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 16:12:28

刑事诉讼法 - 2012年中国政法出版社出版冈田朝太郎口授编著图书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2012年中国政法出版社出版冈田朝太郎口授编著图书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刑事诉讼法

  • 定价

    28.00元

  • 出版社

    中国政法

  • 作者

    冈田朝太郎口授

  • 出版时间

    2012-4

  • ISBN

    9787562041771

折叠 编辑本段 编辑推荐

《刑事诉讼法》是清末修律中负责《刑律》《刑事诉讼律》制定工作的日方专家冈田朝太郎博士,在民国朝阳大学的讲义。该讲义由时任朝阳大学校长的汪有龄翻译整理。《刑事诉讼法》与京师大学堂笔记一样,具有极其重要的文献价值。

折叠 编辑本段 名人推荐

民国十九年之前,朝阳大学出版的法学讲义,包括民刑法实体法与诉讼法,一部丛书,事实上全国各省区法政学校大抵采用为法学教本。即以上海会文堂出版的法学丛书而言,完全离开朝阳火学讲义,白为创作者实在不多。

——陶希圣:《朝阳大学二三事》

当时人们都知道,母校数十年间的各科讲义价值连城。全田各大学法律院系的师生和各级司法官员大都托人甚至高价争购母校的讲义(包括已经阅读过的旧讲义),都以案头放有朝阳大学讲义为荣!

——潘久维:《朝阳一我亲爱的母亲》

朝火教授在各自所属的研究领域中自编教材,统一由朝犬印制,形成朝大各学科完整的高质量的法学讲义。在法学界,特别在当时故都各大学中,以获得《朝大讲义》为荣。

——刘潇潇:《朝阳往事》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冈田朝太郎(Okada Asataro) 译者:汪有龄

冈田朝太郎(1868~1936)日本明治时代生人。1906年,为清廷礼聘为修订法律馆调查员兼法律学常教习,参与起草《大清刑律》、《大清刑事诉讼律》等多部法律。

汪有龄(1879—?),字子健,浙江杭县人。清附生,毕业于日本法政大学法律系。历任京师法律学堂教席、北京政府司法部次长、法律编查会副会长、大理院推事。1921年至1931年间,任北京朝阳大学校长。

折叠 编辑本段 目录

校勘说明

弁言

要旨

绪论刑事诉讼律之效力

第一编审判衙门(法院)

第一章事物管辖

第二章土地管辖

第三章指定管辖及移转管辖

第四章审判厅职员之回避

第二编当事人

第一章原告

第二章被告

第三编诉讼行为

第一章通则

第一节被告人之讯问

第二节证据概论

第三节被告人之传唤、句摄及羁押

第四节保释及责付

第五节检证、搜索、扣押及保管

第六节人证

第七节鉴定及通译

第八节送达

第九节期间及回复原状

第十节裁判

第十一节书状及笔录

第二章第一审诉讼程序

第一节公诉通则

第二节侦查处分

第三节预审处分

第四节急速处分

第五节提起公诉

第六节公判

第三章上诉

第一节通则

第二节控告

第三节上告

第四节抗告

第四编特别诉讼程序

第一章再理

第一节再诉

第二节再审

第三节非常上告

第二章大理院特别权限之诉讼程序

第三章感化教育及监禁处分程序

第五编裁判之执行

第一章通则

第二章主刑之执行

第三章从刑及其他处分之执行

第四章裁判疑义及行刑异议

折叠 编辑本段 文摘

第三章指定管辖及移转管辖

刑事诉讼,其事物管辖,依第一条至第十一条规则定之。其土地管辖,依第十二条至第十七条规则定之。然有时,管辖审判衙门仍有不能辨识者,故管辖指定之规则尚焉;有时,管辖审判衙门不能实施审判者,故管辖移转之规则尚焉。本章所说明者,即属此类。

第一,管辖指定之情形。

应指定管辖审判衙门之情形,按第十八条分为下列三种:

一、因管辖区域境界不明,致不辩管辖审判衙门者(第十八条第一项)。例如,京师地方审判厅以京师内外城及京营地方为其管辖区域(宪政编查馆奏定《司法区域分划暂行章程》第四条)。若于是否[属]京营不明之地,有人犯地方审判厅所管之罪者,声请指定管辖,而后能辨何处地方审判厅为管辖审判厅。

【疏】从前京师外城、内城各有地方审判厅,城内犯罪归内城地方审判厅管辖,城外犯罪归外城地方审判厅管辖。设于此而有在城上犯罪者,则以道在城内不能出城为理由,应归城内管辖。[对]此,尚可无争。惟在襄城内犯罪,究应属于何处管辖?此即所谓“境界不明”,应请上级审判衙门指定之。

二、依确定裁判,二处以上之审判衙门有管辖权者(第十八条第二款)。例如,被告人在保定府犯窃盗罪,逃至京师,于京师地方审判厅被诉。被告人主张非犯罪地不能管辖,审判厅驳斥其主张,宣日:有管辖权。被告人又逃到天津;于天津[提出]同一主张,被驳斥而为有管辖权者;其驳斥之裁判确定,即不可不声请指定其管辖审判厅。

三、有管辖权之审判衙门,被裁判确定为无管辖权;此外,并无其他审判衙门管辖者(第十八条第三款)。例如,住在京师而无领事裁判条约之外国人在京师犯罪,由检察官向京师审判厅起诉,京师审判厅误为无管辖权之裁判;其裁判确定者,于该厅以外并无管辖审判衙门,不可不声请指定而命该厅管辖案件。

【疏】有领事裁判条约之外国人,中国法院无管辖权;无此项条约,中国依然有管辖权。非一切之外国人,中国审判厅皆无管辖权也。如土耳其、希腊、塞尔比亚等十五国,无领事裁判条约,则此十五国之人民在中国犯罪,中国法院可以审判之。设有土耳其人在北京犯罪,由检察官起诉,审判厅误以为凡外国皆有领事裁判权而为无管辖权之裁判。其裁判若已确定,则必须声请指定。

以上三种情形,学者有谓无须声请指定者,其理由谓:第一种情形乃因境界不明,不知应归何处管辖?第二种[情形],则二厅皆有管辖权。此二种情形,尽可由有关系之审判衙门商议办理。然无论何事,任其自由商协,恐滋流弊,故仍以指定为善。第三种[情形],主张不须指定之理由则以此乃审判衙门之错误,既系错误,则可由自己更改之。但审判衙门既已表示意思,则不宜率尔更改。否则,法无定程,无论何事,皆可以错误为借口,时见暮四朝三、是非颠倒,审判永无确定之期,法院之威信不克保持矣。

[1]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