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5 10:46:13

梅国桢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编辑分类

梅国桢(1542-1605),明代官员。字克生,号衡湘,湖北麻城人。万历十一年(1583年)进士,任固安知县,迁任御史。万历二十年(1592年),宁夏降将哮拜父子反叛,梅国桢被任为监军御史,随魏学曾前往讨伐。官兵一再失利,他荐举李如松为提督,率领辽东宣府、大同及山西各路援兵前往。官兵久战不胜,梅国桢督将士奋力征讨,并用离间计,使哮拜军内乱,官兵乘机进袭,哮拜自缢死,其子降。梅国桢被提升为太仆少卿,次年任右趼佥都御史,巡抚大同。后又调任兵部右侍郎,总督宣(宣府)、大(大同)、山西军务。去世后诏赠为都察院都御史,正二品。

基本信息

  • 本名

    梅国祯

  • 字号

    字克生,号衡湘

  • 所处时代

    明代

  • 民族族群

    汉人

  • 出生地

    湖北麻城

  • 出生时间

    1542

  • 去世时间

    1605

  • 主要成就

    担任监军,参与征讨哱拜

折叠 编辑本段 明史记载

梅国桢,字克生,麻城人。少雄杰自喜,善骑射。举万历十一年进士。除固安知县。中官诣国桢请收责于民,国桢伪令民鬻妻以偿。民夫妇哀恸,中官为毁券。擢御史,会拜反,学曾师久无功。时宁远伯李成梁方被论,廷议欲遣为大将,未敢决,国桢独疏保之。乃遣成梁子如松为提督,将辽东、宣、大、山西诸镇兵以往。而国桢监其军,遂与如松至宁夏。

初,学曾欲招东旸、朝,令杀拜父子赎罪,遣卒叶得新往。四人方约同死,折得新胫,置之狱。巡抚朱正色以贼诡请降,而张杰尝总宁夏兵,故与拜善,遣杰入城招之。朝乃舁得新见杰,得新大骂贼,被杀,杰亦系不遣。而学曾以贼求抚为之请,帝切责。及是,城中百户姚钦、武生张遐龄射书城外,约内应,夜半举火。外兵不至,贼杀其党五十人,钦缒城出,来奔。当是时,贼外以求抚缓兵,而阴结寇为助,然粮尽,势且困。七月,学曾与梦熊、国桢定计,决黄河大坝水灌之,水抵城下。时套寇卜失兔、庄秃赖以三万骑犯定边、小盐池,用土昧铁雷为前锋,而别遣宰僧以万骑从花马池西沙湃口入,为拜声援。麻贵击之右沟,寇稍挫,分趋下马关及鸣沙洲。学曾令游击龚子敬扼沙湃口,而檄延绥总兵官董一元捣土昧铁雷巢,斩首百三十余级,寇大惊引去。遇子敬,围之十重,子敬死,寇亦去,贼援遂绝。学曾益决大坝水。八月,河决堤坏,复缮治之,城外水深八九尺,东西城崩百余丈。著力兔、宰僧复入李刚堡。如松、贵等击败之,追奔至贺兰山。贼益惧求款,未决,会学曾得罪罢。朝命以梦熊代,梦熊遂成功。

初,学曾之遣人招东旸、朝也,留固原十余日以俟之,帝责其玩寇;李昫渡河又稍迟,松山、河套寇先入,官军用是再失利。学曾尝上疏令监军无与兵事,帝为饬国桢如其言,国桢颇憾之。及至军,劾诸将观望,而颇以玩寇为学曾罪。给事中许子伟亦劾学曾惑于招抚,误国事。国桢又言佥事随府从城上跃下,贼令四人下取,我军咫尺不敢前;又北寇数万断我粮道,杀戮无算,匿不以奏。帝遂大怒,逮学曾至京。然学曾逮未逾月,城坏而大军入,贼竟以破灭。

梦熊既代学曾,亦赐尚方剑。时调度灵州,独国桢监军宁夏。贼被围久,食尽无援,而城受水浸,益大崩。国桢挟诸将趋南关。秉忠先登,国桢大呼,诸将毕登。贼退据大城,攻数日不下。国桢使间绐东旸、朝、承恩互相杀,以降贳其罪。三人内猜疑,东旸、朝遂先诱杀承恩党文秀。承恩亦与其党周国柱诱东旸、朝杀之;尽悬东旸、朝、文秀首城上,开门降。如松率兵围拜家。拜仓皇缢,阖室自焚死。梦熊自灵州驰至,下令尽诛拜党及降人二千,慰问宗室士庶。宁夏平。梦熊、正色、国桢各上捷奏,而俘承恩献京师。帝御门受贺,诏磔承恩于市,梦熊、正色、国桢各荫世官,如松功第一,如薰、贵、秉忠等加恩有差。学曾初夺职为民,叙功,以原官致仕。

学曾任事劳勚。灌城招降之策,本其所建。及宣捷,帝召见大学士赵志皋、张位,志皋、位力为学曾解,尚书星以下多白学曾无罪。国桢亦上疏言:"学曾应变稍缓,臣请责诸将以振士气,而逮学曾之命,发自臣疏,窃自悔恨。学曾不早雪,臣将受万世讥。"如松亦言:"学曾被逮时,三军雨泣。"梦熊亦推功学曾。帝初不听,既而复其官。居家数年卒。梦熊以功进右都御史

初,卜失兔为都督,其部长切尽台吉最用事。切尽台吉死,卜失兔不能制诸部。经略郑洛专事羁縻。学曾以洮河之变,恶诸部为逆,袭杀明安。会拜反,著力兔、宰僧遂声言与拜为一家,而卜失兔、庄秃赖亦引兵助之。及拜诛,切尽台吉之比吉率著力兔、宰僧、庄秃赖等顿首花马池塞下,悔罪求款。梦熊为奏请。帝以梦熊初主学曾,责其前后异议,令要诸部缚叛赎罪。著力兔等求款益坚,梦熊乃与巡抚田乐奏上四镇款战机宜,俟朝议。中外相仗莫敢决,卜失兔遂率诸部大入定边。总兵官麻贵等击却之,梦熊以功加太子少保。未几,切尽台吉从子青把都儿犯甘肃,总兵官杨浚、副总兵何崇德御之,斩首六百余级。梦熊复加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寻入为南京工部尚书,而以都御史李汶代。自洮河变后,寇颇轻中国。招抚议既绝,诸部数入犯,四镇遂频岁用兵云。梦熊虽功多,其品望远出学曾下。卒官。

国桢既招降承恩,以梦熊贪功杀降,劾其罪。梦熊奏辨,言:"拜所畜家人皆死士,缓一二日,东旸、朝党复集,必再乱。臣宁负杀降名,以绝祸本。"帝为下诏和解之。论功,擢国桢太仆少卿。逾年,迁右佥都御史,巡抚大同。久之,迁兵部右侍郎,总督宣、大、山西军务。在镇三年,节省市赏银十五万两有奇。父丧归,未起而卒。赠右都御史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轶事

折叠 巧治宦官

据冯梦龙之《智囊全集》载:

梅少司马衡湘初仕固安令。固安多中贵,狎视令长;稍强项,则与之争。公平气以待。有中贵操豚蹄饷公,乞为征负。公为烹蹄设饮,使召负者前,呵之,负者诉以贫,公叱曰:"贵人债何债,而敢以贫辞乎?今 日必偿,徐之,死杖下矣!"负者泣而去,中贵意似恻然,公觉之,乃复呼前,蹙额曰:"吾固知汝贫甚,然无如何也,亟鬻而子与而妻,持镪来,虽然,吾为汝父母,何忍使汝骨肉骤离?姑宽汝一日,夜归与妻子诀,此生不得相见矣!"负者闻言愈泣,中贵亦泣,辞不愿征,为之破券。嗣是,中贵家征负者,皆从宽焉。

释义:

少司马梅衡湘初任官时,是固安县县令。固安县多出宦官,因此并不把一个小小的县令看在眼里,经常故意刁难,梅公却都能心平气和的从容应对。某次一位宦官送给梅公一副猪脚,目的是想要梅公为他讨债,于是梅公命人烹调猪脚,设宴款待宦官,并把欠钱的县民叫来官府,斥责他们欠钱不还。县民们却纷纷哭诉自己的贫穷,梅公大声怒骂说:"宦官大人好心借钱给你们,你们竟敢哭穷赖债,今 天你们一定要还清所有债务,否则我就打死你们!"县民们都哭丧着脸离去。一旁观看的宦官不免有些心软,梅公察觉宦官态度软化,再度把欠钱的县民叫来,梅公皱着眉对他们说:"我也知道你们很穷,但是我实在出于无奈,现 在为了偿清债务,只有卖掉你们的妻儿来还钱,但我也不忍心让你们骨肉骤然分离,所以特别再宽限一天,今夜就与妻子诀别吧,此生恐怕不能再相聚了。"县民们听了,忍不住痛哭失声,宦官也不禁掉泪,当场打消讨债的念头,并且把借条都撕毁。从此,其他的宦官索债也都从宽处理。

折叠 结交李贽

国祯与李贽友善,曾为《藏书》作序。李贽有《与梅衡湘》、《复梅客生》等书札。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