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9 18:26:21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汤立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3个义项):

汤立 - 中国大写意画家 锁定

汤立,号借闲堂主,1947年出生于武汉市。现任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大写意花鸟画领军人物。先后在国内外举办个人展览十余次,出版著作《中国近现代名家·汤立花鸟画精选》等十余部。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汤立

  • 外文名

    tang-li

  • 别名

    借闲堂主

  • 国籍

    中国

  • 民族

    汉族

  • 出生日期

    1947年

  • 毕业院校

    湖北美术学院

  • 其他成就

    中国大写意花鸟画领军人物

  • 其他作品

    《中国名画家精品集·汤立》《汤立作品集》

折叠 人物简介

汤立出生于艺术世家,其父汤文选是当代著名的中国花鸟画大家。自幼受家庭艺术熏陶,六岁开始习画。十岁时,父亲汤文选先生作《次子汤立作画》国画一幅,记录了汤立从小在父亲指示下练习书法、绘画时的情景。 后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1988年,经文化部批准应邀赴日本举办个展获得成功;1989年应邀赴英国伦敦举办个展,英女皇弟迈克亲王出席画展开幕,部分作品为皇室收藏;1992年为庆祝中日建交20周年,应日本方面邀请,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为后援单位的《汤立中国画展》与《董寿平画展》《宋文治画展》同时在日本举办,广获好评,影响甚大;1998年应邀赴台湾国父纪念馆举办个展。
汤立得天独厚,他的大写意花鸟画深受父亲影响,品味纯正,格调高雅;他远师青藤、八大山人、缶翁、齐白石、张大千,博采众长,化合融铸,自成一格。他甘于寂寞,长期潜心于书法、文论以及东西方多个艺术门类的学习与研究,日积月累,终能以勃发的精猛之气,直扣艺术鹄的,破门而入,势不可挡。他的作品,或豪情奔放,雄奇瑰丽,别具堂皇气象;或潇洒旷逸,妙得天籁,尽显才情风流。在花鸟画中,汤立以牡丹、墨竹、红梅、兰花、鹰、鹭、鹤、鸡等见长。
近年来,汤立在大写意花鸟画坛异军突起,影响日增,成为领军人物,人们纷纷关注这位画坛俊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美术报》《荣宝斋》《国画家》《东方艺术》《国画》《中国书画》《中华财富》《收藏》《艺术市场》等媒体均有专题宣传介绍。人们评价他的画“雄强大气,又精妙传神,他无疑为大写意花鸟画的继承与发展作出了贡献;”“近似八大,又不是八大。其用笔之纵横捭阖,用墨之淋漓酣畅,如舞如泼,如狂如醉,罕见於前人。画面产生强烈振奋感和动情力,展卷令人惊慕。”汤立已出版的画集有《中国近现代名家·汤立花鸟画精选》《中国名画家精品集·汤立》《汤立作品集》等。
2011年11月28日,第三界中国(湘潭)齐白石国际文化艺术节开幕[1],当代著名大写意花鸟画家汤立先生向齐白石纪念馆捐赠代表作《五湖烟水》手卷,捐赠仪式由凤凰卫视著名文化栏目主持人、文化学者王鲁湘和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共同主持。
30日上午,汤立先生应邀在齐白石纪念馆作“弘扬齐白石大写意花鸟画艺术”的专题学术讲座。讲座内容有:齐白石在中国乃至世界艺术史中独特的至高地位;大写意花鸟画是中国画领域里的“哥德巴赫猜想”;当代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坛的危机与建国以来中国高等美术教育的得与失;中国画的大师之路等。
2012年5月25日至31日,《正大气象——汤立大写意艺术展[2]》在河南省博物院开幕,展出60余幅大气磅礴的大写意花鸟画作品。河南省文联主席马国强观看作品后欣然题句:”风雨纵横,笔墨淋漓,汤立作品动人心魄,乃真大写意也!”河南《大河报》以“真大写意!—汤立大写意艺术展印象”为题,用两个整版介绍其杰出的成就。
继郑州画展之后,6月14日至20日,《正大气象——汤立大写意艺术展》在江西省文联美术馆举办,再次引起强烈反响。留言簿上写满了观众激情的观感,赞汤立先生的作品“独步时代,是大写意的典范!”“大气、夺目,震撼、大美、大师!”“艺术中之艺术,大写意中之高境界!”“神奇深沉,大家风范,给人一种难忘的心灵震撼和启迪力量。”
江西省文化厅厅长、江西省文联副主席郜海镭在画展前言中说:“汤立先生在我国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下视野开阔,与时俱进;在东西方文化激烈碰撞的潮流中立定精神,深沉拥抱民族传统;他历经风雨、百折不挠,刻苦磨砺,终于使自己的绘画天才得以散发,艺术抱负得以充分施展,而使之成为当今大写意花鸟画坛为数不多的引领者。汤立先生作为当代写意花鸟画大家,他的作品情感充沛,大气磅礴,空灵简洁,格调高雅。他吸收了八大山人简静、空灵的艺术精华,同时在其画面中涌动着一种活泼的心灵飞跃,赋予作品以浓烈的时代气息。”

折叠 艺术经历

性灵出万象 风骨超常伦[3]
——记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画家汤立
现代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坛,随着潘天寿李苦禅朱屺瞻崔子范、汤文选的相继谢世已是日显寂寥。画坛六十岁左右的大写意画家不少,但缺少有才有识的大手笔。汤文选的次子——汤立可算一个,开始崭露头角,逐步成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画领军人物。
近年来,随着汤立中国画展的举办,各美术刊物纷纷介绍其作品,人们越来越关注这位画坛俊才。有人说“他的画艺、才识超过了他的年龄”;有人说“他承继家风,且有跨灶之才”;有论者论其艺术“近似八大,又不是八大”“其用笔之纵横捭阖,用墨之淋漓酣畅,如舞如泼,如狂如醉,罕见於前人。画面产生强烈振奋感和动情力,展卷令人惊慕”。更有观众直接留言:“独步时代,是大写意的典范!”“大气、夺目,震撼、大美、大师!”“艺术中之艺术,大写意中之高境界!”“神奇深沉,大家风范,给人一种难忘的心灵震撼和启迪力量。”
汤立出生于艺术家庭,其父是著名国画家汤文选先生。但是,1957年父母被划为右派以及“文化大革命”的影响,汤立自幼及长,历尽坎坷。他学过戏,放过羊,挖过中草药,做过建筑工人。直至1980年,汤立在父亲的指点下习画,从临摹任伯年工兼写的花鸟人物画入手,旁及八大、缶翁、白石。
天机灵性加上刻苦用功,短短两三年时间,汤立便创作出一批品格超逸、构图奇崛、笔简意幽之写意花鸟画,令画坛称奇。其中《荷塘立鹭》一九八二年由文化部选送参加法国“青年沙龙艺术展”;一九八四年,《三思图》参加日本“第十八届现代水墨精选画展”,获优秀奖;《晴雪》《寒枝》《秋兰八哥》分别参加首届、第二届、第三届全国花鸟画展等。
1985年起,汤立在创作花鸟画的同时,又开始了现代山水画的探索与研究。他的山水画强化了水晕墨张的中国气派,同时又参以西洋美术的形式构成和色彩肌理,具象与抽象的有机结合,使作品别开生面而耐人品味。
1988年至1994年间,汤立应邀赴英国、美国、日本等国举办个人画展,进行艺术交流。这一宝贵的经历使他得以开阔视野,了解到世界文化的多样性。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的意思是说,有能力的人希望依赖周围的环境忘却世事,沉湎于桃源世外,这是指小隐 ;真正有能力的人却是匿于市井之中,那里才是藏龙卧虎之地,这是指中隐 ;只有顶尖的人才会隐身于朝野之中,他们虽处于喧嚣的时政,却能大智若愚、淡然处之,这才是真正的隐者 。大写意花鸟画家汤立乃大隐者。
1994年以后,也就在国内美术新潮盛行时,汤立身居京都却在画坛沉寂了。他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埋头于中华伟大文化传统的学习与研究之中。在他看来,经济的落後,并不等於文化艺术的落後,中华文化具有数千年延续不衰的持久生命力。艺术上的民族虚无主义,是影响中国画向前发展的致命伤。他认为艺术的发展自然而然地随时代而发展。那些持中国画前景渺茫,中国画穷途末路,传统不能创新意,中国传统绘画发展至黄宾虹、齐白石已至顶峰,再不可能出现大师的观点是可悲的,也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汤立外表沉静,温文尔雅,不事张扬,而内心却对中国画创作与创新充满激情,对中国画的灿烂前景寄予无限憧憬。“耷非耷,齐非齐,掷笔大笑墨淋漓。非我轻狂非儿戏,我有我法会天机。”这首诗是他充满自信、激情满怀的艺术状态的生动写照。
“仙子临风,肌骨毕现灵气。”(石涛)每读汤立画作,犹如欣赏一部雄壮激昂的墨彩华章,又若一泓清泉沁入心田。汤立的大写意花鸟,气宇轩昂中透出一股豪迈英武,情韵流动中溢出一股清新、冷逸和孤傲。所谓雄不失旷,巧不失拙。丰腴沉着的水墨,飘逸劲健的线条,大块空白中充盈着灵性。如《醉罢东风》《观云图》《雨打芭蕉》《寒秋》等,画面简洁,境界空阔,虚中有实,静极生动,禅画也。汤立的大幅巨制,如《群英会》《萧萧风雨来》《松魂》等,象大境奇,雄强生辣,墨韵淋漓。
尚 辉说:“在大写意花鸟画领域,就60岁左右这个年龄段,汤立先生无疑是最优秀的,我们还没有看到有谁能达到他这样的高度和具有他这样的功力和才情。……其笔墨的强悍厚重,气势的吞吐大荒,结构的险峻峭拔,不让乃父。” 
看汤立作画,更是一番精神享受,他情之所至,薄薄的宣纸上使笔运墨犹如风驰电掣,激情澎湃中纵横挥洒,一气呵成,令人荡气回肠。他把现代构成原理,融进自己的作品而不着痕迹,又将布白技巧渗入笔墨运动的过程中。线条的方圆、曲直、疏密、虚实,用笔的轻重缓急,用墨之枯湿浓淡,都因为大处着眼的整体比照而强烈醒目;笔势运动的一切变化又统一於随机生发的笔走龙蛇之中,从而达到了很高的艺术境界。
汤立作画以书为法,以文为画,纵横成趣。他认为以书法为根底的笔墨功夫是中国画形式美的前提,笔墨功夫的高低往往能体现、甚至是决定一个中国画家尤其是水墨写意画家成就的高低,纵观八大、石涛、齐白石、黄宾虹等,哪一位写意画大师不是具有深厚笔墨功夫的书法高手。汤立这些年来也丝毫未敢放松对书法艺术的学习与钻研。
汤立洞悉了书法艺术“景发兴新,情随笔转”的机窍,参悟写意画艺术语言以笔墨运动主导布白与造型的三昧,浸淫尚意书风的----恣意和魏唐书法的风骨,悉心研读古今大家如颜鲁公、黄山谷、王觉斯及近人于右任、郑孝胥等法书。手摹心追,因而能以自己的洒脱书法入画,又以自己在绘画中情感驱化形象的笔墨表现力入书,书画互动,互为依托,从而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语言,同时也增强了中国画艺术的现代构成意味。
功夫是匠人的自谓,灵气、才情、学养是艺术的灵魂。欲成为一个有时代特征的大画家,灵气、才情、学养、功夫要兼而有之。以性灵、风骨为特征的汤立大写意花鸟画艺术,使我们对中国画的前景充满信心。
了解汤立的人都知道,他事业心强,对艺术孜孜以求,锲而不舍。这源於他对民族文化艺术的珍视与痴迷,他早已把自己的艺术命运前途与民族文化艺术的命运前途联在一起了。他深知自己的不足,任重而道远。中国画往往大器晚成,我们寄希望於他的继续---努力,为中国大写意花鸟画艺术的继承与发展做出更大的成就,为民族艺术增光。 (金口煜言)

折叠 艺术风格

汤立得天独厚,他的大写意花鸟深受父亲影响,品味纯正,格调高雅;他远师青藤、八大山人、缶翁、齐白石、张大千,博采众长,化合融铸,自成一格。他甘于寂寞,长期潜心于书法、文论以及东西方多个艺术门类的学习与研究,日积月累,终能以勃发的精猛之气,直扣艺术鹄的,破门而入,势不可挡。他的作品,或豪情奔放,雄奇瑰丽,别具堂皇气象;或潇洒旷逸,妙得天籁,尽显才情风流。在花鸟画中,汤立以牡丹、墨竹、红梅、兰花、鹰、鹭、鹤、鸡等见长。

折叠 名家评说

众说纷纭评汤立[4]
从艺术语言来看,汤立的简笔花鸟,近似于八大,但又不是八大。八大山人简、清、空、迈,表现出苦僧落寞出世、清寒冷逸的心态。而汤立在他的那简、静、空、逸的画面中,涌动着一种内在的活泼泼的心灵飞跃。“极简”与“夸张”相协调,“暗示”伴随着“象征”,以现代构成意识和精神张力去穿透古今流转的时间隧道,以求最大限度地拓展画面空间,做大块文章。其用笔之纵横捭阖,用墨之淋漓酣畅,如舞如泼、如狂如醉,罕见于前人。画面产生强烈的振奋感和动情力,展卷令人惊慕。
孙美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教授)
汤立先生的花卉、藤枝、禽鸟、造型符号都很有特点,很有艺术趣味。他的作品写意性强,既保留有吴昌硕艺术风格的书卷金石气,又吸收了齐白石开创的天趣一路;作品追求简约、洗练,非常传神,非常生动,我很喜欢。近年来,人们一直关注水墨写意画的发展,特别是写意花鸟方面,画得好的人少。从传统中打出来不容易,难度很大,很多画家都在探索,大家感觉到现在是该有好的写意花鸟画家出现了,汤立先生是很有希望的中年画家,我祝贺他。
冯 远 (中国文联副主席、艺术家)
在大写意花鸟画领域,就60岁左右这个年龄段,汤立先生无疑是最优秀的,我们还没有看到有谁能达到他这样的高度和具有他这样的功力和才情。……其笔墨的强悍厚重,气势的吞吐大荒,结构的险峻峭拔,不让乃父。
尚 辉(美术杂志执行主编、评论家)
汤立先生是少数能在中国大写意画领域脱颖而出的中年画家,有功力,有才情。他继承的传统很广,青藤、白阳、八大、白石的艺术特点都成了他创作的因素。他的画是在简约里表现一种自由的趣味,清空悠远,非常灵动,非常和谐,也非常精妙、精采。我觉得在当今大写意花鸟画坛里,汤立先生是非常值得注意的很有希望取得大成就的画家。我相信,在集各家之长形成自己的语言方面,再更加提纯一些,他定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震惊。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
关于高擎花鸟大写意高境界之旗帜者,我不仅认准汤立先生,更好有一比。比谁?怎么比?比已故公认的两位花鸟写意画大师:潘天寿先生与李苦禅先生,还比其父,尚硕果仅存的国画大师汤文选先生。这三位大师的成就是举世公认的,他们作品的雄强极具风貌:潘天寿先生的雄强在其经营严谨、用笔老辣;李苦禅先生的雄强在其笔触精到,墨气淋漓;汤文选先生的雄强在其笔沉墨厚、形神兼备。但这三位大师也都各具其软肋。潘天寿先生的软肋在其用墨单薄、天趣不足;李苦禅先生的软肋在其经营位置不足,形神调和失衡,造成作品精粗悬殊较大;汤文选先生的软肋在其作画用心过于精当,故而发挥自由略显不足。
可以认为,上述三位大师的软肋恰恰在汤立的作品中不仅均已避开,反而成了他作品的优点:墨气淋漓、富有天趣;位置适宜、形神调和;豪气勃发、自由潇洒。
只要汤立先生不固步自封,进而把上述三位大师的雄强之处亦在其今后的时日全然兼备,擎旗者且不说,我看中国花鸟大写意画当今之大师,也将一定非其莫属。
黎 鸣(著名哲学家、美学家)
汤立的写意花鸟极潇洒狂放,画集中的《寒鸦》《素妆》等是其中的极品,看似狂笔乱墨,却神形兼备;极荒率,却尽精微,几乎到了无一笔可有可无之严谨,八大山人可谓其典范也。
何怀硕(台湾师范大学教授、画家、评论家)
大写意艺术是画家天赋、灵性、才情、功力、学养、阅历、胸襟的高度凝炼。汤立先生出生于艺术家庭,有良好家学和学院派教育的双重优势。他在我国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下视野开阔,与时俱进;在东西方文化激烈碰撞的潮流中立定精神,深沉拥抱民族传统;他历经风雨、百折不挠,刻苦磨砺,终于使自己的绘画天才得以散发,艺术抱负得以充分施展,而使之成为当今大写意花鸟画坛为数不多的引领者。汤立先生作为当代写意花鸟画大家,他的作品情感充沛,大气磅礴,空灵简洁,格调高雅。
郜海镭(江西省文化厅长、江西省文联副主席)
观汤立先生作品,给我第一印象是自然而然。自然而然是艺术的高境界、是大美。庄子曰:“道法自然,无为为美”。汤立先生的作品笔势开张,气宇轩昂而无狂狷霸悍;设色布局,清新典雅而无脂粉昧态;画面简洁,境界空阔,一花一草,一鸟一石皆托物见志,取魂摄魄,随机生发,物我为一。正所谓:性灵出万象,天然去雕饰。这些均是一个大艺术家的做派,汤立先生的作品有如此气象,其前程不可限量。
汤立先生的尊人汤文选先生是当代美术史上的大家,其笔墨沉雄朴厚,开一代画风。汤立先生师出名门,家学渊源且博采众长,自成一格。从事艺术要有天赋,子承父业无天赋,苦其一生只是画匠。美术史中父子同辉,钟磬共振者并非无有,晋人王羲之、王献之;唐代李思训、李昭道;宋代马远、马麟;米芾、米友仁父子等仅廖廖数位而已。
张志民(山东艺术学院院长、山东省文联副主席)
汤立先生的作品非常精彩,他从汤文选先生那里吸收了一些营养,但他又有非常强烈的个人面貌。他的画还从白石、八大那里吸收了很多东西,特别是把八大山人的简这一块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有很好的笔墨功夫,其功力超过了他的年龄。在当代中国画家中,汤立的艺术成就应该说是相当突出。
宋玉麟(江苏省美协主席、江苏省国画院院长)
汤立在大写意花鸟画领域里的强势突显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他的大写意花鸟,既具深厚的传统渊源,又能以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现代文化人的眼光重新审视与观照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等前辈大师,博采众长而自成一格。他的创作可以看作是承接传统的一种实践与升华,他的成功给当今日渐式微的大写意花鸟画坛注入了新的活力,使我们对中国画的前景充满了信心。他无疑能成为二十一世纪接续八大山人、齐白石为代表的大写意花鸟画灿烂历史的重要画家。
石延平(江苏省美术评论家)

折叠 社会评价

近年来,汤立在大写意花鸟画坛异军突起,影响日增,人们纷纷关注这位画坛俊杰。《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美术报》《荣宝斋》《国画家》《东方艺术》《国画》《中国书画》《中华财富》《收藏》《艺术市场》等媒体均有专题宣传介绍。人们评价他的画“雄强大气,又精妙传神,他无疑为大写意花鸟画的继承与发展作出了贡献;”“近似八大,又不是八大。其用笔之纵横捭阖,用墨之淋漓酣畅,如舞如泼,如狂如醉,罕见於前人。画面产生强烈振奋感和动情力,展卷令人惊慕。”(孙美兰等评语)已出版的画集有《中国近现代名家·汤立花鸟画精选》《中国名画家精品集·汤立》《汤立作品集》等。

折叠 大事年表

1982年 作品《河塘立鹭》由文化部选送参加在法国举办的青年美术沙龙,后刊载于法文版画集。
1983年 十五幅作品参加在新加坡举办的《中国画四人联展》。
1984年 十八幅作品参加在美国俄亥俄州举办的《中国艺术展》。作品《三思图》入选日本《第十八届现代水墨精选画展》,获优秀作品奖,并刊载于日文版画集体。广东《画廊》杂志专栏发表作品十二幅。
1985年 到2000年十幅作品分别参加第一届至第十届《中国当代花鸟画邀请展》。
1986年 邀请并负责安排崔子范先生在湖北省武汉市的个人画展。
1987年 香港《美术家》专栏发表作品,当选为湖北省山水画研究会幅会长。
1988年 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批准,赴日本举办汤立中国画展,展出八十余幅山水花鸟画。五幅作品入选由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第四届新人新作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
1989年 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批准,赴英国伦敦举办个人画展,进行文化交流,山水画《月涌大江流》为英国皇室收藏。应美国哥伦布市市长和哥伦布市文化艺术中心主任邀请,在美国举办《中国美术四人联展》。
1990年 与汤文选、周韶华、冯今松、刘一原、董继宁一同在广州美术馆举办《中国画六人联展》,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汤立作品集。
1992年 为庆祝中国和日本建交二十周年,由日本方面邀请,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做后援的《汤立中国画展》与《董寿平画展》《宋文治画展》同时在日本巡回展出,进行文化交流。
1993年 在波兰举办个人画展,进行文化交流,作品《晨光》入选中国美协举办的《全国首届中国花鸟画展》,并编入大型画集《中国花鸟画》。
1994年 河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现代花鸟画库·汤立花鸟画》作品《风骨篇》入选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首届中国山水画展并编入大型画集《中国山水画》。
1995年 作品《丝绸古道驼铃声》在日本展出,获村上美术馆村上奖。作品《高秋图》参加《海峡两岸教授·名家作品邀请展》,获银奖。
1997年 作品《一路荣华》参加《庆祝香港回归中国画名家邀请展》,获精英奖。
1998年 应邀在台湾国父纪念馆举办个人中国画展,展出六十余幅花鸟画作品。
2001年 在烟台美术博物馆举办个人中国画展。2002年 在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个人中国画展。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汤立作品自选卷》。
2003年 在江苏省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作品入选《全国第二届中国画展》并编入大型画集。

折叠 个人作品

人民日报 2003年3月30日发表《寒梅吐艳》作品一幅,《我有我法会天机——评汤立花鸟画》文章一篇。
光明日报 2003年4月7日《我有我法会天机——评汤立花鸟画》一文在第4版发表并发表作品《残荷听雨》作品一幅。
《荣宝斋》2003年第三期发表《寒鸦》《河塘立鹭》《残荷听雨》《依然水墨见春风》《急雨引鸣》《桃花蜜蜂》《一笔垂藤》《松鹰》《残雪》10幅作品,和中央美院孙美兰先生评论文章《汤立花鸟画之魅力》。
《中国书画》2003年11月刊发表《寒鸦》《风雨同行》《松里云深夏亦寒》《花溪》4幅作品和翼如先生评论文章《性灵出万象,风骨超常伦——记国画家汤立》文章一篇。
《美术报》2003年12月发表汤立作品专版,专版上发表《寒梅吐艳》《雨打芭蕉》《观云图》《竹林过雨》以及书法作品,另有汤立艺术简历和孙美兰先生评论汤立作品文章一篇。
《东方艺术》2003年12月 发表《残雪》《风雨竹》《群英会》《荷鹭图》《春藤》《红梅》《放神八极》7幅作品和中国艺术研究院郑雷先生的文章《气吐云梦笔能狂——汤立印象》。
2004年 参加《水墨心象--当代中国画家学术邀请展》《首届当代大写意花鸟画名家邀请展》。河北教育出版社出《中国名画家精品·汤立》精装本画集。
2005年 四幅作品参加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创作院举办的《南北花鸟·当代中国花鸟画学术交流展》。天津杨柳青出版社出版《中国近现代名家·汤立花鸟作品选》《收藏》《艺术市场》《书画界》《中画收藏报道》等刊物专题介绍作品。《人民日报》2月10日贺岁版发表作品。

折叠 艺术观点

借闲堂答客问
----汤立谈人生、笔墨、大写意、创新
近日,王克煜教授拜访了中国著名大写意国画家汤立先生。先生谈人生,说笔墨、大写意,论创新,一番高论着实让高级记者王克煜耳目一新,特实录如下以飨读者。
问:汤先生,这客厅墙上的行书条幅是你写的诗吧,请你解读一下。
风雨纵横豪气生,坎坷平生耳目清;
含英咀华残灯泪,我写江山无限魂。
耷非耷,齐非齐,掷笔大笑墨淋漓;
非我轻狂非儿戏,我有我法会天机。
答:这是我2000年的两首题画诗。前四句,写的是人生阅历,人生感言。这后四句耷是朱耷、八大山人,齐是齐白石,写我的艺术追求,艺术抱负。
问:您这诗充满激情,痴笔醉墨。您能否谈谈您的人生阅历。
答:从事艺术第一是天赋;第二是博而精;第三是人生阅历,其中特别是经受挫折和磨难的洗礼;天才很脆弱,往往经不起挫折而昙花一现,那些历经风雨而百折不饶的人最终能获得成功。从这重意义上讲磨难是财富。唯有过大希望的人才有大绝望,唯有大绝望的人,才会珍惜人生,勤奋不已。
我出生在艺术家庭,从小受到良好的传统文化熏陶。1956年9岁时,父亲为我画过一幅白描写生“次子汤立学画”。可就在第二年,父母被打成“右派”,整个家庭一下摔进谷底,悲惨至极,苦不堪言,直到1977年文化大革命结束。这期间我学过戏、放过羊、挖过中草药、种过田,也做过小工、泥瓦工等,总之,吃尽了人间苦头,在屈辱中度过了青年时代。
1979年,刚刚恢复的湖北省文联筹建美术馆,我以懂基建可以参入筹建美术馆的名义进了省文联,结果美术馆的经费没落实,我便被安排在美协展览部了。这期间我边工作,边按父亲的指点临摩任伯年的小写意写花鸟人物画,也画工笔。我非常刻苦,每天都要学到深夜,可谓是“三更灯火五更鸡”,进步也比较快。仅两年,我的作品被省美协评选后送北京参加法国青年沙龙展,省里面评选十幅作品中有我两幅,在北京又从十幅里面评选四幅出展,我的两幅仍在其中,其中一幅《荷塘立鹭》就是大写意画风。
在进湖北美术学院之前,我的国画已画得比较好了,在湖北美术学院我学的是工艺美术专业。上学期间,我经文化部批准,应邀赴日本、英国举办个人画展。我当时主要是画彩墨山水,被国外画廊看中。日本东京神田十字路口有一家“中国画廊”,这是日本经营中国画最大的画廊,画廊老板是板田武雄先生。画廊里陈列有程十发、亚明、宋文治、林曦明等先生的画,画廊橱窗内我的一幅山水画陈列了三年时间,画的下面写的是“汤立——当代中国画坛的新锐画家”。我还在美国、新加坡、波兰等国举办过画展。我当时是湖北省山水画研究会副会长。在国外跑了一圈,西方各个画派的原作、名画看了不少,便有了一些反思。1994年回国以后,我回归于中华文化传统。那段时间我谢绝一切应酬和邀请,十年磨一剑,练书法、研读中国画史画论,画写意花鸟画。
问:您父亲汤文选先生是近现代有重要影响的中国画大家,中晚年以大写意花鸟画名世,你也是当今大写意花鸟画坛最具实力的代表性画家,您的画风受父亲的影响吗?
答:我和我父亲都画写意花鸟,我受我父亲的影响很大,得天独厚,潜移默化。但我是以自学为主,远追青藤、八大、缶翁、白石等。其实,我和我父亲人生阅历、学养底蕴不同,呈现在画面上的气息也不一样。我和我父亲的画展同时在南京、台湾、北京等地举办,别人评价我与我父亲的写意花鸟画都是品位纯正,甚至都是雄强一格。但样式、章法、用笔、甚至题材内容都判然有别。
我父亲以老辣、精妙传神为主,用笔大刀阔斧,画面有沉雄之气。无论是人物、山水、花鸟、走兽等,每幅画都要打草稿,反复构思,他是典型的创作型的画家。那个时代强调艺术为政治服务,讲究深入生活和表现现实生活。而我所处的时代是东西方文化激烈碰撞的时代,我选择了拥抱传统,我画的全是传统题材,我不打草稿,一挥而就,追求的是笔墨激情和性灵天趣,画面萧散况逸,大开大合,有人评价说我的画中有一种傲岸之气。内行看门道,两人的画放在一块,个中差别识者具眼。
问:你如何看待中国画坛的笔墨之争,如何理解笔墨传承?
答:对于近些年中国画坛的笔墨之争我没太在意,我所关注的笔墨属于“技”的范筹,即技术、技法。
中国画的悠久传承使其具备了经典性,而其中的关键是笔墨。笔墨对于中国画家来说如同身家性命,就象戏曲演员的唱、做、念、打和手、眼、身、法、步,虽是技巧,是功夫,但是艺术魅力的根本所在。中国画的笔墨是一个虔诚的艺术家终身修养的课业。懂笔墨与不懂笔墨呈现在画中的气息完全不同,天壤之别。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等哪一位不是笔墨高手。
墨分五彩,黑色通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中国画每动一笔都见性灵、见功力、见学养、见品格。笔墨是历代先贤经过数千年锤炼、提炼出的文化精华,美妙绝伦,世界上绝无仅有,这其中的机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只能与知者道而不能与俗者言。
问:画界一般认为山水、人物、花鸟三科中花鸟最难,而在花鸟画工笔与写意中,工笔易而写意难,其中大写意更难。当前大写意花鸟画似乎出现了危机,你怎么看待大写意?
答:大写意为其难,才显其珍贵、璀璨,才魅力无穷,我对大写意情有独钟。
大写意之“大”不是所谓笔头大、尺幅大、题材大、场面大,而是道大。齐白石画萝卜、白菜、青蛙、老鼠等尽是小题材、小尺幅,但却有大气象,是因为他得道,道大。艺必以道归,所谓道法自然,大块文章。大写意博大精深,集诗、书、画、文、史、哲于一体。
大写意之“写”是指书法用笔,即书写过程中的生命状态和情感流露,寄笔墨于精神。造化在手,神采焕然,心游太玄,俯仰自得。或春蚕吐丝,或龙腾虎跃,或纵横驰骋,或蕴藉风流。大画家无不深谙书法之道,中国画的大师都是大书家。
大写意之“意”可作三解:其一为意境,诗情画意。画乃写心,境由心生,讲求生命的超越,这是中国艺术的精神传统。其二为意气,意气是画家由内而外的气息、气慨、气象,呈现在画面为气韵。“气韵生动”是自魏晋六朝以来品鉴中国画的美的第一法则。其三为意趣。“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巧若拙”“大象无形”(老子), “笔才一二,象已应焉!离披点画,时见缺落,此虽笔不周而意周也”(唐? 张彦远),“逸笔草草,不求形似,聊以自娱耳!”(倪云林),“妙在似与不似之间”(齐白石)等等,这都是中国文人写意画艺术的旨趣和灵魂。
写实是写意的基础,写意是写实的升华。写意的核心有两点,第一,诗性的浪漫与深刻;第二,形式上的凝练与夸张。
大写意是中国艺术的核心,与中华古典哲学同根同源。在中国众多的艺术门类中,唯有大写意能够承载中华五千年的厚重文化。
我认为大写意花鸟画是中国画领域中顶尖学科之一,代表了中国画的最高水平,在这个领域里产生了伟大的八大山人、齐白石。
大写意花鸟也称简笔花鸟。知白守黑,以虚代实,入素复朴,至道至简。以最简练的造型和最少的笔法,表现最为生动的物象和丰富的精神境界。大写意画往往一气呵成,它是天赋、灵性、才情、功力、学养、阅历、胸襟的高度凝炼,瞬间爆发。真正的大写意画家乃天生之才,往往立地成佛,这是顿悟,不是什么人可以学得来的。八大、白石都是天才。大写意画家还难在天助灵性加厚积薄发,自然而然产生,这是渐修,急于求成不行,过早求脱也不行,大画家往往大器晚成。一个朝代产生不了几位真正的写意大家。黄宾虹说:“大家数十年一遇,有时百年一遇”。所谓写意画家成千上万,但真正能进美术史的只是凤毛麟角。
中国画的大写意暗合非洲艺术、西方印象派,具有世界艺术发展的时代性(天人合一,本真自然)、科学性(简洁而深刻)、经典性(真、善、美的升华)。不光没有危机,还有大的发展空间。
问:有人说中国大写意花鸟画发展到齐白石已到顶峰,不可能再发展了,以后只能走下坡路。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答:中国画的历史长河中,正因为有了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等大师,才显得如此灿烂、峥嵘,中国画方呈现出如此的优雅与经典。八大山人、吴昌硕、齐白石是他们所处的时代的高峰,他们将自己的天才无私地奉献给了后人,使后来者能在他们筑起的平台上眺望更远。我们怀着感恩的心情学习、研究、继承他们的艺术。但艺无止境,这些大师是人不是神,人无完人,在艺术上他们也有时代的局限性,也一定会有缺憾。当一个艺术家修炼到一颗平常心,既能深刻领悟这些大师的艺术真谛,又能客观、理性地一眼洞穿其艺术中的不足之处时,你便具有了发展与创新的可能了。再说,我们现在的学习条件齐白石当年有吗?您看我书柜里齐白石全集十大本,八大山人全集五大本,我可以去世界各地参观,西方古典的和现代大师的精品原作都可以看到,视野多开阔。想当年吴昌硕见到的八大山人原作多为赝品,当看到一幅八大山人画的松树真迹时,他激动得连声赞叹:“这才是庐山真面目”。我们现在故宫、美术馆时时能看到前辈大师的精品原作,学习条件太好了。我们应该能在前辈大师的基础上有所突破,有所发展,有所创新。当然,时代的发展也为当今艺术家提出了新的机遇与要求,艺术上除了通古今外,还要通中西。
问:有人说花鸟画梅、兰、竹、菊老一套,题材不变怎能创新?有人认为中国画只有借鉴西画、中西融合才能创新。你认为呢?
答: 宗白华先生在《中国艺术意境之诞生》一文的开篇中写到:“世界是无穷尽的,生命是无穷尽的,艺术的境界也是无穷尽的。‘适我无新’,是艺术家对世界的感受。‘光景常新’,是一切伟大作品的烙印。‘温故而知新’,却是艺术创造与艺术批评应有的态度。历史上向前一步的进展,往往是伴随着向后一步的探本穷源”。
什么叫“温故而知新”?温故就是学习、研究传统,然后才知道怎样创新;什么是“光景常新”?就是指山还是山,水还是水,花还是花,人还是人,等等这些文学艺术亘古不变的主题,因时代不同,客观环境不同,人们的精神境界不同,均可产生不同于前人的新的艺术境界和艺术手法。
就拿画鹰来说吧。宋元明清至当代,画鹰高手代不乏人。八大山人的鹰,造型取法明代林良,但林良画鹰作墨精妙,清健传神;八大山人之鹰却苍劲圆悴,神情惊警,借以表现他孤傲落寞,清空出世的思想。潘天寿的鹰就不一样,多为秃头鹰鹫,或淡墨、或焦墨,多为指头画,造型严谨,作风却“一味霸悍”“强其骨”,显示出自己刚直不阿的人格。李苦禅擅长画鹰,他画的鹰造型夸张,富予墨趣,有别于前人。我有一幅《观云图》,画的是登高远望之苍鹰,有坐观风云变幻之寓意,画中雄鹰浓墨为之,相对于前人,我造型更简,鹰背部留有空白,虚实相生,鹰脚下一根墨线飘然而下,这线为何物?山耶?云耶?给观者留下了想象空间,这与英国著名雕塑家亨利?摩尔作品中的空间分割、实体穿透有异曲同功之妙。画乃心印,这幅作品是我的追求,“适我无非新”。

折叠 作品赏析

阅读全文

国画相关人物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

艺术相关人物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