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8-04 09:44:02

国际歌 - 19世纪欧仁·鲍狄埃作词,皮埃尔·狄盖特作曲的歌...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音乐
音乐
编辑分类

《国际歌》(法语:L'Internationale)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战歌,歌词由欧仁·鲍狄埃于1871年6月1日创作 ,皮埃尔·狄盖特于1888年6月为其谱曲,歌谱于1888年6月23日首次出版 。《国际歌》最早是由笔名为列悲的译者于1920年译成中文 。瞿秋白最早将歌名译为《国际歌》,并于1923年6月15日发表于《新青年》季刊 。1962年4月28日,有关部门组织专家根据萧三1939年的译文进行修改,经过集体审定后刊登在《人民日报》 。

《国际歌》曾是第一国际第二国际的会歌 ,1922年至1944年为苏联的国歌 ,1931年至1937年为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国歌 。中国共产党入党宣誓仪式一般程序的第一步为奏(唱)《国际歌》 。从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始,每次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及地方各级代表大会闭幕时,都会演奏《国际歌》 。

2021年12月11日,《国际歌》获得第三届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年度励志歌曲 。

(概述图来自1969年中国唱片发行的《国际歌》黑胶唱片封面)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国际歌

  • 外文名称

    L'Internationale

  • 填词

    欧仁·鲍狄埃(1871年6月1日)

  • 谱曲

    皮埃尔·狄盖特(1888年6月)

  • 发行日期

    1888年6月23日

  • 歌曲语言

    法语、俄语、中文等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歌词创作

1871年3月18日,法国工人阶级在巴黎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巴黎公社。5月28日,凡尔赛反动军队攻陷了巴黎公社的最后一个堡垒--拉雪兹神父公墓,革命失败。5月30日,凡尔赛作假宣布已经逮捕并枪决了巴黎公社的领导者之一欧仁·鲍狄埃。其实,鲍狄埃已经在巴黎革命群众的掩护下,转移到了蒙马特尔区的一位工人家里。他眼看巴黎公社惨遭镇压,耳闻资产阶级屠杀革命战友的枪声,手抚着打光了子弹的枪杆,他心潮澎湃,热血沸腾,脑中孕育了一个宏伟的构思。6月1日,鲍狄埃在他所隐蔽的一间破旧不堪的阁楼里,创作了《国际歌》的歌词 。

1887年11月,欧仁·鲍狄埃逝世,他的诗歌集《革命歌集》出版,《国际歌》的歌词第一次在这里正式发表 。

谱曲工作

1887年11月,里尔的革命工人组织了一个名为"工人之声"的合唱团。大家推选皮埃尔·狄盖特为这个合唱团的指挥。狄盖特热情参加了合唱团的组织领导和排练工作。每逢工人的节日,狄盖特就指挥这个合唱团出场演唱革命歌曲 。

1888年6月中旬的一个星期六晚上,狄盖特在指挥"工人之声"合唱团排练完毕之后,得到了一本《革命歌集》。回到所居住的地下室后,狄盖特读起《革命歌集》,一翻就翻到了《国际歌》。狄盖特被深深地吸引,创作热情被点燃。在破陋的风琴上,狄盖特连夜为《国际歌》谱曲。第二天早上,狄盖特就写出了主歌的初稿,再一天又给它配上了副歌的合唱。《国际歌》全部音乐就在两天之内创作完成了。狄盖特立即把它拿到群众中间去试唱,听取工人的意见,一遍又一遍地加以修改。6月23日,在里尔报界工人的节日纪念会上,由狄盖特亲自指挥的"工人之声"合唱团首次演出了《国际歌》。"工人之声"合唱团决定立即出版《国际歌》,并商定在乐谱上只署上作者的姓,而不署名字,以免狄盖特为此而丢掉饭碗。歌谱第一次就出版了六千份 。

折叠 编辑本段 歌曲歌词

折叠 法语版

最初版法语国际歌

最终版法语国际歌

Couplet 1 :

Debout ! l'âme du prolétaire

Travailleurs, groupons-nous enfin.

Debout ! les damnés de la terre !

Debout ! les forçats de la faim !

Pour vaincre la misère et l'ombre

Foule esclave, debout ! debout !

C'est nous le droit, c'est nous le nombre :

Nous qui n'étions rien, soyons tout :

Refrain :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

Couplet 2 :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

Travailleurs, sauvons-nous nous-mêmes ;

Travaillons au salut commun.

Pour que les voleurs rendent gorge,

Pour tirer l'esprit du cachot,

Allumons notre grande forge !

Battons le fer quand il est chaud !

Refrain

Couplet 3 :

Les Rois nous saoulaient de fumées

Paix entre nous ! guerre aux Tyrans !

Appliquons la grève aux armées

Crosse en l'air ! et rompons les rangs !

Bandit, prince, exploiteur ou prêtre

Qui vit de l'homme est criminel ;

Notre ennemi, c'est notre maître :

Voilà le mot d'ordre éternel.

Refrain

Couplet 4 :

L'engrenage encor va nous tordre :

Le capital est triomphant ;

La mitrailleuse fait de l'ordre

En hachant la femme et l'enfant.

L'usure folle en ses colères

Sur nos cadavres calcinés

Soude à la grève des Salaires

La grève des assassinés.

Refrain

Couplet 5 :

Ouvriers, Paysans, nous sommes

Le grand parti des travailleurs.

La terre n'appartient qu'aux hommes.

L'oisif ira loger ailleurs.

C'est de nos chairs qu'ils se repaissent !

Si les corbeaux si les vautours

Un de ces matins disparaissent …

La Terre tournera toujours.

Refrain

Couplet 6 :

Qu'enfin le passé s'engloutisse !

Qu'un genre humain transfiguré

Sous le ciel clair de la Justice

Mûrisse avec l'épi doré !

Ne crains plus les nids de chenilles

Qui gâtaient l'arbre et ses produits

Travail, étends sur nos familles

Tes rameaux tout rouges de fruits !

Refrain

Debout, les damnés de la terre 

Debout, les forçats de la faim

La raison tonne en son cratère

C'est l'éruption de la fin

Du passé faisons table rase

Foule esclave, debout, debout

Le monde va changer de base

Nous ne sommes rien, soyons tout

Chorus

C'est la lutte finale

Groupons-nous, et demain

L'Internationale

Sera le genre humain.

Il n'est pas de sauveurs suprêmes

Ni Dieu, ni César, ni tribun

Producteurs, sauvons-nous nous-mêmes

Décrétons le salut commun

Pour que le voleur rende gorge

Pour tirer l'esprit du cachot

Soufflons nous-mêmes notre forge

Battons le fer quand il est chaud.

Chorus

L'État comprime et la loi triche

L'impôt saigne le malheureux

Nul devoir ne s'impose au riche

Le droit du pauvre est un mot creux

C'est assez, languir en tutelle

L'égalité veut d'autres lois

Pas de droits sans devoirs dit-elle

Égaux, pas de devoirs sans droits.

Chorus

Hideux dans leur apothéose

Les rois de la mine et du rail

Ont-ils jamais fait autre chose

Que dévaliser le travail ?

Dans les coffres-forts de la bande

Ce qu'il a créé s'est fondu

En décrétant qu'on le lui rende

Le peuple ne veut que son dû.

Chorus

Les rois nous saoulaient de fumées

Paix entre nous, guerre aux tyrans

Appliquons la grève aux armées

Crosse en l'air, et rompons les rangs

S'ils s'obstinent, ces cannibales

À faire de nous des héros

Ils sauront bientôt que nos balles

Sont pour nos propres généraux.

Chorus

Ouvriers, paysans, nous sommes

Le grand parti des travailleurs

La terre n'appartient qu'aux hommes

L'oisif ira loger ailleurs

Combien de nos chairs se repaissent

Mais si les corbeaux, les vautours

Un de ces matins disparaissent

Le soleil brillera toujours.

Chorus

折叠 俄语版

1900年,由列宁在国外创办的《火星报》中的一篇报道援用了《国际歌》的四句法文原词,并且说:"今后我们要团结一致,高举红旗,高唱这支战歌去劳动和斗争。"

1902年,一位名叫阿·科茨的俄国矿工技师首次将《国际歌》译成俄文,并被收进《俄国革命歌曲选集》 。

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同年3月,《真理报》在"革命"的通栏下发表了《国际歌》 。

俄语版

Вставай, проклятьем заклеймённый,

Весь мир голодных и рабов!

Кипит наш разум возмущённый

И в смертный бой вести готов.

Весь мир насилья мы разрушим

До основанья, а затем

Мы наш, мы новый мир построим, –

Кто был ничем, тот станет всем.

Припев:

(×2) Это есть наш последний

И решительный бой;

С Интернационалом

Воспрянет род людской!

Никто не даст нам избавленья:

Ни бог, ни царь и не герой!

Добьёмся мы освобожденья

Своею собственной рукой.

Чтоб свергнуть гнёт рукой умелой,

Отвоевать своё добро, –

Вздувайте горн и куйте смело,

Пока железо горячо!

Припев

Довольно кровь сосать, вампиры,

Тюрьмой, налогом, нищетой!

У вас – вся власть, все блага мира,

А наше право – звук пустой !

Мы жизнь построим по-иному –

И вот наш лозунг боевой:

Вся власть народу трудовому!

А дармоедов всех долой!

Припев

Презренны вы в своём богатстве,

Угля и стали короли!

Вы ваши троны, тунеядцы,

На наших спинах возвели.

Заводы, фабрики, палаты –

Всё нашим создано трудом.

Пора! Мы требуем возврата

Того, что взято грабежом.

Припев

Довольно королям в угоду

Дурманить нас в чаду войны!

Война тиранам! Мир Народу!

Бастуйте, армии сыны!

Когда ж тираны нас заставят

В бою геройски пасть за них –

Убийцы, в вас тогда направим

Мы жерла пушек боевых!

Припев

Лишь мы, работники всемирной

Великой армии труда,

Владеть землёй имеем право,

Но паразиты – никогда!

И если гром великий грянет

Над сворой псов и палачей, –

Для нас всё так же солнце станет

Сиять огнём своих лучей.

Припев

折叠 中文版

仅有歌词的版本

1920年10月10日至12月5日,广州《劳动者》周刊第2至6号分四次连载了一首翻译的《劳动歌》,共6节,译者署名列悲,据说是黄文山区声白合署的笔名。据考证,这是《国际歌》最早的中译歌词。

1920年11月,留法勤工俭学学生主办的《华工旬刊》,及1923年《小说月报》第十二卷增刊《俄国文学研究》上,都刊载了中文翻译的《国际歌》,这首歌是郑振铎耿济之翻译的,但未署名。1920年七八月间的一天,北京铁路管理学校的学生郑振铎,和好友耿济之偶然得到了一本俄文版的题名《赤色的诗歌》的诗集,一首首充满革命激情的诗,深深打动了他们。于是,二人分工合作,由耿济之先把诗歌的大意口译出来,再由郑振铎执笔写成文字。第一天他俩工作到深夜,译出了第一首《第三国际党的颂歌》,译文直到以后才在《小说月报》以诗的形式发表,没有附曲,不适合歌唱。

《劳动歌》歌词

《第三国际党的颂歌》歌词

起来,现在世上受了饥寒困苦的奴仆。管治将来世界的理性渐渐强起来了。做奴仆的人呀!起来,快起来!不要固执古人的谬误!世界的基础快改变了,无产者将成为万有者!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君主、上帝、空论家,是不能拯救人类的。工人呀!我们要拯救自己,以谋公众的幸福。解放精神以脱离掠夺的生活,这是工人唯一的事业。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国家压制我们,法律欺骗我们,租税困苦我们!富贵者则受保护,贫贱者则没有发言权。法律平等是假的;天下断没有无权利的义务。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哦,铁路大王呀!矿煤大王呀!是否除扑灭工党外便没有事情可干呢?平民创造万物,什么是属于你们的呢?你们应该把所有的财产,给回原有的主人。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和平是对我们自己说的,对待敌人要奋斗!罢工是我们反对军备最好的武器。吃人肉的人呀!你们想做新伟人吗?我们的枪弹是向我们的长官发的。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城市的及乡村的工党呀!土地是属于我们的。坐食的人呀!请他走!你们用我们的血汗养活你,有如掠夺鸟一样!你们终有一日灭亡,太阳照耀此光明的世界。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最后的奋斗,快联合,将来之世界只有人类全体!

起来罢,被咒骂跟着的,全世界的恶人与奴隶;我们被扰乱的理性将要沸腾了!预备着去打死战吧!我们破坏了全世界的强权,连根的把他破坏了。我们将看见新的世界了!只要他是什么都没有的人,他就是完全的人。这是最末次的,最坚决的战争!人类都将同着第三国际党,一块儿奋起!

谁都不给我们救助,也不是上帝,也不是帝王,也不是英雄!我们就用自己原来的手,达到赦免的地位。因为要用勇敢的手,推翻担负,因为要打死自己的善,吹起笳来,勇勇敢敢的打铁,在铁还红热的时候!这是最末次的,最坚决的战争!人类都将同着第三国际党,一块儿奋起!

我们不过是,全世界大劳动军队里的工人。用公理的名,管理土地,永没有失败的时候!如果很大的雷声,在猎狗和刽子手的绳上响起来,那么,太阳对于我们总是一样的。我们还能用我们自己的光的火焰来照耀的。这是最末次的,最坚决的战争!人类都将同着第三国际党,一块儿奋起!

传唱的版本

  • 瞿秋白版

瞿秋白是1920年旅俄途经哈尔滨时,在参加俄国人庆祝十月革命三周年大会上首次听到《国际歌》的 。

最早将《L'Internationale》歌名译为《国际歌》的,是瞿秋白1920年11月起撰写至1921年10月稿竟的《饿乡纪程》,经友人改以《新俄国游记》为名在国内初版于1922年 。

在中国最早公开传唱《国际歌》的,也是瞿秋白。1923年1月15日,瞿秋白出席北京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为纪念德国共产主义者卡尔·李卜克内西与卢森堡殉难四周年召开的大会,作为第一项议程,瞿秋白演唱了《国际歌》。但不清楚瞿秋白所唱的是俄文版还是中文版 。

1923年春夏,瞿秋白把这首歌译成汉语。当时,他一边弹奏风琴,一边反复吟唱译词,不断修改。法文"L'Internationale"这个词,如果译成中文,只有两个字,而这个音节有八拍,不易唱好。他采用音译"英德纳雄纳尔"六个字 。瞿秋白译本刊载于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新青年》季刊,1923年6月15日第1期,第6-10页 。[1]

  •  
  •  
  • 萧三版

1920年5月,萧三远到法国。他和他的战友们第一次听到法语《国际歌》的时候,产生了把它翻译成中文的想法。1922年冬,萧三从巴黎来到莫斯科。第二年,他与陈乔年一起,把《国际歌》歌词初步翻译成中文 。1939年,萧三在吕骥冼星海的协助下,对《国际歌》的译词进行了几次修改 。

1962年4月28日,中国音乐家协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邀请有关专家,对《国际歌》歌词加以更加仔细的推敲修改,由此产生了《国际歌》新的中译本,经过集体审定后刊登在《人民日报》。其中对"L'Internationale"一词,萧三曾拟略加修改,把副歌中的"英德纳雄纳尔"改为"共产主义世界",即由音译改为意译。但此后各种出版物仍照原样排印,保持首创于瞿秋白的音译不变 。

  • 国民革命军版

1926年3月18日,国民革命军在纪念巴黎公社成立55周年时,印制了一张乐谱,上有三节中文《国际歌》歌词,大致为欧仁·鲍狄埃原诗第一、二、六节。

1923年瞿秋白译本

1926年国民革命军版

萧三译本

起来,受人污辱咒骂的!

起来,天下饥寒的奴隶!

满腔热血沸腾,

拼死一战决矣。

旧社会破坏得彻底,

新社会创造得光华。

莫道我们一钱不值,

从今要普有天下。

这是我们的

最后决死争,

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

人类方重兴!

这是我们的

最后决死争,

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

人类方重兴!

不论是英雄,

不论是天皇老帝,

谁也解放不得我们,

只靠我们自己。

要扫尽万重的压迫,

争取自己的权利。

趁这洪炉火热,

正好发愤锤砺。

这是我们的

最后决死争,

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

人类方重兴!

这是我们的

最后决死争,

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

人类方重兴!

只有伟大的劳动军,

只有我世界的劳工,

有这权利享用大地,

哪里容得寄生虫!

霹雳声巨雷忽震,

残暴贼灭迹销声。

看!光华万丈,

照耀我红日一轮。

这是我们的

最后决死争,

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

人类方重兴!

这是我们的

最后决死争,

同英德纳雄纳尔(International)

人类方重兴!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上的罪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作一最后的战争!

旧世界打他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莫要说我们一钱不值,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副歌)

这是最后的争斗,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尔拉雄纳尔

就一定要实现。

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

不是神仙也不是皇帝。

更不是那些英雄豪杰,

全靠自己救自己!

要杀尽那些强盗狗命,

就要有牺牲精神。

快快的当这炉火通红,

趁火打铁才能够成功!

(副歌)

谁是世界上的创造者?

只有我们劳苦的工农。

一切只归生产者所有,

哪里容得寄生虫!

我们的热血流了多少,

只把那残酷恶兽。

倘若是一旦杀灭尽了,

一轮红日照遍五大洲!

(副歌)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

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

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

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我们要夺回劳动果实,

让思想冲破牢笼。

快把那炉火烧得通红,

趁热打铁才能成功!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

是我们劳动群众。

一切归劳动者所有,

哪能容得寄生虫!

最可恨那些毒蛇猛兽,

吃尽了我们的血肉。

一旦把它们消灭干净,

鲜红的太阳照遍全球!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折叠 编辑本段 歌曲鉴赏

《国际歌》从歌名、歌词到曲调都体现了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主义理想、科学社会主义原则和国际无产阶级的革命斗争精神,并随着共产党人的执着追求和国际工人阶级解放斗争的发展而传遍全世界,呈现强大的生命力。

《国际歌》完整版的歌词共有六节。歌词的核心要义是:第一,揭露剥削阶级压迫和剥夺劳动人民的罪恶,第二,坚持人民创造世界历史的唯物史观,讴歌了工人阶级和劳动群众的"创世说"与人民的历史主动性,第三,体现解放思想、追求真理的崇高理性,第四,坚定共产主义革命理想与信念,号召被剥削被压迫阶级团结奋斗。六节歌词的每一节收尾,都是铿锵有力重复唱两遍的:"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国际歌》的第一段主歌为两个平行乐句共8小节 。全曲起始是一个弱起节拍,这样的节奏起到了强调重拍的作用,4/4拍的节奏显得庄重而有力,强弱次强弱的节奏韵律散发出一种坚定执着的革命理想。而音调上更是由降B大调的属音上行到主音。属音到主音的功能行进往往给人一种走向光明的和声感觉,再结合弱起的节奏,《国际歌》的开头两个音便营造出一种引领号召人民通过革命走向光明的音乐氛围。而这种纯四度上行(5级音上行到1级音为纯四度)以弱起的节奏形势出现在了第一段每一个重拍节点上,这号角式的旋律完美地配合了歌词"起来"两个字,使得传唱者与听众在潜意识层面自然地形成共鸣。

《国际歌》的第二段是一个8小节并同样分为两乐句的连接部,它的第一句不仅转到了F大调,而且也为了曲调的先抑后扬,旋律一开始便保持在了低音区,而后随着大符点节奏的持续出现,旋律线逐渐向高音区进发。这种呈上升式的旋律线,就如同歌词内容一般,引领和激励着人民群众团结起来为共同的革命理想而奋斗。也恰在这时,全曲进入了最后的副歌部分。这部分不仅调式回到了原本的降B大调,曲调也开始走向高音区,弱起拍上出现的小符点极具进行曲的节奏特点,这种革命战士英勇战斗的节奏感就像一剂强心针,呼吁着世界人民团结起来与反动派作斗争。而这个同样为8小节的最终副歌,其第一乐句不仅呼应了主歌的旋律,更是引领了整个歌曲迈入最高亢宏伟的革命旋律--"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全曲最后以高潮式的结尾结束。纵观整首《国际歌》无论是它的写作主题动机还是旋律的创作,抑或是节奏的设计及曲式结构,都完美地契合着乐曲开头"起来"这一句具有召唤性的动词。

在曲调上,这首大调作品在音程上先扬后抑,旋律上千回百折,虽然结构上大体上只有主旋律和副歌两个部分,但是音乐色彩明亮高亢、雄壮嘹亮符合全世界多数人民的音乐审美。

折叠 编辑本段 社会影响

折叠 法国

1888年,《国际歌》在里尔初次演出并出版后,很快就在里尔流传开来。法国北部工矿区是工人运动很活跃的地区,《国际歌》便开始在法国北部的工人中广泛传唱。

1889年7月14日,是法国人民攻占巴士底狱一百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各国工人运动的代表在巴黎召开代表大会,第二国际成立。法国工人党的代表就是高唱着《国际歌》参加这次大会的。《国际歌》已开始在巴黎工人中传播。

1896年,法国工人党在里尔举行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法兰西第三共和国政府为了破坏这次会议,雇佣了一批暴徒来袭击会场。暴徒唱起了《马赛曲》来进行捣乱。工人群众则高唱《国际歌》来进行回击,全体革命群众同声高场《国际歌》,声浪完全吞没了《马赛曲》。里尔代表大会结束以后,各地前来参加会议的代表纷纷把《国际歌》歌谱带回本地区,于是《国际歌》声便在法国全国迅速传开了。

1920年12月,第二国际成立法国共产党,并宣布《国际歌》为党歌。

折叠 苏联/俄罗斯

十月革命胜利后,1918年1月苏维埃第三次代表大会决定把《国际歌》作为国歌,1922年苏联成立后《国际歌》成为苏联国歌。到了20世纪30年代末,苏联宣布社会主义胜利后决定更改国歌。经过几番争论,1944年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拍板《牢不可破的联盟》成为国歌。同时把《国际歌》作为苏联共产党(布)的党歌  。苏联解体以后,《国际歌》成为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党歌 。

折叠 中国

《国际歌》自20世纪20年代初传入中国后,开始只在少数左翼人士中间传唱 。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时,代表们在南湖红船上宣告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并唱起了《国际歌》 。

1923年6月20日,在广州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最后一天,全体代表来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园,由瞿秋白、张太雷教唱国际歌。三大在歌声中胜利闭幕。由此开始,在党的代表大会闭幕式上全体代表高唱《国际歌》成为惯例 。[2]

1927年"三湾改编"后,毛泽东提出"举行入党宣誓仪式还应加唱《国际歌》一项议程""以后各营连举行入党宣誓仪式,都有唱《国际歌》一项"。毛泽东还在中共前敌委员会上带领大家唱《国际歌》,并在教导队的训练班上教学员们唱《国际歌》 。

1930年7月,毛泽东创作的词《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写道:"国际悲歌歌一曲,狂飙为我从天落。""国际悲歌"就是指《国际歌》。此后,不论是井冈山根据地,还是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和延安,毛泽东要求全党全军全民同唱《国际歌》。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通过传唱《国际歌》,强化了革命根据地广大军民对中国共产党创建的苏维埃政权的认同感 。

1931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第一个全国性红色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际歌》被选为国歌 。

折叠 编辑本段 获奖记录

时间

奖方

奖项

结果

2021年12月11日

第三届TMEA腾讯音乐娱乐盛典

年度励志歌曲

获奖

折叠 编辑本段 重要演出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始,每次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及地方各级代表大会闭幕时,都会演奏《国际歌》,故该目录只收录特殊场合 。

时间

场合

地点

2005年9月3日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大会

北京

2006年10月22日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大会

北京

2019年4月30日

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

北京

2019年9月30日

"奋斗吧中华儿女"--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文艺晚会

北京

2021年6月28日

"伟大征程"--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情景史诗

北京

2021年7月1日

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

北京

折叠 编辑本段 翻唱版本

时间

歌手

备注

1991年12月1日

马备

收录于革命歌曲合辑《红色摇滚

(伴唱:现代人乐队;合唱:中国人民解放军歌舞团)

1992年11月1日

唐朝乐队

收录于唐朝乐队首张专辑《唐朝

2021年6月25日

孙楠周深

1921》电影主题曲

2021年7月1日

那英

革命者》电影主题曲

折叠 编辑本段 歌曲争议

版权之争

《国际歌》的曲作者皮埃尔·狄盖特于1932年逝世,根据国际版权组织的规定:"作者的著作权在作者死后70年内当受法律保护"。因此,《国际歌》的版权有效期将顺延至2002年。然而,1972年,慕尼黑资本家汉斯·巴亚兰以3000美元的价格,分别买取了瑞士、奥地利和联邦德国等国的《国际歌》版权;接着,他又用1000美元买走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国际歌》版权;此后,他相继买走了许多国家的《国际歌》版权。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俄罗斯、朝鲜、古巴和保加利亚等国没有转让。

汉斯·巴亚兰购买《国际歌》的版权时,许多当事国,包括当时社会主义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并不以为然。因此,当汉斯·巴亚兰以版权人的身份,首次向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收取版税时,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政府有关部门大感吃惊和不解。然而,汉斯·巴亚兰的要求是合法的。此后,汉斯·巴亚兰每年都要收取《国际歌》在许多国家大量的版税。其中,交税最多的是德国,在德国《国际歌》的收税标准当时定的是每分钟350马克。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