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9 15:59:25

悠悠寸草心 免费编辑 添加义项名

B 添加义项
?
义项指多义词的不同概念,如李娜的义项:网球运动员、歌手等;非诚勿扰的义项:冯小刚执导电影、江苏卫视交友节目等。 查看详细规范>>
所属类别 :
电视剧
电视剧
编辑分类

《悠悠寸草心》是王硕执导的亲情剧,白珊岳跃利刘丹魏巍等参加演出。

该剧讲述了曹冬生在曹母的逼迫下,与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妻子离了婚,再娶了善良美丽的寡妇金凤,但是前妻继续呆在家里,讲仁义的曹家要养着这个疯子媳妇。

来源:芒果TV

正片

基本信息

折叠 编辑本段 剧情简介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悠悠寸草心 剧照(一)悠悠寸草心 剧照(一)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谁说后妈都是蛇蝎心肠?

谁说前妻的孩子养也白养?

母爱之伟大,可以超越一切障碍[1] !

八十年代初,南方小镇梅镇第一个万元户--曹家又要娶媳妇了!

曹冬生(岳跃利)是曹家长子,承包了当地最大的茶园,家底殷实。与妻子翠娥(刘丹)结婚多年,育有一子家望,一女家欣。美中不足的是翠娥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高,不但不能照顾家务,还经常闹得家里鸡飞狗跳!在曹母的逼迫下,冬生与翠娥离了婚,曹母决定再娶一门亲事,给对方的条件是让翠娥继续呆在家里,讲仁义的曹家要养着这个疯子媳妇。

善良美丽的寡妇金凤(白珊)孤身带着两个孩子--长子玉辉和小女玉莲,尽管努力劳作,还是无法还清丈夫留下的巨债,为了让孩子能够过上好日子,能够读书,金凤决定嫁进家底殷实的曹家。

结婚当天,曹家前院张灯结彩,欢天喜地,后庭里疯媳妇翠娥哭闹不休。曹家望痛恨父亲抛弃母亲,拿刚进门的玉辉出气,大打出手,正在拜天地的金凤看到儿子受伤,不顾一切的追了出去……新娘跑了,两家的恩怨这才刚刚开始。

金凤在众人的劝说下回到曹家,曹家的两个孩子处处刁难;在外游荡的赌鬼弟弟金泉回来后屡屡惹是生非,曹母渐渐开始怀疑金凤,翠娥的哥哥武雄也常为妹妹出头。忍辱负重的金凤想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获得曹家人的信任,却在一次又一次的突发事件中,接连失去了女儿和丈夫……

一个善良的母亲,如何面对败落的家庭、卧病在床的婆婆、疯了的前妻、恶毒的小姑、和心怀怨恨的孩子?

这是一个母亲和子女怎样相互付出的故事,世上最无私的爱,世上最动人的爱,世上最深刻的爱,尽在《悠悠寸草心》[2]

折叠 编辑本段 演职员表

折叠 演员表

角色演员备注
吴金凤白珊
翠娥刘丹

简介  :曹冬生的前妻,患有间歇性精神病

曹冬生岳跃利

简介  :曹家长子,金凤的丈夫

吴金泉王冰

简介  :金凤的弟弟

曹母吴宗友

简介  :曹冬生的母亲

邵桐(成年);屈子凡(童年);曹家望

简介  :翠娥的亲生儿子

林玉辉魏巍(成年);易正福(童年);

简介  :曹冬生继子,金凤的亲生儿子

宾洁(成年);谭思宁(童年);曹家欣

简介  :翠娥的亲生女儿,爱着玉辉

林玉莲黄静

简介  :曹冬生继女,金凤的亲生女儿,幼年溺水身亡

曹淑霞何远致

简介  :姑姑

黎婷婷岳菁蔚

简介  :玉辉的女朋友

田文慧刘宸吟

简介  :家望的妻子

武雄石岗

简介  :翠娥的亲哥哥,家望、家欣的舅舅

镇长石敬
石头裴峥
田父王俊中

简介  :文慧的父亲

田母张月

简介  :文慧的母亲

庐问章黎父

简介  :婷婷的父亲

明峰唐震

简介  :婷婷的表哥

有财胡建林
老黑李洪洋
癞子陈志军
彩云陈晗
秀红王倩
陈老九张艺
陈医生程杰

折叠 职员表

出品人吕焕斌
制作人肖光辉
导演王 硕
副导演(助理)李洪洋、黎岳林
编剧彭铁森、王 童
摄影李志强

折叠 编辑本段 角色介绍

翠娥

刘丹

----

曹冬生的前妻,患有间歇性精神病

曹冬生

岳跃利

----

曹家长子,金凤的丈夫

吴金泉

王冰

----

金凤的弟弟

曹母

吴宗友

----

曹冬生的母亲

曹家望

邵桐(成年) ;屈子凡(童年)

----

翠娥的亲生儿子

林玉辉

魏巍(成年) ;易正福(童年)

----

曹冬生继子,金凤的亲生儿子

曹家欣

宾洁(成年) ;谭思宁(童年)

----

翠娥的亲生女儿,爱着玉辉

折叠 编辑本段 音乐原声

片尾曲:《寸草心》

歌词:

童声:小板凳 好好摆

童声:让我妈妈坐下来

童声:我帮妈妈捶捶背

童声:妈妈说我好乖乖

童声:小板凳 好好摆

童声:让我妈妈坐下来

童声:我帮妈妈捶捶背

童声:妈妈说我好乖乖

和声;雪花飘飘落下来

和声:不怕风吹雨晒也开怀

独唱:寸草何来 苍山如海

独唱:三伏的衣好裁 初春的树难栽

独唱:缘和情缘和债 谁也不能改

独唱:春怀满载 温暖了我的血脉

独唱:是你给我未来 为我抚平伤害 却换来一生等待

童声:布娃娃 布娃娃

童声:大大的眼睛黑头发

童声:流着眼泪找妈妈 妈妈不见了

折叠 编辑本段 幕后制作

湖南经视拍摄的《还珠格格》创下了全国收视率的变动高峰,掀起还珠热。十年后,湖南经视投下重磅催泪弹《悠悠寸草心》,没有超级明星,不是大成本制作,却再次刮起了一阵苦情戏旋风。今晚,《悠悠寸草心》第二部将登陆川台妇女儿童频道"玫瑰剧场"。继《悠悠寸草心》第一部,以后母金凤携子改嫁曹家忍辱负重的故事主线,剧中苦难的金凤、叛逆的家望、善良的玉辉,他们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这一切都成为观众心中的牵挂。《悠悠寸草心2》的故事重点从悲情后母金凤转移到三个儿女身上。曹冬生为什么会 "死而复生",家境陡然落败的婷婷,以后的生活该怎么继续?一切谜团都将解开[3]

分集剧情
内容来源:

展开收起
    第1集
    梅镇首富曹冬生离婚再娶,美丽、善良的寡妇金凤为还清丈夫留下的债务,并让孩子过上更好的生活,带着两个孩子玉辉、玉莲改嫁进曹家。曹家前院欢喜迎亲,后院里,患的间歇性精神病的前妻翠娥大吵大闹。冬生与翠娥的孩子家望、家欣都不满父亲再娶,家望更在拜堂之时,找碴打了玉辉,玉辉哭求母亲不要再嫁,并跑出曹家,心疼孩子的金凤带着玉莲追了出去。 金凤答应玉辉不嫁,金凤游手好闲的弟弟金泉听说姐姐嫁了有钱人,特地跑回来喝喜酒,为了自己能沾光,拼命劝姐姐再进曹家,被金凤拒绝。金凤带着玉辉到曹家还聘礼,生气的曹母要求金凤一个月内还清所有欠款。翠娥再次发病,曹家一团糟,曹母还不小心扭伤,动了侧隐之心的金凤留下来为曹家做饭。另一边,冬生赶到金凤家看望玉辉,发现家中只有玉莲,也留下来为玉莲做饭。金泉回来见到冬生,苦劝冬生带金凤回曹家。 家望故意刁难金凤,曹母一方面看出金凤是好女人,另一方面也对家望的敌意无可奈何。金凤回家后,得知债主明天来收房子,一家人陷入了无家可归的境地。第二天,金凤带着一家人离开家,不知往何处去。冬生来接金凤和孩子,玉辉见到母亲的境地,又被金泉以理劝说,主动坐上了车,金凤再进曹家。 家望回家后看到金凤,摔掉书包跑了……
    第2集
    家望把玉辉和玉莲赶出卧室,玉辉和玉莲只好在门外睡觉,冬生责备家望,家望出言不逊挨打,翠娥大骂冬生没良心,为了新妻的孩子打自己的孩子。 曹母见金凤勤快,把茶园的帐本交给金凤打理,翠娥听见非常伤心,拿剪刀剪头发,金凤夺剪受伤,冬生为防翠娥伤人将之锁住。 金凤见翠娥锁在屋里哭得可怜,将她放出,为讨曹母欢心,翠娥拼命干活,但每干一件事都弄巧成拙,反更让曹母生气。 成绩好的玉辉在学校深得老师的欢心,嫉妒的家望故意害玉辉摔跤,被老师责备,家望因此带家欣逃学。翠娥跑出门找家望,翠娥为逃避金凤,被车撞倒……
    第3集
    医院拒绝让有精神病的翠娥住院,冬生金凤只好把翠娥带回家。冬生责打逃学的家望。金凤悉心照顾翠娥,清醒过来的翠娥哭求金凤好好照顾家望和家欣,金凤承诺会像对亲生孩子那样对他们。冬生得知家望在学校被嘲笑,又一直与金凤不和,劝金凤如果回头还来得及,金凤决定留下来。金凤告诉玉辉要多忍让家望。 家望再次在学校挑起事端,打伤玉辉,金凤不知原因,玉辉又因忍让不肯说出家望,被金凤责打,幸亏冬生从玉莲口中得知真相,金凤非常心疼。冬生打家望,翠娥看见当即发病,将两个孩子关在自己房间读书,并教育他们不能输给玉辉玉莲,否则将被赶出家门,金凤听到后,为了不让翠娥多心,居然制止玉辉用功读书。 玉辉考试得了第一名,冬生又给两个孩子准备了新房间,买了新家具,翠娥大受刺激,怒打家望,金凤和冬生去制止,分别被翠娥所伤。曹母见翠娥近来经常伤人,决定将翠娥送进精神病院,家望和家欣为救母亲,跑出了家门……
    第4集
    曹母执意要送走翠娥,冬生和金凤都不情愿,家望和家欣找来舅舅武雄帮忙,武雄大闹曹家指责曹家人望恩负义。在金凤的劝说下,曹母同意把翠娥留在家中。 金凤阻拦两个孩子好好学习,希望他们成绩下降,能略微安抚翠娥,家望则拼命学习,希望超过玉辉。 冬生因家中事情心烦大醉,金凤照顾一夜,翠娥看到两人亲密同居,更是伤心。为让翠娥散心,冬生和金凤带翠娥去茶园,兴高采烈的翠娥受到茶女的挑拨发病,疑心金凤要毒死两个孩子,霸占曹家财产。 玉辉成绩下降,非常难过。翠娥不许家望和家欣吃金凤做的饭,说里面有毒。 赌的金泉欠了一屁股赌债,逃到曹家找金凤要钱,金凤不给,金泉抢过了茶园的货款。为了镇上的货款,金凤只好去找镇长借钱,用曹母给买的金饰做抵押,曹母看到金泉拿钱走,以为金凤偷汉子败家,急忙找冬生回家……
    第5集
    翠娥在房间里烧火煮饭给两个孩子吃,金凤去劝阻,被翠娥推倒撞倒火炉,家欣被滚水烫伤,慌忙中金凤把翠娥锁在房里,带着家欣去医院。翠娥认为金凤要害家欣,为了能出去,放火烧房子。 冬生与曹母回来,赶快灭火救翠娥。家望跟曹母说是金凤故意害翠娥,曹母大怒,镇长来还金饰,更使曹母认为金凤既贪财又歹毒。玉辉替妈妈说话被曹母打了。金凤回来后千般解释,盛怒中的曹母还是责打了金凤。金凤母子三人委屈不己。 武雄得知翠娥和家欣受伤,到曹家怒打金凤,带走了翠娥、家望和家欣,曹母误认为是金凤把他们赶走,大骂金凤。金凤连夜赶到武雄家找翠娥,武雄拒不开门,直到冬生赶来求情,武雄表示,想要翠娥母子回家,金凤就必须离开曹家,金凤答应了,冬生大吃一惊……
    第6集
    为了不让金泉继续游手好闲,冬生让金泉到自己的茶园工作。金泉不打招呼就立即搬进曹家,曹母与之发生口角,更怀疑金凤要与弟弟一起谋夺财产。 金凤带回了家望和家欣,武雄要等金凤走后才送翠娥。虽然冬生苦劝,金凤还是带着孩子和金泉离开了曹家。冬生对母亲的做法非常生气。 金凤四人走投无路,决定回乡下老家。金凤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与金泉一起,跟人学着摆小摊卖百货,靠着微薄的利润糊口。玉辉和玉莲也帮着母亲和舅舅卖东西,虽然生活贫寒,一家人倒也开心。 曹母年迈,一人在家操持家务扭伤了腰,武雄又在这里送回了翠娥,翠娥回家后越帮越乱,让曹母的病情雪上加霜。
    第7集
    金泉不甘心做小生意,偷了货款du博,输光了钱,还跟流氓冲突,被毒打,金凤找镇长帮忙报案,与民警一起来抓du,流氓和金泉都跑了。 金凤从镇长那里得知曹母生病,派遣玉辉和玉莲去看望曹母,翠娥在家中到处乱折腾,还差点把玉辉扔下井,曹母急得病情更重,金凤急忙亲自去看望。 冬生来到金凤家,想请金凤回家,金泉逃了回来,流氓尾随而至毒打冬生金泉。 家望和家欣回家后看到金凤,将金凤赶走,曹母见金凤一个女人家辛苦做生意,心中过意不去,拿钱给金凤,金凤不要。 冬生受伤回家,又收到妹妹淑霞外地寄回的信,说因为离婚要回家,曹母受不了连番刺激晕倒入院。 流氓问金凤和金泉要钱,两人不给,被流氓砸了赖发生存的杂货摊子。 金凤去看曹母,冬生再次请求金凤回家……
    第8集
    为了照顾曹家一家老小,金凤决定搬回去,玉辉和玉莲极不情愿。 家望和家欣见金凤几人又回来,带着翠娥离家出走,金凤和玉莲追了出去,玉莲先找到翠娥等人,拦着翠娥不许走,翠娥不慎把家欣推下河,赶过来的金凤急忙下水救人,在金凤救家欣时,玉莲和家望拦着要下河的翠娥,发狂的翠娥又把玉莲推下了河,金凤救回家欣上岸,却发现玉莲不见,起来帮忙的乡亲搜索许久,才捞出玉莲的尸体,金凤伤心欲绝。曹母听说玉莲身亡,昏死过去……
    第9集
    玉莲死了,伤心的金凤想离开曹家,曹母跪求金凤不要走,金凤心软,一心想离开曹家的玉辉无法原谅妈妈,跑了出去,已经失去了玉莲的金凤找不到玉辉,濒临崩溃。冬生在玉莲的坟前找到了玉辉,玉辉转身就跑,追逐中两个滚下山坡…… 金泉受闲人撺掇,想买下一个茶厂经营。为了补偿金凤一家人,冬生未做深入考察,就同意出钱,为了买厂的巨款到处借贷。心急的冬生和金泉交了钱,却受骗买到了一个倒闭的破厂,钱打了水漂。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冬生和金泉决定瞒着金凤……
    第10集
    冬生急于赚钱补亏空,镇长介绍一笔贩茶叶的大生意给他,冬生到处买茶叶,凭借多年的好信誉,欠了很多贷款。金泉去打骗子的帮手,被抓进派出所。冬生带回金泉,金凤责备金泉不断惹事,金泉告诉金凤,他担心玉辉不是曹家的儿子,没有资格继承家产,所以想多为玉辉挣钱,冬生听到,向金凤承诺,家望有的玉辉就有。玉辉想念玉莲,每天抱着照片哭,冬生把玉辉带到茶园,告诉玉辉会让他的家望一起继承茶园,并劝慰、鼓励玉辉,玉辉非常感动。 冬生的货船超载,在暴风雨的袭击下沉了,几万斤茶叶全毁,冬生情急中得知母亲病危,火急火撩的赶到医院,恍惚中被车撞下了河…… 冬生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家人惨遭厄运,灵堂上,大批的债主前来讨债……
    第11集
    为还债金凤卖掉曹家大院,家望难舍,并无意中听说家庭的败落、父亲的死与金泉有关,心中顿生仇恨。 曹家一家人无房可居,武雄把自己乡下的房子借给曹家,金凤带着一大家人搬离大宅,住进武雄的房子。 冬生的妹妹淑霞回来,迎接她的是败落的家、死去的哥哥的瘫痪的母亲,家望告诉淑霞这一切都是金凤和金泉造成的,淑霞发誓要让金凤这一辈子都不好过…… 十年后,孩子们都长大了。玉辉没有考上大学。和金泉在街上摆摊卖衣服,金泉为了赚快钱诈赌,被流氓追打,玉辉帮金泉打走流氓。流氓找上门要医药费,金凤得知玉辉帮金泉干坏事,又伤心又失望,金泉见金凤不断责备玉辉,失口说玉辉是故意没有考上大学,为了不让母亲多负担一个人学费,金凤伤心不己。
    第12集
    翠娥和曹母听到玉辉为了让家望和家欣顺利读书,故意考不上大学,深感对不起金凤。 淑霞问武雄借钱,武雄深恶其游好手闲,家欣回来得知玉辉之事,劝玉辉到省城去闯闯,玉辉不放心母亲,拒绝了家欣的提议。 为了给家望筹集学费,金凤和翠娥在家辛苦加工衣服,到处借钱,离开学没几天了,还差不少,翠娥只好去找武雄,十年来,武雄对曹家帮助很大,金凤很过意不去。 金凤和翠娥来省城给上医学院的家望送学费。家望贪图富贵,交了一个家庭背景显赫的女朋友田文慧,并向文慧父母隐瞒了家庭情况。田父田母给了家望一批钱交学费,在送家望回学校时,正好撞上了来送学费的翠娥、金凤,田母非常鄙夷,好面子的家望不承认翠娥是自己的母亲,翠娥受刺激当场发病……
    第13集
    翠娥大病回家,伤心之极,悬梁自尽,吓坏一家人。玉辉痛恨家望所作所为,找到省城要求家望回家探望翠娥,家望不肯,两个打了一架。 曹母见翠娥伤心到如此地步,追问家望到底做了什么,金凤如实说出,曹母担心家望失去女朋友。 为了替家望挽回女友,金凤再上省城,找到了田父工作的医院,贫寒出身的田父非常理解家望,但表示要征求田母的同意。田母觉得家望不孝不义,而且家境情况复杂,坚决不同意让家望跟文慧再来往。为了让田母改口,金凤在田家门口苦站了一天,田母终于同意考虑,但要知道翠娥的精神病是不是先天的,是先天的将会决绝两人来往。 淑霞借家望失去女朋友之事大骂金凤,金泉与之又吵开了。曹母责备淑霞,并表示家中没有淑霞可以,没有金凤不行,淑霞深恨。 站了一天的金凤到家就晕倒了……
    第14集
    家望回家,看到翠娥没事,以为家欣和金凤串通好骗他,转身就走,翠娥急得摔倒,家望才留了下来。田父派人来传话,要金凤、翠娥和家望到他家去一趟,几人忐忑不安。 田母被金凤感动,同意让文慧的家望继续交往,金凤感激不己,翠娥更是开心,家望毫不感激金凤,还指责说一切都是金凤害的,翠娥气得发病,曹母斥责家望,家望表示一心希望再重振曹家,但是绝不会给金凤好脸色看。 家望和家欣上学去了,翠娥又开始担心家望有女朋友了,将来要结婚,家中却没有一分钱,金凤向她保证会挣钱帮家望娶妻。 玉辉拼命帮金凤干活,金泉却又招来流氓砸摊子,幸亏被武雄解救。武雄认为金泉会把玉辉带坏,劝金凤让玉辉出去打工。淑霞出言羞辱玉辉和金泉,曹母责备淑霞挑事,淑霞愤怒地离家出走。
    第15集
    玉辉收拾行李去省城闯世界,金凤、翠娥、曹母泪别玉辉,临走时翠娥交代玉辉要去看家欣和家望。金泉也想跟玉辉去,被金凤拦住。 淑霞无处可去。在镇长的饭店喝酒,武雄把烂醉的淑霞拖回家。 玉辉去看家欣,家欣要玉辉暂住在自己租住的房子里。玉辉到处找工作,无奈学历不高,只能找到送煤气的体力活。玉辉代翠娥去看家望,两人又起争执。 玉辉去送煤气,被霸道的富家女黎婷婷开车撞倒,婷婷不但不道歉,还趾高气昂地丢钱,若怒了玉辉,挡在车前不让她走。婷婷的表哥明峰假扮交警骗玉辉,反被玉辉打,被玉辉骂了的婷婷非常愤怒。玉辉车摔坏了,又丢了送货记录本,被炒了鱿鱼。 淑霞向流氓有财借了不少钱,没有钱还,有财建议她把两个嫂子嫁掉换嫁妆。淑霞心动,要有财先帮忙整金凤。金凤看到有财和淑霞在饭店喝酒拉扯扯,不堪入目,要带淑霞回家,反被有财拉住灌酒,并动手动脚,金凤反抗,有财动手打金凤……
    第16集
    金泉听说姐姐正在饭店被有财纠缠,赶来痛打有财。 婷婷想要报复玉辉,明峰按照送货本上的名字,打听到玉辉的住址,婷婷在门外听到玉辉唱自己幼年时喜欢的儿歌,心中一动。气势汹汹的婷婷又被玉辉骂了回去,骄横的婷婷遇到了不肯顺从自己玉辉,反而生出好感。 有财要告金泉打人,淑霞也帮腔,金泉一气之下跑出了派出所。有财决定要报复金凤姐弟,与淑霞设计好圈套,让淑霞劝说金凤到有财家道歉,否则就不会放过金泉。为了金泉,金凤只好上门道歉,有财试图对金凤施暴,即时赶来的金泉打晕了有财。有财重伤,金泉被拘留。 家望带着文慧回家看奶奶和妈妈,淑霞一边向文慧挑拨,说金凤害得曹家家破人亡,一边又向家望污蔑金凤与有财有染,金泉是发现两个偷情才动手打人,家望大怒,在门口拦住了金凤……
    第17集
    文慧听到家望与金凤、翠娥的对话,误认为金凤品行不端,无法容忍家望复杂的家庭状况,跑出曹家,家望追出,文慧质疑家望家人品行有问题,母亲又可能是会遗传的先天性精神病,为挽回文慧,家望不惜污蔑金凤,说是金凤逼疯了翠娥。 淑霞造谣金凤偷汉子,被曹母责打,金凤极为伤心,想离开曹家,曹母慌忙挽留。淑霞不满母亲总是向着金凤,搬出曹家。 玉辉在建筑工地找到了活,婷婷陪父亲到工地去检查,玉辉的工友失误,却诬赖是玉辉干的,工头要开除玉辉。婷婷发现玉辉在自己父亲的地上干活,极为得意,要玉辉跟自己道歉,否则就会失去工作。玉辉宁愿失去工作也不道歉,黎父觉得玉辉骨气,是可造之材,叫明峰找回玉辉。 金凤想离开曹家,被翠娥拦住。 淑霞在饭店喝酒,与两个采茶女嚼舌头,说金凤偷汉子,翠娥听到发病,拿刀逼淑霞道歉,砍伤采茶女。被他们送到派出所,金凤才从派出所看金泉,出来就遇到翠娥,金凤求民警放了精神有问题的翠娥,民警表示要原告同意和解才可以。金凤去求淑霞和采茶女,淑霞要求她当着众人跪下,并说自己偷汉子……
    第18集
    金凤受辱换回翠娥。 在医院养伤的有财让淑霞赶快跟他合力,把金凤翠娥嫁走。淑霞把翠娥、金凤骗到医院,有财的打手用药将两人迷晕,淑霞和打手将两人拖上车,被石头看到。石头发现情况不对,去向武雄报信,武雄赶到有财病房,遇到警察逮捕有财,才知道有财是人贩子集团首领。 淑霞和人贩子要送走金凤淑霞,人贩子连淑霞一并卖掉,金凤醒后拼命反抗,跟踪而至的警察救下三人。 有财招认贩卖计划,金泉被无罪释放,金凤非常开心,淑霞在知情的情况下做帮凶,金凤原谅了她,金泉却不罢休,两人又吵了起来…… 镇长让金泉去自己的饭店上班,金泉收到了玉辉的信,看玉辉在省城很不顺,只干了半天的金泉立即借机跑去省城找玉辉。
    第19集
    田母过生日,黎父是田家老友,带着婷婷、明峰去道贺。田家想借些机会把家望介绍给亲朋好友,并宣布家望和文慧订婚。文慧担心母亲知道金凤品行不端后不同意两人在一起,家望劝慰,被田母听到,田母果然大怒,要取消订婚,家望为了挽回田母心意,承诺会与金凤断绝关系。 玉辉听金泉讲了家望和淑霞冤枉金凤的事,来找家望算账,家望表示为了跟文慧结婚,一定要让金凤、玉辉、金凤离开曹家,金泉打了家望,这一切都被婷婷和明峰看到,婷婷想不到玉辉有情有义,更想不到家望如此卑鄙。在热闹的订婚宴上,家望意气风发,婷婷冷眼相对。黎父得知玉辉所作所为,想要好好培养玉辉。 金泉回家说了家望的所作所为,翠娥又气发病了,武雄非常生气。 玉辉受黎父之邀来到黎家,黎父表示要给玉辉官做,玉辉却要从最基层的工人做起,黎父非常赞赏。
    第20集
    武雄写信要家望回来,家望回家,武雄责备他要与金凤断绝关系,家望却否认说过,并污蔑说金泉跑到省城去问他借钱,借不到才故意说他坏话,武雄信以为真,带着家望去找金凤。金凤不相信金泉做这样的事,武雄责备她护短。武雄去找金泉质问,金泉大怒,与之翻脸。 家望要金凤成全他与文慧的婚事,离开曹家,金凤坚决不肯,金泉听到出手打家望,淑霞添油加醋的讲给武雄听,武雄受挑拨要去找金凤算帐,翠娥听到武雄指责金凤,以为金泉和金凤故意打家望,也要去找金泉,金凤百口莫辩,武雄开口叫金凤离开曹家。金凤非常伤心。金泉不满金凤为曹家付出的一切,要金凤跟他一起去省城找玉辉,金凤不肯,金泉独自走了。 金凤向翠娥说了事实,武雄却以为金凤故意刺激翠娥,误会越来越深……
    第21集
    伤心的金凤见武雄和翠娥都误会自己,再次动了离开的念头,曹母苦求,不许金凤离开。 武雄找不到金泉,回家听到淑霞和家望商量如何撒谎算计金凤,大怒,责备家望害死玉莲还不知悔改,家望情急之中,说出是翠娥把玉莲推下河,武雄受不了刺激,心脏病发晕倒。淑霞让家望不要再向人透露玉莲之死真相,趁武雄昏迷之际,把责任推到金凤姐弟身上,彻底将两人赶出曹家。 玉辉在工地辛苦干活,婷婷每天带着明峰在工地上陪他。金泉来到省城,要求玉辉一起在工地上工作。 在淑霞和家望的煽风点火下,翠娥以为金凤和金泉蓄意害武雄,对金凤发火,淑霞得意地要求金凤离开。金凤决定离开时,却听到淑霞与家望谈及玉莲之死,追问家望和翠娥,家望心一横,说出真相……
    第22集
    金凤没有想到害死自己女儿的居然是自己最亲的姐姐,伤心之下跑出曹家来到河边玉莲死的地方,恍惚中看到玉莲叫她,金凤扑向河中…… 愧疚的家望到处寻找金凤。 金泉顺利进入工地与玉辉一起工作,看出婷婷对玉辉有意。 家望报警寻找金凤,但始终一无所获,警察更在河边发现了金凤的鞋,认为金凤可能已经遇难,淑霞只好通知玉辉和金泉回家。玉辉和金泉沿河寻找,伤心不己,翠娥想起自己在河边把玉莲推下河,玉辉和金泉得知一切都是家望所说,才明白家望存心刺激金凤,立刻回家找家望算帐……
    第23集
    玉辉指责家望,淑霞强词夺理,伤心过度的金泉拿起剪刀要杀淑霞,与之同归于尽,曹母拼命阻拦,家中一团混乱时,金凤却突然出现了。原来金凤坠河后,不想让玉辉和金泉再失去亲人,挣扎着爬了上来。金凤表示不想再引起曹家的纷争,决定离开曹家,曹母含泪答应后晕倒。 曹母病危,文慧与田父田母赶来看望,表示家望一毕业就让两个结婚,并包揽所有结婚费用,淑霞大喜过望,以姑姑的身份收下了钱。 曹母突然清醒,要去茶园看看,众人陪同她去了茶园。
    第24集
    玉辉背着曹母看茶园,曹母死在玉辉背上。玉辉和金泉叫金凤一起去省城,金凤表示要帮家望操办完婚事再走。 田家忙着筹备婚事,田母认为翠娥精神不稳定,万一在婚宴上发作会很很丢人,要求家望不要让翠娥来参加婚礼,家望只好回家跟翠娥商量。家望回家后看到翠娥为他的婚事开心,不忍说出,翠娥准备了寒酸的礼物要给新娘,家望大惊,说不让翠娥去参加婚礼,翠娥极为伤心。 金凤和家欣责备家望,家望不顾而去,翠娥病发。 婷婷整天跟着玉辉,金泉制造机会给两人相处,两人感情渐深。
    第25集
    田家请黎父做家望的主婚人,被黎父拒绝,田父责怪田母不该不让翠娥来 参加婚礼,田母非常生气。金凤见翠娥伤心,决定带翠娥悄悄参加婚礼。玉辉从家欣口中得知家望所作所为,决定到家望的婚礼上去。 金凤带着翠娥躲躲藏藏地看家望结婚,翠娥连喜宴大厅都不能进去,极其痛苦,玉辉在婚宴上痛打家望,田家颜面失尽,田母誓要将玉辉送进牢。 金凤田家求情,被赶出门,不死心的金凤又悄悄进去,家望推金凤出门,褯被赶来的翠娥看到。
    第26集
    翠娥指责家望,蛮横的文慧表示翠娥一味帮着金凤的话,就连她一起断绝关系,翠娥大惊。文慧娥等人赶出家门,賥娥在田家门口撞柱,血流不止。金泉口快,说了很多家望的恶行,翠娥听后吐血。 黎父向田家求情,被田母拒绝。婷婷把翠娥带回家休养,翠娥情绪不稳定,且一心求死,玉辉见状,和婷婷一起去找家望。家望和文慧准备出门旅行度密月,为了让家望去看翠娥,玉辉不惜跪求家望,家望终于放弃蜜月旅行,赶到黎家。在家望的道歉和劝解下,翠娥略为宽心。金凤得知玉辉去求家望,也为玉辉的懂事感到安慰,婷婷更加敬爱这两母子。
    第27集
    家欣毕业,想在镇里找工作好好照顾母亲。家望进入田父做院长的医院工作,由于靠关系进入医院,家望受到其他医生的排挤,工作非常不顺心。家望想接翠娥到省城来,文慧不情愿。 镇医院寻找合适人选做副院长,田父知道家望的苦衷,利用关系推荐了家望。田家为家望在镇上买了房子,淑霞、翠娥家欣都搬去与家望、文慧同住。家望给了金凤五万块钱,要买断她与曹家的情份,让她彻底断绝与曹家的关系,金凤拒绝。 家望热闹搬新家,家欣不满家望不接金凤同住,当天即与文慧口角,离开了新家。 金凤与金泉照顾武雄,金泉口无遮拦,大讲家望不是,武雄大怒。
    第28集
    武雄怒骂家望和文慧,文慧认定金凤挑拨是非,家望气愤,家欣回到曹家与金凤同住。 家望风光上任,又不许翠娥去参加他的上任典礼,翠娥病发,淑霞慌忙到医院报信,找到金凤帮忙。金凤安抚翠娥,翠娥跑了出来。 翠娥到医院大闹,参加典礼的人纷纷议论,家望颜面无存,非常生气,叫金凤以后不要再出现在翠娥面前。文慧要求家望把翠娥送进精神病院,家望不同意。 清醒的翠娥跑到医院找家望道歉,主动帮医院工人干活,弄得到处一团糟,还吓跑了病人。文慧大怒,淑霞不愿意照顾疯嫂,借故去医院工作,将翠娥独自留在家中。
    第29集
    不会用电器的翠娥开了煤气和冰箱不关,文慧、家望、淑霞回家后吓了一跳,文慧坚决要送走翠娥,并发家中的关系威胁家望,家望不忍送走翠娥,为了不让翠娥在家中惹事,家望把翠娥送到公园,叫翠娥每天在公园游荡,只准点回家吃饭即可。家欣得知此事,让翠娥回家,翠娥不敢,家欣去责备家望,反被文慧气走。家欣让心肝 娥回曹家跟金凤一起住,翠娥怕乡下人说家望不孝,不肯。 玉辉带婷婷回家,金凤非常开心。 家欣告诉金凤翠娥的事,金凤想带翠娥回家,却怎么也找不到翠娥,翠娥没有回家吃饭,家望也急了。众人到处寻找翠娥。
    第30集
    众人找到病重的翠娥,迷糊中,翠娥还不肯走,怕连累家望。玉辉将翠娥背回曹家。 家欣让家望接翠娥,文慧不许,并威胁家望,如果不为前途着想,就不要再做院长了,家望只好不去,家欣非常失望。 翠娥昏迷不醒,文慧不但不许家望去看她,还带着精神病院的医生去曹家带人,被金泉玉辉等人赶走。翠娥一直昏迷,有变植物人的危险,众人轮流呼唤,毫无作用。 金凤求家望去看翠娥,期待他能够唤醒翠娥,文慧不许,在金凤苦求下,家望终于下定决心,要去看母亲。文慧收拾行李回了娘家…… 在曹家,家望苦苦呼唤着翠娥,昏迷中的翠娥流下泪来……
参考资料

阅读全文

热点资讯