人在一起席地盘腿而坐,大家把脚并排在一起,边唱边依次序的一字一点的点"点脚泥嬲",这是一个很好玩的小游戏-- ­点脚泥嬲 龙盘点洲 ­三官坐地 白马行旗 ­旗儿囋囋囋过罗伞 罗伞不走诸公慢走 ­猪一脚 牛一脚 除开阿婆烂--臭--籺(脚) ­如果点到最后一个字对应是谁的脚就必须要挪开,并被人嬉笑一番, ­游戏继续,至最后一个脚为止 。 ­
  33. 大肚婆,生仔多,矛地睡,睡草窝 ­光头赊(赊:屁股的意思) 滑叻叻 屙屎矛擦赊。 ­
  34. 学习雷风 偷米换粉皮 三斤八量四 食饱摸肚皮 ­
  35. 好心矛好报 好柴烧烂灶 ­
  36. 阿公公,赶鸡公,赶入灶尾通。买只饼,又穿窿,买条蔗,又生虫。 ­
  37. 大虾细,比屎喂,细虾大,作去卖。 ­
  38. 老坑公 吹火筒 吹到面红红 ­
  39. 买旧(节)蔗 又生虫 买个饼 又穿窿 硬硬激死阿嚷公 ­
  40. 老豆打仔,锻炼身体,仔打老豆,死就七就。 ­
  41. 毛主席,真够力,一拳打死蒋介石。 蒋介石腾腾震,又俾朱德博一棍。 ­
  42. 做乜食乜烧火望灶忽 麻蓝装狗虱,过边入那边出 ­
  43. 行桥踏木 阿公食骨 阿婆食肉 ­
  44. 睇个乜谁去做贼 ­:点兵兵 点到乜谁去当兵 点贼贼 点到乜谁去做贼 ­
  45. 暸哥骑马跌跛脚 老鼠撑船去执药 ­揾到药回暸哥死 虾公枯(拄)棍去烧香 ­泥嬲哭到嘴长长 塘虱哭到嘴扁扁 ­
  46. 城门 ­城门城门 几丈高 三百六十丈高 ­骑斑马 际腰高 走到城门操一操
  47. ­
  48. 小时候还没有电可用,晚饭过后大家都出地堂一起聊天,我们小孩子们就在一旁捉萤火虫,有一首童谣唱: ­萤火虫,织黄茏 织到几多担 织到十二担 ­担去边处卖 担去山坡卖 卖到几多钱 卖到只黄牛甘多钱 ­D(赶)得爹爹门口过 食嗲爹爹三兜禾 ­爹爹嗳(骂)你望牛佬 你嗳(骂)爹爹矛老婆 ­
  49. 学口学舌,嫁只老公执木叶。 ­学口学舌,嫁只老公冇识字。 ­
  50. 儿时的游戏歌-- ­寨木寨 寨木寨 问你号上一号下? ­
  51. 拍手掌 :拍拍手,好朋友 你跌交,我拉手 ­,拍拍手,好朋友 你结婚,我饮酒 ­
  52. 雷公狗 ­:雷公狗 昂昂头 我饮酒 你担头 ­
  53. 月光光 ­月光光照地堂 照到新人大屋房 ­新人走出来 冇见花鞋共手巾 乜人执到比回佢 ­
  54. 白食奀仔 ­白食奀仔去做冬, 清茶清酒饮一盅。 ­猪肉切开片片白, 豆腐豆芽滚虾公 ­
  55. 荷花 荷花 几时开 ­今日冇开 第日开 ­第日一开 我来采 ­采放头上 揾头彩 ­
  56. 记得儿时,通常是大人拉住小孩的双手, ­盘腿而坐,边作一前一后的晃动,边唱-- ­磨谷 舂(辗)米 ­煮饭 泡茶 ­人人一碗 阿婆一碗 ­阿公一碗 细蚊仔一碗 ­你要不要? --你矛要 就 罢--住--就(算啦,拉倒的意思) ­
  57. 贪威贪靓嫁比和尚 ­和尚冇爱 ­揩来做菜 ­做菜矛好食 ­揩来做木屐 ­木屐冇好著 ­揩来踢两脚 ­也有这样唱的哦-- ­阿威姐 ­嫁噚谢 ­嫁去竹根嘅( ­注:噚谢--知了 ­竹根嘅--即竹林间 ­)
  58. 阿犟狗 ­守门口 ­亲戚人客密密走 ­二娘妚奶来到齐 ­想汤鸡 ­鸡又细 ­想煮饭 ­又冇米 ­阿犟狗 ­守门口 ­比分钱 ­快快走 ­又哭又笑 ­阿婆担米粜 ­
  59. 估手仔 ­要估中 ­边个唔中 ­就唔中用 ­裤浪底穿个窿 ­
  60. 大爹食五酿(杨桃),*走来抢,大爹阿巴掌,打倒**甘来田(挣扎)
  61. ­一姐不如二姐娇,三寸金莲四寸腰,买得五六七钱粉,妆成****十分娇,十九夜月八分光,七仙宫女度六郎,五更四处敲三点,二人同坐一张床。 ­
  62. 今日好日子,见到个死狗在几溜屎;今日好热头,见到的死狗在几溜油。 ­
  63. 记得童谣中也有谜语的,那时我可猜了半天也猜 ­不出来,太笨啦。大家猜猜-- ­千条线 ­万条线 ­跌落江河都不见 ­

折叠 编辑本段 拓展阅读

有一种男装摩托车叫半公旱。

有一种日常用语叫叼咔奶。

有一种螳螂叫马浪杠。

有一种毛毛虫叫鸡毛难。

有一种三轮车叫三脚鸡。

有一种婴儿叫阿哈。

有一种大拇指叫手公头。

有一种蝉叫朕谢。

有一种螃蟹叫湴钳(湴:烂泥;泥中的钳,意指螃蟹)。

有一种不知道叫冇day。

有一种讨厌叫好VE。

有一种去哪里叫去丝试。

有一种去玩叫去料。

有一种害怕叫好狂。

有一种吃惊叫冇啪。

有一种看看叫睇个。

有一种失败叫戳嗲。

有一种厕所叫粪坑。

有一种妇人叫方乸。

有一种小孩叫细侬

有一种回家叫回屋。

有一种叫你叫L你。

有一种上学叫回书坊。

有一种吃早餐叫食朝

有一种吃午饭叫食晏。

有一种吃晚饭叫食晚。

有一种姑妈叫杯奶。

有一种舅父叫旧爹。

有一种舅母叫旧奶。

有一种蜈蚣叫白缩。

有一种完了的感叹叫屙贺。

有一种眼镜蛇叫饭铲头

有一种厉害叫紧要。

有一种抬头叫颚高头。

有一种小偷叫做白捻佬。

有一种傻人叫憨佬。

有一种蜥蜴叫雷公狗

有一种壁虎叫偷盐蛇

有一种嚣张叫串。

有一种犀利叫劲抽。

有一种蜘蛛叫琴劳。

有一种媒婆叫唛婆。

有一种赶集叫趁圩。

有一种中介叫98佬。

有一种洗澡叫冲凉。

有一种捉迷藏叫庵鸡妈。

有一种新郎叫新姑yeah。

有一种继母叫后抵乸。

有一种凄凉叫阴公。

有一种青蛙叫田鸡。也叫噶乸。

有一种骂小孩的话叫粪箕秧。

有一种亲嘴叫嗲。

有一种讲大话叫车大炮。

有一种肥肉叫做谋啤。

有一种煎饼叫锅那籺.

有一种医生叫黄绿佬。

有一种杨桃叫五捻。

有一种香蕉叫蕉子。

有一种橡胶树的果实叫胶银。

有一种煤油灯叫火水灯。

有一种屁股叫屎忽。也叫箩友。

有一种蜻蜓叫拧name.

有一种蝴蝶叫白翼。

有一种包点叫松糕。

有一种打扑克叫打pair。

有一种菜刀叫薄刀。

有一种河粉叫粉皮。

有一种木偶戏叫鬼戏。

有一种以前叫那水。

有一种悄悄叫阴阴。

有一种脏叫"N"

有一种自大叫大鼻。

有一种驼背叫背拢。

有一种弹弓叫射胶丫。

有一种猪中叫猪索。

有一种黄豆叫"豆银"。

有一种波鞋叫波士顿。

有一种蚯蚓叫红显。

有一种厕纸叫蔑白。

有一种拿叫"J"(打牌时的读法。)也叫揩

有一种爱哭叫V姐。

有一扁担叫担湿。

有一种带小孩叫臭侬。

有一种风凉话叫运吊涨。

有一种下雨叫落水。

有一种浪费叫西嗲。

有一种建筑工叫水泥佬。

有一种装傻叫诈7昂。

有一种真傻叫大7昂。

有一种可怜叫阴质。

有一种猪仔叫猪花

有一种猪肝叫猪湿。

有一种罗非鱼叫非洲鲫。

有一种韭菜叫快菜

有一种玉米叫包粟。

有一种姐姐叫阿卜。

有一种腌制食物叫油晏菜。

有一种耍赖叫赔屎。

有一种嘴馋叫伤食。

有一种开水叫滚水。

有一种酒叫烧酒。

有一种赴宴叫饮酒。

有一种背带叫啤带。

有一种厨房叫火炉。

有一种炉灶叫灶忽。

有一种花生叫番豆。

有一种摘叫汁。

有一种钱叫银纸。

有一种水果叫桔子。

有一种吐口水叫PEI口水。

有一种小女孩叫妹屎。

有一种螃蟹叫虾辣。

有一种公安叫灰佬。

有一种骨牌叫板九。

有一种小便叫屙尿。

有一种大便叫屙屎。

有一种青蛙叫隔乸。

有一种口水叫馋水。

有一种清高叫大鼻。

有一种锅叫晏煲。

有一种拉肚子叫噢屎汤。

有一种姐姐叫阿遮。

有一种乳头叫nian.。

有一种肥叫肥腾腾。

有一种牛叫牛股。

有一种心急叫颈滚。

折叠 编辑本段 纠正误解

1、因为高州属茂名辖区的县级市,因此也有人称为茂名话,这其实有误解,因为自古至民国时代,高州地区名称多次改变,最初的高凉郡,到茂名再到高州这三个称呼几百年来时有易替,但是区域中心一直都是高州城(今高州市),解放前民国时期名称是茂名县,解放后因建设需要,茂名建市,但原茂名县(今高州城区)地理位置不适合扩大发展,原茂名县改高州县,新市区借用茂名一词直到现在。茂名市名,取自高州历史名人,岭南道教鼻祖--潘茂名(故高州亦称潘州)。

折叠 编辑本段 语言保护

作为人类文明的一部分,高州话有其存在的意义。它是属于高州地区特有的语言。语言种类的多少,可以说明一个国家文化、群体智力等方面实力。高州话是灿烂华夏文明的智慧结晶,我们要保证它的延续,确保它的繁华。随着普通话的推广,还能说出高州地地道道的方言的高州人越来越少了。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忘记自己的母语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高州人,无论身处何处,无富或贫,都不应淡忘高州文化与高州话,忘掉自己的血脉,忘掉自己的根。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