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00:38:24

史济美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词条暂无分类
编辑分类

史济美(1906-1933),江苏溧阳人,1926年毕业于国民党南京中央军校第六期,1930年6月进入国民党党务调查科,1932年,史济美升任中统特工总部上海区区长,全面主持国民党CC系在上海地区的特工活动。1933年6月14日,史济美赶往主持一个宴会,到达地点,步下汽车走上台阶时,被邝惠安率领六个预先埋伏在该处的红队队员包围,身中7枪而死。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史济美

  • 国籍

    中国

  • 民族

    汉族

  • 出生地

    江苏溧阳

  • 出生日期

    1906年

  • 逝世日期

    1933年

  • 职业

    特工

  • 毕业院校

    国民党南京中央军校

折叠 编辑本段 中统生涯

史济美(1906-1933),溧阳人,1926年毕业于国民党南京中央军校第六期,1930年6月进入国民党党务调查科,1931年6月起接受中共叛徒顾顺章的培训三个月,第一期是个"精品"小班,学员只有4个人,系统地接受了顾氏的反共技巧。顾顺章就搞出了一套"特工丛书",分为《训练工作》、《情报工作》、《侦查工作》、《审理工作》、《行动工作》和《组织工作》等6册。

1932年6月,徐恩曾指派史济美前往上海筹备特工总部上海区,11月,史济美升任「中统」特工总部上海区区长,全面主持国民党CC系在上海地区的特工活动。在他主持特工总部上海区活动时,时间虽不足一年,但成果显著。

史济美到任后,设上海区总部于南市沿马路(今职华路)东侧的一座石库门房子里。同时,他指定许祖卿为副区长,朱秋白任文书兼办情报工作,陈蔚如任会计兼管交通工作,陈中柱为行动股长。当时,特工总部上海区下辖沪东、沪西、沪中、沪南和浦东五区。次年初,京沪、沪杭两路特别党部特务室把上海、吴淞段划归上海区,成为上海区的第六个分区闸北分区。

史济美到上海后,考虑到特工总部尚系秘密机构,为掩人耳目,先是以马绍武的化名取得了国民党中央党部驻上海特派员的公开身分,用以改善同上海各方面的关系。

首先,史济美改善了与上海公安局的关系。他又以吕克勤的化名在上海公安局取得了督察员一职,用以掩护秘密身份。如刘槐是上海公安局侦缉总队副队长兼特工股股长,本身属戴笠军统的那条线。史济美为了笼络刘,经请示中统头目徐恩曾,按月发给刘氏津贴,作为他协助上海区工作的补助。此后,上海区特务逮捕共产党人便可直接押往小东门东方旅社秘密囚禁。愿意自首的,马上放回作为内线"细胞",否则送往公安局处理。

其次,史济美跟租界捕房搞好了关系。史济美以中央特派员的身分,公开同捕房西探长和翻译官接触,并代他们向中央政府申领礼金,以示亲善。至于一般巡捕,史济美则经常同他们吃喝玩乐。因此,史济美在租界办理案件时,捕房总是协助行动;特工在马路上公开抓人,翻译官也巧言掩饰。有时,捕房捕到人无证据定案,只要上海区特工弄来伪证,捕房遂可定案,引渡给上海区。

二十世纪30年代,中共上海的地下人士为了对付特工盯梢,行动极为谨慎,他们时常回头,看看有无尾巴跟踪。而一旦发现有可疑人跟踪,便想方设法予以摆脱。特别是在去机关或回家的路上,总是多转些弯、多跑些路,直到肯定安全后,方才进门。为此,史济美想出了一个三打一的盯梢绝招:即先由一人跟踪目标,人多的地方靠近一些,以免失去目标;人少的地方就离远一点,以免被怀疑。一旦目标进入里弄,第一线特工就只到里弄口,注意目标进弄后的动向,然后,让第二线特工跟上。这样,一线换二线,二线换三线,很容易使中共人士大意。当然,特工在确定了目标的住址以后,并不就万事大吉,而是伪装找人或借口送东西,上门查证。一旦弄清楚,即招呼守候侦查的特工,一拥而上,一网打尽。

1933年4月,中共江苏省委某人被特工盯住。当时,跟踪的特工已跟踪目标,弄清了中共江苏省委的地址──北四川路天潼路口。因此地行人稀少,守候特工无法隐藏,遂由两名特工以踢足球作掩护,故意将足球抛进三楼的一个房间,然后,借口上楼找足球,从而探明了省委机关的门牌号和内部情况。中共省委机关的人还以为这两个人不过是玩足球的,尚来不及反应,机关就被破坏了。

不久,特工们又发现了中共机关和联络点设置警号的秘密:中共人士一般在窗口挂有帽子、雨伞或在阳台上放置花盆作为警号;一旦遇捕,就借故把帽子戴上、将雨伞拿走或将花盆移动、打碎,来完成示警的目的。此后,特工们便注意将这些警号恢复原样,并留下特工继续守候。

1934年10月,特工们根据原上海中央局书记李竹声的口供,到继任的上海中央局书记盛忠亮家里将其拘捕后,就特别注意保持警号。结果又在他家里抓住了前来汇报工作的中共上海秘密电台台长程祖怡。程旋即叛变,又供出了其它五名报务员的姓名、住址和全部六部电台的位置,从而使中统特工一举破获了上海的全部中共地下电台。

折叠 编辑本段 遭遇暗杀

1933年6月14日,中统驻沪负责人史济美,到南京述职,中统负责人鉴于上海接连出事,拟将他调离上海。史某坚持回原岗位工作,就在返沪的当天下午,一下火车,赶往主持一个宴会。到达地点,步下汽车走上台阶时,被中共红队队长邝惠安率领六个队员包围,身中七枪而死。" 徐恩曾回忆说:"我派在上海工作的负责人史济美,是我一个得力的干部,于同年6月回京述职,我因上海连续出事,想到他过去的服务成绩优异,向忠发和共产国际职工会驻华代表牛兰夫妇,以及其他重要案件,都是经他设计破获的,断定共产党对他必恨之切骨,意欲调他离开上海,以避风头,但他不同意这样措置,坚持仍回到原来的岗位,我只好叮嘱他注意安全,让他回去。不料回沪当天下午,他因欲赶赴一个自己作主人的约会,回到上海一下火车,即径趋约会地点,就在他下汽车走上台阶的时候,被邝惠安率领六个预伏在该处的红队队员,包围袭击,身中7枪而死。"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