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08 11:52:44

瑞雪飘飘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其他
其他
编辑分类

《瑞雪飘飘》是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京味连续剧,由陈雨田执导,李龙云编剧,徐涛、牛莉夏和平刘桦等人主演。

该剧主要讲述了全国恢复高考开始,一批形形色色的人汇集到北京北方大学,聚集在这个校园中,开始自己经历的故事。

该剧已于2003年2月19日在北京卫视黄金档播出。

来源:芒果TV

正片

基本信息

  • 主演

    徐涛,牛莉,李丁夏和平刘桦

  • 集数

    20集

  • 每集长度

    45分钟

  • 类型

    剧情,生活,情感

  • 制片人

    吴毅、迟有志

  • 在线播放平台

    爱奇艺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从1977年全国恢复高考开始,一批形形色色的人汇集到北京北方大学,他们中有北大荒知青,有刚生孩子的母亲,有年近四十的农村老者,因为高考,他们聚集在这个校园中,开始了自己的经历。为人正直却又迂腐的那老大,酷爱书法与养鸟,对老北京的文化掌故意如数家珍;痴迷于古旧家具收藏的那老二,连做梦都扛着一张八仙桌不知该往哪儿放;永远身着黄军大衣的那老三,天生反对繁文缛节,甚至改名叫"丁一夫"。能说会侃的吴家驹,幽默风趣、机智圆滑;农村考来的田老二,身背两辫大蒜走进大学校门,用朴素乐观的精神战胜了自己的软弱;用自己的婚姻作赌注的谷雨,终于相信只有靠自己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善良贤惠的于姗,不能忘情于死在北大荒的丈夫,但她也并不缺乏走向新生活的勇气。这群走出老胡同的知识分子,用青年和热血追求自身价值,走过风雨变幻的岁月。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备注
丁一夫徐涛
谷雨牛莉
那老大夏和平
小夯刘桦
陈二喜张兆北
那老二丛林
何乙宗平
田贵成楚健
何萌王深深
何甲丁马书良
齐老头子宋戈
那老太太黎频
索明李红翔
徐黛刘丹
于姗岳秀清
吴家驹吴刚

折叠 职员表

出品人龙秋云、彭益
制作人吴毅、迟有志
监制曾凡安、欧阳常林
导演陈雨田
副导演(助理)狄凤荣
编剧李龙云
摄影王卫东
剪辑战海虹
道具关俊龙、樊浩
选角导演张晓涛
艺术指导李牧
美术设计童永刚
录音巴叶尔
场记赵瑾一、王喜辉

(演职员表来源 )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丁一夫

演员   徐涛   

原名那老三,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他大刀阔斧地将自己的姓儿给改了,并为自己取笔名叫丁一夫,立志要通过自己来改变社会观念。

谷雨

演员   牛莉   

原是土生土长的北京女孩,为了响应号召来到太阳村成为一名知青,后为了返城,嫁给了自己不爱的人。

那老大

演员   夏和平   

出生在八旗遗风的那氏家庭,那老大在文革中受了刺激,终日郁郁寡欢。为人正直却又迂腐,酷爱书法与养鸟,对老北京的文化如数家珍。

那老二

演员   丛林   

出生在八旗遗风的那氏家庭,那老二天天沉浸在自己收藏古典家具的兴趣中,连做梦都扛着一张八仙桌不知该往哪儿放。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曲名作曲作词演唱类别
瑞雪飘飘
肖白李龙云北大荒合唱团片头曲
寻觅肖白李龙云
韩磊片尾曲

(影视原声来源 )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花絮

●《瑞雪飘飘》男主角徐涛说,当初剧组已经安排了男主角的人选,并且还拍了一些镜头,但由于男主角的档期很满,所以决定临时换人了。

●牛莉表示,自己在这部戏里是名副其实的小字辈,"当初听说要和这么多老艺术家们合作,心里打过退堂鼓。"但看过剧本后她认为《瑞雪飘飘》是近年来电视剧创作中少有的精品。

●李丁有一场在教室里痛斥不孝子吴家驹的戏,临时找来的群众演员老是出问题,不是有人挡住了镜头,就是有人挡住了李丁,导演一连让老爷子演了四遍。

折叠 编辑本段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播出时间
2003年2月19日BTV-1每晚 20:00
2006年3月16日广东卫星频道每晚7:30

折叠 编辑本段 剧集评价

由于这部作品是由"京味大王"人艺作家李龙云执笔的,所以整部作品的特点除了人物语言上的京腔京韵外,无论画面构图还是叙事节奏上也特别的透着股子皇城根下的"京气儿"。这是部写小人物的作品,但反映的是大时代、大变迁,剧中每个人都是主角,而且在生活中或多或少都能看到他们的影子,这是对底层人民生活状态与生活细节的展示。(新浪娱乐评)

该剧整体上节奏比较慢,而且里面的旁枝末节插得过多。比如两人的对白,说到不知是京韵大鼓还是梅花大鼓的那段,生生就介绍了三四分钟,虽然知道编剧是传递知识,但性子急的肯定就换台了。另外,导演剪得还不够狠。(北京娱乐信报评)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一九七七年,北京。高考恢复。考生那老三丁一夫在考场外分发着调查试卷,他的出格举动引起了很多考生和记者的好奇。其实,这次那家的二儿媳妇也怀着孕要来参加考试,她的丈夫那老二和婆婆推着车送她来到考场。这一家子的“非常”举动立刻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谁知在激烈的竞争中,那家叔嫂二人双双金榜提名!在西北的一座监狱中,那家的邻居陈二喜即将刑满出狱,他此时正在给北大荒的一个哥们小夯写信。陈二喜的哥哥大喜本来也在北大荒插队,但却受人陷害冤死在那里,嫂子于姗也到北京参加高考了,把侄女小雪留在了北大荒托小夯他们这些知青照顾着。二喜想在出狱后先去北大荒把小雪接回北京,也想到哥哥的坟上去祭奠一下。北方大学新生报到了,这届大学生各自带着独特的生活烙印聚在一起,尤其是社会学系的辅导员谷雨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她的生活好像还带着一些不为人所知的隐情。
    第2集
    谷雨其实也是一个知青,只是她在成为一个工农兵学员之前做了一件违心的事情,跟公社书记的儿子过河卒登记结婚了。这是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但却是谷雨心中的一块伤疤。她本来与陈二喜有着青梅竹马的一段朦胧恋情,但很多事情发生了,谷雨并不愿意旧事重提。二喜的嫂子于姗恰巧也在这个班,谷雨只能偶尔跟于姗吐露一些内心的真实想法。那老二是一个古旧家具迷,为收藏他可以忘却很多事情,为此媳妇没少跟他吵架。北方大学举行学生会竞选,那老三丁一夫脱颖而出,成为此次活动的佼佼者,受到许多学生的拥戴。丁一夫的独特风采也吸引了谷雨的注意。但是,半路杀出一个叫何乙的人,把丁一夫的锋芒分去了不少。同学中有个叫吴家驹的人自告奋勇欲去打探何乙的背景。这个叫吴家驹的人也是一个人物,他聪明、热情,但就是好吹点牛,这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
    第3集
    何乙有一段不为人所知的屈辱历史。他曾经受诬陷在劳改农场待过。劳改农场队长何甲丁是一个酒腻子,他对人才评判的唯一标准也是酒量!何乙恰巧酒量惊人,因而受到何甲丁的重用。但是这所谓的重用是含着深深的屈辱在里面。同学中有个农民出身的田贵成,他的家庭困难,但是学习非常刻苦,受到同学们的尊敬。一天,田贵成接到媳妇的来信,说是要到学校来找他,他心里有些不祥的预兆。谷雨的“丈夫”过河卒来电报说也要到学校来,谷雨非常不安,她来到男生宿舍来商量对策。以丁一夫为首的同学们对这种事情非常气愤,大家研究出了对付过河卒的办法。二喜回城后当了一名清洁工。这项工作虽然艰苦,但挣钱多。二喜想让老母和侄女小雪的生活好过一些,也想让嫂子于姗能安心学习。一天,他在出车,刚刚返城的小夯来找他,小夯带回了哥哥坟上的一把土,二喜非常难过。
    第4集
    同学中有个干部子弟叫索明,他因为是靠着舞弊行为考上大学的,所以遭到很多同学的鄙视。索明极力讨好着每一个人,但常常办错事受到人们的误解。索明也是北大荒插队的知青,他这个人还是有一些抱打不平的义气的。回城前,他一怒之下点了知青们痛恨的劳资科长家的柴火垛,没想到火势蔓延了分厂小学。正当索明在学校备受歧视的时候,两名警察把他带走了。索明的被捕使同学们受到很大震动,也开始重新认识这个人。过河卒终于来了。他此行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想同谷雨沟通一下感情,另一个是想让同村的田贵成替自己参加考试。在丁一夫和吴家驹的配合下,过河卒终于答应办理离婚手续。那家有三个兄弟,除了那老二、那老三外,还有一个大哥那老大。那老大对北京民俗的研究很深,但是对日常俗事显得手足无措,他同弟弟那老二都有一种不被人理解的孤独感。
    第5集
    那老二的收藏取得了不小的成就。但是却遭到了妻子的强烈反对,两个人时常拌嘴,夫妻关系受到了影响。为了补贴生活费的不足,田贵成在学校打短工艰难地维持着学业,于姗和谷雨常常暗中帮助他。那老大、那老二兄弟俩出走山东,决定为各自领域的研究找到更有价值的东西。田贵成的媳妇田二嫂来了,她带来了不好的消息。原来过河卒的父亲给田家小鞋穿,辞了二嫂的临时工工作,这使本来经济就非常拮据的田贵成更加雪上加霜。深夜,那家两兄弟到了山东德州,意外碰上了古董贩子,那家兄弟鄙视这种行为,双方言语不和。
    第6集
    那家兄弟被当地公安当作古董贩子抓了起来。在看守所,同时被抓的真古董贩子以为是这两个人告的密,所以发动同时被抓的人围攻那老二。关键时刻,那老大摆出中国功夫的姿势,终于解了围。万般无奈之下,田贵成决定退学,他在学校中默默地走着,回忆着难得的学生生活。但是,在同学们的帮助下,田贵成最终留了下来。那家两兄弟从山东回来了,这次事件使那老二和媳妇本已十分危机的婚姻关系再次雪上加霜,忍无可忍的那老二媳妇与那老二办理了离婚手续。在办事处,那老二对眼前的一个木柜子又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完全忘了此行的目的,二媳妇痛苦地离去。
    第7集
    北方大学举行毕业典礼,丁一夫和谷雨也明确了恋爱关系,并在同学们的祝福声中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在同学们即将与北方大学告别的时刻,他们又想起了曾经的同学、朋友——索明。此时的索明刚好出狱,他的神情中多了几许沧桑与惆怅。已经多时不露面的劳改队队长何甲丁也来到了北方大学,他此行的目只有一个,就是让何乙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下,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使何乙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二喜在平淡的生活中总有些不满足,他总想干点什么,这个想法恰巧与小夯不谋而合,两个人倒腾起了小买卖。二喜知道谷雨已经结婚,他也觉得这个结果对谷雨是很好的,但是每当想起来,还是有一些辛酸。
    第8集
    谷雨和丁一夫开始了婚后的甜蜜生活。谷雨崇拜丁一夫不顾一切的“非常”行为,丁一夫的外号叫“丁大侃”,在谷雨看来,丁一夫的魅力全在这一侃中展示无疑。索明出狱来到郊区文化馆工作。他迷恋起了文学创作,但是却屡战屡败,似乎成了一个不知疲倦的唐吉珂德。吴家驹召集同学们去看索明,老同学见面非常高兴,大家不约而同想起了班长徐黛。原来毕业之后,徐黛在感情上受了一次打击,从那次打击之后就养成了洁癖的毛病,她平时只和索明偶尔有些接触。
    第9集
    吴家驹派车去接徐黛来和同学们见面,哪知徐黛出一次门很麻烦,比如她就连出门要用的钱都要消毒后再使用。徐黛终于被接来了,在老同学面前,她也有些放松,所以也没有显得有什么不和谐。丁一夫说起了小夯家的经济困难,因为都曾经在北大荒插队,所以大家都想伸出援助之手。在吴家驹的策划下,徐黛教训了伤害过自己的人,同时也帮助小夯家解决了燃眉之急。吴家驹要给于姗介绍对象,对方竟是那老二。在双方见面的一天,那老二却正在农村寻觅他钟爱的古旧家具,于姗虽没见到那老二本人,但通过与那老太太和那老大的交谈,却也感受到了这一家人的可爱和幽默。小夯和二喜决定做买卖开饭馆,可在换房时又碰上了麻烦……
    第10集
    关键时刻,于姗送来了丈夫大喜的抚恤金,替二喜和小夯解了围。于姗的行为令二喜左右为难,他需要钱,但这是哥哥大喜用命换来的,这使得二喜本来已经十分复杂的心情又添了些许的沉重,他只想用苦干换来好的结果,不辜负家人的祝福和期望。正当小夯和二喜将全部的热情投入到开业之前的准备工作之时,小夯的父亲节外生枝——原来这处小门脸房是用小夯家的两间大北房换来的,小夯的父亲在搬家时看到这处破败的房子,心里不是滋味,所以老头拒绝下车!在僵持不下时,还是吴家驹想出办法,把倔强的老爷子哄下了车。
    第11集
    时间已经到了八十年代中期,许多人的观念有了转变,谷雨就是其中的一人。有一次,谷雨在逛商场时被厂家聘为临时时装模特。一晚上的风光使谷雨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执着于理想的丁一夫却依然如故。那老二和于姗终于确定了恋爱关系。小夯和二喜经营的小饭馆要开业了,约好了请那老大写一幅对联。匆忙中,那老大把给别人写的一幅对子错拿了过来,这业也开不成了,众人急得团团转。最后那老大当众临时重新写了对联。那老大的行为引起了徐黛的注意,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对那老大的欣赏。谷雨开始表现出了对丁一夫的不满,她想让丁一夫调换工作,但是丁一夫依然我行我素,两个人渐渐有了分歧。
    第12集
    小饭馆开业没几天,就被工商所收去了营业执照。情急之下二喜竟找来了一个算命的瞎子。算命瞎子的一番胡言乱语使本已十分焦急的小夯忍无可忍,就在这时,工商所的管理员小董送还了营业执照,在攀谈中,小董得知小夯也是北大荒知青,并且二喜的哥哥大喜还死在了那里,共同的经历使他们很快熟悉并亲密起来。丁一夫要去参加西北讲师团,他在誓师大会上做着激情演讲,也只有在这种场合中,丁一夫才是自信和潇洒的。谷雨得知丁一夫报名去讲师团,这更让她觉得丁一夫是一个始终不能开窍的人,所以,她也只能把女儿送到丁一夫正在演讲的地方,想以此使丁一夫不要过分陶醉。即使这样,丁一夫还是决绝地走了,谷雨万分惆怅地带着女儿到火车站前来送行。于姗与那老二要结婚了,二喜为嫂子的幸福而祝福,但他同时不免想到了哥哥大喜,外表刚硬的汉子也变得极度脆弱。在于姗与那老二结婚的头天晚上,执迷的那老二却还在郊区等着收购古旧家具,以至于急坏了那老太太。
    第13集
    那老二为了收家具在郊区呆了一整夜,第二天,当他风尘仆仆地回来时,家门口的大红喜字让他想起了一切,他吓了一机灵。那老太太没等那老二进门,追出来呵斥他,还是四妹替他解了围,让他赶紧出门剪头。那老二在街上却又发现了新鲜玩意儿……一个卖砚台的老农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老二受不住诱惑,掏出仅有的钱还搭上了身上的外衣外裤买下了这方砚台。大冬天,那老二穿着单衣单裤行进在马路上显得格外的耀眼。家门口,送亲的队伍早已经等候多时了。
    第14集
    那老二买了一方砚台回家,参加婚礼的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这位姗姗来迟的新郎。可到了家门口,那老二和哥哥那老大却在大冷的天里,身着单衣单裤,把玩着手中的这方古砚,又云游到他们自己的世界中去了……婚礼上,又是吴家驹一个人唱独角戏,婚礼上的气氛温馨动人。小夯的饭馆生意日渐红火,他想扩大经营规模,于是打起了隔壁马氏兄弟的主意。小夯先是采取入股的方式,把马氏兄弟的店面纳入饭馆名下,接着又让人装作房管所的人,似乎无意地向马氏兄弟透露此地要拆迁的消息,马家兄弟因而急着将自己手中的股份以低廉的价格卖给了小夯。于是,小夯成了这个饭馆的大股东,而小夯在做这一切时,并未向二喜透露任何消息……此时的丁一夫已经成为了一位知名的学者,他越是有成就,离谷雨的愿望越远,两个人的感情受到了很大的伤害。谷雨在一次商业谈判中意外地与何乙相遇了。
    第15集
    老同学见面分外兴奋。何乙已经拥有一家实力雄厚的公司,他的个人资产也达到了相当可观的程度。他向谷雨倾诉了内心的真情实感,两个人的关系有了微妙的变化。马家兄弟被骗后非常气愤,找上门来与小夯讲理,小夯再次用钱摆平了一切。二喜从马家兄弟处得知,小夯用卑鄙的手段骗了他们后,自己也是受骗者。二喜本来将他与小夯的友情看得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所以遇此变故,他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万分痛苦下,二喜同小董倾诉心中的苦闷。已得到一切的小夯也无法排遣内心的孤寂和彷徨,他一个人喝闷酒,忍受内心的万分煎熬。
    第16集
    小夯设计得到的一切并没有收到他预期的效果。半年后,饭馆的生意就非常萧条,他打算开歌厅并包装了女歌手何萌。丽萌歌厅开业了,小夯一时陶醉在虚幻中不能自拔。何乙介绍谷雨去了一家外资公司,谷雨凭着年轻漂亮博得了老板的赏识。在同何乙的接触中,谷雨渐渐发现何乙身上有她欣赏的东西,两个人的关系有了进展。一次,谷雨同何乙在一起,被小夯无意之间发现,他打电话通知了丁一夫。丁一夫赶来时正发现谷雨同何乙有些亲密的举动,盛怒之下,他也就是扯下了桌布,并扬言找何乙的领导去。小夯抱打不平打伤了何乙。丁一夫同谷雨的婚姻走到了尽头,二人离婚了。谷雨来医院看望受伤的何乙,当是看到了何乙曾经向她提起过的何萌,也就是何甲丁的女儿,同时也是小夯包装的歌手。看着何萌对和乙的悉心照料,谷雨默默离去。
    第17集
    年三十晚上,吴家驹陪刚刚离了婚的丁一夫过年。两个人推心置腹地说了很多心里话。为了小夯打何乙的事,何萌同小夯翻了脸,并解除了双方的合同关系。吴家驹出主意,想撮合那老大同徐黛的关系。丁一夫硬着头皮回家找到大哥讲明情况。大哥始终没有什么明确态度,等丁一夫觉得这事没谱要把徐黛的照片拿走时,大哥发话了……当天夜里,那老大辗转反侧地失眠了。同小夯分手后,陈二喜又开了家小饭馆,但是二喜的情绪一直没有什么好转,他决定到南方去发展,小董到机场来送行。索明一直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也做起了音像制品的买卖,可惜血本无归,为了帮助他躲避债主的纠缠,吴家驹把他送上了开往东欧的火车。
    第18集
    何萌依然来照料受伤的何乙,她觉得自己是替父亲何甲丁来还债的,但在这个过程中,她产生了比较复杂的感情。谷雨对何萌同何乙的关系有些心绪不宁。清晨,一夜失眠的谷雨来到医院,同何乙的言谈中发现双方的感情有些疏远。谷雨知道自己的这段感情可能不会有什么结局,自尊心极强的她流着泪离开了医院。二喜走后,小夯越发消沉。生意做大了,可是他经常沉浸在往事中无法自拔。田贵成作为海外学者回到北京,他此行有一个计划,就是拍摄一部纪录片,以那家为对象,将北京的风俗人情记录下来。吴家驹正好召集了多日不见的同学们聚会,为田贵成出谋划策。
    第19集
    那老太太病了,众人赶到,可是却闹了一场虚惊,老太太又缓过来了。那老二打听到京郊有古旧家具库房,他匆匆赶去。那老二在库房中呆了很久的时间,看门人误以为没人,将那老二锁在了库房中。第二天,田贵成和吴家驹带着拍摄小组前来采访,那老二道出了心声,他希望有人能出资建一座博物馆,他把自己的收藏会无偿捐献出去。正说着,何乙进门了,吴家驹对那老二说,这就是给你出资建博物馆的人。徐黛终于在众人的撮合下同那老大见面了。徐黛被那老大的真情打动,两个封闭在自我世界中的人,找到了他们自己的沟通方式。索明从东欧归来,吴家驹去车站接他。索明稀奇古怪的打扮非常好笑,索明向吴家驹道出了其中的苦衷。
    第20集
    小夯在情感的失落中煎熬着,他甚至变得有些精神错乱。白纸坊出事了,小夯经营的歌厅和饭店等相继倒塌,小夯反而变得平静了。那老二的媳妇在电视中看见那老二正在接受采访,她流下了眼泪。她给那老二写了一封长信,终于把郁积多年的愧疚之情一吐为快,并告诉他,自己在十几年里,也替那老二收集到了一些珍贵的木器。何乙投资的博物馆开业了,热闹过后,何乙却走了,他告诉谷雨,他想去寻找心中的那个小芳,就是曾经的未婚妻。在白纸坊倒塌的废墟上,二喜和小夯和解了,他们共同怀念那段美好的时光。丁一夫要出国考察,临行前,谷雨开车带女儿来到机场告别。看着冲天而上的飞机,谷雨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事……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