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31 17:33:51

芙蓉如面柳如眉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图书
图书
编辑分类

《芙蓉如面柳如眉》是笛安的第二部长篇小说。

讲述的是夏芳然,一个美丽的被硫酸毁容的女人,经受着身体和内心的劫难,却依然自尊,骄傲,温润。她终于爱上了灾难来临后来到她身边的男孩,却意外地发现,原来他是因为内疚,因为这场残忍的灾难源自另一个女人无望的情感报复。

基本信息

  • 中文名

    芙蓉如面柳如眉

  • 作者

    笛安

  • 文学体裁

    长篇小说

  • 首版时间

    2006年5月1日

  • 字数

    186000

折叠 编辑本段 内容梗概

一个叫夏芳然的美丽女孩的命运在某一天突然改变了,因为人的嫉妒,她被泼了硫酸毁了容,变得丑陋不堪;而一个叫陆羽平的男孩子因为她的美丽爱上了她,可就是因为他的爱导致另一个爱他的女孩用硫酸毁掉了夏芳然的美丽,道德和爱情的双重压力使他对夏芳然不离不弃,但又因爱的内核的变化使他们的相处十分困难。

笛安同时又设置了另一条线:一个叫小洛的小女孩,从小就长得矮胖黑粗,小洛从小就知道自己很丑,丑得连她自己得到了一个美丽的洋娃娃就觉得不配,虽然她舍不得这个洋娃娃,但她还是把她送给了一个她认为很配的美丽的小女孩。但小洛却是一个快乐的、热心肠的人,虽然她因为她的丑受到了各种不公正的待遇,但她仍显得快乐,但她的内心也有一种埋藏得很深的痛楚。

于是,最后一幕发生了:夏芳然和陆羽平相约服毒自杀,遇到了小洛和一直帮她但她不敢有非分之想的英俊潇洒的男同学罗凯,他们也要参与这场自杀游戏。他们身上的那些脆弱的美好和单纯对抗不了那已经被污染了的世界,他们无路可走又无路可退,他们无处寻找未来也无法突破自我的创伤。殉情成为最美好的归宿,一种摆脱"累"的最后方式,一种被美丽包围和渲染的残酷,没有彻底的孤独,这也许是可以拥抱的最后温暖的身体死亡。然而,命运却没有让他们双双死亡,而是都有一个独活。最后夏芳然因过失杀害丁小洛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缓期两年执行,而罗凯立志长大后当医生给夏芳然整容。[1]

折叠 编辑本段 创作背景

笛安写夏芳然这个人物就是为了讲这样的一种尊严, 气质,跟精神。有句话叫"士可杀, 不可辱",夏芳然其实就是一个这样的人。[2]

写这个故事起因其实是王菲的歌给了笛安最初的启发:"如果你是假的,思想灵魂住在别的身体, 我还爱不爱你? 如果你不是你,温柔的你, 长了三头六臂,拥抱你甜不甜蜜?"仔细想想生活中有很多人都会说:"心灵的美是比外表的美更重要的。"可是真正能做到重内在不重外表的人其实是很少的。可是我们受过的教育又让我们有时候不好意思承认这一点。笛安觉得这很有意思,很愿意探讨它。

折叠 编辑本段 人物形象

夏芳然

夏芳然原本是一个拥有"倾城美貌"的酒吧女老板,既尖锐又善良,后遭人嫉妒被硫酸严重毁容, 从此半人半鬼地苟活人间。植皮整容的痛苦使得主人公性格变得异常脆弱狂躁,她不断折磨爱人也折磨自己,最终对生活完全绝望,选择了与爱人一道殉情。结果爱人死了,她却阴差阳错地活了下来,于是被警方怀疑为凶手。

陆羽平

一个优秀的男人,为了承诺和责任,力图维持这个世界美好的状态,最后他自己都忘了究竟是要为了爱还是为了责任。

徐至

徐至是外表冷酷内心温热的刑警,对真相是那样执着,即使现实在眼前,也还是不放下心中的一丝怀疑与直觉。
丁小洛

丁小洛是一个可爱的胖女孩,当生命第一次被老师照亮之后幸运仿佛就伴随着她--让人羡慕的爱与被爱的方式。

罗凯

罗凯是一个在母亲羽翼下成长的男孩,想逃避,想要奔跑,却总是被阻挠,他的爱同样让人感动,感动之余不由要让人想起那是真的爱还是一种逃避。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鉴赏

折叠 作品主题

笛安的长篇小说 《芙蓉如面柳如眉》题出自白居易的《长恨歌》。作者以古诗名句为书名, 是为了凸显女主人公的某种精神、表达主人公对已逝美貌的追怀。作为笛安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小说,这部里程碑似的作品强有力地探讨着人性的"尊严"。小说通过告别青春的方式来纪念青春并思考青春生命的意义,对于生命、人性、尊严的解读有着独到的见解。青春、生命、黑色、光明、尊严、美丑,这些元素在笛安的笔下生发出别样的光芒。

该作品以爱情为主题,"结合了诗意与推理小说的结构",以两个案件串连起故事的主轴;笛安单纯地以咖啡厅作为都市空间的隐喻,穿插着王菲孙燕姿张学友刘若英周杰伦张韶涵的流行情歌,交织出某个切面的都会文明。反而是从都会青年男女的爱情质地上,忠实地捕捉到其中的轻盈与偶合:陆羽平因为夏芳然的美而追求她,但夏芳然自恃美貌而乐于爱情的游戏,直到夏芳然被毁容,陆羽平因自责而守护着她,却又在挣扎的过程中,跟赵小雪建立另一段感情,甚至发生关系怀了孕。关于爱的承诺不但总是云淡风清,连生命也可以被任意抛掷与摧毁。而且透过孟蓝对夏芳然的毁容、夏芳然对怀有罪责的陆羽平的精神折磨、决定将人生奉献却无法压抑地对夏芳然伤痕累累的身体施予拳脚的陆羽平,不同层次的多重暴力景观,呈现出年轻人面对生命的残酷,以及支撑着这种残酷的无机质暴力冲动。这样的风格,显然与中国"八零后"小说有着同构型,充斥着对青春、健康与美好身体的迷恋,以及残酷、忧伤、苦闷、暴力、冷血的性格。

《芙蓉如面柳如眉》将一件普通的毁容事件限制于人性追问的范围内,通过描述主人公夏芳然毁容前后自身和外界对她呈现的"叫人如何不伤悲"的变化以及这种变化最终导致的生命与精神的双重毁灭,赋予个人事件以拷问永恒人性的意义:女人的容貌遽变不是来自于生命流程中的正常生理变化,而是现代野蛮在一个笑靥如花的女人脸上集中刻下的印记, 这样的高视点使得故事僭越了 "人老珠黄"的自然层面而具备了社会批判性。笛安通过这个意外事故提出了与史铁生"一个男人如果失去了健壮的体魄,其生命意义何在? "的相同命题,久违的生命追问在史铁生的《地坛》中给出解答后,又被笛安以小说的形式重新加以审思,最终却得出了完全不同的结论:在恶劣的生态环境中,残缺的身体就与残缺的灵魂一样没有意义。

对于人性这个庞大的命题, 笛安选择女子容貌问题作为突破口,既满足着人们的阅读欲望,保持了小说阅读的 "湿度",又渗透了沉思的主题,这是笛安《芙蓉如面柳如眉》贴近现代深刻之所在。毁容事件在小说中的作用,是特殊事件的焦点透析,但却不是被动的新闻报道,它带有强烈的社会学意义和个人感受主观色彩,作者把人世间的不测风云当成对固有人性的考验, 把对飞来横祸的态度作为人性测量的尺度, 于是扑朔迷离的寻常叙事便获得了一种精神的高度, 这大概就是所谓"现实主义"叙事的胜利。

折叠 艺术特色

理想图景

在《芙蓉如面柳如眉》中,笛安以"青春"为背景,以"爱情"为框架,以"成长"为情节,讲述与探讨着"80后"的理想。笛安的小说倾向于从理想被质疑、被颠覆的起点上重新思索理想。从个人的情感出发,重新建构一种简单的逻辑:爱、温情、人性、情感、奉献,这种理想简单而又现实,使人觉得唾手可得。《芙蓉如面柳如眉》中的人物,夏芳然、陆羽平、罗凯、丁小洛这些真诚、自尊、关爱的命题却是在毁容、获罪、死亡、救赎的不幸与黑暗里得到更加鲜明的渲染和突出。这种理想的建构方式,这种理想的追求,也是人类最终的精神家园。人们一向向往温暖的结局,而这其中蕴含的爱与罪、真诚与私欲的相互纠缠,才是笛安小说中特有的理想构成。

多角度叙述视角

在《芙蓉如面柳如眉》中,笛安采用了第三人称的叙述视角。采用第三人称的叙述视角的描写,可以轻松同时展开几条线索,可以有"全知的视角""有限全知的视角""可观的视角""移动的视角"和"不露痕迹的视角",这样可以变换角度地去展开描写,同时也可以以一个全知全能的人来写出任何人的心理活动。《芙蓉如面柳如眉》追求理想的人性,但是理想又与私欲纠缠在一起。在陆羽平对于毁容的夏芳然默默陪伴的奉献里,可知最神圣的念头里也会掺杂一些不被察觉的私欲,最无悔的付出里也会隐藏着对回报的要求。就像陆羽平自己的感触":我就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我依然是一个不够自私又不够自私的人。"

"80后"作家虽然生活在一个安稳平静的成长环境,但是对于现实和理想的困惑仍然是不可能回避的问题,笛安小说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她执著地探讨在理想的天堂坍塌以后的心灵的归宿。她关于青春的叙述打动我们的就是小说中对于爱和理想的信仰与坚持。

推理叙事

小说中一直无法解决的谜团,便是夏芳然坦承杀人不讳,但目击的男孩罗凯,却持相反的证词。而真正的原因在于,原本约好一起自尽的夏、陆两人,在陆羽平气绝后,夏芳然突然害怕而退缩了,但所有在杀人案件中能够定罪的证据,包括毒药、酒瓶上的指纹、丁小洛跟罗凯两个目击者,甚至赵小雪怀孕这个动机,全部到齐了。因此夏芳然清楚地意识到,除非她坦承跟陆羽平那些不堪的一切,来获取审判者的同情,否则她无法脱罪;但如此一来,她连最后的尊严都失去了,这是解开真相所必须带来的代价与残酷。

毁容前后对比

在她被毁容前,主人公拥有娇嫩的脸蛋和略显沧桑的心, "又漂亮又湿润"。笛安在小说中表现出来的这种对女性美的体味是都市文化人所特有的, 它包含着一种审美的挑剔和节制,表现出文明体验的内敛和深化。但主人公这种宝贵的矜持和内敛精神却在都市人性恶导致的突如其来的灾难打击中訇然倒塌了。毁容后的夏芳然外貌由昔日高贵的皇后蜕变为"走到大街上会吓坏小孩子的"丑八怪, 气质变得"如石膏像那样端庄"、苍白、冰冷、容易破碎。没有了美貌的女人以丧失自己的独立和尊严的方式来获得男人的爱, 这诚然反映了主人公地位与先前的落差,也暗示着外貌变化可以导致人的精神放弃。

折叠 编辑本段 作品评价

著名青春文学评论家徐妍:笛安的《芙蓉如面柳如眉》似乎没有遵从寻找自我的道路,甚至有意规避了《告别天堂》中"不知不觉地将我二十一年的每一种情感都放在里面"的自我影像,但它不过是从另一条路径--通过告别青春的方式来纪念青春并思考青春生命的意义。正是这种高视点使得小说出手不凡,叙述故事的手法精到。小说骨架干净,血肉丰满。它既关注人物的命运,又体察人物的内心。[3]

中国大陆"80后"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郭敬明:在笛安的长篇创作里,《芙蓉如面柳如眉》可以说是最特别的一本。这份特别来自于小说从头至尾笼罩着的那股黑暗力量,全文第一页,就以冲突剧烈的谋杀案开始,没有给读者任何缓冲的余地。字里行间每一个缝隙,都充盈着一种游走在邪恶和善良边缘的异样美感,浓郁饱满,淋漓尽致,仿佛冷锐黑暗里觉醒着巨大的救赎。

折叠 编辑本段 作者简介

笛安笛安笛安,上海最世文化发展公司人气和实力并存的作家,《文艺风赏》杂志主编,著名作家李锐和蒋韵之女,新生代畅销新锐,奖项与媒体的宠儿。1983年出生的她第一部小说《姐姐的丛林》,对中年人的世界和成长中的情感的内核的描述独特而到位,刊登在《收获》杂志2003年第六期上。2004年收获长篇小说专号刊登了她的被称赞为"最具艺术水准的青春小说"长篇《告别天堂》。第二部长篇《芙蓉如面柳如眉》在《收获》杂志发表后,获得了读者的一致好评。是最被主流接受和推崇的80后作家,纯文学的代表人物。[4]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