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7-17 04:15:40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威胁 这是一个多义词,请在下列义项中选择浏览(共4个义项):

威胁 - 2001年陈国军执导的电视剧 免费编辑 修改义项名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威胁》是2001年陈国军执导的电视剧,由丁勇岱赵燕国彰刘欣、伍强、李琳卫晓茼主演。

基本信息

  • 中文名称

    威胁

  • 外文名称

    Threat

  • 类型

    犯罪悬疑现代

  • 制片地区

    中国大陆

  • 首播时间

    2003年

  • 导演

    陈国军

  • 编剧

    胡平,远方,冬立

  • 主演

    丁勇岱、赵燕国彰、刘欣、伍强、刘冲

  • 集数

    26 集

  • 每集长度

    45 分钟

  • 在线播放平台

    搜狐、优酷

  • 出品时间

    2003年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深夜,大火,奔涌肆虐的地下之火,无情地吞噬着井下的矿工……

救护车警笛声声,溪平不眠,溪平煤矿发生了瓦斯爆炸的惨案,但这起惊天大案却不知为什么在社会中竟无声无息、不为人知、没有一丝一毫的披露……

某报著名记者迟立强、杨茗莉应邀为溪平煤矿撰写报告文学,职业的敏感使他们捕捉到溪平煤矿所谓先进达标企业的背后,存在违反安全操作规程,暗地里与矿工签定生死合同的不法内幕。而恰在此时,迟立强的前妻俞静在采访北山矿返城的途中突然意外死亡……

对事业无限忠诚、倾心尽职的迟立强携同杨茗莉决定把矿山事故查个水落石出。但当他们刚刚着手调查,就遭遇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的恐吓和袭击。

黎明,浓雾弥漫在溪平的上空,迟立强和杨茗莉来到矿办公大楼,大楼里空空荡荡;迟立强赶到矿井,却被挡在井口;在住宅区,男人妇女一脸漠然;在街市上,闻不到人沸车鸣;迟立强和杨茗莉在矿区竟遭到非法拘禁……

迟立强四处奔走,同事杨茗莉却因亲友从中挑唆、诬陷,对迟立强产生了深深的误解,两人在工作中发生掣肘。

煤城仍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观,遇难矿工的家属也三缄其口。迟立强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力量压制着人们,又是怎样的利弊使人们选择了沉默?

职业的责任驱使迟立强运用自己的智慧、勇气开始调查,他的执着与良知感动了同事杨茗莉,她终于站在迟立强一边。他们经过百般周折,突破重重险阻,使得疑窦重生的案情终于初现端倪。可是在他们将取得的资料整理成文投递之后,却怎么也没料到,"特快邮件"在邮局分检处被人取走,摆在了矿长高维权的大班台上。高维权憎恨迟立强、杨茗莉披露自己精心遮掩的罪恶,他不甘心坐以待毙,决意不惜一切手段与迟立强、杨茗莉较量。紧接着,迟立强岳母的房屋起火,女儿小雯险些葬身火海;迟立强和杨茗莉也屡次险遭不测。他们感到一双可怕的黑手在掌控着溪平,他们感到了极其可怕的威胁。

种种事件的发生,使迟立强更明确了自己的判断,有一股恶势力在溪平横行,在威胁着他及他身边的好友、亲朋及善良的人们。在杨茗莉的激励下,他豁出去要把案件真相大白于天下。

世间事物的发展都有相应规则,当一方处于弱势之时,也就是向强的一方转变之际,强弱总是要趋向平衡的,"游戏"规则也应该如此。

正当迟立强和杨茗莉对调查、证据的找寻苦于无计,一张字条递到了他的手中,告诉他若问个中原由,就找溪平矿长高维权。极有城府的县纪委书记曲家谦提醒迟立强,要将追查的矛头指向县长黄象天……

迟立强感到手中掌握的证据,不足以揭开矿主高维权布下的重重铁幕,他巡着线索,竟骇然找到已经被公告死去的矿工。

无辜遇难的矿工灵魂召唤激励着迟立强杨茗莉赴汤蹈火,义无返顾……

是什么使得整个事态云遮雾障?是什么使得溪平的恶势力这样固若金汤?是什么使得贪赃枉法者有如此大的胆量?为什么人们都在心照不宣地维护这种氛围?为什么一切都是如此蹊跷、如此荒唐?

面对重重艰难险阻,为了保护女儿不受伤害,迟立强陷入彷徨与退缩。而杨茗莉却在险境中激发起非凡的勇气。杨茗莉的牺牲精神,感动迟立强重新投入正义与邪恶的角斗场……

两人共同为伸张正义奔走呼号、上书进谏……他们历经磨难,终于盼来了省委派出的调查矿工血案的工作组进驻溪平,两人间也萌生了爱情。阳光终于射破迷雾……

逝者如斯夫,生者长已矣……当隐藏已成为神话;当真正的事实欲盖弥彰;当迟立强与杨茗莉把那篇报告文学改写成《威胁》之时,人们才恍然醒悟,最不能漠视的是人的生命、人生存的尊严,因为它是强大的、不可估量的;人民群众对正义和良知的呼唤是不可阻挡的……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备注
迟立强丁勇岱

配音  :-

杨茗莉刘欣

配音  :-

黄象天徐行

配音  :-

伍强高维权

配音  :-

刘冲林飞清

配音  :-

徐行黄象天

配音  :-

夏野赵燕国彰

配音  :-

孔斐许以平

配音  :-

俞静李琳

配音  :-

李翠瑛马丽

配音  :-

杏芳苗圃

配音  :-

王仲义李军

配音  :-

陆德泉卫晓彤

配音  :-

梁达邹长禄

配音  :-

冯丽萍余小雪

配音  :-

谢志坚曲家谦

配音  :-

田玉岐相虎爹

配音  :-

谢先莉吴秋萍

配音  :-

李强虎周征波

配音  :-

李鉴秋熊总编

配音  :-

刘长伟小卢

配音  :-

马鲁川李国镇

配音  :-

冯丈夫梁宝庆

配音  :-

史海河刘家贵

配音  :-

秦玉宝李靖

配音  :-

芳芳杨雯雯

配音  :-

严诚俞母

配音  :-

陈思蓓小雯

配音  :-

王怀立张丹

配音  :-

王跃进章处长

配音  :-

闵捷所长

配音  :-

刘应碧杏芳娘

配音  :-

周静秦妻

配音  :-

张明源李江

配音  :-

折叠 职员表

出品人李康生、朱永德、杨帆、滕站
制作人李沪生、滕站、张湛、梁达、马鲁川
监制王雷、江平
导演陈国军
副导演(助理)卫晓彤、李军、刘冲
编剧胡平、远方、冬立
摄影梁宝庆
配乐刘颖
剪辑何薇
道具史海河、王水清
美术设计张丹
造型设计曾晓铮
服装设计张蓓
灯光焦建国
录音张明一(前期)、李硕(后期)
剧务安有志
场记刘长伟

策划

李增福

统筹

唐健

责任编辑

柳梅

副摄像

陈晗

照明助理

冉涛、梁冰

服装助理

钟舟

录音助理

张伟

场务

黄秋华

剧照

张明源

制片主人

伍强

参考资料

折叠 编辑本段 拍摄花絮

几天演下来,丁勇岱终于捋顺了自己的思路。他说"迟立强"这个记者是一个社会责任感很强的记者,他有着极强的信念,认准的事情无论遇到多大的艰难险阻,都绝不会回头。他的事业心很重,因此忽略了家庭生活,也就造成了他妻子最终离他而去。这个角色,导演要求他是一个不修边幅的男人,他不注重穿着打扮,连头发都不怎么梳理,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这就是陈导追求的风格,他希望丁勇岱能演出一个普通人的不普通来,也就是人物的个性化。为了这个"个性化",导演不让化妆师给丁勇岱化一丁点的妆,要的就是那个"糙"劲。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2000年10月20日,溪平市北山柳家窑煤矿发生瓦斯爆炸,死难四五十人。女记者余静前去采访,溪平市煤矿总公司总经理高维权只字不提事故。余静拂袖而去,高维权派两个手下追赶,余静失足坠崖。省报记者迟立强闻讯,和女记者杨茗莉赶往溪平。迟立强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殴打,并威胁不准多管闲事。迟立强感到余静之死非同一般,不顾高维权的阻止决意要去矿上看看。高维权派人收买市委书记林飞青的司机小卢。
    第2集
    副市长夏野去看望未婚妻余静的母亲,流露出对余静的前夫迟立强的嫉妒和敌视。迟立强再出事现场找到了余静的手机。市纪委书记曲家谦出差回家,发现家中已装修一新。迟立强和杨茗莉到矿上调查,高维权的态度令人生疑,在高维权的心腹陪同下,矿工们或沉默不语、或欲言又止。在厕所里有一矿工悄悄告知北山柳家窑矿发生瓦斯爆炸。迟立强决定去北山康和究竟。杨茗莉却不以为然。家贵和玉宝从通风井死里逃生。
    第3集
    高维权极力阻止迟立强、杨茗莉去北山。两人只能自己去。在矿长邹长禄的遮掩下,没得到任何线索。杨茗莉认为迟立强有点大惊小怪。几个醉酒的矿工和饭店老板娘却无意中透出了一些信息,事故情况出露端倪。井下李相虎和张树森海活着等待救援。高维权对矿工家属软硬兼施,威胁他们不准走漏风声。
    第4集
    杨茗莉给报社打电话汇报工作。熊主编肯定了迟立强的判断,并希望他们能将事故情况摸清。高维权绞尽脑汁想笼络林飞青和曲家谦。杨茗莉想请自己的男友——市经贸委副主任许以平帮助调查,许的态度十分冷淡。夜晚,两个蒙面人潜入迟立强的房间殴打迟立强,杨茗莉听到动静惊醒,发现房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吊死鬼!恐吓和袭击时他们认定北山煤矿事故绝对非同小可。
    第5集
    有人给迟立强和杨茗莉打电话,告知北山柳家窑煤矿事故的内幕。他们决定再次去北山。高维权派出跟踪的人被他们甩掉,高维权大发雷霆。迟立强通过余静的哥哥余昶找到北山矿的技术员王怀立寻来几个矿工,打听事故的详细情况。在杨茗莉的动员下,有六名矿工答应出来作证。李相虎的未婚妻实杏芳听说省里来了记者,要找记者告状。
    第6集
    邹长禄抓了到矿上要人的杏芳,毒打走漏风声的矿工,设计将迟立强和杨茗莉骗出,抢走了他们的手机和几个矿工的证词,并将他俩与杏芳囚于一室。家贵和玉宝康复,害怕矿里的迫害,躲进了山顶上的小木屋。但还是让高维权知道了,他要手下无论如何要堵上他俩的嘴。溪平市要建文化广场,高维权捐出100万。迟立强和杨茗莉、杏芳逃脱,高维权的手下一路紧追。
    第7集
    迟立强和杨茗莉脱离了危险,与报社联系,要求能够现发布事故消息,以免良人遭遇不测。许以平到北山煤矿,邹长禄乘机挑拨迟立强和杨茗莉的关系。迟立强找许以平帮忙,许听说一将消息发回报射,大怒,赶走了迟立强。迟立强和杨茗莉找到副市长夏野,夏野将他们安排进了市政府招待所。同时,杨茗莉查出余静出事前曾给黄象天、夏野等多位市领导打过电话。迟立强和杨茗莉寄出的快件被高维权截获。
    第8集
    夏野在电话中警告高维权不会善罢甘休。高维权决定用金钱探路。迟立强又被人威胁。夏野找许以平,影射迟立强和杨茗莉的关系,许、迟误会更深。夏野得知杨茗莉在打听自己的电话号码,心中不安。原来他知道余静去采访北山煤矿的事故,但却选择了明哲保身的态度,还劝余静不要淌着浑水。高维权带着邹长禄向夏野请罪,说出北山煤矿事故中有八名矿工遇难。夏野责令立即处理死者、安置家属、上交检查。
    第9集
    高维权给夏野送来了一位不俗的“小时工”和两条装满钱的香烟。邹长禄带人清理事故现场,相虎呼救,无人答应。迟立强梦中被电话吵醒,是那个曾经打过匿名电话的人,他告知1号井下的尸体已经全部运走火化以及高维权将竞选时政协副主席的消息。高维权到招待所向迟立强和杨茗莉赔罪,只承认事故死了八人。迟立强仍坚持自己的立场,杨茗莉觉得不理解。
    第10集
    迟立强问夏野出事前余静是否给他打过电话,夏野矢口否认。迟立强决定回省城,高维权派人盯到车站,看他们上车。迟立强却中途下车返回溪平,找到市长黄象天,请他协助调查北山矿的事故原因和死亡人数。黄象天亲自带调查组进驻北山矿。正在溪平的省纪委工作组也随同前往。邹长禄答应高维权当替罪羊。
    第11集
    矿工们慑于压力不敢作证。高维权的护矿队上山搜寻家贵和玉宝。黄市长召开会议,审查死亡者名单和火化名单,没有找出破绽。迟立强建议直接查账,依然没有结果。杨茗莉接到迟立强的电话,也回到了溪平市,路遇两名不肯承认作过证的矿工,劝说他们不能袖手旁观。同时又找到杏芳,杏芳答应作证。调查小组无功而返。
    第12集
    井下,相虎和树森相互鼓励,树森最终未能坚持住。得知杏方愿意作证,迟立强和杨茗莉连夜赶到杏芳家询问情况。回来路上碰到杨茗莉的同学吴秋萍。黄象天派专车协助俩人进一步调查。在调查中杨茗莉消除了对迟立强误会,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杨茗莉的表姐翠瑛受高维权的指使,约迟立强和扬茗莉到她的九重天夜总会,承认自己给迟立强写过威胁信,并要为两人保媒。
    第13集
    迟立强识破了高维权阴谋。迟立强和扬茗莉他们前往前庄了解情况,司机小卢向高维权报告了他们的行踪。为保护矿工家属,他们离开了前庄,并向黄市长汇报。调查组赶去却已人去楼空。
    第14集
    迟立强和扬茗莉不解,高维权是如何得到消息的。许以平劝他们不要调查下去了,告知溪平的“水深得很”。高维劝向报社指责迟、杨无谓纠缠北山矿事故。熊总编决定让他俩回报社。临走时他们怀疑可能是小卢泄密,向纪委书记曲家谦作了汇报。
    第15集
    曲家谦为两人指点迷津,北山柳家窑矿实为吴秋萍承包。杨茗莉拜访吴秋萍,发现她被人包养,并不许她与外界接触。突然间那男人回来了,竟然是市长黄象天!迟立强从余静的母亲处得知余静出事前确实去过北山矿,并在电话中和夏野发生了争吵。深夜,被高维权带走的矿工家属又被送回了村里。高维权得知迟、杨屡次求助于曲家谦,于是在电话中向曲家谦施压。黄象天向高维全面授机宜。
    第16集
    在高维权的指使下,一个三陪女去诱惑迟立强。夜里,一个蒙面人溜进杨茗莉的房间,杨茗莉夏得只穿内衣跑进迟立强的房间。邹长禄让招待所保安前去“捉奸”。被诬陷的得迟、杨羞愤难当。夏野派许以平取出立此事,妒火中烧的许无法相信迟、杨的解释,迟指出许的自私,并严厉指责了他。
    第17集
    许以平劝杨茗莉不要太理想化,而她则坚持要把事故查个水落石出。迟立强支开看守他的保安,去找夏野,夏的态度令他十分失望。无奈之下给熊总编打电话。熊总编将情况向市委书记林飞清和省委陈书记作了汇报。高维权又给吴秋萍母女卖了一处别墅。迟立强铤而走险跳窗逃跑。
    第18集
    熊总编和林飞清赶往溪平。那个匿名者又给迟立强打电话,表示将出面给予俩认实际的帮助。原来是国营矿的工人们一直在暗中帮助他们的调查,当工人们得知他们被软禁,便出动一批矿工救出了他们。高维权约黄象天商量对策。护矿队去抓杏芳,杏芳逃进深山,遇到了死里逃生的家贵和玉宝。曲家谦向林飞清汇报了所有情况。小卢则将看到听到的都向高维权作了汇报。
    第19集
    黄象天与夏野互探虚实,决定联合起来对付林飞清。曲家谦向林飞清递交报告,列举了市里领导的经济和作风问题。迟立强和杨茗莉继续寻找证人,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躲在深山里的杏芳和家贵、玉宝。他们终于基本摸清了事故的真相。但是山里无手机信号,无法联系。林飞清以市委的名义重新组织调查组进驻北山矿。护矿队发现了迟、杨的踪迹。
    第20集
    迟李强、杨茗莉与大家在深山众躲避护矿队,俩人在患难中感情也在升温。林飞清的调查无获,曲家谦认为可以从会计入手。王仲义希望曲家谦就此罢手,而曲则表示一定与高维权斗到底。在山中的迟立强终于用手机与林飞清取得了联系,林飞清亲自到山下迎接他们。高维权派人给林飞清送了一箱钱。
    第21集
    在由林飞清主持的调查会上,高为权始终不肯承认事故的严重性。调查会匆匆结束,迟李强、杨茗莉困惑不解。迟立强调查火化纪录,没有收获。吴秋萍找杨茗莉为黄象天求情。林飞清找到了送钱者了解情况,高维权的如意算盘落空。
    第22集
    林飞清通知曲家谦曲走了钱并给送钱者作了笔录。黄象天向林飞清滩开了自己的底牌。有人告诉迟立强,前些天有一批东西被秘密送到了北山矿的地下室存放。迟立强、杨茗莉秘密察探,地下室存放的竟是四十三个遇难矿工的骨灰盒,他们用相机拍下了证据。高维权得知他们发现了地下室的秘密,心急如焚地召手下商量对策。林飞清试探曲家谦的虚实,以便展开下一步更激烈的斗争。
    第23集
    迟李强、杨茗莉躲在表姐家里希望能与曲家谦取得联系。高维权派邹长禄到迟莉强前妻家中放火。夏野找到迟立强,以不再伤害迟的亲人、朋友为条件,换下了迟手中的胶卷。杨茗莉失望至极。
    第24集
    胶卷到手以黄象天为首的一伙人长出了一口气。杨茗莉藏好了另一卷胶卷,又偷偷到微机房通过网络将北山煤矿事故和背后的丑闻的报道发了出去。林飞清发现小卢以被收买。高维权决定杀人灭口。又有匿名电话告诉迟立强,有人会保护好他的亲人。
    第25集
    匿名电话背后的人终于露面了,原来是国有煤矿的职工。迟莉强与杨茗莉失去了联系,听说她是被一辆吉普车接走的,心中不安。林飞清向省委汇报了事故调查情况。杨茗莉等人被骗进了井下巷道。邹长禄决定逃跑。市委严厉清查各级干部的经济问题。高维权还在寻找另一个胶卷。
    第26集
    林飞清打电话质问高维权杨茗莉的下落,高一口咬定与己无关。邹长禄良心发现告诉迟立强杨茗莉的下落。大批记者涌向北山柳家窑煤矿,高维权阵脚大乱。夏野临走时,为保证自己的秘密不被揭露,枪杀了高维权。正义最终战胜了邪恶,一切善良的都找到了自己的归宿,一切丑陋的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权斗到底。在山中的迟立强终于用手机与林飞清取得了联系,林飞清亲自到山下迎接他们。高维权派人给林飞清送了一箱钱。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

我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